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诱奸我的女友

  • 同事诱奸我的女友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摘要

内容:
【成人文学】同事诱奸我的女友炎夏的七月某天......今天公司里还有很多文件要处理,本来要加班完成,但是我心里记挂着女友,女友这段时间还在到处求职面试,但今年整个经济都很差,看来她今天又是失败,跟我说电话的时候情绪也比较低落,我还是快点下班去陪陪她,于是我就向上司说今晚要去见一个客户,早点下班。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内容:
【成人文学】同事诱奸我的女友

炎夏的七月某天......

今天公司里还有很多文件要处理,本来要加班完成,但是我心里记挂着女友,女友这段时间还在到处求职面试,但今年整个经济都很差,看来她今天又是失败,跟我说电话的时候情绪也比较低落,我还是快点下班去陪陪她,于是我就向上司说今晚要去见一个客户,早点下班。

其实说早不早,夏天的白天比较长而已,我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六点多。我走到公司门口,有人从后拍拍我的肩,我看是阿包那个家伙,咧着嘴笑着对我说:「喂,小胡子,这么早想偷溜。」妈的,看到他皮笑肉不笑时露出那满嘴烟黄的牙齿,还闻到他呼气时的怪味,真使人恶心。

阿包是我的同事,职级比我高,不过和我不同科组,他就是喜欢到处插手,连我的客户也插上一手,上个月还把我一个客户硬拉过去,害我月底的奖金少了一截,我心里特别恨他,真想甚么时候揪他去k一顿。

现实上当然不可能这么做,我上司还叫我要多向他求教,所以我表面上还是要跟他友善客气,对他说:「我今天有点事要早点走。哦,包兄,你也要早走吗?」「嘿,我这个月已经超额完成指标,这几天想甚么时候走都可以。」包兄这家伙还不忘刺痛我的伤疤,他的业绩比我好得多,每个月的指标也完成得快,这一方面我真是拍马也追不上他,他就故意在我面前炫耀。「反正我要开车出去,来,你要去那里,我载你去。」

他妈的,这个阿包可是个小器鬼,如果我拒绝他,他就会觉得我不给他面子,以后我的日子就更难过。于是我只好恭恭敬敬地对他说:「其实我约了女友吃晚饭,我自己搭车去就行了。」「没问题,没问题。」阿包硬拉着我的手臂,向停车场走去,「你女友长得很丑吗?不能见人吗?我载你去,起码也让我认识一下你女友。」

我本来还想推却,但心里突然想到:我也见过阿包的女友,虽然留着很漂亮的长头发,身裁也不错,该丰满的地方丰满,让苗条的地方苗条,但是那个样子就长得有点抱歉,脸上有不少雀斑,最难看就是那个大嘴巴和厚嘴唇,妈的,三根鸡巴都可以一起喂进去。我在想,我工作上比他差很多,但我女友的美貌就比他女友强很多,哈哈,起码这点可以嬴他,让他看看我女友也好,他才不会觉得甚么都比我强。

我上了阿包的车子,他开车技术不错,没二十分钟就来到我和女友约会的地方,我远远就看到女友站在那名牌店橱窗外,看着手表。她穿得很整齐,一套上班女生的套装:白衬衫加上短裙子,本来她那件裙子是及膝的,但我告诉她要短一点才能给老板觉得有时代感(我是胡诌的,只是想她穿得性感而已),她当然是相信我,自己把裙子改短两寸,把她那滑腻诱人的大腿露了一小截出来。

她脸上化了个淡淡的妆,两条轻柔的蛾眉、两颗亮晶晶的眼睛、两边稍稍泛红的脸颊,还有一个涂了薄薄一层口红的小嘴巴,她本来就很漂亮,但这时候还露出一丝丝成熟女性的美艳,哇塞「玉不啄不成器」,没想到女友这身打扮,竟然是这么的美丽标致,又是这么成熟端庄。

「来,我跟妳介绍一下我的同事。」我下了车,把女友拉过来,这时阿包也下了车,我就把女友介绍给阿包认识,「这个就是我女友少霞,vivian,这个是我经常提起的阿包兄前辈,我在公司经常要他指教呢。」其实我很少在女友面前提及阿包这家伙,因为想起他我就不高兴。

「妳好,vivian,名字和妳一样漂亮。」阿包看到我女友的美貌,呆呆地看着,等我介绍后,就忙伸出手跟我女友握手,还说,「真想不到小胡子......好有艳福,有这样漂亮的女朋友。」妈的,跟我女友握手也不用握这么久吧?「要多谢你在公司里照顾阿非呢!」女友不知道我很厌恶阿包,只觉得我和他客客气气,还真的以为他在公司里是我的好前辈。

