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夫妻交換[9-15]

  • 極品夫妻交換[9-15]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摘要

  中午,四個人找了一家小餐館吃過中午飯,安妮和杜斌斌就去逛街購物了,女人都喜歡逛街購物,這是她們的本性。

  中午,四個人找了一家小餐館吃過中午飯,安妮和杜斌斌就去逛街購物了,女人都喜歡逛街購物,這是她們的本性。

  下午,四個人重新返回到那座僻靜的小沙灘,幸好,沙灘上依然空無一人。杜斌斌禮貌的問安妮,她是否可以繼續裸體日光浴,她擔心安妮和靖民無法適應會感到尷尬,然而,安妮卻給了她一個明確的回答,她很喜歡看到杜斌斌裸體照日光浴的樣子,她表示裸體日光浴是一種回歸大自然的表現,事實上,早在多年前,她就想體驗一把裸體日光浴的感覺了,然而,她沒有勇氣那麼做。

  四個人七手八腳地在沙灘上鋪好了氣墊,周圍依然靜悄悄的空無一人,只有風吹樹葉的沙沙聲,清澈的湖面上映襯著藍天白雲,這裡的景色真是宜人。

  馮霖德和杜斌斌迅速脫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他們全身赤裸、一絲不掛地仰面躺在氣墊上,他們盡情地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杜斌斌那雪白而豐滿的乳房高高地挺起,她的一對紅褐色的乳頭高傲的挺立在雪白的乳房,她的兩條雪白而修長的大腿微微的分開,她的大腿根部光滑細膩的兩片大陰唇清晰可見,她的兩片隆起的大陰唇之間的溝槽裡濕潤潤的,很顯然,她的性欲在不斷增強。馮霖德那碩大無比的大陰莖軟軟的耷拉在他的大腿根部上,他毫無顧忌地將大陰莖展現在安妮的面前,他似乎在故意用大陰莖挑逗安妮。

  靖民和安妮望著眼前的兩個赤身裸體的男女,他們顯得有些局促不安,靖民情不自禁地偷看杜斌斌大腿根部那夢幻般的女性生殖器,而安妮羞臊得滿臉通紅,她貪婪地盯著馮霖德大腿根部大陰莖,他們倆在竭力掩飾心中的性衝動,他們倆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此時此刻,他們倆很矛盾,是否應該脫光衣服進行裸體日光浴。

  過了一會兒,安妮坐在氣墊上,她將小手伸的背後,慢慢地解開了乳罩,她的白色小乳罩一下子滑落下來,然後,安妮挺著小巧玲瓏的雪白乳房,假裝若無其事地仰面躺在氣墊上。

靖民驚訝地望著妻子,他簡直不敢相信安妮的大膽舉動,他的大陰莖一下子高高勃起,將游泳褲頂得高高的,幾乎快要把游泳褲撐破了,他下意識地揉捏了一下大陰莖,他尷尬地左右看了看,他見到身邊的人的沒有人注意他,他見到妻子安妮正在閉目養神,而馮霖德和杜斌斌正在親密的交談著。

  也許是四個人已經達成了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杜斌斌赤身裸體的躺在靖民的身邊,而安妮挺著雪白的乳房躺在赤身裸體地馮霖德身邊。杜斌斌一邊輕聲地跟靖民交談,她一邊伸出小手輕柔地撫摸著靖民的身體,她毫無顧忌地撫摸著靖民的大腿和結實的屁股,她偶爾碰一下靖民大腿根部那勃起的大陰莖。

過了一會兒,杜斌斌見到靖民並沒有拒絕她的放蕩舉動,她一把扯下了靖民的內褲,靖民的大陰莖一下子露出來,她貪婪地盯著靖民的大陰莖,靖民的大陰莖既沒有她丈夫馮霖德的長,也沒有他的粗,他的大陰莖只有25釐米長,不過他的大陰莖卻很漂亮,他那肉紅色的大陰莖頭從包皮裡翻出來,他的陰毛濃密,他的大睪丸縮成一團垂在大陰莖杆下面。

