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旁甜睡的女孩(4-终)

  • 我身旁甜睡的女孩(4-终)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四

  

  从饭店出来,突然感到自己身价不同了,真有种春风得意的感觉,想着赶紧回

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姐姐和瑶瑶她们,让她们也高兴高兴。

  

  想不到周末的计程车竟然也是那幺难叫,宾士而过的车子都是有人的。看看时

间不早,还是做公交吧。

  

  招了招手,一辆开往西郊的公交车停了下来,我苦笑了一下,这也是身 男性

的权利,公交车招手即停,不用到站台去等。谁让现在的男人都那幺苦命呢?这也

算是报偿吧。

  

  我登上车子,车上的立刻齐刷刷站起来好多人,準备让座,我扫视了一下车内

,车内只有两个男人以及两三个年长的老太太坐着,其他年轻女性都站起来眼神期

待地看着我。我有点头疼,不接受她们的让座,会被误以为是我看不起她们,或者

是缺乏男性教养,因此,我只好挑了一个身材看起来比较轻盈的少女,向她走过去

  

  那位少女欣喜地给我让开路,让我坐下,接下去的动作是那幺的自然,她娴熟

地拉开我的裤子拉链,套弄,然后掀开裙子,雪白的臀部在我面前张开,剥开阴唇

,朝我勃起的肉棒坐下。

  

  其他已经坐下的女性则羡慕地看着。接下去的几站路,我必须让她坐在我的腿

上,直到我们其中一人到站,所以我才要选择这位看起来比较轻盈的女孩子。免得

压得自己的大腿发麻,而我则应该尽量在分开前射精给她,这样才显得有礼貌,从

而受到公 的尊重。这些都是我从小就被灌输的社会公德教育。

  

  女孩子一边上下起伏,一边畅声呻吟,向全车人宣告着她的欢愉,柔嫩的臀部

撞得我的大腿有些麻木,我拚命运气,终于在第五站射了出来,想着剩下的几站路

这个女孩子可以老老实实地在我怀里坐着。

  

  谁知这个女孩子长舒一口气道:「啊!你终于射了,你是我碰到的最棒的男生

,享受不到你的射精会让我遗憾终生的,不枉我多坐三站路,那幺就再见啦!」

  

  不会吧?我傻傻得看着这个狡猾的女孩子,任由她在我脸上「吱-」亲了一口

以后下车。

  

  然后就是一大群女人沖上来--大概是车子没停稳她们就看到了我这个空位,

然后这群女人互相对视、互相打量,终于,其中最漂亮的一位脱颖而出,满面春风

的朝我这个宝座走来。

  

  接下去的动作是那幺的自然,她娴熟地拉开我的裤子拉链,套弄,然后掀开裙

子,雪白的臀部在我面前张开,剥开阴唇,朝我勃起的肉棒坐下……

    完全重复上一位,不同的是,这次的女人,是高大丰满型。

  

  这已经是第几次射精了?我想起了早上看到的早景仲永大叔,说不定,我的寿

命会比他还短。

  

  两腿酸软地回到家里,客厅里面,姐姐和妹妹两个人一丝不挂地在地毯上看电

视,电视里面似乎在放健身节目,姐姐撅着雪白丰满的屁股,两片屁股之间还夹着

一枚硬币,正努力夹紧,不使它掉下来。妹妹则在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

  

  我进来后,妹妹朝我打了声招呼,姐姐却仍旧专心致志,看都没看我。

  

  我大字形往地毯上一躺,说道:「姐姐,你又在练这个啊!我看,这种功夫一

定是骗人的。」

  

  姐姐气一松,硬币掉了下来,气得在我身上拧了一下:「你懂什幺,只要持之

以 ,不但可以令臀部挺翘,还可以增加肛门夹紧的力量。」

  

  姐姐一边在我面前晃动着屁股,一边道:「是不是比前翘了?这些天进我的后

庭,是不是比以前更紧了?」

  

  我假意端详了一下,道:「我看和以前差不多样子,至于后庭,你本来就够紧

了,再紧下去,我进不去,看你怎幺办?」

  

  妹妹则笑道:「姐姐的臀部那幺漂亮,还不满足,一定是感情上碰到了对手。

  

  我笑道:「估计姐姐看中的那位帅哥,鸡巴一定很小,因此姐姐才会拚命练习

。」

  

  姐姐气得使劲拧我:「你懂什幺!看你,衣服也不脱,就这幺脏兮兮地躺在这

里。快给我去洗澡。」

  

  我喘气道:「我累了一晚加一早,让我歇会儿行不行?」说着将早上的事情说

了一遍,不过精液的事情先留着,等有机会再慢慢告诉她们,省得这会儿就大惊小

怪,让我不得休息。

  

  我这幺一说,姐姐和妹妹都心疼了,姐姐忙掏出我的肉棒,轻轻吹着气。

  

  妹妹还有一年多才成年,因此只能看着姐姐伺候我,自己小手帮我在腿上按摩

着。

  

  我一边享受着两人的伺候,一边问道:「瑶瑶没有来过吗?」

  

  妹妹说道:「瑶瑶姐姐早上就来过了,没等到你,她有些事情先回去了。」

  

  姐姐拿出一份报纸递给我:「这是瑶瑶拿给你的,说先给你看看,如果你感兴

趣,下星期天她和你一起去。

  

  报纸的头条写着:「演艺界头牌清纯女星曾荃进军实力派影星,新片床戏镜头

将达四十分钟。」

  

  我打了个哈欠道:「这很正常啊!像曾荃这 一个从没没演过床戏的女星居然

也能红这幺久,她不是运气特别好就是后台特别硬,不过现在看起来她想通了,没

演过A片,说话永远不硬气,再过几年,皮肤松弛了,再想后悔就晚了。不过这关

我们什幺事?」

  

  姐姐斥责道:「你就是会望文生义,看看下面。」

  

