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電腦後被姊姊看到

  • 修電腦後被姊姊看到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摘要

小茜打電話來說她的電腦壞掉了,她家是在一棟大廈裡面的五樓,我經常來這裡接她,所以很快地就來到她家門口,按了下門鈴,她姊姊來開門。她姊姊帶我來到她房間後,就回到客廳裡去,我等到小茜開門之後,就一起進到房裡。小茜跟我說:〞昨天電腦還好好的,但是今天不知怎樣,怎樣都沒有辦法開機?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

小茜打電話來說她的電腦壞掉了,她家是在一棟大廈裡面的五樓,我經常來這裡接她,所以很快地就來到她家門口,按了下門鈴,她姊姊來開門。她姊姊帶我來到她房間後,就回到客廳裡去,我等到小茜開門之後,就一起進到房裡。小茜跟我說:〞昨天電腦還好好的,但是今天不知怎樣,怎樣都沒有辦法開機?

長途綠皮火車悠悠的駛入了終點站——中港市,林昆穿著一身地攤貨,背著個破帆布包,晃晃蕩盪的從車站裡出來,剛一出來就被一群人給圍住。

「兄弟,住店不!」

「來我們店吧,經濟實惠,還有特殊服務!」

「兄弟,跟姐走吧,姐包你滿意!」

……

林昆回頭一看,頓時一哆嗦,那位口口聲聲包他滿意的姐至少五十多歲,長的又黑又老又丑,就是動物園裡的大猩猩,也比她婀娜的多啊!

林昆趕緊從人群里擠出來,來到了旁邊專門停計程車的空地上,鑽進了一輛計程車里。

「小夥子,去哪啊!」司機師傅熱情的笑道,同時眼眶裡閃過一抹狡黠之色。

這司機是常年混火車站這一片的,一眼就看出了林昆是個外來的吊絲,心裡頭正琢磨著待會兒故意繞幾個圈子,好宰這個小子一頓,林昆把一張紙條遞了過來。

「去這裡。」

司機師傅接過紙條一看,臉頓時綠了,嘴角的笑容也是微微一顫,只見紙條上寫著:天楚國際大廈,走西南路,轉高架橋,全程13.2公里……

尼瑪,這公里數都標明了,還怎麼宰啊!

同時,司機師傅的心裡也是暗暗詫異,這土小子去天楚國際大廈幹嘛,那可是中港市首屈一指的上市公司天楚集團的駐地!路上還是忍不住的問了一嘴:「小兄弟,你是就去天楚大廈呢,還是附近的什麼地方啊?」

「就那兒。」

「哦,你去那幹嘛呀?」

「工作。」

「啥工作啊?」

林昆沒有馬上回答,回過頭看了司機一眼,心說這哥們好奇心挺強啊,不過反正自己是堂堂正正來賺錢的,也沒什麼怕人的,可關鍵是幹什麼工作,他自己都還不知道呢,臨走時問老胡,老胡只說到地兒就知道了。

司機又笑著說:「小兄弟,你別誤會,我有個遠房親戚的表侄也在那工作,所以就順便問問。天楚集團可是大公司,那的待遇可不低啊!」

「嗯,待遇確實不錯。」林昆笑著說:「我們領導跟我說了,包吃包住,一個月至少一萬塊,而且工作時間還自由,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幹啥的。」

「一個月至少一萬塊,而且工作時間還挺自由的……」司機師傅口中念念,回過頭又打量了林昆一眼,道:「小兄弟,你是退伍軍人吧?」

「昂,你怎麼知道?」

「哈哈,這就對了。我那遠房親戚的表侄啊,也是退伍軍人,他現在賺的工資跟你說的差不多,而且工作時間也挺自由的。」司機笑著道。

「那他是幹啥活兒的啊?」林昆頓時來了精神,他這一路上就琢磨著這一個月至少一萬塊的工作到底是幹啥的,現在終於能提前知道了。

「保安!」司機師傅鏗鏘有力的說出了這兩個字,臉上蕩漾起一陣艷羨的表情,本以為旁邊這小夥子聽了之後會精神一震,沒想到林昆頓時蔫吧了。

林昆在心裡暗吼道:「靠,有沒有搞錯啊,老子大老遠的過來,就是來當保安的?老子可是堂堂漠北軍區狼牙兵團的兵王,兵王當保安,還不被笑掉大牙了啊!老胡……老胡我頂你個肺的!」

見林昆蔫吧了,司機也就識相的不再搭話,心裡卻在奇怪,這小夥子難道對當保安很不滿意么?可要知道,天楚集團的保安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當的啊,普通的保安一個月最多兩三千塊的死工資,天楚集團的保安一個月至少一萬塊的保底工資,而且每三個月還有額外的績效考核工資,再算上其他的福利待遇,比一般企業的金領賺的都要多啊!

再說了,能進天楚集團當保安的那都是一般人么,普通退伍的兵蛋子想都別想,最低也得是正連級的幹部,而且還得通過重重的篩選考核。

計程車停在了天楚國際大廈的門口,林昆從車上下來,眼前的大廈氣勢恢宏,鋥明瓦亮的樓梯玻璃在陽光的照耀下金碧輝煌,這絕對是象徵著中港市經濟財富的地標,可看在林昆的眼裡卻不怎麼樣,他心裡反覆的琢磨著,自己肯定是被老胡給耍了,當了八年的兵,三年步兵,五年特種,九死一生的立下無數的赫赫戰功,臨退伍就給三千塊的退伍費,全華夏也沒這個行情的啊,說是給自己介紹個工作,原來就是個保安。

「靠!」

林昆罵了一聲,同時在心裡又將老胡給問候了一遍,要不是看在這保安的工資還算優厚的份兒上,他早就調頭殺回漠北了,弄它個二斤C4炸藥,把老胡那棟紅磚小二樓給他炸飛了!讓你丫的讓老子當保安!

「先生,請問需要什麼幫助么?」

大廈門口站著的保安主動走了過來,笑著沖林昆問道,不得不說這的保安素質就是高,即便林昆一身民工吊絲的打扮,保安的眼神里也沒有任何的鄙夷之色。

「哦,我來找人。」

「請問你找誰?」

「等等啊……」

林昆又把手伸進了後屁股兜,這次摸出了張皺巴巴的名片,照著上面的名字念道:「楚相國。」

「楚,楚董!?」

保安臉上的表情馬上變的不自然起來,看向林昆的眼神也發生了變化,堂堂天楚集團的楚總楚相國,豈是一個土包子說見就能見的?儘管內心鄙夷,但極高的素質讓他沒有過多的表現出來,怎麼說也是在部隊里當過連長的角色,自然比正常人更懂得『人不貌相』這四個字。

林昆又看了看名片,道:「對,就是他,這上面寫著『天楚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他在哪兒啊,你趕緊帶我去見他,見完了我好開工。」

保安一陣汗顏,堂堂天楚集團的董事長,這個在中港市乃至東三省跺一跺腳地都會跟著顫的男人,怎麼從這個『土包子』的口中說出來就跟個普通人似的,全然沒有敬稱,也不知道見楚董是需要提前預約的么?

見保安不答話在那發愣,林昆蹙了蹙眉,問道:「怎麼,見他有難度?」

保安馬上回過神,笑著道:「先生,是這樣的,見楚董是需要提前預約的。」

林昆煩躁的揮揮手,道:「我沒預約,你就告訴他是老胡讓我來找他的,他自然就出來見我了。他要是不肯見我倒也省事了,老子立馬走人!」心裡本來就彆扭,說話的口氣自然就沖了些。

保安面露為難,道:「先生,你這讓我很難辦啊,我們集團是有規定的,我沒有權力直接帶你去見楚董,更沒有權力直接去見楚董,要不這樣吧,你在這稍等一下,我去向我們領導打電話請示一下,然後我們領導再向他的領導請示,然後領導的領導再請示一下楚董的秘書……」

林昆打斷道:「我靠,這麼麻煩!」

保安道:「沒辦法,這是規定。」

林昆看著保安,道:「哥們,你也是當過兵的吧,咱們軍人哪個不是血氣方剛的硬漢子,這麼墨跡的工作你做的來?算了,楚相國我不見了,這工作我是幹不了,老子走了!」

說走就走,林昆轉身攔了輛計程車就坐了進去,剩保安一個人原地發愣……這神馬情況,搞半天這小子是來當保安的?不對啊,當保安應該先找保安主管面試,通過了再去找人事部面試,這小子怎麼直接就找楚董?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李丁一隻好無奈搖頭,就當是碰到個愣頭青了。

第二章:二斤C4

林昆本打算直接殺回漠北的軍區駐地,給那該死的老胡點顏色瞧瞧,誆他堂堂的兵王來中港市當保安,這口氣無論如何也得給出了,在去火車站的路上,他甚至已經在腦子裡放演了無數遍老胡的那棟紅磚小二樓被炸飛的場景,老胡珍藏的那些上等古巴雪茄在熊熊的C4炸藥火焰中燃燒的噼里啪啦的,升騰起的濃煙尤如狼煙一般躥入漠北廣袤的天空……真過癮!

可當計程車停在火車站門口的時候,他臨時又改變主意了,算來他已經有兩年多沒到大都市裡玩耍了,中港市在全國雖然只是一個二線城市,但在東北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大城市,比起漠北周邊的那些小城鎮,就更不用說了。

好不容易來大城市一回,不痛痛快快的玩耍一回,豈不是很對不起自己?再說了,那滿大街的長腿美腿小絲襪,不整一個嘗嘗多遺憾啊!

「師傅,我不在這下了,中港市什麼地方熱鬧好玩,你把我送過去。」

「好嘞。」

司機當然樂得再多拉一段,屁顛的把林昆拉到了市中心的繁華商業區。

下了車,林昆找了處僻靜的地方給小伍打了個電話,小伍是林昆在部隊時的手下,按入伍的時間比他晚退伍一年,兩人除了上下級關係,還是多年過命的交情。

林昆對著電話說:「小伍,你幫我準備二斤C4炸藥,把動靜鬧的大一點,最好能讓老胡知道。」

小伍道:「老胡要是問我怎麼說?」

林昆道:「你就說我過兩天回去要炸了他的小二樓。」

小伍哈哈笑道:「好!」

掛了電話,林昆嘴角狡黠的一笑,小聲的嘀咕道:「老胡,老子我在這邊盡情的玩耍,你就坐在你的紅磚小二樓里擔驚受怕吧,哈哈哈!」

對於林昆來說,這城市裡白天也沒啥可玩的,商業區除了人多熱鬧、來往的美腿黑絲多以外,也沒啥意思,他先隨便找了個地方吃了口飯,然後就坐在商場門前的廣場上一邊曬著太陽,一邊欣賞著來來往往的各色美女,就盼著太陽能快點下山,好到酒吧里痛痛快快的玩一把。

楚相國剛開完一個重要會議回到辦公室,貼身帶著的手機就響了,號碼顯示『老胡』,他馬上笑著接聽了電話,不等他開口,對方會興師問罪的聲音就傳來了。

「楚相國,你個老小子!你是不是沒好好接待我派去你那的小祖宗啊!」

楚相國一頭霧水,道:「老胡,你咋罵人呢?」

「罵的就是你!」

老胡在電話里大吐苦水,「老楚啊,我可被你丫的害慘了,林昆那小子讓人在這邊準備了二斤C4炸藥,說是過兩天回來要炸飛我的小二樓!」

楚相國哈哈笑道:「老胡啊,你誇張了吧,我不信他真敢炸飛你這漠北一號首長的小二樓。」

「那是你不了解他,這混小子就沒啥不敢幹的,當初連國家首長的司機都敢打,更別說我這漠北一號首長的小二樓了,還不說炸就炸啊!」

「那你就拿他沒轍?」

「沒轍,徹底沒轍!我發給你的資料都看了吧,全國四大軍區沒人制的了,這小子天生就是個鬼才,我從軍將近四十年,從沒見過這麼厲害的兵,現在漠北這邊的東突分子,只要聽到他的名字都能嚇尿了,越南、印度、緬甸邊境的那些毒梟們,見了他直接就嚇跪了。當初他打國家首長的司機的時候,首長的二號保鏢就在當場,愣是沒敢跟他動手。」

