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柜母子

  • 夜柜母子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摘要

舅舅胃出血需住院疗养一段日子,大夜班的柜台找不到人做,妈只好亲自披挂上阵。夜里十一点我载妈去,等她和小夜班的珍姨交接完,顺道载珍姨回家。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舅舅胃出血需住院疗养一段日子,大夜班的柜台找不到人做,妈只好亲自披挂上阵。夜里十一点我载妈去,等她和小夜班的珍姨交接完,顺道载珍姨回家。

第二天清晨,妈自己搭宾馆特约的出租车回家。

四年前的某一天,有幸被珍姨收为干儿子。那一天,当事人都还没出声,妈妈眉开眼笑说:」快叫几声干妈给妈妈听听!」从小叫惯珍姨,要叫她干妈总觉得怪怪的。从那一天起,我就成了珍姨和妈妈两个女人唯一的儿子了。

珍姨就住在我家隔壁。彼此要借个太白粉、酱、醋甚么的,从后阳台递来传去方便得很。

做了两晚,学校开始放暑假。妈说,我曾陪舅舅渡过好几晚的夜柜,有些经验,叫我去帮她。

我们这家小宾馆,大夜班原本有一位妈妈桑做茶水服务。前天她女儿生小孩,必须请假照顾女儿。妈自己忙了两夜,正逢我暑假,便被逮去做妈妈桑的工作。老实说,小宾馆的夜柜工作,陪着舅舅做还有些好玩,自己做就一点趣味都没有了。

交接后,妈照例问珍姨有甚么比较特殊的客人?珍姨神情暧昧说:「303房住了一对奇怪的母子。十一点多出去吃宵夜,我告诉他们最晚一点半回来。」

妈问:「怎么奇怪?」珍姨看看我,眼里带笑,将妈妈拉到柜台旁边,低声说话。夜深人静,隐隐约约我听到几句:「……两张单人……却睡一张……我经过……听到……好大声……做爱……声音好大……」

珍姨比手画脚,我看见妈妈白晰的脸颊红成一片,不时溜我一眼。我看珍姨那付样子,心里实在好笑。两年来我和她的风流事不说,前几天连续两个深夜载她回去时,她光着屁股大开两腿,跨在我身上,猛力套我鸡巴,弄得妈妈的车子摇摇晃晃。现在讲些甚么「做爱……声音好大……」,却故作神秘怕我听见。

珍姨才走不久,自动门「叮!」的一声,一对男女进门直接来到柜台,要取303房钥匙。我看那女人一脸淡妆,神情愉快。年纪约较我妈大些身材苗条,长得不错只是没我妈漂亮。那男孩看来年纪比我只大几岁,个头却比我高上许多。

