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乳开关第二章(重写修订版)

  • 淫乳开关第二章(重写修订版)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另类小說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淫乳开关第二章(重写修订版)
        作者:changc19
        首发:春满四合院
        *********************************

       「喀拉喀拉喀拉...」隔天一大早,诗萍的房间窗户再度被拉开,早晨的
炙阳从窗帘中的缝隙渗透进来,均匀的分布在自己房内,让还在赖床的女孩发出
不满的咕哝声。

  「太阳晒屁股啦,第一天暑修!」身为副会长的弟弟,对于早睡早起已成常
态,叫醒诗萍更是成了每天不得不做的惯性作业。

  「嗯嗯嗯嗯...礼拜六吶...」诗萍不耐烦的把身子往侧身挪去,把脸
部埋在棉被里面,洁白的玉臀却不小心暴露在空气中。

  由于先天上的特殊体质,并没有给诗萍太多机会穿搭并且选购市面上各式各
样的服饰,平常在家中就没有什么警觉性的她更不会过于挑惕睡觉时的穿着,平
常不是只穿宽鬆的上衣,就是只穿一条小内裤就寝。

  「唔...」诗城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被黑色蕾丝内裤包裹着的丰满翘臀,
所有的动作缓慢了下来,自己虽已看过姐姐不少次裸露的上体,但下半身却还是
没太多机会可以这样仰望着。

  此时窗外的大自然也从刮入一阵夏季暖风,把窗口吹得嘎嘎作响,风神的手
掠过诗萍白嫩的丰臀,把床上的女孩冷的哆嗦了一下。手也扶上棉被的一角,遮
住了自己充满曲线的屁股。

  感觉自己刚刚彻底失神了,诗诚用力甩了甩头,赶紧说着。

  「没办法啊,暑修就是今天开始啊,你不是要去教新学生吗?」

  诗诚走出诗萍的房间,声音在客厅迴荡着。

  「嗯嗯...」诗萍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缓缓从床上坐起,闭目养神着。

  批头散髮的诗萍并没有因刚起床的素颜让自己的颜值处于不利的地位,在自
然光的照耀下反而有一股清晰的天然美。

  「来,每天一杯水,医生远离你」这时诗城手上端着一杯水和一颗药丸,顺
势来到床边。

  「不是苹果吗...。」诗萍用刚起床的沙哑声,缓慢地说道。

  「哈哈,这不是妈妈教我们的吗。来,吃药时间。」诗城说完顺势把红色药
丸递给诗萍。

  诗萍接过水杯和药丸,咕噜的一声便把药丸吞了进去并将水杯交还给诗城。

  「想吃什么早餐」诗城温柔的问道。

  「煎蛋...」诗萍双手掩盖着面颊,开始揉压着刚睡醒的脸蛋。

  「好的!」诗诚一收到讯号,便立即消失在诗萍面前,往厨房跑去。

  平时课业方面就已经名列前茅的诗萍其实完全不需要到学校去,有许多已经
考上大学的高三学生早已利用这个不可多得的假期,安排各种旅游。但为了负担
未来庞大的大学学费,诗萍自愿报名了学校所安排的家教课程,利用一个多月的
暑期辅导时间一对一的针对学习不好的低年级学生加强课业。

  「你不用早去吗,快八点了耶」诗萍坐在客厅,嘴巴嚼着煎蛋,自己早已换
好学校制服的她,看着趴在桌上慵懒的诗诚不断滑着手机。

  「暑辅学校没什么人,我们只需要八点多到就好」诗城一边滑着手机,一边
说道。

  「是吗,那你们现在都在干嘛?」诗萍好奇的问着,实在想不出学生会在暑
期辅导期间的重要性。

  「喇赛,闲聊」诗诚注意力没有放在两人的聊天内容上,自顾自的滑着手机

  诗萍看着对自己没反应的诗城,自讨没趣地继续吃着弟弟给自己做的早点。

  「没啦,学校要求我们在暑期辅导期间举办什么小型篮球赛,还有七月底要
有什么温泉会馆,说什么给成绩不好的学生一点福利,犒赏他们每天到学校学习
...」

  诗城突然忿忿不平的说道,出现满脸怨愤,「成绩不好就算了,还浪费我们
的时间,我大可以和羽馨出去玩。」诗城不满的样子看在诗萍眼里倒是非常新鲜
,毕竟是学校公认的阳光型男孩,鲜少对任何事情发脾气。

