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家庭

  • 如此家庭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家庭伦理
摘要

廿岁的那一年,我家刚移民不久,父亲却过世了,家里留下了我和母亲、姊姊和两个妹妹。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廿岁的那一年,我家刚移民不久,父亲却过世了,家里留下了我和母亲、姊姊和两个妹妹。

所幸,父亲在过世的时候,留下了一楝房子和一些存款,所以呢,我和另外四个女人同居在一栋房子里,大家也没有分散,或是各自独立门户。

母亲是个不到四十岁的女人,尤其平常不怎么做家事,所以那一双手,她的身段,并不像一般欧巴桑那样臃肿、痴肥,反而是色光四射,妖冶迷人,三个女的呢,姐姐名叫婉妮,是个柔顺,乖巧的典型好女孩,大妹叫婉蓉,个性倔强,不肯轻易讨饶,小妹名叫婉怡,是个多愁善感型的女孩,虽然四个大小女人个性不相同,可是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她们四个长像都很接近,唯一可立即辨认不同地方就是身高。

本来,大家一块住在一起,虽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可是我们五个处得还很融洽,四个女的,渐渐地也以我为发号施令的中心,有问题,大家一起研究,从来就没有发生口角,或争执什么的。俗语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

由于我渐渐地抓住整个家的经济大权,每人每月薪水不但要缴库,且要问我准允才能用钱,所以呢,四个大小娘们,无论那一方面都尽量的讨好我,巴结我,我真的是乐不思蜀,也开始对她们渐渐有了性趣。

第一个让我斡到的是姐姐,情形是这样的:

我们住的地方,是一栋二层的房子,楼下有一间客房,平常是小用的,如有亲朋好友来访,才会用它。楼上有五个房间,我和姐姐是隔壁,由于年龄较为接近,姐姐只大我十个月,所以她对我是无话不谈,无所不言,当然在我面前也不会有什么避讳,经常短裤,睡衣两头跑,久了也倒不觉得怎么样,可是也因为如此,所以无形中就制造了机会,也开始了我和她们之问不正常的关系。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楼下客厅里看电视,家里也正好剩下姐姐,另外一个人则去参加大姨妈的女儿,也就是我表妹的婚礼,我因为小喜欢参加那种聚会所以没去,而姐姐呢,更巧,由于地的机车半途坏了,所以干脆不去了,留在家里。

在家里,我是习惯性的不穿上衣,只着一条白色短裤,姐姐则穿了件蓝色丝质的睡衣,坐在沙发上,突然间,我发觉姐姐今晚特别溧亮,特别的有味道,我乃打趣的道:

“将来不知那家的男孩子有这个福气娶到像妳这么漂亮的女孩”

“讨厌,妳又来取笑我了”

“姐,妳有没有男朋友,我帮妳介绍一个。”

“你介绍谁呢﹖”

“介绍我呀,怎么样,不错吧﹗”

“你少胡闹,你怎么可以。”

“谁说不可以,反正这里没人知道我们家的过去,我们可以对别人说不是亲生的。”

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我移步到她旁边,并搂住她那细细的腰,涎着脸说﹕

“妳看清楚,我是不是长得一表人才,英俊又惆傥﹗”

“你惆傥的鬼,还可以算个大头鬼”

说完,不知怎么打的,竟然打在我的生殖器上,痛得我惊叫道﹕

“怎么可以乱打,妳想滚我绝种呀,痛呀”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要不要紧﹖”

“不要紧,它还没掉下来,只是有点痛,姐,妳要给它安慰﹗”

“怎么安慰法﹖”

“我要妳用手向它说对不起﹗”

我立刻抓着她的手,往自己的裤裆按上去,姐姐连忙把手拿开,口中连声说道: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

此时我裤胯底下的玩意儿,慢慢的胀起来,整个看起来,已彻微隆起,姐姐也看到了,脸好红,正巧,我的手搂住她的腰,略用力,她整个人倒入了我的怀里,她急着想挣脱,我却搂得更紧,低下头,我看着她那张吹弹可破的脸庞,相似三月里盛开的红杜鹃,可爱死了。

姐姐躺在我怀里,也不再挣扎,不知怎么的,我有股冲动,我想要,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吻上去的,只知道她左闪右闪,最后成是让我吻上了。

让一股电流,侵袭了我,也侵袭了她,我吻得好狂热,吻得好激动,姐姐的手此刻也紧紧抱住了我,沉重的呼吸声,生理上的需要,淹没了我们的理智,也撕去我们的衣服,也冲破彼此之间的那道墙。

有些时候,我私底下会偷看一些黄色书刊,遗憾的是,我没有实际的临床经验,当我们赤裸裸的坦白时,我的唯一念头就是要斡,要上,我像一头放出栅的艋虎,把姐姐硬压在沙发上,底下的玩意儿在那里乱顶,乱捅,就是找不到洞口,姐姐口中虽然说:头去看仔细。

“弟弟,不能这样,你不可以这样,放开我,弟弟放开我”

可是,并没有多少的实行意愿,来表示她所谓的不要。

就这样胡搞乱搞,弄了好久,终于想到书上不是说分开双腿吗,我赶忙低下一看﹕

“啊哈,哎哟,真要命,姐姐的腿是含并的,我真是白搭。”

连忙分开姐姐的双褪,就是这样,还好不是英椎怒用武之地,这根肉棒,按照书上所言,终于慢慢的进去了一点,我立刻感到一阵温暖,而且滑滑的,似乎有东西挡道,不让肉棒进去开山凿洞,我一挺腰,一送力,又进去了一大半,可是被我硬压在底下的姐姐,却哀叫连天的喊:

“痛……痛呀……我快死了……弟弟你不要弄……痛死我了……”

“弟弟!!痛::不要动……不要动……”

“原来姐姐还是处女,难怪她和我一样,不懂﹗”

我连忙又按书上的指示,立刻俯身亲吻她的嘴,她的乳头,来刺激她的性腺,我如机械般地做如此的连续动作,一会儿亲吻,一会儿含乳头,终于,姐姐不再推我,也不再喊痛。

“好弟弟……嗯……姐姐里面好痒……好痒……好弟弟你快动……。”

“我如奉圣旨般,立刻抬起屁股,又往里面动,谁知地又喊了﹕

“啊……轻一点……不要那么用力……弟弟……轻一点……。”

我的肉棒被姐姐的穴,紧紧的包着,真的好舒服,好快活,为了给地止痒也为了让我舒服,我频频的的进出,就这样干了几十下,姐姐的手突然紧紧抱住我的背。

“好弟弟……姐姐好舒服……好美……弟弟……你快一点……。”

“嗯……哦……我好美……好美……嗯……。”

“姐……我也好舒服……好美……哦……哦……。”

“姐……我从来不晓得干穴是那么爽的事……我以后会常常要……。”

“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快动……快一点呀……。”

“嗯……嗯……姐姐要美死了……要快活死了……嗯……。”

我突然慼到一阵温暖,一阵冲动,随着姐姐的泄出,我这样干了几下,也随之泄了。

完事之后,我和姐姐,相互的爱抚着,相互地擦去身上汗水。

“弟弟,你以后叫姐姐怎样做人”

“姐姐,我不理我们是亲姐弟,我可以娶妳,真的,我会娶妳﹗”

“可是,母亲那里,你说得过去吗”

“我们尽量去说服她,不行再慢慢的想辫法。”

“姐,我还想要。”

“好吧,我们到房间去。

由于,刚才没有好好的看姐姐的身体,所以一到房间,我的目光像搜索目标目的似的,在她全身上下猛盯,我要把她看个够,姐姐有点娇羞的说:

“看什么,刚刚没看过呀,看你,真像头小色狼。”

“我刚才那有好好的看,现在要看饱,永不忘记。”

轻轻的,是那么的柔,那么的美,吻上了她的嘴,手也妩摸她的敏感部位,我们都是生手,我们要多了解,要多接近。

渐渐的,我的棒儿又硬了,似乎比刚才更粗更大更长。我把姐姐放倒,细心的看着她全身的一切,洁白如玉的皮肤,挺挺硬硬的双乳,以及那个长满了毛的阴户,我的嘴含着她的乳头旋转的咬,轻轻的含,右手的手指,也扣弄进了她的阴户。

好多的淫水,像什么似的,有点黏黏的,淫水是越来越多,姐姐的淫叫声,也越来越大声。

“嗯……哦……哦……我好痛快……。”

“好弟弟……我要你……我要你快干我……姐好痒……。”

看到姐姐变得如此淫荡,如此的放浪,我的心中早充满了熊熊欲火,不用她叫,我早要斡上去了。

我将肉棒儿,对准了姐姐的阴户,用力一送,已整根尽底,我这次的干穴,如狂风暴雨般急速抽插,干得姐蛆叫声比先前又大了许多。

“啊……我的小穴好美……我美死了……啊……。”

“嗯……嗯……我好舒服……我好爽……嗯……嗯……。”

“好弟弟……哦……用力的斡小穴……用力的干我……哦……。”

“姐……妳的小穴好美……我的鸡巴好舒服……。”

“好亲亲……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哦……姐姐舒服死了……哎……。”

“姐……姐……我爱妳……哦……哦……我爱妳……。”

“好丈夫……好弟弟……用力的……哦……用力……”

“哦……哦……亲爱的……快……小穴好美……哦……。”

“哦……弟弟……我舒服死了……我爱……好弟弟……。”

“姐……哦……你的穴好爽……哦……哦……好爽……。”

“弟弟……我爱你……快……用力……快……用力……啊……姐要出来了快……快啊……我美上天了……啊……。”

“姐……妳的精水……弄得我要泄了……姐……我也爱妳……姐……。”

我和姐姐又再一次的双双泄精,全身的神经在这一刹那,被紧缩,瘫痪,没想到干穴是那么爽快,那么的舒服。

弟弟,衣服穿一穿,我们到客厅去,等她们同来。”

“姐,我想今晚可不可以睡这里。”

“不行,以后时间多的是,不要这样子。”

“姐,我去跟母亲讲,我们的事好不好﹖”

“现在先不要说,过一阵子再谈,不要急,妳知道姐姐的个性,我不会变的。”

“姐,我永远都爱妳。”

“你有这个心就好了,我们下楼去。”

我和姐姐下楼没好久母亲和妹妹同来,母亲和表妹直说着表妹婚礼的盛况,我和姐姐相互做了个微笑,看了看表,已近十一点,我便对她们说道:

“该去睡了,不要明天起不了床。”

大家乃各自解散,回房睡觉。

我怎么睡得着,脑海中所浮现的尽是婉妮姐姐的影子和胴体,挥也挥不去,就这样半睡半醒的到天亮。

昨晚根本不曾睡着,所以今天的眼皮特别沉重,到了中午,我向公司告假,回家睡觉,一进门,正准备进房门,突然耳边听到一阵声音,是母亲房间传出来的,我原先以为母亲身体不太舒服,到了门口,仔细的凝听,母亲正在做那种事。

我一股无名火突然生起,想看个究竟,轻轻弄了一下锁,啊﹗没有锁,慢慢的推门而进,原来母亲正在自慰。

我没出声,也没打扰到她的好事,只见她那种淫浪的表情,已经够叫人受不了,我的家伙,也早已硬了半天高。

她的身材,根本不像年届四十的老女人,洁白光猾,尤其是那双乳房,还是如笋子般的竖立,不像有的女人像木瓜一样,顺着眼睛看下去,平平的小腹,没有一点多出的脂肪,再看她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一撮乌黑的阴毛,衬脱着她那丰满的阴户,显得更美丽,更迷人。

母亲用手指紧紧的扎弄自己的阴户,淫水流了好多,看得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我也脱去自己的衣服,蹑手蹑脚走到母亲旁边,看个仔细,正在沉醉中的她,根本不知道我的来临,直到我伸出手去摸她的奶子,她才猛然惊醒,一看是我,立刻红上险。

“你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要脱得光光﹖”

“我进来看看妳在做什么﹖”

“我是你母亲,你不可对我乱来。”

“我知道是我母亲,但我是来帮妳解决困难的。”

我没有让她有说话的机会,立刻用嘴封住她的嘴,她先是把嘴紧紧的闭着,经过我摸搓着她的乳房,她才开了口,让我尽情的吸着她的香舌,她的手一边摸着我的屁股,摸着我的大鸡巴,不由地骛叫道:

“你的鸡巴怎么这么大﹖”

“等一下,你要好好的教我,我一定会让妳爽死。”

“你没搞过女人吧﹗”

“我只弄过二次。”

“我好久没被人家干过,待会儿你可一定要轻一点。”

“来,你先舔我的小穴吧。”

母亲说完,立刻张开双腿,露出她那毛茸茸的阴户,把我的头按到她阴户门前,我伸出了舌头,开始舔着她的阴蒂。

“啊……哦……好儿子……哦……你舔得真好……哦……。”

“嗯……哦……我好久没这么舒服……哦……往里面一点……。”

“好儿子……我美死了……哦……美死了……美死了……。”

“哦……哦……好儿子……你舔死我了……哦……舒服死了……哦……。‧”

“嗯……我快活死了……大力一点……哦……哦……爽死了……。”

“啊……啊……快一点……我要泄了……啊……啊……爽死我了……。”

“我美死了……啊……快活死了……啊……。”

一股阴精像喷泉似的,一股脑的泄出来,立刻弄得我满脸都是,一我好久好久没有尝到这种滋味了,好爽,好舒服。”

“来,你站过来,我给妳吮鸡巴。”

“妳不要咬断它,不然就没有了。”

“我一定会让你过瘾,满意。”

说完,伸出了舌头,先舔着我的卵蛋,鸡巴的根部,周围,乃至于大鸡巴头,哇﹗好棒,大鸡巴感受的是温热,又舒适。

“哦……哦……真美……真舒服……哦……哦……。”

“我好舒服……好美……哦……哦……哦……。”

“妳的嘴巴真好……弄得我大鸡巴好爽……哦……哦……。”

“哦……哦……爽死我了……哦……哦……我爽死了……哦……。”

“你真会弄……大鸡巴……哦……哦……痛快死了……哦……。”

“啊……啊……我要泄了……啊……啊……。”

我赶忙的抱住她的头,大鸡巴快速的抽动几下,一阵抽搐,大鸡巴泄了,全部泄进了母亲的口中,只听咕哝一声,她竟吞下去了,并且又继续舔着大鸡巴,使它不会萎缩下来,过了几分钟,大鸡巴的样子又恢复了。

母亲便道:“你上来,在上面干我的穴。”

我伏在母亲的胴体上,母亲的手,把我的大鸡巴塞进了她的阴户里,我顶几下,大鸡巴已齐根到底,她的阴户里,像什么似的猛吸猛吹着我的大鸡巴,弄得大鸡巴是又酸又麻,又舒服又痛快。

“你慢慢的干小穴,我会让你满足。”

于是我把大鸡巴提进又提出的,以适巷道之战。

“哦……哦……你的大鸡巴真大……干得小穴好爽……哦……。”

“嗯……嗯……次力一点……大力的干我……哦……。”

“妳的穴好美……弄得大鸡巴好舒服……。”

“好儿子……嗯……你干的真好……大鸡巴干的小穴美死了……。”

“嗯i:嗯……大力干小穴……用力干……嗯……嗯……。”

“好小穴……我会干死妳……插死妳……干……。”

“哦……哦……我爽死了……对……再使劲的斡……哦……。”