楚相國神情一震,老胡發來的資料他早就看了,由於內容太過誇張,他以為是老胡跟他吹牛皮杜撰的,現在聽老胡的口氣,好像是真的……

「不是你杜撰的?」

「杜撰你妹啊!咱倆認識這麼多年,我什麼時候跟你吹過牛逼!要不是看在當年越南反擊戰的時候你替我擋下一槍,我才不願意把這小子誆去你那給你的小外孫當爹呢,本來他的退伍費是三十六萬,為了能讓他去你那,我愣是給說成了三千,這以後要是被他知道了,我更麻煩了!」

最末,老胡咬牙切齒的威脅道:「楚相國,林昆那小子現在肯定還在中港市,你老小子要是不把他給我安撫住了,讓他回來炸了我的小二樓,我就帶領漠北軍區的十萬鐵軍殺到中港市,把你的天楚大廈給搗平了!」

「哎,老胡,咱得講道理吧,我還沒見到那小子呢……喂,喂,老胡?」

嘟嘟嘟

電話里傳來了盲音,楚相國搖頭笑了笑,「這老小子,脾氣可一點都沒變,整不整就那把十萬鐵軍搬出來,哎,這是要嚇唬我一輩子啊!」

從抽屜里抽出了個檔案袋拆開來看,看了一會兒後,楚相國笑著自語道:「連老胡都怵的小子,有點意思……要真那麼厲害,我倒不介意真把女兒許配給你,呵呵。」

「秦秘書,你來一下。」

楚相國拿起桌上的座機道。秦雪馬上就敲門進來,她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短袖襯衫,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窄裙,腳上踩著米白色的高跟鞋,典型的一身OL的打扮,來到楚相國的辦公桌前,禮貌的問道:「楚董,你有什麼吩咐?」

楚相國把一份只有林昆照片和基本信息的資料遞給她,道:「你把這個交給保安主管蔡大河,讓他儘快找到這個人,不,還是你親自帶人去找吧,越快越好。另外跟機場、火車站、汽運站都溝通一下,千萬不能讓他離開中港市。」

「是,楚總。」

秦雪抱著資料離開了楚相國的辦公室,一邊翻看著資料,一邊給保安主管蔡大河打電話:「蔡主管,我是秦雪,馬上給我安排一隊有偵察兵經歷的保安,越快越好。」

掛了電話,秦雪站在了落地窗前,金色的陽光照在她的身上霞彩萬千,她身高一米七,身姿曼妙曲線玲瓏,生了一張男人看過一眼便會刻骨銘心的冷艷臉龐,氣質高端大氣,不知道的人都會以為她是靠著臉蛋上位,大錯特錯,她的能力要遠勝於她的外表,而且她還有另外一個不為人知的身份……

百鳳門舞廳位於中港市夜生活最為繁華的南城區,南城區正面臨海,從中港市的前兩任市長開始,就大力發展以南城區為核心的海景旅遊事業,整個南城區不存在任何的污染性重工企業,隨處可見的是整齊的摩天大樓和高檔的小區住宅,再就是幾大特色的旅遊場所,白天的時候這裡聚滿了遊人,等到晚上就更加的熱鬧了,這裡是中港市夜生活的核心區域,包括百鳳門在內一共二十多家的酒吧舞廳,另外還有不計其數的KTV等娛樂場所,中港市百分之七十的酒店也都坐落在這裡,其中包括十多家本土和國外的五星級大酒店,隨著多年的發展下來,南城區豐富的夜生活也成了中港市旅遊地標中的一個關鍵。

百鳳門一樓的大廳里,絢麗的舞檯燈光閃爍的人眼花繚亂,高亢的DJ音響咆哮的翻山倒海,舞池裡人山人海,形色不一的人群隨著節奏瘋狂的扭動著身體。

林昆坐在一樓的吧台前喝著酒,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吧台後的妹子聊著,這妹子長的不賴,但臉上的妝太濃了,胸前的弧度雖然傲挺,但獨具慧眼的林昆一眼就看出,除了刻意的擠壓之外,她的罩罩里還墊了東西。

出來找一夜情,林昆的要求其實不高,臉蛋一般就可以,但身材一定要好,這樣才能玩的出感覺,對於眼前這個妹子,跟她聊聊天還可以,要說出去開房運動,林昆絲毫的興趣也沒有,首先是長相就不確定,天知道她卸了妝以後會不會醜死個人,再就是那弄虛作假的胸部。

眼神頻頻的流連在來往的美女身上,看了半天也沒找到合適的獵艷對象,不是相貌身材就不達標,就是已經有男伴的了,林昆漸漸有些不耐煩了,心裡頭琢磨著,該不會是今天晚上自己不犯桃花,獵艷無果吧。

這時,他突然看到二樓的樓梯上下來個女的,這女的扶著樓梯把手,一路踉踉蹌蹌的,幾次險些摔倒,後面跟著幾個一看就不是好東西的男的。

正常人看這的女的,肯定以為她喝多了,但林昆一眼就看出來她是被下藥了,下藥的顯然就是跟她身後的那幾個男的,林昆雖然鮮有機會出來過夜生活,但他知道像這樣下藥迷女干小姑娘的下作行當,在夜場里不奇怪。

女的一步三皇的朝這邊跑過來,也不知道是想混入人群,還是想朝門口方向跑去,燈光的關係,她的長相還看不清,但身材卻是相當的好。

隨著這女孩越來越近,林昆的眉毛挑了挑,他心裡糾結著是不是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拔刀吧他確實不想節外生枝惹事,夜場里這種事多了去了,他總不能見一個管一個吧,老實在這坐著吧,良心上又過不去。

不由他多想,這女孩突然向前一衝,直接撲在了他的懷裡,女孩身後跟著的那幾個男人,馬上臉色不善的圍了過來,雖然什麼話也沒說,但瞪著林昆的眼神已經明白地寫著——小子,別特么的多管閑事啊!

林昆坐著不動,手裡端著的啤酒晃了晃沒撒出來,眼神輕描淡寫的在幾個男人的臉上掃了掃,全然沒有絲毫的畏懼之色。

其中一個光頭走了過來,粗魯的將女孩從林昆的懷裡拽了起來,女孩費盡全力的想抓住林昆的衣襟,但中了迷藥,根本抓不住,被拽起的一瞬間,女孩晶瑩的大眼睛裡滿是淚光閃爍,眼神可憐的看著林昆:「救救我……」

第三章:超人叔叔

「哎,大哥,我勸你可別多管閑事,剛才那幾個人不好惹,是咱這一片出名的黑社會。」吧台後的妹子見林昆有些愣神,好心的勸告道。

「呵呵……」

林昆笑了笑,一口喝光了杯里的酒,「妹子,謝謝你的好心,可哥我就愛管閑事。」說完,掏出二百塊錢的小費拍在桌子上,轉身向門外走去。

與此同時,百鳳門三樓的總經理辦公室里,一個一身黑色西服的男領導,正向站在窗邊的黑衣女人報告,「蔣姐,瘋彪的手下光頭劉又下藥帶走一個姑娘。」

蔣葉麗側身俯視著窗外,磕了磕手裡夾著的煙灰,淡淡的道:「不用管他們。」

「這已經是第十個姑娘了,再任瘋彪的手下這麼搞下,我擔心會對我們不利,一方面會影響我們的客源,另一方面警察那邊一旦問罪起來……」

「阿東,你說的沒錯,可那也沒辦法。」

蔣葉麗深吸了一口煙,淡淡的道:「自打武哥去世以後,瘋彪就盯上了百鳳門,他明面上不敢和我怎麼樣,暗地裡卻讓他的狗在我的場子里『拉屎撒尿』,我要是忍不住現在這口氣,他瘋彪立馬就會像瘋狗一樣咬過來,到時候我要是再想保全百鳳門,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蔣姐,可總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再等等……咱們華夏不是有句話古話么,多行不義必自斃,他瘋彪一直這麼下去,總會有人出來收拾他的,但不是我。」說完,蔣葉麗俯視著樓下,嘴角突然促狹的一笑,「阿東,你過來看看,那個人出現了……」

光頭劉領著五個小弟,一路連拉帶拽的把章小雅拖到了停車場,章小雅被捂著嘴,想叫也叫不出聲,想哭也哭不出聲,奮力掙扎也是徒勞,淚水絕望的從她的眼眶裡流了出來,她從來也沒像現在這麼害怕過。

難道自己真的要被這群混蛋給XX了?早知道這樣幹嘛出來買醉啊,不就是失個戀么……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要是真被XX了,那自己就去死!

一輛商務車旁,光頭劉幾個人停了下來,拉開車門先把章小雅塞了進去,然後悉數坐進車裡,上車前光頭劉還在打電話:「彪哥,今天晚上這小妞絕對正點,我和兄弟們馬上給你送過去……好的好的……」

掛了電話,光頭劉得意洋洋的坐進了車裡,沖旁邊的小弟吩咐道:「開車!」

小弟發動了車子,抬起頭,全車的人都懵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車的機關蓋上坐了個人,這兄弟背對著車窗,懶懶散散的坐在那兒叼著半根煙捲舉頭望明月,時不時的還吐出個飄逸的煙圈來,當真是夠裝逼。

「次奧!」

光頭劉最先回過神,光溜溜的腦袋探出車窗就怒罵道:「你特么的誰啊,趕緊給老子滾下來!」

林昆慢悠悠的回過頭,叼著煙捲咧嘴一笑,道:「我只說一遍,把那女孩放了。」這本來很有氣勢的一句話,從他嘴裡說出來一點殺傷力都沒有。

光頭劉眉頭一皺,怒從火中來,發狠道:「小子,你特么的找死吧!」

林昆笑著不說話。

光頭劉沖旁邊的小弟吩咐道:「開車,把這孫子給甩下去!」

小弟踩下油門,鬆開了手剎,剛要把車開走,就見林昆突然從機關蓋上跳了起來,抬起腳隔著車窗的鋼化玻璃就向正駕駛的小弟踩了過來。

喀嚓……

車裡所有的人都沒反應過來,林昆那44碼的大腳已經踩穿了鋼化玻璃,徑直的踩在了開車小弟的臉上,那小弟悶哼一聲,嘴巴鼻子里鮮血一起流,整張臉被踩的扭曲,直接昏死了過去。車裡其他人全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這時,旁邊不遠處的一輛紅色轎跑車裡,五歲大的楚澄興奮的揮著小手,沖楚靜瑤道:「媽媽……媽媽,你快看!那兒有一個超人叔叔!」

剛才聽到了砰的一聲,楚靜瑤以為周圍有車追尾了,順著兒子指的方向,看清楚外面的狀況後,她馬上熄滅了車火,捂住了兒子的嘴巴,一臉驚訝的表情。

林昆彎下身來,又一拳搗碎了光頭劉面前的鋼化玻璃,那堅硬非常的鋼化玻璃,在他的拳腳下就如薄冰一樣脆弱不堪,玻璃渣子迸到了光頭劉的腦門上,這廝本能的雙手護頭,林昆拽著他的胳膊,直接把他從車裡提溜了出來,就跟拎小雞一樣往旁邊一甩,撲通一聲丟到了地上。

「啊喲……」

光頭劉被摔的慘叫一聲,囫圇的爬起來後,還不等站穩就向林昆討饒道:「這位大哥,光頭知道錯了,女孩我馬上就放,請大哥你高抬貴手。」

林昆從機關蓋上跳了下來,落地的時候輕盈的一點聲音也沒有,譏誚的一笑,道:「晚了,那姑娘不用你們放,我先揍完你們再帶她走。」

光頭一愣,見討饒不成,馬上又換上了一副嘴臉,同時衝車里剩下的四個小弟使了眼色,那四個小弟已經回過了神,接到了光頭劉的眼神後,紛紛從座位底下掏出了傢伙。

光頭劉抹了一把頭頂的血跡,冷哼一聲沖林昆道:「小子,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知道老子是跟誰混的么?得罪了老子你特么的還想活著離開中港市?」

林昆不答話,他實在懶的跟眼前這個光頭多廢話,憐憫的微微一笑,然後突然的揮出巴掌,掌風呼嘯一聲化成了一道虛影,啪的一聲結結實實的打在了光頭劉的臉上,如果有慢鏡頭,會看到光頭劉的臉慢慢的扭曲,嘴巴斜的張開來,兩顆囫圇的牙齒帶著一連串的血跡飛了出來。

啊喲!

