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第二集第一章

  • 美人图第二集第一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摘要

第一章
浴血奋战伊山近不喜欢女性。一百多年前,他还是一个纯洁少年的时候,就被两个神仙美女按在洞府的白玉地板上,强行淫污,活活奸了他三年,在这一千多日中,从来没有给过他一分钟休息的机会。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第一章
浴血奋战

伊山近不喜欢女性。

一百多年前,他还是一个纯洁少年的时候,就被两个神仙美女按在洞府的白玉地板上,强行淫污,活活奸了他三年,在这一千多日中,从来没有给过他一分钟休息的机会。

在昏睡百年之后,他赫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十二岁男孩的躯体,而家里的亲人早就都已经老死了。

无奈之下,伊山近只能含泪从废弃的洞府门前枢下些玉石来当作肉金,作为自己损失的一点补偿。

但就这么点含辛茹苦卖了三年苦力得来的「肉金」,还被无良的当铺老板娘强行夺走,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这还不算,第二次见面的时候,那个当铺老板娘不仅想杀人灭口,还起了染指他女朋友的心思,实在是变态得令人发指。

但世间终有真情在,两位大恩人救了他的命,还供给他衣食,让他可以安心地修练仙诀,将来终有仙法大成、报仇雪恨的机会。

巧合的是,这两位恩人也是美丽性感的女性,这让他有点不自在,不过在满怀的感激之情中,这些都不算什么了。

即使这两位恩人的女儿们不喜欢他,常冷言冷语地讥刺他,这些他都能够忍受,看在恩人的情分上,也都不放在心上。

现在的他,只想平静地修练仙法,将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等到尘埃落定之后,再和自己心爱的女友找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过上平静快乐的生活,再生些孩子,那就心愿已足,再无所求了。

想到这里,伊山近快乐地微笑起来,心里充满温情,只想将那纯洁可爱的女孩揽在怀里,和她共享情爱的甜蜜。

当午本来是想要陪他一起出门去,但他坚决不肯,只让她送到府门,就自己坐上马车离开了。

这辆马车是向济州城中一所隐秘住宅奔去的。在那里,有一个彩凤帮的受害者,名叫陈和的,正等着他,准备将彩凤帮的犯罪证据交到他的手上。

那个当铺的老板娘,同时是大帮派「彩凤帮」的帮主,掌控着济州城的地下势力,做事不择手段,许多人都被逼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陈和与伊山近的遭遇也相差不多,这些年来矢志复仇,搜集了许多罪证,听说伊山近的事后,请人递话和他联系,准备要将搜集的证据交给他,再由他转交给知府夫人。

要绕这么个大圈子,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谁都知道知府惧内,而夫人赏识伊山近,伊山近又和赵飞凤有仇,那个人为了报家仇,不得不仰仗伊山近的面子和官府的力量,就算有一丝可能也不放过,这些伊山近都能理解。

坐在车厢中,他闭上眼睛,开始修练仙法。

这些天里,他勤修苦练,渐渐修到海纳功第二层的顶峰,身体的伤势也都在修练过程中提前养好了。

但目前似乎遇到了瓶颈,修练多日,还是不能突破第二层。

如果能升至第三层,就可以施展出仙法,战斗力将比从前强上许多。但伊山近知道这急不来,还是要慢慢修练,打好根基才行。

马车吱呀呀走了许久,来到一所宅院前面,停了下来。

伊山近下了车,吩咐车夫在门前等候,自己上前敲门。

门开了,一个瘦小老头站在门前,躬身行礼,卑屈地笑道;「家主就在里面,请公子入内叙话!」

伊山近迈步走进门,由老头带领着,一路走向内宅。

在进入内宅院门时,突然脚下一软,呼呼风声响起,整个人就像腾云驾雾一样,飞了起来,身体被紧紧束缚住,无法动弹。

四周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声,大批江湖豪客手持兵刃冲出来,将他团团围住,指着他狂笑。

