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继母

  • 我和继母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摘要

14岁到时候妈妈不幸去世了,我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寄宿学校里,赶上暑假才住回爸爸在军区大院的家里来。哥哥和姐姐平时也很少在家里住,爸爸的生活基本是靠家里的服务员照料着。爸爸也有50岁了,常年的军旅生活倒也身体很强壮,妈妈刚去世的一段时间里他主要靠警卫员照料生活,吃饭也常到机关食堂去,后来组织上爲了照顾他的生活特意爲他介绍了一个歌舞团的女兵来当服务员照料生活。我暑假回家的时候,爸爸把她介绍给我认识,让我叫她阿姨,我有些怯怯的叫了一声,她也红了脸说不如就叫姐姐吧,我也不算很大的,不过我还是一直叫她阿姨。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我也和她聊天,看她收拾家务给爸爸和我做饭。她是个张得很清秀的女子,军装下衬托出窈窕的身姿,大约23、4岁的年纪。她告诉我组织上把她调来已经快有二星期的时间了,觉得我爸爸的生活确实也需要人来照料,而且也要服从组织分配才行。
 
 回家的第二天晚上,爸爸下班回家和我一起吃过饭,阿姨忙碌的收拾完碗筷,爸爸和我简单的聊了会儿天就说还有些工作要做,就上楼到他自己房间去了。我和阿姨坐在客厅里一边吃水果一边看电视,她依然穿着一身夏季的军装,短袖的上衣下身一条裙子,但好像比一般女兵的裙子要略短一些,露出一双修长匀称的大腿,腿上穿着女兵里很难见到的长统丝袜,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皮鞋。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她也穿得比较随意,只是在爸爸快要下班回家之前才整理好军装,穿上鞋袜。电视看得比较乏味我就要回房间休息,她说要等首长是否需要夜宵才能去休息,我自己先回房间了。

14岁到时候妈妈不幸去世了,我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寄宿学校里,赶上暑假才住回爸爸在军区大院的家里来。哥哥和姐姐平时也很少在家里住,爸爸的生活基本是靠家里的服务员照料着。爸爸也有50岁了,常年的军旅生活倒也身体很强壮,妈妈刚去世的一段时间里他主要靠警卫员照料生活,吃饭也常到机关食堂去,后来组织上爲了照顾他的生活特意爲他介绍了一个歌舞团的女兵来当服务员照料生活。我暑假回家的时候,爸爸把她介绍给我认识,让我叫她阿姨,我有些怯怯的叫了一声,她也红了脸说不如就叫姐姐吧,我也不算很大的,不过我还是一直叫她阿姨。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我也和她聊天,看她收拾家务给爸爸和我做饭。她是个张得很清秀的女子,军装下衬托出窈窕的身姿,大约23、4岁的年纪。她告诉我组织上把她调来已经快有二星期的时间了,觉得我爸爸的生活确实也需要人来照料,而且也要服从组织分配才行。
 