「不用客气,我们在公司里经常互相帮忙,小胡子领悟力很强,我稍微提点一下,他就明白。」阿包这家伙挺会说话,这话虽说是在赞美我,其实是说他平时也经常提点我,说话还把手搭在我肩上,好一副老朋友的样子。「难得我们见一次面,今晚一起吃饭吧?」甚么,要一起吃饭,不用吧,我才没那种闲情跟你这个恶心的家伙吃晚饭!我斜眼看向女友,想跟她打眼色,嘴里拉长声音说,「我们闲着没事,怕包兄你忙∼」「我看是小胡子不想我妨碍你们小两口子吃饭温馨,卿卿哦哦吧?那我也不敢勉强,我阿包只好自己一个随便买个‘包’吃。」

阿包来一招以退为进,他在公司已经做了六年,经常跟客户打滚,好会说话,不少客气给他哄得贴贴服服。「包兄,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女友没看到我给她的眼色,给阿包这句话说得很不好意思。「那就等我带你们去一家出名的越南菜馆,我上次跟客户去那里吃,很有风味。」阿包这样说,我也找不到甚么借口推辞,只好和女友一起上了他的车子。

那家越南菜馆其实也在市中心,车程不用十分钟,但这十分钟里,阿包就特别风趣幽默,把他平时和客户一些妙事讲出来,经过他那张嘴巴,变得很好笑,笑得我女友花枝乱颤,而阿包就频频用倒后镜看我们,妈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女友那裙子坐下来之后,就会更短一些,露出好一截白嫩嫩的大腿,她还笑得花枝乱颤,有时还无意把腿乱动,虽然不一定可以看到她的裙底春光,但那情景也很诱人,所以阿包才会经常从倒后镜看她。

哼,你这个臭包,这次该我嬴了吧,我女友比你女友漂亮很多吧?吃饭就不说了,反正大家都去过越南菜馆,要说的是我们还来几杯红酒,红酒度数很低,只是喝了红酒之后,大家的情绪高涨起来,阿包说话更是滔滔不绝,我本来不想跟阿包说太多话,但这时也变得很健谈,我女友就更容易被阿包那些笑话逗得掩嘴大笑。这样也好,下午我女友因为找工的问题,情绪不太好,我也乐于见到女友现在这样有说有笑。

到了快说完饭,我女友又回到找工作的问题上,可能是她见到阿包比我有更多工作经验,就想请教他。「现在很多人都上网找工作,妳有没有试试看?」阿包装得好像是个专家那样的口吻对我女友说。「我有用e-mailsend求职信,但没有在网上找工作。」我女友好像前面出现新的曙光,两眼一亮。

我其实也知道网上可以找工作,但总觉得网上骗人的东西很多,我就没教她去网上找。当我们走出菜馆时,阿包还对着我女友讲得津津有味,「......其实很容易,啊,前面就有网路咖啡店,妳有没有听过‘网咖’,我们一起去,我来教妳,保证不用半小时妳就学会。」我心里不喜欢这个阿包缠着我们,就对女友说:「我们自己试试看,不要给包兄添太多麻烦,人家包兄很忙。」这话我是要说给阿包听的,希望他知趣,快点离开我们两个。

阿包好像也听出我的话意,就说:「是嘛,我先教你们两个几个入门的步骤,给你们几个网址,你们就自己慢慢寻找。」嗯,这样说倒使我放心下来,看来他不会跟我们太久。我们走进一个巷子,阿包建议去一家叫做“x情网路世界”的网咖,咦,这里也是我熟悉的地方,我有时也来这里玩玩,这里不但有公共座位,还有隔着一间间小小的情侣房间,如果没有情侣,这里也有一些“女导师”帮忙教你上网。

嘻嘻,我也来过这里给“女导师”教过,她们会坐在你的大腿上教你如何上网。所以这里有一部份是做正经生意,有一部份可是有点色情,反正没人理会你想做甚么。我不是特地来这里找女生,我对女友是很专一,只是这里开业有个小开是我中学的学弟叫阿志,老是叫我来多多捧场。呵呵,可能阿包以为我不知道有这种地方,要带我和女友来见识见识。

刚走到门口,我的手机就响起来,「喂......甚么?......是......是......九点钟?......明天行不行?......好的、好的,我现在就来给你介绍,你还想要甚么资料吗?......好,拜拜!」干他妈的!「甚么人?你的客户要资料吗?」阿包回头问我。「嗯,tgi公司那个steven现在要产品资料,怎么搞。」

