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连续射了2 次 (1)[家庭乱伦]

  • 我连续射了2 次 (1)[家庭乱伦]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武侠古典
摘要

在国中时期的我,虽然连一次性经验也没有…但a
片倒是看过不少…
总是在凌晨四点多,趁着家人熟睡之际,身体就不由得的自动爬起来,走到
客厅~
打开电视~
转到锁码频道…奇怪的是……不管睡前做了多激烈的运动……
(那怕是跑完5000公里)精神就像刚喝完一打鸡精般抖擞,而且不管天气再
冷……
温暖的被窝也抵挡不住a
片对我的冲击…哈哈现在想想,当时如果能把这种
精神转到学业上…我早就是建中的榜首了……唉
虽然每晚酱子偷偷摸摸的看……还自以为家人都不知道,其实他们早就知道
了…
可能是想当时我正值青春期,对性开始产生好奇吧……所以不想把我揭穿噜

不过,唯一例外的是可恶的老姐…(当时她就读北x
女中)…
总是在我进行夜间秘密行动时,有意无意的就从她房间走出来喝水…
幸好她有张良计,我也有我的过墙梯…我已经训练到转台~
收老二~
可以同
步进行所以还是没被她抓包过…呃,只有一次啦…之后会提到噜~~
在学校上课最得意的壮举,就是全班女生的内裤我都看过…在某堂课(不好
意思讲)
会安排男女生面对面的坐,而且当时规定女生一定要穿裙子……嘿嘿……所
以喽说也奇怪,女生她们真的都蠢蠢的…还是她们也故意让我们这群小色鬼打饱
眼福总是"
不小心"
会张开脚…然后……我们就得用吃奶的力量压住小老弟…以
防它出头天因为夏天的制服裤子很短,老二过长的,有可能会从裤管缝探出头来
…哈哈…总而言之国中的三年是相当快乐的,根本没有什么压力~
那些为了联考
而跳楼的……
如果在我们班待上一个学期,应该就不会这么想不开喽…嘻嘻~~
国中时,最流行的莫过于灌篮高手了…每个人都深深的中了毒,在短短的下
课十分钟……
球场挤满了人,十分钟后,又恢复平静…在上课时间,脑中回荡的……也是
比赛战术阿……
或者是刚刚的比赛中有那儿可以改进的,上课实在迫于无奈
幸好老师都是刚从师大毕业的…而且都清一色是女的…刚好又都长的不赖…
我上辈子不知道干了什么好事…老师正倒也罢了,班上女生更是…这样说好
了……
在班上普通等级的,在外班绝对是班花…因此在下课时,班上总是有一大群
外班的"
野孩子"
…站在门口品头论足……哈哈……真悲哀呀…
班导为了让男女生相处的更融洽,所以采取"
莲花座"
的方式…哈……我的
左邻右舍都是女生彷佛置身花园ㄋ…只有一个爽字了得…透过袖口,可以观望她
们胸罩的肩带…
一到夏天,只要一个流汗…女生有穿制服跟没穿一样~~喔…真是天堂好噜…
第一话就先到这儿好了…废话太多也没什么意思~~
第二话老姐泛黄的棉质内裤
先形容一下我老姐吧,她当时高一…长的还算可以啦,可能是同在一个屋檐
下那么多年,看习惯了……
有人说他长得像林嘉欣……哈~
哪有…她还轮不到勒……不过是越来越多人
酱子说……
寡不敌众…我也只好承认噜……身材嘛……我到没有跟她讨论过…可能只有
b
罩杯吧……
不过她蛮瘦的,所以整个看起来还ok啦…内裤好像全部都是白的……胸罩好
像也是……
反正我们都是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让老妈洗……所以喽…别人一心想得到的圣
品……
在我眼中不过是一件丢在洗衣篮里的内裤及胸罩,而且还跟我的臭内裤躺在
一起……ok,先介绍到此……
我总是会在天刚破晓时,独自一人到公园练球…在某个炎热的夏天,我依然
在上课前跑去打球……
可能是当天晚上射太多枪了吧…打一下下就累的不行回家噜,而且也懒得冲
凉……
到家后就直接倒在沙发呼呼大睡了起来…老姐的当天要穿的绿色制服刚好就
摆在沙发上所以喽……就被我当成被单压在下面…睡梦中……还是在球场上快??意
奔驰着…
直到我被莫名的叫声给惊醒,原来是老姐的叫声……我不高兴的说:「干痲
叫那么大声啦…吵死了…」
她狠狠的敲了一下我的头,说:「你夹到我的制服啦…」
咦?

