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妈妈黑色的内衣

  • 送给妈妈黑色的内衣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摘要

『临时有事,要和客户见面,晚上六点前回来。妈妈留』  回到家时,在客厅的桌面上看到留言,我露出满意的笑容走向浴室,打开洗衣机。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临时有事,要和客户见面,晚上六点前回来。妈妈留』

  回到家时,在客厅的桌面上看到留言,我露出满意的笑容走向浴室,打开洗衣机。

  「果然有!」

  拿起一片薄薄的布料,我呆呆的看着,这是妈妈出门前还穿在身上的三角裤。

  妈妈外出时都会淋浴,换内衣,脱下的三角裤就会丢在洗衣机里。

  我觉得粉红色的三角裤上还有妈妈的体温,不由得贴在脸上。

  「啊…妈妈…」

  想起妈妈美丽的笑容,拼命的吻三角裤的味道。

  除妈妈经常用的香水味道外,还闻到刺激性感的淫猥芳香。

  我裤子内的东西早已完全勃起,几乎感到痛的程度。

  (要快一点给它解放才行!)

  我拿着三角裤回到二楼的房间!立刻脱去裤子和内裤,上身也只剩下t恤。右手握肉棒,左手拿妈妈的三角裤放在鼻子上。

  「啊…妈妈,我爱妳…」

  在脑海里出现妈妈的丰满肉体,从国小五年级学会手淫之后,每一次手淫的对象都是妈妈。

  闻着三角裤的味道,站在那里开始揉搓阴茎,全身产生快感的电流,我知道快要爆炸了。

  就在此时,听到有人按门铃的声音。我想可能是推销员,不予理会。但好像知道有人在家似的,门铃响个不停。

  (真可恶…在这种时候…)

  我狠狠的咋舌后,穿上裤子去开门。

  打开大门,一个手提大皮包的女性站在门口,果然是推销员,可是她的美妙身材使我目瞪口呆。

  在女性而言,身材属于高的,丰乳将洋装高高的顶起。

  「午安,你妈妈在家吗?」

  她露出可爱的笑容走进玄关。

  「不,妈妈出去了…」

  「那怎么办?应该先联络好再来的。」

  看到她皱眉思考的模样,我又发呆了。

  这时候我发觉她身上穿的黑色洋装是迷你的,露出很多穿黑色丝袜的大腿。

  (那样的大腿真令人受不了…)

  和妈妈的形态不同,但是是十分性感的女性,很像在外国杂志上出现的模特儿。

  「阿姨是做这种事情的,和你妈妈是很好的朋友。」

  她拿出来的名片上写着:『内衣设计师陈馨薇』

  我没有听过妈妈提起过这个人,只是看名片也不能知道她的实际工作内容。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本来开始熄火的阴茎,又因为她而恢复硬度。

  「你是宥学小弟吧。」

  「我是…」

  她突然说出我的名字。

  「我常听你妈妈提起你,说你是很乖的孩子…」

  「这…那里…」

  还不能确定对方的来历,但我好像已经失去戒心,可能是她的亲切笑容之故吧。

  「今天我来的目的,是想请她看新的内衣。」

  「内衣?」

  「我不只是请你妈妈买内衣,有新产品时还会请她试穿,我可以进去吗?」

  「这…可能…」

  「谢谢,那么就…」

  馨薇毫不犹豫的脱鞋,准备进来。在这刹那,洋装的下摆撩起,看到她的大腿。原以为是黑色裤袜,可是只到大腿上就露出雪白的大腿根。

  (啊…受不了。)

  我明确的感受到阴茎在增加硬度。

  「去客厅好吗?」

  馨薇向伫立在那里的我问。

  我点头时,馨薇好像很熟悉家里的构造,直接走进客厅。

  在双人用的沙发上坐下,把带来的皮包放在旁边。

  「我去倒茶。」

   馨薇听我这样说,急忙摇头。

  「不用了,你坐下,我想和你谈一谈。」

  「哦…」

  我在她的面前坐下时,她好像故意给我看似的,慢慢的翘起二郎腿。

  洋装下摆撩起,露出美丽的小腿,从丝袜上端露出令人垂涎三尺的雪白大腿。

  「宥学,记得你是国中二年级,十四岁吧。」

  「不,十三岁,下个月才是我的生日。」

  「嗯,其实十三岁,对那种事也差不多该知道了吧。」

  「什么…那种事…」

  「嘻嘻,这还用说,当然是性交呀。」

  「那…那是…」

  突然提出这种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即使她是妈妈的朋友,我和她是几分钟前才认识,能谈这种事的本身,我几乎不敢相信。