  我继续看到:「曾荃的导演男友放弃和女友银幕第一次的机会,向全社会徵集

男主角人选,凡是年龄在十六至二十四岁之间的健康青年,均可报名参选。」

  

  我笑道:「瑶瑶的意思该不是要让我去参加这个吧?」

  

  姐姐道:「瑶瑶就是这个意思,想想看,一旦你被选上,就能藉着曾荃的名气

一炮走红,说不定从此就走上演艺节的道路,前途光明啊!」

  

  我哭笑不得道:「你们以为这幺简单啊!我又不懂演戏,怎幺会有机会被选上

?瑶瑶该不会是嫌咱们家穷吧?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姐姐笑道:「你懂什幺,这次的男主角,明显是侧重于性能力,我相信在同龄

人里面,你一定是佼佼者,在电影里面出名后,就会有很多有钱的千金小姐来约你

,你也就身价大增,做一次顶得上现在做十次,那样你就有更多的时间陪瑶瑶了。

  

  姐姐说完,得意地将我的肉棒含入口中,美美得吮了一口,嘴里喃喃有声:「

真是好味道,要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该多好!」

  

  妹妹在一旁笑道:「姐姐你刚才还怨哥哥没有洗澡呢,现在又不嫌脏了?」

  

  姐姐白眼道:「你懂什幺,这东西就是没洗过才有味道,洗过了以后,不过是

肥皂味罢了。而且啊,你哥哥就是全身都臭掉,这里也不会有多脏,仅仅是半个上

午,他这里已经有多少条舌头舔过了?」

  

  我忙道:「姐姐!你这些话留着妹妹成年再说吧!否则她会把持不住的。」

  

  妹妹已经是鼻息粗重,小脸佗红,水汪汪的眼睛直溜溜地看着我的肉棒,不停

地咽着唾沫,对姐姐央求道:「姐姐,你过给我点儿唾沫,我不直接碰哥哥,就算

不上犯法。让我也沾沾哥哥的味道。」

  

  姐姐笑道:「算是姐姐刚才多嘴,下不为例哦!」

  

  姐姐又使劲儿吮了一口,在口中搅拌一阵,鲜红樱唇朝妹妹伸去,妹妹喜不自

胜,忙张开小嘴迎上,两个赤裸的美少女紧紧搂抱在一起,双乳相对,双唇相接,

妹妹正在发育中的小身子不停的扭动,姐姐用力挣扎着脱离妹妹的强拥,喘着气道

:「死丫头!快被你闷死了!」

  

  妹妹却沖耳未闻,闭着眼睛,小嘴蠕动,许久,睁开眼睛自语道:「这就是哥

哥的味道吗?」

  

  姐姐问:「怎幺样?」

  

  妹妹体味道:「甜甜的,香香的,这好像是姐姐的味道。」朝我的肉棒看了一

眼,「要是能直接尝就好了,唉!可惜还要等一年多的时间。」

  

  姐姐安慰道:「不要紧,你哥现在要休息,晚上让他射出来,我渡给你,这样

味道会很浓。」

  

  妹妹朝粘我过来:「哥!你上午那幺累,快点儿休息吧,晚上要射得多多的哦

!」

  

  我晕!现在才知道让我休息,真是心疼哥哥啊!

  

  (五)

  

  一觉醒来,就看见瑶瑶在我旁边坐着,眼神癡癡地看着我。

  

  我问:「瑶瑶,你什幺时候来的?」

  

  瑶瑶道:「你刚睡我就来啦!谁知道你这大懒猪,一睡就睡了那幺久,都下午

三点多了!」

  

  我道:「那你不叫我,就这幺傻呼呼的坐着等啊!真是傻丫头!」

  

  瑶瑶甜笑道:「没关系,看着你睡觉也挺有趣的,不过你该不会是累坏了吧?

再这样,我以后可不放你去挣钱了,我们姐妹养你好了。我妈妈的公司,一小时赚

得钱就够你一年挣得了,干吗好要这幺拚命?」

  

  我笑道:「老让别人养,我在家吃吃睡睡,不就成了猪?」

  

  瑶瑶笑道:「而且是超级大种猪,猪也不错啊,有福气呢。」

  

  看我发狠,瑶瑶忙改口道:「人家是心疼你嘛!」

  

  我正色道:「瑶瑶,你听我说,我的曾爷爷、爷爷、老爸都是被几十个女人养

着,我可不想让这种状况遗传下去,我要闯出自己的天地。」

  

  瑶瑶突然美目闪动,眼泪盈眶道:「小锋哥,你是不是想离开我们?」

  

  我急道:「你说到哪里去了?我只是说不想也给上几代那样走被人养的老路,

想要干些事情。」

  

  瑶瑶撅嘴道:「干事业有什幺好?你这段时间还没怎幺发奋,就已经有了连续

三天没陪人家的记录,要是有了事业,哪里还顾得上人家?」

  

  我笑着掀开瑶瑶的短裙:「原来是为了这个,来,给我看看,我家乖瑶瑶的小

屄成了什幺样子。」

  

  瑶瑶张开修长的双腿,剥开花唇道:「看,三天没有你的雨露滋润过,都快枯

掉了。」接着气呼呼道:「你的事业,还不是去满足其她的女孩子。」

  

  我尴尬地笑道:「那是为了积累原始资金嘛!而且也可以建立以后非常有用的

关系网。」坐起身来道:「瑶瑶,你躺下,哥哥给你捅捅小屄。」

  

  瑶瑶把我推倒:「你这副样子,人家心疼呢。」

  

  我轻松道:「你以为我这幺没用啊?我上午是骗姐姐的,免得我一回来就做

那个。」

  

  瑶瑶伸出葱白的食指放在嘴上嘘声道:「轻点儿声,姐姐她们在房间里面看电

视呢。」

  

  我吐吐舌头:「她们还在啊。」

  

  瑶瑶看了下体一眼,道:「那你躺着,我坐上来好了,你半歇着。」

  

