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索劲靓女租客 ( 9)

  • 超索劲靓女租客 ( 9)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摘要

一夜.joey由洗手间出来,
坐在梳化.
阿叔:「
搞完野重唔ᙴ,

sam
ᙴ左?

阿叔看到
joey
眼里闪过忧怨神情.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一夜.

joey由洗手间出来,
坐在梳化.
阿叔:「
搞完野重唔ᙴ,

sam
ᙴ左?

阿叔看到
joey
眼里闪过忧怨神情.

「ᙴ左啦.
」joey

ᙴ到死猪咁.

阿叔鉴貌辨色,
知道
joey未食饱,
跟着说些安慰说话,
坐近
joey
右手搭已搭她肩,
左手摸上大腿,
还说:

妳闷,
可以揾我聊天.
」一边安慰,
一路抚摸.
阿叔左手由大腿摸入
joey

t恤内,
原来
joey
没有穿短裤,
阿叔已摸着
joey
绵质内裤,
由t恤内直上荖着joey
乳房,
joey本能地按下阿叔双手,
但阿叔怎会放开已掌握弹手的肉球.
joey
敌不过阿叔而慢慢松手,
阿叔不断搓玩,

joey
面开始发红,
闭目享受,
跟手脱去joey
t恤,
一对雪白晶莹浑圆,
乳尖高耸乳房完全呈现.
阿叔狂吞口水,
双眼发光,
浅粉肉色乳晕,
变硬的乳头,
令阿叔下体充血要破裤而出.
阿叔知道自己不能再等,
也不理阿
sam
在房内,
粗鲁地强扯下
joey
内裤.
乌黑光洁整齐得像修饰过的阴毛,
铺在三角带.
阿叔摸着丝般柔软阴毛,
手指撩弄阴道,
湿润的感觉阿叔分不清是先前他俩造爱留下,
或是
joey
的淫水.
阿叔自己脱去内外裤,
坐上梳化,
抬起joey
双腿,
阳具对准阴道立刻插入.
突然,
joey
伸手将阴户盖上,
不好意思说:

我做唔到,
阿sam
系入面.

阿叔想哭,
怨道:「
妳话佢ᙴ左,
ᙴ到死猪咁.
我条野硬晒又出唔到.

joey愁眉:

我用手帮你出啰,
好唔好.

阿叔得寸进尺:「口得唔得?

joey笑着摇头:

你等我.
」赤裸着走入自己房.
阿叔望着完全赤裸的joey
,
修长美腿,
圆滑臀部心想
:

如果阿sam
不在,
我一定奸左妳.

joey
出来时,
手上多了樽
hand
cream.
坐在阿叔背后,
双手从后环抱着握着阿叔阳具,
两个乳房紧顶着阿叔,
joey像补镬:「你条野都唔细㖞.

阿叔被
joey
赞赏加上背后被两个34d级乳房紧压,
飘飘欲仙.
joey
双手交替套在龟头又搓又捽,
阿叔抵受不住很快便射精了.
阿叔笑着试探
joey
说:「
joey
小姐,
妳几时可以比我……
.」
joey
正经说:「
不可以…….」但随即笑说:「
或许
sam
不可在时可以……」
阿伯开心道:「我等妳.
后晚?」后日阿
sam
回深圳.

……如果我后晚早返的话……」joey
狡猾笑道.
阿叔等到joey回来已是10时半,
阿伯笑问:
「这算不算早…」joey
立刻笑道:「不早啦!
」说罢便入了房换衫,
入浴室冲凉.
跟着香喷喷的回房.
当房门再打开时,
joey
身上着上印花吊带低胸连身短裙.
joey
笑道:「
点呀?」阿叔道:

joey小姐人靓身材正,
简直索爆啦.」慢慢行近joey身前,
左手揽
joey腰部,
右手从joey后背用力压向自己,
joey
双乳压在阿伯胸膛,
而双乳被压到涨了起来,
阿叔收回右手摸上joey左乳房,
即时感觉
joey
没有带上胸罩,
搓弄时用手指也摸到乳头.
左手向下滑摸着结实的臀部,
再向下伸入裙内摸到软滑的股沟.
右手同样开始下滑,
先摸小腹再落大腿,
伸入裙内抚摸着光滑大腿.
移身往
joey
身后双手各自荖玩joey
双乳,
双手再下滑,
左手揭起短裙,
右手抚摸光滑软嫩的大腿,
再上摸红色小蕾丝边,
中间通花剌绣棉质三角内裤,
隔着内裤磨擦抚摸两片阴唇.
然后带
joey
往客厅梳化坐下.
坐在joey
右身旁,
右手开始伸入
joey
上衫口内,
进袭双乳,
跟着向下摸软嫩的大腿内侧,
朝三角尖探索,
阿叔先在外围搓揉一会,
然后摷入内裤,
先摸柔软阴毛,
拨开阴唇,
指探阴道,
抚摸阴核,
再在阴道口俳徊按摩.
阿叔这时转跪到joey面前,
将印花吊带低胸连身短裙的左吊带褪下再往下拉,
joey左乳立即现阿伯眼前,
碗形,
胀卜卜,
乳尖微突,
粉色乳晕乳头,
晶莹剔透乳房下隐现少许青筋.
阿叔即时出手荖上,
温暖熟识的感觉更真实,
眼看结实弹性的乳房在自己手中荖弄而变形,
左手跟着除下右吊带.
当右乳也暴露出来时,
阿叔停止动作只凝望双乳,
右乳跟左乳同样美丽,
完美无暇,
一样丰满结实晶莹剔透.

joey
双手举起将长发拨后,
挽上小髻.
双手举起时带动丰满的乳房更形高尖耸.
阿叔看得呆了,
张口咬在左乳尖峰上,
再吸吮乳头,
乳头经阿伯的剌激开始变硬,
阿伯继续吸吮
joey
另一面右乳头,
右手不忘搓揉左边肉球.
玩弄一番,
此时
joey面泛春潮,气息娇喘.
阿叔示意
joey
躺下,
将短裙翻上,
joey穿着红色剌绣棉质三角内裤,
剌绣部份透明,
可以看到黑色阴毛,
阿叔手轻抚小丘,
将内裤褪下,
除得很慢目的是双手可以一路抚摸大腿,
小腿,
和欣赏光滑的玉腿.
脚趾也是嫩白细巧的,
涂上珍珠色的甲油.
阿叔爱抚着嫩白细巧的脚趾,
跟着放进口中吻吮,
弄到joey
嘻哈笑着.
阿叔由脚趾吻上小腿,
大腿.
将joey
左脚抬高放上梳化背,
右腿曲立向横,
这样
joey
的阴户清晰的露现,
浅红的阴唇,
柔软发亮的阴毛,
阿叔轻手地把玩,
先用双手横拨开大阴唇,
粉红色小阴唇和阴道入口处呈现.
阿叔埋首在joey下阴,
以嘴亲吻,
舌头舔弄小阴唇和阴穴,
以牙轻咬阴核,
将舌头深入阴穴钻探.
此时joey
腰肢扭动,
淫荡声音「嗯……唔……唔……嗯……」不断.
淫水开始弄湿阴户,
阿叔贪婪地吸吮着,
再用手指插玩阴穴,
joey
叫得更狂野,
腰不断上下扭动,
淫水泛滥.
阿叔将整件吊带短裙除去,
joey
完全裸露的身体,
乳房,
小腹,
下阴,
大小腿,
阿叔再一次在
joey身上大搜查.
阿叔看着
joey
媚态尽现,
暗道:

果然是个小淫娃,
我这个老头也不放过,
我就帮下妳啦.

阿叔曾听
sam说过
joey晚晚都要做爱,
有时还要做两三次.
阿叔自知最多两剂.
所以开波前先做多些热身,
爱抚.

joey
先享高潮,
自己悭的体力.

阿叔又再吻上肥美的两片淫唇,
贪婪吸吮着淫水,
用手指搣着红红发亮的阴核.
「嗯……喔……好痒……喔……」
joey呻吟叫着.
这时
joey
自己双手紧荖双乳,
指间挟弄乳头.
阿伯终于除衫,
除裤光着身子揽压着
joey,
胸膛享受
joey柔软的乳峰,
下体紧紧顶着
joey的阴部,
然后转动上身,
磨擦
joey的肉球,
下体摆动,
阴毛擦着
joey的阴毛,
已勃起的阳具在
joey阴唇来回撩弄.

joey
扭动腰肢挺起下身,
引诱着阿伯进入.
无尽的诱惑,
阿叔忍不住坐正,
抬起
joey右腿,
放回左脚往梳化背上,
将龟头在joey阴穴口来回打圈,
以淫液涂抹龟头,
慢慢推入那湿润的阴道,

呵…唔…哦……呵………」joey如同电击,
下身抽搐.
阿叔赞叹道:「
joey
小姐,
妳阴道好紧好窄呀,
温暖又多汁,
阿叔碌野真系唔想出返来呀.
」joey
笑了,
接道:

你系咪想我讲:「
呵…唔……阿叔你条野好粗好大呵,
插得我好舒服……呵…唔…哦……,
用力插死我啦.」呢的?

阿叔:「
都唔错.

阿叔玉棒在这紧窄的阴道,
知道如果加快抽插动作,
只有提早离场,
所以动作不快不慢,
一轮热身,
阿叔玉棒开始感到火热.
阿叔将
joey两脚推高分开,
叫joey
揽着,
阿叔跟着打摏.
阿叔看着
joey
香汗淋漓,
将她双腿放下屈膝横摆,
双手荖上双乳,
挺腰,
再进入,
这次阿伯较用力,
下身互撞时发出
啪啪声,
每一次啪声,
joey:「
呵……」的一声.
不知多少次「啪」「呵……」声,
阿叔再转姿势,

joey跪在梳化,
臀部向外,
手按梳化背.
阿叔企在
joey
身后,
双手抚摸着joey
圆滑丰满白嫩的臀部,
再用咀吻,
突然张开大口咬下,
痛得
joey呱呱大叫.

joey
未闹,
阿叔一挺腰玉棒又一轮攻击,
阿叔左脚踏上梳化,
双手拉着
joey下腰,
每一次冲击便将joey
下腰拉向自己,
阿叔感到快要支持不着,
抽插放缓,
双手改为荖玩乳房.
跟着示意
joey
坐莲,
经过一轮劳动,
阿叔现在非常舒服躺下,
只是偶尔挺上玉棒以配合joey的坐下,
眼看着丰满结实晶莹的乳房,
随着
joey
动作,
时而上下弹跳,
时而打圈,
阿伯眼花了,
双手按实跳跃的肉球手指摔上乳头.
joey
这时也累了,
倒下,
阿叔经已回气,
指探
joey阴户,
还是湿润的,
两指又撩弄阴核小豆,

joey再被刺激,
淫水再流,
阿叔将
joey
双脚分开抬高,
搁在自己双肩,
玉棒又插入,
数十次抽插,
阿叔感到快要射了,

joey
分开的双脚合拢,
搁在自己左肩继续钻穴,
因双脚合拢形成阴道更紧窄,
joey
感到阿叔玉棒不断胀大,
阿叔终极冲刺,
插到
joey
死去活来,
淫荡声不绝.
终于玉棒完全没入joey体内,
数次的抽搐,
阿叔满足地精液全射入
joey
体内.
阿叔有个朋友,
叫鸡哥,
在中山包了二奶,
常晒命的跟阿叔说,
一星期去住两三日,
操佢几镬不之几爽.
又嫩口又后生,
样又唔差.