作為女人,她很喜歡靖民的大陰莖,事實上,她喜歡所有男人的大陰莖,她最感到好奇的是,男人的大陰莖為什麼能從軟軟的樣子,漸漸地變長又長又粗又硬的樣子,這太奇妙了。

  四個人靜靜地躺在溫暖的沙灘上,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安妮躡手躡腳地脫掉了內褲,她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然而,馮霖德還是看見了,他看見了安妮大腿根部那柔軟光滑細膩的卷曲陰毛,安妮黑褐色的陰毛非常精致而漂亮,軟軟的貼在她的大腿根部的隆起上。

馮霖德興奮得深深吸一口氣,他想像著安妮那漂亮的陰毛裡是兩片細嫩的大陰唇,兩片大陰唇之間的溝槽裡隱藏著一個緊繃的小陰道,那是少女一般細嫩的陰道。

  過了一會兒,杜斌斌直起身子詢問丈夫,是否願意跟她到湖裡去游泳,於是,夫妻倆赤身裸體的跳到湖裡去游泳,安妮和靖民也起身跳進了湖裡,靖民呆呆的望著安妮,他簡直不敢相信妻子竟然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樣子,不過,他並沒有說什麼。

盡管是盛夏,可是湖水卻比較涼,不一會兒,他們就堅持不住了,四個人爬上了岸上的沙灘。馮霖德用一條干淨的大毛巾,給妻子杜斌斌擦干淨赤裸的後背,靖民和安妮驚訝望著這對新潮夫妻,他們倆取出毛巾各自擦干了身姿,他們的心裡感覺有一絲莫名的失落。

  馮霖德轉到妻子杜斌斌的面前,他用毛巾繼續擦杜斌斌那雪白而豐滿的乳房,杜斌斌那對乳房挑逗似的左右晃動著,杜斌斌挪動一下赤裸的身子,她將堅硬的大乳頭塞進了丈夫的嘴裡,她探出頭親吻著丈夫的額頭,馮霖德繼續擦杜斌斌雪白而細嫩的小肚子,杜斌斌順從地分開了雙腿,她那夢幻般的女性生殖器一下子露出來,她的兩片肉紅色的小陰唇從兩片光滑細嫩的大陰唇之間的溝槽裡探出來,垂在她的大腿根部下,馮霖德繼續擦杜斌斌的女性生殖器,杜斌斌用力分開兩條雪白的大腿,她那已經刮掉陰毛的細嫩的兩片大陰唇完全露出來,她的陰道口也微微的張開,充滿了對男人的誘惑力。

  當馮霖德擦干淨杜斌斌身子後,杜斌斌轉到丈夫的身後,給他擦干身子,接著,她轉到馮霖德的前面給他擦拭寬闊的胸膛,她的小手慢慢的向丈夫的下身移動,接著,杜斌斌側過身子跪在地上,繼續給丈夫擦拭身子,她的臉幾乎快貼到了丈夫的大陰莖上,她就像沒看見似的認真給丈夫擦拭身子。

  安妮興奮的盯著杜斌斌的一舉一動,當杜斌斌伸出小手抬起馮霖德的大陰莖的時候,安妮興奮得深吸了一口氣,她看見杜斌斌認真地擦拭大陰莖下面的大睪丸,大陰莖碰到了她的臉上,安妮睜大眼睛盯住馮霖德的大陰莖,看見大陰莖慢慢的勃起,變長變粗變硬了,直直的挺立在杜斌斌的臉旁,就在此時,杜斌斌直起了身子。“好了,老公,已經擦干淨了!”杜斌斌嬌滴滴地說,然後她向丈夫嫵媚地一笑。

  杜斌斌扭頭瞥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安妮和靖民,靖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他的大陰莖情不自禁地勃起了。

安妮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切,她感覺乳房腫脹起來,她的乳頭變硬了,她感覺一股陰液緩緩的從陰道裡流出,潤濕了她的兩片大陰唇之間的溝槽。馮霖德和杜斌斌笑眯眯地望著安妮和靖民,他們在猜測這對年輕夫妻的反應。

  安妮羞臊得臉通紅,她轉身對丈夫小聲地嘟囔,“老公,我真的快受不了了,太淫蕩了,我……”然而,杜斌斌卻突然打斷了她的話說,“嗨,安妮,這有什麼受不了的,我們都是成年人,難道不是嗎?我在向你們倆傳授夫妻性游戲的訣竅,你們倆應該感謝我才是,你看看,我丈夫多麼鎮定自若……哈哈哈!”