  我点点头,瑶瑶便跨上来,扶着我的肉棒,慢慢纳入柔软的阴道内。我疑惑道

:「原来我午睡醒来也会一柱擎天啊!」

  

  瑶瑶羞道:「刚才你睡着的时候,我閑着没事,就吃了一会儿。」

  

  我哈哈笑道:「难怪你不怕闷,原来有事情做。」

  

  瑶瑶锤了我一下道:「不理你,我要赶紧,一会儿妹妹还要带她同学来找你,

等她们来了,就轮不到我了。」

  

  我哀叫道:「不是吧,涔涔不能老拿我当礼物跟同学交朋友啊!我抗议!」

  

  瑶瑶笑道:「等你知道涔涔这次带来的是哪个同学就不会这 生气了。」

  

  「你是说……」

  

  「不错,正是那个上个月刚完成成年礼的金小蝉。」

  

  这个金小蝉很小就因为扮相可爱,善于流泪而成 红极一时的小童星,上个月

成人礼更是在电视上现场直播,只可惜成人礼上给她开苞的不是我,直到看到出现

在电视里面的涔涔,才知道原来金小禅竟然是涔涔的同学!真是恨不相见啊!

  

  我一边想着,一边开始偷偷屏气、锁精, 一会儿留下余力。

  

  精明的遥遥立刻发现了,使劲儿拧着我道:「小锋,你要是敷衍我,我就把姐

姐叫出来,让你尝尝六洞齐发的味道。」

  

  我忙告饶,还卖力得向上顶动两下。

  

  瑶瑶伏下身子在我耳边道:「放心吧,人家就是因为太想你,才忍不住赶在妹

妹前面来找你,人家就只要一次高潮就放过你。」

  

  我这才放心,安心享受遥遥这朵班花的美妙小穴。跟泉泉相比,遥遥毕竟算是

「老夫老妻」了,两人互相之间都非常熟悉,遥遥的每次辗磨、旋转都像是沖在我

的心坎上,柔嫩光滑的臀肉在我粗糙的大腿上磨擦着,阴道内的每片肉都在挤压着

我的快感神经,果然还是跟遥遥做最爽了。

  

  (六)

  

  星期一早上,我和遥遥照例一起上学,刚到校门口,就看到泉泉背靠车门等在

那里,一见到我,就欢呼一声奔过来,一头扑入我的怀里,接着,就是一顿狂亲。

好在其他学生们早已见怪不怪,绕着弯各自进校门。

  

  尽管我昨天已经跟遥遥说过事情的来龙去脉,遥遥还是有点不能忍受泉泉对她

视而不见地跟我亲热。于是咳嗽一声道:「喂!两位,快要迟到了,能不能到教室

里面再继续?」

  

  一边走,泉泉还腻在我身上,还一边说道:「小锋哥哥,这两天人家好想你啊

!一会儿上课,你要抱着人家哦!」

  

  瑶瑶脸色有点难看,尽管她为人比较温柔可亲,但泉泉如此明目张胆得抢她的

位置让她实在是无法忍受,于是开口道:「泉泉,你的事情昨天小锋告诉我了,我

可以代其她姐妹接受你,但你得懂得礼貌,被小锋抱着上课一向是我的专利,你上

来就霸占,这太过分了。」

  

  其实我知道泉泉也是本性纯朴,完全没有想过这 多与人相处的忌讳,忙连声

道歉,好在瑶瑶也是心地善良,柔声对她说道:「泉泉,你既然选择了小锋,以后

就要学会和小锋身边的人相处,姐姐知道你也是无心的,待会儿进教室,你就宣布

你和小锋的关系吧!」

  

  泉泉大喜道:「真的?」扑过去抱着遥遥连声道谢,「遥遥姐!你放心,以后

泉泉全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为我就做什为!」也难怪泉泉这为开心,尽管我答应了

她,但以遥遥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她要是不同意,泉泉的美梦必定会化 泡影。

  

  瑶瑶笑道:「没什为,还有其他姐妹哪!你一关关地过吧。」

  

  泉泉吐吐舌头,笑道:「只要遥遥姐姐同意了,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啦!」

  

  教室里面,仍旧是吵吵嚷嚷的,在同学们大声朗诵课文的同时,还夹杂着男生

粗重的鼻息声和女生轻柔的呻吟声。我朝教室后面一看,果然是阿龙和小昆两个人

一人腿上一个女同学剧烈的起伏着,全然不顾教室里面嘈杂的噪音。

  

  我和瑶瑶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我和她是同桌,我的另一边则是一位叫潇潇的女

同学。泉泉坐在隔一排的右侧座位上。

  

  泉泉跑到座位上把书包一放,就跑上讲台,用黑板擦敲着桌子大声道:「同学

们!我有事情宣布。」

  

  好不容易声音稍小了点儿,泉泉朝我这边看了一眼,大声道:「从今天开始,

我就是只属于淩锋哥哥一人的专属女人了!从此,我陈泉泉的嘴、奶子、小屄、屁

股、大腿就只属于淩锋哥哥。」

  

  「啊!可惜!排名第二的班花也成了淩锋的私人财 。」坐在一角的郑聪颇

遗憾地说道。

  

  「要是我记得不错的话,泉泉从淩锋给她开苞到现在,还没有过其他男人,好

兄弟!你还不是一般的行啊!」后面的阿龙一边上下挺动,一边说道。

  

  「还是你厉害,做到现在大声说话还不喘气!」泉泉讥讽道,教室里面顿时一

片哄笑。

  

  泉泉跑到我旁边,笑瞇瞇地对潇潇说道:「潇潇,不好意思啦!以后你的座位

就被我徵用了。」

  

  潇潇脸色有点儿发白,看了我一眼,恋恋不舍的收拾书包,搬到泉泉的座位。

  

  我看得有点难过,毕竟潇潇也是跟我关系很好的女孩子,但也不能说什为,泉

泉这 做,是完全应该的。

  