光頭劉又是慘叫一聲,眼前立馬天旋地轉,側著身子就向旁邊倒去,林昆突然又是一腳踹出,砰的一聲正中他的胸口,光頭劉應聲悶哼,嘴裡吐出一團鮮血,身體倒下的軌跡立馬發生了變化,凌空向後飛了出去,呼通一聲撞在了一輛吉普車的屁股上,落地後直接昏死了過去。

車裡剩下的四個小弟已經跳了下來,剛要掄著鋼管向林昆砸過來,全都被眼前的場景嚇懵了——凌空一腳踹飛一個人,這身手也太禽獸了吧!

林昆回過頭,眼神陡然變的孤傲犀利,彷彿一頭來自漠北深處的蒼狼王,四個小弟頓時如遭雷擊,手中的鋼管全都噹啷噹啷的掉在了地上。

砰、砰、砰……

一陣拳打腳踢的聲音,四個小弟應聲慘叫,最後全都躺在了地上直哼哼。

林昆拍了拍手,走到車邊,探頭進去望了望,章小雅衣衫不整的蜷縮在裡面,正嗚嗚的低聲抽泣著,「小姑娘,快別哭了,該幹嘛幹嘛去吧。」

章小雅膽怯的抬起頭,看清楚林昆的臉後,哭聲更大了,把林昆搞的一愣,無厘頭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喃喃的道:「妹子,不會吧,我長的這麼帥,居然把你給嚇哭了?」

「才……才不是呢,人家,人家是……」章小雅哽咽的道,不等她把話說完,周圍忽然響起了警笛聲,林昆眉頭一皺,閃身就要跑路,今天晚上他是出來獵艷消遣的,可不想被抓進局子里,可天不遂人願吶,他剛要甩開膀子跑路,幾隻冷冰冰的槍口就朝他舉了過來——不許動!

紅色的轎跑車裡,楚靜瑤鬆開了捂著楚澄嘴巴的手,楚澄馬上撅起小嘴,一副不滿的樣子回過頭沖楚靜瑤道:「媽媽,你捂我的嘴幹嘛,剛才那是超人叔叔,我要跟他拍照合影!」小傢伙語氣執拗,可愛極了。

楚靜瑤抬起手指,在楚澄的額頭上輕輕的敲了敲,故意一副嚴肅的表情道:「小澄,媽媽不是告訴過你么,看見陌生人不要隨便的亂喊亂叫,尤其在有危險的情況下。」

楚澄仍然執拗的道:「媽媽,可那不是陌生人啊,那是超人叔叔,超人叔叔專打壞蛋,會保護小朋友的。媽媽,爸爸也像超人叔叔那麼厲害么?」

楚靜瑤拿兒子沒辦法,每次想好好教育教育小傢伙的時候,最後都被他的天真和童言無忌打扮,她笑著點點頭,道:「嗯。」同時內心裡起了一陣說不出的波瀾。

楚澄馬上興奮的揮起了小拳頭,「太好了,爸爸像超人叔叔一樣厲害,等爸爸回來了就可以保護我和媽媽了,我長大了也要做超人,噢噢……」

面對兒子的興奮,楚靜瑤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但這笑容的最深處隱藏著一抹苦澀,這份苦澀五歲的楚澄不懂,楚靜瑤永遠也不想讓他懂,自己曾經犯下的過錯,不能讓孩子一起分擔,那對是孩子不公平。

百鳳門的三樓,蔣葉麗繼續站在窗邊俯視著樓下,三輛閃爍著警燈的警車開走,阿東站在她的身側把電話揣進了兜里,笑著沖她稱讚道:「蔣姐,你真高明,這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絕對夠瘋彪吃一壺的了。」

蔣葉麗淡淡的一笑,像是在自語,又像是在對阿東說,道:「那小子的身手還真不錯,要是能收到我百鳳門的手下,以後還用怕他瘋彪?」

第四章:調戲警花

中港市南城區警察局。

二樓審訊室。

林昆和章小雅坐在一男一女兩個警察的對面,中間隔著一條小方桌,男警察看上去三十多歲的模樣,三角眼鷹鉤鼻,一看就不是什麼好種。

女警察二十多歲的模樣,大眼睛高鼻樑,朱唇貝齒,標準的個美人胚子。

從一進門開始,男警察的眼珠子就滴溜溜的轉,不是往身側的女警察身上瞟,就是往章小雅的身上瞟,而且專挑章小雅衣服破的地方瞟。

頓了頓,男警察陰陽怪氣的先沖章小雅問道:「姓名,年齡,幹什麼的。」

章小雅低著頭,這是她第一次進警局,心裡很緊張,支吾了一陣才說出聲:「我叫……」

「98,63,99。」林昆突兀的出聲道。

「嗯?」

男警察眉頭一皺,瞥了林昆一眼,趾高氣昂的叱問道:「我問你了么,說的什麼玩意兒!」

林昆不搭理三角眼,完全把他當空氣處理,眼神直直的看著女警察,臉上一副認真考究的表情,他剛才的話一出口,女警察那白嫩的臉蛋頓時紅的像蘋果一樣。

見林昆不鳥他,三角眼警察很火大,但礙於旁邊的女警察在,必要的時候還是要保持紳士分度的,所以才強忍著沒發作,轉過頭看向女警察,從女警察那白裡透紅的臉蛋里,他馬上就明白那三個數字的含義了!

……那是女人的三圍!

而且,從女警察那尷尬的表情里,三角眼還驚訝的看出,對面這個二流子一樣的傢伙居然全猜對了,這讓三角眼很是懷疑女警察和林昆的關係,這兩人是不是之前就有一腿子呢,否則他怎麼會知道的如此詳細?

女警察名叫沈曼,是整個南城區出了名的暴力警花,敢調戲暴力警花,那絕對會死的很慘!

沈曼臉頰紅透,一陣尷尬過後,繼之而來的是滿心熊熊的怒火燃燒,她貝齒咬的咄咄響,一雙漂亮的大眼睛裡滿是殺氣,平常什麼樣的臭流氓沒見過?就是沒見過對面膽子這麼大的,竟然敢懵出她的三圍……真是活膩歪了!

砰!

沈曼重重的拍了一把桌子,整個人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殺氣滾滾的沖林昆怒叱道:「混蛋臭流氓,信不信我馬上撕爛你的嘴,讓你胡說!」

林昆笑容輕佻,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摸了摸下巴,眼神從沈曼暴怒的臉蛋移到她傲挺的胸部,戲謔的道:「長的漂亮,就是脾氣太火爆了,我猜你一定喜歡穿黑色的內衣,而且是那種緊身塑型的……」

眼神又往下挪了挪,落在那黑色的警群位置,「小內內嘛也是黑色的,而且應該是丁字系列的,真絲透明的蕾絲材質,旁邊還帶著一隻蝴蝶結……」

「你給我閉嘴!」

沈曼差點沒氣暈過去,怒吼一聲,揮著巴掌就朝林昆打了過來,她看起來身姿曼妙楊柳細腰的,卻是個實打實的跆拳道高手,這一巴掌快、准、穩、狠,虛影一閃就來到了林昆的耳畔,平常人根本躲不過。

三角眼男警察和章小雅這一刻都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三角眼的自是幸災樂禍,章小雅則隱隱的替林昆擔憂,怎麼說林昆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啊。

啪的一聲清脆聲響,不似巴掌狠狠摑在臉上發出的聲響,而是手掌抓住手腕的聲音。

林昆輕描淡寫的一揮手,就把沈曼的手腕抓在了手中,沈曼驚訝非常,不可思議的看著林昆,同時趕緊就把手腕往回抽,結果卻發現根本是徒勞,無論她怎麼用力,對方的大手都像是鐵鉗一樣死死的鎖住她。

林昆其實並沒啥惡意,今天晚上他本來是要去獵艷的,結果被抓到了警察局,見沈曼長的漂亮,一時就起了玩心,三言兩語的調戲了一下,沒想到對方是個暴脾氣,這對付暴脾氣的妞就得用暴力的制服辦法,這就叫一物降一物。

敢到警察局裡調戲女警花,放眼整個華夏,林昆也絕對算是首屈一指了。

「混蛋,趕緊放開沈警官!」

三角眼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掏出了腰間的配槍,指著林昆的腦袋吼道。

不等林昆做出反應,這時審訊室的門開了,五十多歲的南城區警察局長張天正走了進來,看到眼前的一幕後,他的老臉唰的一下就黑了,嚴厲的呵斥道:「放肆!」

三角眼趕緊放下了手槍,喊了句:「張局長……」

林昆也鬆開了握著沈曼的手,沈曼紅著臉也喊了句:「張局長……」

張天正深吸了一口氣,沖沈曼問道:「小沈,筆錄做完了么?」

沈曼紅著臉頰,如實道:「報告局長,對方不肯配合,筆錄還沒做。」

張天正擺擺手道:「算了算了,不用做了,已經有人保釋林先生出去了。」

「可是……」

沈曼不服氣的道,林昆剛才一番羞辱她,要是就讓他這麼白白的出去了,不給他點顏色瞧瞧,她堂堂南城區的暴力女警花,如何能咽的下這口惡氣。

「沒什麼可是。」張天正嚴厲回絕,轉而語氣稍有改善的對林昆道:「林先生,請跟我來。」

「好的,多謝張局長。」林昆應了一聲,回過頭深為曖昧的沖沈曼一笑,起身跟著張天正出去了。

張天正一直把林昆領出了警察局大門口,秦雪一身黑色的職業裝等在大門外,路燈光從她的頭頂瀉落,將她整個人包裹的完美無缺氣質怡人。

「秦秘書,人我給你帶來了。」張天正笑著跟秦雪道。

「謝謝你,張局長。」秦雪笑著道。

「客氣了,有什麼事隨時打電話。」張天正笑著道。

「嗯,好的。」秦雪笑道。

張天正轉身回了警察局。秦雪伸出手,笑著對林昆說:「林先生你好,我是楚董派來接你的,白天的時候保安小李不懂事,惹你生氣了別往心裡去。」

林昆端量了秦雪一眼,嘿,又是個大美女,看來這中港市不錯嘛,到處都是美女,他笑著伸出手跟秦雪握了握,道:「跟那保安沒關係,是我自己不想當保安了。」

「保安?」秦雪疑惑的笑道,同時心裡很震驚林昆手心裡的那一層老繭,厚厚的像是一層鐵皮一樣堅硬,真不敢想像它是怎麼磨出來的。

林昆看著眼前這個笑靨如花的美人兒,道:「昂,叫我來中港市不就是當保安么?」

秦雪笑著道:「林先生,你肯定是誤會了,楚董可從來沒說要招你來當保安。」

林昆疑惑道:「那是幹什麼?」

秦雪笑道:「這個我也不知道,要不這樣吧林先生,楚董現在正在辦公室等著你,你勞駕跟我去見他一面,到時候什麼事情就都清楚了。」

林昆想了想道:「好!」

秦雪派來的車就停在路邊,是一輛黑色的賓士商務車,林昆剛要上車,突然又停了下來,回過頭對秦雪道:「秦秘書,能不能麻煩你件事?」

秦雪聰慧的一笑,道:「是不是要我把裡面的那個女孩也保釋出來?」

林昆笑著稱讚道:「跟聰明的女人辦事,就是爽快!另外再麻煩秦秘書派人把她送回家,我擔心那幾個流氓會有同夥,別再對她不利了。」

秦雪笑著答應道:「好的,沒問題。」

一路上秦雪對林昆很熱情,閑聊之餘給林昆介紹了許多中港市的地標特色,秦雪心裡明白,能得到楚相國青睞的人,即便是一身吊絲的打扮,肯定也是人中龍鳳的角色。

偌大豪華的辦公室里,楚相國捏著一根雪茄,臉色深沉的站在大落地窗前,窗外的夜色燈火璀璨,將夜空中的星芒都遮掩了,兜里的手機這時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來電顯示,他臉上的陰沉頓時一掃而空。

