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双腿之间-乱伦的淫液

  • 母亲双腿之间-乱伦的淫液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摘要

本帖最后由
haka22

2011-11-15
13:31
编辑「喂!阿文啊!你认爲母亲是如何把你拉拔长大的呢?当你出生时,母亲曾
经出血过多,差一点儿就死掉。那时候我就曾拜托医生:『我自己没有关系,但
是,无论如何,一定要救肚里的孩子。』于是,我陷入了昏迷当中,直到醒过来
时,你已经是躺在我的旁边,并且睡的很熟。」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本帖最后由
haka22

2011-11-15
13:31
编辑

「喂!阿文啊!你认爲母亲是如何把你拉拔长大的呢?当你出生时,母亲曾
经出血过多,差一点儿就死掉。那时候我就曾拜托医生:『我自己没有关系,但
是,无论如何,一定要救肚里的孩子。』于是,我陷入了昏迷当中,直到醒过来
时,你已经是躺在我的旁边,并且睡的很熟。」

文志是我的生命。

当告诉他这些话时,文治好像是正要上初中。

当文治第一次听到我的这番话时,他可是两个眼睛瞪得大大的。

并非仅仅是这样,丈夫文造从以前就很花心,老是在外边乱搞女人,而且经
常有女人打电话来邀丈夫出去:「快把你丈夫交出来啊!」

当我接到这种电话时,我实在是非常的悔恨,并且全身发抖,丈夫是个相当
粗鲁不讲理的人,总是说:「关于男人的世界,你女人懂什麽?如果男人的身边
没有一两个女人的话,是无法工作的,我并没有要强迫你相信我,但是,你只要
乖乖的照我的话去做就好了。」

他都是用这套话来压我,好几次都是我带着文治徘徊在自杀的边缘,然而什
麽都不懂得文治只是一边舐着我买给他的棒棒糖一边问道:「母亲,我们要去那
儿?」

「我不想死,我要回家啦。」

死,到底是什麽意思?对于年仅五岁的文治来说,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象吧,
但是,即使没有对他说的很明白,对于一个懂事的小孩,早已经是能够看地出来
母亲的心事。

看着他那天真无邪的样子,我也的确不想就这麽死去,也曾想过一个人去自
杀,但是,我怎麽狠心留下文治一个人呢?

当我决心要去死时,每次让我打消念头的人总是文治。

文治是我的宝贝。

文治是我的生命。

文治也终于上了大学,有着健壮的体格,即使我们二人一起去散步,他的身
材也较丈夫来的高,连我都会産生一种奇怪的感觉,尤其是到热闹的场所去时,
那些回头看我们的人们眼神,彷佛是认爲就是那种有钱有闲而带着年轻情人的阔
太太。

当我告诉文治这种情形时。

「那麽,我就继续演下去吧,不是很有趣吗?」

文治非常高兴地大表赞成。

当我们一起去京都旅行时,饭店的小弟曾经喊文治是年轻的「先生」。文治
就借这个机会,故意在别人面前夸大动作的表现出是我的护花使者,替我整理一
下衣领,然后就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当有时有女孩打电话来给文治时,我就会认爲是要夺走我的文治。

文治不在家的时候,有电话来只要一听到是女孩的声音,我就连回都不回地
就将电话切掉,也曾经很不客气的询问对方:「你到底和文治有什麽关系?拜托
你不要缠着文治好吗?」

事情过后,文治抱怨说:「你太可怕了,我的班上同学都不想再打电话给我
了。拜托你问问她们到底找我有什麽事情好吗?」

「因爲,我以爲是有那个女人要抢走我的文治啊!」

那个女孩的确是文治的同班同学,打电话来是想要拜托文治将上次的笔记还
她。然而我的内心,由于有着强烈的妒忌变得非常的急躁。

「文治是我的孩子,我不会将他交给任何人,如果文治从我身边离开的话,
那我该怎麽办才好呢?」

就是这种想法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

丈夫依然是以出差爲借口,而常常在外面和女人鬼混,回家的次数比以前更
少,于是,我便将这种焦躁转移到对文治的注意和关心。因爲我害怕接着丈夫之
后,文治也会被别的女人夺走。