安妮和靖民也尷尬地笑了起來,他們四個人坐在氣墊上有說有笑,他們談論的話題越來越淫穢。杜斌斌講起了以前的往事,那是幾年前的事情,當時她還是一位23歲的漂亮而保守的姑娘,她剛剛跟馮霖德結婚,她固執地認為性愛和裸體是齷齪的,一個純潔的女人應該接觸這些東西,如果女人整天想著跟男人做愛的事情,那麼她就是一個放蕩的壞女人,這種想法是違背倫理道德的。

然而,令杜斌斌感到沮喪的是,她最要好的女伴發生了婚外情,她跟丈夫以外的男人發生性關系,更令杜斌斌感到氣憤的是,她的女伴不但不感到羞臊,反而還滿不在乎地到處炫耀,她甚至還將自己跟別的男人發生性關系的事情告訴了丈夫,可是,出乎杜斌斌意料之外的是,那位女伴丈夫竟然容忍了這一切。

於是,文靜漂亮保守的杜斌斌跟她的女伴斷絕了多年的友誼,從那以後,杜斌斌反而覺得心情煩躁,她很了解女伴,她知道他的女伴並不是一個壞女人,她熱愛家庭,熱愛丈夫,也熱愛生活,她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好的女人要尋找婚外情,她為什麼要跟丈夫以外的男人發生性關系。

  後來,心情壓抑的杜斌斌將心中的苦悶告訴了丈夫馮霖德,夫妻倆躺在床上認真的討論起這個問題來,他們倆越談越興奮,他們倆都吐露了心底的秘密,他們倆都承認對婚外性行為有一種想望,只是沒有勇氣說出來罷了,最後,夫妻倆都認識到,朋友之間的友誼和朋友的婚外性行為毫不相干,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快樂的生活方式,於是,一年以後,杜斌斌跟那位女伴恢復了友誼,她發現那位女伴根本不嫉恨她,更讓杜斌斌感到驚訝的是,她活得非常開心快樂,那位女伴告訴她,這一切都是婚外性行為給她帶來的快樂,她跟別的男人發生性關系以後,她回到家反而更體貼她的丈夫,按照那位女伴的說法,女人只有在床上體驗了不同男人以後,她才更加珍惜婚姻幸福。對此,文靜漂亮保守的杜斌斌根本無法接受女伴的觀念,不過她們之間的友誼依然保持著,直到今天。

  一晃兩年過去了,杜斌斌生了一個的漂亮的孩子,她也呆在家裡做起了全職家庭主婦。然而,她卻感到生活越來越枯燥乏味,她感到非常寂寞,她時常想體驗不同的性愛方式,可是,她卻沒有勇氣跟丈夫說。

過了一段時間,實在無法忍受寂寞的杜斌斌,將自己心中的苦悶地告訴了她的女伴,那位女伴很理解她的苦悶,於是,她向杜斌斌講述了婚外性行為的快樂,她認真地告訴杜斌斌,對於已婚女人來說,婚外性行為就像一杯生活調味劑,雖然違背道德,但是卻很美妙,事實上,婚外性行為並不如她想像的那麼邪惡和見不得人,只要把握得當,還是非常愉快的。

  杜斌斌的女伴掰著手指頭向她講述了女人體驗性快樂幾種方式,以及每一種方式的結果,每一個女人都有權選擇自己滿意的性愛方式,這一點因人而異,不能強求。

從那以後,杜斌斌經常到她的女伴家去做客,日子一久,她就跟女伴的丈夫產生曖昧關系,幾個月後,她禁不住女伴丈夫的勾引和誘惑,跟他發生了性關系,晚上,她回到家後,有一種無地自容的負罪感,她拼命地洗澡,她想要把陰道裡別的男人的精液洗出來,她覺得這樣可以減輕她來負罪感,然而,她知道,她改變了一個現實,就是她跟丈夫以外的男人發生了性關系,好在,她的女伴真誠地安慰她,讓她擺脫了苦惱。

不久,杜斌斌又跟另一個男人發生了性關系,那個男人是他們家的鄰居。這次,杜斌斌已經沒有了當初的負罪感,她反而覺得,婚外性行為是已婚女人必不可少的生活調味劑,此時,她才漸漸理解了女伴說的話,婚外性行為不但沒有讓她拋棄丈夫,她反而更加愛丈夫了,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