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阿宾(十七)饯别

  • 少年阿宾(十七)饯别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摘要

琇美快要毕业了,阿宾和钰慧请了她和她男朋友去吃牛排,当作送别。那是一家中间等级的西餐馆,那天客人少少的,四人挑了个角落安静的座位,还算蛮有气氛。餐厅里摆设都很简仆干净,餐桌铺着长长的桌巾几乎直垂到地上,他们相对面坐下,阿宾和琇美一块,钰慧则和学长同边。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琇美快要毕业了,阿宾和钰慧请了她和她男朋友去吃牛排,当作送别。

那是一家中间等级的西餐馆,那天客人少少的,四人挑了个角落安静的座位,还算蛮有气氛。餐厅里摆设都很简仆干净,餐桌铺着长长的桌巾几乎直垂到地上,他们相对面坐下,阿宾和琇美一块,钰慧则和学长同边。

点完了餐,阿宾和钰慧都祝福她们前程万里,举起水杯像征的碰一下。

女侍陆续将沙拉、汤、主菜等逐样的送上来,四人一边用一边说话,谈起这将近十个月来的生活点滴,都感触良多,阿宾问了她们未来的计划,琇美笑而不语,只是痴痴地瞧着学长。

学长说:“我当然要先去当兵啦,其他的现在谈都太早!”

琇美说她已经在找工作,反正不急,可以慢慢挑,看起来是两人都没有什么明确的打算。

钰慧话不多,大部份在听他们谈天,然后微笑的切着牛肉。忽然有一只手在她右大腿上摸过来,她知道那绝对不会是阿宾,显然是学长。她侧过头,用明亮的眼睛丢给他一个问号,学长却若无其事,还跟大家说着学校的趣闻。

钰慧趁了个空,小声对他说:“你尽管摸,但是等一下要是和阿宾的手相遇我可不管!”

学长也低声笑着说:“那我们兄弟正好顺便握个手。”

钰慧啐了他一口,她这次穿的是长裙,学长的手只能隔着裙子摸,还好那桌布又长又大,遮掩了他的动作,别人也看不出来。

钰慧吃了几片牛肉,小嘴还在嚼着,就放下刀叉休息一下,左手托腮,右手去和学长偷偷相握。学长左手在她掌心上写着,多半是love之类,她只是觉得发痒,分辨不出确实的文字。

过不久,学长轻轻拉着她的手往他那边去,钰慧害怕,但是又不方便挣扎,只好跟着他去,学长将她的手掌按到裤档上,钰慧就轻轻的在上面抚摸起来。

但是钰慧也不能一直摸他,她还有牛排没吃完,于是她间中便缩手回来,切了切餐盘中的肉,递进嘴里,再又放手回去他的胯间帮他摸着。

这样来回两次,第三次当她又放手回去的时候,居然摸到的是一根活生生的鸡巴,原来学长忍不住偷偷的掏出来了,钰慧吃惊,但还是在鸡巴上轻轻抚摸,那鸡巴在一颤一颤的正兴奋着。

学长的鸡巴虽然挺起来,但是并不会很硬,握在手里不像根棍子倒像条橡皮管,钰慧的手便忙碌的一下子来用餐,一下子放到桌下帮他套鸡巴,学长当然十分舒服,几次都差一点要忍不住射出来,可惜每到要紧关头,钰慧却刚好回去切牛排,等到再来又得重新培养感情,所以他的心弦也起起落落的,高低波动不已。

终于正餐吃完了,女侍来收拾餐具,四人都要了热咖啡。

咖啡还没送来之前,他们继续笑谈着,现在钰慧可以专心的为学长捋鸡巴,弄到他意乱情迷。

忽然阿宾一推椅子站起来,吓得钰慧连忙缩手。

“对不起,”阿宾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琇美说:“等一等,我也要去。”

他们相偕离席,钰慧吁了一口气,学长着急的去拉钰慧的手,要她进行未完成的工作。现在因为没有了顾虑,钰慧就很积极的套着,她看学长无力的闭上眼睛,一副陶醉的模样,她于是凑嘴到学长耳根边说:“学长乖!快射啊!”