我不太高兴,现在正和女友一起,怎么可以突然跑走?我心想,让给阿包吧,反正这个月奖金不会太多。于是我对阿包说:「包兄,你和steven熟不熟?」意思是让他走一趟。以他好胜的性格,他一定会去,平时已经想方设法把我的客户拉过去,现在有这个机会他怎么会放弃?「嗯,我和他不太熟。」真想不到阿包会这么答我。我女友平时也担心我的工作不好,就对我说:「那你就去吧,不用陪我,我回家就是了。」

我看她的脸色,有点扫兴,但我知道她心里是支持我的。阿包看看我又看看她,说:「这样吧,我就陪vivian进去网咖等你回来。」我女友好像觉得这个建议很好,也点点头。「好吧,我就去一趟,很快就回来。」我开门公事包,看看平时里面的资料还算齐全。我其实没信心可以很快回来,因为那个steven很难缠,每次我跟他讲解的时候,他总要东拉西扯,讲一大堆废话。不过我我不想女友扫兴,只好说,「就拜托包兄你照顾一下vivian,我如果十点还没回来,你就送她回家吧。」「没问题,你放心!」阿包拍拍胸膛说完,就和我女友走进那网咖。

我看看手表,已经是快九点钟,已经来不及,就坐上计程车,去steven那家酒店,半路steven又打电话给我,说他今晚另有客人来,不用去了。干他娘的,怎么可能随便把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呢?但他们是客户嘛,你想要去k他一顿吗?我于是又转回来网咖,浪费了几十块的计程车费。「ㄝ,学长,你今晚想要玩甚么?」网咖那个阿志学弟对我毕恭毕敬,我也不明白他为甚么会对我特别好,据他说是我毕业后回母校去辅导他们,那时我鼓励他自己创业,而且要向高科技方向进发。

我自己也忘了当时有没有说过这种话,如果有,也是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但阿志却奉为真理,真的叫家人给他资金,开了这种网咖,却给他杀出一条血路,高中没有毕业,现在却做老板,说我是他的再生父母。而我这个伟大的再生父母自己读完大学,现在却做个给人家耍弄的小职员。干,真没天理!「没甚么,我要找人。刚才快要九点的时候,我有两个朋友,包先生和x小姐,你替我看看在那间房,我去找他们。」我知道他们这里客人都要登记一下姓氏、时间,签个名,离开时才结帐。

阿志在电脑里找一下就说:「包先生两位,在b16房。」说完还很客气地问我,「学长,你要甚么饮料或者水果?我叫人送来。」每次我来这里都可以免费享用他们的食物,这次也不例外。我说:「太客气了,你等我一下,我问问他们。」说完就朝着b16房走去。「ㄛ,学长,你要敲敲门才进去。」阿志在后面叫住我说,「人家可能在里面......你冲进去就很尴尬。」妈的,阿志这个白痴,少霞是我女友咧,他怎么以为是阿包这个人头猪脑的女友?他怎么配得起我这漂亮可爱的女友!

我今晚心里都有点不爽,阿志还这样胡说八道,我可没时间跟他扯。我走到b16房外,正想拉开那个门把,心里突然颤动一下,干,阿志也有可能说得对,阿包会不会跟我女友两个人在里面搂搂抱抱呢?当然不会,就算阿包有胆,我女友也不会随便和其他男生搂抱亲昵。但阿包会不会调戏引诱我女友呢?这个问题嘛......干,我就不敢打保票。

我女友并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生,但她的性格就是太天真太纯情,很容易被骗,我怎么知道阿包会不会用甜言蜜语来骗她?说起女友天真清纯的性格,也不一定是个优点,就是因为这种性格,她才会容易受骗。她跟我交往熟了之后,就断断续续把她受骗的经历讲给我听,有些是以前的事情,有些是跟我交往之后的事情,不知道大家信不信,我女友受骗的经历从天亮讲到天黑也讲不完,我随便讲几件事给大家听。

她在读初中的时候,有一天中午没跟同学一起吃饭,她先去邮局替爸爸寄信。走出邮局时被一个伯伯拦住,那个伯伯说他身上没钱,说没办法搭火车回去南部的家乡。我女友那时身上除了少量零钱之外,只剩下一张一百块钞票,她很同情那个伯伯,就把那一百块给了他。结果她自己剩下的零钱不够买饭吃,只买了一包零食吃,那个下午饿得要命,不过她很高兴,因为做了一件好事。过了两个星期,她却又见到那个伯伯在另一个地方拦住另一个女生,又是说身上没钱,说没办法搭火车回去南部的家乡,她才知道被骗。刚上高中,我女友的智慧好像也没提高。

