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里强奸女教师

  • 电车里强奸女教师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另类小說
摘要

光头男子推了他一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只有漂亮妹妹才能提起他的兴趣。”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8元

澳门新葡京,体育竞技,真人荷官,百款棋牌,电子竞技王者荣耀吃鸡竞猜,真钱捕鱼游戏,注册免费送158元

光头男子推了他一下。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只有漂亮妹妹才能提起他的兴趣。”

胖乎乎的男子嘻嘻哈哈地说著。

三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的男子在站台处无聊地等著电车。金黄色长发的绰号黄毛;光头的绰号和尚;胖乎乎的绰号地主,他们原来是某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因轮奸女同学未遂,在一个月前被学校开除。几分钟后,电车来了,因为是终电,车厢里空无一人,光头和地主挑了个有窗户的座位坐下,黄毛坐在光头旁边,靠在座位上打瞌睡。

电车缓缓地停下,光头摇摇睡得正香的黄毛,指著正要登车的一个女乘客说道:“喂!醒醒,醒醒,你看那女的是谁?”

听到女的,黄毛瞬时来了精神,顺着光头的手指看去。

“认出来了吗?”

“嗯,面熟……”黄毛揉揉眼睛再看。

“好像是咱们班导师。”

“什么好像,就是她,这么晚了才回家,看来也不是什么好货,哼,平时就数她管咱们管得严。”

地主拉开窗户,怨恨地盯着她看。

“说不定还是个鸡呢!【()】鸡就喜欢在不知情的人面前装相,我呸……”

黄毛想起她训自己时的样子,脑中腾的一下冒起怒火。

“靠!在你眼中谁都是鸡,她要真的是鸡,老子一定狠狠地干她,干得她起不了床。”

光头恶狠狠地说著,眼睛一直盯着她登上车。

“管她是不是呢,既然碰上了,不是鸡也叫她变成鸡。”

黄毛站起来,朝她走过去。

她叫黄莺,今年35岁,进入大学刚刚两年,是那三人的班导师。她是个责任心很强的教师,对那三人没少操心,谈心、训导、家访,不管是什么招,只要想到的都用上了,可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反而招致了三人的怨恨。

“老师,好久不见了啊,好像没什么变化嘛!老师还是那么漂亮,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外面可是很危险的啊。”

黄毛挡在她身前,毒蛇一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脸。

“啊!你,你是……”

黄莺往后退了退,充满戒备地看着他。

“才一个月没见,老师就把我忘了,太不应该了。”

黄毛跟着靠过去,几乎要撞在她的身上才停下,鼻子用力地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黄莺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个被退学的学生,听说是因为企图轮奸女同学。一阵心慌,她想下车,可是电车已经启动了。

“可笑,为什么要躲,哪有老师怕学生的道理!他又能对我怎么样,这里可是公共场所,就算他对我无礼,司机一定会过来制止的,就算不过来也一定会报警的。”

她想得太好了,完全没有料到这个决定会是个多么大的错误。

“你怎么可以这样跟老师说话,我平时是怎么教导你的,还不给我站好。”

黄莺止住后退的脚步,摆出一副训斥人的神情。

“老师还是像以前一样,永远对我们三个板著脸啊。”

地主跟过来站在她旁边,眼睛闪烁著,向她高耸的胸部递著猥亵的目光。

“老师的屁股好有弹性啊,是经常运动这个部位吧,嘿嘿……”

光头站在她后面,手贴在她的屁股上,三人成品字型将她围上。

“你好大的胆子,快拿开你的脏手。”

黄莺转过身气愤地向光头脸上唾了一口,她从没见过这么胆大包天的学生,在电车上还敢这样肆无忌惮。她的举动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擦干脸上的唾液,光头冲地主笑笑,然后他们俩同时伸出手,抓向她的胸口。黄莺急忙抬起手阻止,可是大腿一凉,长裙被身后的黄毛向上掀起。

“你们怎么能这样,太无法无天了,这跟流氓又有什么分别,放手,快给我放手。”

黄莺又羞又怒,大声喝止他们。车厢空荡荡的,只有他们四人,这么大的声音司机一定听到了,可司机却无动于衷,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三个人相视嘿嘿一笑,缩回去的手再次伸出。光头和地主站在她两侧,协力将她的手按住,令她动待不得,身后的黄毛将手伸进她的裙子里……

“呀!不要这样,我是你们的老师啊!放手,不要做这样的事……放手!”

急促的叫声在车厢里回荡……

“司机先生,你一定听到了,你只要喊一声他们就会停手的,你为什么连头都不转过来一下,这儿可是你的电车啊。”

要被强奸的恐怖袭上黄莺的大脑,她拚死挣扎,可是两双强有力的手紧紧按着她,手臂一动也不能动,感觉到危机的她大叫:“救命啊!有人耍流氓了!司机先生,司机先生……”

没有回应,司机还是不为所动地开他的车,黄莺有些绝望,难道真没有人来救自己吗!虽然现在是盛夏,但身体却有种寒彻入骨的冷。

“老师你就别喊了,没人来救你的,嘿嘿……”

黄毛将连衣裙掀至腰间,手伸到前面,隔着内裤抚摸她的阴部。就像是被蛇爬过似的,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黄莺拚命地扭动屁股,想要挣开那只手。可就在这一瞬间,光头飞快地将嘴巴盖在她嘴上,她惊恐地猛晃着头,躲避恶心的嘴唇。

“还敢躲,欠揍啊你,上学时成天被你骂,看今天谁能救得了你!”