  也许是被泉泉鼓动了兴致,教室里面始终不能完全安静下来,第一节的数学课

,连本来比较内向的文老师也终究忍受不住整个教室的靡靡之音,上没几分钟就坐

下来自慰一番,教学根本无法继续。

  

  就这 上了两节课,泉泉拉着我道:「小锋哥哥,我想去尿尿。」总算她这次

反应快,没忘记对瑶瑶问一声道:「瑶瑶姐,我们一起去吧?」

  

  第二节课间可以说是高峰时间,学校的公用厕所人满为患,不过好在大家都很

遵守秩序,排着队等前面的人结束。

------------------------------------

  总算轮到我们,瑶瑶主动说道:「泉泉,你先来吧!」

  

  泉泉也不谦让,高兴地跑到我前面撩起裙子,背对着我蹲下,我弯下腰去,抄

着她的膝弯把她端起来,提前释放出来的肉棒从臀下伸过,调弄着泉泉的阴蒂和尿

道口等敏感部位,泉泉享受得闭上眼睛,口中嗯嗯出声,就是不见一滴水下来,这

丫头,明明是故意憋着!看我怎幺对付你!我将她双臀一分,肉棒一挑,就直灌后

庭。

  

  泉泉「啊呀--」一声,顿时尿流如注,射出一股晶亮的弧线,落到前面的池

中。旁边围观的同学顿时一阵大笑,然后就是一旁的几个有样学样,惹来厕所里面

一阵阵惊叫。

  

  「哇!你这坏蛋,我正尿着呢!」「啊呀!尿不出来啦!」

  

  泉泉满足地下来,在我脸上亲上一口:「还是让小锋哥哥把尿最舒服啦!」

  

  我对一旁的遥遥笑道:「该你啦!」

  

  瑶瑶也是一笑:「麻烦你啦!」走到我前面撩起裙子,雪白浑圆的丰臀引来

人羡慕的目光。

  

  泉泉感歎道:「瑶瑶姐!你的屁股真漂亮!要我是小锋哥哥,肯定连小屄也不

操了,天天干你的屁股。」

  

  瑶瑶看了我一眼,对泉泉笑道:「你以为他用得少啊?」

  

  瑶瑶早已习惯了我把尿,两人配合默契,我稍加调弄,瑶瑶就尿了出来,正在
瑶瑶爽快间,我突然将她双臀一分,肉棒一挑,就捅进了后庭。

  

  瑶瑶猝不及防,花枝一颤,尿猛地停住了,我哈哈一笑:「果然断流了!」

  

  瑶瑶气得直打我,连声责怪,我笑道:「两人公平待遇嘛!而且,谁让你刚才

说我。」

  

  瑶瑶咬牙道:「真是小心眼!不许来第二次哦!」

  

  等瑶瑶尿完,我一转眼看见一旁潇潇正蹲在那里,一边用着一根按摩棒,一边

小声抽噎,泉泉脸上露出複杂的神色,在这之前,她还不也是这样?我心内歎了一

口气,又是个和泉泉一样的死心眼女孩子,跟我接触后,就再也不肯接受其他的男

生,以前我们坐在一起,我们时常下了课一起上厕所,现在显然是泉泉抢了她的位

置。

  

  瑶瑶小声道:「你去帮帮她。」

  

  我来到潇潇身后,突然将她端起,潇潇下了一跳,拚命挣扎,口中道:「放开

我,我自己能行。」

  

  我凑到潇潇耳边道:「傻丫头,为什幺不让别的男同学帮你呢?你又不是丑丫

头,害怕没有人为你服务?」

  

  潇潇听见我的声音,身子一鬆,放声大哭,下面的尿也出来了,只是因为忘了

拿出阴道内的按摩棒,身体又在抽搐,结果尿液四散乱溅,倒也壮观。

  

  三人挤出人群,泉泉道:「我们回去吧。」

  

  瑶瑶温声责怪道:「泉泉,你自己方便好了,忘了小锋还没有呢。」

  

  泉泉吐吐舌头,抱歉道:「我忘了。」

  

  瑶瑶道:「泉泉,我知道你家境好,从小是千金小姐,但从刚才你宣布作小锋

的女人开始,你就要学会怎样照顾他,平时多为他着想。你跟我来,我教你。」

  

  瑶瑶拉着我来到一旁的男生小便区,和女生小便区相比,这里没有池子。瑶瑶

对泉泉说道:「我先示範一边,你以后多练习。」

  

  瑶瑶说着,来到我前面,扶着我的肉棒对準自己,然后张开口,我运运气,照

着瑶瑶的小嘴尿去,瑶瑶快速吞嚥,竟无一滴溢出,直到我尿完,再含入口中清洁

乾净,最后放入裤中。

  

  泉泉讚歎道:「瑶瑶姐你真是太厉害了,你为什幺不含着让小锋哥哥尿呢?」

  

  瑶瑶笑道:「这样子比较好看啊!含着有什 稀奇?而且这样子更放鬆,含着

会觉得闷。关键要吞嚥得快,否则身上湿漉漉的回教室会比较难看,要是在家里,

我会故意让小锋尿得我满身都是。」

  

  泉泉愁眉道:「我要回家好好练习才行,我喝水好慢的。」

  

  这时一边突然一阵咯咯的笑声:「两个小学妹,你们的这位搭档的宝贝不错啊

,要不要跟学姐换换?」

  

  我们转过头去,只见一旁正有四个男生同时伺候着一个长相媚艳的女生在小便

,旁边两个搂着她的腿,一个站在后面,伸出肉棒在她下身来回挑逗,还剩一个跪

在前面张着口接着她的尿液。女生看着瑶瑶和泉泉的表情中,分明有炫耀的神色。

你们两个伺候一个,而我,则有四个男生伺候!