「放开我!」伊山近用力挣扎,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是被一个大网兜住,用一根绳索高高地挂在树梢上,网绳极紧,将他牢牢地包裹在里面。

透过网眼,他怒视着那个老头,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设圈套害我?」

瘦小老头猛地挺起腰来,眼中精光暴射,冷哼道︰「蠢东西,敢和我们彩凤帮作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一个胖大和尚持着戒刀走过来,仰天狂笑道︰「我还当能让帮主受伤的是什么好汉,原来就是这么一个小孩子,居然还想扳倒我们彩凤帮,真是可笑!」

四周的江湖豪客一起大笑,指着网中的伊山近笑骂,都说︰「本帮基业深厚,你这小孩子也妄想和本帮作对,不要做梦了!」

「原来是圈套!」伊山近怒视着他们,咬牙道︰「那个被彩凤帮害得家破人亡的陈和,也是你们的人,用来骗我上钩的吗?」

「那倒不是,你这小子还算狡猾,要想让你上当,总得找个本帮真正的敌人才行。不过这家伙实在讨厌,居然弄到了本帮不少证据,实在不能留他。你想见他吗?」

胖大和尚从身后抄起一件东西,放到伊山近面前,竟然是一颗头颅,须发皆张,满脸都是悲愤表情。

看着他的脸,伊山近心中一酸,想到此人无辜被害得家破人亡,现在又被仇人找上门来砍了脑袋,说起来也实在可怜。

瘦小老头放下伊山近,拿出结实的牛筋捆住他的双手,又在他身上仔细搜了一阵,找出一件玉佩,却是朱月溪强行送给他的见面礼,冷笑道︰「有这东西,可以骗那个小丫头出来了!」

胖大和尚咧着大嘴笑道︰「说也奇怪,那个小丫头有什么好,帮主怎么对她念念不忘,一定要活捉她过来?」

看他挤眉弄眼的模样,倒未必是真的不懂。瘦小老头冷冷地道︰「大师,这种话最好不要说,帮主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和尚打了个寒噤,果然不再说话。瘦小老头转身招呼了几个人离去,临走时冷笑看着伊山近,寒声道︰「别急,我这就去接你的小姘头过来,让你们在帮主面前团聚!」

伊山近眼睛发红,咬牙怒视着他离开,想到当午可能会有的危险,心中如烈火焚烧。

和尚将他连网提起来,走到后门,那里早有一辆马车在等候。

伊山近躺在车厢里面,被绳网束得像颗粽子一样倒在地上。这网极为结实,不管他怎么挣扎,都弄不开,最后只好无奈地放弃。

他努力静下心来,闭目凝神,开始修练海纳仙诀。

细微的灵力在丹田中涌起,流入经脉,逐渐流动起来。

伊山近心中焦急,催动着灵力,让它流动更加快速,连着运行了两个周天,却仍未有突破二层、进入三层的迹象。

放在从前,他也会顺其自然,并不着急。可是那个瘦小老头已经去骗当午了,他现在怎么能不急?伊山近狠狠一咬牙,干脆不顾生死,强行修练起了谢希烟手书中所写的冲关秘法。

按照那秘法,虽然很有希望冲破关口,进入下一层的境界,但身体多半会遭受重创,谢希烟创出这一秘法,也只是为了冲破重要关口,才会有所冒险。

所谓重要关口,就是修行到一定年限后,修为再不增长,那时就是到了修练的瓶颈,为了有所突破,冒险也是值得。像伊山近这样,刚刚入门不久,就强行运用秘法冲关的,从来都没有过。