我和妈妈两人不约而同目送他两人走进电梯。我问妈:「珍姨说的就是……?」使个眼色,妈点点头,脸颊又红起来。

妈妈转头看电梯停在三楼,叹了一口气,羡慕的说:「唉……她们的样子看起来好幸福喔……」

我牵着妈妈的手,:「妈妈……我们也好幸福喔……」

妈转过来,拍拍我的手,又叹一口气,:「唉……你多听妈的话,少让妈操心,我们也就好幸福了。」

过了一会儿,管区警员来例行公事,看完旅客登记簿,闲聊几句喝完茶就走了。我低声问妈:「珍姨说甚么啊?」

妈红着脸说:「妳珍姨说话有时教人听不太懂,妈也搞不清楚她说甚么。」

「那妳还听得脸红耳赤,我才不信咧,说来听听嘛……一整夜的时间好无聊耶……妈!」我板着妈妈的手臂扯来扯去。

妈打掉我的手,:「别闹了,去播影片。」

我开了碟影机,回头问:「还是照顺序播吗?」

妈说:「我来……」指头敲着键盘,屏幕上框框里的片名一直往下滑。

「这张……这张……还有……这张……这三张洋片13台播。」

我一看,两张是欧洲影片,旁边的说明:母子乱伦,中文字幕。还是有剧情的上下集。另一张是美国家庭乱伦影片。

不禁瞧了妈一眼,妈红着脸说:「例行公事看甚么!」

又去敲键盘选15台影片。我仔细看了看,三张日片中,也有两张母子乱伦影片。心想:「妈妈莫非看303房人家好幸福,今夜要帮他母子俩人助兴?」

我很小声的问:「妈……珍姨说的是不是就是那个?」指指碟影机,妈点点头。

我更小声:「妈妈……珍姨到底怎么说的嘛……」怕妈听不清楚,搂着她肩膀嘴巴几乎贴着她耳朵。

妈躲了躲,低声说:「你还小,讲那些事给你听很不适当。」

「妈妈……我年纪是小,可是我们家开宾馆,甚么乱七八糟的事妳儿子没见过?」我嘴巴跟过去:「那类影片我都看烂了,就差真人其事没听过,谈这种事怎会不适当?亲爱的妈妈,满足满足儿子的好奇心罢,求求妳!」

妈妈头一偏,瞪着我,「供客人看的,你这小鬼也拿来观赏!」

我说:「妈……我班上同学几乎每人都看过这种光碟片,不要大惊小怪的,儿子去冲杯咖啡给妳喝,边吃些小酥饼,好说说珍姨讲的事。」

妈啜了一口咖啡,站起身探头瞧瞧楼梯口,将柜台门关上,低着声音:「阿珍说,303是两张单人床的房间,那对母子却只用一张床。另张床干干净净,连毯子都没拉开,十点多她去送茶水看见的。」

妈静了半响,纤细的大指和食指,在杯子弯弯的把手上上下下滑动,接着又说:「阿珍九点多送茶水去306房经过303房时,就听到……听到女人的……女人的哎叫声……」妈又停下来,脸红红的端起杯子喝咖啡。

「然后呢?然后呢?」我抓着妈的手。

妈放下杯子,脸如晚霞,声若蚊蚁:「阿珍说,当时13、15台并没播片,303房也只有那母子两人。因此,303房传出来的女人做爱哎叫声,一定是那个母亲。」

我「吁……」了一口气,瘫在椅子上,喃喃道:「真的有这种事耶……真的有耶……」

妈妈也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说:「这世上甚么奇奇怪怪的事都可能发生,这种事不仅真的有,在我们周遭还不少呢,我们不知道而已!」

我听妈妈好像话中有话,挺起身子问道:「妈……妳好像知道其它的故事,说来听听嘛……」

妈妈没做声,左手掂一块小酥饼心不在焉咬着,右手做着很奇怪的动作。长长的食指在咖啡杯椭圆形把手中,穿进穿出。素白的脸颊晕红一团。

我轻轻叫:「妈……妈……」妈妈呆着眼睛不知在想甚么,好像没听见。我又叫了一声:「妈……」

妈一惊,转头问我:「几点了?」

我回头看钟:「两点了。」

妈站起来:「你看着,我去巡巡。」

我拉着她裙子:「妈……妳还有其它的故事没讲呢!」

妈妈拍拍我的手:「先办正事要紧,回来再说给你听,乖……」取电筒打开柜台门,进电梯去了。

妈出去后,我一人喝着咖啡,满脑子尽是303房那母亲的倩影。珍姨的乳房好大,小屄肥硕毛草黑亮。那母亲的乳房看来也不小,或许更大。小屄不知长成甚么美样子。妈妈的乳房、小屄都曾经不小心的被我看过一次。乳房比珍姨小一号,却比她的挺。小屄也是一片黑亮毛草,其它就没看清楚了。