「外公,今天晚上我看到超人叔叔了!」電話里傳來楚澄稚嫩興奮的聲音。

「真的么?」楚相國笑著道。

「當然是真的了,澄澄是乖寶寶,乖寶寶從來不跟外公撒謊。外公,媽媽說爸爸和超人一樣厲害,是真的么?」楚澄稚嫩的聲音認真的問道。

「嗯,是真的,你媽媽沒騙你。」

「外公,那我爸爸什麼時候能回來,你和媽媽都說他是軍人,去執行重要的任務了,都過去好多年了,爸爸還沒回來,他不會是不想要澄澄了吧。」說著,小傢伙的聲音突然變的楚楚可憐起來,彷彿隨時都會哭出來。

「怎麼會呢,澄澄的爸爸馬上就回來了,你聽外公的話,今天晚上美美的睡一覺,等明天早上一睜眼,就能看到爸爸了。」楚相國哄著道。

「真的么?」

「外公是好外公,好外公是不會騙澄澄的。」

「太好了!外公,那我去睡覺了,電話給媽媽了,外公再見!」

「澄澄再見。」

電話換到了楚靜瑤的手裡,父女倆先是一陣的沉默,楚相國先開口道:「瑤瑤,之前我跟你說過的那件事,就是給澄澄找一個假爸爸的事……」

「你不用說了。」楚靜瑤的聲音很冰冷。

「瑤瑤,爸這都是為了澄澄好,咱們總不能這麼一直哄騙下去,再過兩年等澄澄懂事了,他就會知道我們是在騙他,到時候孩子的心裡可是會扭曲的,而且對於一個男孩子而言,缺少父愛是萬萬不可的。」

「那一個女孩子呢?」楚靜瑤依舊冷冰冰的說:「一個女孩子缺少母愛就可以了?」

「瑤瑤,爸知道你恨我,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心裡也一直在自責,過去我把錯誤犯在你身上了,現在絕不能再讓同樣的錯誤犯在澄澄的身上。」

「行了,你不用再說了……」楚靜瑤深吸一口氣,緩緩的道:「那件事我同意了,但不代表我對你妥協,我是為了澄澄的成長,不想讓他像我一樣,在一個不健康的家庭里長大。」

「好,女兒你能這麼想,爸爸太高興了,那件事我馬上就安排,明天早上浩浩醒來就能看到爸爸,從此浩浩再也不是單親家庭的孩子了!」楚相國興奮的道。

「楚相國,我希望你找的人有品位,不要帶壞了澄澄,否則我會恨你一輩子的!」楚靜瑤道。

「女兒你放心,我找的可是……」楚相國興奮的說著,不等他說完,電話里傳來了盲音,但他還是掩不住的興奮,女兒最後關頭終於答應了……

第五章:奶爸上位

秦雪帶著林昆乘坐專人電梯,直接來到了楚相國的辦公室外,林昆一個人進了辦公室,秦雪留候在外面,一進到楚相國的大辦公室里,林昆頓時眼前一亮,真不敢想像一間辦公室能如此的寬大豪華,就這一間房子就比老胡的整個小二樓氣派多了。

「小林吶,隨便坐,不要拘束。」楚相國笑著招呼道,親自給林昆倒了一杯茶。

「好的,謝謝楚董。」林昆笑著接過茶杯,坐在了楚相國對面的沙發上,屁股剛一著地,頓時一陣柔軟舒服的感覺,就好像坐在女人的肚皮上。

「小林,你看你,剛說了不要拘束,你這就跟我客氣上了,什麼楚董啊,叫我楚叔就好。」楚相國笑著道:「嘗嘗這茶,上等的武夷山大紅袍。」

「好的楚叔,那我就不拘束,也不客氣了。」林昆笑著道,端起茶杯小抿了一口茶,他根本不懂得喝茶,但這茶入口的口感確實說不出的好,一看楚相國就是拿出了真心實意,這讓林昆很欣慰,真正的有錢人看待茶葉可是比香煙和名酒都要貴重,香煙和名酒歸根到底都會傷身,但茶葉不同。

「怎麼樣?」楚相國笑著問。

「嗯……」

林昆放下了茶杯,吧唧了一下嘴,笑著道:「說真的楚叔,我不懂得喝茶,但這茶喝在嘴裡的感覺確實說不出的好,一看就是茶中的極品。」

「哈哈,你還挺會喝的嘛。」楚相國爽朗的笑了兩聲,道:「那我們談談正事?」

林昆笑著道:「楚叔你說。」

楚相國道:「老胡讓你來中港市找我,是想讓我給你安排個工作,我這個正好有個工作,月薪三萬,工作時間自由,而且不需要費什麼體力,你願意考慮下么?」

「三萬!?」

林昆驚訝的道,本來以為月薪一萬就夠多了,這一下子變成了三萬,由不得他不驚訝,看來不應該回去炸老胡的小二樓,而是得好好的感謝他啊。

楚相國笑了一下,道:「要不也別三萬了,乾脆五萬得了,怎麼樣小林,你願意考慮下么?」

「五萬……」

林昆更驚訝了,同時看向楚相國的眼神里多少有些不確定,這一進門又是不客氣又是茶水的,還出了這麼高的工資,該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

楚相國看出了林昆心裡的蛛絲馬跡,笑著道:「這工作其實是……」

林昆立馬打起了精神,他一直就對這神秘的工作好奇,現在謎底終於要揭開了。

楚相國像是故意要吊林昆的胃口,故意停頓了一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然後繼續道:「這工作有些特殊,是給我五歲的小外孫當爸爸。」

楚相國話音剛落,尤其最後的三個字『當爸爸』,林昆差點從沙發上摔下來,這工作實在太奇葩、太超乎想像了,他一時半會兒也接受不了,縱使他之前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這麼一個奇葩的工作,還不如當保安容易接受些,兵王當保安怎麼也算是和本行沾點邊,兵王當奶爸那可真是普天之下獨樹一幟,天南盼海北,一輩子也挨不著個邊兒。

「小林吶,你先別這麼大的反應,這只是一份工作,你不要太有負擔,我的小外孫很可愛的,我保證你會喜歡上這孩子,喏,這是他的照片。」

楚相國從兜里掏出照片遞給林昆,林昆眼神緩緩的挪到了照片上,照片上澄澄站在海邊,擺出一個非常可愛的造型,臉上的笑容十分燦爛。

這確實是一個很可愛的孩子,可他跟自己沒啥關係啊,不行,還是無法說服自己當這個奶爸,除非……

楚相國認真的觀察者林昆臉上的表情,道:「小林,工資我再給你加兩萬,月薪七萬!」

林昆蹙著眉頭,還是一副很糾結的表情。

這件事今天晚上必須敲定,否則明天早晨就無法跟澄澄交代了,楚相國乾脆一咬牙,使出了殺手鐧,掏出兜里的另一張照片遞到林昆面前,道:「這是我女兒楚靜瑤,澄澄的媽媽。」

林昆緊蹙的眉頭唰的一下開了,瞳孔跟著顫了一顫,照片上楚靜瑤一頭長髮,精緻的蠶眉下一雙狹長的丹鳳眼,透露出一陣溫柔而又妖嬈的目光,鼻樑白皙挺拔,櫻紅的兩瓣薄唇噙著一絲直入人心的微笑……

美,簡直是太美了!本來糾結的心裡,馬上就有了主意,就算不沖那月薪七萬,也不沖那可愛的小男孩,就沖這孩子他媽,這筆買賣也非做不可了!

林昆表面上還是故意矜持了一下,恢復了之前的糾結表情,道:「楚叔,這孩子確實挺可愛的,而且孩子他媽一個人帶孩子肯定也不容易,我作為一個男人有義務去照顧、保護女人和孩子,這工作我應了。」

這一套冠冕堂皇的話說完,不說楚相國有什麼反應,林昆他自己都臉紅了。

太虛偽了!

楚相國哈哈笑道:「好,小林,你能這麼說我太高興了,我女兒和小外孫以後就拜託你了,你可不能讓他們受一點的委屈,這個你能答應么?」心裡卻在暗暗的說:「靠,你小子還能再虛偽一點么?」

「能!」林昆無比堅決的答道,就好像是在立軍令狀一樣。

「好!」

楚相國滿意的點了點頭,從抽屜里拿出了一份合同書,「小林,咱們空口無憑,現在就簽下個合同,合同的期限是十五年,到澄澄二十歲。」

「昂?這麼久?」

「怎麼,你不願意了?」

「願意願意。」林昆連忙說道,心裡卻在說:「一邊當職業奶爸賺錢,另一邊還能白賺個美的不可方物的媳婦,這種財色兼賺的好項目,傻子才不願意呢,別說是十五年了,就是一輩子又何妨,哈哈哈哈……」

合同書只有一份,簽完了之後被楚相國鎖進了保險柜里,合同書上所有的內容都圍繞著如何照顧楚靜瑤母子,林昆全都無條件接受,作為一個即將為人父為人夫的好男人,疼愛自己的老婆孩子絕對是必須的。

楚相國把一張銀行的VIP金卡交給林昆,尾號是相當拉風的六個八,這就是林昆以後的工資卡了,然後又讓秦雪帶著林昆去夜間的商場里買了幾套像樣的衣服,之後又帶著林昆到大廈的地下車庫裡選了輛車。

車庫裡有的是好車,寶馬、賓士、雷克薩斯……最終林昆卻選了一輛老款的捷達,這捷達皮毛保養的不錯,而且還是純原裝進口的,但跟車庫裡其他的豪車比起來明顯不在一個檔次上,林昆選了這麼一個車,讓帶他來的秦雪很費解。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回複數字39,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林昆選這輛捷達的原因其實很簡單,這車雖然是老款的,但發動機的技術依舊不錯,緊湊型的車身搭載著1.8的排量絕對夠用,而且老款的捷達用料絕對皮實,小刮小碰的一般都不會掉漆,更重要的是開這車低調。

低調,懂么?其實就是裝逼……

清晨,第一縷陽光乘著溫暖的海浪而來,照耀在海辰別墅區的上空,七號的海景別墅里,小楚澄早早的就睜開了眼睛,在溫馨的小卧室里左看右看,像是在找什麼東西。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回複數字39,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咦,爸爸呢?」小傢伙揉著惺忪的睡眼,喃喃的自語道:「外公不是說醒來就能看見爸爸么,可爸爸在哪兒呢?哼,壞外公,居然騙小孩兒。」

小傢伙撅起了嘴,從床上下來,準備到媽媽的房間去告狀,剛推開門,突然聽到樓下有什麼聲音,窸窸窣窣的像是有人在擺弄什麼東西。

咦,媽媽今天也起的好早!

小楚澄順著樓梯下樓,聲音是從廚房的方向傳來,一定是媽媽在準備早餐,小傢伙想著肚子便咕咕的叫了起來,兩條小腿飛快的朝廚房跑去。

「媽媽……」小楚澄跑到廚房的門口喊了一聲,緊跟著馬上便呆住了,看著眼前陌生的男人,小傢伙眨著小眼睛,疑惑的問道:「你是誰啊?」

林昆正圍著圍裙輕哼著小調準備早餐,猛然聽到孩子的聲音,轉過身看著精靈一樣的小傢伙,一時間竟有些無言以對,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真當直面孩子的時候,那句『我是你爸爸』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我,我是……」 「爸爸!」小楚澄迅速的反應來,眼睛一亮,臉上的興奮表情溢於言表,徑直的就向林昆撲了過來。林昆這時明顯發應慢半拍,還沒做好和『親兒子』相認的準備,小楚澄已經撲到了跟前,結果悲劇發生了——林昆身高一米八五,小楚澄剛剛五虛歲,小傢伙撲過來後腦門正好撞中了他『親爹』的人中要害…… 「啊哦!」 這是一聲悶吼。林昆的臉色唰的一下綠了,抬起雙手捂住小楚澄的腦袋,其實是想捂住他那受傷的老二……痛,這可是真的痛啊!終於見到了渴望已久的爸爸,小楚澄興奮壞了,兩隻手抱著林昆的大腿,仰起那可愛興奮的笑臉,望著林昆又親昵的叫了一聲:「爸爸!」

林昆忍著疼痛,咧嘴露出一個不甚難看的笑容,結果小楚澄剛叫完爸爸,又重重的把腦袋撲了下來……林昆的臉色唰的一下由淡綠色變成了墨綠色,透過人中要害傳來的疼痛,似乎聽到了雞飛蛋打的聲音!

