竊玉偷香與紅杏出牆1

  • 竊玉偷香與紅杏出牆1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另类小說
摘要

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李曉雪終于按耐不住了,臀部連連向上挺動了幾下。她實在是太需要男人的命根子來滿足生理需要了。

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李曉雪終于按耐不住了,臀部連連向上挺動了幾下。她實在是太需要男人的命根子來滿足生理需要了。

    黃嘉文慢慢地抽動了幾下,只見李曉雪緊閉著雙眼,張開嘴巴,似乎在忍受極大的痛苦,又似乎在享受極大的樂趣。

    男人這樣一點一點地推進又一點一點地抽出,確實很費神又費勁。李曉雪不時緊握著雙拳,不時又咬住男人肩頭的肌肉。黃嘉文不忍見她如此手足無措的樣子,于是腰身一擡,緊接著屁股猛力一沈,只聽得“噗哧”一聲,二十二公分長的大屌屌已經鑽進去了三分之二。

    就在同時,李曉雪厲聲驚呼道:“嗷……嗷……啊……疼死我啦!啊……嗚……”

    “沒關系,曉雪,忍著點兒,待會兒就舒服了。”

    “噢……喔……哇……媽呀……我不要啦……不要啦……疼死我啦……”李曉雪汗流如雨,眼角噙著淚花,兩手使勁推拒著男人。

    黃嘉文見她不肯讓自己再往深處挺進,就用厚實的胸肌擠壓她那發育過分成熟的乳房。“再忍一會兒……再忍一會兒……就快好啦……”

    “哦……呀……不……不要……疼呀……哇……快……快拔出來……拔出來……我不想干啦……嗯……哎……哎……”有些頭暈的李曉雪實在支持不住了,伸手攥住外露的那截肉棒子往外拽了一兩下,但沒有成功。

    此時此刻,生米已經煮成了熟飯,黃嘉文豈肯就此放棄?他抱緊女人的屁股,再次提起丹田之氣,胯部狠狠地一發力,陽具繼續朝里面鑽去,最終全根盡沒于陰道內。

    “喔……曉雪的陰道好緊喲……好溫暖喲……”黃嘉文慢慢地、輕輕地擺動下體,進行試探性進攻。

    “疼呀……親愛的……疼呀……我和我老公做愛……可……可沒這麽疼呀……”

    “那是你老公無能……他的屌屌太小啦,滿足不了你……”黃嘉文貼著女人的耳朵安慰道,“女人只有在痛過以后……才能真正體會到性愛的快樂……美好……幸福……曉雪,讓我來滿足你吧……”

    “哎喲……哎喲……親愛的……你的屌屌……嗚……太大啦!太大啦……嗚……咿……會干死人的……啊……噢……嗷……”

    她那簡短而急促的呼吸聲,那清脆而高吭的叫喚聲,使男人的興奮和欲望達到了更高潮。黃嘉文不管她是否受得了,只是悶著頭一昧地縱容自己的陰莖磨擦抽擠她的肉穴。起初,他的動作還較爲細膩,陰莖慢慢地插進去又慢慢地抽出來,大龜頭不時挑逗著陰蒂與陰唇。

    過了不到一分鍾,李曉雪停止了痛苦的哀號,取而代之的是欣喜的浪鳴:“嗯……嗯……好爽喲……哦……呵……嘉文……你的屌屌太棒啦……哇……好脹喲……好充實喲……哇……喔……喔……”

    “是嗎?是嗎?”她的言語如一陣陣勁爆的戰鼓聲,響徹于春意盎然的臥室里,回蕩在黃嘉文熱血沸騰的心房間。斗志高昂的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加重了捅戳的力度,一次比一次凶狠,一次比一次深入,惟恐心上人不滿意、不盡興。

    “啊……啊……噢……噢……輕點好嗎?喔……呵……對……就這樣……就這樣……嗚……”

    黃嘉文稍稍放慢了胯下的速度,嬉皮笑臉地問候道:“曉雪,現在好多了吧?”