  「说到羽馨,她人呢?」诗萍突然想起什么,好奇的问到。

  「咦?...诶诶诶诶!」诗诚的注意力从手机内移开,紧张的叫起来。

  诗城放下手机,直直冲向房子门口,打开门向外一探,赫然发现羽馨早已站
在酷热的大太阳底下,手撑着紫色阳伞,癡癡的外头等着自己。

  「啊,妈的竟然忘了」诗城赶紧冲回客厅,把盘子随意丢到洗手台。

  「快点快点!」诗城对自己叫唤着,让诗萍不得已只好随便收拾,赶紧拎着
书包和诗诚一起冲出家门。

  而在门外的羽馨,冷漠的看着两人一路像是唱双簧一般,从楼梯一起跌跌撞
撞冲下来的样子,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早」羽馨撑着手上的阳伞,对两人冷冷地答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诗诚来到羽馨的跟前,连忙道起歉来。

  「我竟然忘记第一天要提早开会了」诗诚刮着后脑勺,一边傻笑着。

  「没什么,走吧」羽馨纤细的手突然揪起诗诚的耳朵,将他用力拉到阳伞底
下,直接拖往学校的方向走。

  「哎呀呀呀呀!轻一点老婆」诗城一边向羽馨求饶,同时一边向姐姐求救着
,在诗萍眼里看的是好气又好笑。

  眼前的羽馨在所有学生眼中也是一位公认的大美人,异常严肃的外表下所展
现出来的气魄,让所有想接近她的男人却步三分。

  瓜子脸的外表,高挑的170公分身材,加上乌黑的捲髮,说是冰山美人也
不为过,冰冷的对谈方式以及清晰条理的思路让她在各种需要辩论的场合都游刃
有余,而在诗城死缠烂打的攻势下,终于让这位难以攻陷的冰山美人跌入了诗城
的怀抱。

  诗萍看着眼前的这对男女倒也不怎么担心,从当初两人刚交往时就从诗诚口
中得知,羽馨就是个非常闷骚且不善于表达的女生。

  听诗城说她的脑袋内有许许多多的黑暗梗,学校非常多的迷因其实都是由羽
馨一手散播,如果拿个透视镜照射她的脑部,投影出来的画面可能会非常有趣。

  不擅长社交的个性让羽馨在和他人对谈中都显得异常冷漠。

  而诗城的外向,不拘小节的个性,刚好可以补足双方的缺陷,说是绝代佳人
也不为过。

  *********************************
        
        暑辅的第一天,许多学生早已出门远行,在校园内的学生也是屈指可数,只
有小猫两三只。

  诗萍也随着学校的钟声打响,跟着两人道别,自己则往低年级教学大楼的方
向走去。

  「二年戊班,二年戊班...」

  诗萍拿着老师前几天写给他的memo,在二年级的大楼闲晃着。

  T高中是A市少数学校对于分级制度相对严厉的高中,分别以甲乙丙丁戊的
方式帮学生下去分班,而随着成绩越好,想当然而,越会集中在甲班,而诗诚和
羽馨两人正是二年甲班的标準模範生。

  诗萍只身的来到较为阴暗的教学大楼,空旷的建筑物内一点蝉鸣声都没有,
一路上自己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迴廊显得特别阴森,让炎热的夏至增添了一股寒气

  「原来这学校还有这种地方啊」

  诗萍从一年级开始一直都是来自于模範甲班,从来没有特别留意过后段班的
教室,只知道这几栋后段班的大楼常被老师说成是个乱七八糟的地方。

  诗萍走上二楼,一边左顾右盼一边打量着周遭环境,完全没有人烟的大楼异
常的乾净,不过越是深入,一路上的灰尘倒是越积越多,感觉整栋大楼就是完全
荒废,诗萍也不由自主的咳了几声。