多麼痛的領悟……

 

小茜打電話來說她的電腦壞掉了,她家是在一棟大廈裡面的五樓,我經常來這裡接她,所以很快地就來到她家門口,按了下門鈴,她姊姊來開門。她姊姊帶我來到她房間後,就回到客廳裡去,我等到小茜開門之後,就一起進到房裡。小茜跟我說:〞昨天電腦還好好的,但是今天不知怎樣,怎樣都沒有辦法開機?

長途綠皮火車悠悠的駛入了終點站——中港市,林昆穿著一身地攤貨,背著個破帆布包,晃晃蕩盪的從車站裡出來,剛一出來就被一群人給圍住。

「兄弟,住店不!」

「來我們店吧,經濟實惠,還有特殊服務!」

「兄弟,跟姐走吧,姐包你滿意!」

……

林昆回頭一看,頓時一哆嗦,那位口口聲聲包他滿意的姐至少五十多歲,長的又黑又老又丑,就是動物園裡的大猩猩,也比她婀娜的多啊!

林昆趕緊從人群里擠出來,來到了旁邊專門停計程車的空地上,鑽進了一輛計程車里。

「小夥子,去哪啊!」司機師傅熱情的笑道,同時眼眶裡閃過一抹狡黠之色。

這司機是常年混火車站這一片的,一眼就看出了林昆是個外來的吊絲,心裡頭正琢磨著待會兒故意繞幾個圈子,好宰這個小子一頓,林昆把一張紙條遞了過來。

「去這裡。」

司機師傅接過紙條一看,臉頓時綠了,嘴角的笑容也是微微一顫,只見紙條上寫著:天楚國際大廈,走西南路,轉高架橋,全程13.2公里……

尼瑪,這公里數都標明了,還怎麼宰啊!

同時,司機師傅的心裡也是暗暗詫異,這土小子去天楚國際大廈幹嘛,那可是中港市首屈一指的上市公司天楚集團的駐地!路上還是忍不住的問了一嘴:「小兄弟,你是就去天楚大廈呢,還是附近的什麼地方啊?」

「就那兒。」

「哦,你去那幹嘛呀?」

「工作。」

「啥工作啊?」

林昆沒有馬上回答,回過頭看了司機一眼,心說這哥們好奇心挺強啊,不過反正自己是堂堂正正來賺錢的,也沒什麼怕人的,可關鍵是幹什麼工作,他自己都還不知道呢,臨走時問老胡,老胡只說到地兒就知道了。

司機又笑著說:「小兄弟,你別誤會,我有個遠房親戚的表侄也在那工作,所以就順便問問。天楚集團可是大公司,那的待遇可不低啊!」

「嗯,待遇確實不錯。」林昆笑著說:「我們領導跟我說了,包吃包住,一個月至少一萬塊,而且工作時間還自由,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幹啥的。」

「一個月至少一萬塊,而且工作時間還挺自由的……」司機師傅口中念念,回過頭又打量了林昆一眼,道:「小兄弟,你是退伍軍人吧?」

「昂,你怎麼知道?」

「哈哈,這就對了。我那遠房親戚的表侄啊,也是退伍軍人,他現在賺的工資跟你說的差不多,而且工作時間也挺自由的。」司機笑著道。

「那他是幹啥活兒的啊?」林昆頓時來了精神,他這一路上就琢磨著這一個月至少一萬塊的工作到底是幹啥的,現在終於能提前知道了。

「保安!」司機師傅鏗鏘有力的說出了這兩個字,臉上蕩漾起一陣艷羨的表情,本以為旁邊這小夥子聽了之後會精神一震,沒想到林昆頓時蔫吧了。

林昆在心裡暗吼道:「靠,有沒有搞錯啊,老子大老遠的過來,就是來當保安的?老子可是堂堂漠北軍區狼牙兵團的兵王,兵王當保安,還不被笑掉大牙了啊!老胡……老胡我頂你個肺的!」

見林昆蔫吧了,司機也就識相的不再搭話,心裡卻在奇怪,這小夥子難道對當保安很不滿意么?可要知道,天楚集團的保安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當的啊,普通的保安一個月最多兩三千塊的死工資,天楚集團的保安一個月至少一萬塊的保底工資,而且每三個月還有額外的績效考核工資,再算上其他的福利待遇,比一般企業的金領賺的都要多啊!

再說了,能進天楚集團當保安的那都是一般人么,普通退伍的兵蛋子想都別想,最低也得是正連級的幹部,而且還得通過重重的篩選考核。

計程車停在了天楚國際大廈的門口,林昆從車上下來,眼前的大廈氣勢恢宏,鋥明瓦亮的樓梯玻璃在陽光的照耀下金碧輝煌,這絕對是象徵著中港市經濟財富的地標,可看在林昆的眼裡卻不怎麼樣,他心裡反覆的琢磨著,自己肯定是被老胡給耍了,當了八年的兵,三年步兵,五年特種,九死一生的立下無數的赫赫戰功,臨退伍就給三千塊的退伍費,全華夏也沒這個行情的啊,說是給自己介紹個工作,原來就是個保安。

「靠!」

林昆罵了一聲,同時在心裡又將老胡給問候了一遍,要不是看在這保安的工資還算優厚的份兒上,他早就調頭殺回漠北了,弄它個二斤C4炸藥,把老胡那棟紅磚小二樓給他炸飛了!讓你丫的讓老子當保安!

「先生,請問需要什麼幫助么?」

大廈門口站著的保安主動走了過來,笑著沖林昆問道,不得不說這的保安素質就是高,即便林昆一身民工吊絲的打扮,保安的眼神里也沒有任何的鄙夷之色。

「哦,我來找人。」

「請問你找誰?」

「等等啊……」

林昆又把手伸進了後屁股兜,這次摸出了張皺巴巴的名片,照著上面的名字念道:「楚相國。」

「楚,楚董!?」

保安臉上的表情馬上變的不自然起來,看向林昆的眼神也發生了變化,堂堂天楚集團的楚總楚相國,豈是一個土包子說見就能見的?儘管內心鄙夷,但極高的素質讓他沒有過多的表現出來,怎麼說也是在部隊里當過連長的角色,自然比正常人更懂得『人不貌相』這四個字。

林昆又看了看名片,道:「對,就是他,這上面寫著『天楚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他在哪兒啊,你趕緊帶我去見他,見完了我好開工。」

保安一陣汗顏,堂堂天楚集團的董事長,這個在中港市乃至東三省跺一跺腳地都會跟著顫的男人,怎麼從這個『土包子』的口中說出來就跟個普通人似的,全然沒有敬稱,也不知道見楚董是需要提前預約的么?

見保安不答話在那發愣,林昆蹙了蹙眉,問道:「怎麼,見他有難度?」

保安馬上回過神,笑著道:「先生,是這樣的,見楚董是需要提前預約的。」

林昆煩躁的揮揮手,道:「我沒預約,你就告訴他是老胡讓我來找他的,他自然就出來見我了。他要是不肯見我倒也省事了,老子立馬走人!」心裡本來就彆扭,說話的口氣自然就沖了些。

保安面露為難,道:「先生,你這讓我很難辦啊,我們集團是有規定的,我沒有權力直接帶你去見楚董,更沒有權力直接去見楚董,要不這樣吧,你在這稍等一下,我去向我們領導打電話請示一下,然後我們領導再向他的領導請示,然後領導的領導再請示一下楚董的秘書……」

林昆打斷道:「我靠,這麼麻煩!」

保安道:「沒辦法,這是規定。」

林昆看著保安,道:「哥們,你也是當過兵的吧,咱們軍人哪個不是血氣方剛的硬漢子,這麼墨跡的工作你做的來?算了,楚相國我不見了,這工作我是幹不了,老子走了!」

說走就走,林昆轉身攔了輛計程車就坐了進去,剩保安一個人原地發愣……這神馬情況,搞半天這小子是來當保安的?不對啊,當保安應該先找保安主管面試,通過了再去找人事部面試,這小子怎麼直接就找楚董?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李丁一隻好無奈搖頭,就當是碰到個愣頭青了。

第二章:二斤C4

林昆本打算直接殺回漠北的軍區駐地,給那該死的老胡點顏色瞧瞧,誆他堂堂的兵王來中港市當保安,這口氣無論如何也得給出了,在去火車站的路上,他甚至已經在腦子裡放演了無數遍老胡的那棟紅磚小二樓被炸飛的場景,老胡珍藏的那些上等古巴雪茄在熊熊的C4炸藥火焰中燃燒的噼里啪啦的,升騰起的濃煙尤如狼煙一般躥入漠北廣袤的天空……真過癮!

可當計程車停在火車站門口的時候,他臨時又改變主意了,算來他已經有兩年多沒到大都市裡玩耍了,中港市在全國雖然只是一個二線城市,但在東北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大城市,比起漠北周邊的那些小城鎮,就更不用說了。

好不容易來大城市一回,不痛痛快快的玩耍一回,豈不是很對不起自己?再說了,那滿大街的長腿美腿小絲襪,不整一個嘗嘗多遺憾啊!

「師傅,我不在這下了,中港市什麼地方熱鬧好玩,你把我送過去。」

「好嘞。」

司機當然樂得再多拉一段,屁顛的把林昆拉到了市中心的繁華商業區。

下了車,林昆找了處僻靜的地方給小伍打了個電話,小伍是林昆在部隊時的手下,按入伍的時間比他晚退伍一年,兩人除了上下級關係,還是多年過命的交情。

林昆對著電話說:「小伍,你幫我準備二斤C4炸藥,把動靜鬧的大一點,最好能讓老胡知道。」

小伍道:「老胡要是問我怎麼說?」

林昆道:「你就說我過兩天回去要炸了他的小二樓。」

小伍哈哈笑道:「好!」

掛了電話,林昆嘴角狡黠的一笑,小聲的嘀咕道:「老胡,老子我在這邊盡情的玩耍,你就坐在你的紅磚小二樓里擔驚受怕吧,哈哈哈!」

對於林昆來說,這城市裡白天也沒啥可玩的,商業區除了人多熱鬧、來往的美腿黑絲多以外,也沒啥意思,他先隨便找了個地方吃了口飯,然後就坐在商場門前的廣場上一邊曬著太陽,一邊欣賞著來來往往的各色美女,就盼著太陽能快點下山,好到酒吧里痛痛快快的玩一把。

楚相國剛開完一個重要會議回到辦公室,貼身帶著的手機就響了,號碼顯示『老胡』,他馬上笑著接聽了電話,不等他開口,對方會興師問罪的聲音就傳來了。

「楚相國,你個老小子!你是不是沒好好接待我派去你那的小祖宗啊!」

楚相國一頭霧水,道:「老胡,你咋罵人呢?」

「罵的就是你!」

老胡在電話里大吐苦水,「老楚啊,我可被你丫的害慘了,林昆那小子讓人在這邊準備了二斤C4炸藥,說是過兩天回來要炸飛我的小二樓!」

楚相國哈哈笑道:「老胡啊,你誇張了吧,我不信他真敢炸飛你這漠北一號首長的小二樓。」

「那是你不了解他,這混小子就沒啥不敢幹的,當初連國家首長的司機都敢打,更別說我這漠北一號首長的小二樓了,還不說炸就炸啊!」

「那你就拿他沒轍?」

「沒轍,徹底沒轍!我發給你的資料都看了吧,全國四大軍區沒人制的了,這小子天生就是個鬼才,我從軍將近四十年,從沒見過這麼厲害的兵,現在漠北這邊的東突分子,只要聽到他的名字都能嚇尿了,越南、印度、緬甸邊境的那些毒梟們,見了他直接就嚇跪了。當初他打國家首長的司機的時候,首長的二號保鏢就在當場,愣是沒敢跟他動手。」

楚相國神情一震,老胡發來的資料他早就看了,由於內容太過誇張,他以為是老胡跟他吹牛皮杜撰的,現在聽老胡的口氣,好像是真的……

「不是你杜撰的?」

「杜撰你妹啊!咱倆認識這麼多年,我什麼時候跟你吹過牛逼!要不是看在當年越南反擊戰的時候你替我擋下一槍,我才不願意把這小子誆去你那給你的小外孫當爹呢,本來他的退伍費是三十六萬,為了能讓他去你那,我愣是給說成了三千,這以後要是被他知道了,我更麻煩了!」