"
夹"
…不懂…啊…奇怪…制服怎么在我的胯下…而且刚好老二外露
……龟头正好停在领口上(不过我是面对沙发背,所以她没看到)…伴着精液的
腥味,以及尿味及刚打完球的汗味使得制服上有相当淫秽的味道,她很用力的从
我胯下将制服扯了出来,并顺手拿了起来闻…
她又大叫一声…
「阿~
好臭喔……都是你害的啦……死老弟…我没别件了耶。」。
接着我又遭到一阵毒打……呃……说是毒打……反正女生的力气就那么一丁
点……就当她在帮我捶背好了……
在她一阵拳脚中,其中一下不偏不倚的打到我的要害…我痛的哇哇叫……
不过我看她到得意的摆出胜利的姿势…现在换我不爽了…
我生气的说…
「靠,搞不好妳的制服本来就很臭…又不一定是我…」
(其实我也知道是我弄臭的,只是情急之下乱掰一通)
她也马上反攻了回来,说:「作贼的喊抓贼……明明就是你的那边…嗯……。」
她突然不好意思说下去…
哈哈……好机会…我说:那边阿?
……我听不懂妳在说什么啦……
她又回说…
「你还装?;……那边就是………下面啦!!」哈哈…不愧是女校的
…这么ㄍ一ㄣ…
我说:「下面喔…就是阴茎对吧?还是妳指得是我的睾丸??」
看到她脸红说:「干痲讲出来呀~
?你很脏耶…」
我说…「这是学名啊…难道要叫什么…"
懒叫"
喔…还是"
"
…」
她很惊讶我竟然会这样说…
(其实我也很惊讶……可能是当时太过生气了吧…一时失去控制…)
趁着她还没回我……我又说了:「不然妳闻闻看阿…看我"
下面"
的味道跟
妳领子上的一不一样!


说着说着,我就把篮球裤及内裤一起褪到膝盖,然后坐在沙发上…
可能是太累了吧…当时的老二仍然是软软的被包皮盖着(我没割噜)…和着
皮皱巴巴的阴囊…
这样的光景就如此真实的呈现在她眼前,她就酱子愣在那儿眼睁睁的盯这我
那儿看…
我又趁机进攻,说:「快点来闻阿……不然妳就要跟我道歉,谁叫妳误会我
~

「或是妳要要让我闻妳的阴道的味道~~搞不好是妳自己那边后臭好不好…」
她被我这句话吓的退后几步,然后倒坐在地上,在黑色裙子里的白色棉内裤
被我一览无遗…
我看到她那儿鼓鼓的,又说道:「姐~
妳脚张那么开干痲?要我先闻喔…内
裤怎么鼓成这样?是不是毛太多了?


我越说越过份…声音也越来越大……她被我的这一波波的攻势吓傻了…
接着我就站起来,慢条斯理的走到她的面前,然后蹲下来,此时的老二还是
软软的…
她瞪大着眼,像是被定身咒定住般,从我露鸟的那一秒开始就都没在回我嘴

可能是整个心中的逻辑被我打乱……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眼巴巴的盯着我
的软老二…
然后也忘了将大腿合上~
就这样任凭我的眼睛吃特大号冰淇淋…
我又将身子移动到她张开的大腿间,这样一来她的腿就合不起来了…
她也没有后退或抵抗,还是任凭我乱来…
接下来我又用很大声的命令口气~
说:「快点来闻阿…!!!!」
没想到……老姐竟然真的慢慢的凑了过来(头稍微前进,又后退,很犹豫不
决的样子)……
我则是将老二挺进,直到碰到她的鼻子上…
我说「:是这味道吗………………。」她没说话我又说:「妳不说话表示不
是喽?
?是不是?

…。

老姐仍然愣在那儿,此时我又做出了更大胆的举动…我将包皮往后拉…露出
马眼…
然后直接以马眼抵在她的鼻孔外…在两个鼻孔外磨擦,然后又说了:「怎么
样…是这味道吗?
?喂…。妳都不说话我怎么知道?