“好儿子……好鸡巴……侏会斡死我了……哦……插死我……。”

“快……用力的干……快……哦……用力……哦……。”

“好爽……哦……好爽……妳的穴员美死我了……哦……。”

“大鸡巴儿子……嗯i:侏干死我了……快:r嗯……用力的干……。”

“好鸡巴……好情郎……用力呀……快……我要丢了……快……。”

“啊……啊……我爽死了……美死了……啊……啊……啊……痛快死了……。”

平日视男人为无物的母亲,今天竟也是如此淫荡,我的抽插更加用力,更加使劲,虽然我小懂真正的性爱技巧,可是我知道该如何控制比较不容易泄情,母亲泄了之后,缓缓地站起身体,便拍拍我的大鸡巴说:

“不错,你还真能干。”

“你要不要换个姿势,你先休息一下,我来弄你。”

母亲叫我躺下来,她则双腿打开,屁股慢慢坐下来,一种新的滋味又让大鸡巴尝,我不但可以休息,而且可以观赏母亲的穴套弄大鸡巴的情形,以及她那淫浪的表情。

她套弄的很有节奏,上来一下必紧紧的拉着大鸡巴,一下来大鸡巴整根到底,她的功夫实在是很棒,这一上一下的,刮着大鸡巴舒服透顶了。

“好孩子……嗯……怎么样……舒不舒服……。”

“好骚穴……我好舒服……妳真的好会弄……我舒服透顶了……。”

“嗯……哦……你的手摸我的奶……哦……。”

“儿呀……我实在好美……你的鸡巴顶到花心好美……。”

“哦……哦……哦……我要丢了……你弄快一点……哦……。”

“好浪穴……哦……妳快点弄……我……啊……啊……。”

母亲一看我屁股一直用力的往上顶,知道我要泄了,她上下的速度,快了许多,我的大鸡巴也被夹紧了很多,一阵畅意,使我把不住精关,一泄如注,整个人在这个交合的刹那,全为之软下来。

母亲从我身上下来,在我脸上亲了又亲,才对我说:

“你以后若是想干穴,我一定给你玩,只是你不可再外面乱来。”

“我不会乱来,妳放心好了,我好困,妳陪我睡一觉好吗﹖”

“好啊,你乖乖的躺到晚上吧。”

这一觉,睡得可真是香甜,直到她叫醒我的时侯,已是傍晚六点左右,也是姐们下班放学回来的时候,我赶忙的起来,穿好衣服,走下楼,若无其事的在客厅里看报纸。一个人待在家里,觉得有点冷清,不过也好让我好好的清静清静。

正当我无聊看电视的时候,隔壁的张妈妈张寡妇来了,她平常就喜欢串门子,虽然她喜欢串,可是她的人缘不错,因为她年轻,只有卅初头,而且又是一身细皮白肉,长相是还可以,严恪的说只能说是中等货色。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家﹖”

只见她穿了一套浅蓝色的洋装,长度只到膝盖,她的话澴没说完,便一屁股的坐在我旁边,双眼不停的注视我,我依然是那件白短裤,不穿上衣。

“她们都出去买东西了。”

“你怎么不跟去,也顺便买个几件啊﹗”

“妳今晚怎么有空来,等一下我去锁门。”

“家里只有我一个人,闲得发慌,便过来走走聊聊。”

回到沙发上,只见她的目光死盯着我的跨下,也许其我已经知道干穴的事,所以脑海中也无时无刻的不在想干穴,张妈妈却有意无意的抬起脚来,叠放着露出那细白的大腿,也指了指旁边道:

“来,这边坐,我又不会把你吃了,怕什么﹖”

“张妈妈,不是我怕什么,而是我怕等一下会侵犯妳。”

“你不会的。”

“那可不一定哦,谁叫张妈妈长得哪么漂亮,那么性感,让人看了都会心动呢﹗”

“你这个小鬼,嘴巴满甜的。”

“等下若有不是不是之处,还请见谅。”

由于我一直想干穴,所以大鸡巴早已挺立多时了,我偎近了她的身旁,双手小安份在她的背后抚摸着,四目注视,我和她的唇终于吻合了,丁香暗渡,张妈妈的喉咙中传来几声低沉而颤抖的呻吟,听到这几声呻吟的声音,我的手也更加的不老实,渐渐的,我摸到张妈妈的乳房,并从上面的领口伸了进去,另外一只手,顺着洋装大腿的内侧进入了禁区。

“不要……不要嘛……。”

她想要挣脱,想用力的推开我,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张妈妈,让我好好的爱妳啦……。”

我的嘴,从她的唇吻到脖子,我好像一个小孩子,贫婪地吻着她的肌肤,大鸡巴来回地在张妈妈的大腿磨擦着,她似乎是需要了,呻吟声变得大多了,我卸去了她身上的洋装,奶罩,三角裤,领着她进入了客房。

张妈妈好像得了软骨症,软软地躺在床上,我不放松的紧迫着她,嘴巴含着她那红色的奶头,手呢,却钻进了茂盛的大草原,扎弄着她那迷人的狭谷。

“张妈妈,妳太美了,美得让我心慌。”

我迅速地把短裤脱掉,大鸡巴像暴怒似的,猛抖个不停。

张妈妈一看到我的大鸡巴,立刻伸手抓住它,不再让大鸡巴跳动,握住了鸡巴柄,来来回回的套弄。

张妈妈像是期待的看着我。她的阴户早已湿得不成样子了。

张妈妈此时高举着双脚,拉着我对我说:

“不要再弄了……快……快……我受不了……不要再弄了。”

我将大鸡巴对准了她的洞口,用力一插

“滋的一声,我这支大鸡巴全军覆没,一头栽进了她那要命的洞里。

“啊……啊……我好舒服……我好爽……哦……哦……大鸡巴真硬……。”

“嗯……我好爽……好爽……哦……我美死了……哦……。”

“哦……我爱死你了……你斡得我好舒服……好美……。”

“好骚穴……我会干死妳……哦……妳的穴包得我好舒服……干……。”

“对……干死我……大力的干死我……哦……我好爽……哦……。”

“大鸡巴哥哥……用力的干……插烂小穴……干烂小穴……大力。”

“好浪穴……哦……我会干死妳……我会的……哦……。”

“快一点……哦……用力……哦……用力……。”

“哦……我爽死了……哦……我美死了……哦……哦……。”

“好汉子……好情郎……我爱死你了……哦……哦……。”

“哦……哦……我快活死了……哦……哦……。”

我的大鸡巴在她的阴户里进进出出,带出了阵阵的响声,淫水早已浸湿了我们的阴毛,对她,我是毫不客气,毫不怜惜的猛力的干,使劲的插,这一番功夫,可真是把她搞得半死小活,淫声四起,床铺更是摇摇作响,此种声势,真的是好不骛人。

“好鸡巴……你干我……哦……我快疯了……好久没这么爽……。”

“嗯……嗯……爽死了……哦……我好爽好爽……哦……。”

“哦……妳的屁股快扭……快动……哦……哦……快扭……。”

“好弟弟……你插死我了……干死我……哦……。”

张妈妈的双腿,紧紧的勾住我的腰,她整个人就像真的快疯了,不停的呐喊,不停的摆动,她是太兴奋了,太舒服了……。

一波又一波的精水,射向我的大鸡巴头,刺渤得我好不爽快,此时的张妈妈陷入了弥留昏迷状态,我立刻抽出大鸡巴。轻轻的磨着她的阴蒂。

过了一会儿,她的人才转醒过来说道:

“你干得我爽死了,我好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这么美过,你让我快活死了﹗”

“侏还没有泄,来我向你弄一来。、说邦,张妈妈示意要我躺着、她的手慢慢的套弄大鸡巴,最后低下了她的头,开始吸吮我的马眼,和整根肉柱子。她的舌头,就像一块加了工的绵球,舔了我几乎要跳起来,太好,太美了。

“哦……哦……好嘴巴……哦……你……添得太美了……哦……。”

“好姐姐……哦……妳太会吸了……哦……吸得我爽死了……。”

“美死了……哦……哦……好爽好爽……哦……哦……。”

“好姐姐……哦……含深一点……深一点……哦……哦……。”

“哦……好舒服……好美……哦……快……弄快一点……。”

我知道我快泄了,张妈妈似乎舍不得离开大鸡巴,嘴巴含了又含,我连忙推开她,不能再让她再含弄下去,否则就没戏唱了。

张妈妈很自爱的转过身,学狗爬式的姿势,她那雪白、肥大的屁股,黑乎乎的阴户中,渗着太多的淫水,真是又骚又浪又荡。

我要尽恃的发泄,我要狠狠的干,狈狠的插。

大鸡巴如排山倒洵之气势,立刻冲入那小小的狭谷,给予她无情竹疝峨。

“大鸡巴哥哥……你真行……你真会干穴……小穴会爽死……。”

“好情人……哦……你入得我美死了……峨……又来了……。”

“嗯……嗯……我的小穴美死了……爽死了……嗯……。”

“……嗯……我快活死了……嗯……嗯……。”

“好骚穴……我会干死冰……妳的穴夹的我好舒服……。”

“哦……好爽……哦……小穴会爽死……嗯……。”

“好姐姐……快顶上来……快顶上来……我要……出来了……。”

“好弟弟……快……大力一点……快……啊……啊……。”

“啊……啊……我好舒服……我好美……啊……俩快死了……。”

急促的呼圾声,和激情之后所剩下的残余,我和张妈妈都深感满意。

“没想到,俗这么会干穴,搞得太爽了。”

“妳的穴像怒江一样,水急而又多,大鸡巴快抬泡烂了。

“讨厌的死鬼,下次我再也不让你搞穴,弄得人家现在一点力氟都没有。”

“张妈妈,我该整埋一下,免得她们回来看到不好。”

“你去客厅,我来整埋,一会儿就出来。”

我听了她的话,便到客厅休息,心下想着:

“我干穴的技术和能力又大大的进步了,婉妮姐,妳会爱死我……。”

想到这里,我不禁露出得意而又自信的笑容,并且隐约中听到了婉妮姐她哀声的求饶,哈哈哈。

可是我又怎么再和婉妮姐亲热呢﹖我可以利用什么机会,什么时间,好好的和婉妮姐聚聚,这得跟婉妮姐好好研究研究。

“我要回去了,明天见好吗,我亲爱的小弟弟﹖”

我心不在焉的回答:

“明天再看情况,我可能有事。”

此时正巧母亲和婉妮姐她们几个刚好开门进来,母亲见到张妈妈立刻趋前寒喧,我也利用这个机会,和婉妮姐们评赏所买的衣物,姐问我:

“张妈妈什么时候来的,她有什么事﹖”

“来不到半个小时,刚要回去,妳们就回来了。”

“姐,等下到楼上来,我有事和妳谈。”

“现在谈不行吗﹖”

“姐,现在不行,我们到楼上年好好谈。”

“好吧,我们上去谈吧,婉蓉,妳把东西整理一下,等会收好。”

我跟在婉妮姐的身后,看着她那迷人窈窕的身段,那种属于淑女型的姿态,看得真是猛吞口水,心猿意马。

“什么事要谈,你说灾!”

姐姐,我要亲一个,我再说。”

婉妮姐只是轻轻的在我嘴上一点,表示已经亲了,可是我却不放过她,一把搂住她的腰,往怀里猛带,两片嘴唇像盖章似的,印在她的双唇上,一阵轻咬,一阵吸吮,再加上我的魔手在助威,不停地游走于她的胸腹之间,姐姐的呼汲开始变得好粗重,好急促,喉间亦发出了呻吟的嗯声。

我正乐于享受,正在忘我的时候,姐姐轻轻推开我,红着脸,深深的调口气向我白了一眼说道﹕“这就你要谈的吗﹖讨厌,我还以为有什么事。”

“是真的有事想和妳谈,不过我现在不太舒服,晚上再说。”

“好弟弟,姐姐不过是开个小玩笑,你就不要这样,快跟我说。”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有关妳我之间的事。”

“好弟弟,你是不是又动了什么歪念头,快说,不然我不会依妳。”

“好姐姐,我只是想我们能不能找个机会好好的欢聚﹖”

“这要看时间,不一定什么时侯可以。”

“姐,后天是星期六,我跟妳到其他地方去好不好﹖”

“好弟弟,既然你这么说了,我敢反对吗﹖”

“姐,妳真好,我还要亲一个。”

又是一个吻,只是这次我们吻得很热烈,若小是因为等一下婉蓉要上来,说不定,我会干了婉妮姐的穴。”

这两天我一直在调养身体,为的就是星期六晚上和婉妮姐欢聚,等待的日子总是特别的漫长,感觉上是那么的久。

好不容易,终于让我们等到了。

“姐,我很高兴,今天晚上,还有明天我可以好好的跟妳在一起。”

“好弟弟,我也是,走吧,我们先找个地力安顿下来。”

“姐,我们去大饭店好不好﹖”

“妳说好就好,我没有意昆。”

“进饭店开始,我的心,我的血液,甚至……开始奔放,沸腾。

服务生为我们带上门之后,我立刻抱住姐姐亲吻起来,吻着她的额头,她那紧闭的双眼,鼻尖,和那微微张开的樱唇,我和婉妮姐,一言不发的,我们的爱,我们的情在这交合的时刻里来代表,来发挥,来需要。

我一边吻着姐姐,一边将她的衣服脱掉,也解掉了乳房的护罩,顿时姐姐的奶子,又呈现在我的眼前,看到这对白嫩的乳房,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姐姐也想迎合我,但是地只挺了两下,就任由我的吸吮。

我这双魔手,在她的背上、腋下、小腹,来回的抚摸,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我和姐姐已是一丝不挂了。

姐姐的肌肤是那么的润滑、细腻,摸起来真的好舒服。

我把姐姐放倒在床上时,也开始了我的性爱前奏曲——爱怃。

我侧身偎着她,一只手搓揉着乳房,另一面我的嘴轻含着另一乳房,手轻轻的扣弄着她那最敏感的地带,伸了进去,淫水在她的小穴里,也开始慢慢的增多了。

顺着奶头吻下去,到了她那丰满而又色丽的阴户,舌头轻巧的舔着阴唇,阴蒂一和阴唇的内侧,姐姐全身上下敏感的抖了好几下,下体更是时而抬高,时而挺送,配合着我的舌攻。

淫水汨汨流了更多,她口中在这时也发出了声音。

“嗯……嗯……好弟弟……姐姐好美……嗯……好舒服……。”

“好弟弟……嗯……姐姐的穴好爽……嗯……嗯……姐姐的穴好美……。”

“哦……嗯……不要再舔了……嗯……嗯……姐姐的穴好痒……。”

“哦……弟弟……嗯……小穴好痒……嗯……支痒又舒服……嗯……。”

“哦……不要舔了……嗯……再舔下去姐姐会受不了……嗯……。”

姐姐的手,此刻猛拉我的头,一下往下按,一下又往上提。

“好弟弟……姐姐的小穴好痒……用你的大鸡巴……好弟弟……不要……。”

“求求你……用大鸡巴来干姐姐……快……不要舔了……嗯……。”

“嗯……嗯……支痿又舒服……小穴好奇怪……嗯……好弟弟……呐……。”

我慢慢的往上再吻同去,终于四张唇又胶合在一起,我的大鸡巴并不急着姓去,我还要逗她。

我把大鸡巴头,整根肉棒,来同地在她阴蒂上面磨擦,直弄得她不停的浪叫﹕

“好弟弟……嗯……快点进去……嗯……不要再逗我……嗯……。”