说来好笑,自家开宾馆,头次和珍姨肏屄也是在宾馆,别人开的宾馆。当时两人进去的模样,现在回想起来,应该也像303房的母子。

大一寒假时,有一晚,妈妈和珍姨去参加同学会。妈妈来电叫我搭出租车去家甚么酒店载珍姨回家。到了那酒店,妈说,她是召集人还走不开,珍姨喝醉了先开妈的车子载回去。

我问:「怎么会这样?」

妈板着脸说:「离婚的妇人见老同学们大多幸福美满,心情怎么会好!」

车里一片酒气,珍姨醉态可鞠的说好热!叫我开冷气。那时是冬天,冷气开没多久,珍姨又说好冷,叫我抱抱她,我说,「不行!正在开车。」珍姨咕哝几声,好像又睡着了。

快到家时,她突然醒过来,哽着喉咙说:「回家也是冷冷清清的,珍姨头痛想到别处小睡一觉,你找家清静的宾馆陪珍姨进去,好么?」

我把车子开到邻市去,找了家宾馆。扶她进房间之后,珍姨也不知是否还醉酒?开始胡言乱语,说她手软脚酸,叫我帮她脱衣帮她洗澡。

第一次看见珍姨雪白丰满的身体,差点流出鼻血。脱下黑色三角裤时,珍姨身子扭了一下,微哼一声。小小的裤子湿淋淋,我把它卷到腿弯处,珍姨又娇哼了一声,将双腿举高,自己拉了下来。拿着那条可拧出水的小裤子,珍姨说:「黏褡褡穿在身上很不舒服,刚才在车上就想脱掉了,都是那些老三八害的,才会湿成这付模样!」

我小声问:「她们怎么害妳?」

珍姨苦笑一声,:「小鬼,你知道吗?女人凑在一起,除了儿女之外,最喜欢说的就是黄色笑话。而且精彩程度绝对不输男人,尤其是那几个自吹家庭有多幸福美满的三八婆。」

珍姨扬扬手中的湿裤子,脸红耳赤:「那几个三八婆讲的根本就是色情笑话,害得珍姨那里……那里流了一大片水!」

她两条圆润雪白的大腿间,粉红的阴唇微微张开,看来湿湿的,阴毛黑亮水痕处处,覆在雪白高突的阴阜上方。黑白相映在灯光底下闪闪发光,我想摸却不敢摸,干瞪着两眼猛吞口水。

珍姨摸着我的头,声音好柔腻,:「有没有看到那里还在流水?」将双腿又分开些。露出一个粉红色的小孔,果然流着略微透明的水。」

我点点头,想说有,却口干舌燥说不出来。正瞪着眼睛吞口水,珍姨娇滴滴说:「好冷,你也把衣服脱了,上来抱着珍姨暖和暖和。」

我三把两把便脱个精光,珍姨不知何时也将上衣奶罩解下来,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笑吟吟盯着我的下面看。掀开被子,声音甜蜜对我招手:「上来……」

被窝里的珍姨,浑身滑腻香软,托着两座颠颠抖动玉乳,盯住我眼睛,笑嘻嘻说:「儿子啊……你珍姨这两个大奶奶,没哺过婴儿,你来吸吸滋味如何,也教珍姨尝尝哺儿的美味。」

我轻轻抓住那对软硬适中饶富弹性的大乳房,捏捏挤挤玩没两下,奶头挺立起来,颜色好像变得更深,彷若就要喷出奶汁,赶紧低头含住右手那颗。珍姨轻轻吟声:「啊……儿子吸妈妈的奶奶……」压住我的头。淡淡无甚味道的汁液,渗在舌头上。

我舌头抵住挺立的奶头,用力吸吮,珍姨又长长呻吟:「啊……儿子用力吸……用力……」那汁液几乎瞬间注满了我口腔。

珍姨抚着我的头,闭眼梦呓喃喃:「听人家说,幼婴吸母奶,母亲会有快感……甚至会流水……原来是真的……你摸摸……有没有……」抓着我的手拉到底下去。

珍姨的两片阴唇摸起来肥肥嫩嫩,积满了黏滑的水液,我小声说:「真的,流了好多水……」

她身子发抖,:「……吻吻珍姨会不会……」紧紧搂住我,红红的小嘴巴微微张开,我看见粉红色的舌尖露了出来,好诱人。心想,妳干儿子初三就会接吻了,学那a片伸出舌尖往两片红色湿润的樱唇,舔绕几下,触着她粉红色的舌尖,深深吻下去。珍姨说话娇娇软软,接起吻来,舌头在你口中挑缠绞挖,可灵活得很。