此时老二却越来越大…已经涨大到完全状态……她仍然呆呆的坐在地上…
然后我又将老二像上提,让她闻老二与睾丸间的臭味…此时她的脸上遍布着
三种臭味了……
我说:「好吧老姐,可能是妳??闻的不清楚吧」,于是我将她手中的制服抢了
过来然后做势闻一闻衣领,然后用手搓搓老二……然后又做势闻闻看…。说:「
唉…手上都是篮球的味道…这样闻不准啦…我需要有布擦擦后再闻看看…」
我左顾右盼了一下…然后盯着她t
卹下的胸罩猛瞧…然后说:「这样好了…
妳奶罩借我一下…」
老姐仍然紧盯着我的老二…然后什么也没说…是不是被吓傻了?

由于此时我跟她靠的很近,于是我就甩我14公分长的老二…打在她胸部上…
等于是以鸟代手…然后又以近几斥责的声音说:「借一下又不会死,妳要自
己脱还是我自己扯出来?


哈~~真搞不清楚谁比较大?

被我这么一下,她突然有所动作了…也是慢慢的将t
卹脱掉,然后露出内衣

此时我已经兴奋到了极点,快要爆发出来了……可是她突然犹豫了起来而停
止动作…
此时我就站了起来,说:「厚…老姐…妳的动作真有够慢的ㄋㄟ……我来脱
啦…」
于是我就叫她举手,而我从上面硬生生的将奶罩拉起来…一对奶子就这样在
我面前跳动而我的双手突然向前去拉住她的奶头…她也被我的举动吓到……突然
向后仰…
不过由于"
奶头"
还在我的指间…所以形成了三角堆的形状…哈哈我说:「
我只是想帮妳把奶子固定,谁叫她们晃的那么厉害……」
说着说着就放手了…不过奶头却慢慢的站了起来…哈哈…真不愧是高中女生
……跟同学差太多噜当她想穿回t
卹…我却把它抢过来,说:「反正等下又要脱
下来穿奶罩,又要再穿上穿,麻烦死了……干脆不要穿啦…」
就顺手把它向后丢了…接下来我以龟头磨蹭罩杯…一会儿后…我又将奶罩拿
起来闻…说:「老姐~
妳的奶味太重了啦…我闻不出来ㄋ…」
她原本以为我会将奶罩还她…哈……那有那么容易我将湿透的胸罩放在跨下
…用老二勾着…然后说:「看来不是我阴茎的味道,对吧…老姐??妳要不要跟
我道歉阿?


她依然是没有反应,真奇怪,是不是我做的太过分……她秀斗了?管它的…
…既然错了,就再错下去吧……
于是我又再次以奸诈的声音说,「好吧…既然妳不道歉…表示是妳阴道的臭
味唷…好…我闻闻看吧…老姐…」
我边说边将手伸到她的下面,用中指隔着内裤抠她…
然后我闻了闻…嗯嗯…有小便的味道…我说:「嗯嗯…闻的不够清楚…酱子
吧…我帮妳把内裤脱了…我直接闻…」
我就自故自的将双手拉住她内裤边,可是她坐着我不好脱…我说:「妳屁股
不会抬起来唷…」
然后我伸手用力的捏了一下她的奶头…她闷闷的叫了一声…「啊~

我说:「嗯~
老姐第一次被人摸奶子吧」
说着便以调收音机频道的方式对着她的奶头又转又挤…
使得原来已经肿胀的奶头又更加红肿…她闭上眼轻轻的喘气……然后「…啊
…啊…」的…
趁她一个不留神…我用单手直接绕过包住阴唇的那片布料,像是提塑料袋般
直接用力的将内裤扯下来…而且在指缝间还夹着两根阴毛…一定是刚刚不小心拔
下来的……
我仔细的端详这件充满着神秘气味的布料……并凑向鼻子闻了闻…然后对她
说:「哼…妳还说我脏,妳自己的内裤上不是也黄黄的…是尿渍吧…而且还湿湿
黏黏的…是淫水唷?
?妳厚…平时一副乖乖牌的样子,没想到在老弟面前也会湿
…真是只淫乱的母猪」
她终于有反应了,不过是很小声的说…「我……我没有!!」
我说:「好啊…妳还不承认…」
于是我将她双腿称开,然后用我下巴的胡渣用力的模她??的阴核~~可能是第一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在国中时期的我,虽然连一次性经验也没有…但a
片倒是看过不少…
总是在凌晨四点多,趁着家人熟睡之际,身体就不由得的自动爬起来,走到
客厅~
打开电视~
转到锁码频道…奇怪的是……不管睡前做了多激烈的运动……
(那怕是跑完5000公里)精神就像刚喝完一打鸡精般抖擞,而且不管天气再
冷……
温暖的被窝也抵挡不住a
片对我的冲击…哈哈现在想想,当时如果能把这种
精神转到学业上…我早就是建中的榜首了……唉
虽然每晚酱子偷偷摸摸的看……还自以为家人都不知道,其实他们早就知道
了…
可能是想当时我正值青春期,对性开始产生好奇吧……所以不想把我揭穿噜