学长不支地呻吟,突然说:“小慧……舔……舔我!”

钰慧说:“舔你?怎么舔?”

学长指一指桌下,钰慧非常犹豫,但是看见学长那一脸焦急的可怜样,回头四顾一下没有人看见,赶快矮身躲进桌底,学长也将下身借桌巾全部遮起,钰慧跪在地上,张开小嘴,将那已经很紧张的鸡巴含进嘴里。

学长的鸡巴保持得很干净,钰慧吞吐了几下,觉得龟头好像更大了一些,就用香舌绕着龟头滚动,学长受到刺激,右手扳着桌角,左手来按钰慧的肩,钰慧温柔的将他的手掌移到自己胸前,让他多一重享受。

学长被吮的过瘾,手上又摸着钰慧的柔软乳房,真的就要完蛋,钰慧也发现他已经起了变化,舌头专门只在马眼上用功搅动,小手掌儿疾速的套动阴茎,要赶快将学长弄出来。

这个时候,餐厅女侍却送来咖啡,她从容的一一在餐桌上摆好。学长虽然下身被桌巾遮盖,但是为方便钰慧的舔舐,姿势当然很诡异,这女侍兀自感觉到有些古怪,也不方便问什么,她放下咖啡,习惯性的说:“请慢用。”

学长正在紧要关头,一脸茫然,喉咙忍不住发出闷闷的声音,那女侍以为他要说什么,便问:“先生还有吩附?”

学长仍然声音模糊,那女侍有礼貌的弯下腰来,又问:“先生?”

学长已经走到尽头,全身紧绷一触即发,那女侍的脸蛋恰好靠近面前,涂得鲜红的嘴唇充满诱惑,他想都没想,便朝那女侍吻上去。

那女侍长得只算普通,没料到这个英俊的男学生会突然来吻自己,一时慌张,就笨笨的弯腰愣在那里任他吻。

学长的鸡巴被钰慧小嘴舔着,手上摸着她肥软的乳房,嘴唇又吻着这女侍,终于全面崩溃,大股大股的精液泄进钰慧嘴中。

学长吸吮着女侍的唇,一直等到他射完,他才放开她,那女侍飞红了脸,嗫嗫的再问:“先生还要什么?”

学长既抱歉又惭愧,连忙轻声说:“不……不用了,谢谢你。”

那女侍才依依不舍的走开。

钰慧从桌下爬出来,脸蛋儿也是涨得通红,腮帮子鼓起,她坐回位置,低头朝向咖啡杯,樱唇乍启,哺出一大口浓精。

她擦嘴埋怨着:“好啊,我这么忙,你却在调戏别人。”

学长说:“我没有,是她站着不走……”

钰慧其实也不在乎,她拿小调羹拌了拌那杯咖啡,推到他面前,笑嘻嘻的说:“好,这杯给你喝。”

学长哪里肯喝自己的精液,他和钰慧胡闹了一会儿,将那杯咖啡和阿宾换过,说:“给阿宾喝好了。”

钰慧假装生气的打他,又把阿宾和琇美的换过,笑着说:“给学姐吃。”

学长更不敢了,一杯咖啡两个人推来推去,这当下阿宾和琇美都回来了,问:“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学长连说:“没事!”,无辜的端回那杯咖啡。

钰慧看他愁眉苦脸的表情,暗暗好笑,她将自己的咖啡挪给他,把学长那杯拿过来,说:“好啦!跟你换啦!”

学长真是感激涕澪。钰慧在咖啡中加点糖,端起来啜了一口,然后深情的看着学长,又喝一口。学长看她将自己的精液慢慢喝下,心里非常温暖,又偷偷和她拉了拉手。

阿宾和琇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在互相聊天,最后他们要回去了,阿宾抢着去付帐。他们刚要走出大门,柜台的小姐职业反应的说:“谢谢光临!”

刚才那一位女侍也连忙跑过来,鞠躬说:“欢迎再来!”