“嗯……快点放进去……嗯……嗯……不要磨了……小穴痒死了……。”

姐姐的屁股,情急拚命似的,一直往上顶,可是大鸡巴始终就是不进去。

“我的爱人……求求你……快点干小穴……小穴痒死了……嗯……。”

“嗯……嗯……大鸡巴哥哥……快一点干我……嗯……嗯……。”

“嗯……我受不了……嗯……小穴痒死了……嗯……。”

听到她如此的浪叫,如此的淫荡,我将大鸡巴移到洞口,滋的一声,大鸡巴整根入底,紧紧的美,又是一种肉碰肉的滋味。,

“啊……啊……小穴美死了……好弟弟……姐姐爱死你了……嗯……。”

我的大鸡巴插入穴洞之后,立刻探取慢工出细活的办法,慢慢的抽送,慢慢的干着她,让她好好享受被干的滋味。

“嗯……好美……嗯……小穴好舒服……嗯……。”

“好姐姐……哦……我感你……哦……妳的穴真美……哦……。”

“弟……嗯……好爱人……嗯……我好痛快……嗯……好美……嗯……。”

“哦……哦……姐……呷……小穴真美……小穴真好……嗯……。”

“大鸡巴哥……好情人……嗯……你的鸡巴真好……嗯……。”

“好弟弟……姐姐太爽了……姐姐要好好的爱你……喃……。”

“啊……啊……小穴要美死了……小穴痛快死了……咧……啊……。”

“好弟弟……啊……小穴要升天了……啊……我美死了……啊……。”

姐姐的胴体痉挛再痉挛,姐姐有气妩力的呻吟叫:

“好棒……哦……小穴爽死了……哦……太爽了……。”

“姐,妳舒服吗,弟弟干的好小好﹗”

“好弟弟,你干的姐姐美死了,我好爽。”

我轻轻的含着她的奶子道:

“姐,我们再换个姿势好不好﹖”

“好,我们换什么姿势﹖”

“狗爬式,就是妳跪在床上,头低下去,屁股翘超来。”

“这样的姿势,会爽吗﹖”

“好姐姐,等一下妳就会知道”

姐姐照着我所说的,把姿势摆好,我轻抚着她那雪白的大屁股,大鸡巴狠力的往穴内一插,我的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腰,一送一放的开始干了起来。

“啊……啊……大鸡巴干得真好……啊……真舒服……啊……。”

“好姐姐……怎么样……滋味不错吧……哦……哦……。”

“嗯……嗯……我的小穴好舒服……好棒……好弟弟……嗯……你太会干了﹗”

“哦……哦……我爱妳……姐……姐……我要让妳美死……哦……。”

“大鸡巴弟弟……嗯……小穴让你干争水远……嗯……我也爱你……嗯……。”

“嗯……小穴真爽……喃……嗯……小穴爽死了……嗯……。”

“好小穴……你的穴美死我了……大鸡巴好舒服……哦……哦……。”

这时侯的我,依然采慢工出细活的办法,大鸡巴一次一根到底,又慢慢的全部抽出来。

“哦……好弟弟……你太会干穴……嗯……干的小穴快升天了……嗯……。”

“嗯……我的亲栽……你真会搞我……嗯……我会爽死……嗯……。”

“好爱人……姐……哦……大鸡巴会让妳满意……哦……。”

“好弟弟……快一点……姐姐又要泄了……快……大力一点……哦:。”

“大鸡巴弟弟……用力干我……小穴要升天了……啊……啊……我……。”

“哦……哦……好弟弟……姐姐又升天了……我好爽好爽……哦……。”

我又是缓缓地拉出大鸡巴,这一拉出来!立刻带出了不少的淫水,姐姐好像太舒服了,整个人倒在床上,娇喘嘘嘘,不停的喘气,脸上身上流着渗渗大汗。

我亦是如此,唯一的不同的,就是大鸡巴仍然硬挺挺的,好不威武。

沉寂了好一会儿,姐姐才又说话:

“我的好丈夫,我今晚真的是升天了,我太舒服,太幸福了。”

“我的好姐姐,妳先休息一下,我们等一下再继续的玩,等一下的味道,会和先前大不相同。”

“弟弟,玩了这么久你还是没泄,可是姐姐已经泄了两次,姐姐服了你。”

“姐,妳的穴真美,大鸡巴插得实在好舒服。”

“弟弟,我真的好爱你,今生今世都不会离开你。”

听到姐姐所说的这些话,我感动也冲动的抱住她,深深的给她一吻。”

姐姐的性趣似乎又来了,她的手,抓住了我的大鸡巴来回的套弄。

“你们男人就是这根东西让我们女人心服口服。”

“姐,妳们女人的小穴一不是一样让男人想要猛往里面钻。”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战争,永远都打不完的战争。”

“姐,我想再干妳的穴。”

“你上吧,就这样子吗﹖”

“不,姐,妳靠近床边躺下,脚向上抬起来。”

魁梧而又火烫的东西大鸡巴,这次的干穴,将使出混身解数,不同于前几次的温和。我要尽所有的力量、摧残、狠干,把小穴给捣穿。所以,我告诉姐:

“姐,妳要忍着点,我用的力量会很大。”

“好弟弟,我知道,我想那可能是另一种舒服。”

大鸡巴先是慢慢的在小穴中抽插,让淫水多流一点,免得小穴多受皮肉之苦。

“嗯……嗯……好美……好舒服……嗯……嗯……。”

“好弟弟……嗯……美死了……嗯……我爱你……嗯……。”

“我的亲亲……喃……哦……小穴好舒服……嗯……。”

我看着姐姐那如痴如醉的神情,口中轻声的淫叫,我看了一下大鸡巴在小穴中进出的情形,我知道,我要开始疯狂了,我要大干一场了。

慢慢的提出大鸡巴,拍的一声,揭开了疯狂的序幕……

“啊……啊……你的力量好大……啊……小穴有点受不了……啊……。”

“好弟弟……轻一点……啊……轻一点……啊……不要那么大力……。、”

“好姐姐……妳忍着点……过一会儿就好了……。”

“啊……弟弟……慢一点……啊……不要用那么大的力……啊……。”

“哦……姐……忍耐一下……哦……大鸡巴会爽死妳……哦……。”

我的大鸡巴每一下都插到底,每一下都相当相当的重,干,干,干﹗

“啊……啊……大鸡巴哥哥……小力一点……啊……小穴会痛……。”

“我的心肝……小力一点……小穴会受不了……啊……啊……。”

“好亲亲……好爱人……啊……我会痛死……啊……小穴痛呀……。”

此时的我,已失去理智,已失去怜香惜玉之心,全然不埋会她的嚎叫。

就这样狠插猛干的干了一百多下,我已是大汗淋漓,姐姐呢!

姐姐已不在喊痛,反而是舒赧、痛快的呻吟。

“吗……哼……好……弟……弟……啊……小穴美死了……哼……。

“大鸡巴哥哥……我好痛快……我好爽……哼……好爽……。”

“姐……姐……哦……妳爽了吗……哦……妳舒服了吗……哦……。”

“哼……哼……侏真会干姐姐……干得我舒服透了……美上天了……。”

“好弟弟……大力的插小穴……哼……大力的干我……哦……让姐姐去死吧

“大力的干……哦……哦……哼……。

“姐……哦……姐……我会大力的干死妳……哦……大力用力的插穿小穴……插死妳这个小骚穴……哦……姐……。”

“好鸡巴……哼……快……快……再快……哦……再快……小穴要美死丁……。”

“哦……大鸡巴……用力使劲的干……哼……快……快……哼……。”

“……好小穴……屁股顶上来……哦……让大鸡巴插到花心……挺上来……”

我汗水如下雨般流着,鸡巴、小穴的淫水也小停的流着,拍,拍,又是一挺,干得婉妮姐爽到天边去了,插得姐姐的穴,不停的抽搐。

“姐……哦……姐……屁股顶上来……哦……姐……我爱妳……。”

“哼……哼……姐姐快不行了……哦……姐姐实在是好过瘾……哦……。”

“弟弟……你快大力用力的干我……哦……小穴美到了顶点……哦……。”

“哦……我要浪了……姐……快顶……哦……快顶……哦……”

“快……大鸡巴……用力……啊……哦……姐姐也要……哦……。”

“啊……啊……姐……姐……我爱妳……啊……姐……姐……啊……啊……姐﹗”

“哦……哦……我……泄了……好弟弟……哦……姐姐爱死你了……哦……。”

一场人类最原始的战争,就如狂风暴雨后的晴天,整个停下来。

沉重而又急促呼吸声,在我们的耳边传送,汗依然是流着,可是我和姐姐却因为高度的满足而为它流,满足后的瘫痪,满足后疲乏……。

渐渐的,汗水不再继续的流,呼吸也正常多了,我轻吻着那已湿的发梢,吻着那享受高潮后的眼神、樱唇……。

“弟弟,我们一块去洗澡,刚刚流了太多的汗,该去洗一洗。”

“等一下再去,姐,妳躺着,我先去放水。”

“弟弟,你刚刚真的把我干上了天边,我今天真的是好过瘾,好爽。”

“姐,你能过瘾是我最大的心愿,也是我的义务。”

“你真会说话,走,姐帮你洗澡去。”

“哎哟﹗”

“姐,妳怎么了,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我没有不舒服,只是小穴会痛,可能是你刚刚插我时的力量太大了。”

“对不起,我下次不敢了。”

“没关系,姐姐不会怪你,走吧,进去洗澡。”

婉妮姐替我洗澡时,真是细心,身上每一部位,一寸一寸梳洗干净,洗得我通体舒泰,混身上下好不舒服。

“姐,我也替妳洗一洗。”

婉妮姐姐的肌肤好白好嫩,竹笋般的乳房,丰满而又圆厚屁股,阴毛适中而肥厚的阴户,这些我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借着洗的机会好好把玩一番。

“弟弟,你怎么跟小孩子一样,那么顽皮。”

“没办法,谁叫姐姐长得那么漂亮,个性又温柔体贴,爱乌及屋嘛,我当然也喜欢它们。”

“少在那里油腔滑调,快点洗﹗”

洗完了澡,整理一下战乱后的现场,我拥着婉妮姐姐,在她温软的胴体下,一起寻梦,共同入睡。

由于昨晚的大战,我感到特别的累,所以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日正当中,已近晌午,看着身旁的婉妮姐姐,依然是睡得那么香甜,沉稳。

我用手撑着头,仔仔细细的看着婉妮姐姐,她那美好的脸蛋,白里透红的皮肤,可说是吹弹欲破,凝脂如玉,我情小自禁的低下头吻上她的脸颊,吻上她的鼻尖,并在她唇上轻轻点了一下。

突然婉妮姐姐一把勾住我的头。自动的献上香唇香舌,于是我又倒下压在姐姐的身上,肌肤的磨擦,手的爱抚,又激起我们的欲念。

“姐,我又要﹗”

“弟弟,你真是急性子,色鬼。”

“姐姐,妳在上面,套弄我,好不好﹖”

“我没有用过,不过我试试看。”

婉妮姐姐跨上我的大鸡巴,只见姐姐她用手握住我的大鸡巴,慢慢的张开阴户坐了下来。

“啊……啊……弟弟……你的大鸡巴好烫……烫得小穴好温暖。”

“姐,妳一上一下的套弄,我在下面会配合妳的。”

“啊……啊……怎么大鸡巴每下都顶到花心……啊……我要美死了……。”

“好姐姐……小穴要用力夹紧……对……就是这样……。”

“弟弟……嗯……嗯……姐姐的小穴太美了……嗯……。”

“嗯……嗯……我好美……哦……好舒服……嗯……嗯……。”

“哦……哦……姐……屁股要转几下……哦……。”

“嗯……好舒服……弟弟……姐姐的小穴好舒服……嗯……。”

我看婉妮姐姐,此刻已是淫娃,我的双手也伸向她那挺立如竹笋般的奶子。

“嗯……嗯……怎么会是这么舒朋……嗯……怎么会是这么美……嗯……。”

“大鸡巴哥哥……嗯……小穴美死了……嗯……。”

“哦……哦……姐……姐……妳套得我好舒服……好美……哦……。”

“嗯……弟弟……姐姐才舒服……哦……小穴爽死了……嗯……。”

“好情人……我的心肝……姐姐的穴痛快死了……嗯……嗯……。”

“好小穴……哦……用力夹紧大鸡巴……哦……。”

“姐……屁股要转……才会舒服……哦……对……对……。”

“嗯……好……你真会干穴……小穴会美死……嗯……。”

在下面的我,一面挺送着大鹌巴,配合着婉妮姐姐的套弄,我的手不时的给予她的乳房轻捏或重压,以增加刺激她的快感。

“嗯……哦……我舒服死了……哦……小穴太爽了……嗯……。”

“姐……哦:f姐……大鸡巴让小穴夹得好痛快……哦……好痛快……。”

“嗯……我的爱人……我永远爱你……嗯……嗯……小穴快要美死了……”

“大鸡巴哥哥……你快点动……哦……动快……一点……哦……小穴……。”

“好姐姐……妳多转几下屁股……哦……哦……对……转几下……。”

“啊……小穴要泄了……小穴……啊……啊……小穴升天了……啊……啊:

“好舒服……哦……小穴好爽……哦……存弟弟……哦……姐姐泄了……嗯

“姐……妳再多套几下……哦……等会儿……我们再换个姿势……哦……”

“好亲亲……你真行……姐姐服了你……姐姐爱死你……哦……。”

“姐,妳下来……下来嘛……。”

“姐,妳躺着,背觐着我,让我手伸过去,好把脚抬起来。”

“姐,这个姿势,妳满意吗,大鸡巴干得舒不舒服﹖”

“哦……好弟弟……姐姐又开始舒服了……又开始痛快……哦……。”

“啊:二轻一点……弟弟……你抓痛了我的乳房……喃……好美……。”

“好小穴……这样好受吧……哦……哦……姐姐的穴我干的好舒服……。”

“我好像腾云驾雾……又舒服又过瘾……嗯……嗯……。”

“大鸡巴哥哥……哦……哦……我好爽好爽……嗯……。”

这种背后侧交的姿势,最让女人舒服了,手不但可以扣弄着乳房,而且也可以撩挖阴蒂,大鸡巴进出抽插,直接由两瓣阴唇紧紧的夹着,紧紧的磨擦,女人当然好不快感了,好不舒服。婉妮姐姐当然也不例外。

“哦……我的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哦宝宝小穴好痛快……。”

“弟……你的鸡巴真够力……干得小穴美上天了……哦……嗯……。”

“好骚穴……哦……大鸡巴被小穴夹的好舒服……叹死了……哦……。”

“嗯……快一点……哦……快……姐姐又要……哦……快……。”

“姐……哦……姐……妳要等我……等我……哦……。”

“炯……好弟弟……啊……爽……爽死了……咧……姐姐升天了……。”

“婀……姐……向……我也要……升天……啊……好过瘾……啊……。”

“姐……哦……我好美……大鸡巴泄得好舒服……哦……我舒服死了……。”

“弟弟……你的精水烫得姐姐热死了……我好乐……哦……哦……。”

“姐,等一下妳先回家,我晚一点再阿家,免得多事,好不好﹖”

“那你呢,你要去那里﹖”

“我到别的地方走走,妳先回去睡个觉,姐,妳放心,我不会乱跑。”

“好,那么我先同去,你可要早点同来,知不知道﹖”

“是,妳的话我敢不听吗﹖”

看着姐姐坐上车,这个该好,我该如何打发掉,该去那里打溜﹖

信步的走在街道上穿过马路,走过人潮,无意中来到了一间理发厅,我的人还没经过门口,老远的就有人迎上来问道:

“年轻人,要不要杀一下,里面小姐漂亮哦!”