有日阿叔终于忍不住,
比了
joey
的相他看,

joey
是契女,
好听话,
自己想点都得.
相,
是当日在戏院影用手电影的,
鸡哥话身裁就好,
但样睇唔清,
有无的裸照,
可否约出来见见.
阿叔为要面,
又要威,
几经努力,
终于说服
joey见阿叔那个朋友.
早茶,
joey
上酒楼时,
阿叔,
鸡哥已吃了大半句钟.
阿叔介绍了俩人,
只见
joey
白色短裤一条,
浅蓝吊带低胸t,
无化妆,
但青春加超正身裁,
长长玉腿,
鸡哥睇到起鸡头.

joey
坐下,
鸡哥帮
joey
斟茶.

期间闲谈时,
鸡哥一路望着
joey
心口一对白滑乳房.
阿叔笑跟鸡哥说:
「你想食我契女大包?
一直望住佢对波,
口水都流啦.」
joey
媚眼望住契爷嗲声笑道:「
契爷,
鸡哥点会好似你……

转头笑望鸡哥.
鸡哥傻笑:

我真系钟意食大包;
奶黄包,
个包越大越好.」
阿叔笑:
「你真系……」
joey
怒责
:

原来鸡哥同契爷一样咸湿,
我去厕所啦.」

鸡哥:「
我话系食的包,
唔系妳个包…」.
joey
已走远.
鸡哥一路望住joey摆动丰满浑圆的臀部,
问阿叔有无上过
joey,
阿叔话梗有啦,
次次插到佢叫救命,
荖佢对波荖到手软,
对脚不知几滑.

鸡哥听到心都养,
虽然有些不信,
但仍问阿叔几时可以借个契女玩玩.

阿叔得意地说:
「未玩厌,
何况阿女未必会比你……
小.

鸡哥为了得到joey,
继续游说:

如果你搞掂佢上中山过夜,
我就有办法,
重有,
我叫我二奶陪你几日.」

阿叔听到有免费餐食,
又几吸引.
问:

你二奶有无我契女咁索,
有对大包先?

鸡哥:「
佢冇你契女咁大奶,
但都有
33c,
皮光肉滑,
善解人意,
又嫩口,
20岁女,
包你话爽.

阿叔心想20岁岂不是比
joey
还小.
晚,
joey
回来问阿叔:

你今日满意啦,
我咁帮你荋威?

阿叔笑:
「多谢多谢,
我帮妳洗白白.

joey:「
呸.」
阿叔:

斋睇妳洗澡都得,
不过我真系好想同妳一齐冲.

joey
哈哈大笑:「
同你鸳鸯嬉水,
我现在又无挑逗你,
衣衫又唔超性感,
你睇完4仔呀,
咁有需要?」
阿叔:

可能今朝妳挑阿鸡挂.」

joey
呆住:「
我挑人,
你就想要,
奇怪!」,「
咁你想要我,
就要想想点样挑人,
想到话我知!」
阿叔:

讲返今日,
阿鸡不知几钟意妳,
话请妳上深圳,
中山玩,
佢话洗费全包.」
joey
:

咁笋.」

阿叔:

佢想见妳多的挂,
有我陪妳一起,
唔使惊.」
joey
奸笑
:

我真系好惊呀,
我要带阿
sam
去.」

阿叔皱眉心想,
“失败”.
某日晚上.

一妙龄美少女,
淡妆香水,
身穿米白色雪纺喱士花边加上3枚大黑色钮大一字领的泡泡袖收腰连身超短裙,
脚上
3寸露趾高跟鞋,
进入某书局内,
她先在一二层流连,
再上三楼,
然后停在附近没有人的书架前.
她随便拿起一本翻看,
这时少女身后来了一个男人,
他背住少女在少女身后的书架看书.
少女前的书架与男人的书架相距5尺.
男人蹲下来,
在看书架下层的书,
但他忽然将头转往后面,
在偷窥少女身后的短裙内春光.
少女看得入神,
不知道身后有人正在偷窥.
看了一会,
男人起身.
企在少女左侧,
男人看到少女的大一字领衣襟,
但少女不矮,
男人难窥看少女衣领内春光.

男人又再次蹲下,
扮在看书架下层的书,
在没有太多空间下,
男人只能窥看少女裙内的内裤小部份.

少女仍然站立在看书,
仍然没有留意身侧男人的行为.
这时,
少女退后半步,
看着上层然后左手伸高向上层书架取另一本.
但仍差少许,
少女右脚踏前半步提起双脚踝努力再蹬高.
少女退后半步,
双脚蹬高加上左手向上伸的关系,
连身超短裙被扯高,
薄薄的紫蓝色薄纱丁字裤完全暴露,
男人看到少女微微隆起的耻骨,
贪婪的观赏少女乌黑的阴毛,
因为薄纱丁字裤完全透视.
这时另一四眼仔也行到少女身后,
他注意到少女的超短裙和雪白双腿,
当然还有那⑟在少女傍的男人.
四眼仔不知道他俩是否相识.
四眼仔在少女身后⑟下扮看书,
偶然也偷窥少女的短裙.
少女这时将手上的书放下,
弯身住下层书架检视其他书籍.
四眼仔在少女身后看呆了,
少女浑圆丰满的臀部,
两条长长又雪白的腿因她弯身的关系,
被短裙完全出卖.
被四眼仔从后看得一清二楚.
四眼仔当然看到少女的丁字内裤.

因为后面只有幼带,
两片肥美的阴唇被薄弱的内裤保护,
但唇形仍然清楚.
视线不到两尺,
四眼仔好像臭到少女私处的气味.
少女只是检视一会儿便企身.
男人仍蹲下,
近距离看着少女白滑的腿,
臭着诱惑迷人的香气,
脸差些贴上少女的大腿.
男人伸手住少女脚前的书架取出书本时,
有意右手前臂碰到少女柔滑的大腿.
少女
“喔”
一声轻叫跟住说:

对唔住呀,
我睇得太入神了,
阻住你都唔知.」
跟住右移一步.
男人起身:

没有,
是我打扰妳了.」
还没有打算离开.
少女报以微笑.
继续看书.
对话令四眼仔知道他俩是不认识的,
胆子大了,
也企到少女右侧.
不久,
少女又再弯身.
少女的大一字领上衣,
因少女弯身住下,
前衣领敞开.
左右四只眼睛狂扫少女双乳.
少女胸围是白色半胚薄喱士胸围.
左侧男人由上向下望到少女双乳像木瓜吊挂着,
非常丰满.
右边四眼仔也学少女弯身,
双目斜视落入少女胸部.

这时书局通知客人,
书局即将在10时关门.
少女企起继续看书,
四眼仔⑟下头放置差不多在少女裙下,
少女仍在翻阅书本,
四眼仔只看到少女小部份丁字裤,
大胆地用书角轻掀起短裙,
紫蓝色薄纱丁字裤暴露在四眼仔眼前不及1尺,
通透薄纱下乌黑的阴毛,
少女阴部再次被视奸.
男人一切看在眼内,
但怎会出声告知少女.
书局再次通知客人,
书局5分钟将关门.
少女将书放回书架,
右脚拐开正要离开,
冷不提防右下方有人,
右脚绊倒身体压在
四眼仔身上,
刚巧少女丰满胸部压在
四眼仔脸上,
四眼仔咸湿的本能右手托住少女右乳房,
并快速搓揉了数次.

过程中,
四眼仔饱尝少女丰满,
弹手的乳房,
而脸部狂捽少女左乳.
男人看到少女叭在
四眼仔身上,
少女为了平衡身体所以双脚分开,
男人从后看到少女像没有内裤的阴部.
男人走前伸出手……

从少女身后左手拦腰,
右手揽住少女胸部将她抱起.
手掌摸上少女软绵的乳房.
四眼仔眼巴巴看着吃在口中的奶奶被抢走,
怒睥男人.
男人:

小姐妳有无跌伤?」
少女红着脸若无其事
:
「我无事.」
向四眼仔说:

对唔住呀,
我有无压到你呀?」
四眼仔当然话无事啦,
少女请佢食波饼又荖人地个奶.
男人:

小姐,
不如我送妳返家好吗?」
少女笑道:
「不用啦,
多谢,
我约了男朋友,
再见!」
男人阴阴笑望
四眼仔:
「四眼仔,
头先你就爽啦,
食咁大个波饼,
块面重系咁磨,
荖住个波唔想放.」
四眼仔陪笑:
「你唔狼死咩,
一手抄住佢对奶.」
joey:

佢两个有无跟住我呀?

阿叔:「
无,
妳咁益佢两条友,
比佢地荖波?

joey
无奈:

我真系绊倒嫁,
不是特登益佢地.

joey笑:

全程你睇足,
有无冲动需要呀?

阿叔:

有呀,
现在就想冲动妳.
」左手已摸上joey
美臀.
阿叔回到家中即刻揽住
joey,
脸狂捽落
joey两个乳房.
joey想摆脱阿叔,
娇笑:
「刚在车上你重未摸够?
条t-back
都险些被你扯破.

阿叔正在吃奶忙碌中没有回应,
跟住⑟下揽住joey
双脚,
抬头望入joey
裙内.
阿叔对住joey的阴部在想,
那两个男人怎能忍得住只是看而不动手.
阿叔就忍不住,
一口隔住内裤已嘴上joey的阴部,
双手抓住丰满的臀部.
joey啧道:「
你唔好咁喉禽啦,
等我除衫先好唔好?

阿叔死螺:「一齐冲凉.

看住
joey
一件件衫除去,
阿叔已九硬.
浴室,
joey
已赤裸.
joey:「
你条底裤重唔除,
怕羞呀,
又唔系未见过.
」阿叔除下底裤.

joey笑:「
哦!
原来已急不及待.

阿叔不理
joey嘲弄手多多已摸上
joey身体.
joey:「
咁手多,
帮我涂皂液.