  随着教室门牌,诗萍停在了整栋大楼的最深处,几乎没人会来到的地方。

  「哈啰」

  诗萍将头探进门,摇头晃脑地向内看了看,开放的教室内一个人都没有。

  在确认了班级后,诗萍随意挑了一张桌子坐下并看了一下手机内的时间,至
少还有四十分钟学生才会过来。

  一边从书包拿出学习用的纸本,一边看着空旷的教室,除了后面的布告栏以
及黑板感觉完全没动过以外,实在跟甲班的教室没什么两样。

  「真的会有人来吗?」

  诗萍好奇的确认了一下老师给的memo,再度确认了学生的名字以及教室
的地点。

        「喀喀」

  「!!!」就在诗萍準备打开讲义时,一阵木头的嘎吱声突然从教室斜后方
传来,顿时让诗萍整个寒毛竖起,动都不敢动。

  教室的时钟滴答滴答的作响,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诗萍的冷汗也从额头滑
落到脸颊边。

  没有任何风吹草动,诗萍缓慢地将眼神望向声音的来源处。

  不看来好,一看却赫然发现一双腿从后方的课桌椅伸了出来,裸露在走道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诗萍发出了女性固有的尖叫声,经天雷动的
响撤整栋大楼。

  「哎呀呀呀,干,吵死了」一个男生的声音从后方发出。

  「谁啊,连让我好好睡个觉都不行吗」只见一名男生从桌子后方探出头来,
不满的望向诗萍。

  原以为随着故事的进展,一个硕大的身形,肩膀宽阔的帅气男性会在此出现
,让自己陷入被强暴的危机之中,但出现在诗萍眼前的这位男性完全没有上述的
特质。

  瘦弱的身型,没刮乾净的鬍渣加上蓬鬆的头髮遮住几乎一半的脸,让人感觉
是否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洗过澡,身上的制服更是黄斑薄薄,非常吓人。

  还处在惊吓状态的诗萍努力的深呼吸,并开口问着。

  「你...你...你就是简善杰吗?」

  诗萍一边问,一边手忙脚乱地拿出笔记本,看着老师给的名条问道。

  「蛤~干嘛?身家调查喔?你有事吗?」这位同学不耐烦的问道,非常明显
的有起床气。

  诗萍看着这位低年级的态度,决定稍微硬起来。

  「我,我是你的指导老师」诗萍适时的将声音稍微提高分贝,用力的宣示主
权。

  「蛤?」男同学再度做出一副极度不爽的样子,站起身来,準备离开教室。

  「咦...?」这位同学突然想到什么,脚步停了下来,忍不住往诗萍的方
向看了一眼。

  说时迟,那时快,这位男同学突然一个箭步,快速的从诗萍方向冲了过来。

  「呀呀呀啊!」诗萍再度惊讶的叫了出来,紧张地闭上眼睛用手向前遮挡着

  只见这名男同学来到诗萍的桌子前,把脸贴近诗萍,像是在观察什么。

  「唷~」

  这位男同学不知为何,突然讚叹了一声,顺手抓了一把椅子,一股脑地坐在
诗萍面前。

  诗萍张开其中一个眼睛,只见眼前这位男同学完全没有座像,身体往前撑在
反转的椅背上,双眼紧盯着诗萍不放,还一边展现出贼笑的神情。

  「你就是副会长的姐姐?」男生问道。

  「咦?」听到弟弟在学校的称号,原本激烈的心跳逐渐缓和下来。

  「你真的跟大家流传的一样诶,长得好可爱。」男同学裂口一笑。

  「诶诶诶?」

  诗萍整个人顿时瞪大眼睛,望着眼前的男同学,惊讶地声音再度提高分贝,
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完全是大美人耶...只可惜胸部还挺小的」

  这位男同学开始由上到下,像是在评估商品一般,对着这位指导老师精打细
算着。

  「没,没礼貌!」诗萍紧张的用手遮挡着身体,将身体侧过去,恼怒的骂道

  「原来大家都说副会长的姐姐这么漂亮不是没有原因的,哎呀可惜啊可惜」
不需化妆就已经可爱到爆的脸蛋,清秀的乌黑头髮,稍微隆起的可爱胸部,虽然
看上去大概只有B,让阿杰不满的咕哝一下。