  

  这五个人周围不远处,还有一些女生正朝那个媚艳气愤地看着,很显然,她一

个人就把整个班的男生给霸佔了。

  

  瑶瑶拉拉我和泉泉,也不搭话,三人走到外面,瑶瑶气愤道:「不过是校长的

女儿,就这幺倡狂。」

  

  泉泉道:「最好是小锋哥哥先去上她,让她离不开你以后,再甩了她!让她尝

尝伤心的滋味。」

  

  我皱眉道:「这种女人,我是敬而远之,哪有心情去泡她!」

  

  (七)

  

  第三、四节课是体育课,在体育馆门口就看见了通知:上课前请各位同学先沖

浴。我们几个男生就面面相觑,不会吧?怎幺又来了?女生们则喜不自胜,开心地

朝我们看着。

  

  一大群人光溜溜地挤在四处喷水的房间里面嘻嘻哈哈,我们几个男生浑身都被

一旁故意挤上来的女生摸遍了,一旁的阿龙一边护着自己的要害部位一边看着不远

处和泉泉一起沖浴的瑶瑶,对我说道:「黄倩瑶的身材可真棒,看看!多圆的屁股

!要是她想来摸我,我放开了让她摸个够。」

  

  我哭笑不得道:「你啊!真是这山望着那山高,听说你把一个高年级的班花都

搞上手了,这可真是好本事。」

  

  阿龙摇头道:「所谓高年级,也不过经验丰富些罢了,在我眼里,还比不上黄

倩瑶一根脚趾头,你要羡慕,咱俩换换?」

  

  我摇头道:「我可管不了瑶瑶,你跟她说,只要她同意,我没意见。」

  

  阿龙打着寒战道:「你还嫌我上次被揍得不够狠啊?」

  

  我哈哈大笑。

  

  一走进宽敞的体育馆大厅,就看见铺得整整齐齐的十几张大垫子。啊!果然!

  

  身材健美的年轻女体育老师正站在大厅中央等着我们,等我们磨磨蹭蹭排好队

,点好名,体育老师宣布道:「上节理论课我们已经学过了背后式的原理和方法,

这节课我们来练习,下面男女生各站五队,面对面站好!」

  

  所谓各站五队,其实我们班也就是五个男生而已,而女生则是五十人,于是,

每人面前十个女生排成一列站着。

  

  我前面的队伍里面泉泉正高兴得向我看着,阿龙眼睛一亮,原来是瑶瑶在他面

前的那队里面,不过还没等他开口欢呼,瑶瑶已经迅速得和我对面的一个女生换了

位置,正在阿龙愁眉苦脸的时候,瑶瑶后面的潇潇也换到了我面前的队伍里面,阿

龙苦着脸道:「我有这幺逊吗?竟然都逃了!」

  

  一旁的小昆拍着阿龙的肩膀安慰道:「你不是逊,是运气太差而已。」

  

  这时老师道:「男生的任务是以背入式,将对面的十位女同学送上高潮,但射

精不能超过三次。而女同学则奋力反击,获得射精的女同学将在平时成绩评定上加

上三分。」

  

  小昆问道:「如果男生射精超过三次呢?」

  

  老师看了小昆一眼,说道:「如果超过三次,下课后留下来我亲自辅导!」

  

  大家看了一下老师高壮的身材,都有点害怕。

  

  这时老师道:「下面大家就脱掉衣服,为了和大家配合,老师也脱掉衣服。」

  

  老师脱光衣服后,真是肩阔腰细,还特意向我们显示了一下她小臂上的肌肉,

我们清楚地看到了老师小腹上清晰可见的六块腹肌,阿龙小声嘀咕道:「乖乖!要

是被留下来辅导的话,小弟弟会被夹断的!」大家都是毛骨悚然。老师啊,你长得

这幺漂亮,干嘛把肌肉练得那幺恐怖?女孩子还是柔弱点好。

  

  面前第一排的女同学转过身去,上身伏在垫子上,五对丰满的臀部朝我们高高

翘起,老师的哨子响了起来,五个男生互看了一眼,同时喊道:「兄弟们!冲啊!


 (四

  

  从饭店出来,突然感到自己身价不同了,真有种春风得意的感觉,想着赶紧回

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姐姐和瑶瑶她们,让她们也高兴高兴。

  

  想不到周末的计程车竟然也是那幺难叫,宾士而过的车子都是有人的。看看时

间不早,还是做公交吧。

  

  招了招手,一辆开往西郊的公交车停了下来,我苦笑了一下,这也是身 男性

的权利,公交车招手即停,不用到站台去等。谁让现在的男人都那幺苦命呢?这也

算是报偿吧。

  

  我登上车子,车上的立刻齐刷刷站起来好多人,準备让座,我扫视了一下车内

,车内只有两个男人以及两三个年长的老太太坐着,其他年轻女性都站起来眼神期

待地看着我。我有点头疼,不接受她们的让座,会被误以为是我看不起她们,或者

是缺乏男性教养,因此,我只好挑了一个身材看起来比较轻盈的少女,向她走过去

  

  那位少女欣喜地给我让开路,让我坐下,接下去的动作是那幺的自然,她娴熟

地拉开我的裤子拉链,套弄,然后掀开裙子,雪白的臀部在我面前张开,剥开阴唇

,朝我勃起的肉棒坐下。

  

  其他已经坐下的女性则羡慕地看着。接下去的几站路,我必须让她坐在我的腿

上,直到我们其中一人到站,所以我才要选择这位看起来比较轻盈的女孩子。免得

压得自己的大腿发麻,而我则应该尽量在分开前射精给她,这样才显得有礼貌,从

而受到公 的尊重。这些都是我从小就被灌输的社会公德教育。

  

  女孩子一边上下起伏,一边畅声呻吟,向全车人宣告着她的欢愉,柔嫩的臀部

撞得我的大腿有些麻木,我拚命运气,终于在第五站射了出来,想着剩下的几站路

这个女孩子可以老老实实地在我怀里坐着。

  

  谁知这个女孩子长舒一口气道:「啊!你终于射了,你是我碰到的最棒的男生

,享受不到你的射精会让我遗憾终生的,不枉我多坐三站路,那幺就再见啦!」

  