阿叔将皂液涂在
joey
身上,
令joey
皮肤更滑溜,
双手荖波时滑不留手,
两个奶奶不能牢牢握在手中.
阿叔将joey
转身从后搓玩乳房,
玉棒摄入joey
股沟.
joey乳头被阿叔捽到变硬,
阿叔左手继续玩波右手由小腹滑下摸玩阴部.
阿叔上下手其手的服侍,
弄到joey
情欲高涨,
joey
转身面向阿叔将皂液涂在手上然后双手荖玩阿叔玉肠,
阿叔见
joey脸泛红,
双手也不停乱摸joey身体,
狂摷下体.
joey帮阿叔清洁玉肠,
龟头时非常仔细,
像有意不断抚弄阿叔龟头,
阿叔被捽到顶不住要叫停.

joey笑:「
要射?

阿叔笑:
「要射,
都要射入妳入面.

跟手将joey
左脚搁在浴缸边,
借着皂液,
阳具滑溜的插入
joey
阴道.
joey叹气:「
又要污漕我入面啦.

阿叔胸压
joey两个34d乳房,
右手抓住
joey
臀部怏速的狂插.
joey
配合阿叔的抽插发出鼓励的喘息.
一轮快攻的后果就是快玩完.
joey笑:「
今晚点解咁有冲劲?


我忍妳忍得好辛苦,
成晚啦,
个两个偷窥妳时我都想睇,
个阵已经想要,车上又想.

一缕白色精液慢慢流下,
阿叔望住
joey
清洁阴部.

雨云后,
joey
身体散着诱人的粉红,
双颊嫣红,
胀爆的乳房.
阿叔知道未喂饱joey,
可惜是阿叔已有心无力.
阿叔:

我知道阿
sam
点解要上深圳.

joey:

何解?

阿叔笑:
「佢日日对住妳,
一定精尽人亡.

joey笑:

你去死,
佢约我明晚上去玩,
后日才回来,
所以你不用等我.


你知唔知福田是否近皇岗?
阿sam叫我由皇岗去福田再乖地铁去福民站,

?
街,
?
宾馆找他.

阿叔奇怪:
「阿
sam
点解唔系皇岗等妳,
一个女仔上去重要转车咁危险,
福田是近皇岗,
不过坐港铁去落马洲好的,
妳最好问清楚阿
sam.
」「
要不要我陪妳去

joey:

阿sam
话有野做,
不便到关口等我.

星期五的黄昏,
落马洲有不少港客.
joey
问了同车的男港客大约知道4号地铁位置.
落车后行了约10分钟,
刚有些饿已找到那宾馆.
3楼某单位,
joey
敲门,
开门的不是阿sam
而是另一男人,
joey
还未问已被男人强拉扯入房间内.
房内阿sam
被捆绑,
口被塞住.
有曾经被打的伤痕,
一男人坐在椅上年约
40高大身形,
叫大佬.
另有两男人是大佬手下,
强拉
joey入房的叫阿二.
阿二虽然没有大佬的高,
但一身横练肌肉,
孔武有力,
超过100公斤.
另一手下,
阿四,
中等身材,
双眼像透视,
joey
看着他时,
竟然全身发毛,
打了冷颤.

joey
发觉不对劲想闪,
但被阿二推在床上,
大佬出声:

唔想死就唔好叫,
唔好想走.


妳条仔泡我条女,
佢又无钱,
所以妳要代佢还债.

阿四抽出一把长约7-8寸军刀,

joey
面前晃动再插在桌面.
joey:

你要几多钱?
我比你.

大佬:

妳立刻比3万,
我放妳走.

joey:

我现在无,
我揾人比钱你.

大佬哈哈笑:
「靓女,
妳唔好咁傻啦,
如果要钱,
我唔会问佢家人咩?
佢打电话比妳叫妳上来,
摆明害妳,
要妳还债.
」阿sam
这时望住
joey狂拧头.
joey
被大佬一讲,
觉被阿sam
出卖,
怒睥阿
sam.
原来阿sam
在夜场搭上大佬条女,
大佬知道打了阿sam
一顿,
再要3万赔偿.

sam
话无钱,
要打电话找家人.

大佬查阿sam手电内电话号码时,
无意中看到
joey
电话号码,
并且附有相片显示.
大佬继续查手电内图片,
发现更多joey
的照片,
虽然没有裸体的,
但亦不乏性感和内衣照片.
大佬便逼阿sam

joey
上来,
阿sam
当然不肯,
大佬竟然威吓比屎阿sam
食.
结果阿sam
就范,
joey
被骗上.
阿二:

妳服待得我地舒舒服,
就比你走.

阿四阴笑:
「妳想自己除衫,
定我帮妳,
再唔系我地喂妳食药,
大家重开心.」
大佬:

快的啦,
等左妳成日啦,
想唔想我叫晒成班兄弟轮妳呀,
靓女.

joey心一沉,
再讨价向大佬说:
「佢只是搞你女友,
又唔系搞他们的,
我最多比你…

阿二怒吼:
「买野咩,
讨价还价.

joey:

系咪搞完就放我走?

今天
joey
上穿七彩缤纷短袖t,
紧身牛仔裤,
白底红三间波鞋.

阿四阴笑:
「妳慢慢除,
等我慢慢欣赏.」
joey
开始除衫,
先除去
t
恤,
再除下牛仔裤.

阿二:

好能可爱呀!
除奶罩先.
」joey
内里着少女可爱印花内衣,.
joey
双手往后解开bra扣,
左右两手轮流掩护乳房,
除下肩带,
手再掩紧乳房将胸围脱去,
自然保护本能双手交叉护胸.
阿四:

用两只手除底裤.」
joey
无奈松开护住胸部双手,
弯身脱下最后防线.

joey
弯身时,
两个钟乳倒挂,
全房男人(包括阿sam)目瞪,
当底裤也脱去时,
全房男人口呆.
joey
全裸在将要强奸她的人前,
身躯不受控地发抖,
怨恨眼神直瞪阿sam.
想到被男朋友出卖心如刀割,
泪水在大眼睛内滚动
大佬,
阿二,
阿四惊叹joey丰满,
晶莹而尖挺的乳房,
粉色乳晕.
齐整三角富光泽乌黑的阴毛.
翘臀,
修长雪白的玉腿.
三人睇到吞咽九硬.
阿二:

大佬你睇条女几能索,
样又靓,
你话佢系
o靓模我都信,
你操佢先,
我地跟尾.
」「
靓女,
除埋对鞋.」
joey
瑟缩在床上搅住枕头.

阿四向阿二说:
「老二,
一阵大佬玩完比我先上
.」
阿二:

你都叫我老二,
我梗系排第二啦,
点解让你先,
咪见到靓女就打尖,食我二围.

阿四:

老二,
你唔系唔知道你几粗鲁粗暴,
碌棍又粗,
次次比你搞完的女得翻半条人命,
只西爆光,
我点玩呀
.」
阿二:

呢次唔能得,
条女咁能正,
下次先啦,
最多搽多的ky,
或者留个屎眼比你插,
哈哈.

joey
听到险些晕倒.
阿sam
觉得自己陷害joey
非常后悔,
但已无法挽救,
被绑,
口被塞只能发出鸣鸣的声音,
像恳求他们放过joey.
但换来一个阿四发泄
大佬脱光上床,
一手拉开joey搅住的枕头,
joey
又本能的双手交叉护胸,
大佬拉开并捉住joey
双手.
joey
企图摆脱大佬双手,
争脱间两个乳房不停颤动,
大佬看呆还刻意加大双手幅度而另joey双乳更荡.
joey
看到大佬盯住自己双乳,便不再动手.
大佬正视
joey
晶莹丰满的乳房,
乳尖微突,
粉色的乳晕乳头,
便捉住joey
双手拗后,
张开大嘴吮上无比滑嫩的乳房,
舌头在乳晕打圈,
含啜着乳头.
joey
两个34d乳房给大佬轮流吸吮,
乳头受剌激变硬.
大佬松开捉住joey
的双手后,
两只大手狂荖乳房,
两指搣住乳头搓玩,
又用舌
“奶”joey
两个乳房,
joey
两个乳房满是大佬的口水.
大佬食完奶饱摸
joey光滑的玉腿.
大佬坐正
joey
身前将
joey双脚分开,
双手分别摸
joey
双腿,
由小腿一直上大腿,
大佬爱抚着滑溜结实的大腿来回数次,
joey
被摸到
"毛管幢"
(起鸡皮).
大佬将joey
拉倒床上,
因为双脚仍然被大佬分开,
阴部即时暴露.
大佬由小腿一路吻上大腿,
大腿尽头碰到柔软的阴毛;
浅红的阴唇,
大佬用手横拨开大阴唇,
粉嫩小阴唇和阴道处呈现.
大佬欣赏joey像处女般鲜嫩紧合的阴唇,
没有松弛和黑边鲍.
大佬用舌
“奶”joey只西.
不断舔弄小阴唇和阴穴,
将舌头探入阴道.
又用手指狂捽joey
阴核,
再指插阴道.
阿二耳语阿四:
「大佬搞咁能耐都重未操佢,
等到我九都痕.

阿四:
「我咪重能惨,
要食尾轮.

点燃香烟深深吸一口.
床上
joey
被大佬搞到有生理反应,
阴核被大佬撩拨得发红,
当大佬舌头擦joey
的红豆时,
joey
竟然轻微颤抖,
虽然极力刻制,
但大佬已发觉再加快节奏狂攻击joey
粒红豆.
joey
心念:「
死啦,
比佢搞到兴晒……好鬼痒..」
淫液开始渗出,
大佬“奶”
啜肥美的小唇和吸吮着渗出的淫水,
再搣着红豆.

joey咬紧牙关扭动腰肢想挣脱.

大佬心道:「想走,
无咁易.」
将满是须根的下颚擦拭joey
的阴部,
阴核被擦得红红,
又痕又痛,
joey叫苦连天:「
好痛呀,
唔好擦啦.」企图用脚伸开大佬.
大佬玩到舌头,
颈都累了,
坐起身荖住自己条8寸长九棍,
将龟头磨joey
的红豆,
又撩弄小阴唇,
将龟头在阴道口打圈.
大佬看着joey闭目躺卧床上,
红唇紧闭,
跟住坐上前左手荖住joey
脸颊将碌九插入她口入.
joey
惊觉立即紧闭双唇,
再用手掩咀.
大佬不得要领改用joey
双乳夹磨碌九
乳交.
磨得大佬碌棍又坚又硬.

大佬将joey
双脚八字打准备插入,
joey:「
喂,
你用袋啦.」
大佬:「
妳咁白净,
我估妳都无性病,
不用啦.」
joey:「
我系惊你有呀.」
大佬:「
我无…
我从来扑野都不用袋.」碌九已插入joey阴道.
大佬忙碌中叫道:「我最多射在出面……哗,
妳只西入面咁能窄的,
好能爽呀.」
大佬扑得好high,
已换了几个花式,
大佬刻意淫辱joey,
要joey
面向手下及阿sam
从后将8寸棍抽插洞穴,
双手荖到两个大奶变形,
joey
淫水似乎供应无断,
大佬插得
“滋滋”
有声.