有一天下午她单独在家里,有个二十几岁穿着像某种制服服装的男生来按口铃,说是做人口调查,她没看看那家伙的证件,就开门给人家进来。那男生装模作样问了一些问题,还说要量度家居尺寸,说这些数据对以后社会建造业很有用,就拿着软尺在她家里几个房间里上下左右量了几遍。半个小时才量完屋子,那男生又对她说,要量量她的尺寸,说这些数据是显示青少年健康成长的情况,对社会也很有用。我女友嗯一声,就站着让他量,那家伙量了她的高度之后,就量她的腰围,然后量她的臀围,接着还替她量胸围,我女友有点不好意思,但这是人口调查的一部份,就算是替社会作点贡献吧,所以她也没说甚么。那男生量她的胸围时说:「你里面穿乳罩,量度的时候不准确,要脱下来才能量。」我女友羞红了脸。那家伙说:「妳别害羞,我刚才调查每一家人都是这样量,妳不好意思在厅里,就去房里量吧。」我女友还不觉得这个骗局,还真的让那男生进她房子。到底是怎么量法,我女友不肯告诉我,后来我追问几次,她才吞吞吐吐告诉我说,她怕羞,不好意思自己解开乳罩,就闭着眼睛,那个男生就从后面解开她的乳罩,然后仔细地量度她的胸脯。

甚么?我女友竟然给陌生男人来家里,脱掉乳罩玩弄乳房?真是又好气又兴奋,岂有此理!还好,不幸中之大幸是,那个家伙主要是想偷钱,他在她爸爸妈妈房里偷走两千块。但我在脑里,总是在假设那个家伙如果是个大色魔的话,会有甚么后果呢?我女友会不会被他剥得精光?会不会被推上床?会不会给那家伙骑在身上?幼嫩的小穴会不会被那家伙的鸡巴插进去?各位都知道我喜欢淩辱女友,所以我心里全部的答案都是“会”,然后幻想着可爱的女友在其他男生的胯下婉转娇啼,被干了一遍又一遍。

我女友上了大学跟我交往之后,仍然经常被骗,她说有一次她跟我道别回家,那时我们刚交往不久,我们还是“地下情”,所以她不让我送她回家,怕给熟人看见。那时天色已黑,她匆匆走着回家,却给一把男声叫住:「小姐、小姐,帮帮我忙,那里有厕所,我肚子疼死了。」我女友回头看到一个脏老头,脸上好像很痛苦,捂着肚子半弯着腰。这样的脏老头本来应该吓走很多人,但我女友却慈心善肠,而且她从来不会以貌取人,就指着前面拐弯的横巷里有公共厕所,那个脏老头继续捂着肚子半弯着腰走,对我女友说:「不好意思,小姐,我实在走不动,妳可不可以扶我一段路?」

我女友看到他可怜兮兮,很同情他,就扶着他走进横巷。到了公共厕所外面,那老头还说:「小姐,妳真好人,但再扶多我两步进去一下。」我女友有点犹豫,不是想拒绝他,而是因为自己是女生,怎么可以进男厕呢?于是她在厕所外叫:「内面有没有人啊?」没人回应,她就扶那老头进去说:「好了,伯伯,我可要出去。」她没想到刚才这个软弱无力的老头突然直起弯板,还很有力地抓住她的手腕说:「妳也跟我进来。」

我女友吓得叫了一声“不要”却已经给他拉了进去,腰带给他扯掉,那天她穿着连衣裙,腰带扯掉,整件裙子就被那家伙由下到上掀起来,罩在头上,她还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已经觉得乳罩被人翻开,两个奶子被那老头捏弄得酥酥麻麻,连内裤甚么时候被脱掉也不清楚,只觉得那老头的下身贴在她的屁股上,鸡巴就在她小穴外磨着,这时我女友才惊魂甫定,挣扎起来,那老头很有力地按着她,可是他的鸡巴软趴趴,不一会儿,我女友大腿上觉得一阵湿热,那老头早泄了,就匆匆逃走。妈的,我女友这次又被骗,幸好又在魔爪里逃过一劫。

本来是值的庆幸的事情,在我脑里却有点失望,为甚么那个骗人的是个老头,而不是年轻力壮的坏蛋?如果是个鸡巴强壮的家伙,那我女友这次可就够受了,刚跟我交往不久就被坏蛋在男厕里奸淫,想起来都很令人兴奋,不是吗?我女友不让我送她回家,却在回家的路上被男人骗到厕所里,还要剥光光的,本来应该属于我的年轻诱人的胴体,却给坏蛋侵占攻破,小穴被别人的大鸡巴抽插,两个大奶子被别人随意捏弄,被人家奸淫得七荤八素,才交回给我做女友,哇塞,幻想也令人兴奋到极点。