伊山近这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拚命地催动灵力,默念真诀,强行驱动灵力冲关。

在这霸道功法之下,灵力果然暴涨,源源不断地冲向经脉,流速越来越快,冲得身体各处经脉一阵阵的剧痛。

伊山近脸上迅速渗出汗珠,却努力咬牙忍耐。当初他被奸三年,经常都要承受灵力冲击经脉的痛苦,现在这样的剧痛,并不能对他坚定的心神造成太大影响。

身体越来越热,汗珠涌出,渐渐地将衣服都浸湿了。

在他身边,坐着一个年轻帮众,瞪大眼睛盯着他,生怕他趁机逃走。

他看了一会,自己也累了,闭目休息了一会,突然听到伊山近粗重的喘息声,慌忙睁开眼睛,看到他身上衣服湿透,惊呼道︰「你怎么了?」

这是帮主要的人,谁知道她是想要活的还是死的,如果不小心弄死了他,相干的人可能就要受到帮规严厉处置。

年轻帮众蹲下身看着他,束手无策,慌忙跑出去喊人。

就在这一刻,伊山近低低地闷哼一声,体内灵力突然暴增,如长江大河般在体内奔涌流淌,甚至还有微光自肌肤透出来。

伊山近紧紧咬住嘴唇,齿间已经有血渗出,唇边却露出坚忍的笑意。

他冒着伤身的危险,拚命驱动霸道功诀,终于一举突破海纳功的二层,进入了第三层。

虽然离修到第九层海纳功极顶还差得远,但在这么短时间内能突破到第三层,也足够自豪的了。

他微微动一动身体,只觉浑身痛楚,还是被那霸道功法伤了身体。至于内伤有多重,现在还不能确定。

伊山近举起手,运足灵力到手上,按照第三层可以使用的仙术默念真诀,拚命凝神驱动之下,终于看到指尖有微光亮起,就像有短短的细小光焰在指尖吞吐,尖端形状锐利。

伊山近曲着手指,在腕间捆着的牛筋上轻轻一划,那极为坚韧的粗大牛筋立即从中断裂,就像小刀切豆腐一般轻易。

那个帮众跑出去,跪在车板上,向和尚禀报。

和尚正坐在车夫旁边,警惕地扫视着路上行人,提防有人来救那个小子,突然听到伊山近像是得到重病,也吃了一惊,慌忙进来看。

一眼看去,那个小子缩着身子躺在地上,身上衣服都被汗浸湿,和尚看了也吃惊,上前一抓他肩膀,扳过来问道︰「臭小子,你在搞什么鬼?」

伊山近睁开眼睛,冷冷地对他一笑,眼中闪过残酷的寒光。

他缩在身下的手突然伸出,刹那间穿过很短的距离,嗤的一声,插入了和尚的胸膛。

他的另一只手同时挥出,轻轻地斩在和尚的咽喉,在掌缘处,闪动着微弱的光芒。

掌缘轻松地切开了咽喉,直达喉骨。和尚不能置信地瞪大眼睛,张开嘴,却只能吐出一口血来。

噗的一声,伊山近被泼得满脸是血,却毫不停顿地跳起来,举掌疾速劈向那个年轻帮众。

帮众吓得呆了,只来得及举手相迎。伊山近闪着微光的掌缘就像利刃一般,顺利地切断了他的胳膊,又斩在他的咽喉上面,把他即将发出的惨叫堵在了腹中。

伊山近喘息了一下,用力一抖身子,那被他用灵力刃切碎的大网就被抖落到了地上。

这是海纳仙诀升到第三层时可以用的仙术之一,将灵力化为实质,如刀锋般,无坚不摧。

竭尽灵力杀掉了两个敌人,伊山近体内薄弱的灵力也随之一空,闭目调息了一会,从地上拾起戒刀,突然冲出车厢,狠狠一刀斩在车夫的后颈上,将他的脑袋劈飞,骨碌碌地摔落大道之上,随即被车轮辗得血浆四溅。