最末,老胡咬牙切齒的威脅道:「楚相國,林昆那小子現在肯定還在中港市,你老小子要是不把他給我安撫住了,讓他回來炸了我的小二樓,我就帶領漠北軍區的十萬鐵軍殺到中港市,把你的天楚大廈給搗平了!」

「哎,老胡,咱得講道理吧,我還沒見到那小子呢……喂,喂,老胡?」

嘟嘟嘟

電話里傳來了盲音,楚相國搖頭笑了笑,「這老小子,脾氣可一點都沒變,整不整就那把十萬鐵軍搬出來,哎,這是要嚇唬我一輩子啊!」

從抽屜里抽出了個檔案袋拆開來看,看了一會兒後,楚相國笑著自語道:「連老胡都怵的小子,有點意思……要真那麼厲害,我倒不介意真把女兒許配給你,呵呵。」

「秦秘書,你來一下。」

楚相國拿起桌上的座機道。秦雪馬上就敲門進來,她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短袖襯衫,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窄裙,腳上踩著米白色的高跟鞋,典型的一身OL的打扮,來到楚相國的辦公桌前,禮貌的問道:「楚董,你有什麼吩咐?」

楚相國把一份只有林昆照片和基本信息的資料遞給她,道:「你把這個交給保安主管蔡大河,讓他儘快找到這個人,不,還是你親自帶人去找吧,越快越好。另外跟機場、火車站、汽運站都溝通一下,千萬不能讓他離開中港市。」

「是,楚總。」

秦雪抱著資料離開了楚相國的辦公室,一邊翻看著資料,一邊給保安主管蔡大河打電話:「蔡主管,我是秦雪,馬上給我安排一隊有偵察兵經歷的保安,越快越好。」

掛了電話,秦雪站在了落地窗前,金色的陽光照在她的身上霞彩萬千,她身高一米七,身姿曼妙曲線玲瓏,生了一張男人看過一眼便會刻骨銘心的冷艷臉龐,氣質高端大氣,不知道的人都會以為她是靠著臉蛋上位,大錯特錯,她的能力要遠勝於她的外表,而且她還有另外一個不為人知的身份……

百鳳門舞廳位於中港市夜生活最為繁華的南城區,南城區正面臨海,從中港市的前兩任市長開始,就大力發展以南城區為核心的海景旅遊事業,整個南城區不存在任何的污染性重工企業,隨處可見的是整齊的摩天大樓和高檔的小區住宅,再就是幾大特色的旅遊場所,白天的時候這裡聚滿了遊人,等到晚上就更加的熱鬧了,這裡是中港市夜生活的核心區域,包括百鳳門在內一共二十多家的酒吧舞廳,另外還有不計其數的KTV等娛樂場所,中港市百分之七十的酒店也都坐落在這裡,其中包括十多家本土和國外的五星級大酒店,隨著多年的發展下來,南城區豐富的夜生活也成了中港市旅遊地標中的一個關鍵。

百鳳門一樓的大廳里,絢麗的舞檯燈光閃爍的人眼花繚亂,高亢的DJ音響咆哮的翻山倒海,舞池裡人山人海,形色不一的人群隨著節奏瘋狂的扭動著身體。

林昆坐在一樓的吧台前喝著酒,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吧台後的妹子聊著,這妹子長的不賴,但臉上的妝太濃了,胸前的弧度雖然傲挺,但獨具慧眼的林昆一眼就看出,除了刻意的擠壓之外,她的罩罩里還墊了東西。

出來找一夜情,林昆的要求其實不高,臉蛋一般就可以,但身材一定要好,這樣才能玩的出感覺,對於眼前這個妹子,跟她聊聊天還可以,要說出去開房運動,林昆絲毫的興趣也沒有,首先是長相就不確定,天知道她卸了妝以後會不會醜死個人,再就是那弄虛作假的胸部。

眼神頻頻的流連在來往的美女身上,看了半天也沒找到合適的獵艷對象,不是相貌身材就不達標,就是已經有男伴的了,林昆漸漸有些不耐煩了,心裡頭琢磨著,該不會是今天晚上自己不犯桃花,獵艷無果吧。

這時,他突然看到二樓的樓梯上下來個女的,這女的扶著樓梯把手,一路踉踉蹌蹌的,幾次險些摔倒,後面跟著幾個一看就不是好東西的男的。

正常人看這的女的,肯定以為她喝多了,但林昆一眼就看出來她是被下藥了,下藥的顯然就是跟她身後的那幾個男的,林昆雖然鮮有機會出來過夜生活,但他知道像這樣下藥迷女干小姑娘的下作行當,在夜場里不奇怪。

女的一步三皇的朝這邊跑過來,也不知道是想混入人群,還是想朝門口方向跑去,燈光的關係,她的長相還看不清,但身材卻是相當的好。

隨著這女孩越來越近,林昆的眉毛挑了挑,他心裡糾結著是不是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拔刀吧他確實不想節外生枝惹事,夜場里這種事多了去了,他總不能見一個管一個吧,老實在這坐著吧,良心上又過不去。

不由他多想,這女孩突然向前一衝,直接撲在了他的懷裡,女孩身後跟著的那幾個男人,馬上臉色不善的圍了過來,雖然什麼話也沒說,但瞪著林昆的眼神已經明白地寫著——小子,別特么的多管閑事啊!

林昆坐著不動,手裡端著的啤酒晃了晃沒撒出來,眼神輕描淡寫的在幾個男人的臉上掃了掃,全然沒有絲毫的畏懼之色。

其中一個光頭走了過來,粗魯的將女孩從林昆的懷裡拽了起來,女孩費盡全力的想抓住林昆的衣襟,但中了迷藥,根本抓不住,被拽起的一瞬間,女孩晶瑩的大眼睛裡滿是淚光閃爍,眼神可憐的看著林昆:「救救我……」

第三章:超人叔叔

「哎,大哥,我勸你可別多管閑事,剛才那幾個人不好惹,是咱這一片出名的黑社會。」吧台後的妹子見林昆有些愣神,好心的勸告道。

「呵呵……」

林昆笑了笑,一口喝光了杯里的酒,「妹子,謝謝你的好心,可哥我就愛管閑事。」說完,掏出二百塊錢的小費拍在桌子上,轉身向門外走去。

與此同時,百鳳門三樓的總經理辦公室里,一個一身黑色西服的男領導,正向站在窗邊的黑衣女人報告,「蔣姐,瘋彪的手下光頭劉又下藥帶走一個姑娘。」

蔣葉麗側身俯視著窗外,磕了磕手裡夾著的煙灰,淡淡的道:「不用管他們。」

「這已經是第十個姑娘了,再任瘋彪的手下這麼搞下,我擔心會對我們不利,一方面會影響我們的客源,另一方面警察那邊一旦問罪起來……」

「阿東,你說的沒錯,可那也沒辦法。」

蔣葉麗深吸了一口煙,淡淡的道:「自打武哥去世以後,瘋彪就盯上了百鳳門,他明面上不敢和我怎麼樣,暗地裡卻讓他的狗在我的場子里『拉屎撒尿』,我要是忍不住現在這口氣,他瘋彪立馬就會像瘋狗一樣咬過來,到時候我要是再想保全百鳳門,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蔣姐,可總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再等等……咱們華夏不是有句話古話么,多行不義必自斃,他瘋彪一直這麼下去,總會有人出來收拾他的,但不是我。」說完,蔣葉麗俯視著樓下,嘴角突然促狹的一笑,「阿東,你過來看看,那個人出現了……」

光頭劉領著五個小弟,一路連拉帶拽的把章小雅拖到了停車場,章小雅被捂著嘴,想叫也叫不出聲,想哭也哭不出聲,奮力掙扎也是徒勞,淚水絕望的從她的眼眶裡流了出來,她從來也沒像現在這麼害怕過。

難道自己真的要被這群混蛋給XX了?早知道這樣幹嘛出來買醉啊,不就是失個戀么……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要是真被XX了,那自己就去死!

一輛商務車旁,光頭劉幾個人停了下來,拉開車門先把章小雅塞了進去,然後悉數坐進車裡,上車前光頭劉還在打電話:「彪哥,今天晚上這小妞絕對正點,我和兄弟們馬上給你送過去……好的好的……」

掛了電話,光頭劉得意洋洋的坐進了車裡,沖旁邊的小弟吩咐道:「開車!」

小弟發動了車子,抬起頭,全車的人都懵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車的機關蓋上坐了個人,這兄弟背對著車窗,懶懶散散的坐在那兒叼著半根煙捲舉頭望明月,時不時的還吐出個飄逸的煙圈來,當真是夠裝逼。

「次奧!」

光頭劉最先回過神,光溜溜的腦袋探出車窗就怒罵道:「你特么的誰啊,趕緊給老子滾下來!」

林昆慢悠悠的回過頭,叼著煙捲咧嘴一笑,道:「我只說一遍,把那女孩放了。」這本來很有氣勢的一句話,從他嘴裡說出來一點殺傷力都沒有。

光頭劉眉頭一皺,怒從火中來,發狠道:「小子,你特么的找死吧!」

林昆笑著不說話。

光頭劉沖旁邊的小弟吩咐道:「開車,把這孫子給甩下去!」

小弟踩下油門,鬆開了手剎,剛要把車開走,就見林昆突然從機關蓋上跳了起來,抬起腳隔著車窗的鋼化玻璃就向正駕駛的小弟踩了過來。

喀嚓……

車裡所有的人都沒反應過來,林昆那44碼的大腳已經踩穿了鋼化玻璃,徑直的踩在了開車小弟的臉上,那小弟悶哼一聲,嘴巴鼻子里鮮血一起流,整張臉被踩的扭曲,直接昏死了過去。車裡其他人全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這時,旁邊不遠處的一輛紅色轎跑車裡,五歲大的楚澄興奮的揮著小手,沖楚靜瑤道:「媽媽……媽媽,你快看!那兒有一個超人叔叔!」

剛才聽到了砰的一聲,楚靜瑤以為周圍有車追尾了,順著兒子指的方向,看清楚外面的狀況後,她馬上熄滅了車火,捂住了兒子的嘴巴,一臉驚訝的表情。

林昆彎下身來,又一拳搗碎了光頭劉面前的鋼化玻璃,那堅硬非常的鋼化玻璃,在他的拳腳下就如薄冰一樣脆弱不堪,玻璃渣子迸到了光頭劉的腦門上,這廝本能的雙手護頭,林昆拽著他的胳膊,直接把他從車裡提溜了出來,就跟拎小雞一樣往旁邊一甩,撲通一聲丟到了地上。

「啊喲……」

光頭劉被摔的慘叫一聲,囫圇的爬起來後,還不等站穩就向林昆討饒道:「這位大哥,光頭知道錯了,女孩我馬上就放,請大哥你高抬貴手。」

林昆從機關蓋上跳了下來,落地的時候輕盈的一點聲音也沒有,譏誚的一笑,道:「晚了,那姑娘不用你們放,我先揍完你們再帶她走。」

光頭一愣,見討饒不成,馬上又換上了一副嘴臉,同時衝車里剩下的四個小弟使了眼色,那四個小弟已經回過了神,接到了光頭劉的眼神後,紛紛從座位底下掏出了傢伙。

光頭劉抹了一把頭頂的血跡,冷哼一聲沖林昆道:「小子,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知道老子是跟誰混的么?得罪了老子你特么的還想活著離開中港市?」

林昆不答話,他實在懶的跟眼前這個光頭多廢話,憐憫的微微一笑,然後突然的揮出巴掌,掌風呼嘯一聲化成了一道虛影,啪的一聲結結實實的打在了光頭劉的臉上,如果有慢鏡頭,會看到光頭劉的臉慢慢的扭曲,嘴巴斜的張開來,兩顆囫圇的牙齒帶著一連串的血跡飛了出來。

啊喲!