结果,我成了一个有神经质的女人。

(2)

虽然,文治已经长大了,但是在我面前文治仍然是和十几年前的小孩一样。

「母亲,明天我要去旅行。」

当我听到文治这麽对我说时,我知道他要和谁去旅行。

目的地说是信州,要在湖旁一条街上诹访住一晚,然后到雾峰等地走一走再
回家。从文治那种心神不定的样子来看,一定是生平第一次要和女孩去旅行。

当文治这次旅行回来之后,他就再也不是属于我的孩子了,想到此,我的心
就变得更加的着急。

他说明天一大早就要起床,所以今晚早早就要去睡觉。当我洗完澡之后,便
到他的房间去看看他。我这时候穿的是和丈夫在新婚旅行时所穿的高级便服,而
且,洒上了很久没有用的香水,我知道年轻的男孩会被香水给迷住。

当我打开房门时,房间中的电灯已经是关掉了,但是收音机的音乐仍然在放
着,文治好像还没有睡的样子。

「文治,你睡了吗?」

「还没有,母亲,有什麽事吗?」

当我站在门口时,借着走廊的灯光,我身上所穿的便服透明可见,同时他可
以很清楚地看到我的身体。

「喂,文治,你是第一次和那女孩对吧!你们并不是要去旅行吧?」

天生有着老实个性的文治,只要一发生什麽重大事情的时候,一定会向我报
告的。

所以,我非常的清楚文治在了解女人的身体之后,到底会出现怎样的反应。

感觉不出来真正是要去旅行,那种打从心理高兴的神情。我知道那种要和女
孩上床的喜悦是比到达旅行的目的地要高兴多了。

「和女人上床,对男孩以及女孩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事。当时的印象都会很
深刻地留在两人的记忆当中,如果搞砸的话,对男孩来说,可是一生的耻辱,作
爲母亲的我,爲了要让儿子长大成人,一定要帮助你能够和女孩在初次的性交经
验上成功。母亲我呢,不想让文治蒙羞。因爲,文治的耻辱就是母亲的耻辱。」

「怎麽样?」

「让我来教教你吧?」

我想一定会遭到文治的拒绝。

结果,文治什麽也没说,只是躺在床上,眼睛睁的和盘子一般儿,一直盯着
我的身体看。

我马上就躺在文治的旁边。当然,我的便服里什麽也没有穿,当缩入他的棉
被中时,整个便服往上卷,皙白的大腿碰触到文治的大腿。

这个时候的我,与其说是身爲人母,到不如说是以一个女人的身分来展开行
动。

不知不觉中,文治的大腿已经是长了很多毛,有种粗糙但令人觉得舒服的感
受。当文治接触到我那三十九岁的柔软肌肤时忽然心动起来。

文治虽然是什麽也没有说,但是,爲了我能够躺在他的身边而将身体稍微挪
开一些,腾出一些空位给我。

这大概就是文治对我的回答吧!

当我悄悄的接触到文治的大腿间时,忽然间碰到了那硬的几乎是要弹起来的
「男根」令我感觉是那麽的年轻。当文治脱下内裤后,我无法忘记以干净的手去
握住他的男根,当时的感触,那是一根几乎没有污垢的男根。

或许了解到这是母亲的权限吧!于是文治协助我将他的裤子给脱下来,他将
屁股稍微往上翘,当脚伸出来时,裤子就容易的脱下来。

「我来亲吻它吧!」

说完,我就潜入棉被中,然后将男根塞满了我的嘴巴中,于是我摆动头部,
可以清楚的怠觉到那含在口中的男根是变得更加的粗大。

「母亲……」

文治非常有感觉的叫出声音来。

当我将头左右、上下摆动时,或许是按耐不住,文治压注我的头部,企图想
要阻止我的摆动,于是我又继续摆动头部好一会儿才停止。

接下来是将嘴巴离开文治的男根,然后将上体靠近文治的胸部。

「来,触摸我的乳房,用这只手触摸母亲的这儿。」

于是,我引导文治的手到我的乳房及秘部,然后,我用自己的手去抚摸文治
的胸部及肩部。

文治手的动作逐渐变得快且熟练,同时也很自然的发出声音来。

「啊啊!我觉得好舒服,文治好厉害啊!对了、对了!就是这样,如此一来
那儿会变得更湿润,那儿就是女人的阴蒂,啊啊,非常的舒服……」

文治的一根手指一下子就插入,接触到了阴蒂后,不知不觉当中,手指头整
个集中在抚摸阴蒂。

文治仍然是一言不发。

(3)