  「你也不用怕难为情,我做内衣设计的工作,确实能了解男孩的心理,你也对女性的内衣有兴趣吧。」

  「那…那是…」

  我爱昧的应诺时,馨薇噗吱的笑了,打开放在旁边的皮包。

  拿出各种三角裤,陈列在桌子上。

  黑、红、粉红、浅紫都配有华丽的蕾丝边。

  「怎么样?你不觉得这种三角裤很美吗?」

  「哦!是…」

  「那一件适合妈妈穿呢?」

  听馨薇这样说,我无法回答,我自以为妈妈的三角裤都看过,但没看过这样性感的三角裤。妈妈常穿的,不是白的,就是粉红色,而且是简单朴素的。

  「宥学,你想让妈妈穿这样的三角裤吗?」

  「是…妈妈穿吗…?」

  我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如果穿在妈妈身上,每一件都很合适,真希望妈妈每天都能穿这样的三角裤。

  我觉得不该回答她的问题,我担心她会发觉我对妈妈的感情。

  「你妈妈比较喜欢朴素的内衣,我向她建议,她也不肯穿,选的都是白色或粉红色。」

  我同意馨薇的话。

  「今天来就是想向她推荐这种三角裤。你妈妈的身材很好,应该穿更漂亮的内衣,你说对不对呢?」

  「我…我不知道…」

  馨薇说的没错,有妈妈那样的身材,应该穿这样漂亮的内衣,可是做儿子的,不应该说出那种话。

  「宥学,你坦白说,你看到妈妈的身体有什么感觉呢?」

  「这…」

  「不要害羞,诚实的说吧。就是自己的妈妈,有那样美好的身材,从她的身上会意识到女人的吧。」

  馨薇的表情认真的凝视我的眼睛,她的眼神有着无比的说服力,让我觉得不能说谎。

  「你告诉我,你觉得妈妈的身材很美吧。」

  「是…妈妈…妈妈的身材很性感…」

  听了我的话,馨薇好像很满意,笑着更换翘起的二郎腿,又让我看到雪白的丰满的大腿。

  「谢谢你能诚实的告诉我」

  「宥学,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由你做为礼物,送给妈妈三角裤怎么样呢?」

  「我送…给妈妈三角裤?」

  「是呀,你也赞成妈妈穿性感的三角裤吧。我向她建议,她始终不肯答应。不过,你送给她的话,我想她一定会穿的。」

  「那…不好吧…我送三角裤,妈妈一定很奇怪,而且我又没有钱…」

  「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妈妈习惯穿这种三角裤后,会向我买的,所以先送你几件。」

  「这…可是…」

  我对馨薇的建议感到莫大兴趣。

  妈妈如果穿我送的三角裤,只是这样想,我就兴奋了。

  事实上,想到要亲手交给妈妈,我知道自己不会有那样的勇气。

  「宥学,也许你还不知道,对自己的妈妈怀有欲望的男孩,意外的多。事实上,我知道有几个子孩就借着送妈妈三角裤,表白自己的心意。」

  「表白自己的心意…」

  「送三角裤就表示想做爱,对不对?所以,你也想和妈妈做爱的话,这是表白心意的好机会。」

  「和妈妈做爱…我还没有想过…」

  「你隐瞒也没有用的,你的心里一定是这样想的。」

  她说过了,我是明知不可能,仍希望和妈妈做爱。手淫时也有用杂志的模特儿为对象的经验,但一旦要射精,一定会幻想妈妈的身体。对我来说,除了妈妈之外,我不会想到任何女人。