“谢谢,我不要。”

“年轻人,大家都是好兄弟,进去做个参考,有什么关系﹖”

“我不要,谢谢。”

“不要这样子,只是进去看一下,好的话就留下来,不好我们也没话说,对不对﹖

我心下想,他的话也不无道理,进去看一下又能把我怎么样,更何况我还不知道马杀鸡到底是个怎么杀法。

一进门,那位老兄,便把我带到楼上一个伸手小见五指的房间,耳边所听到的尽是一些男女嬉闹声和谈话声,我被带到一个靠墙角的位置坐下来,我好奇的向四周看了一下,隔壁的位置拉有布幔,让人看不到里面的人到底是在干什么!

“先生,抽菸吗﹖”耳边突然想起一个清脆而又甜美的声音。

“哦,谢谢。”

我借着微微的火光,看了一下要为我服务的女孩子,似乎长得还不错。

这个女孩子同样的也拉起了布幔,也要外人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形,小姐缓缓的靠近我,我闻到一种特洧香水味。

“先生,你要怎么做﹖”

“小姐,我没有经验,随便妳怎么弄都可以。”

“先生,那我先从脚开始,好不好﹖”

“都可以”

由于我是第一次被人按摩,又是第一次上这种理发厅,心情上有着刺激和新鲜的感受,一阵从末过有过的舒服,一种从末有过的享受,传遍了全身。

只觉得这位小姐的手好有灵性,把我抓得飘飘然,茫茫然,渐渐的她的手,从小腿抓到了大腿,捏弄、按揉,杀得我舒服死了。

当她抓我的手时,我感觉到彷佛她的手柔若无物,好细好小的一双手,我禁不住睁大了眼睛,想把她好好的看清楚。

太黑了,实在是没办法看清楚,只任由她在我的上身乱杀、乱摸。

此时,我的血液也渐渐的开始沸腾,身体上渐渐也有了异样,她抓我,她捏我,我也要抓抓她,捏捏她。

在黑暗中,我抓住她的手一把搂住了她,在她身上也慢慢的游走。

“先生,不要这样,先不要这样。”

“先生不要这样”是从事这行的口头语,欲擒故纵之计,我还是不理她,继续为她免费服务,果然不久,她有点受不了,便低声对我道:

“先生,你如果想的话,后面有房间,我们到那里去。”

“小姐,妳愿意吗﹖”

“先生,干我这一行的,是看客人高兴,那有不愿意的道理﹖”

“好吧,妳带我去。”

于是,一这位马杀鸡女郎,带着三转四折的进入了一间暗室,里面也是黑暗的,小姐想要开灯,我连忙加以制止,因为既然黑了,我就要享受黑的乐趣,黑暗中,我为了要培养气氛,以及称谓上的力便,乃就请教了她的芳名。

“小姐,小知妳芳名如何称呼﹖”

“你叫我小玲就可以了。”

我轻轻的把小玲带入怀中,不言不语的享受这沉寂黑暗的一面。我的手在小玲的背上滑动,另一只手也伸进了她上衣的领口,扣弄着她的乳房,她也不甘示弱的摸我的玩意儿。

“先生,我们把衣服脱掉好了。”

没想到她是这么的干脆,毕竟是吃这行饭的人,作风大胆、俐落,不拖泥带水。

我刚刚把衣服脱掉,她就来了,一手握住了我的大鸡巴,一手在我的背上屁股上不停的游移,她的手作成套筒状,在为我的宝贵家伙按摩、套弄。

“小玲,妳能不能用嘴巴含住大鸡巴。”

她没有答话,却以行动来表示她可以,她愿意。

也不知她是怎么含的,大鸡巴让她的小嘴及得好舒服、好美。

“啊……小玲……哦……我好舒服……哦……大鸡巴好美……哦……。”

“哦……哦……妳的嘴太棒了……哦……妳真会含……哦……。”

“小玲一:哦……大鸡巴太爽了……哦……哦……太爽了……。”

“,小玲……我实在太舒服了……哦……我太美了……。”

她的嘴含的我几乎快升天了,我要美死了,突然她停了下来、问道:

“先生,你要怎么干我﹖”

“妳靠近床铺躺着好了。”

我想用昨晚跟婉妮姐姐干穴时用的那一招,来干死这位小玲小姐。在黑暗中。大鸡巴摸索了老半天,最后还是在她的引导下插了进去。

“啊……你的大鸡巴好大……啊……小穴胀死了……嗯……。”

“嗯……嗯……小穴胀的好舒服……嗯……小穴美死了……嗯……。”

“大鸡巴真好……哼……弄得小穴好爽……嗯……嗯……。”

“嗯……嗯……好哥哥……大鸡巴真会干穴……嗯……嗯……。”

我依照原新计划,一下一下的慢慢来,先让她好好享受一下美的滋味,等一下,我要重残她的小穴。

就这样插了约莫五六分钟,她的淫声已开始叫爽,淫水也流了不少,我将大鸡巴整根拉了出来,调节一下呼圾,深深的吸了一口真气,拍,拍,拍,我要重重的摧残她,狠狠的插烂她。

“啊……阿……轻一点……啊……不要用那么大的力……啊……小穴会痛……﹗”

“啊……痛……啊……痛……轻一点……小力一点……你的大鸡巴快顶穿花心……好哥哥……轻一点……啊……会痛……小穴会受不了……。”

“哦……小玲……妳忍耐一下……哦……等一下妳就会舒服……哦……。”

“哼……哼……你的力气好大……哦……小穴要干穿了……哦……。”

“嗯……哼……大鸡巴哥哥……哼……你真行……我的小穴爽死了……。”

“好情人……小穴从没有被这么大力干过……嗯……庸快死了……。”

“嗯……舒服……哦……舒服……好哥哥……大力干……干死小穴……。”

“好骚穴……嗯……用力夹紧小穴二:哦……大鸡巴干的好爽……。”

“啊……嗯……我好爽……嗯……夫鸡巴每次都顶到花心……哦……美死了﹗”

“小玲……屁股顶上来……哦……对……顶上来……哦……。”

二好汉子……你干的真凶……真猛……小穴被干的好舒服……哦……。”

“快……你在用力……大力……啊……大力的干……炯……快……。”

“好骚穴……夹紧大鸡巴……我要插死妳……哦……哦……。”

“大鸡巴……快……重重的干……小穴要升天了!:快……快呀……‧小穴过瘾死了……哦……舒服死了……。”

“峨……痛快死了……好哥哥……你干的小穴爽坏了……。”

“小玲……夹紧大鸡巴……小玲……夹紧……哦……哦……。”

我的大鸡巴并末因为小玲的泄而改变抽插的力量,一样是那么的大力,一样是那么的狠。

拍,拍,拍,滋,卜滋,拍,滋,l滋……:。‧

“大鸡巴哥哥……哦……好达令:二哦……小穴受不了……你不要再插了……啊啊你不要再插了……你太猛……啊……小穴真的受不了……啊……不要再干了……小玲用嘴巴吸……啊……小玲用嘴给好哥哥吸……。”

看到也听到小玲如此的呼声,我想,我也该够了,再干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我将大鸡巴抽出来,移动躺在小玲的嘴巴里。

一根湿淋的鸡巴,红红的大龟头,就这样又塞进了另一个洞里——小玲的嘴巴。

“小玲用力的含它,好好吸它。”

“哦……好舒服……好舒服……大鸡巴美死了……哦……。”

“小玲……哦……用力尺……对……哦……用力……哦……大鸡巴会爽死……好小嘴……妳吸得我真爽……好爽……哦……好爽……哦……。”

“哦……哦……大鸡巴要插穿妳的喉咙。

约莫又过了几分钟,大鸡巴突然感到一阵凉意,一阵要崩溃的念头急速的侵袭了整根大鸡巴。

“快……小玲……快……我好痛快……我要出来了……快……用力含住……小玲你快……含紧……啊……啊……啊……啊……。”

大鸡巴急速的在她的樱桃小口里,快而又猛的插了几十下。

一股强大的精液噗、噗、噗……。

完全的射入了小玲的喉咙深处。

“哦……哦……我好舒服……哦……我好爽……哦……哦……爽死我了﹗”

我翻了一个身,慢慢的平息急促的呼吸,小玲起了身,走到浴室拿了一条毛巾,和一叠卫生纸,擦去我身上的汗水,也擦去了我大鸡巴上的液体。

穿好了衣服,小玲紧紧的偎着我说:

“先生,你的大鸡巴真能干穴,干的我真的爽死了。”

我和公司的一位女同事王韶玉也有了不正常的关系,直到后来,房间整修完毕,我离开了公司,才算开始过正常的生活。

她的身材,她的外表没有因为结婚生子有所改变,反而显得成熟、丰满。

她的位置就坐在我的旁边。

正因为我们的位置是邻居,所以公事上或私底下都经常的聊天,打趣,她平常都穿得非常性感,也喷上名贵的香水,有事没事她总是会故意的露一点,让我养养眼,只是我只能看在眼里,不得吃她,总是要按下心中那股无名的欲火。

有一天中牛,由于我是带便当,所以在公司里吃饭,而她得回家吃,所以经常中午还未下班,她的人早已不见了,今天也不例外。

铃、铃、铃……

“喂,您好,请问找那一位。”

“我就是,请间妳那位……。”

“好,我马上就来。”

是王韶玉打的,说她受伤,先生出差,临时找不到人所以请我务必帮忙一下,我向公司告了个假,立刻赶到她住的地方,一进门,没看到人,我心想可能在卧房吧,当时也没想到其他,毫不迟疑的就走进卧房。

”王韶玉,妳那边受伤,要不要紧﹖”

“我刚刚不小心,被车子撞了一下,不过现在好多了。”

“被什么车撞了,撞到那里﹖”

“被机车的手把撞到肚子,刚刚真的痛死了。”王韶玉指着她的肚子道﹕“你要不要看一看,现在澴是红红的。”

说完掀起了被子,我看到的不只是肚子,天啊,她只穿了一件上衣。

我立刻转过头去,对她说:

“王韶玉,如果妳好了点的话,我想,我该回公司了。”

“你难道不能体谅一个受伤病人的心情,我要你帮我按摩一下。”

“你放心,只是按摩一下,不会有其他的事。”

“好吧,我只是按摩一下,好了一我马上就走。”

“对了一你进来时门有锁,没有的话,麻烦你去锁一下,不然让陌生人闯姓来,看到会不好意思。

我按住心中的激荡,把房门关好之后,又走回房间,王韶玉指着床缘道:“你坐在这里替我按摩。”

棉被又再一次的掀开,露出了她的下体。

白白滑润的肌肤,深而圆的肚脐,平坦的小腹,修长匀称的双腿,还有迷人而又丰满的三角洲。

她抓起我的手,在她的小腹上来回揉搓,渐渐地,我的呼吸开始急促,我的肌肉开始紧缩,我的大鸡巴也开始膨胀。

王韶玉的脸上渐渐地也泛起了红晕,她的手慢慢的移向我的裤裆,口中则轻轻的说出了两个字﹕

“吻我”

她的话,似乎有着相当魔力,我既兴奋,又兴奋吻向她那樱桃小口,一阵狂吻,舌头交战,玉液生津,我的衣服,在她的协助下,终于完全曝光。

我立克跳到床上,抱住王韶玉,此时的她,是早已欲火如焚,心神俱震,我的双唇如烈火般的刺激她,侵袭她不住的扭动,不住的呻吟,轻哼。

我也为她脱去最后一件上衣。

粉团似的两个肉球,透着阵阵幽香,她的奶子,不但大和圆,而且又挺又胀,粉红的双乳色,好像葡萄般的大小,看的实在是垂涎欲滴,我立刻凑上嘴去吸吹着她的一双乳房。

她可是浪极了,不但把胸脯往上挺了过来,她的手也抓住我的大鸡巴套弄,顺着她的乳房,慢慢的移到了她那似丝如绒的阴毛,她的阴户,她那最敏感的阴蒂。

“嗯……嗯……嗯……。”

王韶玉轻轻的从鼻子发出了哼声,身体也不住的顿抖。

“咧……啊……啊……。”

她忍不住呻了一声:

我的手指已滑入了那千人迷,万人醉的洞内,不停的扣、翻、插。

她呻吟着,小穴早已是春潮泛滥,只是差点没聚细流而成大洋而已,淫水多,阴户丰满,真是标准的荡妇。

好美的小穴,好骚的肉洞,忍小住那股欲火,我的头,像导向飞弹慢慢的也射向她那桃源洞口。

“啊……嗯……嗯……。”

“不可以……你不能亲:﹕啊……我会受不了……。”

我根本不理会她的叫喊,我要亲吻这迷人的世外桃源。

“哦……哦……嗯……嗯……小穴美死了……嗯……。”

“嗯……嗯……你亲的小穴好美……嗯……嗯……小穴舒服死了……”

“好情人……嗯……你吻得真好……嗯……。”

“好弟弟……嗯……哦……小穴好痒……喃……好痒……”

“啊……痒死了……哦……小穴痒死了……嗯……求你……不要……。”

“好弟弟……小穴里面痒死了……啊……求求你不要亲了……啊……。”

“嗯……嗯……我要大鸡巴……嗯……我要大鸡巴干穴……啊……。”

“痒……小穴好痒……啊……用鹳巴干小穴……快用……婀……。”

缓缓的,我看着她,只见她呼吸相当的急促,勒脸含春,双颊含春,眼神中充满了祈求、渴望,等待。

我又压住了王韶玉的胴体,紧紧地抱着,我的嘴更是像雨水般的打在她的脸上、鼻头、小口……

我的大鸡巴早已胀的不成人形,我把屁股微微的向后突然又狠狠的往下插。

“啊……炯……慢一点……慢一点……好痛……痛……。”

王韶玉的捡痛得有点发白。

由于她的喊痛,虽然大鸡巴只进了一半,好歹也自停一下。

“王韶玉,是不是干痛了妳﹖”

“你的鸡巴太大、太粗了……”

“大才好,你才会爽,你才会喊叫呀……。”

“啊……哦……。”

王韶玉脸上露出了仔服而又快活的表情,我知道又可以再把大鸡巴送进去。

“啊……痛……痛……啊……你真狠……啊……。”

“哦……大鸡巴胀在小穴里好紧,好舒服。”

她像梦艺般的呻吟,玉手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腰,屁股在下面像个浚轮,不停的扭,不停的蠕动着。

“嗯……嗯……义……嗯……痛快死了……嗯……痛快死了……嗯……。”

“嗯……乐死我了……嗯……美死我了……爽死我了……嗯……。”

“好骚穴……哦……你舒服吗……哦……美吗……哦……。”

“好弟弟……小穴舒服死了……嗯……小穴好美……嗯……。”

“好情人……嗯……好爱人……嗯……我痛快死了……嗯……。”

“好……好浪穴……曦……小穴美死我了……哦……。”