学长看见她眼睛里有话,放慢了脚步,那女侍跟上来,偷偷塞了一小块东西在他手里,学长知道那是一张纸条,便收入口袋之中,同时也暗暗的拉了一下她的手,表示他的会意。

出了餐厅,学长送琇美回公寓,阿宾则陪钰慧回宿舍。等阿宾又从宿舍回来,琇美的房间门开着,她和两个男生在里面,却没看见学长。

方才学长送琇美回来,她还以为他会和她亲热一下,结果学长只给个goodnightkiss就走了,琇美真有点失望。原来学长在路上偷偷看过纸条,那女孩约他下班以后在餐厅旁边的骑楼等他,所以他赶着去赴约。

琇美觉得疲倦,正想洗个澡上床睡觉,却有人来敲门找她,她开门一看,是两个同班的男同学。

这两个男生从当初新生入学就看上了琇美,但是追求了一整年结果铩羽而归,到最后琇美反而被别科系的男生追走,心里确实不服气,如今都要毕业了,觉得应该算一算总帐,就算没办法吃到琇美,揩揩油也不错。就两人相约,买了几瓶玫瑰红和苹果西打,来找琇美说是私人离别酒会。

琇美知道这两人都喜欢她,偏偏对他们完全看不上眼,但是现在大家都离情依依,不好意思再拒绝他们,就招呼他们进房间,一同坐在地板上,和他们斟酒喝着。琇美为了安全起见,故意开了房门不关。

玫瑰红加苹果西打虽然又甜又香,后挫力却很强,琇美保持着戒心,浅酌轻尝。两个男生却一杯杯不停,没多久就面红耳赤,借酒装疯起来。

比较高的那一个说他从什么时候就喜欢琇美,比较胖的那一个也说他三年来每晚都梦见琇美,两人大着舌头,言语越来越轻薄,表示琇美不理他们,让他们饱受相思之苦,应该要负起补偿的责任,琇美正在着急,刚好阿宾回来了。

琇美一看见阿宾,就连忙叫他:“阿宾,一起来喝一点。”

阿宾走进她房间,两个男生不认识阿宾,以为他是另一个竞争者,不免起了敌意,但还是让他坐下一起喝。

阿宾一杯还没喝完,光听他们的说话就生气起来了,这两个男生言辞动作都朝着琇美而来,显然除了喝酒之外,还存有其他企图。他正要发作,琇美却对他使眼色,要他稍安勿躁。

那两个男生的话越来越不堪入耳,又说琇美面貌姣好,贴起脸来一定过瘾,又说琇美身材诱人,抱起来一定舒服,酒更是一杯接一杯,醉眼惺忪,都喝糊涂了。他们不停地黏着琇美说话,用言辞骚扰她,后来琇美问:“看你们把我说得这么美,我都不好意思了,那么请问你们今晚可有什么打算。”

他们想了一想,比较高的那一个人又灌了一口酒,坚决的说:“我……要和你亲热!”

比较胖的那一个就好商量一些,他说:“最少也要让我们摸一摸!”

琇美跟他们俩人都抛了一个媚眼,说:“我真的有那么诱人吗?”

比较高的那一个说:“哦……当然……像你那丰满的胸部,我时时都在幻想着,要是有一天能摸摸……哦……受不了……”

琇美轻轻拉低t恤领口,俯身让他们看见上半边的雪白乳房,说:“你说的是这个吗?”

那两人睁大双眼,猛吞口水,鸡巴立刻在裤子里站立起来。

比较胖的那一个则说:“还有……你那又圆又翘的屁股,我每天都想着它打手枪……打好几遍。”

琇美站起来,摇摇穿着短裙的屁股,还伸手到裙里脱下拿一条红色三角裤,丢到那比较胖的那一个面前,抚着裙脚,绷出屁股圆滑的线条,说:“是这个吗?”

那两人血脉贲张,立刻就要发作,琇美又说:“等一等……”

她走到床上坐着,摆了一个性感诱人的姿式,然后说:“让你们说得我都心动了,可是……我只有一个人……”

她停了一下接着说:“所以只能和你们其中的一个人亲热。”

那俩人先是彼此看了一下,然后就热烈的争取起来,琇美又说:“我说你们啊,我都同意和你们要好了,难道不应该先让我看看你们的本钱吗?……谁会让我最销魂呢?……我要最强的人来陪我!”