 回家的第二天晚上,爸爸下班回家和我一起吃过饭,阿姨忙碌的收拾完碗筷,爸爸和我简单的聊了会儿天就说还有些工作要做,就上楼到他自己房间去了。我和阿姨坐在客厅里一边吃水果一边看电视,她依然穿着一身夏季的军装,短袖的上衣下身一条裙子,但好像比一般女兵的裙子要略短一些,露出一双修长匀称的大腿,腿上穿着女兵里很难见到的长统丝袜,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皮鞋。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她也穿得比较随意,只是在爸爸快要下班回家之前才整理好军装,穿上鞋袜。电视看得比较乏味我就要回房间休息,她说要等首长是否需要夜宵才能去休息,我自己先回房间了。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我听到她从我门前走过,上楼到爸爸的房间去了,不一会儿就听到她那很好听的嗓音喊了声“报告”。我突然来了一股好奇心,心想老爸到底会和这个女兵发生些什麽,其实那时的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情虽然已懵懵的懂了一些,但不知像老爸这样的年岁会怎样。于是我蹑手蹑脚的来到楼上,爸爸的房门没有关上,这是一个套间,外间是爸爸办公的地方,里间是卧室。只见阿姨端着一盘切好的西瓜站在办公桌前,爸爸示意她把果盘放在旁边的茶几上,随后从办公桌后站起身坐到了沙发上。阿姨在茶几上放下果盘,立正敬了个礼,爸爸点下头算是回礼了,接着问道我是否吃过了。阿姨告诉他说我已经吃过去睡觉了,爸爸“哦”了一声伸手接过阿姨递过来的西瓜,“来,小孙你也一起吃点”。阿姨轻轻的说“不,首长您吃吧我吃过了”爸爸接着说道;“那你也坐下吧,陪我说说话”。说着把身子往沙发一侧挪了挪。阿姨又一次立正后坐到爸爸身边,有些拘谨的并拢双腿挺直上身的坐在沙发边上,不时的把西瓜递到爸爸手里。爸爸吃过几块西瓜,舒展的靠在沙发里手臂自然的搭在小孙的肩上说道“小孙啊,你在我这里还习惯吧,我觉得你干得不错,希望你能留下来”。小孙立刻站起身立正答道:“首长,我在您这里很好,谢谢首长夸奖,我愿意听首长的安排”。爸爸笑着朝她招招手让她继续坐下,笑着说“好、好,我很喜欢你能长期在我这里哦,你看平时我就一个人也没人照料,难啊,呵呵,有你在我身边太好了,只要你愿意就好”。阿姨刚要站起身,爸爸把手搭在她肩头按她坐下说“好了,不要那些规矩了,陪我坐会儿”。说着爸爸伸出一只手去抚摸小孙的脸蛋,小孙有些恐慌的又要站起身但被爸爸的大手给按下了,爸爸一手按着她的肩膀一手在她脸蛋上抚摸着,阿姨的脸立时变得通红。爸爸用手端着阿姨的下颚注视着她娇红的面容,慢慢的但坚决的把她的身体揽向自己的怀中,她在爸爸的手上慢慢的转过身随着揽动的大手慢慢向爸爸怀里靠近,就在隆起的乳峰将要贴上爸爸的胸膛时,她无力小手推却着爸爸的胸膛柔声说道“首长,不要,我怕”。爸爸没有理睬她却用力把她揽入怀中,托起她的下巴在通红的脸上亲吻了几下,随即转身把她压在沙发靠背上在脸上、嘴上胡乱吻着,她仰着头小手推着爸爸的肩膀。终于爸爸放开了她,她赶忙站起身整理一下被压皱的军装,立正说道:“首长,您休息吧,我下去了”。说着刚要擡手敬礼,爸爸一把拉住她的手用力一带,她穿着高跟鞋站立不稳一下子跌倒在爸爸的怀里,她轻轻的推却着正在解胸前军装纽扣的大手,“不要这样啊,首长”。羞红着脸轻声说道。很快短袖上衣的纽扣全都被解开了,露出里面乳白色的胸罩,她斜躺在爸爸的臂弯里上衣向两侧敞开着。爸爸激动的说着“小孙,我要你,我太需要你了”,说着便低下头去在胸脯上亲吻起来,胸罩被推到了上面,不停的在乳房上亲吻着,她在爸爸的臂弯里垂下头,长发披散着向下垂着,随着爸爸的亲吻不住的“嗯、嗯”着,双手抚着爸爸的头发。