怎么搞的,越讲越远,讲到那里去了?噢,刚才是讲到我在b16房外,正想拉开那个门把,心里突然颤动,想起女友太容易受骗,阿包这个家伙会不会用花言巧语来骗她呢?我就没拉开门把,而是把耳朵贴在门外,偷听一下阿包和我女友在里面的情景,可能是男声比较低沈我听不见,只听到我女友嘻笑的声音,他妈的,阿包这家伙一定又是在讲笑话逗我女友高兴,果然我隐约听到女友说:「......没有......当然没有看过......阿非才没你这么坏,讲这种黄色的笑话......还看这种......」

妈的,其他房间里游戏机声音很大,我听不清楚里面的声音,于是我把耳朵贴得更紧。「喂,」有人在我背后拍了一下,吓得我差一点把心脏吐出来,回头一看是阿志,他做个鬼脸说,「学长,你想偷听人家男女朋友在里面胡混吗?」「去你的!」我给他说穿了,有点老羞成怒。我不喜欢阿志用“胡混”这个动词,里面是我可爱的女友呢,虽然我喜欢淩辱女友,但阿包那家伙是我的宿敌,他在公事上已经占了我不少便宜,怎么可以让他再占我女友的便宜?「别生气,学长。」阿志对我总是毕恭毕敬,哈腰点头说,「我的意思是说,我这里装有webcam,你来我房里就可以偷看,不要在这里贴耳朵,被人家撞见不好看。」哇塞,有这么好康的代志?嘿嘿,偷看他们里面的情景也好。

于是我跟着阿志向他这里的专房走去。他一边向我解释,每部电脑都装一个webcam给玩家上网玩,但他这里的监视软件就可以透过webcam看见房间里的情形,阿志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低声对我说:「这件事没人知道,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不然以后都不会有人来我这里玩。」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这里有很多情侣来玩,给他们知道房里的情景都可以看见,那就没人敢来。进入阿志的伺服机房里,里面放了几部伺服器,很繁忙运作着,还连接着几十条线,从上升地板里伸延出去。伺服器监控器显示着几个文字和图案,我不懂那是甚么,应该是那种沈闷的电脑语言吧?阿志却走到另一部电脑上,输入一些我不懂的英文(每个字母我都懂,就是串起来却不懂是甚么字)和数字。

「呵呵,你那b16房的朋友现在连上色情网站呢。你看这数位流量这么大,应该是在看电影之类。」阿志一边看着电脑里显现出来一段段不知所云的文字,绘声绘声地对我说。甚么,连上色情网站?阿包不是在教我女友上网找工作吗?现在却连上色情网站?妈的,果然是想占占我女友的便宜。我心里有点担心,不是担心女友被阿包占便宜,反而担心女友会不会无意间进去我平时贴出「淩辱女友」的网站,就会很麻烦。

大家看我的文章当然是茫无头绪,但因为这里面的情节都很实在,我女友看了前文后理,就有可以怀疑是我写的,或者是个相熟朋友写的,到时候就很麻烦。最糟的是,她不知道很多淩辱事件是我故意弄出来的,我不知道她如果全部情况知道后会有甚么反应?可能跟我反目成仇,也可能自暴自弃:反正男友这样对我,干脆随便跟男人上床,脱光光让男人轮奸,还要被其他男人乱搞弄大肚子......好可怕的结局,我额头上渗出冷汗来。

「别老是弄一大堆文字,我都看不懂,甚么时候才能用webcam偷看?」我推推阿志,催他快点。阿志在windows上面左弄右弄,按这按那,然后就出现b16房间的情形,不只可以看见阿包和少霞的样子,还能听到声音,当然质量不太好,有点沙沙声。「他们在看色情电影看得津津有味呢!」阿志说完,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来,忙站起来,示意我坐下慢慢看,他自己急急地往外走,可能是外面有工作需要他处理吧。阿志走后,我就能集中精神看webcam偷来的影像。

我看见女友半掩着嘴巴,吃吃笑着说:「太夸张了吧,怎么可能这么大?」她看到甚么呢?我不知道,既然是色情电影,大的东西可能是奶子,也可能是鸡巴吧?我看女友两腿紧紧贴着,还有点磨来磨去的样子,干,她就是很敏感的女生,看到色情片就会有反应,希望阿包这家伙不会察觉吧。