  「宥学,你老实的说吧,想和妈妈做爱吧。」

  「嗯…」

  「那就照我的话,送三角裤给妈妈吧。」

  「可是这样…妈妈会不会骂我…」

  「绝对不会,我可以保证。」

  馨薇用坚决的口吻说完便突然站起来,就在我的面前,撩起洋装的下摆。

  「阿姨,妳…」

  「宥学,你觉得阿姨的内衣如何?」

  「很…很美…」

  不仅露出丝袜上的雪白大腿,还看到全是蕾丝的黑色三角裤。

  的确是性感的三角裤,透过蕾丝,能看到阴毛。

  可能的话,真希望妈妈穿这样的三角裤。

 「宥学,怎么样?要不要送三角裤给妈妈试试看呢?」

  馨薇撩起洋装,用说服的口吻说。

  我下了决心,点头。

  「太好了,你妈妈一定能了你的心意。现在要认真的选了,你认为那种三角裤好呢?」

  馨薇这才拉下下摆,坐回沙发上,又从皮包拿出几件漂亮的三角裤。

  我已经不需要看各种三角裤。

  「我…我已经决定了。」

  「是吗?哪一件呢?」

  「有没有和阿姨穿的一样的三角裤呢?」

  「这是黑色蕾丝的…当然有。」

  馨薇从皮包里拿出我希望的三角裤。

  「这样吧,既然要送礼,连同三角裤、乳罩等,一起送好不好?」

  「我也那样想,有没有像阿姨穿的那种丝袜…」

  馨薇露出得意的笑容说:「你妈妈大概很适合用吊袜带,你喜欢吗?」

  「嗯,我在杂志上看过,早就希望妈妈能穿那样的东西…」

  「那么就送这个吧。」

  馨薇从皮包里拿出装在袋子里的黑色丝袜和蕾丝边的吊袜带。

  我的脑海里立刻出现妈妈穿那种内衣的影子,胯下物不由得搔痒起来。

  (啊…受不了…要射了…)

  产生射精的欲望,急忙用双手盖在裤前,这个动作被馨薇看到了。

  「嘻嘻,你的东西硬了吧。」

  「这…这是那个…」

  「你不用难为情,你是幻想妈妈穿那种内衣的样子吧?」

  「这…嗯…」

  「你妈妈一定会高兴的,尤其知道你的心意后。」

  「会那样吗?」

  「不会错的。」

  「阿姨…我…」

  「宥学,我也忍不住了,能让我摸一下你的鸡鸡吗?」

  「阿姨,真的可以给我摸吗?」

  「嘻嘻,只要你愿意…虽然不能性交,但能让你射精,到这边来吧。」

  馨薇把皮包放在地上,我用力吞下口水,在馨薇的身边坐下。

  「宥学,太好了,我能见到你。」

  「阿姨…啊…」

  馨薇抱住我的脖子,脸贴在我的脸上,香水的芬芳使我目眩。

  我也抱紧馨薇的后背,透过薄薄的洋装,能感受到柔软的肌肤。

  馨薇的手终来到我的裤前,好像在查看阴茎勃起的形状,轻轻抚摸。

  「宥学,你的鸡鸡很硬,有一天会进妈妈的那里去,妈妈一定会感动。」

  「阿姨…」

  我闭上眼睛,脑海里充满妈妈的影子。

  (也许真的能和妈妈性交…)

  我觉得现在抚摸阴茎的,就是妈妈的手。阴茎已经到了随时要爆炸的状态。

  「宥学,我想看你的鸡鸡,可以让我脱你的裤子吧。」

  馨薇以熟练的动作解开我的裤腰带和裤子的拉链。

  「宥学,站起来,脱了吧。」

  馨薇让我站起来后,自己也站起来,毫不犹豫的拉开拉链,使洋装落在地上。

  身上只剩下黑色乳罩和三角裤,还有吊袜带和丝袜,真像杂志上的外国模特儿。

  「阿姨…好美。」

  「嬉嘻,谢谢,你妈妈会更美,你在看什么,还不快脱。」

  「是…」

  我急忙脱去裤子和内裤,馨薇的眼睛盯在我紧贴在肚子上的肉棒。

  「哇!宥学的太棒了。」

  馨薇立刻蹲在地上,握住我的阴茎,一口便吞进去。

  「啊…阿姨…」

  第一次尝到口交的快感,完全超过我的想像,我的身体如触电般痉挛。

  (不行了…要射了…)