“嗯……好……好爽……好爽……嗯……小穴美死了……嗯……。”

此时的王韶玉,香汗淋漓,娇喘如牛,全身都在不住的抖动,她好像拚命似的摆动着臀部,阴户猛往上顶,配合我的大鸡巴的干穴。

“大鸡巴哥哥……嗯……嗯……小穴痛快死了……嗯……小穴美死了……”

“嗯……好情人……我美死了:一爽死了……嗯……好弟弟……。”

“美死了……好浪穴……嗯……嗯……我要干死妳……干……。”

“好弟弟……小穴要升天了……啊……小穴升天了……啊……升天了……。”

她拚命的抖,不住的打着寒噤,阴精就像水龙头,哗……流不停。

紧包着大鸡巴的阴户,随着大鸡巴的一进一出,淫水一阵一阵向往外流,顺着大腿内侧,肉缝里,流在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这一阵的猛干穴,已把她干得魂不守台,搞不清自己的名和姓。

大鸡巴又是一阵子的抽插,她似乎有点累了。

“好情人,我们停一下,小穴再让你干个饱,插个过瘾。”

“好吧,你要干什么﹖”

王韶玉一句不吭的走下床,拿了一瓶啤酒。

“喂,你喝一点吧,流了一身汗,也该口渴了。”

“谢谢妳,妳先去拿条毛巾,给我擦一擦。”

看着她那丰满的白屁股,一动一动的,弄上去准会把我震死,想到这里不禁哈哈大笑。

“色鬼,你笑什么﹖”

“哈,我色,我色会做妳的入幕之宾,我会被设计来这里。”

“讨厌,人家好久没做这种事了嘛。”

“为什么呢,难道妳丈夫不给妳嘛﹖”

“唉﹗他行,我也就不会把你骗来这里。”

“怎么了,他有什么问题吗﹖”

“刚刚结婚时,他表现的很不错,可是后不行了,经常草草了事,也不管我是不是有高潮,你说,我受得了吗﹖”

“好,等一下我搞不好会让妳死在床上。”

“如果是真的,我倒想死在你的大鸡巴下,我也甘心。”

“我休息够了,小穴准备好了没有﹖”

王韶玉照着我所说的姿势躺了下去,大鸡巴极其顺的干了惟去。

我要使出我生平最得意的招术,来干死她,插穿她。

大鸡巴依照惯例的深入浅出,慢慢的带动,慢慢的弄。

小穴的淫水,又开始流了,又开始泛滥了,她又开始哼叫了。

“大鸡巴……嗯……嗯……小穴好美……小穴爽死了……嗯……。”

“嗯……好弟弟……嗯……你真会干小穴……干的小穴美死了……。”

“好浪穴……哦……好姐姐……大鸡巴会干死妳……插穿妳……。”

“嗯……嗯……你大力的干小穴吧……哦……插死小穴……。”

“好情人……嗯……好弟弟……你快用力……小穴要让你干死……。”

久违了,我的神勇,我的凶悍,现在就要开始干了。

大鸡巴整根提出来,猛一用力,滋的一声,插了进去。

每次一根到底,一次一根全部提出,屁股也顺便扭一下让大鸡巴头在花心磨一圈。

拍,拍,拍……

拍,拍,拍……

心中大喊杀、杀、杀﹗

王韶玉受不了,她真的有点受不住我这种强烈,骠悍的干穴。

“啊……啊……炯……小力一点……啊……轻一点……啊……。”

“好情人……炯……慢一点……炯……小穴会痛……峒……受不了……。”

“啊……好弟弟……啊……求你……小力一点……炯……啊……小穴痛呀﹗”

“大鸡巴哥哥……啊……痛……小力一点……啊……痛……啊……。”

“哦……妳忍耐一下……哦……马上妳就会舒服……哦……。”

我这种干穴撞击法,刚开始,任何女人是绝对受不了,可是中途以后,她会被强大的力量所征服,所融化,她会更爽更痛快。

“哼……哼……好弟弟……现在我好舒服……好美……哼……。”

“哼……嗯……小穴痛快死了……哼……嗯……痛快死了……哼……。”

“哦……哦……大鸡巴会干死小穴……插死小穴……哦……。”

“大鸡巴哥哥……嗯……我好爽好爽……小穴舒服……嗯舒服死了……。”

“哼……好弟弟……你真会干穴……喃……嗯……我好美……嗯……。”

“哦……哦:‧、存姐姐……屁股往上顶一顶……哦……扭一下……。”

“我乐死了……我爽死了……哦……嗯……小穴好舒服……好舒服……。”

王韶玉已失去了她的埋智,失去了她平常的矜持,疯狂的浪叫,双手不停的乱抓。

“嗯……好美……坡会给你干死……嗯……会给你插死……嗯……。”

“大鸡巴哥哥……小穴美死了……小穴快忍不住了……嗯……。”

“啊……妳的小穴好美……好舒服……大鸡巴美死了……。”

“啊……我的心肝……啊……你斡的太美了……小穴忍不住了……啊……小穴要升天了……啊……大鸡巴哥哥……快救我……救我呀……小穴要升天了……。”

“好姐姐……啊……妳的穴太美了……快往上顶……上来……向……。”

“啊……我要……升天了……啊……啊……炯……升天了……我飘起来了:

“啊……你要救我……啊……啊……你的精水好烫……烫得我乐死了……”

“好弟弟……你干的姐姐没话说……哦……哦……美死了……哦……好久没这么疯狂……没这爽过……哦……感谢上帝赐给我一根好鸡巴……哦……。”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搂住了王女,在她的耳际轻轻的吻道:

“告诉我,妳舒服吗,今天妳玩得过瘾吗﹖”

“好亲亲,我太舒服了,太爽了。”

“你的大鸡巴真是厉害,弄得人家几乎快死掉了。”

“那是妳太抬爱我了,能给妳是我的目标之一,妳只要过瘾就行了。”

“讨厌,侏老是不说好话,就会欺负人。”

“对了,我该同公司去一趟,有空再来看看妳,好不好﹖”

“以后,我如果找你,你一定要出来哦,我好爱你的大鸡巴,好不好吗﹖”

“好,好,好﹗”妳的肉体召唤,我敢不来吗﹖”

回到了公司,我的位置上留有一张字条,是三姐妹和母亲找我,找我干什么嘛,心中不禁猜疑,于是拨了个电话:

“喂,母亲是吗,妳找我有什么事﹖”

“你中午跑去那里了﹖你请个假回来一趟,我有事找你。”

“好吧,妳等着,我马上回去。”

一进门,奇怪了,装璜的工人呢,怎么没来做事呢!

母亲一步一阶梯从楼上走了下来,我超忙的问道:

“什么事,这么急,工人怎么没来﹖”

“工人都回去了,因为剩下的要等水泥干了才能做,你把门上好,到楼上来。”

“好,我马上就来。”

上了楼,只见她早已在床上等待了,由于不久前才和王女做完事满身大汗都没洗,于是我便对她说:

“我要去洗个澡,妳要不要来一块洗﹖”

“好呀,我陪你洗个澡,顺便冲个凉。”

我飞快的脱去衣服,冲进浴室,打开莲蓬头,刚刚要冲水,她走了进来。

“不要急嘛,慢慢来,看你永远都是那么猴急。”

“我没有急,妳才急,我只不过是热,所以先冲一下再洗一洗。”

“来,你坐好,我来给你洗。”

我一坐下,刚好看到她那一对乳房,真顺,伸出手,就把玩起,她起扭动几下,后来干脆挺上来,口中还笑骂。

“你真的好顽皮,这个时候也要玩。”

“我要玩的可多着呢。”

由于正是坐在浴缸上,整个阴户完完全全露了出来,我见猎心喜,立刻分出了一只手,玩弄她的阴户,又大又肥的阴户,再加上了那乌溜溜的阴毛,更衬托着阴蒂的突出美,在扣、翻、捣、挖之下,她的小穴开始流口水了。

她一边为我打上肥皂,口中还不断轻轻的哼出:

“嗯……嗯……你扣得我好痒,好舒服……嗯……嗯……。”

“啊……乳头轻一点……啊……轻一点……嗯……美……美……。”

“不要弄了……嗯……美……嗯……美死了……嗯……。”

她口中虽然说:“不要用了。”

可是,我知道她绝对不是这个意思,她被拍得很舒服、很美。

“嗯……嗯……你真会阮小穴……嗯……美……美死了……嗯……。”

“你的手什么时侯变得这么厉害……嗯……嗯……痒死……嗯……。”

身体是一寸一寸的洗,火是一点一点的燎原。

当我整个洗好之后,大鸡巴已翘的半天高,她一看见我的大鸡巴,爱不释手的用手握住套弄。

“怎么会变得那么粗、那么大,小穴等一下会美死了。”

我站了起来,大鸡巴正好对准着她的樱桃小口,她了解我的用意,小嘴凑上去,先吸吮我的卵蛋,大鸡巴的内侧,外侧,乃至于大鸡巴头、陵沟,都没放过,她的小口,刮,吮,咬,含,套,弄得我几乎升天了,美,美死我了。”

“哦……哦……好舒服……好舒服……哦……美死了……哦……。”

“好情人……哦……妳的嘴巴真好……哦……妳的嘴真会汲……哦……。”

“哦……爽……哦……美……爽死我了……哦……。”

我抓住她头配合着她小嘴的含吮,大鸡巴偶尔往深处顶两下。

“哦……存爽好爽……哦……我好爽……哦……。”

“好嘴巴……哦……妳会奴死我……我……痛快死了……哦……。”

“哦……我要干妳的穴……哦……我要插妳的穴……哦……。”

我走出了浴缸,到了她背后,她趴着双手紧扶着浴釭壁,白白肥肥的屁股高高的翘着,阴户可以说毫不保留的露出来。

我用手扶着大鸡巴的根部,拿大鸡巴头轻扣,磨擦着她的阴蒂,弄得她淫水直流,春心大动。

“嗯……哦……不圣退我……哦……不要磨了……哦……。”

“好情人……哦……不要再逗我……哦……小穴好痿……嗯……。

“大鸡巴哥哥……嗯……不要再磨我了……哦……小穴里面痒死了……。”

“嗯……好痒……好亲亲……快干我……快插小穴……哦……。”

这招真高透了,弄得她花枝乱头,屁股猛往后顶。

“嗯……我的好孩子……快给我……哦……求求你……快给我……。”

“哦……小穴里面痒死了……啊……求求你……不能再等了……。

“嗯……嗯……大锌巴快干小穴……哦……小穴真的受不了……。”

小穴里的淫水,像河川似的,不停的流着,她已接近疯狂了。

我的欲火,也已高涨到极点,大鸡巴对准了她那久侯的洞口,滋的一声插了进去。

她立刻吐了一口气,吐得好舒服,好慰贴。

大鸡巴在阴户的包容下更是温暖,而又舒畅。

“啊……啊……好孩丑k…一大鸡巴让小穴好充实……嗯……。”

“嗯……小穴好痛快……嗯……小穴等你好久了……嗯……。”

“大鸡巴哥哥……快给小穴止痒……嗯……快给小穴舒服……嗯……。

“好骚穴……哦……好小穴……大鸡巴干得好舒服……哦……。”

“嗯……嗯……我好舒服……嗯……好痛快……嗯……嗯……。”

“嗯……用力干小穴……嗯……用力插小穴……嗯……嗯……。”

“哦……我会干死妳……哦……哦……我好美……哦……。”

“小穴美……嗯……小穴美死了……嗯……好心肝……嗯……。”

“好鸡巴……干的真好……哦……干得小穴会爽死……。”

“好浪货……告诉我……哦……妳很美……妳很爽……哦……。”

“好爽……大鸡巴哥哥干得小穴好美……好痛快……。”

“嗯……快……哦……快……哦……用力……用力……小穴要美死了……小穴要出来了……哦……我好爽好爽……哦……。”

她的屁股拚命往后顶,疯狂的筛动屁股,淫水汨汨流下来,她泄了,泄了好多的淫水,泄的她几乎快站不住了。”

大鸡巴仍然傲视小穴般的抽插,干的她近乎哀求的道:

“好孩子……好亲亲……我们到床上去干……我快站不住了……。”

“好吧,等一下妳要在上面﹗”

抽出了大鸡巴,我又用水清洗了一下大鸡巴上的液体,才慢慢的晃到卧室里。

“你的鸡巴真的太好了,竟然仍干小穴那么久,我爱死你了。”

我静静的看她,看着她要套弄我的大鸡巴。

只见她,跨上了我,分开了她的阴户,一点,又一点,一寸又一寸直到把整根大鸡巴吞掉。

“哦……嗯……大鸡巴顶到花心了……嗯……顶到花心……美……美死了……小穴舒服死……哦……嗯……真好……真舒服……嗯……。”

“好骚穴……哦……好小穴……妳太会夹鸡巴了……哦……哦……。”

“哦……哦……大鸡巴让妳夹得美死了……美死我了……哦……。”

“嗯……嗯……真爽……好爽……嗯……嗯……好舒服……嗯……。”

“大鸡巴哥哥……嗯……嗯……你可爽死小穴了……美死小穴了……。”

“嗯……乐死我了……嗯……爽死我了……哦……好爽好爽……嗯……。”

“好孩子……摸我的奶……摸我的奶头……嗯……对……嗯……。”

在下面的我,看不到她平常的矜持,她浪,她荡,那种蚀骨销魂声音,叫得人都快受不了。

大鸡巴的顶挺,完完全全的配合她的套弄,配合她的上下套弄,这下子,更弄得她疯狂,臀部更是不停大力的夹住大鸡巴。

“好汉子……啊……你顶得好舒嘤……嗯……小穴快活死了……嗯……。”

“嗯……爽……爽呀……呀……爽呀……嗯……嗯……。”

“好小穴……哦……我要……啊……啊……要泄了……啊……咧……快动……快套弄……快……大鸡巴要升天了……啊……啊……。”

“好……嗯……小穴……小穴……啊……啊……你的水好多……小穴舒服死了……你真好……真好……哦……哦……。”

我们好像慢慢的爬向高山,然后再从最高颠峰,跌落到深不见底的深渊。

她伏倒在我胸前,不停的呼大气,不停的轻声道:

“你真好,真好,弄得我美死了,美到天边了。”

她翻了个身,躺了下来,口中不知还在念什么,只觉得她似乎太舒服了,太爽了。

由于连续的激战,体力消耗不少,不知不觉中我昏然入睡。

蒙眬中,我感觉有只手摸着我的胸部,我的小腹,我胯下的卯蛋,和那根软软的鸡巴,那只玉手,摸得我全身舒服死了,那种快感,就像置身于白云端,轻浮虚渺,不想下来。

我一睁开眼,一把将她搂住怀里,亲吻着她的脸,她的鼻头,樱唇,耳根,我的手也在此时扎住她那丰满迷人,让人想醉在里面的洞洞!