    “哦……喔……咿……呀……吔……”李曉雪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抖動著細腰,伸手觸摸著男人的胸部。

    黃嘉文認爲她的舉動是一種性欲暗示,趕緊發出回應,捂住她的那對大乳房抓揉起來,同時使勁地前后收挺著小腹,想方設法去沖擊她的子宮口。

    果不其然,男人的上下夾攻戰術進一步挑起了李曉雪的激情與騷性,她深深地陶醉于性愛之中,盡量想方設法與男人配合。當肉棒子下沖的時候,她就把陰戶挺上來,恭迎龜頭;當肉棒子外撤的時候,她就調控陰戶的肉壁,用力挾龜頭。男人快起來的時候,她跟著加速;男人慢下來的時候,她亦緩和下來。“噢……唷……唷……好舒服喲……你……你干得我好舒服喲……啊……好久沒有這麽舒服啦……”

    “唔……噢……嗷……呃……呃……”黃嘉文越發肏得來勁,十幾分鍾眨眼間就過去了。

    “哎……哎……哇……我的媽呀……”李曉雪倏地挺起腰身,頭往后仰,兩臂圈住男人的腰,死命地叫喚,“嗚……喔……哦……嗷……不行啦……不行啦……呵……受不了啦……嘉文……我……我要丟啦……噢……噢……噢……我的靈魂都飛走啦……”

    在性交生活中摸爬滾打了許多年,黃嘉文經驗豐富,一看她的架勢就明白她要出精了,于是又疾又重地強攻她的陰道,每一下都頂到她的花心。

    “嗷……哦……哇……嗯……哎喲……哎喲……哎喲……啊……啊……”隨著欲仙欲死的叫床聲一浪高過一浪,李曉雪混身顫抖,陰道內緊急收縮成一團,吮吸著大龜頭,很快一陣陣熱滾滾的陰精狂瀉而出。

    黃嘉文逆流而上,又狠狠地捅了十幾個來回。他的屌屌經過數百回合的激戰后,在陰精的澆灌下居然沒有外泄,功力著實深厚。

    “嗚……嗚……呵……嘉文……別……別……呵……讓我休息一下……”

    聽到李曉雪的請求,黃嘉文從她的陰道里拔出自己的生殖器,拾起她的雙手,親了親手背,然后一根一根地吸吮著手指,一個不落。之后,他推揉著她的哺乳工具,不時低下頭來親吻、舔舐它們。

    休息了片刻后,黃嘉文問李曉雪:“曉雪,要不要繼續樂一樂?”

    “OK!來,快把屌屌插進來!”李曉雪已經恢複了體力,男人的話語勾起了她的性欲。

    “遵命,我的美人兒。不過光用一種方式做愛,太沒意思啦!我們玩點特別的吧。”黃嘉文頭靠著枕頭躺了下來,陰莖朝腹部的方向傾斜著傲然豎立于空中,好像戰場上的防空導彈一樣。

    “你這是……”

    “恭請高貴、美麗的貴妃娘娘上坐……”

    “你的意思是……要……要我在上面……”

    “對呀!哥哥讓妹妹騎到身上來,怎麽樣?”黃嘉文特意抖了抖一柱擎天的肉棒子,其含義顯而易見。

    李曉雪伸手攥住那根生殖器,舔了舔嘴唇:“可是……可是人家不知道怎麽做呀?”

    “什麽?你連這個都不會?”

    “是呀。我老公只知道‘男上女下’,從來都沒變過花樣。”

    “周杰未免太缺乏情趣啦!來,我教你,很簡單的……”

    黃嘉文朝李曉雪招了招手,又指了指自己的胯下。李曉雪聽話地爬起來站在床上,小心翼翼地邁開雙腿,踮著腳尖,慢慢地跪到男人的小腹上方。黃嘉文挺了挺小腹,大龜頭頂觸著她的臀部。李曉雪媚然一笑,向著男人的前胸傾下少許,與之親嘴。黃嘉文連忙擡手捧著她的兩個巨乳抓捏起來,而胯下的陽具貼著她的屁股溝滑下來,輕扣著那水汪汪、濕淋淋的陰戶。

    “哦……哦……吔……吔……”李曉雪情不自禁地上下扭動著柳腰和肥臀,男人粗壯的屌屌徒然在她燙熱的肉縫間擦著、跳著。

    “嗯……嗯……嘉文……怎麽插不進去呀?啊……急死人啦……”

    “曉雪,你……你得用手扶一下我的屌屌……讓它對準你的陰道口……”

    李曉雪微側著上身,左手伸到胯下握住男人的巨屌,比劃了兩三下,終于對準了自己的陰戶。

    “哎……哎……嘉文……頂進來呀……快把它頂進來呀……”

    “不……不……你坐下來……坐下來……”

    無奈之余,李曉雪只得親自動手撥開自己的陰唇,臀部往下一沈,騎在男人的身上再度尋歡作樂。

    “嗚……嗚……嗚……進來啦……進來啦……”她皺了皺娥眉,呼吸急促起來,“哎喲……好脹呀……嗯……咿……太大啦……太巨啦……哇……唷……唷……插死人啦……”

    “美人兒……別停……喔……你……你試著上下動一動……唔……唔……唔……對!就是這樣……喔……呃……”

    李曉雪前傾著身子,雙手撐在男人的胸膛上面,昂首望著天花板,欲仙欲死地喘籲著:“啊……啊……呀……不要……呀……竟然教……教女人自己插自己……嗚……呵……太……太不像話啦……”口里雖這麽講,但她的屁股卻一個勁兒地上下掀動著。

    “這可是很多偷情的女人……最喜歡的做愛姿勢……呃……呃……姿勢好不好沒關系……只要……只要爽就好……是不是,寶貝兒?”