  「你...!」

  诗萍越想越气,这麽轻浮的话怎么会从一个年纪16甚至17岁的男生口里
听到。

  「我今天本来不想来的,但我觉得我现在整个动力上来了」

  说完这话,这位男同学将椅子转正,突然有精神一般,将身体靠到诗萍的桌
上。

  「对了,叫我阿杰就好,你有绰号吗?」

  阿杰伸出手,作势要握手一般,对着诗萍自我介绍着。

  「没有」

  看着眼前的男同学吊儿啷噹的个性,诗萍赶紧把阿杰的手拍开,她已经知道
眼前这个学生将会是他家教课所见过的最不容易控制的学生。

  「我还是叫你原名就好,善...善杰是吗」

  在说此话时,诗萍心理不由自主的作噁,他眼前这个小伙子看上去根本不是
个善类。

  「你叫什么名字啊?喔不,让我猜猜!」

  跟瘦弱的身体完全成反比,阿杰像是过动儿一般,嘴里不断喃喃自语着。

  「诗明?诗聪?诗春?」

  阿杰自以为聪明的胡乱瞎猜着。

  诗萍看着眼前这个无理头的男同学,连聊都没聊,已经非常确定他的名字将
会出现在她的黑名单上。

  「是诗萍!」

  诗萍生气的将桌上的讲义往桌上一敲,不耐烦的说着,能让自己这么快便有
坏印象的人,在此生真的没有见过任何一个。

  「我们可以先上课吗?」

  课都还没开始,诗萍已经想要快点结束一天的行程,一想到学校规定指导教
师至少每天要完成四小时的指导量,就心生作噁。

  「好喔!诗萍老师!」

  阿杰丝毫不严肃地回应着,「哼!」

  事情为何会发展成这样?如果从后方走出来是个身材高大魁武的男子就算了
,竟然来了一个这么聒噪,不检点的人,而且看起来还那麽不卫生。

  「我们先从向量的空间概念开始...你的书呢?」

  诗萍拿出高二的数学笔记本,不满的看着阿杰「喔喔喔」

  阿杰突然转过身去,随意地从离最近的抽屉内抽出一本数学讲义,放在桌上

  「準备好了!」

  阿杰像是嗑了药一般的不断点头着,让诗萍看的满心怒火,但是为了钟点费
,只好跟自己过意不去...。

  *********************************
      
        「所以我们可以在两平面的交线上一点任取一点P,分别在E1还有E2上
做两条和L垂直的线...」

  诗萍认真地拿着纸笔解释着两面角的概念,只有单方面的对话让诗萍感觉自
己是在朗诵课文,完全没有任何教学上的实质意义。

  「诗萍老师!」

  阿杰的声音突然打断诗萍。

  「又怎么了!」

  诗萍抬起头来,不满的把手上的铅笔敲到桌上,这已经不止一次阿杰打断授
课中的诗萍了。

  「你有没有男朋友啊?」只见阿杰一手托着下巴,眼睛涣散的看着诗萍,脸
上又抹起一股笑颜。

  「我刚刚教的你到底有没有听懂,你连课本都没打开」诗萍气得跺脚,炎热
的夏天让诗萍额头冒着些许汗水。

  「肛交什么的太深奥啦,我等级还不够高。」说着说着,阿杰打了声很大的
哈欠,从开课到现在才不到15分钟,阿杰就已经感到一份睡意。

  这此地诗萍用力地叹了一口长气,好像完全放弃一般,整个身体无奈的摊在
椅子上。

  「你就不担心留级吗?」诗萍抬起头来,难得露出轻蔑的眼神,看着面前的
男同学。

  「学费会很贵的喔,会考不上大学喔」

  诗萍想着自己高二辛苦工作赚钱的样子,再看看眼前这个毫不在乎自己未来
的学弟,非常无奈的叮咛着。

  「哎呀,你怎么跟一个阿婆一样碎碎念,反正有人会付学费啦」

  阿杰不耐烦的回应着,闲闲没事做的手指用力的挖了挖耳朵。

  听到这的诗萍,几乎忍无可忍,双眼更是气呼呼的瞪着阿杰。原来是一个从
小就被娇生惯养的小屁孩,诗萍想着自己这么努力工作的样子,这个臭小鬼人生
真是对他来说太过容易。

