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空姐一夜情

  • 与空姐一夜情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摘要

与空姐一夜情和空姐做爱,只能用刺激新鲜形容;但一般人只能想想而己,就像你现在看到「空姐」两字,就想起高挑的美女们穿着制服、秀发往后整齐梳拢、细致的化装和点了名牌口红的朱唇,拖着行李走过,身边散发的淡雅香水味…..我不相信你不会心动。我也不相信这个梦想作在我身上实现,而且还真的是在飞机上。

与空姐一夜情和空姐做爱,只能用刺激新鲜形容;但一般人只能想想而己,就像你现在看到「空姐」两字,就想起高挑的美女们穿着制服、秀发往后整齐梳拢、细致的化装和点了名牌口红的朱唇,拖着行李走过,身边散发的淡雅香水味…..我不相信你不会心动。我也不相信这个梦想作在我身上实现,而且还真的是在飞机上。

那次去洛杉矶谈完生意回台湾时,坐头等舱,由于淡季,客人少,只有一两位空姐轮流serve。入夜后,另几位乘客早已沈沈睡去,只剩我一人独醒。刚才因为那几天的时差而有些头疼,便找了空姐过来,要她帮我送杯coffee。「叶先生!你的coffee。」我瞄见这个靓姐的名牌上写着「童宝华」,约165公分的身高,明亮的大眼。这家号称「台湾之翼」的头等舱空姐果然是挑过的。「谢谢。」我伸手接着热腾腾的杯子,不小心烫了一下手肘,正好碰到她弯下腰来、凸挺在我身边的胸部,「啊…」她不好意思的轻轻叫了一下,我连忙向她道歉,但她并未露出不悦之色,看来是基于这个行业的礼貌吧!她用浅笑说明不在意,还俐落的拿纸巾帮我擦手。

「sorry」明显的看出童宝华有点心神不宁,「妳的名字很好听…..有英文名字吗?」,我趁机和她搭讪,她看了看自己的名牌,似乎知道我偷看过了,她眨眨眼:「可以叫我meg,梅格莱恩的meg」,「我叫clark」我稍微介绍了我自己,也和她小聊了一下,知道她住板桥,大学毕业后当了一阵子女秘书,两年多前考上空姐刚到头等舱服务不久。结束短暂对谈,童宝华向我点个头,表明自己要去备餐室整理餐具。

我看着她的背影,绿色的窄裙下有一双修长的美腿。我回过神来试着,想睡一下,没想到刚才喝的咖啡正要发作,脑袋太清醒眼睛一闭,都是童宝华细致的脸蛋和制服下姣好的身材,旁边的旅客都己睡死,只有隆隆的鼾声和飞机闷闷的引擎声合奏,我想起某位常做商务旅行的朋友聊过,有些头等舱的空姐会提供另一种服务的,只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艳福可享,于是起身往备餐间走去。

童宝华在小小的备餐间里,背对着我在整理餐具,她听见我的脚步声,转过身来,用银铃般好听的声音说:「叶先生,还头疼吗?」她关心的问着我,我点点头,她好像忽然想起我方才touch到她的胸部,鹅蛋似的脸上泛起一阵嫣红。「meg,我有点发烧」,我撒了个小谎,她居然走过来摸摸我的额头。「没烧啊」她莞尔一笑,彷佛看穿了我的恶作剧,这时飞机突然晃了一下,她一时没站稳,结结实实的整个人,跌在我怀里。

我的生理反应迅速而明显,西装裤档里的硬物,恰好顶在她柔软的重要部位,我的白衬衫领口也沾上了她粉色的口红。很意外的是我们俩都保持不动,彷佛是种时间的凝滞,我闻着她好闻的发香,轻轻地抓住她的小手。

没有多说任何一句话,我低头亲吻了她湿润的唇,她没有躲避;我轻轻咬着她丰厚的耳垂,她没有抗拒;我沿着制服的裁切线探入她两峰之间深邃的沟涧,她只是气更喘了,就连我拉她的手,贴在我坚实的裤裆上,顺时钟方向划圈,她也只是脸更红了。

快速通过一、二垒接下来,只要再踏一下三垒垒包,确认一下她的反应程度,我就可以确定滑回本垒的时间和进垒角度。

我温柔的半掀她的窄裙,可以感觉她和我胸口相贴的急促心跳,探进她的幽谷边缘,隔着丝袜在她两腿之间,竟然还可以感觉到渗出一大片滑黏湿濡。女人的反应告诉我,她准备好迎接我这个男人滑入她的本垒。

还是不发一语,童宝华伸手关了备餐间的灯。于是我和童宝华就这样,在只有布帘虚掩的小备餐间结合彼此最私密的器官。随时都会有人闯入的刺激感,令我紧张而又亢奋,幸好头等舱客人不多,又都睡得烂熟,别的空姐也都轮班去睡觉了,但也不可能衣衫全解。

我解开童宝华的领口,拉下她的紫色胸罩一侧,咬吻她豆大的乳头,她忍住气却轻轻的哼着声,一面享受我的侵袭,一面伸手下去解开我的皮带,褪下我的西裤和底裤,我早已充血坚挺的浑重巨棒,被她的纤纤玉手掏出,深褐色的龟头上早沾满晶亮的分泌物。

她蹲下身先用湿纸巾帮我仔细清洁,我终于打破沈默:「妳为什么肯肯跟我….?」童宝华停止了手边的动作,擡起头来看着我幽幽的说:「因为你长相和个性,都好像我男朋友而且…..你好温柔。」原来如此。我知道她需要,不要再问自己是不是获得额外的服务,现在蹲在我前面的就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寂寞的人,一个四海为家、难得获得慰藉与感情的空姐。

我点点头抚摸她的发,解开她整齐的髻,她原本齐肩的秀发如瀑洒下,「不要弄乱了」,她提醒着、我油然生起一股爱怜之心,紧紧的抱住她的粉颈,她彷佛知道我的暗示,身体前倾、微启粉色的双唇,为我把包皮褪至根部,我顺势一送,将青筋暴怒的阳具,挺入她的小口。她轻轻的咳了一下,我敏感的前端似乎顶到她的舌根。

「宝华对不起,我会慢一点」,她点点头,继续为我品尝含弄男性的生命之源,她吞吐的速度不快,似乎有些生涩。但我已感到一股兴奋,从背脊传导至脑门,我一面律动、一面问她:「和妳男朋友有几个月没做了?」我实在很笨,她当然没有回答,因为她正在为我吸吮,不过我感到她的手,在我的两粒阴囊上缓缓的扶了三下,我知道这就是答案,难怪刚才探她裙底时,湿得这么快。

「妳很smart哦!」我顽皮的夸了她,她擡头露出可爱的眼神,吞吐的速度愈来愈快,我突然很想在她口中和脸上发射,忖算自己这一个月在国外也忍得够多了,累积量应不少,可以有两发以上的水准。待会第一发控制一下、少射一点就是了。

童宝华似乎看出我的心思,射在嘴里可以漱口,射在脸上可以补?,但制服弄脏可麻烦大了。她顺手拿了条毛巾挡在领口和胸前,我的腰愈动愈快,她的舌尖在我的最敏感顶端游移,我知道要憋一下以免射出太多,「我要出来了」,她点点头、我「嗯」的一声,第一次和第二次发射在她的嘴里。第三次抽送时,我快点拔出来轻轻「啪」的一声,射在宝华打上粉底的细致脸蛋上,之后再射出一波后,我赶忙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