不过,唯一例外的是可恶的老姐…(当时她就读北x
女中)…
总是在我进行夜间秘密行动时,有意无意的就从她房间走出来喝水…
幸好她有张良计,我也有我的过墙梯…我已经训练到转台~
收老二~
可以同
步进行所以还是没被她抓包过…呃,只有一次啦…之后会提到噜~~
在学校上课最得意的壮举,就是全班女生的内裤我都看过…在某堂课(不好
意思讲)
会安排男女生面对面的坐,而且当时规定女生一定要穿裙子……嘿嘿……所
以喽说也奇怪,女生她们真的都蠢蠢的…还是她们也故意让我们这群小色鬼打饱
眼福总是"
不小心"
会张开脚…然后……我们就得用吃奶的力量压住小老弟…以
防它出头天因为夏天的制服裤子很短,老二过长的,有可能会从裤管缝探出头来
…哈哈…总而言之国中的三年是相当快乐的,根本没有什么压力~
那些为了联考
而跳楼的……
如果在我们班待上一个学期,应该就不会这么想不开喽…嘻嘻~~
国中时,最流行的莫过于灌篮高手了…每个人都深深的中了毒,在短短的下
课十分钟……
球场挤满了人,十分钟后,又恢复平静…在上课时间,脑中回荡的……也是
比赛战术阿……
或者是刚刚的比赛中有那儿可以改进的,上课实在迫于无奈
幸好老师都是刚从师大毕业的…而且都清一色是女的…刚好又都长的不赖…
我上辈子不知道干了什么好事…老师正倒也罢了,班上女生更是…这样说好
了……
在班上普通等级的,在外班绝对是班花…因此在下课时,班上总是有一大群
外班的"
野孩子"
…站在门口品头论足……哈哈……真悲哀呀…
班导为了让男女生相处的更融洽,所以采取"
莲花座"
的方式…哈……我的
左邻右舍都是女生彷佛置身花园ㄋ…只有一个爽字了得…透过袖口,可以观望她
们胸罩的肩带…
一到夏天,只要一个流汗…女生有穿制服跟没穿一样~~喔…真是天堂好噜…
第一话就先到这儿好了…废话太多也没什么意思~~
第二话老姐泛黄的棉质内裤
先形容一下我老姐吧,她当时高一…长的还算可以啦,可能是同在一个屋檐
下那么多年,看习惯了……
有人说他长得像林嘉欣……哈~
哪有…她还轮不到勒……不过是越来越多人
酱子说……
寡不敌众…我也只好承认噜……身材嘛……我到没有跟她讨论过…可能只有
b
罩杯吧……
不过她蛮瘦的,所以整个看起来还ok啦…内裤好像全部都是白的……胸罩好
像也是……
反正我们都是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让老妈洗……所以喽…别人一心想得到的圣
品……
在我眼中不过是一件丢在洗衣篮里的内裤及胸罩,而且还跟我的臭内裤躺在
一起……ok,先介绍到此……
我总是会在天刚破晓时,独自一人到公园练球…在某个炎热的夏天,我依然
在上课前跑去打球……
可能是当天晚上射太多枪了吧…打一下下就累的不行回家噜,而且也懒得冲
凉……
到家后就直接倒在沙发呼呼大睡了起来…老姐的当天要穿的绿色制服刚好就
摆在沙发上所以喽……就被我当成被单压在下面…睡梦中……还是在球场上快??意
奔驰着…
直到我被莫名的叫声给惊醒,原来是老姐的叫声……我不高兴的说:「干痲
叫那么大声啦…吵死了…」
她狠狠的敲了一下我的头,说:「你夹到我的制服啦…」
咦?