“嗯……嗯……嗯……。”

她的鼻中发出了这种让人消魂的声音。

“亲爱的,妳痒了吗,”

“人家早就想,可是你一直在装,讨厌。”

大笑两声,我一把将她拉到床边,我又要施展那招骛天地、泣鬼神的招术,又要让女人到极乐世界去游览一番的绝技。

轻轻的将大鸡巴插入阴户内,按照往例的,在刚刚开始的前奏曲,必须是深深入浅出,让小穴能有更多舒畅。

“嗯……嗯……好美……美呀……嗯……你真是一会玩小穴……嗯……。”

“嗯……我的好孩子……大鸡巴插得小穴真爽……嗯……真舒服……嗯……。”

“好小穴……大鸡巴等一下要狠狠的干妳……狠狠的插小穴……。”

“好鸡巴……嗯……大鸡巴哥哥……你大力干小穴……使劲的插小穴……嗯

“嗯……太爽了……好亲亲……你干得太好了……嗯……嗯……。”

“哦……小穴用力夹紧大鸡巴……哦……哦……我好美……好舒服……哦:

大鸡巴一进一出的带出了不少的淫水,小穴似乎是美到家了,美的不能言语我要开始了,我又要重残小穴,我要夹雷霆万钧之势,干死小穴,插拦小穴。

拍、拍、拍,一声又一声的肉响声,一次又一次重重的插,插得小穴淫水四射,小穴如被大雨般的急打小花一样,惨,惨,惨。

“啊……啊……轻一点……轻一点……啊……啊……会痛呀……啊……。”

“啊……会痛……啊……哎唷……小力一点……。”

“痛……小力一点……拜托……拜托……啊……小力一点……不要那么用力……。”

“我的好爱人……亲哥哥……轻一点……小力一点……我会受不了……。”

“好浪穴……哦……妳多忍耐一下……哦……哦……忍耐一下……。”

“哎唷……拜托……不要用那么大力嘛……啊……啊……小穴会痛死……。”

“我受不了……哎唷……受不了……大鸡巴哥哥……轻一点……求求你……。”

大鸡巴就这样重重的干入,又狠狠的顶,大约过了一百多下,小穴开始舒服小穴也感受到重插的美味。

“哦……嗯……舒服……舒服……嗯……小穴真舒服……大鸡巴干得真舒服……。”

“嗯……小穴好爽……嗯……小穴美死了……嗯……你真的好会干穴……嗯……。”

“好骚穴……哦……妳痛快吗……哦……妳会爽吗……哦……。”

“……好心肝……嗯……嗯……我爽死了……嗯……。”

“大鸡巴哥哥……嗯……干的小穴美坏了……嗯……嗯……我爽到天边了……。”“好亲亲……嗯……我爱死你了……嗯……美……美死了……。”

“尿小穴……屁股动快一点……哦……扭高一点……哦……大谿巴舒服透了……。”

“哦……小穴快夹紧大谿巴……哦……哦……我好爽……好爽……。”

“好心肝……哼……我要升天了……小穴要美到天边了……炯……。”

“啊……啊……小穴爽死了……啊……小穴升天了……啊……咧……。”

“婀……大谿巴真会干穴……啊……干得我美死了……啊……婀……”

“阵又一阵的重干,一次又一次的狠插,我的大鹅巴没有因为如此干穴法,因而萎缩,依然视小穴无物,依然挺坚如铁。

干穴由重,快,狠,而转变为轻、慢、柔,到最后的停下来。

小穴像经过这次抽插,就像大水灾一样,泄得一蹋糊涂,整张床罩,几乎湿了一半多。

她只有那喘息的份,整个人像昏死一般,静静的躺着。

我的阴毛,她的阴毛,就像浇上了浆糊,又黏又湿。

过了好长的一段的时间,她终于恢复了一点体力,轻声说了几句话。

“好孩子,我被你的大鹅巴干死了,我真的不晓得什么叫美,叫爽了。”

“妳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到楼下去。”

“你干得我型小能起床了,你真猛,真狠,小穴要休忌好久才能复原了﹗”

“我拿条浴巾给妳盖着,好好的休息。”

穿起了平日习惯的短裤,悠哉悠哉走下楼,点了根菸,想着过小久,我将大享三女之乐,数穴之美,心里、脸上不禁得意起来。

突然,婉怡轻轻叫我,并对我笑道:

“哥,你在想什么得意的事,看你笑的这么高兴﹖”

近日来,我对婉怡真是又疼又怜,又爱,一把拉她入怀,压着她的乳房道:

“什么时候进门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刚刚才娃来,就看到你从楼上慢慢走下来,真讨厌,还装作没看到人家。”

“婉怡,真的是很抱歉,我因为在想心事,所以没留心,其实呀,妳们三姐妹里面我最……。”

“你最怎么样,呀,你快说痳,快嘛。”

“我呀,我最……最疼妳了。”

“哥,真的呀,哥,我爱死你了。”

婉怡说完,立刻抬头送上她那又香,又馥郁的小嘴。

她的吻,让我又有了新的意念,手在不知不觉中加了几分力。

“唔……嗯……嗯……。”

“哥……不要……姐姐她们要回来啦……哥……我第一次一定给你……而且永远都不会背叛你,哥,我好爱你,希望你永远都疼我爱我。”

“好婉怡,哥哥永远都会疼妳、爱妳。”

“你看,你看,你最坏了,才被你抱一下子,你那根东又硬了,难怪大姐会说你很色,啧啧啧﹗”

“是真名士始风流,婉怡妳懂不懂呀。”

“我懂,哥所说的那句话嘛﹗”

是婉蓉的声音,婉怡赶紧从我怀中挣脱,红着脸。

突然,婉怡对我附耳说起悄悄话。

我频频点头,且不时对婉蓉面露那一点点的邪笑。

“哎哟,婉怡妳对他说了些什么,妳看哥笑得好可怕。”惋蓉在对我叫道。

婉怡离开我身边时,也正是我正向婉蓉扑抓的时候。

“哎呀!”

婉蓉骛叫了一声。

只因为我一把搂住了她,并欲强渡口关。

她左闪,右闪的躲着我的嘴,并连说:“啊呀,不要,不要嘛,羞死人了。”

舌头轻启了她的牙关,一阵吸,一阵吮,一阵翻捣,吻的婉蓉的手也死命的抱住我的头,喉咙间也发出了“唔……嗯……唔……嗯……。”

婉蓉的反应也是相当的热烈,相当的渴求。

此时的婉怡在旁拍手的直叫好,并叫了一声。

“哥,再抱紧一点,再紧一点、”

“大姐,妳看他们好亲热,分都分不开。”

我和婉蓉一听婉妮姐姐回来了,赶忙的分开,一看四周,并没有蜿妮姐姐的影子,才知受骗上当。

婉蓉羞红了脸,红透的像天边晚霞。

婉怡直拍着沙发大笑不已。

我走了过去,一手抓住她,并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压住她,也要吻她,她跟她姐姐一样,也是声张虚势。

不知吻了多久,婉蓉和婉怡轮流的被我吻,吻的我的嘴巴都麻了,可是我就是不想

离开这两张嫩掀红红的小嘴巴。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敢在此卿卿我我,我应该排第几﹖”

我一听是婉妮姐姐的声音,立刻正襟危坐,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三女哈哈大笑,笑的乱成一团。

“你看你那个样子,死德性。”

“大姐,妳要不要让他也亲一下,我知道你们好久没亲热了。”

婉怡说完这句话,婉妮姐的脸,像红透了的柿子。”

“对对对,姐姐也要和哥哥亲一下,不然不公平。”

我走上前,抓住了婉妮姐姐的手,凑嘴上去,也给了她一个热热的长吻。

“一下亲这个,一下亲那个,亲的我差点忍小住想抓一个好好干她的穴,来发泄一下大鸡巴的火气。

婉妮姐姐此时说道:

“好了,不要再玩了,我们该去弄饭弄菜,不然大家等一下都要饿肚子。”

的确,我们不管怎么样,都是要吃饭的,都是要补一补的。

还有三天,房子就要整修完毕,三天之后,是谁要让我先干穴呢,是谁呢!

在日夜的期待中,楼上的房间,縿于整修完毕,当然啦,为了要对她们在行,为上表示忠贞负责,我离开了公司,离开王韶玉的纠缠,开始做她们心目中的好丈夫、好哥哥。

为了庆祝一下特别的日子,婉妮姐姐特别的多烧几道菜,让我们打打牙祭,大快剁一番,把桌上的菜吃得是干干净净,不剩半点。

由于今晚是我和三姐妹行房的好日子,所以在心情显得特别的兴奋,我早在就磨拳擦掌,严阵以待

但是惋妮姐姐此时说道:

“你到下面的客房去睡觉,今后那里就是你的房间。”

“可是,今天晚上我应该是睡在楼上的对不对﹖”

“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晚上等我们三个商量好了,自然会有人下楼陪你。”

惋妮姐姐坚持说道。

“为什么要这样子,大家一起睡不是很好吗﹖”

“好是好,要过几天才可以,你到是去还是不去,你若是不去的话,你永远不要进入我们的房间。”

“婉妮姐姐,那妳能不能告诉我,今晚谁先来﹖”

“哎呀﹗早晚都跑不掉的,晚上你自然会知道。”

“姐,不能先告诉我吗t”

“不能,好了,你回你的房间去吧!”

我带着不高兴,而又等待的心情同到了自己的房间。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我等待人儿,始终没有出现,内心里不禁又急又慌,夜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敲门声,不管了,我要上楼去间个清楚。

才一开门,就看见婉妮姐姐站在门口,顿时我的火气也消了,看到姐姐那种柔弱的样子,那副楚楚动人,惹人怜爱的俏模样,我不忍心再去间她为什么,默默的我把她带进入自己所谓的洞房。

“姐,你来多久了,为什么不敲门呢﹖”

“我刚一来到,你就开门了。”

“姐,我好想妳,我好爱妳,我永远都感渤妳。”

“弟,我不求你什么,只是希望你好好善待我们母女,不要再对不起我们,你知道吗,这是我们几个的话,你要记住了。”

我听到这里,心中真的是好感动,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膊,我开了小灯,让室内的灯光,显得更柔和。

婉妮姐姐偎进了我的怀里,身上也刻意的喷点香水,闻在鼻里,我知道她的用心,也知道她对我是多么的在意。

她缓缓的抬起头,用那像来自千古桓久的凝视,我们不再言语,这一切一切都在证明,我们永远都是相属的。

衣服极其自然的从身上褪落,没有矫情,没有做作,我们互相依靠对力,相互的寻求对力,给予爱的真谛。

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我们两个人深深的拥吻成一团,舌头和舌头在彼此的嘴里纠缠着,纠缠着分不清……。

婉妮姐姐的呼吸开始变得短急促,胸部更是一上一下的快速跳动,我轻轻的把她放倒在床上,低下头吻着她的乳房,手也开始在她的全身敏感的部位抚弄,轻转。

“嗯……嗯……唔……唔……。”

婉妮姐姐的喉咙发出了呻吟声,她的手也握住了我的大鸡巴,轻轻的来回套弄,顺着奶头,吸下去,吻到了她那令人陶醉的小穴。

淫水像是水库泄洪般的多水,我吻着阴毛、阴唇,乃到她最敏感的阴蒂,红红的阴蒂,因为过度的兴奋,膨胀而充血,显得更加突出,更加的迷人。

“嗯……嗯……好美……美……嗯……美死了……嗯……。”

“嗯……好舒服……好美……嗯……嗯……小穴美死了……。”

“嗯……嗯……好爽……嗯……小穴美呀……嗯……嗯……。”

“好弟弟……嗯……小穴受不了……嗯……受不了……嗯……。”

婉妮姐姐的小穴,愈挺愈快,她的手也死命的抓住了我的头,臀部不时的往前顶。

“嗯……好弟弟……嗯……快不要舔了……嗯……不要舔了……小穴痿死了……求求你……嗯……。”

“嗯……我受不了……嗯……嗯……受不了……嗯……快用你的鸡巴……嗯……大鸡巴弟弟……快用你的鸡巴……干我……受不了……。”

婉妮姐姐的浪叫,再加上臀部大力摆动,姐姐已近于求饶,疯狂的地步。

小穴里的淫水,如梅而般的时大时小,阴唇更是一张一合的,像想夹住什么东西。

“求求你……我受不了……小穴里面痒死了……呀……受不了……好弟弟……好丈夫……快用大鸡巴给小穴止痒……。”

“大鸡巴哥哥……我真的受不了……决用鸡巴干我……用鸡巴干死我……。“

事实上,我早已受不了,大鸡巴脤得快要爆裂,不得小赶快找个水桶浸泡一下。滋……的一声。

大鸡巴进入了那丰满而又多水的肉洞里。

“啊……炯……美……美死了……小穴美死了……嗯……小穴好美……。”

“仔丈夫……吐鸡巴……冰干得小穴舒服死了……哦……我好舒服……哦:

“好坦姐……哦……哦……妳的小穴爽死大鹦巴了……哦……哦……。”

“啊……大鸡巴哥哥……嗯……小穴美死美上天了……嗯……嗯……美呀……我的好丈夫……我要你干死我……嗯……嗯……干死小穴……嗯……。”

“哦……哦……小穴包得大鸡巴好舒服……姐……姐……大鸡巴爱死妳了……。”

大鸡巴的威猛,在姐姐的小穴里像是龙之翻腾,鱼之跃水,实在是美极了。

姐姐也真是淫荡到了极点,呐喊嘶叫,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的臀部,她的阴户更是不停的向上挺,好像非得把大鸡巴整根完完全全的吃掉才甘心。

突然姐姐像是嚎叫的喊出:

“好丈夫……哦……好弟……快……快呀……用力……哦……快……。”

“大鸡巴哥哥……哦……我的好情人……小穴要升天了……哦……。”

“好姐姐……哦……哦……我好爽……哦……好舒服……哦……。”

“炯……啊……小穴升天了……啊……我升天了……我美死了……。”

“姐……姐……抱紧我……炮紧我……啊……啊……哦……好爽好爽……哦……啊……弟弟……你烫得我好舒服……哦……哦……弟弟……我爱你……。”

短而急促的呼吸声响,大汗淋漓,我整个人,姐姐整个人混身都是汗水,尤其是床单,早日湿得不成样子了。

我缓缓的翻了一个身,把她搂到了怀里,手不断的轻怃着她“

“姐,妳刚刚有没有舒服,有没有局潮﹗”

“好弟弟,你弄得姐姐爽死了,弄得都快升天了。”

“姐,为什么要让我睡在楼下,而不让我睡楼上呢﹖”

“好弟弟,不是我们不让你睡,而是,我们姐妹三个做那种事的时候,总是会难为情的,所以决定让你睡楼下,由我们每天下来陪你,这样你懂妈﹖”

“姐,我懂了,谢谢姐姐的这般用心。”

“我原先以为会大发脾气,可是看你好像没有发脾气,是不是﹖”

“姐,我是有点生气,可是我一想到是妳的安排,我的脾氟也就没有了。”

“姐,我还要。”

“你真的好色,才刚刚完事,你又要了。”

我不在说话,只是用行动表示我确实是强要干穴。

吻,吻上了姐姐那张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口,玉液生津,我的手正准备打游击,却见她坐了起来。

她俯下身子,用手扶助大鸡巴的根部,软软的鸡巴,一会儿就吃大肠香肠般,吞了进去。

婉妮姐姐的嘴好烫,她含的好紧,她含得大鸡巴胀了老大。

“哦……哦……好舒服……好舒服……哦……哦……好舒服……。”

“姐……哦……姐……妳含的真棒……含得大鸡巴爽死了……哦……。”

“我的好情人……哦……好姐姐……哦……我痛快死了……哦……。”

“姐……姐……哦……我爱妳……哦……大鸡巴爽死了……哦……。”

“哦……姐……哦……大鸡巴太爽了……哦……我舒服死了……哦……。”