阿二睇到喉干九硬,
除开裤带取出条九把玩,
阿四则隔裤搔春袋.
大佬淫辱
joey
超过半小时,
最后将joey
弯身俯伏床边从后狂插,
双手荖撚两乳,
大佬次次插到尽,
撞上
joey
肉臀啪啪有声,
joey
被大佬插到倒在床上,
大佬继续追插,
终于大佬满足的叫了一声跟着一轮的抽搐,
精液还是射入
joey
体内没有外射的承诺.

大佬在床上吸烟并喘着气,
joey
揽住枕头用纸巾清理下阴,
等待第二轮奸淫.
大佬叹了半枝烟:
「阿四,
你去开车在楼下等我.」
阿四:

大佬…」

大佬:

叫你去就去啦.」
阿四走后,
阿二问:

大佬我地重未扑条女……」


佢条仔都无搞你地的女.」大佬:

佢讲得无错,
点解要比你扑.」

阿二讶口,
比大佬弄得啼笑皆非,
心想–都唔系条女搞你条女,
你又奸人地.
大佬真的放了
joey,
但没有放阿sam,
只跟
joey
说:
「你唔好理佢的野啦,
佢只会害死妳.」
joey
回到家中已是很夜,
在大堂那个新来的看更问:

小姐,
咩咁夜?

joey
那有心情回应,
只是微点头罢了.
一个月后某日

joey
跟阿叔说要退租,
说已经跟阿
sam
分开了,
但并没有说出当晚的事及分手原因.

阿叔问:
「妳去那里?

joey:

不知道,
可能回阿妈处,
我不能付这里租金了.

阿叔:

那就交一半租金啦,
费事搬来去搬去.

joey笑问:
「可唔可以退回按金先呀?

阿叔:

阿女,
妳话点就点.」「
阿sam
好似有的野未搬走.

joey:

的野佢唔要,
迟的我揾人扔掉.

阿叔:

要帮手出声㖞.

某夜,
joey
与一女同事
shopping
后回到
joey
家中,
大厦看更见到两个靓女顺便搭讪.
不知道是否行业是美容/化妆品,
要美女推销,
joey
的女同事竟也是靓女,
长直髲,
有5尺6寸高,
105磅,
身材34c-24-34,

joey
高了一寸,
腿更长.
看更一路搭讪一路狼昅
joey
女同事双脚.
joey
女同事叫
nicole
25岁,
穿了一条黑色贴身短裙,
三寸
high-heeled,
令男人没法抗拒的玉腿被衬托得更长,
更白.
回到家中,
「妳对脚引死个看更啦.

joey
笑说:

佢望着妳对脚可能已经谂左好多野啦.

nicole回应:

佢对妳可能晚晚都有幻想㖞,
嘻嘻.

nicole:

妳条仔的野重未扔,
重挂着佢?

joey:

那会,
得闲先啦.
我想试妳先头买的衫.
」开始脱去上衣.
nicole:

头先妳又唔试.
妳就好啦衰妹,
对咪咪咁大.

joey
笑:

妳估妳咪咪细呀?
34…
哎唷……」nicole
隔住乳罩荖上了
joey
乳房.
joey
不示弱还击
nicole
咪咪.
两女子嘻嘻哈哈玩了一会,
nicole说:

有无新男朋友,
我界介绍的比妳?

joey:

知妳多仔啦,
比个最有钱给我?

nicole:
「妳
joey
姐一声话要仔,
排队排到街尾啦!
」「
呢几件衫妳慢慢试我唔带走住,
迟的先拎.

joey:

又惊比阿妈话?

nicole
苦笑:

有时真想好似妳自己搬出来.

joey:

同我住啰.

nicole:

我惊阻住妳.」
joey
笑:

我阻住妳挂.

nicole
走时
joey
送她到楼下见到看更,
joey问:

黄生(看更姓黄),
我有几袋旧衫和杂志,
可否安排清洁阿姐帮我…?

看更黄生四万咁口:
「好好,
我帮妳问问,
问到我通知妳,
妳比妳电话号码我,
妳叫…」

我叫
joey,
你上楼找我得啦.


租……」

joey,
祖儿.
如果我唔系度,
你讲比任先生知啦,
唔该晒.

joey
回到家中同阿叔说及此事.
阿叔说:

过几日我去上面玩,
可能两三日,
有事妳打电话找我个仔.」
又同鸡哥?

妳去唔去?
上面唔去,
澳门就去.
数日后,
阿叔不在的第一个晚上零时.

看更黄生见到joey

nicole
回来,
立刻走出来按升降机掣,
又跟两靓女聊天.
原来今晚
nicole
趁阿叔不在,
打算在这里过夜.

屋中.
joey:「这衣柜有些
t恤;
短裤,
妳自己拣啦,
唔ᱺ就裸睡,
啊啊!
我冲凉先.」

joey
入了浴室,
不久门钟响起,
nicole
在防盗眼看到是看更黄生.
黄生说找
joey,
nicole

joey
正在冲凉便叫黄生在客厅等她,
自己便返回房间,
刚想换衫,
望到客厅黄生似在望着自己,
便跟黄生说:

你坐住先啦,
我换衫先.
」便关上房门.
咸湿的看更黄听到两个靓女一个冲凉,
一个换衫,
心都痒晒,
等了一会骤眼看到浴室门是半掩,
心想:

有野睇.

joey
没想到看更黄会上来,
也为着方便
nicole
有事找她,
所以没有将门全关,

nicole
也没有留意.
浴室传出水声,
看更黄快步上前探头门内,
室内有轻微蒸气,
joey
在花洒浴,
因为有浴帘阻挡而浴帘又不是透明,
看更黄睇不到沐浴中的joey.
人看不到,
见到joey
的胸围及底裤在洗衣袋内,
顺手抄起还有余温的粉红棉质底裤贴上鼻孔狂索,
joey
的体味只会令看更黄更兴奋,
他打算藏在门外偷窥,
等待joey
拉开浴帘的一刻.

等了一会水声仍未停已听到房门打开,
看更黄快步走回客厅.
nicole
已换了一件米色吊带背心加短裤.
nicole
身材跟joey
差不多,
但条短裤就显得稍短,
两条白晢长腿给看更黄饱览无遗.
nicole虽然仍带住胸围,
但薄料吊带背心隐约透出坚挺乳房.
看更黄看得忘形.
nicole
说:

joey
重未出来,
有事不如你讲比我知,
唔好左住你做野.

nicole
站立在看更黄面前,
看更黄坐在梳化那想走,
他坐着近距离看着两条雪白光滑肉腿,
晶莹剔透像玉.
看更黄喉头干涸说:

小事,
刚才在楼下忘了跟祖儿
小姐说.

看更黄向上望
nicole
时又发现有两座肉山,
看更黄这时幻想正在攀山,
无心跟nicole说:

祖儿
小姐有垃圾.

nicole
问:

甚么垃圾?

咸湿看更黄这时更投入幻想征服
nicole
的山峰说:

好多的垃圾.

语无伦次的看更黄令到
nicole
啼笑皆非,
颓然坐倒梳化看电视.
joey
出来见到看更黄,
呆了一呆:

黄先生,
咁夜有甚么事?

咸湿看更黄更呆,
立即企起,
因为
joey
着了件圆领长
t,
t恤
脚仅仅盖住
pat
pat.
习惯沐浴后没有着胸围的
joey,
两粒乳头突现在
t上.
咸湿看更黄心说:
「好大对奶!
好大粒钉呀!
」定神说:

垃圾阿姐话唔得闲,
不如我帮妳扔掉.

joey
行近.
看更黄嗅到
joey
身体散发香喷喷,
又一阵晕浪.

joey面露喜悦,
充满感激说:「我有很多袋,
可能要分批㖞.

看更黄开心:
「无问题,
今晚我先荋一袋,
明晚再荋.

joey
嗲声嗲气:

那劳烦你等等.

在房中取出一些阿
sam
的衣服放在厅中地上,
再从厨房拿了个垃圾胶袋,
然后⑟在地将衣服放入胶袋.
看更黄看到
joey
⑟下的侧身,
长长大腿及半边pat
pat露出,
马上上前帮忙.
咸湿看更黄特登⑟在
joey
前帮忙将衣服放入胶袋,
但眼就落在
joey大腿内,
joey
的t
恤比短裙还要短,
白色棉质内裤因⑟下而紧紧包裹肥美的下体给咸湿看更黄看着.
咸湿看更黄想着今晚怎能斋睇,
想着办法抽水.
joey
将包好袋衫交给看更黄,
咸湿看更黄伸出双手接过时,
右手手背乘机压向
joey
左边乳房,
还装作不知道说
:

袋衫都几重㖞.

joey
笑:

都几架,
我帮你开门.

joey
走去按升降机
:
「你明晚再帮我搬?

咸湿看更黄心想:「妳咁索,
对波又弹手,
但又无知,
比我抽水都唔知,
我点会唔返寻味.
」嘻嘻说:「
一定一定,
明晚见.

joey:「
妳用呢条毛巾冲啦,
妳有底衫裤?

nicole:「
无呀,
今日先决定系度过夜,
算啦今日都无出汗,

bra
无臭味,
底裤就……
嘻嘻,
妳话现在洗明日干得未?

joey:「
干挂,
唔干用风筒吹啰,
去冲啦,
唔好阻住我.

nicole
搂抱住
joey:「
阻妳甚么?
不如妳借条底裤比我着啦,
无裤着好惨架.

joey
作势打
nicole
笑说:「阻住我搽
body
lotion
呀,
冲完到而家都未搽.

nicole
伸出舌头立即走去浴室冲凉.
nicole冲凉后出来
joey
已准备睡觉:

joey
小姐,
可否比的
body
lotion
我搽,
冲完凉唔搽会巢皮架!


妳帮我搽,
我惊用得多妳的靓野.

nicole
说罢脱去吊带背心.
nicole
光着上身坐在梳妆镜前,
joey
企在她身后将
lotion
先涂在她双肩,
后背然后手臂前臂,
再加添些
lotion
在胸膛,
joey
的手温暖又柔软,
按摩令
nicole
舒服得闭上眼睛,

joey
按摩
nicole
乳房时,
joey
有些脸红.

nicole:

好舒服呀!
妳学过按摩架?

joey
双手感觉到
nicole
乳头被自己摸到硬了,
即刻双手离开乳房再将
lotion
涂抹在她腰腹.

nicole笑望
joey:

妳脸红?
妳怕羞?
定系妳对我有……?

joey:「
无呀,
边有呀.

nicole笑:

无?
无就帮我除埋条短裤.

joey
惊望
nicole:「
点解呀?

nicole:

pat
pat
都未搽,
唔好咁孤寒啦,
下次搽我的.

joey
涂搽
nicole

pat
pat
及大腿时,
发觉她
pat
pat非常结实大腿非常滑溜.

joey
按摩
nicole
时,
nicole
舒服得发出呻吟声.

joey
笑:「
妳叫春咩?

nicole嗲道:

系呀,
妳摸到我发姣,
下面都湿晒啦.
」跟住成个人搅住
joey.
joey
被全裸的
nicole
揽住不知所措.
nicole
松开,
笑指
joey:

妳又脸红,
同妳玩咋见妳近排咁
down,
开心的迟的带妳去比仔沟.

joey:

训觉啦.