马车周围,有十几个帮众持刀守卫,突然看到他满身是血地从车厢中冲出,都大叫起来,纵马冲过来,挥刀向他斩劈。

伊山近没有心思和他们纠缠,双腿灌足灵力,纵身疾跃,从他们头上飞了过去,远远地落在道旁一座高宅大院的围墙上,大步狂奔,顺着围墙向府衙的方向奔去。

升到第三层后,他的速度比原来更快了近一倍,奔行之下,势如疾风,不过转瞬之间,他就挟风尘滚滚而去,只留下一群帮众相对错愕,人人都是额头汗下。

伊山近在围墙上疾速奔行,到尽头时纵身跃下,飞脚踢翻路上一名鲜衣怒马的豪门公子,强夺了他的马,举起马鞭狠抽,逼骏马惨嘶着向府衙狂奔。

趴在马上,伊山近剧烈地喘息。刚才强行冲关引起的内伤似乎已经闲始发作,内腑中剧烈疼痛,就像五脏六腑错位一样。

但此刻当午正身处危难之中,再慢一步,说不定就要落入敌人手里,留下终身遗憾。

想到这里,伊山近心如火焚,根本顾不上身体内部所受重伤,奋力挥鞭打马,一路烟尘疾驶向前。

穿过长长的大道,搅得一路鸡飞狗跳,终于来到府衙后院所在的大街上,看着院门就在前方,伊山近微松一口气,突然身体又绷紧起来。

他看到当午正从府宅后门中走出,而陪着她的,正是那个送信诋他出去的小丫鬓!

不远处,还有一辆马车在等候,驾车的正是那个瘦小老头,装出一副恭敬谦卑的笑容,点头哈腰地迎了上去。

「不要出来!」伊山近怒喝一声,狠狠一鞭击在马臀上,飞速向这边驰来。

老头转过脸,看到大道另一端,烟尘中远远驰来的少年,脸色一变,突然迈开大步,向着当午冲去。

守卫后门的两个卫兵看到事情不对,立即上前拦阻,却被老头拔出的短刃,一人一刀桶翻在地。

与此同时,道边冲出十几个彩凤帮众,袖箭飞镖一齐甩出,铺天盖地打向伊山近。

伊山近举起戒刀,狂挥舞动,叮当一阵乱响声中,将射向他的暗器都砸飞,却护不住身下骏马,只听骏马惨嘶,狂奔中摔倒在地,溅起大片尘土。

一个魁梧大汉冲上前去,舞动沉重铁棒狠砸,趁着他马倒失措的机会,一棍就砸飞了他手中的戒刀。

那一边,瘦小老头已经冲到当午面前,伸手就去抓她的手臂。当午惊叫一声,身子后缩,竟然险险地躲开了他的手,没有被他逮到。

伊山近看得目訾欲裂,在风中厉啸一声,纵身疾跃,脚踩在马头上飞射出去,从大汉头上跃过,双足落地,狂奔冲向后门方向。

在他身上,到处洒满鲜血,脸上也是血红一片,看上去极为惨烈狰狞,令人胆寒。

当午突然看到他冲出来,满身是血的模样仿若厉鬼,吓得惊呼一声,失声叫道︰「帮主,你受伤了?」

趁着她动作一慢,老头疾速伸抓手抓住她,另一手挥动短刀,斩向伊山近的头颅。

伊山近怒喝一声,不避危险地向前抢进,左手举起迎向刀锋,右手化掌为刀,斩向他的脖颈。

老头怒哼一声,眼中森然射出寒芒。他的刀如此锋利,就算练成铁掌也要被他一刀斩断,这男孩不知厉害,竟然以肉掌迎钢刀,只怕要被他一刀斩断手掌,顺势斩下去,先将他胸膛裂开,让他的右掌根本无力伤到自己。