光頭劉又是慘叫一聲,眼前立馬天旋地轉,側著身子就向旁邊倒去,林昆突然又是一腳踹出,砰的一聲正中他的胸口,光頭劉應聲悶哼,嘴裡吐出一團鮮血,身體倒下的軌跡立馬發生了變化,凌空向後飛了出去,呼通一聲撞在了一輛吉普車的屁股上,落地後直接昏死了過去。

車裡剩下的四個小弟已經跳了下來,剛要掄著鋼管向林昆砸過來,全都被眼前的場景嚇懵了——凌空一腳踹飛一個人,這身手也太禽獸了吧!

林昆回過頭,眼神陡然變的孤傲犀利,彷彿一頭來自漠北深處的蒼狼王,四個小弟頓時如遭雷擊,手中的鋼管全都噹啷噹啷的掉在了地上。

砰、砰、砰……

一陣拳打腳踢的聲音,四個小弟應聲慘叫,最後全都躺在了地上直哼哼。

林昆拍了拍手,走到車邊,探頭進去望了望,章小雅衣衫不整的蜷縮在裡面,正嗚嗚的低聲抽泣著,「小姑娘,快別哭了,該幹嘛幹嘛去吧。」

章小雅膽怯的抬起頭,看清楚林昆的臉後,哭聲更大了,把林昆搞的一愣,無厘頭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喃喃的道:「妹子,不會吧,我長的這麼帥,居然把你給嚇哭了?」

「才……才不是呢,人家,人家是……」章小雅哽咽的道,不等她把話說完,周圍忽然響起了警笛聲,林昆眉頭一皺,閃身就要跑路,今天晚上他是出來獵艷消遣的,可不想被抓進局子里,可天不遂人願吶,他剛要甩開膀子跑路,幾隻冷冰冰的槍口就朝他舉了過來——不許動!

紅色的轎跑車裡,楚靜瑤鬆開了捂著楚澄嘴巴的手,楚澄馬上撅起小嘴,一副不滿的樣子回過頭沖楚靜瑤道:「媽媽,你捂我的嘴幹嘛,剛才那是超人叔叔,我要跟他拍照合影!」小傢伙語氣執拗,可愛極了。

楚靜瑤抬起手指,在楚澄的額頭上輕輕的敲了敲,故意一副嚴肅的表情道:「小澄,媽媽不是告訴過你么,看見陌生人不要隨便的亂喊亂叫,尤其在有危險的情況下。」

楚澄仍然執拗的道:「媽媽,可那不是陌生人啊,那是超人叔叔,超人叔叔專打壞蛋,會保護小朋友的。媽媽,爸爸也像超人叔叔那麼厲害么?」

楚靜瑤拿兒子沒辦法,每次想好好教育教育小傢伙的時候,最後都被他的天真和童言無忌打扮,她笑著點點頭,道:「嗯。」同時內心裡起了一陣說不出的波瀾。

楚澄馬上興奮的揮起了小拳頭,「太好了,爸爸像超人叔叔一樣厲害,等爸爸回來了就可以保護我和媽媽了,我長大了也要做超人,噢噢……」

面對兒子的興奮,楚靜瑤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但這笑容的最深處隱藏著一抹苦澀,這份苦澀五歲的楚澄不懂,楚靜瑤永遠也不想讓他懂,自己曾經犯下的過錯,不能讓孩子一起分擔,那對是孩子不公平。

百鳳門的三樓,蔣葉麗繼續站在窗邊俯視著樓下,三輛閃爍著警燈的警車開走,阿東站在她的身側把電話揣進了兜里,笑著沖她稱讚道:「蔣姐,你真高明,這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絕對夠瘋彪吃一壺的了。」

蔣葉麗淡淡的一笑,像是在自語,又像是在對阿東說,道:「那小子的身手還真不錯,要是能收到我百鳳門的手下,以後還用怕他瘋彪?」

第四章:調戲警花

中港市南城區警察局。

二樓審訊室。

林昆和章小雅坐在一男一女兩個警察的對面,中間隔著一條小方桌,男警察看上去三十多歲的模樣,三角眼鷹鉤鼻,一看就不是什麼好種。

女警察二十多歲的模樣,大眼睛高鼻樑,朱唇貝齒,標準的個美人胚子。

從一進門開始,男警察的眼珠子就滴溜溜的轉,不是往身側的女警察身上瞟,就是往章小雅的身上瞟,而且專挑章小雅衣服破的地方瞟。

頓了頓,男警察陰陽怪氣的先沖章小雅問道:「姓名,年齡,幹什麼的。」

章小雅低著頭,這是她第一次進警局,心裡很緊張,支吾了一陣才說出聲:「我叫……」

「98,63,99。」林昆突兀的出聲道。

「嗯?」

男警察眉頭一皺,瞥了林昆一眼,趾高氣昂的叱問道:「我問你了么,說的什麼玩意兒!」

林昆不搭理三角眼,完全把他當空氣處理,眼神直直的看著女警察,臉上一副認真考究的表情,他剛才的話一出口,女警察那白嫩的臉蛋頓時紅的像蘋果一樣。

見林昆不鳥他,三角眼警察很火大,但礙於旁邊的女警察在,必要的時候還是要保持紳士分度的,所以才強忍著沒發作,轉過頭看向女警察,從女警察那白裡透紅的臉蛋里,他馬上就明白那三個數字的含義了!

……那是女人的三圍!

而且,從女警察那尷尬的表情里,三角眼還驚訝的看出,對面這個二流子一樣的傢伙居然全猜對了,這讓三角眼很是懷疑女警察和林昆的關係,這兩人是不是之前就有一腿子呢,否則他怎麼會知道的如此詳細?

女警察名叫沈曼,是整個南城區出了名的暴力警花,敢調戲暴力警花,那絕對會死的很慘!

沈曼臉頰紅透,一陣尷尬過後,繼之而來的是滿心熊熊的怒火燃燒,她貝齒咬的咄咄響,一雙漂亮的大眼睛裡滿是殺氣,平常什麼樣的臭流氓沒見過?就是沒見過對面膽子這麼大的,竟然敢懵出她的三圍……真是活膩歪了!

砰!

沈曼重重的拍了一把桌子,整個人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殺氣滾滾的沖林昆怒叱道:「混蛋臭流氓,信不信我馬上撕爛你的嘴,讓你胡說!」

林昆笑容輕佻,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摸了摸下巴,眼神從沈曼暴怒的臉蛋移到她傲挺的胸部,戲謔的道:「長的漂亮,就是脾氣太火爆了,我猜你一定喜歡穿黑色的內衣,而且是那種緊身塑型的……」

眼神又往下挪了挪,落在那黑色的警群位置,「小內內嘛也是黑色的,而且應該是丁字系列的,真絲透明的蕾絲材質,旁邊還帶著一隻蝴蝶結……」

「你給我閉嘴!」

沈曼差點沒氣暈過去,怒吼一聲,揮著巴掌就朝林昆打了過來,她看起來身姿曼妙楊柳細腰的,卻是個實打實的跆拳道高手,這一巴掌快、准、穩、狠,虛影一閃就來到了林昆的耳畔,平常人根本躲不過。

三角眼男警察和章小雅這一刻都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三角眼的自是幸災樂禍,章小雅則隱隱的替林昆擔憂,怎麼說林昆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啊。

啪的一聲清脆聲響,不似巴掌狠狠摑在臉上發出的聲響,而是手掌抓住手腕的聲音。

林昆輕描淡寫的一揮手,就把沈曼的手腕抓在了手中,沈曼驚訝非常,不可思議的看著林昆,同時趕緊就把手腕往回抽,結果卻發現根本是徒勞,無論她怎麼用力,對方的大手都像是鐵鉗一樣死死的鎖住她。

林昆其實並沒啥惡意,今天晚上他本來是要去獵艷的,結果被抓到了警察局,見沈曼長的漂亮,一時就起了玩心,三言兩語的調戲了一下,沒想到對方是個暴脾氣,這對付暴脾氣的妞就得用暴力的制服辦法,這就叫一物降一物。

敢到警察局裡調戲女警花,放眼整個華夏,林昆也絕對算是首屈一指了。

「混蛋,趕緊放開沈警官!」

三角眼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掏出了腰間的配槍,指著林昆的腦袋吼道。

不等林昆做出反應,這時審訊室的門開了,五十多歲的南城區警察局長張天正走了進來,看到眼前的一幕後,他的老臉唰的一下就黑了,嚴厲的呵斥道:「放肆!」

三角眼趕緊放下了手槍,喊了句:「張局長……」

林昆也鬆開了握著沈曼的手,沈曼紅著臉也喊了句:「張局長……」

張天正深吸了一口氣,沖沈曼問道:「小沈,筆錄做完了么?」

沈曼紅著臉頰,如實道:「報告局長,對方不肯配合,筆錄還沒做。」

張天正擺擺手道:「算了算了,不用做了,已經有人保釋林先生出去了。」

「可是……」

沈曼不服氣的道,林昆剛才一番羞辱她,要是就讓他這麼白白的出去了,不給他點顏色瞧瞧,她堂堂南城區的暴力女警花,如何能咽的下這口惡氣。

「沒什麼可是。」張天正嚴厲回絕,轉而語氣稍有改善的對林昆道:「林先生,請跟我來。」

「好的,多謝張局長。」林昆應了一聲,回過頭深為曖昧的沖沈曼一笑,起身跟著張天正出去了。

張天正一直把林昆領出了警察局大門口,秦雪一身黑色的職業裝等在大門外,路燈光從她的頭頂瀉落,將她整個人包裹的完美無缺氣質怡人。

「秦秘書,人我給你帶來了。」張天正笑著跟秦雪道。

「謝謝你,張局長。」秦雪笑著道。

「客氣了,有什麼事隨時打電話。」張天正笑著道。

「嗯,好的。」秦雪笑道。

張天正轉身回了警察局。秦雪伸出手,笑著對林昆說:「林先生你好,我是楚董派來接你的,白天的時候保安小李不懂事,惹你生氣了別往心裡去。」

林昆端量了秦雪一眼,嘿,又是個大美女,看來這中港市不錯嘛,到處都是美女,他笑著伸出手跟秦雪握了握,道:「跟那保安沒關係,是我自己不想當保安了。」

「保安?」秦雪疑惑的笑道,同時心裡很震驚林昆手心裡的那一層老繭,厚厚的像是一層鐵皮一樣堅硬,真不敢想像它是怎麼磨出來的。

林昆看著眼前這個笑靨如花的美人兒,道:「昂,叫我來中港市不就是當保安么?」

秦雪笑著道:「林先生,你肯定是誤會了,楚董可從來沒說要招你來當保安。」

林昆疑惑道:「那是幹什麼?」

秦雪笑道:「這個我也不知道,要不這樣吧林先生,楚董現在正在辦公室等著你,你勞駕跟我去見他一面,到時候什麼事情就都清楚了。」

林昆想了想道:「好!」

秦雪派來的車就停在路邊,是一輛黑色的賓士商務車,林昆剛要上車,突然又停了下來,回過頭對秦雪道:「秦秘書,能不能麻煩你件事?」

秦雪聰慧的一笑,道:「是不是要我把裡面的那個女孩也保釋出來?」

林昆笑著稱讚道:「跟聰明的女人辦事,就是爽快!另外再麻煩秦秘書派人把她送回家,我擔心那幾個流氓會有同夥,別再對她不利了。」

秦雪笑著答應道:「好的,沒問題。」

一路上秦雪對林昆很熱情,閑聊之餘給林昆介紹了許多中港市的地標特色,秦雪心裡明白,能得到楚相國青睞的人,即便是一身吊絲的打扮,肯定也是人中龍鳳的角色。

偌大豪華的辦公室里,楚相國捏著一根雪茄,臉色深沉的站在大落地窗前,窗外的夜色燈火璀璨,將夜空中的星芒都遮掩了,兜里的手機這時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來電顯示,他臉上的陰沉頓時一掃而空。

「外公,今天晚上我看到超人叔叔了!」電話里傳來楚澄稚嫩興奮的聲音。

「真的么?」楚相國笑著道。

「當然是真的了,澄澄是乖寶寶,乖寶寶從來不跟外公撒謊。外公,媽媽說爸爸和超人一樣厲害,是真的么?」楚澄稚嫩的聲音認真的問道。

「嗯,是真的,你媽媽沒騙你。」

「外公,那我爸爸什麼時候能回來,你和媽媽都說他是軍人,去執行重要的任務了,都過去好多年了,爸爸還沒回來,他不會是不想要澄澄了吧。」說著,小傢伙的聲音突然變的楚楚可憐起來,彷彿隨時都會哭出來。