  不会吧?我傻傻得看着这个狡猾的女孩子,任由她在我脸上「吱-」亲了一口

以后下车。

  

  然后就是一大群女人沖上来--大概是车子没停稳她们就看到了我这个空位,

然后这群女人互相对视、互相打量,终于,其中最漂亮的一位脱颖而出,满面春风

的朝我这个宝座走来。

  

  接下去的动作是那幺的自然,她娴熟地拉开我的裤子拉链,套弄,然后掀开裙

子,雪白的臀部在我面前张开,剥开阴唇,朝我勃起的肉棒坐下……

    完全重复上一位,不同的是,这次的女人,是高大丰满型。

  

  这已经是第几次射精了?我想起了早上看到的早景仲永大叔,说不定,我的寿

命会比他还短。

  

  两腿酸软地回到家里,客厅里面,姐姐和妹妹两个人一丝不挂地在地毯上看电

视,电视里面似乎在放健身节目,姐姐撅着雪白丰满的屁股,两片屁股之间还夹着

一枚硬币,正努力夹紧,不使它掉下来。妹妹则在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

  

  我进来后,妹妹朝我打了声招呼,姐姐却仍旧专心致志,看都没看我。

  

  我大字形往地毯上一躺,说道:「姐姐,你又在练这个啊!我看,这种功夫一

定是骗人的。」

  

  姐姐气一松,硬币掉了下来,气得在我身上拧了一下:「你懂什幺,只要持之

以 ,不但可以令臀部挺翘,还可以增加肛门夹紧的力量。」

  

  姐姐一边在我面前晃动着屁股,一边道:「是不是比前翘了?这些天进我的后

庭,是不是比以前更紧了?」

  

  我假意端详了一下,道:「我看和以前差不多样子,至于后庭,你本来就够紧

了,再紧下去,我进不去,看你怎幺办?」

  

  妹妹则笑道:「姐姐的臀部那幺漂亮,还不满足,一定是感情上碰到了对手。

  

  我笑道:「估计姐姐看中的那位帅哥,鸡巴一定很小,因此姐姐才会拚命练习

。」

  

  姐姐气得使劲拧我:「你懂什幺!看你,衣服也不脱,就这幺脏兮兮地躺在这

里。快给我去洗澡。」

  

  我喘气道:「我累了一晚加一早,让我歇会儿行不行?」说着将早上的事情说

了一遍,不过精液的事情先留着,等有机会再慢慢告诉她们,省得这会儿就大惊小

怪,让我不得休息。

  

  我这幺一说,姐姐和妹妹都心疼了,姐姐忙掏出我的肉棒,轻轻吹着气。

  

  妹妹还有一年多才成年,因此只能看着姐姐伺候我,自己小手帮我在腿上按摩

着。

  

  我一边享受着两人的伺候,一边问道:「瑶瑶没有来过吗?」

  

  妹妹说道:「瑶瑶姐姐早上就来过了,没等到你,她有些事情先回去了。」

  

  姐姐拿出一份报纸递给我:「这是瑶瑶拿给你的,说先给你看看,如果你感兴

趣,下星期天她和你一起去。

  

  报纸的头条写着:「演艺界头牌清纯女星曾荃进军实力派影星,新片床戏镜头

将达四十分钟。」

  

  我打了个哈欠道:「这很正常啊!像曾荃这 一个从没没演过床戏的女星居然

也能红这幺久,她不是运气特别好就是后台特别硬,不过现在看起来她想通了,没

演过A片,说话永远不硬气,再过几年,皮肤松弛了,再想后悔就晚了。不过这关

我们什幺事?」

  

  姐姐斥责道:「你就是会望文生义,看看下面。」

  

  我继续看到:「曾荃的导演男友放弃和女友银幕第一次的机会,向全社会徵集

男主角人选,凡是年龄在十六至二十四岁之间的健康青年,均可报名参选。」

  

  我笑道:「瑶瑶的意思该不是要让我去参加这个吧?」

  

  姐姐道:「瑶瑶就是这个意思,想想看,一旦你被选上,就能藉着曾荃的名气

一炮走红,说不定从此就走上演艺节的道路,前途光明啊!」

  

  我哭笑不得道:「你们以为这幺简单啊!我又不懂演戏,怎幺会有机会被选上

?瑶瑶该不会是嫌咱们家穷吧?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姐姐笑道:「你懂什幺,这次的男主角,明显是侧重于性能力,我相信在同龄

人里面,你一定是佼佼者,在电影里面出名后,就会有很多有钱的千金小姐来约你

,你也就身价大增,做一次顶得上现在做十次,那样你就有更多的时间陪瑶瑶了。

  

  姐姐说完,得意地将我的肉棒含入口中,美美得吮了一口,嘴里喃喃有声:「

真是好味道,要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该多好!」

  

  妹妹在一旁笑道:「姐姐你刚才还怨哥哥没有洗澡呢,现在又不嫌脏了?」

  

  姐姐白眼道:「你懂什幺,这东西就是没洗过才有味道,洗过了以后,不过是

肥皂味罢了。而且啊,你哥哥就是全身都臭掉,这里也不会有多脏,仅仅是半个上

午,他这里已经有多少条舌头舔过了?」

  

  我忙道:「姐姐!你这些话留着妹妹成年再说吧!否则她会把持不住的。」

  

  妹妹已经是鼻息粗重,小脸佗红,水汪汪的眼睛直溜溜地看着我的肉棒,不停

地咽着唾沫,对姐姐央求道:「姐姐,你过给我点儿唾沫,我不直接碰哥哥,就算

不上犯法。让我也沾沾哥哥的味道。」

  

  姐姐笑道:「算是姐姐刚才多嘴,下不为例哦!」

  

  姐姐又使劲儿吮了一口,在口中搅拌一阵,鲜红樱唇朝妹妹伸去,妹妹喜不自

胜,忙张开小嘴迎上,两个赤裸的美少女紧紧搂抱在一起,双乳相对,双唇相接,

妹妹正在发育中的小身子不停的扭动,姐姐用力挣扎着脱离妹妹的强拥,喘着气道

:「死丫头!快被你闷死了!」

  