  我发觉要爆炸的刹那,馨薇大概发现了,立刻吐出我的阴茎,我也勉强忍住射精的欲望。

  「宥学,你躺在地上好不好?」

  「哦,是…」

  我在不了解馨薇的用意下躺在地毯上。

  「太好了,你的鸡鸡一定能使妈妈满意的。」

  馨薇说着,骑到我的脸上,这是我在书上看过的69式姿势,从丝袜露出的雪白大腿正好夹住我的腿。

  「啊…阿姨的大腿…」

  我本能的用双手抱紧馨薇的大腿。

  丰满有弹性的大腿使我陶醉,这样的感觉又使我联想到妈妈。

  (如果是妈妈,妈妈这样做的话…)

  想到这儿,馨薇又把我的阴茎吞入嘴里,让我产生妈妈给我口交的感觉。

  「唔…妈妈…」

  我完全是下意识的叫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的原因,馨薇吞吐阴茎的速度更快了。

  「啊…要射了…我真的要…」

  「唔…唔…」

  「啊…射了呀…妈妈!」

  我从地毯稍抬起屁股,开始喷射。

  一直到阴茎的脉动结束,馨薇的嘴一直没有离开。确定阴茎萎缩才吐出阴茎,发出咕噜的声音,把精液吞下去。

  「唔…你射出来的真多。」

  「阿姨…我太感动了,没想到会给我吞下去…」

  馨薇反转身体,这一次是面对面的压在我的身上。

  「嘻嘻,你好像幻想妈妈在给你弄吧。」

  「嗯,对不起,我是不由得…」

  「没有关系,我能代替你妈妈,我感到很高兴。」

  馨薇说完,把嘴压上来。第一次接吻使我感到不知所措,但还是能勉强回应,好像闻到自己的精液味道,但我不在乎。

  「宥学,要拿出勇气把礼物送给妈妈,妈妈一定了解你的心意的。」

  「嗯…」

  我吻馨薇的嘴唇,心想着妈妈。

  馨薇走了之后,我到附近的文具店买来包装纸和缎带。

  小心的把黑色的三角裤、乳罩以及丝袜、吊袜带包好,套上粉红色的缎带花。

  准备好了,妈妈回来就马上送给她。

  我是这样下了决心,可是看到妈妈时,勇气立刻消失。

  (我拿内衣做礼物,妈妈也许会认为我变态。)

  心里产生这样的不安感。

  结果这一天并没有把它送给妈妈,不久,爸爸也回家了,我只好一个人闷闷不乐的过一夜。

  到了深夜,仍然睡不着。想起馨薇的口交,我的下半身便搔痒,更没有睡意了。

  (不管结果如何,应该送给妈妈的。)

  我感到后悔,忍不住走出房间,想去拿妈妈的三角裤,手淫后再睡觉。

  洗衣机里有一件粉红色的三角裤,我拿在手上走出浴室。

  就在我准备上二楼时,听到奇妙的声音。

  我可确定是妈妈的声音,因为是从父母的卧室传出来的。

  (难道是妈妈和爸爸…)