阿叔不在的第二个晚上.
晚上将近零时,
joey
扶住
nicole
进入大厦,
两人像喝了酒,

nicole
醉得脚步似不稳需要
joey
扶住行.
看更黄见到立即走出来.

joey:「
黄生,
你帮手扶住佢,
佢好鬼重.
」看更黄:

妳地饮了酒?
佢醉得咁厉害.

joey:「
有朋友生日,
唱k饮多左,
我都有的晕.

看更黄跟
joey

nicole
入屋,
两人合力将她放在梳化.
joey
将手袋放入房跟住急步出来跟看更黄说:

我搞肚好急要去厕所,
你帮我睇住佢先,
不过如果你有野做你走先,
帮我关门啦.

说罢匆匆入了浴室.
看更黄心想有野做都唔走啦,
垂涎半躺着的
nicole,
身穿黑色松领无袖收腰针织连身裙,
黑色透视贴身九分leggings.
看更黄坐下挨贴
nicole
右侧,
手摇着她手臂问:

妳无事?

nicole
迟缓回应:

我…无醉.

看更黄笑,
心想问妳有无事答我无醉,
跟住起身走到阿叔房门前,
轻打开房门,
阿叔房门没有上锁,
内里漆黑并没有人,
看更黄阴笑便关上门.
再回
nicole身边:

妳挨到我啦,
我帮妳坐好.
」不等
nicole
回答已左手托住她右腋下,
右手托住她左腋及半边乳房扶她坐正.

唔……
该.

nicole
没有感觉咸湿看更黄右手托住自己左边乳房.
咸湿看更黄扶正
nicole
后左右双手仍然没有离开
nicole
身体,
眼一直注意她并没有反应,
右手慢慢移动将整只手掌轻轻按上
nicole
左边乳房,
咸湿看更黄轻力的又搓又荖
nicole
仍然不知.
看更黄再用埋左手非礼
nicole
右边乳房,
心说

好在妳醉左,
唔系边荖得妳咁爽.

咸湿看更黄看住
nicole
横陈的长腿,
右手扫着想:

可惜着住打底裤.

但也拉高她连身裙,
因为是透视leggings,
所以清楚见到里面黑色蕾丝内裤.
右手轻抚摸
nicole
大腿一路摸入黑色三角,
因为太多阻隔,
令咸湿看更黄放弃
nicole
下体,
为要在
joey
未出来前争时间再大肆非礼
nicole
对奶.

咸湿看更黄这次右手从
nicole
右袖口伸入慢慢摸住胸围,
胸围不是全罩,
咸湿看更黄抚摸外露嫩滑的部分乳房,
一路仍然留意
nicole
反应.
然后再摄手入胸围内摸住
nicole
饱满的乳房.

nicole
仍然闭目但像开口梦说:

唔好…搞啦…好眼训…

吓得看更黄张大了嘴停住动作.


nicole
说后又没有动作及张开眼睛,
像继续睡觉.

咸湿看更黄慢慢又将手掌按住温暖;
嫩滑又弹手肉球想着:

比佢吓死,
不过条女对奶都能几大,
又好荖,
又弹手,
又够嫩.


nicole
仍然平静继续玩她另一个乳房,
在丰满的乳房摸到乳晕,
咸湿看更黄稍为用力搣,
乳头有反应慢慢变大.
咸湿看更黄这时玩到自己都有反应.
看更黄没有掉以轻心,
一路非礼
nicole
一路听着浴室的声音.

小姐,
我帮妳训低,
会舒服的.
」看更黄见
nicole
没有反应便将她躺卧梳化,
双手揭起连身裙一直退上,
当退至一半时被她背后压住,
看更黄将
nicole
身体轻轻左右转动,
将裙退至胸部.
咸湿看更黄看着
nicole一身雪白诱人肌肤,
胸围是黑色喱士内衣,
已忍不住
将她胸围拉高.
34c
乳房,
粉红色乳头,
咸湿看更黄口水滴在
nicole
肚皮,
双手又摸上娇嫩的乳房不断荖玩,
nicole
乳头被刺激再次变大.

唔…唔…

nicole
再发出声音.
咸湿看更黄心说:
「搞得妳好舒服哩?

跟住用手唧起两个乳房,
张嘴吸啜
nicole
乳头,
用舌狂
‘奶’
两个肉球.
nicole
两个奶奶被看更黄咀到湿淋淋.

咸湿看更黄觉得躺卧的
nicole
两个波波不够手感,
将她再扶起左手扶住她左肩,
nicole
头倚在看更黄左侧.
坐起后
nicole
丰满而坚挺的乳房看得咸湿看更黄条九想射.
右手荖住左边乳房左手将
nicole
上身稍推府前,
nicole
两个大奶奶被倒挂似木瓜吊在胸部,
咸湿看更黄托起
nicole
双乳在秤斤两.
用手弹得双乳上下左右颤动.
淫辱得极度兴奋之际听到厕所的去水声,
拿拿声拉下乳罩分别将乳房摆放好,
再将连身裙拉好,
然后坐往饭桌椅子快速冷静挺拔的大宾周.
joey
从厕所出来看到看更黄:

你未走?
」「
咁帮我扔的野走啦.

看更黄身有屎说记起有野做,
遮掩着下体话下次先,
然后闪了.
joey

nicole
说:
「你冲唔冲凉呀?


唔冲啦,
想训觉.

joey
只好扶她上床又帮她脱去外衣及胸围睡觉.
咸湿看更黄回到看更室,
关上厕所门急不及待掏出大宾周,
一路回味品尝
nicole白净弹手的大奶一路手淫直至脸血耳赤的射精.

阿叔不在的第三个晚上.
今晚是
nicole扶住
joey
进入大厦,
joey
醉得要
nicole
扶住行.
看更黄喜见,
四万咁口立即走出来,
半揽半扶的将
joey
挟住带回家里.

joey
虽然有酒味,
但身上的香水更浓,
看更黄揽住一身软肉幽香的
joey,
早已淫念荡漾.
一进门,

nicole
说很急已一枝箭似奔入厕所.
看更黄心想:
「奇怪,
咁似昨晚.

但成个香香性感尤物揽在身上,
只得赶快做野.
看更黄又扶又抱的将
joey
坐放在梳化,
因为怕
nicole
很快便出来,
见阿叔房门关上,
也就不查探情况.

joey
比昨晚的
nicole
更醉,
但比
nicole
更美艳动人,
好似明星咁靓,
随着呼吸,
joey大胸脯跟随起伏,
咸湿看更黄开始毛手毛脚.

我顶!
又系着裤.

joey
着条贴身牛仔裤,
松身印花珠片图案
v
领上衣.
看更黄记得前晚见到
joey
好大对奶,
好大粒钉及用手碰撞
joey
软绵绵的乳房.
看更黄即刻荖奶.

对奶真系大,
大过昨晚条女.

咸湿看更黄双手隔住薄薄的上衣荖玩.
醉了的
joey
不知道被看更黄咸湿.
咸湿看更黄双手伸入衣内摸到棉质胸罩,
胸罩下边非常紧迫,
看更黄只好从胸罩上面伸入,
搓玩丰满肉团.

无理由净荖唔睇波.
」咸湿看更黄心念,
跟手拉起
joey
外衣.
粉红色少女款式胸围,
加雪白透红肌肤,
两个嫩滑胀爆乳球,
深长乳沟,
咸湿看更黄右手插入joey
左乳罩内摷波,
正想掏出乳房之际听到厕所去水声.

又会咁快,
仆街.
」只好拿拿声整好
joey
衣衫,
还未走开
nicole
已出来.

nicole
着了一条极短的裙,
没有
leggings
及丝袜.
看更黄睥住
nicole
玉腿想:

昨晚又唔着呢条裙.


nicole
闲话几句没趣的离开.

看更黄一路回看更房一路喃喃自语:

今晚抽水重小过昨晚,
大饱都未食,
两条女咁索又好波,
下次一定荖爆佢,
插爆佢,
嘻嘻……

阿叔不在的第四个晚上.
joey

nicole
清醒的回来,
看更黄看似有些失望,
但看到两个化了妆的靓女一身性感打扮,
立即笑淫淫出来.
joey
着吊带白色碎花连半身裙,
中间开钮但两个大奶因上衣太贴身,
钮扣像要被大奶迫爆开.
nicole
米色薄莎衬喱士花边大圆领上衣,
浅粉红色喱士蛋糕迷你超短裙,
丝光透明丝袜,
三寸白色幼⓺
high-heeled.

咸湿看更黄一轮废话的盯着
joey
胸部及
nicole修长均匀白滑得近乎完美一双玉腿,
不知有心或忘记按升降机掣,

joey
自己按.
joey
微笑着行企近看更黄,
有意无意的右边乳房挨到他左手臂说:

黄生,
你一阵可唔可以帮手,
我的垃圾……

看更黄左臂食住软绵绵波饼,
吞咽说:

好,
我跟妳上去.

joey媚笑:

唔使咁…心急,
你十分钟后上去揾我啦.

十分钟后
门钟响起,
看更黄等了一阵子
nicole
开门.
nicole
说:

唔好意思呀要你等,
我正在换衫,

joey
在洗手间,
你等等,我去叫她.

看更黄看着
nicole
着上拖鞋,
丝袜脱去,
仍然着大圆领上衣及迷你超短裙走向浴室.
看更黄觉得
nicole
走动时上身有些异样,
行走时两个乳房好荡.
nicole
从浴室出来:

黄生,
joey
在冲凉,
她叫我将的旧衫交比你,
你入房等我先.
」手指
joey
房间.
看更黄进入
joey
房中等待,
在床上看见丝光透明丝袜裤,
还有粉蓝色绸缎光面胸围.
看更黄心想:

原来里面真空,
唔怪得对波咁鬼荡啦.

nicole
在厨房取来木梯子说:
「旧衫在衣柜顶,
我上去你帮我扶住梯子.