「当然有可能,是妳见识不多吧,我也有这么大这么长!」阿包说着,一手搭在我女友肩上,另一手把她细嫩的手拉过去,放在他胯间说:「妳要不要看看。」我女友缩回手说:「你真坏呢,你那东西是大是小跟我没关系。」但她却没拨开搭在她肩上的手。我看她两颊红红,可能是晚饭喝了一些红酒,再加上现在这种色情电影的催情。而且可能之前,阿包已经调戏了她一段时间,看她对他已经没甚么防范。

阿包继续调戏我女友说:「是小胡子不够大吧?妳不敢比较一下?妳看,如果你像那个女主角那样,给这么大的鸡巴塞进去,多爽啊!」我女友不理他,但两腿又是紧紧夹着,还慢慢动了两下。这时阿包的手就搭在她的大腿上,她大腿在裙子外露了一大截,刚好给阿包摸了几下,他说:「想不到妳粗粗的皮肤还真嫩,看起来不像嘛。」「怎么说人家皮肤粗粗,怎么会不像嫩嫩的?」我女友就是喜欢人家赞美她,如果故意说她有缺点,她就会跳起来跟人家争论起来。「不要争论嘛,我的嘴巴最利害,给我亲一下就知道嫩不嫩。」阿包说完就弯下腰去吻我女友的大腿,我女友忙要推开他,阿包就说,「看来粗皮肤就是粗皮肤,我女友就比妳嫩滑得多。」

我女友又给他刺激得生气起来说:「人家皮肤也是很细嫩,阿非经常赞美我呢。」阿包就顺势又说:「那我亲一下就知道嫩不嫩。」这次我女友就没有推开他,让我这个公司里的宿敌阿包的嘴巴在她大腿上亲吻下去,然后吃吃笑起来说:「好了,好了,你弄得人家好痒,人家皮肤是不是也很嫩滑?」我看到阿包弯弯的粗腰没有直起来,仍然伏在我女友的大腿上亲吻着她,我女友双颊泛红起来,忙拉着他的头发,想把他的头擡起来,但这时阿包却强抱着她的大腿,还一边把她的裙子往上推,嘴巴跟着吻上去,我女友说:「不要∼」但那声音已经在颤抖,阿包整个脸都伏在她两腿中间,吻着亲着她大腿的内侧,我女友紧夹着双腿,但突然嗯哼一声,两腿开始发抖起来。

阿包这时跪在地上,脸仍然伏在我女友大腿上,我从webcam这角度看去,他的头刚好遮住,但我还是能猜想他仍然在亲吻着我女友的大腿,还发出声音说:「妳的大腿真的很嫩很美。」「就是嘛,你刚才还说......人家的皮肤很粗......」我女友脸上露出得意笑容,但很快就皱一下眉头,从鼻孔里透出哼嗯的声音。

我看阿包两手按在她的膝盖上,这时向两边一推,我女友本来发抖的两腿就轻易给他推开,她声音发颤说:「不要再亲人家......够了......」但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反而给阿包的脸伏在她两腿之间,干,这一次已经吻得很深,我虽然看不到,但可想而知,他已经亲到我女友的内裤上去!我的心怦怦直跳,妈的,不能便宜阿包这个家伙,虽然我喜欢淩辱女友,但阿包这家伙在公司里总是骑在我头上,我女友就不能让他乱来。

但看到自己可爱的女友被阿包钻进她两腿之间挑逗,我却有股说不出的兴奋。“笃笃笃”机房门有叩声,我忙把windows暂停,看是阿志进来,我才舒一口气,他对我说:「我们有个工程师要来弄弄服务机,你暂停一下。」说完他的头又缩出来,而另一个二十出头的男生进来,忙着弄那些电脑服务器,我也暂时不敢再看。我看着这个工程师弄着电脑,心里却很焦急,那个可恶的阿包还会怎么弄我女友?我脑里面一直想着刚才阿包伏在我女友两腿之间的情形,他到底吻到我女友那个部位,会不会偷吻我女友的内裤,或着隔着内裤吻她的嫩穴?不过,我女友一定会反抗,因为她不让我吻她的小穴,而我有传统大男人思想,只有她来亲吮我的鸡巴,我怎么会去吻她的小穴?