  好奇心和嫉妒心混合,我不由己的向父母的卧室走去。

  把耳朵压在房门上,清楚的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

  「啊…快插进来吧。」

  「琬筑,妳今晚好像很急的样子。」

  「那是因为,你明天起就不在了。」

  「不过是出差三天,妳就不能忍耐吗?」

  「啊…不要急死我了,快给我吧…」

  「好!这就来了。」

  父母的谈话使我呆住了。在卧室里,爸爸的阴茎立刻要插入妈妈的身体里了。心里知道夫妻性交是当然之事,但我却对爸爸产生强烈的嫉妒。

  同时,我的欲望也更强烈,勃起的肉棒把睡裤前高高顶起。

  我的耳朵仍贴在门上,把睡裤和内裤拉到膝盖再把妈妈的三角裤套在勃起的阴茎上,开始揉搓。

  「噢,琬筑…」

  「啊…」

  父亲大概进去了,随着两个人的哼声也听到床铺摇动的声音。

  「啊…太好了…好舒服…」

  「我也是…琬筑,我不在家,妳可不能红杏出墙。」

  「我怎么会做那种事。倒是你,可不要给我乱来。」

  「当然不会,有这样好的老婆,不会在外面乱搞女人的。」

  「啊…太好了…给我射在里面吧。」

  「唔…琬筑…唔…」

  在我的脑海里出现父母做爱的情景。

  (妈妈!我也想要…)

  我心里大叫,更用力揉搓肉棒。

  「琬筑,我要射了…射在里面…」

  「射吧,全射在我的里面吧…」

  「噢…唔…」

  就在父亲发出射精的哼声时,我也向妈妈的三角裤喷出精液。

  (妈妈!我爱妳…)

  我握紧粉红色的三角裤,下定决心明天把礼物送给妈妈。

  第二天的晚餐在很尴尬的气氛中进行。爸爸出差,难得和妈妈独处,但我还是无法拿出礼物送给妈妈。

  「宥学,你今天怎么很少说话呀。」

  「没有呀,我只是有一点累而已。」

  「距离考试还早,不要太勉强自己。」

  「我知道,妈妈。」

  吃完饭我就洗澡,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对自己没有勇气,感到生气。

  (今晚爸爸不在家,应该是最好的机会…)

  看到桌子上包着的礼物,不由得叹一口气。

  想起昨晚听到妈妈恼人的声音,我的阴茎又开始勃起。

  就在此时,听到楼下打开浴室门的声音,大概妈妈要洗澡了,脑海里立刻浮现妈妈的裸体。

  (真是的!我妈妈为什么那么美,我不是他的孩子该有多好?)

  想着妈妈,轻轻抚摸隆起的裤前。

  「啊…妈妈…」

  嘴里这样念的时候,不知为何想起馨薇的话。

  『不要紧的,妈妈一定能了解你的心意。』

  这样并不能保证妈妈会理解我,可是不采取行动就永远不会知道。

  (只有试试看,被妈妈骂了也只好再说,无论如何先要把内衣的礼物送出去。)

  这样下定了决心,我拿起礼物包走下楼。

  一直到妈妈洗完澡,我都站在走廊上观察里面的动静。听到水声,我就想起妈妈的美丽胴体,阴茎一阵搔痒。

  三十分钟后,妈妈终于走出浴室。

  「宥学,为什么站在这里?」

  妈妈说话时倒退一步,好像真的吓一跳。

  我拿出礼物时,手在颤抖。

  妈妈露出疑惑的表情,然后变成笑容。

  「今天又不是我的生日,怎么回事呢?」

  「无论如何都想送给妈妈,所以…」

  我把东西交给妈妈后,像要逃走似的说:「我要去睡了。」

  「宥学,等一等…」

  妈妈叫我,可是我很快的跑上楼,回到房间时,心仍怦怦跳。

  (我做到了,我把内衣送给妈妈了。)

  同时也感到不安,想到明天早晨和妈妈见面的情形,心里开始感到不安。

  『送给自己的妈妈这种东西,你倒底是什么意思!你是变态吗?』

  好像听到妈妈这样说。

  不知何时,阴茎己复恢复平时的状态,可能是证明不安感大于送出礼物的兴奋。

  (啊…我该怎么办?)