比较胖高那一个马上站起来,一边解着裤带说:“没问题,我又硬又长!”

比较胖的那一个也不甘示弱,说:“我又粗又壮……咦,同学,你比不比?”

难得他百忙之中还记得民主风范,热心的问着阿宾,阿宾面无表情的摇摇头。

两人都掏出硬梆梆的鸡巴出来了,果然弟如其兄,各有特色。

琇美浪浪的笑着,说:“哎呦,你们都好棒啊,我真是太幸运了,好想马上跟你们作爱哦,但是……你们谁比较持久呢?”

两人都说:“我!”

“这我可看不出来了,”琇美说:“我看还是再比一比吧!”

“怎么比?”两人问。

“嗯……”琇美迟疑着,然后说:“你们互相自慰好了,谁先射精就算输了,赢的人陪我过夜。”

那两人愣在那里,没想到要这样比。琇美走到他们面前,难以抉择的在他们的鸡巴上分别摸了摸,他们马上周身酸麻,琇美又把他们的裤子都脱掉,怂恿他们说:“快啊!快比啊!”

然后拉他们的手到自己乳房上,让他们各揉一下,又说:“我等不及呢……”

那两人不好意思的慢慢互相伸手去拿对方的鸡巴,握住之后不自主的都起了一阵鸡皮疙瘩,琇美看他们进度迟缓,便说:“你们大概是不好意思让我看,阿宾,我们出去一下,我十分钟后回来,希望那时你们已经分出胜负出来了。”

说完又在两人脸上都盖个吻,然后抛下媚眼,拉着阿宾出去,反手将房门关起,一出来就笑嘻嘻的拖着阿宾去到阳台自己的窗口,偷偷往里面看。

那两人现在正坐在床上,讪讪的互相套着鸡巴,尴尬极了。但是一想到如果早一点将对方套出精来的话,就可以独享琇美,不免逐渐的加快速度。

阿宾抱着琇美躲在窗外,他双手在她胸前揉着,说:“骚狐狸,这种方法你也想得出来!”

琇美吃吃的笑着,说:“这两个混蛋,差一点要动手强奸我,让他们去自相残杀好了……,嗯……宾,我这里真的浪起来了欸……”

阿宾伸手到她没穿内裤的穴儿上摸着,果然又热又湿,他一手解开拉炼,琇美蹲下来取出鸡巴,张嘴就含。

房里的两人都想打倒对方,但也都被对方套得又硬又舒服。

比较高的那一个拾起琇美刚才脱下的三角裤,放到鼻子上闻着,比较胖的那一个不知道哪儿找来一件琇美的胸罩,也在脸上搓着,正是勾心斗角,战况激烈。

忽然比较高的那个一阵颤抖,眼看就要了帐,但是比较胖的那一个也好不了多少,呼吸急促起来,两人更飞快的套动对方,想要赢得最后胜利。终于,那比较高的吐出一声呻吟,说时迟那时快,一条白色的雪线朝比较胖的那一个喷来,这人虽胖却身手矫捷,肩膀一偏便闪了过去,尽管如此,他还是在这一瞬间也完蛋了,那比较高的无处可躲,竟被喷了一身,他愤怒极了,一拳打在比较胖的肚皮上,这胖的也不回拳,两人都躺倒在床上喘气。

这俩人早都醉坏了,只凭一股色欲支撑,现在分别射了精,如同泄气皮球一样失去心魂,忘了琇美,没多久就呼呼睡着了。

阿宾拍拍还蹲着舔他的琇美,她站起来往窗里一看,笑骂道:“混蛋!把我的床单都弄脏了。”

阿宾的鸡巴被琇美舔得又大又硬,他跟琇美说:“到我那里。”

琇美点点头,跟他进到房间,阿宾开玩笑的将她推倒在地毯上,淫笑着说:“可惜你躲过那两只色狼,躲不过我这只。”