  「...」

  诗萍持续打量着眼前的男孩子,虽说有人帮他付学费,但是身上的衣服穿着
实在完全看不出来像个有钱人家的孩子。

  阿杰看了看诗萍凶神恶煞的表情,态度突然收敛了起来。

  「你是不是打工仔?」阿杰好奇的问到。

  「我现在就在打工啊!」

  诗萍生气的回应着,自己特地起了那么早,还在前一天晚上特别準备了教授
课程,自己整晚的努力就这么被践踏在地,不免感到难过又生气。

  「喔,是吗?」阿杰一改之前的轻浮态度,沉稳的看着诗萍。

  「盯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诗萍看着如此沈默的阿杰,不太能适应。

  「喂!」阿杰头髮下的眼神非常锐利,对着诗萍叫唤了一声。

  「怎么?」

  诗萍吞了吞口水,感觉现在的阿杰眼里突然有股能够震慑人的魅力。

  「你有没有跟男朋友做过?」阿杰突然咧嘴一笑,刚刚讨论的事情他完全不
在乎。

  「啊啊啊啊啊啊!」

  诗萍一听完,忍无可忍,手上的笔记本用力拍往桌面,胸部差点气呼呼的弹
出来。恼怒的把所有文具丢入书包内,起身站起。

  「哎呀呀,你去哪啊?」阿杰故作紧张的问道。

  「去跟老师报告!我受不了了」

  诗萍气愤的往教室门口走去,完全不想回答阿杰的任何话语。

  「哎唷,那我终于可以睡觉了」

  阿杰看着怒气沖沖的诗萍,忍不住抓了抓杂乱的头髮,回到教室后方那随意
拼凑的椅子床上,倒头就睡。

  「最好睡死啦!」

  诗萍在走廊大声喊着,忿忿不平地往教学大楼门口走去。

  诗萍气愤的往楼梯间一路狂奔,眼泪差点就要飙出来,头一次让诗萍发火的
男生阿杰真的是第一个。

诗萍一路气着,胸口却随之而来传来一阵噁心的阵痛感。

  「唔唔...好疼...」走到一半的诗萍,身子一软,突然蹲在地上。

  「呼...呼...」

  诗萍用力的压着胸口,刚刚一系列的对话内容还有情绪上的强烈起伏,让躁
动的乳房在紧实的绷带压迫下,迫切地寻求破风口,随着呼吸不断激烈的上下起
伏着。

  「呼...搞什么...现在不行...」

  诗萍来到楼梯间,扶着墙壁喘着大气,身体顿时大汗淋灕,一手环上自己的
乳房。

  「不行...好痛苦...在这样下去...」

  喘不过气的诗萍左右张望着,看着身处的教学大楼,心里浮现出的一个大胆
的想法。

  只见双手情不自禁的搭上胸前的钮扣,随着掩耳不及的动作,诗萍迅速将整
排钮扣解开,让制服前摆在胸前晃呀晃,露出了被汗水浸湿的绷带,雄伟的乳房
形状也随着水份开始若隐若现。

  不敢在公共场所做出更大胆的举动,诗萍将绷带上方几层绷带奋力解开,露
出了巨大的双北半球,看起来就像裸露的COSPLAY一般,展现出了令人垂
涎三尺的乳沟。

  「啊...呼...」

  诗萍在楼梯间调整自己的呼吸,如果不让双乳适时的解放,恐怕自己真的会
高血压晕倒。

  诗萍一边在楼梯间喘息着,一边用双手调整自己胸前的绷带,却没听到靠近
自己的脚步声。

  「哎唷,你还在啊?」

  阿杰走到楼梯口的饮料贩卖机,却在楼梯间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对任何事
都不抱有兴趣的阿杰,看到女性的制服,一眼断定是诗萍,连看都没看,便问道。