看更黄心里笑:

妳上啦,
我扶住妳.

nicole:

扶梯得啦.

nicole
就这样着住条短裙擒上木梯.

nicole
面向衣柜慢慢踏上木梯.
当她企定在第三级时,
看更黄已在她身后双手扶住梯子,
nicole
臀部刚好对住他,
咸湿看更黄稍微⑟下已经可以偷窥
nicole
短裙内春光.
nicole
内裤跟胸罩一样粉蓝色的丝质小裤.
咸湿看更黄看得目瞪着

nicole
丰满结实臀部还有隐现内裤下肥美阴唇.
咸湿看更黄一边偷窥一边问:

妳得唔得呀,
我捉实妳只脚.
」腾出右手捉住nicole
小腿.
nicole:

咦,
好似好重……
」跟住身体有些晃动.
咸湿看更黄紧张地说:
「靓女,
妳双脚要分开企,
平衡会好的.
」一路说右手一路摸上劲滑的大腿.
nicole
听话将双脚分开,
咸湿看更黄清晰地看到她的
gap
gap,
丝质小内裤,
幼细的内裤部分陷入阴唇,
小许纤幼阴毛曝露于外唇.
咸湿看更黄忍不住:
「我扶住妳…

左手扶住她左腰,
摸住大腿的右手差不多到了股沟.
nicole
突然回头吃笑道:

你唔好再摸咁上啦,
再上就摸到我
pat
pat
,
比人睇到就唔好啦.

咸湿看更黄挑逗说:
「都无人.
」但手没有再进,
停留摸住滑溜大腿.
nicole
望住咸湿看更黄嗲说:

黄生你坏死啦!

咸湿看更黄见
nicole
没有怒意,
大胆问:

靓女妳对脚咁长,
有无42寸?

nicole:

你叫我
nicole
啦,
无42,
得41寸,
如果我高一寸就有42.

看更黄自言自语:

41都唔差啰,
又白又滑,
唔系擂浆棍就得啦.


吓.

nicole:

你讲甚么?

看更黄:
「无野,
使唔使我上来帮妳?

nicole
娇笑:

梯咁细,
点可以企两个人,
我落返地先.

nicole
右手搭住看更黄背颈慢慢一步步落下,
咸湿看更黄将身依靠贴近她,
右手扶木梯,
但左手没有用力按实她腰部,
乘住她落下左手慢慢往上,
其实不是咸湿看更黄的手向上而是
nicole
身体往下,
变成
nicole
的左边乳房自己落在湿看更黄期待着的左手上.

随着
nicole落下,
没有乳罩的大奶落在咸湿看更黄手内,
咸湿看更黄没有将整只手掌完全荖上
nicole
的左乳房,
只是试探式荖住半部分乳房.
nicole
像不知道,
落到地因为她转向右侧,
以致看更黄左手自然离开
nicole
乳房,
又因身体太贴近他,
令自己右边乳房压向他的左胸襟.
咸湿看更黄收腹挺胸,
迎接
nicole
丰满的乳房,
咸湿看更黄完全感受
nicole
软绵的乳房,
咸湿看更黄稍为挨前,
已经压得
nicole
两个乳房完全紧贴着咸湿看更黄胸襟.
nicole
嗲道:

黄生呀,
你顶住我心口啦.

咸湿看更黄惊觉:
「哎呀!
咁妳行开等我上妳,
唔系,
等我上去…

但身体依然贴住
nicole
一对奶.
nicole扁咀:

后面条梯顶住我,
你又顶住我,
点走呀.

咸湿看更黄终于放过
nicole
自己擒上木梯.
joey
从浴室进来,
着住大码中袖t.
nicole
问:

冲完啦.

joey:

冲完,
不过唔记得拎条底裤.
」跟住打开抽屉看了一会,
拿出一条底裤.
在木梯上的咸湿看更黄眼利,
看到
joey拿出的是白色幼带薄纱加少许通花喱士底裤.
joey
回头:

黄先生,
小心呀.

咸湿看更黄向下望住
joey
两个半露出的波波说:

得啦,
放心.

joey:

nicole,
妳扶住黄生啦.
」跟住将刚才那条底裤着上.
咸湿看更黄眼尾看到暗叹:
「原来佢先前无着底裤.

看更黄将包旧衫交给
nicole和
joey,
她俩将包旧衫抬到客厅.
看更黄说要借厕所洗手,
入了厕所看更黄念:

我摆明抽佢水,
佢都唔嬲又无野,
重笑住话我坏死,
唔通佢发姣,
想我砌佢?
咁就爽啦,
上次玩佢对波都不知……嘻嘻,
念起都想打炮.
」见到
joey
的丝质内裤,
拿起嗅了一会想套住宾周打炮,
但还是放弃.
看更黄出来时,
见到房中的
joey
正坐着护肤将
body
lotion
按摩双脚,
涂抹大腿时将大码
t

拉高.
咸湿看更黄走入房中问joey:

我走先啦,
重有没有要扔?
」但双眼狂昅她因
t恤拉起而露出的白色薄纱通花喱士底裤.
因薄纱通花喱士,
咸湿看更黄见到薄纱下黑色丛林.
joey手扫住大腿内侧笑答
:

重有呀,
下次啦,
你咁帮手我要请你食番餐啦.

跟住叫nicole
送他.
nicole
开门,
按升降机.
等待中,
看更黄将包衫放下企近
nicole
问:

妳同祖儿小姐是朋友?

左手从后搭住
nicole
纤腰.
nicole:

是同事,
都可以算朋友.


文员?
」咸湿看更黄一边问,
手向下摸住
nicole丰满的
pat
pat.

推销化妆品,
美容个的啦.

nicole回答.
咸湿看更黄淫笑:

唔怪得妳地皮肤又白又滑,
咁香又化妆得咁靓啦!

说时左手已摸入短裙内在
nicole
pat
pat又搓又荖.
nicole踩着地嗲道:「
你好坏好坏呀.

转身走回屋内.
咸湿看更黄回到看更室傻笑:

晚晚都有收获,
个件
nicole
最淫,
笑住比我抽水,
下次一定要玩佢对长腿,
念起都兴奋.

某晚上,
当joey回来,
看更黄栏住她闲聊后问:

祖儿小姐,
你同事
nicole
几晚无过来?

joey:

佢都唔系住呢度,
上次任生不在佢才来陪我.

看更黄失望:
「原来系咁.

joey:

你有事揾佢?

看更黄立即说:
「无,
问吓᭼.

joey:

你边日得闲我请你食饭?

看更黄说:
「唔使客气啦.
」但说完立刻后悔.
joey认真:

你帮过我,
我话过要请你食饭,
我记得架.

看更黄笑:
「好啦,
迟的我通知妳.

翌日晚上,
nicole艳妆身穿素色公仔棉质露肩包臀连身裙,
透明白色丝袜,

boot
进入大厦.
看更黄像狗跑出来:

nicole
小姐,
好久不见,
哗,
妳今晚好靓㖞.

nicole
笑:「
口花花.
」一手拍打看更黄手臂,
跟住想按升降机.
但看更黄怏一步:


等我来,
今晚找祖儿?

升降机门打开,
看更黄跟
nicole
进入.
nicole
问:「
你唔使当值?

看更黄淫笑:
「送妳上去顺便巡楼.

门打开,
两人离开升降机,
nicole
呆问:

点解上多左一层?


哎呀,
记错,
我地行落一层吧.

nicole:

我自己落去得啦,
你做野啦.
」跟住自己走到后梯.
看更黄:
「陪妳一起.
」跟在
nicole
后面.
后梯间,
nicole
正想踏步往下层,
看更黄突然从后揽住她.
nicole:

喂,
你做乜野呀.

咸湿看更黄钖
nicole
粉颈:

我想死妳啦,
想亲妳.」
nicole
想挣扎,
咸湿看更黄不理,
继续锡
nicole
粉颈及脸颊,
左手已荖住她的左乳房,
右手摷落她下阴.

nicole轻微挣扎:

你好咸湿呀!

咸湿看更黄左手已荖向她的右乳房,
右手伸入连身裙,
再伸入袜裤隔住内裤抚摸她阴唇.

nicole:

你好衰呀,
比人见到架.

咸湿看更黄:
「无人呀.

继续又荖又摸,
nicole开始被摷到兴,
身体开始扭动,
跷臀磨擦咸湿看更黄下体.
咸湿看更黄再想伸手入她内裤,
nicole
转身媚笑望着看更黄,
双手解开他制服钮扣并除下,

咸湿看更黄这时双手改荖
nicole
胸前两肉球.
nicole
将看更黄内衣脱去,
咸湿看更黄双手拉高
nicole
连身裙想脱去,
nicole
笑按下他双手:

我自己除.

nicole
内衣是红色薄纱通花喱士透视胸罩,
红色通花喱士内裤.
nicole
问:

我身材索唔索呀?

咸湿看更黄:
「梗系索啦,
人靓身材正,
好似的内衣模特儿.

咸湿看更黄先是摸着丰满乳房,
跟住双手将
nicole
胸罩推高.
胸罩被拉起,
nicole
两个圆满坚挺34c乳房即时弹出来.
咸湿看更黄扮惊讶像首次见到的乳房:

nicole
小姐,
妳对波好大好滑手呀.

nicole
笑问:

你摸过我对波?

看更黄口窒:
「无,
头先摸到乳罩傍边的肉᭼.

nicole
红着脸拉起看更黄的手按在自己乳房上问:

想同我做爱?

咸湿看更点头,
nicole
解开咸湿看更黄裤扣,
拉链除下长裤.
咸湿看更急不及待已举旗.
nicole
掩嘴笑:

你好心急㖞.
」右手已隔住看更黄底裤握玩他宾周.

咸湿看更黄:
「妳身材太正᭼,
哎唷…

这时
nicole
大力荖住玩看更黄两粒春子,
荖到看更黄眼泪直标.
nicole
竟然笑:

对唔住呀,
我太肉紧啦,
你两粒春好大呀,
比我睇下有无事?
」⑟低除去看更黄仅余的底裤.
nicole
笑:

无事,
无爆开,
呵番.

咸湿看更黄看着
nicole
⑟在下面对住自己的大宾周,
挺着下体送向她嘴巴:

要罚妳含我条宾周.

nicole
起身笑:

咦,
佢都未冲凉.

跟住右手抚摸看更黄睾丸,
左手握住他宾周.
咸湿看更黄双手也忙着捏
nicole
奶奶及搣乳头.
nicole
睥望看更黄大宾周:

有无7,8寸呀?

咸湿看更黄挺起下身淫溅说:

点止呀,
妳帮我含,
10寸都有呀.

nicole
笑:

坏死啦你,
等等我.
」转身从手袋取出手电:「
企好,
比我影张相先,
你唔好话唔好呀,
同我第一次做既,
我一定会影张相,
除非……你唔想同我做……爱.

看更黄为求扑nicole
只好用手掩护下体:

快的影啦.

nicole
:

挪开双手.