光头扇了她一记耳光,清脆的声音响起,然后抓住她的头发,将她的脑袋狠狠地来回摇晃。看着她向自己射来不屈服的怒焰,光头揪着她的头发,固定住她的脑袋,狞笑着说:“看什么?今天我一定要尝尝你那张只会骂人的嘴是什么滋味。”

嘴巴狠狠地压在她嘴上,舌头使劲地向里挤。

“唔唔……唔唔……”

黄莺紧紧抿住嘴唇,死不张嘴,拚命抵抗著光头的强吻。就在她全力对抗光头的时候,站在她左侧的地主悄悄解开了她上衣的纽扣,白色的乳罩坦露出来。她猛然惊觉,可是地主早已将乳罩推上去,直接抓住她的乳房开始重重地揉搓起来。

“不行,那里不……”

黄莺下意识地惊呼,张开的嘴巴马上被光头的舌头侵入,恶臭的牙龈味道和恶心的唾液灌进嘴里,熏得她拚命地憋住呼吸,获得自由的双手一会儿推著光头,一会儿推着地主……

“怎么办!要是遮掩胸部,嘴巴就得被吻,要是去挣那张臭嘴,胸部又会失守,我该怎么办啊!”

“喂,老师的乳房真软,抓在手里真舒服。”

地主冲著光头兴奋地嚷着。

“唔唔……不要,放开我,唔唔……唔唔……”

黄莺顾不得那张臭嘴了,双手紧紧按住那双搓揉胸部的手……

“如果我突然发力,应该可以挣脱前面这两个坏蛋,可是腰被箍得紧紧的,就算是能挣开前面还是摆脱不了后面啊……”

“老师,你的内裤湿了耶!嘿嘿……怎么说老师也是女人啊,里面一定开始流水了,哈哈……”

黄毛紧贴着她的屁股,小声地在她耳边告诉他的新发现。怎么会这样,黄莺体味到一股深远的屈辱感。

“作为教师,怎么可以在学生面前表现得这么淫荡,虽然身体动不了,是被动地接受他的抚摸,可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还会流出水来,难道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吗!”

“老师,裙子很碍事耶!让我把它脱下来好吗!”

“什么,他要脱掉我的裙子,他怎么用商量的口吻!难道他以为我会答应他吗!我在他眼中是什么!是个在公共场所也可以和三个男人做爱的贱女人吗!他为什么会这么想!天啊,他为什么会这么想我。”

各种奇怪的想法在黄莺脑里窜来窜去,没等她整理清楚,裙子的拉链被缓缓拉开。

“不要,别这样对我,求求你,唔唔……”

费力地挣开那张嘴,还没讲上几句,便被更深地侵入,双手也被前面的两人一人捉住一只。拉链被解开了,任她怎么扭动屁股,遮掩下半身的裙子还是无可避免地落下。在电车里,下半身上只留有一条薄小的内裤,太羞耻了,黄莺拚命地挣扎,可是双手被抓得紧紧的,腰也被那只抚摸私处的手牢牢地固定住,根本就挣脱不了。作为女人最敏感的部位被来回抚摸著,不仅如此,上衣、乳罩也被依次脱下来,赤裸在外面的上半身被前面两人不住地舔著,胸部更是那两张嘴巴光顾的重点地带。

“你们,你们太可恶了,我要去告你们,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被屈辱填满了的黄莺悲泣地哭叫,可是谁也没有理她,哭声越来越嘶哑,越来越无力。三个男人,前面的两个贪婪地舔吸著柔软似面团的丰满白乳,后面的不停甩动手腕,隔着内裤摩挲著阴部。内裤越来越湿,感受到她身体诚实的反应,那只手慢慢地伸进内裤里面。

“老师的毛很密啊!是不是每天都有伸手进去,才会这么茂盛啊?”

“你,你下流,快拔出去,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老师真是口是心非啊,里面都湿成这样了,嘿嘿……真的不想让我再深一点吗?好色的老师!”

“不,不许你乱说,啊!别,别插进去!”

“啧啧,怎么了老师?喂!光头,地主,老师那里已经是汪洋一片了,哈哈哈……里面很热啊!老师是想让我的手指快点进到里边去吧。”

充血凸起的乳头被那两条灵活的舌头舔著,勾著,乳头上传来的强烈刺激使得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连连颤抖。黄莺越来越迷茫,分不清是肉体的愉悦加重了屈辱感,还是屈辱感激发了身体的敏感性,不仅仅是胸部,下身更是湿得一塌糊涂,不停地流出水来。知道身体的反应完全暴露在那根手指下,不想示人的秘密还是被曝光了,黄莺被强烈的屈辱刺激得浑身抖个不停,脸蛋一下子变得通红,可是还有比这儿更羞耻、更屈辱的事在等着她。那根手指在嘿嘿的淫笑声中插入自己深处,不能这样,我不能让他们将我当作是淫荡的女人,我是他们的老师,这可恶的身体……

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