“好姐姐……妳的嘴巴真好……哦……姐……我会爽死……哦……。”

“哦……哦……美……美呀……美死我了……哦……哦……我要……哦……

“姐……姐……小要再含了……小要……哦……再弄我就会出来……。”

大鸡巴突然一阵酸麻,我连忙的推开姐姐的头,不能再含了,再含就没戏唱臼姐,妳背对着我,我从后面惟去。”

“姐,手先让我伸过去,等一下妳才会舒服……。”我的双手抓着姐姐的奶子,大鸡巴很顺的插雉了她的阴户。

“啊……啊……。”

“好弟弟……嗯……这样的干穴姐姐好舒服……嗯……。”

“好弟弟……嗯……小穴好稣好麻……嗯……嗯……我好舒服……嗯……。”

“姐……姐……哦……妳的小穴夹的大鸡巴……嗯……好舒服……。”

“嗯……嗯……大鸡巴哥哥……你插小穴真美……嗯……嗯……。”

“嗯……好丈夫……嗯……小穴美死了……嗯……小穴舒服死了……。”

“好骚穴……哦……姐……我爱妳……哦……姐……哦……。”

“好丈夫……好爱人……嗯……我爱死你了……哦……小穴爽死了……嗯……。”

“嗯……嗯……我快爽死了……嗯……我的小穴美死了……嗯……。”

我的大鸡巴在姐姐的小穴里不停的抽插,双手不停的在揉婉妮姐姐的乳头,弄得姐姐是好爽,好舒服。

“哦……好小穴……大鸡巴好舒服……哦……姐……我被包的好爽……哦……。”

“我的好丈夫……嗯……你真会干穴……嗯……干得小穴好美……嗯……。”

“嗯……嗯……好弟弟……我好痛快……好爽好爽……嗯……。”

“好鸡巴……哦……我要……啊……啊……快……我要升天了……快……。”

“快……用力……啊……啊……我要泄了……啊……升天了……哦……我将快爽死了……好丈夫……啊……。”

“股浓泼的阴精整个侵袭了大鸡巴,一阵稣麻,一个精关把持不住阳精像喷泉似的整个射进了姐姐的穴心。

大鸡巴一阵又一阵的跳动,一次又一次的收缩,直弄的姐姐的小穴好快乐。

我和婉妮姐姐,在两次高潮之后,相互的拥抱,相互的给对方依靠,直到熟睡,直到天明。

“起来了,太阳都照到屁股了,还在睡。”

“哦,姐,我还要在睡一下,好不好。”

“不行啦,今天要出去办事,你不要再赖床了。”

“什么事,这么急。”

“我们要去法院公正结婚,怎么你不去,是不是﹖”

“好,真的,好,我马上就去办,姐,大家一起,是不是﹖”

“全家都在等你,快,快,讨厌,你上那去呀﹖”

“我去浴室啊,干嘛﹖”

“你没穿裤子,你真是讨厌死了。”

来不及了,我已经全身赤裸的跑过了房间,正好在浴室和客厅中间。

听到姐姐这么一喊,我赶忙低头下来一看,不但是身无寸缕,鸡巴还在晃动,我一下,自然的注意四周的环境,这一看。

母亲、婉蓉、婉冶,都低下了头,哦哦,我知道了。

我一溜烟似的,跑回房里,只见婉妮姐姐掩口偷笑。

我又赶繁的穿上短裤,再度走出,直接不回头的走进浴室。

办好了手续之后,回到家里,我一直想着早上的窘事,这次可真是窘到家了。干脆连房门都小出了,关上房门,最后澴是我的正房……婉妮姐姐,进门来劝我,不必为这件小事放在心上。

“老公,你不要这个样子,早晚大家都要坦诚相见的,对不对﹖”

“姐,不是我在意,而是我真的小好意思。”

“哟,你还会不好意思,看不出来,你不是很色吗t”

“姐,色归色,色也要看时候啊!”

“好,忘撢这件事,晚上我不来陪你了。”

“为什么﹖”

我明知故问的道:

“这是我们谈好的,晚上轮到大妹来陪你,对她,伽可不能像上次在旅社那样把我的小穴干的好几天不能走路,知道吗﹖”

“是,我一定照办。”

你好好的休忌,晚上有场战争,要你去应付。”

“姐,妳不陪我躺一会。”

“好弟弟,姐姐还有事要做,你好好去睡觉吧。”

望着姐姐的一举一动,我心中对她可真是又爱又敬。

于是我煨着她,好好的睡个觉,准备晚上的肉搏战。

是夜,今晚我要和我的第二个太太,共同一夜。

在房中等待的我,终于听到有人敲门。

砰,砰,砰。

“谁呀﹖”

“是我!”

好轻的囤答。

“进来吧,门没锁。”

婉蓉推开门走了迄来。

只见她穿了一件白色的丝质上衣,和一条蓝色的窄裙,整个看起来是那么的协调,那么的柔和。

但她还是含羞的站在门边。

“婉蓉,门锁上,来,过来我这里。”

“妳是不是很紧张,很害怕。”

“我是有点紧张,也会害怕。”

“婉蓉,妳用不着害怕,小会痛很久的,马上妳就会感到舒服、美、快活”

“可是,我还是怕怕。”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轻轻的将她榄入怀里,抚摸着她的秀发,她的脸蛋,渐渐的我把嘴凑上去盏住她的嘴。

我很快的脱掉她的衣服,也脱掉了自已的短裤。

婉蓉在我怀里挣扎呻吟着。

婉蓉的脸,红的像红柿子一般。

婉蓉的呼汲,是愈来愈急,短而又急促。

我缓缓的低下头,含咬着那如葡萄般的乳头,我的双手也开始在婉蓉的阴户扣弄。

婉蓉的淫水就像撒尿般的流下,顺着大腿流个不停。

很自然的,婉蓉慢慢的倒在床上,我仔细的看着她的胴体。

她那一对又白又美又挺的乳房,直像山林中的竹笋。

她那樱桃似的小口,菱角线条分明,充满了妩媚的倔傲,妩媚而又热情,一身又白又嫩的肌肤,玲珑适中的身材,大腿底部那一片的三角地带,毛茸茸的阴毛,覆盖下一道肉缝,春葱似的大腿和那迷人的细腰,在在的充满了性感,又充满迷人的娓力。

看到这里,我不禁的猛咽口水,大鸡巴胀的几乎快爆炸了,轻轻的分开她的双腿,中间露出了一颗鲜红的门缝。

我实在无法忍受吃它的念头,低下头,在她那充满魔力的三角洲,一口一舌的舔了起来。

“啊……啊……嗯……怎么这么美……怎么这么舒服……嗯……。”

“嗯……嗯……我好美……哦……好美……嗯……。”

“哥……小穴好秉哦……哥……小穴美死了……嗯……。”

“好哥哥……嗯……嗯……小穴快美死了……嗯……。”

“嗯……小穴舒朋死了……嗯……舒服死……嗯……小穴美死了……。”

婉蓉被舔的兴奋鸡耐,频频哼叫着。

她不停的抖动双腿。

她不停的扭摆臀部。

她的一双手,紧紧的抓住我的头不放。

“嗯……嗯……哥……哥……我好痒……嗯……嗯……小穴痒死了……。”

“嗯……嗯……痒死了……哥……你用干的……哥……用干的……。”

“哥……哥……我痒死了……你快上吗……哥……又舒服又痒……。”

“你快上吗……小穴又舒服又痿……嗯……哥……快上……快干小穴……”

“嗯……嗯……小穴又痿死了……嗯……嗯……。”

此时的婉蓉,有如一只待宰的美羊,不停的哀嚎,不停的呻吟,一副求助无门的样子。

而我呢!

全身炙烫发热,欲火就像渤情素的燃烧了整个人。

我唯一想做的就是干穴,我要干婉蓉的小穴。

我压住了婉蓉,压在她那美丽动人的胴体上。

我准备好好享受这末经人事的世外桃源。

婉蓉的小穴,早已禁不住欲火春情的刺激。

淫水像黄河泛滥似的,不时的向外汨汨的流出。

那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蠕动,似乎想含住什么。

阴蒂更因为淫水的侵润,春火的燎原,显得更加的鲜红,而又夺目。

大鸡巴顶上了她的小穴,可是它不急着进去。

只是在她阴户中间,阴蒂上来回磨擦。

大鸡巴的磨擦,更把婉蓉弄的娇躯一阵猛顿,阴户拚命的往上顶。

磨得她更是需要,更是需要大鸡巴的滋润。

我身体往下滑了一点,大鸡巴头对着阴户洞口,略一用力,顶力进去。

我的鸡巴,才迸末二寸左右,便听到婉蓉的惨叫。

“痛……痛呀……小穴痛死了……你不要动……好痛……。”

“哥……小穴痛得受不了……哥……我的小穴好痛……。”

我看着婉蓉,只见她眼角痛得流出了泪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我按住大鸡巴不动,运起丹田之力,让大鸡巴在小穴活动,跳动,轻轻的抖动着大鸡巴。

吻!吻着她的耳根,脖子,额头,她的嘴,并用手轻揉着她的敏感乳房。

过了好几分钟。

婉蓉的脸色由白到红,樱桃小口更是微微张开。

我感觉到她的小穴,似乎是往上顶了两下。

“哥,嗯……小穴现在比较不会痛……你再干一下试试看。”

她的手,环袍在我的臀部,彷佛暗示我汨力干进去。

大鸡巴借着余威,再一顶,立刻顶到了花心,但是婉蓉痛的几乎昏过去。

“啊……痛……妈呀……痛死我了……小穴裂开了……。”

“南……呵……冰力鸡巴太大了……小穴脤裂了……。”

“停……你不要动……小穴受不了……痛……。”

“婉蓉,妳忍耐一下,等一下就会舒服的。”

“哥……可是小穴痛得受不了,宝贝小穴好像胀裂了……。”

“好妹妹,过个几分钟,妳的感觉就会不一样。”

“婉蓉,我现在开始轻轻的动,慢慢的抽,如果妳很痛,我就不干了。”

于是,我轻轻的把大鸡巴拉出来,在她的洞口又放回去,如此来同几十下,

婉蓉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我知道可以了,但是我澴是轻柔的抽插。

不知过了几分钟,她渐渐尝到美味,领略到快乐。

淫水比先前所流的还要多,喉咙所发出的舒服声,比刚才的好听的太多了。

“啊……啊……我……嗯……我下面好痒……嗯……。”

“哥……哥……我的小穴好痒……嗯……嗯……你快一点……哥……。”

“嗯……小穴痒死了……嗯……求求你……哥……大力的插小穴……嗯……。”

“好哥哥……小穴不会痛了……你尽量的干小穴吧……哥……。”

“好妹妹……妳开始舒服了是不是……。”

看着婉蓉的淫浪的表情,把我那原先怜香惜玉之心又给淹没了,现在不管她是真痛假痛,我也要开始卖弄了。

大鸡巴每一次插到底,屁股就旋转一下,每一次抽出来,都是整根抽出来,

让她的小穴,有着实实虚虚的感觉,让小穴对大鸡巴美感持续不断。

我这样的抽插小穴,更让婉蓉舒服不已,荡声连连。

“嗯……嗯……好舒服……嗯……好美……嗯……嗯……。”

“嗯……嗯……小穴爽死了……小穴美死了……嗯……。”

“哥……小穴好爽……嗯……我好爽……嗯……。”

“好妹妹……哦……妳的小穴美死我了……哦……哦……。”

“嗯……妹妹好爽……嗯……小穴好爽……嗯……。”

“大鸡巴哥哥……嗯……我痛快死了……嗯……嗯……。”

“哦……我好爽……哦……我好爽好爽……哦……。”

“哥……大鸡巴干的小穴好舒服……嗯……嗯……。”

“好鸡巴……嗯……好哥哥……你太好了……嗯……。”

“滋……滋……滋……滋……。”

“拍滋……拍滋……拍滋……。”

大鸡巴、小穴的碰肉声,再加上婉蓉的淫水声。

“嗯……嗯……你太会干了……嗯……好爽……嗯……。”

婉蓉的淫叫声,连绵不断,叫的好迷人,叫的好淫荡。

她的两只脚,像是踢足球,不停的乱蹬,不停的乱顶。‧

婉蓉的表情真是美极了,春情洋溢着,在她的脸上出现了红晕,吐气如丝如兰,美目微合,这种表情看了更是血脉贲张,心跳加速。

“哥……嗯……真美……嗯……太美了……哦……嗯……。”

“大鸡巴哥哥……美……美呀……嗯……我会爽死……嗯……。”

“啊……爽……爽呀……哦……真爽……嗯……。”

“哥……嗯……大鸡巴……嗯……太爽了……嗯……太妙了……嗯……太好了。”

“……嗯……大鸡巴哥哥……你干的我太美了……嗯……。”

只见她一面浪叫,一面双手紧紧的抱着我,双腿则高高的跷起,她的臀部更是极力的配合迎凑大鸡巴的抽插。

我一见婉蓉是如此高张淫浪,柳腰款摆,极尽各种淫荡之能,大鸡巴更是疯狂的猛干,如快马加鞭,如烈火加油,狠狠的抽插,干的山崩地裂,山河为之变色。

“啊……哥……快……用力的干小穴……啊……我要美死了……炯……快用

“呀……小穴要升天了……婀……啊……。”

“啊……哥……我乐死了……我爽死了……啊……啊……。”

我将大鸡巴整根提出来。

“啊!”