干,这个工程师,做事可真慢,害我等了很久!我看看手表,其实也只过了五分钟,但我却急着想继续看看阿包和我女友会是怎么样,所以觉得时间特别长。我继续胡思乱想着,那工程师弄了十几分钟,当他离开机房时,我立即坐回位子上,又打开那个windows,紧张地看着webcam传来的影像。哇塞,怎么会这样?我女友已经半倒在沙发上,裙子褪到纤腰上,两腿弯曲起来,阿包的头伏在她胯间,在吻甚么部位?我女友的内裤怎么已经缠在她腿弯上?我女友不是不让人家吻她的小穴吗?怎么会这样?我女友半闭着眼睛,深深地喘息着,发出诱人哼哦的声音,这时阿包双把我女友的大腿压下去,我也终于看到他的舌头已经卷成u形塞进我女友的小穴里,还抽出弄入,弄得啧啧有声。

看着女友很享受的样子,可能平时我没有主动吻我女友的小穴,在她心里却盼望着这种口交方式,这次却给阿包这懂得哄人的家伙得手了。阿包看我女友已经陶醉在他玩弄之下,就开始伸手去解开她的白衬衫,我女友半闭着眼睛,没有丝毫反抗,任由阿包解开他的衬衫,把她的乳罩也解开,脱了下来,两个白嫩嫩的奶子就在阿包面前,阿包伸手就握了上去,又摸又捏,还不停逗弄她两颗可爱的乳头,我女友已经哼嗯哼哦地呻吟起来。

干,不能让阿包这家伙占便宜!其他男生没问题,阿包这家伙不能给他玩弄我的女友!再这样下去,就不好了。但我也不好这样冲进去,弄得女友很尴尬。于是我拿起手机,拨给女友,只要说十分钟后来接她,阿包就不能再和她继续下去。「我是少霞,现在暂时没空接听你的电话,请你留言,我会尽快回覆。」电话里传来是女友可爱的录音声音,妈的,连手机也关掉!这时阿包已经擡起头来,可以看见他嘴巴上闪着油光,应该是吃了我女友小穴的蜜汁,他抱我女友抱着,把她压在沙发上。

我女友用手挡着他说:「包哥,不要再这样,我是阿非的女友......」阿包嘿嘿奸笑着说:「我在公司里都很照顾阿非这小子,他今晚要去见客户,我当然也要照顾他的女友嘛。」他说完也没等我女友反应,就用他湿辘辘的嘴巴压在她的小嘴巴,手掌握在我女友的奶子上,还在她乳头上捏了几下,她忍不住“啊嗯”发出声音,阿包就趁着她嘴巴稍微张开的时候,吻了上去,刚才亲她小穴的舌头现在就伸进她的嘴巴里,妈的,变相是给我女友自己品尝小穴的滋味。

我这时在webcam影像面前看呆了,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友给自己公司宿敌压在沙发上,还被剥得半祼,奶子小穴都露出来,我全身开始兴奋得发热,心脏兴奋得快要从嘴巴跳出来,鼻血兴奋得差一点喷出来,刚才想要阻止阿包的念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时阿包的手在我女友白嫩嫩的玉腿上抚摸着,摸到她腿弯上的小内裤,就扯了下来,往电脑这边扔过来,妈的,竟然刚好扔在webcam上面,把镜头遮掉一大半,幸好我女友的内裤是薄丝质的,所以我在白蒙蒙的镜头下,还能很勉强看到两个影子在沙发上翻来覆去。

「不要......不能再来......」我女友有气无力地挣扎着,我看不清楚她是怎样挣扎的,但不久就听到她「啊啊......」低沈的叫声,然后传来可怜的像哭泣的呻吟声,虽然我看不清楚两个影子在沙发上的情形,但以我的经验判断,我可爱的女友又一次被男人污辱了,而且这个男人还是我在公司里最憎恶的人!

但不知道为甚么,我却兴奋得差一点流出鼻血来,牙齿把自己嘴唇咬得疼痛,心里还兴奋地呼叫着:你这个臭阿包,还真有本事呢,不但在公司里欺淩我,现在还把我女友这样剥光光奸淫,干你妈的,你也太懂哄女生了,才第一次见我女友,就在网咖里把她的小穴干破了,妈的,干得好,我就是喜欢女友给人家奸淫!

接下去我就呆呆地在电脑前看着灰蒙蒙的镜头,听到我女友那种本来属于我私人的委婉娇啼和诱人的喘息声,只见两个影子上上下下翻滚着,我有点不知所措,呆呆看了差不多二十分钟,自己兴奋得不停摸鸡巴。「哇塞......真想不到阿非有这么漂亮又淫荡的女友......叫你去拍色情电影......肯定比那些女主角更会表演。」是阿包的声音,他说得也有点吃力气喘。

「你......不能......这样说人家......不要把人家......和那些主角相比......」我女友半哼半嗯着提出抗议。「不信我们可以用这webcam,你就可以在电脑里面看到自己。」阿包说着,不久我女友内裤就从webcam前拿走,我又能清晰看到他们房里的情形,只见阿包伸手过来电脑旁边,按了几个键,然后又退回到我女友身边。他应该是用webcam对准自己,然后把影像在电脑里显现出来,就是说他们在电脑里看到的画面和我看到的是相同的。