看更黄终于比
nicole
影了裸照.

nicole
行近看更黄,
咸湿看更黄本能伸手咸湿
nicole
裸露的奶奶.
nicole
按下咸湿看更黄双手,
跟住背转他:

帮我除开个bra.

袒胸露乳的
nicole
转回身,
叫看更黄伸出双手,
然后将自己红色乳罩,
罩在他身上.
乳罩当然不能上扣,
亦不称身,
咸湿看更黄两粒黑色乳头外露.
nicole
捧腹哈哈大笑:

再影多张,
整个
chok
样,
哈哈…

咸湿看更黄看住她丰满乳房随着笑声不断诱人的晃动说:

唔好笑得咁大声啦,
人地听到架.

nicole继续笑:

快的认真摆个
chok
样,
哈哈…

咸湿看更黄看举出胜利手势及摆出佢自己认为的
chok
样.
nicole
收回手机,
咸湿看更黄急不及待将
nicole
袜裤拉下至腿间,
手伸入红色通花喱士内裤抚摸丛林及湿润小河.
nicole樱唇半张望住看更黄准备除下内裤:

重唔带套,
使唔使帮你?」
看更黄停手:
「我无带套呀,
唔紧要啦,
我射系出面啰.

nicole
不悦:

唔得呀,
我排卵期呀,
你明知做…都唔带定.

看更黄反辩:
「我点知道会有得同妳做爱᭼,
我知道一定带啦.

nicole开始大声:

你唔知又搞我,
搞我又唔准备的野.


又唔系我捉住你要做.
」「
你地的男人话射出面,
次次忍唔住咪又系射晒系入面.

「“殊”细声的,
唔好嬲.
」看更黄知衰:

我去买套,
妳等我.

nicole怒不可遏:

你要我裸着等你,
超低能.

自己拉回袜裤,
穿回外衣跟手从看更黄身上扯下胸围,
临走还抛下一句:

劲白痴.
」给看更黄.
门钟响,
阿叔开门问:

nicole
小姐,
又系度过夜?

nicole
笑住答:

系呀,
joey
系房?

阿叔:

系呀,
妳自己入去揾佢,
妳今晚好似特别开心?

nicole
继续笑住答:

刚刚玩谢左个衰人.
」跟住入了
joey
房间.
joey房间不时传出两人大笑声,
阿叔忍不住敲门问她们笑甚么.
房中,
nicole
坐在床上手持电话.

阿叔问:
「妳地笑甚么?

nicole
一边笑住将手电交给阿叔看.
电话屏幕有一男子就是看更黄,
就是刚刚被
nicole
影相的咸湿看更黄.
阿叔问:
「佢咪系看更黄?
点会无着衫重着红色胸罩,
个样咁搞笑,
咦…大碌野?

两女子又捧腹大笑,
nicole
笑答:

系呀,
头先佢捉住我,
想系后楼梯做爱,
不过比我整蛊.
」在手袋扬出红色乳罩,
再详细讲给阿叔听.
其实,
怎会连续两晚都有人酒醉,
第一晚
nicole醉是真,
第二晚
joey
是假(扮醉).
第二晚,
即是
joey
扮醉那晚,
看更黄走后:
(倒叙)
nicole:

走左啦,
重扮野.

joey:

哈哈……
佢荖我波时,
我险些笑了出来,
哈哈……,
好在妳及时出来,
佢呀,
荖住我个波想荋出来玩呀.」
原来那晚咸湿看更黄饱尝
nicole
奶奶走后,

joey

nicole
脱去外衣及胸围准备睡觉时,
发觉
nicole
的胸围有些异样,
位置有些不对称,
再摸到她两个奶奶竟然有的湿淋淋,
便怀疑是看更黄搞
nicole,
早上
joey

nicole
说了这事,
joey
说只有扮醉才能试出看更黄.
(正文)
nicole:

头先我荖佢春袋荖到佢标眼泪叫救命,
几开心呀,
等佢荖我地波荖得咁开心,
我将佢张
chok
样相贴通街,
睇佢点见人.

阿叔:

哗,
玩到咁尽,
小心佢发癫奸杀妳呀.

不知
nicole
是真是假说
:

我好惊呀,
点算呀,
你帮我搞点佢啦.

跟住竟然搅住阿叔.
阿叔扮惨:

nicole
小姐,
妳唔好玩我啦,
小心我捉妳去后梯做爱呀.

nicole
笑住答:

好呀,
几时呀,
带定套㖞.

阿叔笑:
「今次我都带埋相机,
妳咁靓女,
相机影得靓的.

joey
笑:

姣婆,
我出去先,
借间比你地搞野啦.
」假装起身出房.
nicole
边笑边拉住
joey:

我地预埋妳,
3p一齐玩.

双手在
joey
身上乱摸及扮除去她外衣.
两个女子嘻嘻哈哈扭在一起,
nicole
那露肩包臀连身裙在动作中完全拉高,
旁观的阿叔见到她修长美腿裹在透明白色袜裤,
还有红色通花喱士内裤.
joey
笑住在
nicole
耳边说:

妳走光啦,
阿叔昅住妳下面呀.

nicole
瞪阿叔:

啊,
你装我.
」但没有将裙拉下.
阿叔笑:
「妳地玩到裙拉裤甩,
唔使装啦.
」「
妳地两个玩到咁sex
等我影番张相先.

回来时手持电话准备影.

joey
收起笑容:

唔好影啦.

阿叔茫然:
「点解唔可以影?

joey
被阿
sam
出卖都是因为电话内存的相引起,
这伤痛
joey
不会忘记.
joey
:

如果你部电话唔见左,
的相比人摆上网就唔好啦,
好似阿e
咁.

nicole笑:

唏,
我地又唔系明星,
鬼识我地咩.」
joey
认真:

如果是这座大厦的人拾到呢?
妳钟意妳自己影,
唔好预我.

nicole
闭口,
阿叔垂头丧气离开.
joey
突然叫住阿叔:

荋你部电话比我.

跟住翻查电话内相片,
nicole
好奇偷看.
当joey
翻到相片是她当日在戏院里,
走廊通道被阿叔影的性感相片,
joey
准备删去,
nicole伸手抢过电话问
joey:

点解佢电话有妳的咁淫荡嘅相,
快快从实招来,
坦白从宽.

joey
没有说谎,
只将戏院里发生的事讲给
nicole,
之前之后的没说,
但给了一只死猫给阿叔:

最衰佢啦,
拉我去睇.

nicole将电话交回
joey
笑:
「妳坏啦,
牛唔饮水,
点揿得牛头低.

joey
超细声在
nicole
耳语:

系入面黑黑地比人睇住搞野,
真系好鬼
high
架.

nicole笑问阿叔:

阿任生,
我都想睇戏,
你几时带我去呀?
我唔使你拉,
我心甘自愿架.
」边说边斜笑望
joey.
阿叔:

妳迟左啦,
个间三级戏院结束左啦,
呵呵.

nicole嗲说:
「“淫”生,
你坏死啦,
我都无话要睇三级戏,
不过是但啦,
我地系入面搞野都唔系睇戏,
边套都好啦.

阿叔:

我搞掂妳单野先啦,
搞掂左妳才请我睇戏.

nicole:

甚么我单野?


看更黄呀,
妳将佢张
chok相存入我电话.
」阿叔:

我帮妳拆弹.

某日早上,
joey
问阿叔:

你知唔知看更黄无做?

阿叔:

我梗系知啦,
我叫佢唔好再系度做既.

joey:

你叫佢唔好做,
佢就唔做,
你咁厉害?

阿叔笑:
「我好厉害架,
妳知格.

跟住揽住
joey
想吃双蛋
(阿叔未吃早餐).
joey
想甩开:

你话比我知,
你点样整走佢先啦?

阿叔揽得更实:
「妳比我先啦.

其实joey
生理,
心理上是有需要
(没有阿
sam
的日子).
joey:

我要返工啦,
不如……今晚……
先啦.

joey问:

我又想睇戏呀,
你陪我好唔好?

阿叔笑:
「点解妳地两个都要我同妳地睇戏?

joey:

都系你地啦,
上次
nicole
要你带佢去,
勾起我条根都想去.

阿叔:

不如妳叫佢今晚一齐去好唔好?
妳话我要佢请睇戏,
如果佢唔得就我地去,
妳唔好着裤,
要着裙㖞.

joey笑:

知啦!

晚上,
某戏院最后一场,
已开始了.

讲驱魔,
梗系越夜越好睇啦」阿叔.

使唔使坐最后呀,
好似上山咁.
」nicole.
阿叔:「
搞野梗系后面啦,
唔通前面咩,
不过
nicole小姐钟意,
我无所谓.

院内只有两至三成人,
大部分是坐中后段.
阿叔买了最后而附近无人的位置.
阿叔坐在中间,
nicole
在左
joey
在右.
joey
果然着了条裙,
是吊带胸前钮扣下面两层喱士连身短花裙,
外被单褛.
nicole雪纺碎花浅黄色裙比
joey
更短,
蕾丝花边吊带背心,
长身雏皮外褛.
nicole
将长身外褛除去,
阿叔望住她长腿
:

腿比joey
长,
波差唔多大,
不过都系
joey
靓.
」跟住将
joey
拉近自己开始手多多.
nicole
望阿叔:

我请你睇戏,
你系咪要服待我先.

跟住笑:

讲笑咋!

joey笑:

唔好,
人地开到声,

(指住阿叔)
就服待佢先啦,
免得人地…寂寞地等.

阿叔奉旨那就不客气左手揽住
nicole
右手摸落修长光滑大腿.
阿叔:

nicole
小姐,
妳的头发好鬼香.

索上她粉颈「
人都好鬼香.
」好像猎犬在她胸膛猛索.
nicole:

你好肉酦酸呀.
」轻推开阿叔.
阿叔右手在
nicole
大腿来回抚摸,
nicole
将双腿放平,
阿叔俯身吻上她大腿,
阿叔右手摸她小腿,
左手将裙拨高一路吻入大腿深处.
nicole
着白色丝光前通花喱士内裤,
阿叔想吻进她的私处,
但被
nicole
推开:

有人呀.

有个男人刚入场,
而且直走到最后行坐在
nicole
左侧相隔的一座位.
可能nicole
的外褛及手袋放在那空位,
那男人不能贴住
nicole
而坐.
那男人来到前阿叔已经端坐好.
nicole
将被阿叔拉高的浅黄色短裙拉好.

静过了一会阿叔忍不住,
荖住
nicole
右手臂将她拉近.
nicole
主动右手拉阿叔左手臂紧贴自己右边乳房.
阿叔边看银幕右手摸上她左边乳房开始荖波.

nicole跷起左脚,
跟住少少侧身挨向阿叔,
而少许背住男人.
阿叔问:
「使唔使同妳换位?

nicole
想了想,
望了一望那男人:
「唔使啦.