说着脱下裤子,挺着硬鸡巴朝她逼来。琇美识趣的作出挣扎的表情,同时要往床上逃去,才爬到床边,就被阿宾捉住,阿宾撩起她的裙子,露出她光洁白晰的嫩屁股,阿宾将鸡巴向前一探,找到门路,就一插到底。

琇美马上摇摆臀部配合起来,她是真的浪了。阿宾低头看着这又骚又美的学姐,想到离别以后不知道何时才能和她再亲热,不由得把握机会加紧抽插,把她个穴儿磨的又红又烫。

“噢……好弟弟……”琇美浪叫起来。

阿宾快插了一阵,突然放缓速度,而且还慢吞吞的,他在品尝穴儿肉擦过鸡巴的美感,这可害死琇美了,她不停的自己挺动屁股,还骚浪浪的哀求阿宾,阿宾仍是蜗牛走路一样的动作。

琇美一发狠,猛然爬起来,离开阿宾恼人的鸡巴,嘴里说:“没关系,我去找他们两个。”

阿宾伸手拦腰将她抱住,滚翻在地毯上,躺成男上女下的标准体位,顺势一插,琇美又“哦……”起来,阿宾说:“别生气嘛,让弟弟好好插你。”

“啊……那你要专心点……啊……”

阿宾真的很听话,他果然专心的作,于是琇美就很满意。

“哦……好弟弟……真乖……姐姐好舒服啊……啊……再重一点……嗯……没关系……再深……啊……真好……好弟弟……好哥哥……好阿宾哦……”

阿宾知道她浪透了,大鸡巴凶狠的在肉缝进出,琇美就哼得不成人声。

“唔……啊……唉呦……”

忽然她抱紧阿宾,阿宾知道她要来了,更快速的为她抽动。

“噢……好阿宾……”琇美说:“姐姐要……死了……啊……宾……宾……射给我……啊……射给姐姐……”

阿宾吓一跳,以前琇美说什么也不给男人泄在里面,现在却要他射给她。阿宾以为他听错了,琇美还是说:“射给我……嗯……今天……啊……安全……快……我要……啊……啊……我来了……啊……啊……哥啊……我……啊……”

说着她就高潮了。

阿宾听她是真的要,就不再压抑自己的感觉,放纵的享受起来,琇美虽然刚泄了一次,马上销魂的感觉又被抓回来,小穴儿更紧张的直缩,让阿宾也非常舒服。

“啊……天哪……我又……啊……怎么这么快……哦……又要来了……哥哥……又要来了……我好舒服啊……我好浪啊……快插……快……啊……是……是……是这样……爽死姐姐好了……哦……真的来了……我完了……完了……”

阿宾被她叫得心旌动摇,反正她在讨着阳精,就听任感觉狂飙,让自己也推上高峰,终于也要到了。

“姐,小心,我要来了……”

琇美正美得乱七八糟,忽然感觉一股又强又热的液体洒在穴儿深处,子宫不断的收缩,连着到了第三次。

“喔……原来……啊……男生射精……啊……是这样……啊……”

琇美头发一团混乱,阿宾用手为她抚梳,说:“真的射了欸,学姐。”

琇美说:“没关系……今天应该安全,我……想要一次完整的你。”

阿宾将她搂起,说:“我们到床上去睡。”

他们一起躺到床上,琇美躲在阿宾怀里,俩人满足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琇美先醒来,她偷偷回自己房间一看,那两个男生还大剌剌的睡在她的床上,下身赤裸,两根鸡巴朝天翘着,也算是奇观。

琇美将房门大开,然后溜回阿宾房间,阿宾也醒来了,瞧她蹑手蹑脚不知是何原因,她满脸狡滑的躺回床上,只是嘻嘻的笑。

大概十五分钟后,忽然房门口传来女生的尖叫,那当然是有舍友走过看见所以叫起来,然后乒乒乓乓一阵乱响,那女生还在尖叫,然后有人跌跌撞撞逃下楼的声音,再然后,就安静了。

琇美看着不明所以的阿宾,放声哈哈大笑。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感动!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