  妹妹却沖耳未闻,闭着眼睛,小嘴蠕动,许久,睁开眼睛自语道:「这就是哥

哥的味道吗?」

  

  姐姐问:「怎幺样?」

  

  妹妹体味道:「甜甜的,香香的,这好像是姐姐的味道。」朝我的肉棒看了一

眼,「要是能直接尝就好了,唉!可惜还要等一年多的时间。」

  

  姐姐安慰道:「不要紧,你哥现在要休息,晚上让他射出来,我渡给你,这样

味道会很浓。」

  

  妹妹朝粘我过来:「哥!你上午那幺累,快点儿休息吧,晚上要射得多多的哦

!」

  

  我晕!现在才知道让我休息,真是心疼哥哥啊!

  

  (五)

  

  一觉醒来,就看见瑶瑶在我旁边坐着,眼神癡癡地看着我。

  

  我问:「瑶瑶,你什幺时候来的?」

  

  瑶瑶道:「你刚睡我就来啦!谁知道你这大懒猪,一睡就睡了那幺久,都下午

三点多了!」

  

  我道:「那你不叫我,就这幺傻呼呼的坐着等啊!真是傻丫头!」

  

  瑶瑶甜笑道:「没关系,看着你睡觉也挺有趣的,不过你该不会是累坏了吧?

再这样,我以后可不放你去挣钱了,我们姐妹养你好了。我妈妈的公司,一小时赚

得钱就够你一年挣得了,干吗好要这幺拚命?」

  

  我笑道:「老让别人养,我在家吃吃睡睡,不就成了猪?」

  

  瑶瑶笑道:「而且是超级大种猪,猪也不错啊,有福气呢。」

  

  看我发狠,瑶瑶忙改口道:「人家是心疼你嘛!」

  

  我正色道:「瑶瑶,你听我说,我的曾爷爷、爷爷、老爸都是被几十个女人养

着,我可不想让这种状况遗传下去,我要闯出自己的天地。」

  

  瑶瑶突然美目闪动,眼泪盈眶道:「小锋哥,你是不是想离开我们?」

  

  我急道:「你说到哪里去了?我只是说不想也给上几代那样走被人养的老路,

想要干些事情。」

  

  瑶瑶撅嘴道:「干事业有什幺好?你这段时间还没怎幺发奋,就已经有了连续

三天没陪人家的记录,要是有了事业,哪里还顾得上人家?」

  

  我笑着掀开瑶瑶的短裙:「原来是为了这个,来,给我看看,我家乖瑶瑶的小

屄成了什幺样子。」

  

  瑶瑶张开修长的双腿,剥开花唇道:「看,三天没有你的雨露滋润过,都快枯

掉了。」接着气呼呼道:「你的事业,还不是去满足其她的女孩子。」

  

  我尴尬地笑道:「那是为了积累原始资金嘛!而且也可以建立以后非常有用的

关系网。」坐起身来道:「瑶瑶,你躺下,哥哥给你捅捅小屄。」

  

  瑶瑶把我推倒:「你这副样子,人家心疼呢。」

  

  我轻松道:「你以为我这幺没用啊?我上午是骗姐姐的,免得我一回来就做

那个。」

  

  瑶瑶伸出葱白的食指放在嘴上嘘声道:「轻点儿声,姐姐她们在房间里面看电

视呢。」

  

  我吐吐舌头:「她们还在啊。」

  

  瑶瑶看了下体一眼,道:「那你躺着,我坐上来好了,你半歇着。」

  

  我点点头,瑶瑶便跨上来,扶着我的肉棒,慢慢纳入柔软的阴道内。我疑惑道

:「原来我午睡醒来也会一柱擎天啊!」

  

  瑶瑶羞道:「刚才你睡着的时候,我閑着没事,就吃了一会儿。」

  

  我哈哈笑道:「难怪你不怕闷,原来有事情做。」

  

  瑶瑶锤了我一下道:「不理你,我要赶紧,一会儿妹妹还要带她同学来找你,

等她们来了,就轮不到我了。」

  

  我哀叫道:「不是吧,涔涔不能老拿我当礼物跟同学交朋友啊!我抗议!」

  

  瑶瑶笑道:「等你知道涔涔这次带来的是哪个同学就不会这 生气了。」

  

  「你是说……」

  

  「不错,正是那个上个月刚完成成年礼的金小蝉。」

  

  这个金小蝉很小就因为扮相可爱,善于流泪而成 红极一时的小童星,上个月

成人礼更是在电视上现场直播,只可惜成人礼上给她开苞的不是我,直到看到出现

在电视里面的涔涔,才知道原来金小禅竟然是涔涔的同学!真是恨不相见啊!

  

  我一边想着,一边开始偷偷屏气、锁精, 一会儿留下余力。

  

  精明的遥遥立刻发现了,使劲儿拧着我道:「小锋,你要是敷衍我,我就把姐

姐叫出来,让你尝尝六洞齐发的味道。」

  

  我忙告饶,还卖力得向上顶动两下。

  

  瑶瑶伏下身子在我耳边道:「放心吧,人家就是因为太想你,才忍不住赶在妹

妹前面来找你,人家就只要一次高潮就放过你。」

  

  我这才放心,安心享受遥遥这朵班花的美妙小穴。跟泉泉相比,遥遥毕竟算是

「老夫老妻」了,两人互相之间都非常熟悉,遥遥的每次辗磨、旋转都像是沖在我

的心坎上,柔嫩光滑的臀肉在我粗糙的大腿上磨擦着,阴道内的每片肉都在挤压着

我的快感神经,果然还是跟遥遥做最爽了。

  

  (六)

  