爸爸不停的在乳上亲吻啃咬着,一只手不停的在裹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抓挠,不一会儿爸爸把他抱起来脱掉她的上衣,我看见她白皙的前胸高耸着,乳头粉红小小的微微凸起,爸爸的脸色也有些红润呼吸急促,只见他一手托起她的腿弯一手搂过肩背,把她抱了起来,径直朝卧室走去。爸爸回脚踢上房门,但由于用力较大,房门又错开了一条缝半掩着,随即就听“扑通”一声,小孙被爸爸扔到了床上。我赶紧侧身掩在房门口偷偷观瞧,小孙斜趴在床上脸埋在枕头里,头发淩乱的披散着,爸爸三下五除二的脱光了衣服。好家伙,只见爸爸的下身黑黝黝的粗硬的挺立着,他自己又用手握着搓了几下变得更加粗长了,他爬上床有些哆嗦的解开胸罩扔到地上,然后扑到她身上,拨开淩乱的头发在她脖颈和脸上亲吻了几下,很快又从她身上下来将她翻转过来平躺着,她双手捂着脸任由爸爸将绿色的裙子撩到腰际,白色的三角内裤被脱下扔到一边。爸爸擡起她的一条大腿,从脚背一直抚摸到大腿内侧腿根处,将丝袜往下撸了些露出更多白嫩的大腿,又用手在大腿根处按了几下,她随之浑身颤抖了几下。爸爸放下大腿让双腿蜷曲着分开,就让两只还穿着黑色高跟皮鞋脚踩在床上,爸爸跪到了双腿中间,用手握着粗长的家伙在她大腿根处磨蹭顶压着,就在大龟头挤入进去的一霎那,她的双腿紧张的夹紧了爸爸的身体,爸爸按着她的膝盖慢慢分开,爸爸伏下身在乳房上揉捏了几下,又把她双手从脸上挪开,粗壮的身躯覆盖到柔细的身躯上,吻着通红的脸蛋和嘴唇说道:“小孙,我要你,我喜欢你”。她在爸爸身下娇喘着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首长我好害怕,您轻一点儿啊”,爸爸只是不住的亲吻她,突然爸爸弓起的腰身猛地往下一压,只听小孙用压抑的声音“唉呀”叫了一声,紧皱着眉头咬住下唇的嘴随即大大的张开后又咬住嘴唇,两条大腿伸直紧绷着然后再蜷起了,鞋跟将床单踢得卷皱一片,两只小手紧紧地抓着爸爸的肩膀。随即爸爸再次缓慢的弓起腰身,然后重重地压在小孙的身上。随着几次的动作,小孙左右摇晃着头发出痛苦的“哎哟,唉呀”的叫声。爸爸停下动作捧住她的脸不住的亲吻,边吻边说道:“小孙,你已经属于我了,你愿意吗,我控制不住了,我要好好干弄上一阵”。小孙在爸爸的狂吻中有点哽咽的说:“首长我也喜欢您,我想让您痛快的,您也很难受吧,不用管我的,要怎样我都愿意的”爸爸显得各外激动,连连用力的在小孙脸上亲了几下,随后直起身撑开她双腿,握着纤细的腰枝有力的挺动着自己的腰部,小孙的身体在床上被顶撞的往上一蹿一蹿的,两手无助的乱抓着床单,痛苦的腰着嘴唇不时地发出“唉呀、哎哟”的叫声。爸爸的动作渐渐加快了,然后又抄起大腿把高跟皮鞋脱下仍到地上,双手像铁钳一样攥着大腿,手指按压到肉中,小孙的双腿被举得老高,随着爸爸猛力的冲刺,摇晃着头痛苦的娇啼呻吟着。过了不知多久,爸爸突然松开大腿趴伏在小孙身上,死死的压住她的身子,小孙纤柔的身子在爸爸健壮的身下只露出两条大腿,爸爸快速用力的起伏着下身,小孙的嘴被爸爸的唇堵住,只能从喉咙里发出阵阵的啼叫声。突然爸爸的身体变得僵硬,擡起头喉咙里发出低沈的“哦、哦”的吼声,同时下身也狠狠的抽动了几下,小孙也跟着“啊、哎哟、首长,啊”的啼叫了几声。之后,爸爸重重的倒在小孙身上。两人喘息着过一会儿,爸爸翻身下来仰面躺在床上,小孙慢慢的并拢双腿稍微侧过身,用手替爸爸擦去脸上的汗珠,屁股下面的床单上有几块红色的斑迹。爸爸伸手在她脸上、头发上爱恋的抚摸了几下,满足而疲惫的闭上眼睛休息了。小孙有些艰难的从床上下来绕到床边,白嫩的大腿上流淌下一些白色夹杂红丝的东西,她弯腰捡起地上的内裤捂在裆部擦了擦就放下被撩到腰际的裙子,穿上鞋子有些踉跄的走进卫生间,不一会儿拿着毛巾出来,轻轻的爲爸爸擦干了身体盖好被子。我赶紧轻手轻脚的回到楼下自己房间,关上灯虚掩着房门,不一会儿小孙就从楼下下来,她的头发还是淩乱的,走路也有些费力的样子。我躺到床上时发现自己的内裤已经全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