将文治引诱到已经是张得非常开的大腿之间,我于是用右手握住那粗大的男
根,引导进入到达入口处。

光滑的男根顶端在阴道的周围,上下来回摩擦了二、三次。

「就是这样,要将文治的男根弄湿润。如果不湿润的话,男人和女人都会感
到疼痛而无法插入。文治的男根所接触的部位,都是令人觉得舒服的部位。用文
治的男根在这周围搅和后,女人的阴道中就会出现很多的爱液,那麽,文治的男
根也会变得非常的湿润、粘着,于是就很轻易地进入(插入)了。」

文治将两只手臂放在我的两侧,支撑着身体,仔细一瞧,文治的两眉间深深
的皱着,一直忍耐的样子。

「母亲……我已经……」

「想要结束是吧?还不行啦……如果在这个时候逃走的话,是会被女人瞧不
起的。好好的插入,然后再拔出来……」

认爲时间差不多了,于是,我将文治的男根引诱到入口处。

「就是这里啊!你看,用手指触摸看看,感觉到柔软的部位吧!用手指头插
进去看看……啊啊……好舒服……」

当手指头接触到入口处时,我不由得叫了出来,如同是身体触电般的感觉到
一阵刺激。何况所被碰触到的部位是最容易有感觉的部位,同时那种感觉是无法
用言语来形容的。

「知道了吗?现在就插入,你看,不就插进去了嘛!对了对了,慢慢的,一
下子就进入了。如果不容易插入的话,就稍稍的扭动腰部……不要一下子就要将
男根全部插进去,慢慢的,啊啊、啊啊……我已经是按耐不住了!」

我是很容易有感觉的人虽然是借着说话可以将注意力转开,但是,当文治插
入之后,我是真的忍耐不住了。包围着男根那两侧肉壁变得非常的紧闭,彷佛是
讨厌文治的侵入而蠢动着,这一点我是非常的清楚。

男根强劲有力的直接刺到我的子宫。

「母亲,觉得非常的舒服。」

「太好了,那麽,现在慢慢的拔出来,不是全部哟,是拔一半出来。」

「是这样子吗?」

「对的、对的,然后再一下子插入……啊啊……好棒啊……啊啊,到那儿爲
止,然后再抽出来……对了、对了……啊啊、文治、太舒服了。文治,你是属于
母亲的,我不想将你交给别的女人啦……啊啊……太厉害了……」

由于文治腰部的扭动而有了弹性,拔出来然后再插入,又再次拔出来然后插
入,这样连续好几次之后,我整个人也跟着松弛下来。

如果这样持续下去的话,文治应该会在我的身体内完完全全的射精才对,这
时「怀孕」的字眼在我的脑中掠过。

「母亲,达到高潮了……高潮了……」

全身发抖的样子,文治不久将整个身体压在我的身上,这一瞬间,我将腰挺
起,然后擡高文治的腰部,刺激一下子然后停住。

「啊……噢……」

发出尖叫的同时,文治大量的精液洒在我的肚子上。

我再次用手去摩擦文治的男根,可以感觉到夹在两人之间的男根又再次吐出
了很多精液。

「对不起,文治,母亲是爲你好的,如果将这些精液射在我的肚子内,那是
文治的小孩,我不在乎,就当作是你的弟弟或妹妹,也会被世人所接受,但是如
果是射在女孩的肚子内可是不行的。你可以把它当作在练习,知道吧?瞬间的拔
出来,感觉是不会改变的,仍然会觉得很舒服的。」