  被途如而来的声音吓到,诗萍的手迅速抽离绷带,却一时不小心摩擦到绷带
下的乳头,突然感觉到自己内裤一阵潮湿,自己忍不住发出了异常情色的叫床声

  「呀~~!」

  「哎呀?搞什么」阿杰突然被女人如此放蕩的声音提起注意力,一个箭步往
楼梯口这边看了看。

  「人呢?」楼梯间的诗萍早已不见人蹤影。

  *********************************

        「叩叩叩叩叩叩叩!」

  学生会的门口教室传来一连串迫切的敲门声,让一旁的羽馨耳根竖起,眼睛
漂到了离门口比较近的诗城,两人相互对忘了一眼。

  「去开门!」

  羽馨对着诗诚喝斥着,严厉的态度即使在男朋友面前也是死性不改。

  「是的,老婆大人」

  诗诚收到即时的命令,朝门口走去,激动的敲门声丝毫没有停下来。

  「谁啊?」诗诚一推开门口,诗萍的脸蛋儿马上应入眼帘。

  「咦?啊?」诗城毫无头绪的看着诗萍,只见诗萍满头大汗,胸前的钮扣丝
毫没有叩好,制服内的绷带明显缠成一团,杂乱的裹在诗萍的胸前,把胸部挤成
奇怪的形状。

  诗萍揪起弟弟的制服下襬,小鸟依人的轻扯了几下,好像在暗示什么。

  诗城突然之间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般,连忙转过身跟羽馨知会了一声。

  「嘿,老婆,老师找我,我先去忙一下」说完便窜出门缝,紧紧地将门带上,
并牵起诗萍的手,往学校仓库的方向跑去。

        「...」本来便是无口属性的羽馨,看着跑出门外的诗诚,不知道在想什
么。

  一路上奔跑的两人在教学大楼不断穿梭,最终在某个门前停了下来,只见诗
诚激动地口袋拿出一大串钥匙,手不断的在颤抖着,钥匙也忍不住的掉到地上。

  「还好吗...呼...」

  诗萍温柔地搭上诗诚的臂膀,在耳边说着,自己也因一路上跑过来的关係,
不断喘息着。

  「没事,等我一下」诗城捡起钥匙,手不断翻找着仓库门把钥匙。

  「就你了!」像是挖到宝一般,诗城拾起其中一把,奋力将钥匙插进门把。

  两人来到了大概面积只有10坪的迷你仓库,周围的柜子内堆叠了大量的修
缮工具,而中间非常方便的,摆了一张木製的,看起来像是高级厨房会看见的中
岛台。

  诗城改紧将门锁上,转头面对着诗萍,整个面红耳赤,激烈的喘息着。

  「别担心,学校只有我有钥匙。」

  诗城把一整串钥匙放在手中晃了晃。

  语毕后,只见诗城二话不说,来到姐姐面前,结实的臂膀突然紧紧地环绕着
诗萍的臀部,一口气将轻盈的诗萍抬起,并抱到了中岛上,桌上的诗萍也毫不忌
讳,一口气将身上的制服由下往上退去,露出了衣衫褴褛的绷带以及香肩,并用
悬在半空中的双腿,夹起诗城的屁股,用力往自己身上拉近。

  「等等」

  诗城焦急地踩了煞车,两人面对面的距离好不靠近。

  「你要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诗城激烈的喘气着问道。

  「嗯...高潮后在说」诗萍虚脱的点着头,抓起诗城温暖的手掌,非常主
动往自己胸脯摸去。

  「呼...」

  被汗水打湿的绷带完美的服贴着诗萍浑圆的乳房,爆乳的北半球加上扎实的
手感,让诗城重重的喷出了一口热气,另一只手不安份的的抚摸着诗萍的小蛮腰
,手指循着绷带的轨迹,寻找着可以解开的带缘。

  「啊...一段时间没碰妳,好难受」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话中有话,诗城
缓缓说着.