干,这时我清楚看到女友已经被脱得光溜溜,趴在沙发上,给阿包从后面干着她的小穴,阿包的鸡巴果然很粗大,每干一次都很猛力地插进去,我看到女友的小穴两片嫩唇都给他弄得发红。「哈哈,妳看见自己吗?」阿包说。「不要......好羞人......」

「呵呵,妳没这样看过自己吧?」阿包说完,伸手把webcam拿下来,拉到我女友身边,对准她的乳房,我这里也看到女友两个大奶子,晃荡晃荡着,然后给阿包的手掌摸上去搓弄着,阿包说,「看到了吗?妳看妳的奶子多大......」然后把webcam向后移,竟然放在他自己下体旁边,这时我看到他的大鸡巴朝我女友的嫩穴抽来插去,把她细嫩的阴唇翻来插入。

「不要......我不看......」我女友哼嗯着。阿包这时把webcam放回在电脑上面,按了几个电脑键,对我女友说:「把这些影像传回家里的电脑,留给以后欣赏也不错。」甚么,还要把奸淫我女友的情景录下来?「真的不要......不可以......都是你......歹念头......趁人家男友不在......挑逗人家......给阿非知道就......」我女友听见阿包要把影像传回家里电脑,连忙挣扎着,但却给阿包翻过正面抱起来,把她两腿抱起来,他的粗腰和大臀在我女友的胯间不断浮沈着,把我女友奸淫得呻吟不已。

「干人家的女友真爽......当然要把珍贵的镜头录下来!」阿包在我女友耳边说着,「最好以后放到网路上去......让所有人都知道妳给我淫弄过......妳男友如果看到妳这样被我干......他会怎么想......」我女友这时给他奸淫得两眼空洞失神,双手抱着他粗壮的背肌,让他压着自己两个大奶子上,把她的大奶子挤得扁扁,嗯嗯哼哼从嘴里透出模糊的句子:「用力......用力干我......让所有人都看到......你在淫弄我......啊......我不行啦......你快奸死人家......」说着还自己挺起纤腰,让阿包的大鸡巴在她小穴插得更深。

「妳喜欢给我干吗?」我女友嘴里呻吟着:「啊......喜欢......你干得人家很爽......你就插死我吧......」真想不到我女友在高潮快到的时候,把平时在我耳边说的淫话,现在也在阿包耳边说出来。她又看看电脑,可能又看到自己在电脑里被奸淫时那种淫荡的样子,又呻吟地说,「啊......你真的录下来吗......把人家拍得很淫荡......比女主角更淫荡......」阿包这时说不出声来,抱着我女友扑哧扑哧狠插几十下,然后滋滋滋地射出白浊浊的精液来,哇塞,真多呢,把她的小穴、屁眼、肚子、奶子都射得一片狼藉。

我这里看得也兴奋得差一点射出精来,不过想到这里是机房,不能乱射,才忍了下来。后来阿包就和我女友离开了网咖,我跟阿志道谢之后,也离开了网咖,只见阿包开着车子送我女友回家,我也搭公车回家。回到家里,就立即去浴室里,装作是洗澡,其实是回想着女友被阿包奸淫的情形,打起手枪来。那晚我激动得睡不着,到了十二点半,我打个电话去女友家,想跟她聊聊,接电话是她妈妈:「少霞还没回来,她不是跟你一起吗?那可能是去同学家里吧。」甚么,还没回来?刚才阿包送我女友回家的时候,还没十一点呢,就算搭公车也只要二十几分钟,怎么现在还没回到家里?这么长的时间,还会有甚么事情做出来?说不定阿包把车子开到阴静的地方,再在车里把我女友淫弄一番吧。干,岂有此理!

第二天回到公司后,阿包竟然对我特别好,还说要介绍新客户给我,他还问我甚么时候,要我和少霞请他吃一顿饭,因为他教懂我女友用网路找工作。他跟我谈话时,不时流露出得意的笑容,好像是在说:「干你女友还真爽呢,甚么时候再来给我干一炮?」但我心里竟然对阿包这家伙没有以前那么憎恨,反而很希望他再把我女友弄上床,狠狠干她几炮,干得她呻吟不已......哇靠,那里有女友被别人奸淫自己还会这么爽的?不过我就是喜欢这种又心疼又嫉妒又兴奋的感觉。

这么好的帖
不推对不起自己阿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