“婉蓉没由的叫了一声。

“好妹妹,妳怎么了﹖”

“我感觉小穴好像少什么,好空虚。”

“妳刚刚的叫声,是跟谁学的,我听起来好熟。”

婉蓉红着脸,低着头道:

“是我听到姐姐的叫声,无意中给记下来,有些是我随便叫的。”

“妳叫的真大声,好像怕人家不知道妳现在正在被干穴。”

“哥,我下次绝小叫那么大声,可是我有时候,我想小声一点,可是我就偏偏会那大声。”

“没关系,明晚我还要证实一件事,我就可以明白事情的原委。”

“哥,是什么事,可不可以告诉我。”

“以后妳就会知道。”

“哥,你刚刚没有泄,怎么鸡巴现在软软的﹖”

“因为它没有事好做,只好先休息了。”

“哥,小穴被你插的好舒服,从来没想到过小穴被干是那么的爽,早知道我也跟姐姐一榛,早就把小穴送结你干。”

“婉蓉,现在尝到也不算晚呀,更何况妳已经也是我的妻子,妳们姐妹三个还要和我过一段很长的日子,你只要想,妳的小穴痒的时候,我都会给妳止痒。”

“哥,我爱你,我永远都让你一个人插﹗”

我凝视她好久,她的目光亦正视着我,是那么的笃定,那么的实在。

我感动的将她抱往怀中,轻吻着她的秀发,嗅着那少女的芬郁,以及阵阵的肉香。

四唇相投,四唇相盖,二舌交战,二乳相交,二手相拥,二脐相对,一体两位。

我们又交着胶合在一起,我们用身体烦诉心灵的共呜,我们不只是肉体上相互的拥有,而且也是精神,心灵深处的共同拥有。

此时,我们心中的那股需要又在升起,那种原始的奔放,又再度的驰骋,心灵深处的渴望,又再度产生了共呜。

婉蓉把我放倒在床上,轻怃着我的面颊,胸膛,渐渐地把头移动了我生命之根。

只见她,伸出舌头,舔着我的卵蛋,阴毛,最后移到了大鸡巴,玉手握住了大鸡巴的根部,舌头在鸡巴头,陵沟绕了又绕,舔了又舔,轻轻地她含住了大鸡巴的一半,轻吐深吮。

这一阵的吸吮,弄得我快昏倒了,几乎使不上劲,混身有着一股说不出的畅快,实在是美极了,美到家了。

我轻轻的推了她一下,让她转个身,把小穴放置到我嘴前。

她的小穴早已是湿到家了,阴毛都已湿了一大片,凑上舌头去,在她的阴户,阴蒂中,来回的舔,轻咬,手也直扣她那两个乳子。

弄得她屁股不停的摇晃,淫水滴得我满脸都是。

我和婉蓉相互的口交了一阵子,她突然起身对我说:

“哥,我的小穴里面好痒,好空虚,哥,我要你。”

“好妹妹,告诉我,你要什么﹗”

“哥,你最讨厌,明明知道人家痒的受不了,还要逗我。”

说完,在我的大鸡巴卜的弹了一下。

“思思是说,妳要它!是不是﹗”

我哈哈笑了几声,猛一翻身,把婉蓉拉到了床边,我又要施展这生平最得意的绝活了。

对婉蓉来说,这将是一场硬战。‧

我把大鸡巴在她的阴蒂之上磨了几下,磨得她连连鬼叫喊痒。

滋,滋,滋的声音,大鸡巴整根进入了她的小穴。

浅出深入,再扭转一下屁股,让大鸡巴头顶着花心磨,让她爽死。

婉蓉似乎又再次尝到滋味,口中淫叫之声又出来了,臀部也不时向上迎合大鸡巴的抽插。

狈嗯……嗯……好舒服……好美……嗯……大鸡巴真会插小穴……嗯……。”

“好哥哥……哦……哦……小穴的花心美死了……嗯……哦……美死了……。”

“哦……哦……好妹妹妳的小穴……美坏大鸡巴了……哦……哦……。”

“大鸡巴哥哥……嗯……好哥哥……哦……我舒服死了……嗯……嗯……。”

“嗯……哦……花心好爽……嗯……哥……你干的好美……嗯……。”

“好妹妹……哦……等一下……峨……大鸡巴要狠狠的干妳……哦……会狠狠的插妳……会重重的干小穴……哦……。”

“哦……哥……小穴好痛快……哦……妳大力的干小穴吧……嗯……重重的干小穴吧……嗯……我好舒服……嗯……。”

我将大鸡巴整恨提出来,深深的叹了口气,气贯丹田,大鸡巴在这瞬间,比平常胀了许多。

“滋”的一声。

大鸡巴要开始插了,非插的小穴爽到天边不可。

“挺腰,送力。

拍,拍,拍,好清脆肉声。

滋,滋,滋,好大的水浪声。

“啊……啊……痛呀……小穴胀死了……啊……你的大鸡巴怎么突然涨的好大……小穴痛呀……哥……哥……你轻一点……力量小一点……小穴会受不了……啊……痛……哥……婀……。”

“婉蓉……哦……我的好妹妹……哦……好妹妹……哦……好小穴……哦……妳忍耐一下……哦……忍耐一会儿……哦……哦……。”

“哥……炯……哥……你干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啊……太大力了……小穴痛死了……啊……大鸡巴变得好大……啊……。”

我不埋会她的哀叫,喊痛,依然是重重的干,狠狠的插。

小穴的淫水,被大鸡巴的陵沟,一进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溅得大腿内侧,阴毛,周围,都被淫水弄得注黏湿湿的,好不腻人。

婉蓉,被我这一阵子的干穴法,有点昏昏沉沉的,整个四仰八叉的不再乱蹬乱顶,只剩下喉咙间的呻吟声。

“哥……啊……哥……小穴酥麻了……啊……又酥又麻……啊……花心顶得好舒服啦……你干穴的力量太大了……啊……。”

“好妹妹……哦……好婉蓉……哦……过一下妳就会爽……哦……。”

“嗯……小穴受不了……嗯……哥……轻一点……哥……嗯……。”

我就这样干玲宛蓉,大约搞了二百多下,地似乎苏醒了,渐渐的,又开始了她的浪叫,她香臀的扭动更大,更快。

“嗯……嗯……哥……小穴被你干的又舒服又痛……嗯……嗯……。”

“大鸡巴哥哥……哦……花心美死了……哦……嗯……。”

“好婉蓉……好妹妹……小穴开始舒服了吗……哦……。”

“嗯……花花心……好美……嗯……哥……峒……峒……小穴开始爽了……。”

“哦……小穴被干的好爽……嗯……重重的斡……对……大力的干……。”

“嗯……嗯……小穴好痛快……哥……嗯……小穴好舒服……嗯……我乐死了……哦……花心美死了……哦……我爽死了……哦……。”

“啊……哥……再快一点……快……哥……小穴要升天了……啊……哥……快……我乐死了……啊……快……我快活死了……啊……。”

“好妹妹……哦……等等我……忍耐一下……好小穴……忍耐……哦……。”

“好哥哥……啊……啊……小穴受不了……啊……小穴要出来了……啊……快……呀……哥……快……啊……小穴……哦……啊……升天了……啊……我好爽……好……爽……哦……我美死……我升天了……。”

“婉蓉……哦……哦……啊……我要出来了……啊……出来了……啊……好穴……哥哥美死了……舒服死了……哦……哦……。”

一股浓浓精液,完全浇到婉蓉的花心,烫得婉蓉又是一阵头抖,一阵浪叫,哦,好累,好累,我猛喘着大气,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来。

“婉蓉,妳过瘾了没有,有没有舒服﹖”

“哥,你干得太猛了,小穴真的受不了,哥,你快擦擦汗吧!”

“哥,我们睡吧,已经快三点了。”

在婉蓉的轻慰之下,我搂住了她,累的呼呼大睡,睡得人事不知。

早上醇来,已近十点,我看着怀里的婉蓉,嘴角含春,媚眼如春般的娇艳,再看着她那一身的胴体,雪白的皮肤……。

“起床了,都十点了,把衣服床单拿出来,我要洗一洗。”

我一听是婉妮姐姐的声音,我轻轻的摇着还在作梦的婉蓉。

“婉蓉,起来了,姐姐要洗衣服了,我们把衣服和床单送过去。”

婉蓉揉着惺忪的睡眼道:

“叫姐姐进来拿就好了,还要把我们叫醒,姐姐也真是的。”

我一言不发的下了床,开门让姐姐堆来。

婉妮姐姐,一看到我又是那个赤裸,又是不穿裤子的样子,不禁脸上一阵飞红,直达耳根,我把一推,抱住了姐姐在她的脸上、嘴上亲了又亲。

“姐,妳要洗床单啊﹖”

“是啊!不然我不想当扫把星,破坏妳们好梦。”

婉蓉从床上想下来,谁知一个踉跄,立刻喊痛。

“妳怎么啦﹗”

我和婉姐同时问道:

“我的小穴突然好痛。”

“你昨晚是不是用力很大的力气干婉蓉的穴,不然她怎会痛得这样子﹖”

“我没用多大的力氧,可能是开苞的关系。”

“婉蓉,妳在这里躺着,我去拿药给妳擦一下。”

婉妮姐,还白了我一眼,随即又脸红,跑了出去拿药。

“很痛吗﹗”

“对,很痛,里面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还有这边也很痛。”

此时,我看了她的阴户口真的是又红又肿,比末开苞前大了许多,我赶忙地抱她上床,吩咐她,不要乱动,好好力休息两天。

婉妮姐一边为她上药,一边对我说:

“昨晚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你就是不听,晚上小妹不是会更惨。”

“我不是故意的,姐,妳不要生气吗!”

“你还不把衣服穿上,还在那里献宝啊!”

婉妮姐不说,我倒忘了,我没穿衣服,匆匆的套上一件裤子。

“姐,我去吃饭,婉蓉就麻烦妳看一下。”

“你去吧!”

我走出房门,正巧碰到婉怡买菜回来,我看了看她所买的菜,都是我最喜欢吃的,高兴的把她抱了起来,趁机揩油一番,婉怡含嗔的道:

“哥,你再闹,晚上我就不去了、”

“是,是,是,我不闹了,可是我实在太疼妳了,所以……。”

“好了啦,我要去做菜了,你不要来搞哦。”

“是,遵命。”

望着婉怡的背影,心中真是高兴死了,今晚又是上开封办案。

由于家里的事,我实在是插不上手,而且三姐妹又不让我做,所以我只好等吃饭,要不就是睡觉。

夜总是那么快的来临,才没多少时间,大地已笼罩在黑的布幕之下。

今晚,我将和婉怡行房,想到婉怡,想到行房,我整个人的血液,慢慢的高升起来了,整个人陷入了春色无边的幻想里,想着那一幕的春暖。

“哥,开门呀,我来了,你快开门。”

“是婉怡吗﹗”

“对啦,你到底要不要我进来﹗”

“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我走去开门,见婉怡立刻像一头老鼠钻了惟来。”

“妳干嘛,急成这副德性,晚一点也没关系啊!”

“哥,你少贫嘴,大姐要你温柔一点,不然,以后你就不好玩了。”

“婉怡,妳大姐到底跟妳说些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啦,最主要的就是要你对我不能疯狂。”

“好啦,我会温柔,会体贴一点。”

好大胆,好开放,好一个看得开的女孩,自动自发的脱去自己衣服,和我身上唯一的裤子。

婉怡实在是个美人胚子,乌黑的秀发,一双窥人半带羞的媚眼,小巧的樱唇是那么的红润迷人。

她那雪白的凝脂般的胴体,是既丰满又白嫩。

“身洁白滑溜溜的肌肤,那对双乳,又圆又尖,光头顶着一颗鲜红色的乳头,看得我不禁垂涎三尺。

平滑的小腹,深深的肚脐,两腿交合处,阴毛丛生,是那么的黑溜又细长,阴户微微的凸起,柔若无骨,在那阴毛的遮掩下,一条细细的肉缝,若隐若现,泛起纷纷的淫水,好不迷人。

当我目不转睛留览她全身时,婉怡嗲声嗲气的道﹕

“哥,你好坏,怎么是这样看人。”

对着渲见肥满柔嫩的胴体,我的心头狂乱,一股热流直冲下体,大鸡巴已发涨,硬挺。

“哥,你的鸡巴好大,难怪姐姐们都会喊痛。”

“好妹妹,妳只要忍耐一下之后,马上就会飘飘欲仙,乐死妳了。”

于是,我再也忍受不住了,立刻把她压倒在床上,低下头,热吻着那热情如火的香唇。

婉怡也放浪的拥抱着我,全身起了一阵顿抖,舌头伸娃嘴里,彼此相互的吸吮着。

“嗯……嗯……。”‧

“嗯……嗯……。”

我们彼此都感到被欲火燃烧的飘然,彼此都听到口中的呻吟声。

慢慢的,我的头,伸出舌头,滑过那雪白的粉头,到那高高凸起的小山峰。

只见那柔软的玉乳峰,随着她那急促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着。

我的嘴含着乳头,另一只手则抓住另一乳头,轻轻的捏,慢慢的揉。

婉怡被我弄得好小舒服,情不自禁的双乳猛向上挺,丰满的胴体不停的扭动着。

“嗯……哦……嗯……哦……。”

望着那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忍不住的手又慢慢的往下滑,往下滑穿过平原,突破丛林,来到了隆起的肉丘上,轻柔的捏弄着她那已湿的阴户,她的小穴,淫水横流,整个人不停的颤抖,抖个不停。

“嗯……嗯……哦……嗯……。”

慢慢的扣,慢慢的捏,让她抖,再抖。

她那核桃般的阴蒂,实在是好看又好吃,三尺垂涎的我,又再利用舌头伸向她那迷人的桃源洞口。

她的淫水,就像海边的浪,一波又一波来,床单己被这无名的浪,打湿了一大片。

阴蒂是那么的腥红,那么的突出,在淫水的侵蚀下,更显得明艳动人。

“嗯……嗯……不要再逗我了……嗯……好奇怪的感觉……嗯……。”

“嗯……痒……嗯……又舒服又痒……嗯……嗯……好美呀……。”

“哥……嗯……哥……小穴好痒……嗯:i又好舒服……嗯……。”

‧“我的好丈夫……嗯:;嗯……我好痒……嗯……嗯……。”

“呷……大鸡巴哥哥……哦……小穴受不了……不要再逗我了……”

婉怡的浪叫,是愈来愈大声。

娇驱扭动更是快速,香臀是拚了命往上顶,挺。

我把婉怡的双腿分开,大鸡巴涂上一点淫水,在她丰满迷人的小穴上顶了几下,便待突破马其诺防线。

“啊……救命呀……痛……啊……痛……痛死了……痛……。”

“妈呀……你不要动……痛……婀……小穴痛死了……。”

我把大鸡巴用力一插,便停下来,等着她喊痛。

只见婉怡,脸色苍白,樱桃小口此时因为庸得失去血色,双手用力的推撑着我的身体。

我一见她如此,爱怜玉心油然而起,不住再轻吻她的脸庞,轻扣着她的乳房。

“好妹妹,忍耐一下,过一会儿就好了,忍耐一下。”

“你真狠,真坏,人家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说罢又白了我一眼娇啧的道:

“人家是第一次,而你的大鸡巳又那么大,人家当然会受不了。”

“是,是,大鸡巴错了,小应该这么用力。”

言毕,我又开始轻吻她,捏弄她最敏感的乳子。

经过一阵抚摸,她又开始淫荡,身体又扭了,下体又不时的往上顶,娇声连连,气喘嘘嘘。

“哥……嗯……嗯……下面好痒……嗯……哦……哥……嗯……。”

“小穴好疠……嗯……哥……你快动吗……嗯……我好痒……。”

“好哥哥……嗯……你快动吗……快吗……嗯……小穴好痒……嗯……。”

看着她一副淫荡的样子,大鸡巴往里面挺了又挺,开始轻轻的抽插,一下又一下,慢慢的干。

“哦……哦……我好舒服……哦……好美……小穴这么爽……哦…好美……”

“嗯……哼……嗯……小穴好美……好爽……嗯……痛快死了……嗯……”

“哦……大杂巴哥哥……你干的小穴好爽……我乐死了……嗯……。”

“好妹妹……哦……哦……我的小穴好痒……哦……哥哥我好痛快……哦……。”

处女的阴道是那么的紧,那么的紧,大鸡巴的肉和阴道壁的肉,紧窄的磨擦没有间隙的包容,真是爽死了。

婉怡更是放浪,比其二位姐姐浪的还利害,一下又一下身体攻击,双乳平时的往上磨,水蛇般的腰,白白圆圆的香臀,更是不断的向往迎接大鸡巴的干抽,极尽了各种风骚,淫荡之能。

汗水不停的流着,淫水更有如长江黄河般直泻而下。

“婀……嗯……好舒服……嗯……好萋……好爽……哥……嗯……嗯……。”

“嗯……嗯……大鸡巴榦卜的小穴快升天了……哦……小穴快升天了……。”

我一言不发,继续一下接一下慢慢的干。

“哥……快呀……快……小穴要爽死了……啊……啊……小穴要升天了……。”

我改变攻势,狂抽猛插,直到和婉怡同时高潮。

干过了婉怡之后,我的一家从此春色无边,肥水不流别人田。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