一边抚摸精疲力尽的文治的背部,一边教导他。

「拔出来的瞬间,就马上将精液射在母亲的肚子上面,相同的事情,即使是
在里面或是外面,在肌肤和肌肤的互相摩擦之中産生了感觉。」

「我知道了,母亲,因爲这是我的第一次,所以到达旅行的目的时,会担心
到底该怎麽办。谢谢您,母亲……」

「喂,文治,没有使用保险套吧!从前,母亲和父亲也都使用保险套,母亲
爲了文治,特的准备好了保险套要给你,我会教你如何使用的方法。」

「啊,母亲实在是对我太好了,我还正在想要怎麽去准备这种东西而感到困
扰,谢谢您……」

「如此一来,你就可以放心了吧……」

文治刚才那副心神不定的样子,或许是真得非常担心,我现在总算真正认爲
没有问题了。

那麽文治在和女孩旅行时,到底会出现怎样的情况呢?如果文治比女孩事先
有作了准备的话,那麽文治就会更加的感激我。

以一副很认真的表情看着保险套的文治——。

之后,我便教导他如何使用保险套。

(4)

旅行回来那晚,文治爲什麽显得无精打采,是旅途太疲累,还是太激烈的性
交呢?他只是说了一声「我回来了」就二话不说地跑到自己的房内。

我非常的担心,身爲母亲,孩子的一个脸色就能大概地察觉出来发生了些什
麽事情。当我生文治时,和死神相赌的情形,接受医生的忠告从此不能再怀第二
胎,终生守着文治这个孩子。

我马上追随在他的后头,进入文治的房内,看到身体翻转过来,眼睛看着天
花板正在思考的文治,于是我问道:「怎麽啦?好像不愉快的样子。」

文治看着天花板说道:「嗯!」然后擡起下巴。

「怎麽回事?不行是吗?住在同一个房间是吧?被拒绝了吗?」

当我如同连珠炮似的追问他时,文治不断的点头,回答:「是的、是的!」

孩子是母亲的全部,当孩子有痛苦时,做母亲的也会觉得非常的痛苦。当他
去旅行时,我不断的猜测文治在旅行途中正在干什麽事,无形当中,心中就燃烧
起了一丝丝的忌妒心。

我完全没有想到文治会带着失望的心情回家,但是呈现在眼前的确是躺在那
儿,一副绝望表情的文治,这时我的心情显得非常的复杂。

总有办法让儿子快乐起来才对。

于是试着问文治到底是作了什麽事?是如何被拒绝呢?

「喂,到底是怎麽不行呢?」

「我并没有想到会这样……她说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喜欢的人?那又爲什麽要答应和你去旅行呢?」

「虽有喜欢的人,但是,还没有达到深交,好像是她自己一厢情愿。即使这
样,她还是喜欢那个男孩子,所以说,如果没有喜欢的话,她是不会和别的男孩
子作爱的。」

「哎呀,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孩呢?简直就是表里不一致的人嘛!文治你觉得
如何呢?你喜欢那个女孩吗?」

「是啊!我喜欢她。」

「但是……」

「但是到昨天爲止……已经是结束了……我、我……」

文治的声音突然转爲哭泣声。我赶紧抱住文治的头部,我的心就和他那抽抽
搭搭的身体抖动一样。

于是,我一边抚摸文治的头发,一边说道:「笨蛋,男孩子怎麽能爲这麽一
点小事就哭泣起来呢?来,拿出勇气来……」

这时的文治更是放声地大哭起来,然后将整个身体靠在我的身上。

期待快乐的旅行,却以想不到的结尾收场,文治除了我之外没有别人可以安
慰他了。

「是嘛,如此的悲伤是吗?好了、好了,想哭就大声的尽量哭吧,母亲就在
你身边。」

此时我的心中有一种胜利的感觉,镜中所呈现出来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是
一副微笑的样子。

计划在旅途当中,使自己的恋人完完全全的归属于自己的性爱活动遭受挫败
的文治,把那心中的苦闷整个的向我倾诉。

没有受到身体伤害回来的儿子。

虽然曾经担心儿子将属于那个女孩,但是,现在的我却感到高兴。

「来吧,母亲在这里,要哭就尽量大声些,母亲一直都是文治的好朋友!」

于是,我和文治要去旅行的前一晚相同,躺在他身边。

(5)