  星期一早上,我和遥遥照例一起上学,刚到校门口,就看到泉泉背靠车门等在

那里,一见到我,就欢呼一声奔过来,一头扑入我的怀里,接着,就是一顿狂亲。

好在其他学生们早已见怪不怪,绕着弯各自进校门。

  

  尽管我昨天已经跟遥遥说过事情的来龙去脉,遥遥还是有点不能忍受泉泉对她

视而不见地跟我亲热。于是咳嗽一声道:「喂!两位,快要迟到了,能不能到教室

里面再继续?」

  

  一边走,泉泉还腻在我身上,还一边说道:「小锋哥哥,这两天人家好想你啊

!一会儿上课,你要抱着人家哦!」

  

  瑶瑶脸色有点难看,尽管她为人比较温柔可亲,但泉泉如此明目张胆得抢她的

位置让她实在是无法忍受,于是开口道:「泉泉,你的事情昨天小锋告诉我了,我

可以代其她姐妹接受你,但你得懂得礼貌,被小锋抱着上课一向是我的专利,你上

来就霸占,这太过分了。」

  

  其实我知道泉泉也是本性纯朴,完全没有想过这 多与人相处的忌讳,忙连声

道歉,好在瑶瑶也是心地善良,柔声对她说道:「泉泉,你既然选择了小锋,以后

就要学会和小锋身边的人相处,姐姐知道你也是无心的,待会儿进教室,你就宣布

你和小锋的关系吧!」

  

  泉泉大喜道:「真的?」扑过去抱着遥遥连声道谢,「遥遥姐!你放心,以后

泉泉全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为我就做什为!」也难怪泉泉这为开心,尽管我答应了

她,但以遥遥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她要是不同意,泉泉的美梦必定会化 泡影。

  

  瑶瑶笑道:「没什为,还有其他姐妹哪!你一关关地过吧。」

  

  泉泉吐吐舌头,笑道:「只要遥遥姐姐同意了,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啦!」

  

  教室里面,仍旧是吵吵嚷嚷的,在同学们大声朗诵课文的同时,还夹杂着男生

粗重的鼻息声和女生轻柔的呻吟声。我朝教室后面一看,果然是阿龙和小昆两个人

一人腿上一个女同学剧烈的起伏着,全然不顾教室里面嘈杂的噪音。

  

  我和瑶瑶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我和她是同桌,我的另一边则是一位叫潇潇的女

同学。泉泉坐在隔一排的右侧座位上。

  

  泉泉跑到座位上把书包一放,就跑上讲台,用黑板擦敲着桌子大声道:「同学

们!我有事情宣布。」

  

  好不容易声音稍小了点儿,泉泉朝我这边看了一眼,大声道:「从今天开始,

我就是只属于淩锋哥哥一人的专属女人了!从此,我陈泉泉的嘴、奶子、小屄、屁

股、大腿就只属于淩锋哥哥。」

  

  「啊!可惜!排名第二的班花也成了淩锋的私人财 。」坐在一角的郑聪颇

遗憾地说道。

  

  「要是我记得不错的话,泉泉从淩锋给她开苞到现在,还没有过其他男人,好

兄弟!你还不是一般的行啊!」后面的阿龙一边上下挺动,一边说道。

  

  「还是你厉害,做到现在大声说话还不喘气!」泉泉讥讽道,教室里面顿时一

片哄笑。

  

  泉泉跑到我旁边,笑瞇瞇地对潇潇说道:「潇潇,不好意思啦!以后你的座位

就被我徵用了。」

  

  潇潇脸色有点儿发白,看了我一眼,恋恋不舍的收拾书包,搬到泉泉的座位。

  

  我看得有点难过,毕竟潇潇也是跟我关系很好的女孩子,但也不能说什为,泉

泉这 做,是完全应该的。

  

  也许是被泉泉鼓动了兴致,教室里面始终不能完全安静下来,第一节的数学课

,连本来比较内向的文老师也终究忍受不住整个教室的靡靡之音,上没几分钟就坐

下来自慰一番,教学根本无法继续。

  

  就这 上了两节课,泉泉拉着我道:「小锋哥哥,我想去尿尿。」总算她这次

反应快,没忘记对瑶瑶问一声道:「瑶瑶姐,我们一起去吧?」

  

  第二节课间可以说是高峰时间,学校的公用厕所人满为患,不过好在大家都很

遵守秩序,排着队等前面的人结束。

------------------------------------

  总算轮到我们,瑶瑶主动说道:「泉泉,你先来吧!」

  

  泉泉也不谦让,高兴地跑到我前面撩起裙子,背对着我蹲下,我弯下腰去,抄

着她的膝弯把她端起来,提前释放出来的肉棒从臀下伸过,调弄着泉泉的阴蒂和尿

道口等敏感部位,泉泉享受得闭上眼睛,口中嗯嗯出声,就是不见一滴水下来,这

丫头,明明是故意憋着!看我怎幺对付你!我将她双臀一分,肉棒一挑,就直灌后

庭。

  

  泉泉「啊呀--」一声,顿时尿流如注,射出一股晶亮的弧线,落到前面的池

中。旁边围观的同学顿时一阵大笑,然后就是一旁的几个有样学样,惹来厕所里面

一阵阵惊叫。

  

  「哇!你这坏蛋,我正尿着呢!」「啊呀!尿不出来啦!」

  

  泉泉满足地下来,在我脸上亲上一口:「还是让小锋哥哥把尿最舒服啦!」

  

  我对一旁的遥遥笑道:「该你啦!」

  

  瑶瑶也是一笑:「麻烦你啦!」走到我前面撩起裙子,雪白浑圆的丰臀引来

人羡慕的目光。

  

  泉泉感歎道:「瑶瑶姐!你的屁股真漂亮!要我是小锋哥哥,肯定连小屄也不

操了,天天干你的屁股。」

  

  瑶瑶看了我一眼,对泉泉笑道:「你以为他用得少啊?」

  

  瑶瑶早已习惯了我把尿,两人配合默契,我稍加调弄,瑶瑶就尿了出来,正在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