    “是……是……哦吔……哦吔……”

    “哇噻……美人兒……你夾得可真緊呀……太爽啦!太爽啦……”

    李曉雪聽見了格外開心,像一個天真活潑的小女孩騎著木馬一樣,更加賣力地扭動胴體,狂起猛落地套弄著男人的大屌屌。隨著身體的扭擺,她那一頭烏黑颀長的秀發波浪般地飛揚甩動著,平滑的小腹上也擠壓出了一道深深的凹痕。更帶勁的是,她的那對大乳房劇烈地、無序地晃蕩著、跳躍著,就像漁夫剛剛收網時網中的兩條活蹦亂跳的大鯉魚一樣,甚爲精彩壯觀。黃嘉文看在眼里喜在心頭,忍不住擡手罩住那個肉球,使勁地抓捏搓揉起來。

    “美人兒……這樣干……感覺舒服嗎?”

    “噢……嗷……哦……想不到……這樣做愛……這麽舒服……這麽痛快……哦……吔……”

    “曉雪,嘗到甜頭了吧……這才剛剛開始呢……刺激的……還在后面呢……”

    “是嗎?!是嗎?!啊……呵……我……我好期待喲……”

    “放心吧……我們有的是時間……今晚……我會讓你很爽很爽的……”黃嘉文那雙原本撫摸著情人酥胸的手托起她的屁股,腹部配合著她扭擺的韻律不時地向上沖頂。這對奸夫淫婦,一個向上運動,另一個向下運動,龜頭與子宮的碰撞再所難免,而且越來越頻繁、越來越厲害。

    “哇……哇……喔……咿……”李曉雪被頂得渾身酥麻,櫻桃小嘴大張,淫叫不已,“哎呀……你的屌屌……頂得好深喲……好重喲……喔……唷……唷……好棒呀……”她的嬌軀抖動得東倒西歪,猶如狂風中的牆頭草一樣。

    “哦……哦……真沒想到……你的反應會這麽大……”

    “啊……嗚……噢……真爽呀!真爽呀……噢……你的屌屌太大啦……和你做愛……真是一種享受……美死人啦……哎……哎……呀……”

    “唔……哦……曉雪……你太漂亮啦……哦……我愛你……我要占有你……呵……占有你的肉體……占有你的思想……占有你的心靈……”

    “嘉文……我也愛你……我也愛你……啊……呵……親愛的……我是你的女人……啊……今晚……我……我的一切……都屬于你……”

    李曉雪變得越來越輕浮,越來越放蕩。爲了增添性愛的情趣,她竟然低俯上身貼近男人的臉,故意晃動胸部,放縱自己的巨乳“噼噼啪啪”地猛烈擊打男人的嘴巴。黃嘉文如何受得了這種刺激,一手抓住一個奶房,輪換著貪婪地吮吸兩枚奶頭。他恨不得把兩個哺乳工具中的汁液全部吸出來。

    黃嘉文雖然吃奶吃得來勁,但是並沒有忽略胯下的運動,肉棒子依舊關照著美女的陰道,爲她排遣生理與心理的雙重苦悶。

    “嗷……嗷……嗷……吔……吔……嘉文……”

    “喔……哦……唔……呃……噢……曉雪……”

    “啊……嗚……唷……受不了啦……受不了啦……唷……你太厲害啦……我……我……我會被你干死的……咿……呀……呀……”李曉雪發瘋地抖動腰肢與臀部,她的叫嚷聲大得都快把男人的耳膜給震破了。席夢思情侶床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不斷地搖動,仿佛就要散架了一般。

    “既然難受……美人兒……你的屁股爲什麽還在動呀?你……你不知道停下來嗎?”

    “不……不行……嗯……呵……陰道里面癢得要命……如果不動的話……會更難受的……哎……哎……哎……”

    “曉雪,我來幫幫你吧……”黃嘉文握住女人的柳腰,不遺余力地擺動屁股,硬如鐵棍般的陰莖疾疾地磨擦著陰道內壁,每一下都頂在了子宮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