轰然巨响声中,刀掌相交。伊山近左掌那道微光撞在刀身上,将钢刀撞出一道豁口,同时也被利刃所伤,鲜血迸流而出,顺着手臂流了下去。

但那刀没有斩断他的右掌,只是割出一道伤口,深可见骨。

老头大吃一惊,身子慌忙向后一缩,看到他左手挡住刀锋,右手疾斩下去,劈在老头肩上,咛的一声,竟然以肉掌劈开了他的骨肉,斩断肩骨,深达胸口。

瘦小老头惨嚎一声,向后便倒,当场痛晕过去。当午也被带得一个翅起,险些跌倒。

那十几名帮众惊骇莫名,对视一眼,都挥舞刀枪扑上来,大汉挥舞巨棒,虎虎生风,冲在最前面。

伊山近疾速转身迎敌,带着满身的血污,和身扑上前去,在铁棒落下之前,就已经冲到大汉怀里,右掌疾伸,噗地刺入胸膛,斩裂了大汉的心脏。

当手插入胸口时,他甚至能感觉到心脏跳动着在手上磨擦,血肉的温度暖暖地留在手上。

铁棒重重地砸在地上,烟尘大起。伊山近纵身飞退,顺手夺过铁棒,拦腰横扫,将一个冲上来的帮众打飞出去。

在府衙后院中,仆役们大声惊叫,纷乱跑动着,招呼守兵前来帮忙。

伊山近手持铁棒拦在门前,状若疯虎一般,暴烈挥舞重棍,狠命砸在敌人刀枪之上。这时他力量暴增,挥舞铁棒去势沉重,接连打飞敌人手中兵刃,连同几个帮众也口中吐血地被砸飞出去。

但十几人的围攻,终究非同小可。刀枪劈刺在他身上,弄得他遍体伤痕,浑身鲜血淋漓,仍是死战不休,决不肯后退半步。、

「不能让他们伤了当午……」伊山近咬牙思忖,只觉脑中有些模糊,拚命地挥出铁棒,誓死保护自己喜欢的女孩。

他满身染血,仍在决死鏖战的模样,仿若杀神一般,令那些看惯了他温和模样的婢仆们惊骇欲绝,这才知道这个满脸稚气的小男孩有如此凶厉果决的一面。

马蹄声急促响起,数十人的骑兵从大道那边疾驰而来,放声大呼,命令道︰「前面那些逆贼,快快放下兵刃,不然定斩无赦!」

更远处,有许多步兵大步狂奔跑向这边,挥舞着刀枪嘶吼,生怕那些逆贼攻进知府后宅,如果伤了贵人,他们个个都吃罪不起。

残余下的几个帮众对视一眼,都有了惧意。

他们的目标,一是杀了伊山近,二是活捉当午。现在伊山近满身是血,嘴里甚至也开始吐血,显然是受了重伤,不知会不会死。

?可他即使是要死,还挡在那女孩面前,显然要夺那女孩必须得从他尸体上踩过去。

现在大批骑兵已经冲来,他们哪还有时间杀了这男孩、抢走那女孩?当中有人大喝一声,众人立即收起兵刃后退,跑到街道另一边骑上骏马,向着大街另一边飞奔逃去。

那些骑兵冲到门前,呼喊着向他们的背影追杀而去。伊山近看着大队骑兵从面前掠过,突然眼前一黑,仰天而倒,昏厥在当午温软的怀抱之中。

……

府衙遭袭之事,让知府大人极为震怒,命令捕头立即去查明真相,将与此有关的贼人捉拿归案。

虽然他惧内懦弱,但在影响到自己颜面的事情上,还是不能退缩。不然的话,官府的威信何存?而他最敬爱的夫人,此时正哭得像泪人儿一样,守在后花园的住宅中,与姊姊蜀国夫人相依相偎,抱头痛哭。

伊山近满身是血地躺在床上,气息奄奄。女医生替他解开衣服,包扎伤口,数他身上所受刀伤、枪伤,足有数十处之多。

幸好这些伤口都不足以致命,只是医生说了,他还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能否活过来还要看他的运气。