靠近我的胸部的文治,和过去一直睡在我的旁边时候一样,自己将我的左腕
放在头部下面,然后解开我的女衬衫的钮扣。当乳房露出来时,文治一边两手很
慎重的包住它,一边则吸吮起乳头。

婴儿时期,文治始终是一边被赶出,一边吸着乳头,抚摸乳房,然后用手指
头压在乳房上,他如红叶般的小手不停的玩弄着我的乳房。

这时,那种毫无感觉的舒服变成了快感,扩散到我的整个身体当中。他一边
吸吮我的乳头,我一边将牛仔裤前端的拉炼拉开,于是文治的整个屁股如同剥下
皮似的暴露了出来。他的嘴巴并没有离开乳头,而且还帮助我将他的牛仔裤整个
脱下来。

结果是脱下了一边的牛仔裤,浓密的体毛遍布文治的大腿上。

「他已经不是小孩了!」

文治的身体状况,把我拉回到现实里。

当一只脚的裤子被脱下来时,文治将这只脚伸到我的大腿之间,被腿所拉上
来的裤子已经完全被卷到肚子上面了。

于是,文治将玩弄乳房的手悄悄的移转到秘部,然后,害怕似的在我的内裤
上面摸。

「是啊,自己试着这麽做。母亲我啊,随便你怎麽做都可以,文治是属于母
亲的,而母亲也是完全属于文治的。」

手指头从内裤的侧面侵入,到达龟裂的中心部位。

从前面开始这里就是蜜汁的大海,而且蜜汁渗透到了布的表面,使我清楚的
了解到爱液的量是多麽得大。当文治的手指头来回的爬在其中时,我那被压抑住
的声音就从嘴唇里漏出来。

「文治,你太厉害了,是啊!好好的玩弄一番吧……阴蒂也在其中,那儿等
一会再去搞,先好好的搅和一下不同的部位……」

我是想要教导文治关于女人的快感到底是怎麽一回事,突然,他进入到达阴
蒂处时,我马上变得有欲望。他从远处,采取慢慢包围似的进攻,最后再到达基
地。

「母亲也一样要疼爱文治的私处。」

虽然是将手指头插入文治内裤的接缝处,但是,由于文治的男根太过粗大,
所以从接缝口是没有办法将他男根给拖出来。

于是将整根手指接触到达男根的顶端勉强将男根折一下再拖出来。

「好痛啊……母亲……」

文治如此地说道。

「是嘛,会痛啊?那麽,从上面……」

于是将他的内裤脱下,男根自己就弹了出来。

「变得又粗又大。」

即使是用拇指以及中指围成圆圈,也无法将它完完全全地圈住一般的粗大,
不,即使不是这般的粗大,我还是认爲文治的男根是非常的雄伟坚挺。

我慢慢的用手上下来回搓揉,偶尔指甲还会轻轻的碰到男根的顶端,同时,
悄悄的瞄了一下里侧的「人」字形处。

「母亲啊、母亲啊……」

文治混淆不清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

「什麽?文治。」

「我再也不需要什麽女朋友了,我就一直和母亲相好就够了。母亲什麽都给
我,我有了母亲就满足了。」

「是啊,一直等到文治大学毕业,找到工作爲止,我都愿意做你的爱人。因
此,文治,不要再表现出那麽悲伤的样子啦!将来,文治如果成了伟大的人物,
漂亮的女孩就会自动过来找你,然后,文治就会找到一个最美丽、最温柔、而且
又是最聪明的太太。」

「到那个时候,母亲会是怎麽样的态度呢?」

「我会衷心的祝福你!」

「母亲会变得很寂寞吧!」

「不不,决不会有这种事情。赶快生个孙子,母亲就成了祖母,每天替你看
着孩子,才不会变的寂寞啊!」

「太好了母亲,即使是这样,我也要好好服侍您一辈子!」

「什麽?」

想要马上给予回绝,但是我并没有采取行动,将来的事情我根本就还没有想
过。假如,家里真的多了一位文治的太太,和文治睡同一张床,同时他们发出了
嘻笑怒骂的声音,我到底该怎麽办呢?突然想到这种事,我的心脏怦怦地跳了起
来。