"
夹"
…不懂…啊…奇怪…制服怎么在我的胯下…而且刚好老二外露
……龟头正好停在领口上(不过我是面对沙发背,所以她没看到)…伴着精液的
腥味,以及尿味及刚打完球的汗味使得制服上有相当淫秽的味道,她很用力的从
我胯下将制服扯了出来,并顺手拿了起来闻…
她又大叫一声…
「阿~
好臭喔……都是你害的啦……死老弟…我没别件了耶。」。
接着我又遭到一阵毒打……呃……说是毒打……反正女生的力气就那么一丁
点……就当她在帮我捶背好了……
在她一阵拳脚中,其中一下不偏不倚的打到我的要害…我痛的哇哇叫……
不过我看她到得意的摆出胜利的姿势…现在换我不爽了…
我生气的说…
「靠,搞不好妳的制服本来就很臭…又不一定是我…」
(其实我也知道是我弄臭的,只是情急之下乱掰一通)
她也马上反攻了回来,说:「作贼的喊抓贼……明明就是你的那边…嗯……。」
她突然不好意思说下去…
哈哈……好机会…我说:那边阿?
……我听不懂妳在说什么啦……
她又回说…
「你还装?;……那边就是………下面啦!!」哈哈…不愧是女校的
…这么ㄍ一ㄣ…
我说:「下面喔…就是阴茎对吧?还是妳指得是我的睾丸??」
看到她脸红说:「干痲讲出来呀~
?你很脏耶…」
我说…「这是学名啊…难道要叫什么…"
懒叫"
喔…还是"
"
…」
她很惊讶我竟然会这样说…
(其实我也很惊讶……可能是当时太过生气了吧…一时失去控制…)
趁着她还没回我……我又说了:「不然妳闻闻看阿…看我"
下面"
的味道跟
妳领子上的一不一样!


说着说着,我就把篮球裤及内裤一起褪到膝盖,然后坐在沙发上…
可能是太累了吧…当时的老二仍然是软软的被包皮盖着(我没割噜)…和着
皮皱巴巴的阴囊…
这样的光景就如此真实的呈现在她眼前,她就酱子愣在那儿眼睁睁的盯这我
那儿看…
我又趁机进攻,说:「快点来闻阿……不然妳就要跟我道歉,谁叫妳误会我
~

「或是妳要要让我闻妳的阴道的味道~~搞不好是妳自己那边后臭好不好…」
她被我这句话吓的退后几步,然后倒坐在地上,在黑色裙子里的白色棉内裤
被我一览无遗…
我看到她那儿鼓鼓的,又说道:「姐~
妳脚张那么开干痲?要我先闻喔…内
裤怎么鼓成这样?是不是毛太多了?


我越说越过份…声音也越来越大……她被我的这一波波的攻势吓傻了…
接着我就站起来,慢条斯理的走到她的面前,然后蹲下来,此时的老二还是
软软的…
她瞪大着眼,像是被定身咒定住般,从我露鸟的那一秒开始就都没在回我嘴

可能是整个心中的逻辑被我打乱……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眼巴巴的盯着我
的软老二…
然后也忘了将大腿合上~
就这样任凭我的眼睛吃特大号冰淇淋…
我又将身子移动到她张开的大腿间,这样一来她的腿就合不起来了…
她也没有后退或抵抗,还是任凭我乱来…
接下来我又用很大声的命令口气~
说:「快点来闻阿…!!!!」
没想到……老姐竟然真的慢慢的凑了过来(头稍微前进,又后退,很犹豫不
决的样子)……
我则是将老二挺进,直到碰到她的鼻子上…
我说「:是这味道吗………………。」她没说话我又说:「妳不说话表示不
是喽?
?是不是?

…。

老姐仍然愣在那儿,此时我又做出了更大胆的举动…我将包皮往后拉…露出
马眼…
然后直接以马眼抵在她的鼻孔外…在两个鼻孔外磨擦,然后又说了:「怎么
样…是这味道吗?
?喂…。妳都不说话我怎么知道?