当午跪在他的身边,几次哭晕过去,恨自己拖累了他,才导致他受到这样的重伤。

朱月溪与姊姊痛哭了半晌,拭泪平静下来,想起此事缘起,又气又急,召唤伊山近身边服侍的丫鬓来询问。

那些丫鬓都吓得战战兢兢,跪在地上磕头求恕,将她们知道的都讲了出来。

朱月溪又让人去唤那个送信讧伊山近出去的小丫鬓,却哪里都找不到她,显然是趁乱逃走了。

出了这样的事,蜀国夫人姊妹都是痛怒交集,只能拿那些丫鬟来出气,每人重打十杖,赶出园子,去田庄里做粗笨活计,再不许回来。

女主人怒发雷霆,奴婢们都恐惧至极,趴在地上连连磕头,哀求主子息怒,千万不要气坏了身体。

蜀国夫人略消了气,让自己的贴身丫鬓拿了湿毛巾,去替伊山近擦拭身上的血迹,看他肌肤白嫩可爱,偏又受了这样多的伤,心中痛如刀绞,只能拉着妹妹的手,一同垂泪无言。

伊山近这次受的伤确是不轻,幸好有灵力护体,修为达到第三层之后,身体恢复速度也加快许多,过上些天,伤势也就渐渐好转,到最后伤口彻底愈合,竟然不留一丝疤痕。

但外伤虽好,内伤却缠绵不去。这次强行运功冲关,虽然破开了第三层的关口,对身体的伤害却极为巨大,一直无该恢复。

现在伊山近虽然达到了海纳仙诀的第三层,身体里面的灵力却荡然一空,丹田里也是空空荡荡,不能涌起半分灵力。

而且,他还染上了嗜睡的毛病,有时一睡就是一天,起床后也是昏昏沉沉,四肢无力,努力修练海纳功时,也没有一点好转。

对这种情况,伊山近无可奈何,只能期待将来有一天能恢复过来,就这样在当午的细心服侍下,一天天昏沉沉地睡过去。、

这些天里,朱月溪也一直催着捕头捉拿凶犯,不肯让衙役们懈怠偷懒。

后门外逮到的匪人,其中有两个伤重而死,包括那个瘦小老头在内。

其他的人,也都一口咬定自己是见财起意,想要抓了伊山近诈取赎金,坚决不承认自己和彩凤帮有什么关系。

彩凤帮在济州经营多年,势力条根错节,就连牢头、衙役里面也有他们的人,再加上有强大的靠山,以朱月溪这样的权势,也是无可奈何。

到了最后,她也只能让捕头打死几个匪徒泄愤,一时不敢去动彩凤帮,免得惹上凶横的敌人。

对于这样的情况,伊山近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他本来就受了蜀国夫人姊妹的大恩,也不好再给她们添更多的麻烦。

蜀国夫人与朱月溪颇觉对不起他,对他的身体也更加关心,每天都跑去嘘寒问暖,找了最能干的丫鬟服侍他,于心只想让他把病养好。

她们的关怀,让文娑霓蛾眉紧锁,对伊山近的厌恶与担忧日甚一日。

她站在闺阁的窗口,望着那一对永远年轻的丽人如穿花蝴蝶般来往于伊山近的卧室,让她脸色冰寒,心里怒极。

「难道那个家伙真的会成为我的继父?」

一想到那个比自己小上好几岁的男孩,居然可能成为自己的继父,或者哪怕只是母亲的秘密情人,文娑霓就恶心得想要呕吐。

年龄相差悬殊的男女成为夫妻,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蜀国夫人铁了心不顾及侯府的颜面,做出先斩后奏的事情来,一旦生米煮成熟饭,就算皇家也只能默认事实,甚至有可能给伊山近加封「郡马都尉」之类的头衔,让他安慰蜀国夫人寂寞凄清的晚年。

在文娑霓的脑海中,出现了可怕的画面︰一个满脸稚气的白嫩男孩,挽着自己满脸娇羞母亲的手,甜甜蜜蜜地从洞房里面走出来,而自己只能带着弟弟跪在他的面前,委委屈屈地向他奉茶,涩声恭称道︰「父亲大人!」

这个词让文娑霓剧烈地颤抖,用力甩头从恐怖的幻想中摆脱出来,素手紧紧握住纱帐,几乎要把它整个拽下。

既然与彩凤帮的合作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哪还有什么办法能够除掉这个心腹大患?望着远处那个被当午搀扶出来散步、昏昏欲睡的白皙男孩,文娑霓紧紧地咬着樱唇,心里升起四个大字︰「借刀杀人!」
路过看看。。。推一下。。。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啰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