但是马上……

「没关系啦!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呢……」

(6)

丈夫此刻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即使他再怎麽晚归,到那儿去搞女人,我已经是没有数落他的种种资格了。

文治成爲我的所有的同时,老夫也是属于我的,但是,文治却是整个身心都
完完全全属于我的。对于这件事,我对丈夫感到有歉意。

某晚,难得回家的丈夫和文治两个人一起喝着啤酒。

「你啊,应该有一两个女朋友吧?偶尔也该带她们来让我瞧瞧。作爲一个男
人,连这麽一点活力都没有的话,是没有办法在这世界上出人头地的。」

看着酒醉的丈夫,文治说道:「是啊,我会注意,现在的年轻女孩到底在想
什麽,我实在是不清楚。和她们说话也觉得无趣,还不如在家看电视、听音响来
的有趣一些。」

「话不能这麽说,你再家中成天和母亲在一起,那才是一点趣味也没有。」

「没有这回事啦,母亲是最好的,非常了解我,和母亲在一起时我觉得非常
的放心。父亲,您不是这麽以爲吗?」

丈夫凝视我的眼神,令我觉得惊慌而无法镇静下来,整个气份变得非常的不
愉快。

「这麽说来,只有母亲是最好的。但是,这个女人和那个女人完全是两回事
儿。」

「第一、母亲对你来说是无法扮演她们的角色,她只是替你煮饭、替你烧洗
澡水、替你洗衣服的人。虽然同样是女人,不能将母亲和她们摆在一块的,这样
对吧?太太!」

「爲什麽不可以呢?文治说可以就可以。你别灌输他那些不必要有的想法,
不管是爱人或是那些女孩们,反正出了社会再找也不嫌迟啊!」

话题转到奇怪的地方,令我觉得非常的心慌。文治也喝了很多啤酒,我担心
他会说错话,于是,赶快将话题给扯开。

「你在说什麽?太太!你是不希望他有女朋友是吧?年轻人嘛,总要有发泄
热情的地方啊!你到歌舞伎町附近去看,像文治这样的年轻人,都去那儿寻找欢
乐,或者和爱人开房间作爱。我并不是要文治做同样的事,但是,起码要有那种
活力啊……」

「哎呀,你快停止吧!别再儿子面前告诉他那些无聊的游戏。这种事情文治
会好好的考虑,别老是把他当作小孩子般的教训,你只是偶尔在家,根本就不了
解文治的心理。」

哎呀!我感觉到我的话中又带有暧昧的意味,但是并没有明白地指出文治是
自己的爱人,所以就觉得很放心。正好此时电视开始转播职业拳击赛,而文治对
这个很有兴趣,于是,便背向丈夫,自己看起电视来了。

对文治来说,至少他是他唯一的父亲,所以,偶尔和丈夫喝酒,也是一件高
兴的事。

丈夫是要以父亲的立场来教育自己的儿子,但是,文治却完全不能接受,这
一点令我很安心。

第二天一早,丈夫到公司去以后,文治尚未起床,于是,我到二楼他的房间
去看他时,发觉他还在睡觉。

当他醒过来时,我就询问他有关昨晚和丈夫谈话的意见。

「父亲啊,对于自己在外乱搞女人不愿意负责任,假如我也带女朋友来家里
玩的话,他一定会借口说:『男人嘛,本来就该如此。』我喜欢母亲,和母亲在
一起时,真的是觉得非常的放心!」

文治如此的回答说道。

但是,我也担心万一文治会一直想要和我作爱,由于我的缘故,而成爲一个
无法在外面交女朋友的男孩子。

男人嘛,正如丈夫所说,还是需要有活力,即使一在的遭受到女人的拒绝,
也要有不断接受挑战的精力。难道文治只有依靠我的乳房,只是知道我的肌肤,
然后就这样度过他的青春时期吗?

「不行啦!如此的生活,是必须要赶快结束。」

心理想着而来到二楼文治的房间内,虽然,我知道此刻我不是好母亲,但是
却从来不曾想过失去文治的生活。

「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我始终是自问自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