「怎麼會呢,澄澄的爸爸馬上就回來了,你聽外公的話,今天晚上美美的睡一覺,等明天早上一睜眼,就能看到爸爸了。」楚相國哄著道。

「真的么?」

「外公是好外公,好外公是不會騙澄澄的。」

「太好了!外公,那我去睡覺了,電話給媽媽了,外公再見!」

「澄澄再見。」

電話換到了楚靜瑤的手裡,父女倆先是一陣的沉默,楚相國先開口道:「瑤瑤,之前我跟你說過的那件事,就是給澄澄找一個假爸爸的事……」

「你不用說了。」楚靜瑤的聲音很冰冷。

「瑤瑤,爸這都是為了澄澄好,咱們總不能這麼一直哄騙下去,再過兩年等澄澄懂事了,他就會知道我們是在騙他,到時候孩子的心裡可是會扭曲的,而且對於一個男孩子而言,缺少父愛是萬萬不可的。」

「那一個女孩子呢?」楚靜瑤依舊冷冰冰的說:「一個女孩子缺少母愛就可以了?」

「瑤瑤,爸知道你恨我,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心裡也一直在自責,過去我把錯誤犯在你身上了,現在絕不能再讓同樣的錯誤犯在澄澄的身上。」

「行了,你不用再說了……」楚靜瑤深吸一口氣,緩緩的道:「那件事我同意了,但不代表我對你妥協,我是為了澄澄的成長,不想讓他像我一樣,在一個不健康的家庭里長大。」

「好,女兒你能這麼想,爸爸太高興了,那件事我馬上就安排,明天早上浩浩醒來就能看到爸爸,從此浩浩再也不是單親家庭的孩子了!」楚相國興奮的道。

「楚相國,我希望你找的人有品位,不要帶壞了澄澄,否則我會恨你一輩子的!」楚靜瑤道。

「女兒你放心,我找的可是……」楚相國興奮的說著,不等他說完,電話里傳來了盲音,但他還是掩不住的興奮,女兒最後關頭終於答應了……

第五章:奶爸上位

秦雪帶著林昆乘坐專人電梯,直接來到了楚相國的辦公室外,林昆一個人進了辦公室,秦雪留候在外面,一進到楚相國的大辦公室里,林昆頓時眼前一亮,真不敢想像一間辦公室能如此的寬大豪華,就這一間房子就比老胡的整個小二樓氣派多了。

「小林吶,隨便坐,不要拘束。」楚相國笑著招呼道,親自給林昆倒了一杯茶。

「好的,謝謝楚董。」林昆笑著接過茶杯,坐在了楚相國對面的沙發上,屁股剛一著地,頓時一陣柔軟舒服的感覺,就好像坐在女人的肚皮上。

「小林,你看你,剛說了不要拘束,你這就跟我客氣上了,什麼楚董啊,叫我楚叔就好。」楚相國笑著道:「嘗嘗這茶,上等的武夷山大紅袍。」

「好的楚叔,那我就不拘束,也不客氣了。」林昆笑著道,端起茶杯小抿了一口茶,他根本不懂得喝茶,但這茶入口的口感確實說不出的好,一看楚相國就是拿出了真心實意,這讓林昆很欣慰,真正的有錢人看待茶葉可是比香煙和名酒都要貴重,香煙和名酒歸根到底都會傷身,但茶葉不同。

「怎麼樣?」楚相國笑著問。

「嗯……」

林昆放下了茶杯,吧唧了一下嘴,笑著道:「說真的楚叔,我不懂得喝茶,但這茶喝在嘴裡的感覺確實說不出的好,一看就是茶中的極品。」

「哈哈,你還挺會喝的嘛。」楚相國爽朗的笑了兩聲,道:「那我們談談正事?」

林昆笑著道:「楚叔你說。」

楚相國道:「老胡讓你來中港市找我,是想讓我給你安排個工作,我這個正好有個工作,月薪三萬,工作時間自由,而且不需要費什麼體力,你願意考慮下么?」

「三萬!?」

林昆驚訝的道,本來以為月薪一萬就夠多了,這一下子變成了三萬,由不得他不驚訝,看來不應該回去炸老胡的小二樓,而是得好好的感謝他啊。

楚相國笑了一下,道:「要不也別三萬了,乾脆五萬得了,怎麼樣小林,你願意考慮下么?」

「五萬……」

林昆更驚訝了,同時看向楚相國的眼神里多少有些不確定,這一進門又是不客氣又是茶水的,還出了這麼高的工資,該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

楚相國看出了林昆心裡的蛛絲馬跡,笑著道:「這工作其實是……」

林昆立馬打起了精神,他一直就對這神秘的工作好奇,現在謎底終於要揭開了。

楚相國像是故意要吊林昆的胃口,故意停頓了一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然後繼續道:「這工作有些特殊,是給我五歲的小外孫當爸爸。」

楚相國話音剛落,尤其最後的三個字『當爸爸』,林昆差點從沙發上摔下來,這工作實在太奇葩、太超乎想像了,他一時半會兒也接受不了,縱使他之前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這麼一個奇葩的工作,還不如當保安容易接受些,兵王當保安怎麼也算是和本行沾點邊,兵王當奶爸那可真是普天之下獨樹一幟,天南盼海北,一輩子也挨不著個邊兒。

「小林吶,你先別這麼大的反應,這只是一份工作,你不要太有負擔,我的小外孫很可愛的,我保證你會喜歡上這孩子,喏,這是他的照片。」

楚相國從兜里掏出照片遞給林昆,林昆眼神緩緩的挪到了照片上,照片上澄澄站在海邊,擺出一個非常可愛的造型,臉上的笑容十分燦爛。

這確實是一個很可愛的孩子,可他跟自己沒啥關係啊,不行,還是無法說服自己當這個奶爸,除非……

楚相國認真的觀察者林昆臉上的表情,道:「小林,工資我再給你加兩萬,月薪七萬!」

林昆蹙著眉頭,還是一副很糾結的表情。

這件事今天晚上必須敲定,否則明天早晨就無法跟澄澄交代了,楚相國乾脆一咬牙,使出了殺手鐧,掏出兜里的另一張照片遞到林昆面前,道:「這是我女兒楚靜瑤,澄澄的媽媽。」

林昆緊蹙的眉頭唰的一下開了,瞳孔跟著顫了一顫,照片上楚靜瑤一頭長髮,精緻的蠶眉下一雙狹長的丹鳳眼,透露出一陣溫柔而又妖嬈的目光,鼻樑白皙挺拔,櫻紅的兩瓣薄唇噙著一絲直入人心的微笑……

美,簡直是太美了!本來糾結的心裡,馬上就有了主意,就算不沖那月薪七萬,也不沖那可愛的小男孩,就沖這孩子他媽,這筆買賣也非做不可了!

林昆表面上還是故意矜持了一下,恢復了之前的糾結表情,道:「楚叔,這孩子確實挺可愛的,而且孩子他媽一個人帶孩子肯定也不容易,我作為一個男人有義務去照顧、保護女人和孩子,這工作我應了。」

這一套冠冕堂皇的話說完,不說楚相國有什麼反應,林昆他自己都臉紅了。

太虛偽了!

楚相國哈哈笑道:「好,小林,你能這麼說我太高興了,我女兒和小外孫以後就拜託你了,你可不能讓他們受一點的委屈,這個你能答應么?」心裡卻在暗暗的說:「靠,你小子還能再虛偽一點么?」

「能!」林昆無比堅決的答道,就好像是在立軍令狀一樣。

「好!」

楚相國滿意的點了點頭,從抽屜里拿出了一份合同書,「小林,咱們空口無憑,現在就簽下個合同,合同的期限是十五年,到澄澄二十歲。」

「昂?這麼久?」

「怎麼,你不願意了?」

「願意願意。」林昆連忙說道,心裡卻在說:「一邊當職業奶爸賺錢,另一邊還能白賺個美的不可方物的媳婦,這種財色兼賺的好項目,傻子才不願意呢,別說是十五年了,就是一輩子又何妨,哈哈哈哈……」

合同書只有一份,簽完了之後被楚相國鎖進了保險柜里,合同書上所有的內容都圍繞著如何照顧楚靜瑤母子,林昆全都無條件接受,作為一個即將為人父為人夫的好男人,疼愛自己的老婆孩子絕對是必須的。

楚相國把一張銀行的VIP金卡交給林昆,尾號是相當拉風的六個八,這就是林昆以後的工資卡了,然後又讓秦雪帶著林昆去夜間的商場里買了幾套像樣的衣服,之後又帶著林昆到大廈的地下車庫裡選了輛車。

車庫裡有的是好車,寶馬、賓士、雷克薩斯……最終林昆卻選了一輛老款的捷達,這捷達皮毛保養的不錯,而且還是純原裝進口的,但跟車庫裡其他的豪車比起來明顯不在一個檔次上,林昆選了這麼一個車,讓帶他來的秦雪很費解。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回複數字39,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林昆選這輛捷達的原因其實很簡單,這車雖然是老款的,但發動機的技術依舊不錯,緊湊型的車身搭載著1.8的排量絕對夠用,而且老款的捷達用料絕對皮實,小刮小碰的一般都不會掉漆,更重要的是開這車低調。

低調,懂么?其實就是裝逼……

清晨,第一縷陽光乘著溫暖的海浪而來,照耀在海辰別墅區的上空,七號的海景別墅里,小楚澄早早的就睜開了眼睛,在溫馨的小卧室里左看右看,像是在找什麼東西。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紅衣文學]回複數字39,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咦,爸爸呢?」小傢伙揉著惺忪的睡眼,喃喃的自語道:「外公不是說醒來就能看見爸爸么,可爸爸在哪兒呢?哼,壞外公,居然騙小孩兒。」

小傢伙撅起了嘴,從床上下來,準備到媽媽的房間去告狀,剛推開門,突然聽到樓下有什麼聲音,窸窸窣窣的像是有人在擺弄什麼東西。

咦,媽媽今天也起的好早!

小楚澄順著樓梯下樓,聲音是從廚房的方向傳來,一定是媽媽在準備早餐,小傢伙想著肚子便咕咕的叫了起來,兩條小腿飛快的朝廚房跑去。

「媽媽……」小楚澄跑到廚房的門口喊了一聲,緊跟著馬上便呆住了,看著眼前陌生的男人,小傢伙眨著小眼睛,疑惑的問道:「你是誰啊?」

林昆正圍著圍裙輕哼著小調準備早餐,猛然聽到孩子的聲音,轉過身看著精靈一樣的小傢伙,一時間竟有些無言以對,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真當直面孩子的時候,那句『我是你爸爸』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我,我是……」 「爸爸!」小楚澄迅速的反應來,眼睛一亮,臉上的興奮表情溢於言表,徑直的就向林昆撲了過來。林昆這時明顯發應慢半拍,還沒做好和『親兒子』相認的準備,小楚澄已經撲到了跟前,結果悲劇發生了——林昆身高一米八五,小楚澄剛剛五虛歲,小傢伙撲過來後腦門正好撞中了他『親爹』的人中要害…… 「啊哦!」 這是一聲悶吼。林昆的臉色唰的一下綠了,抬起雙手捂住小楚澄的腦袋,其實是想捂住他那受傷的老二……痛,這可是真的痛啊!終於見到了渴望已久的爸爸,小楚澄興奮壞了,兩隻手抱著林昆的大腿,仰起那可愛興奮的笑臉,望著林昆又親昵的叫了一聲:「爸爸!」

林昆忍著疼痛,咧嘴露出一個不甚難看的笑容,結果小楚澄剛叫完爸爸,又重重的把腦袋撲了下來……林昆的臉色唰的一下由淡綠色變成了墨綠色,透過人中要害傳來的疼痛,似乎聽到了雞飛蛋打的聲音!

多麼痛的領悟……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6UP扑克之星世界最大扑克平台,开心打比赛、拿奖金,注册免费送666,每日10000美金免费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