此时老二却越来越大…已经涨大到完全状态……她仍然呆呆的坐在地上…
然后我又将老二像上提,让她闻老二与睾丸间的臭味…此时她的脸上遍布着
三种臭味了……
我说:「好吧老姐,可能是妳??闻的不清楚吧」,于是我将她手中的制服抢了
过来然后做势闻一闻衣领,然后用手搓搓老二……然后又做势闻闻看…。说:「
唉…手上都是篮球的味道…这样闻不准啦…我需要有布擦擦后再闻看看…」
我左顾右盼了一下…然后盯着她t
卹下的胸罩猛瞧…然后说:「这样好了…
妳奶罩借我一下…」
老姐仍然紧盯着我的老二…然后什么也没说…是不是被吓傻了?

由于此时我跟她靠的很近,于是我就甩我14公分长的老二…打在她胸部上…
等于是以鸟代手…然后又以近几斥责的声音说:「借一下又不会死,妳要自
己脱还是我自己扯出来?


哈~~真搞不清楚谁比较大?

被我这么一下,她突然有所动作了…也是慢慢的将t
卹脱掉,然后露出内衣

此时我已经兴奋到了极点,快要爆发出来了……可是她突然犹豫了起来而停
止动作…
此时我就站了起来,说:「厚…老姐…妳的动作真有够慢的ㄋㄟ……我来脱
啦…」
于是我就叫她举手,而我从上面硬生生的将奶罩拉起来…一对奶子就这样在
我面前跳动而我的双手突然向前去拉住她的奶头…她也被我的举动吓到……突然
向后仰…
不过由于"
奶头"
还在我的指间…所以形成了三角堆的形状…哈哈我说:「
我只是想帮妳把奶子固定,谁叫她们晃的那么厉害……」
说着说着就放手了…不过奶头却慢慢的站了起来…哈哈…真不愧是高中女生
……跟同学差太多噜当她想穿回t
卹…我却把它抢过来,说:「反正等下又要脱
下来穿奶罩,又要再穿上穿,麻烦死了……干脆不要穿啦…」
就顺手把它向后丢了…接下来我以龟头磨蹭罩杯…一会儿后…我又将奶罩拿
起来闻…说:「老姐~
妳的奶味太重了啦…我闻不出来ㄋ…」
她原本以为我会将奶罩还她…哈……那有那么容易我将湿透的胸罩放在跨下
…用老二勾着…然后说:「看来不是我阴茎的味道,对吧…老姐??妳要不要跟
我道歉阿?


她依然是没有反应,真奇怪,是不是我做的太过分……她秀斗了?管它的…
…既然错了,就再错下去吧……
于是我又再次以奸诈的声音说,「好吧…既然妳不道歉…表示是妳阴道的臭
味唷…好…我闻闻看吧…老姐…」
我边说边将手伸到她的下面,用中指隔着内裤抠她…
然后我闻了闻…嗯嗯…有小便的味道…我说:「嗯嗯…闻的不够清楚…酱子
吧…我帮妳把内裤脱了…我直接闻…」
我就自故自的将双手拉住她内裤边,可是她坐着我不好脱…我说:「妳屁股
不会抬起来唷…」
然后我伸手用力的捏了一下她的奶头…她闷闷的叫了一声…「啊~

我说:「嗯~
老姐第一次被人摸奶子吧」
说着便以调收音机频道的方式对着她的奶头又转又挤…
使得原来已经肿胀的奶头又更加红肿…她闭上眼轻轻的喘气……然后「…啊
…啊…」的…
趁她一个不留神…我用单手直接绕过包住阴唇的那片布料,像是提塑料袋般
直接用力的将内裤扯下来…而且在指缝间还夹着两根阴毛…一定是刚刚不小心拔
下来的……
我仔细的端详这件充满着神秘气味的布料……并凑向鼻子闻了闻…然后对她
说:「哼…妳还说我脏,妳自己的内裤上不是也黄黄的…是尿渍吧…而且还湿湿
黏黏的…是淫水唷?
?妳厚…平时一副乖乖牌的样子,没想到在老弟面前也会湿
…真是只淫乱的母猪」
她终于有反应了,不过是很小声的说…「我……我没有!!」
我说:「好啊…妳还不承认…」
于是我将她双腿称开,然后用我下巴的胡渣用力的模她??的阴核~~可能是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