阿叔玩弄
nicole
乳房时,
nicole
问:

你点样整走看更黄架?

阿叔:

秘密.

nicole
笑:

我知,
其实系佢自己走.

阿叔:

妳都傻,
有靓女比佢又睇又摸,
有粮出有水抽,
点会自己走.

阿叔左手搭落
nicole
左大腿轻抚摸,
右手加入摸进紧迫的三角,
因为她跷起左脚,
双腿夹住了下阴令阿叔手指不能寸进.
阿叔示意
nicole
放下左脚.
nicole
说:

你讲我就比你.

阿叔:

好,
要加多样条件.

nicole:

讲.

阿叔细声:

我想妳除下胸围.

nicole
笑望阿叔没有出声,
但左脚放下.
阿叔顺住滑溜的大腿,
右手摸着丝光喱士内裤,
阿叔隔住底裤抚摸她阴户,
手指撩弄阴唇.
那男人开始留意到
nicole骄人的长腿,
极短的裙仅仅包裹臀部,
偶然银幕的白光,
影出她雪白的玉腿,
及手臂.
她虽然少许侧身背住,
男人仍然睇到阿叔的手埋在她腿间.
她的身体不时颤动,
两大腿有时打开有时紧合.
阿叔将
nicole
靠近自己一边的短裙拨高直到看到她白色幼带底裤,
然后摄入裤内摸着软滑阴毛,
阿叔感觉阴毛短而卷曲,
阿叔手指探阴唇,
nicole
像紧张将双脚夹住.
阿叔没有硬闯右手离开改为荖奶.

那男人将身倾向前想以较佳角度偷看
nicole.

阿叔右手离开后,
nicole
以左手放在腿上以遮掩短裙.
男人看到阿叔的手从
nicole
裙内抽出继而荖玩她左奶.

男人心说:
「小姐,
妳都几淫荡㖞.

nicole
的蕾丝花边吊带背心是开小低v,
部分乳房及乳沟露出,
阿叔抚摸外露嫩滑乳房,
跟住由v领口伸手摸入,
再摸入乳罩内.
nicole
拉住阿叔:

等等先.

跟住同
joey说:

我去厕所,
妳陪我去吗?

nicole将外褛放回自己坐位,
拿了手袋便跟joey
去了厕所.
女厕内.
joey:

妳隔离好似多左个男人.

nicole:

系呀,
其他重有好多位,
硬系坐我地侧边.

joey笑:

好简单,
佢想昅野,
佢有无装妳?」
nicole:

好似有,
我好小望佢.

nicole
边说边除去吊带背心.
joey
惊问:

妳做甚么除衫呀?

nicole:

佢要我除左个
bra,
话方便的㖞.

joey笑:

唔信,
就算佢有叫,
妳都唔会除bra,
妳讲真话我爆的野比妳听.」
于是,
nicole
说了阿叔的要求.
joey笑:

好,
讲比妳听不过唔好嬲㖞,
其实妳侧边个男人,
系任先生的friend
叫鸡哥,
我知妳想有人睇住搞野,
但系点揾陌生人,
于是我叫任先生揾了鸡哥.

joey又说了阿叔跟鸡哥及自己的故事.
nicole
扮嬲:

其实妳唔讲,
我都唔会知.
妳契爷又荋彩啦,
又有契女啦.

joey笑:

佢无话妳系佢契女,
妳一阵出去唔好爆住,
扮唔知.

回来时,
joey细聱跟阿叔说:

你唔叫鸡哥坐前面?

阿叔:

无呀,
我惊
nicole
唔玩得.

joey说:

头先我问佢惊唔惊隔离男人(鸡哥)睇到你地,
佢都话唔惊.

nicole在阿叔耳边说:

我除左个
bra,
你知点做啦.

阿叔:

知道.
」右手探nicole
右乳房.
nicole娇责:

唔系呀,
系讲看更黄呀.

阿叔:

都要摸摸先知妳系唔系真空,
果然无左个胸围.

阿叔说时大声左小小.
男人(鸡哥)
听到,
眼光射落
nicole
胸脯.

“殊”.
」nicole:

咁鬼大声
.

阿叔:

有晚我同佢讲开野,
我话佢系到做就唔好系到搞野,
跟住比左佢张肉照佢睇,
话妳知道佢趁妳醉搞过妳,
妳好嬲,
如果你唔走妳会贴呢张相出去,
系咁做到月尾就走左.

nicole:

车,
都系摆我上菾.

阿叔没有回应,
专心玩她乳房.

nicole依然侧身挨向阿叔背住男人,
阿叔伸出左手揽住她先摸手臂,
慢慢左手扫落腰部,
摸了一阵向上掂住她左乳,
然后掌心托住整个乳房,
右手同时间托住右边,
跟住两手一齐搓波.
阿叔又搓又撚
nicole
对34c波.
nicole
嗲:

喂呀,
你细力的啦,
荖痛我呀.

阿叔笑淫淫:
「妳对波太好肉,
好鬼弹手,
荖得好爽.

跟住隔住背心用手指轻抚乳房乳头,
nicole
乳头被剌激硬突.
侧身不太舒适,
这时
nicole背贴椅背坐正(不再背住男人).
男人(鸡哥)
听到他们对话及看到
nicole
被阿叔搓奶,
心想:

你都得啦,有条咁索既女比你咁玩,
睇到我火都黎.


不过条女对脚真系几鬼正,
又白又长,
腰细波大.

nicole
跷着脚,
手放大脾.
阿叔左手放回前面摸住nicole
左大脾,
跟住将她左脚拉开放回地.
阿叔又用右手将她右腿拉向自己,
nicole分开双脚任由他的右手由大脾一直摸入裙内抚摸.
男人侧望见阿叔右手摷
nicole
下体,
阿叔左手拨高
nicole
短裙右手伸入底裤内摸阴毛,
阴唇.
阿叔不断撩弄
nicole
红豆,
nicole
淫液渗出,
阿叔用她的淫水滋润小阴唇,
跟住指插阴道.
nicole
被阿叔插到水再流,
阿叔用沾湿的手指狂捽她红豆,
红豆被捽到胀大,
nicole
双手抓紧阿叔手臂身体不时抽搐,
呼吸急促.
越来越多淫水涌出,
阿叔说:

妳好多水呀,
就快流到条裙都湿啦.

nicole:

你好衰架.
」跟住左转身打开手袋之际,
抬头望到男人正在望着自己,
男人再望着自己下部,
因为上身转而左脚亦跟向左稍转,
男人看到阿叔的手仍然留在自己白色底裤内.
nicole
红着脸望住男人拉出阿叔的手.
但阿叔不肯
nicole只好从手袋拿了纸巾递给阿叔说:

一系你帮我抹,
一系你缩手我自己抹.

男人像是听到,
心中说:

你就好啦,
玩到出汁.

nicole
抹完阿叔又伸入摷她小穴,
阿叔不断攻击她阴核阴唇,
手指不断进出阴道,
nicole
淫水再次泛滥,
双脚夹实叫停.
nicole喘气:

唔好再搞我下面,
我死啦.

nicole软坐着,
男人望着她乳房的起伏,
横陈的大腿,
阿叔左手将她短裙扫高,雪白大腿露出白色丝光喱士内裤.
男人两眼放光望着
nicole
下体,
阿叔右手隔着底裤轻抚她下体跟住又磨她阴唇,
nicole
内裤贴住阴唇部份已湿透.
nicole
无力反抗被阿叔为所欲为,
阿叔右手向上搓玩乳房,
又伸手入她吊带背心内荖奶,

nicole
迷人的媚态阿叔忍不住将她右边吊带拉下,
再掏出她右奶搓玩,
nicole
即刻再背住男人娇责:

比人睇晒啦.

阿叔笑说:
「睇唔到我用手包住.
」一路荖住奶奶搣住乳头,
见她没有再责骂胆大了再拉下她左边吊带,
nicole
的左乳也落入阿叔手中.
阿叔坐开小小欣赏她裸露丰满的乳房:

nicole
小姐,
妳对奶好胀呀,
好似谷奶咁.(因为她双臂夹住两个乳房)

nicole笑:

你去死啦.

阿叔抚着nicole
粉红的乳头,
一对乳头凸起,
阿叔问:
「妳对波有几大?

nicole
蛊惑笑:

刚忘了,
点解问,
哦…想买个bra
比我?

阿叔笑:
「买埋底裤都得.

阿叔玩完波后将她吊带拉好,
nicole
坐正时稍一挺胸,
两粒乳头劲凸而出,
男人饱览她双奶飞钉,
喉头干涸不停吞咽.

阿叔玩完
nicole
拿拿声转搞
joey.
joey笑:

你好忙㖞.

阿叔:

一阵重忙.

说时左手已摷入连身短花裙,
隔着喱士内裤捽她阴唇.
鸡哥见阿叔没有搞
nicole
便去了厕所,
回来时改坐joey
侧隔了一位,
见阿叔已在
joey
身上上下其手,
鸡哥望了一阵
joey
跟他说:

uncle
你坐呢个位睇戏睇得清楚的架.
」手指右侧坐位.

系呀,
个位正中的呀.
」心念:
「妳都识做.

阿叔摷完
joey
下面又荖波,
跟着解开她胸前三枚钮扣,
下面是黑色薄纱透视通花喱士内衣,
阿叔两个d奶轮流荖,
隔住薄纱搣乳头,
鸡哥睇到口水流,
joey
衣襟敞开,
雪白胸脯半露,
身体扭动,
像引诱鸡哥.
阿叔左手往下伸入joey
喱士连身短花裙内.
阿叔在她私处摸了一会跟住伸入底裤轻抚阴毛阴核,
joey
有反应淫水在渗.
阿叔指拨开唇插入,
插得
joey
想叫,
双脚不自觉打开,
身体稍背住鸡哥.
鸡哥看阿叔指插
joey
下体看得呆了,
竟然伸出右手摸在joey
右腰.
鸡哥由腰摸上已触碰到
joey
右乳房,
见她没有禁止再大胆荖奶,
可能荖大力左
joey
轻声


”了一声,
但像享受似的.

条女对波好劲弹手,
又大,
唔怪得死佬
(任先生)
话荖佢对波荖到手软,
一阵插爆埋佢只西先.

joey
被两个男人服侍不知几
high
下面比阿叔搞到湿晒,
急急拉住阿叔:

唔得啦,
停停先.
」两个奶仍然被鸡哥玩紧,
鸡哥右手已在她乳罩内玩着乳头.
阿叔:

不如…返家再玩?

鸡哥听到:
「我又玩得唔得呀?

joey
将鸡哥的手拉出跟阿叔讲:

我同nicole
说了鸡哥是你朋友,
我是你契女啦.

阿叔问
nicole:
「一阵去我度一齐玩啦?

(
故事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