两人吻得密不透气,只能用鼻孔咻咻喘气。珍姨想必是色情笑话听太多了,热情如火,我指头摸着小屄屄,她也挺起下面磨来磨去。手更是火辣辣抓住鸡巴撸撸捏捏。鸡巴被她细腻的手掌握着玩弄,比起我自己打手炮,真是快乐好几倍。

珍姨放开嘴唇,声音发抖:「在外面抚摸,不要把指头插进去,要插用你底下这只大肉棍插……来……」抓住我的鸡巴,在她湿滑的阴唇间磨了几下,然后抵在小屄口。我打了一个寒颤。

「来就来!」我感到龟头尖端陷在一个小泥泞坑里,全身已经快冒烟了,学个a片里头最猛的姿势,往下顶去!

珍姨低叫一声:「啊!轻点!」

水这么多,滑溜溜的,珍姨位置摆得又准,小泥泞坑「吱!」的一声,龟头连龟颈全部钻进珍姨的小肉洞里。珍姨拍一下我屁股,低声骂人:「混帐东西!这么用力!」打完骂完,又搂着我的屁股:「再插进去,不许留半丝丝在外面。」

我心想,「那还不简单?」

屁股晃几个圈圈,整条铁硬的鸡巴就温温柔柔钻进珍姨的小屄屄里,紧紧插着,半丝丝都没留在外面。

我故意牵着珍姨的手往她小屄摸去:「妳摸摸,半丝丝都没留在外面。」

珍姨搂下我的头,「好……好……轻轻抽插会不会?再吸吸另一边,看看有没有奶汁。」

嘴巴轻轻吸吮奶头,鸡巴却用劲抽插小屄屄。插了也不知几百下,珍姨在底下大声呻吟,尖声哎叫。

我两手撑住床铺,上气不接下气,又拚力插了几十下,鸡巴狠命往肉洞顶去,热精滚滚灌进珍姨阴道深处。

有一次想去她家做,出门闪进她家,却被赶了出来,随后又叫我去某某宾馆等她。

我一直搅不明白为何她独自一人居住,却不肯我两人在她家做爱,反而要到外面幽会?后来才发现其中的秘密。

正胡思乱想,门外「叭……」的一辆车子长鸣喇叭开过去,吓我一跳!回头看钟,两点半了,妈怎么还没下来?不要碰上甚么事才好!我想了一下,决定上去看看。

柜台底下找了一把手电筒,看电梯停在三楼。想想,要寻人还是走楼梯好。巡遍二楼廊道,寂静无声没见着半个人影,只剩三楼了。我一上三楼,就见到303房门前一个熟悉的人影,在幽幽廊灯下贴着门不知在干甚么事。

我站在楼梯口看了一会儿,便知道妈妈在搞甚么把戏了。妈妈一定是在玩着边听人家房内办好事,边吃自助大餐的游戏。

老爸被宾馆会计拐跑至今,妈妈独守空闺三年了。

「唉……」我心里替她叹了一口气,想着离婚的珍姨,想着303房的母子,不知不觉往妈妈走去。

走近更清楚见到妈妈张开两腿倚门站着,一只手从裙底伸入腿间使劲弄着,一只手伸进胸部抚摸。妈妈眼角可能察觉有人靠近,一下子便去了所有动作,弯腰从地上拿起电筒,无声无息一道强光刺进我眼睛。

我眼睛睁不开,赶紧将食指竖立在嘴唇上,表示个「嘘……是妳儿子不要紧张!」的动作。

妈拉住我的手,母子两人在自家开的宾馆蹑手蹑脚,下楼去了。连电梯也不敢搭!

进入柜台,妈妈将柜门关上,满脸赤红,低声问:「叫你看好柜台,跑上去干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