  一点也没有睡意,在这种情形下,又不想起来做功课,真不知道该如何度过这样的长夜。

  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时,不知不觉超过半夜十二点了。

  突然听到敲门声,吓得我立刻爬起来。

  「宥学,我可以进来吗?」

  「嗯…可以呀。」

  我回答时,知道自己的心又在猛烈跳动,原以为明天早晨才会见到妈妈,所以还没有心理准备。

  妈妈走进来,身穿宽大的棉质睡衣,但掩饰不住身体的曲线。

  「谢谢你。」

  「这…没什么…」

  「真是漂亮的礼物,妈妈太高兴了。」

  「真的吗?」

  「真的,没有比这更好的礼物,我好兴奋。」

  「妈妈…」

  我突然感到轻松。虽然还不知道妈妈是否了解我的心意,但至少没有责怪我的意思。

  「宥学,你为什么想送给妈妈那种内衣呢?」

  「那…那是…」

  我无法判断该不该说实话,可是放弃这个机会,可能永远不会有了。

  「昨天下午来了一个叫陈馨薇的阿姨,带来很多内衣。」

  妈妈的表情没有变化,可能已经猜到那些内衣是来自馨薇。

  「我和她谈话之后,无论如何想送内衣给妈妈。我喜欢妈妈,我认为妈妈是最好的,希望妈妈穿我喜欢的内衣,所以…」

  「妈妈也喜欢宥学!」

  妈妈突然脱去睡衣,扔在地上。

  「妈妈!这是…」

  「这就是你送给妈妈的内衣,妈妈穿上了。」

  看到眼前的情景,我感到目眩,妈妈身上穿的确实是我送的内衣。

  「妈妈,太美了。」

  「谢谢,其实妈妈早就知道你要送这个东西给我。因为今天早晨接到馨薇的电话。」

  「原来如此。」

  「所以妈妈也准备好送给你的礼物。」

  「给我的礼物…?」

  我困惑的看着妈妈,因为妈妈的手上没有东西。

  「给你的礼物是…妈妈…妈妈的身体。」

  「妈妈…那么,是妈妈和我…」

  我在床上跳起来。馨薇说妈妈一定了解我的心意,可是没想到这样顺利。

  我下了床,站在床边发呆,瞪着眼睛看妈妈。

  「宥学,妈妈要你抱我。」

  妈妈握紧我的手说:「宥学,你的心意我早知道了。弄脏三角裤时,我好高兴,等你上学后,妈妈忍不住手淫了。」

  「妈妈手淫…」

  妈妈点头,身体向我靠过来。

  我立刻抱紧妈妈的身体,那种感觉使我昏眩。

  「宥学,吻妈妈吧。」

  我点点头,嘴压在妈妈的嘴上。虽然馨薇使我有接吻的经验,但还是紧张的颤抖,不顾一切的吸吮妈妈的嘴。

  (太棒了!我现在和妈妈接吻了!)

  我很激动,同时阴茎也勃起,坚硬的阴茎顶在妈妈的下腹部。

  「宥学的这样硬…太好了!」

  妈妈蹲下去,用迫不及待的样子拉下我的内裤和睡裤,露出膨胀到极限的肉棒。

  「宥学的好大,早就想看你的鸡鸡了。」

  妈妈说完就把我的肉棒吞入嘴里。

  「唔…妈妈!」

  馨薇的口交已经很舒服,但比不上妈妈。

  我想到自己的阴茎在妈妈的嘴里时,几乎要昏过去。湿湿粘粘的感觉,使我产生射精的冲动。

  「妈妈…太舒服了…我已经…」

  我忍不住这样说时,妈妈吐出我的阴茎,站起身。

  「宥学…妈妈想要你的鸡鸡…」

  妈妈一面说,一面解开乳罩的挂钩。虽然和馨薇的乳房形状不同,但乳房是又白又坚挺。

  「宥学…你来脱妈妈的三角裤吧。」

  我迫不及待的跪在妈妈的面前,在脱三角裤之前,忍不住抱紧妈妈的大腿。

  「啊…好舒服…妈妈的大腿真舒服。」

  「啊…宥学…」

  抱到大腿的触感,比我想像的更好。

  「宥学,快脱吧!妈妈已经不能忍耐了。」

  我从妈妈的屁股上拉下三角裤,身上只剩下吊袜带和丝袜。

  这时,妈妈什么也没有说,默默的上床后仰卧,慢慢的分开双腿。

  「来吧,宥学…到妈妈的里面来吧。」

  妈妈的声音有一点沙哑。

  我吞下嘴里积满的口水,爬上床之后,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妈妈的右手握住我的阴茎。

  「来吧,把这个鸡鸡插入妈妈的里面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