  感受到诗城充满磁性的喘息声,诗萍纤细的双臂情深意笃的缠绵上弟弟的后
颈,湿润的红唇缓缓的往诗城的嘴巴身体贴近。

  见到如此主动的诗诚,适时的将食指顶在两人嘴唇之间。

  「姐姐,我们之前答应好的,嘴巴不能。」

  诗城对着姐姐认真凝视着,食指卡在两人嘴唇之间,阻止接触。

  「嗯...」诗萍珊情的点着头,两人的额头也紧紧靠进着,双方嘴里温热
的气息喷在对方脸上,诗萍也依依不捨的亲了一口诗诚的食指。

        虚脱的身体迫使诗萍的脸颊靠在弟弟的脖子上,像是无尾熊一般环抱着诗城
的身体,脚紧紧地夹着诗城的下半身。

  诗城的手再度缓缓的往下移动,调皮的指尖隔着绷带和OK蹦,轻轻的在诗
萍的乳头相对位置旋转着,挑弄着衣料内下的乳头。

  「啊...别...」诗萍轻柔的叫着。

  「诗萍,舒服吗」

  诗城对着趴在自己身上的诗萍耳边吐露着气息,让诗萍敏感的点了点头。

  不甘示弱的诗萍,伸出舌头,柔顺的舔着诗诚的耳际,用湿软的舌头一圈又
一圈的舔着诗城的耳朵内壁。

  此举让诗城激动了发出一声低吼,裤子内的鸡巴早已坚挺的顶着裤头。

  「姐,好色」

  诗城的右手深情款款的持续挑逗着诗萍的奶头,另一只手在后方开始手毛脚
乱的迫切寻找着绷带。

  「弟弟,快点...」

  看着诗诚就像找不到内衣扣的孩子一般,诗萍的手伸到后方,摸上弟弟的手
指,引领着手的方向找到了绷带的一角。

  此时的诗诚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死命地抓着带缘。

  诗萍也领着诗诚的手,两人轻轻一扯,令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酥乳一口气弹
了出来,跳动的程度不把诗城晃的头昏眼花。

  「好美...」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诗萍雪白的双峰,让诗城忍不住惊叹着。

  「好害羞...诗诚...让我去...快点」

  诗萍娇羞的靠回诗城的锁骨上,湿唇像是小鸟依人一般,不断亲点着诗城的
脖子,发出接吻的啾啾声。

  「好...来...手放后面」听到如此放蕩的要求,诗诚轻轻的将诗萍往
后扶正,让姐姐把双手撑在桌子上,并向后倾斜,让诗萍整个上半身完全暴露诗
城双瞳里。

  坚挺洁白的双峰,加上顶端的OK蹦,没有下垂又向上挺拔的形状,实在令
人大快朵颐,让昨晚没机会发洩的诗城,早已从马眼内射出不少遗精。

  诗城重重的吐气着,熊熊烈火的眼神在看诗萍眼里,好不刺激。

  「我要摸了,姐姐...」

  诗城稍微将身体蹲低,眼睛盯着大白兔,温暖的双手手掌情不自禁的由下往
上把两个乳房包起,稍微施力的向内挤压,乳肉在手指间爆了出来。

「啊,轻一点点...舒服」

  诗萍舒服的叫了出来,伸出一只手指轻咬着,皱着眉头别过头去的样子真的
太有魅力。

  「你好好享受就好,为了治好你那对惹事的奶子...」

  诗城话中有话,手缓缓地搀扶着双峰,开始放肆地揉着诗萍的奶子,每个指
尖的揉捏,,不同的力道,把乳房揉成各种形状。

诗萍的水乳就像果冻一般,在诗城手里成为一件又一件不一样的艺术品。为了增
其快感,诗萍的身体也一左一右,随着诗城剧烈的动作跟着摆来荡去。

  「啊啊啊,好舒服」

  乳房的形状一下逆时针,一下顺时针,一下又往内,在诗城的挑弄加上汗水
的洗礼下,早已变得闪闪发光,一阵又一阵的快感让诗萍不断发出淫蕩的喘息声
,这情色的床声在诗城耳里,听得特别让人着架不住,整个人大汗淋漓。

  「弟弟...衣服脱掉」

  诗萍身体再度往前靠,手抓着诗诚的制服下襬,春心蕩漾的看着诗城。

  「不行,姐姐」诗城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认真的对眼前尝试勾引他的美女说
着。

  「让我看...你的身体」

  诗萍用手指隔着诗城的制服,一上一下的画着圆,不断挑逗弟弟的视觉神经
,在家平常的穿着多少就透露出诗城深藏不露的结实臂膀,以及健康的腹肌,虽
然平常不去在意,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根本是一个完美的催情剂。

  「不行...我的快感跟你的快感没关係。」

  诗城像是个绅士一般,温柔的解释着,手不忘的轻抚着诗萍的小蛮腰。

  「我们不是说好,我只帮你处理你胸部的需求吗。」

  诗诚轻声说着,这个约定感觉也是双方很早就彼此默许的。

  「人家...人家下面...你都摸过了」

  诗萍脸红噗噗的对着诗城说着,没穿衣服的状态下,真的形成一个超可爱对
比。

  「因为你说帮你摸...会帮你更快高潮,也真的是我极限了」

  诗诚好气的解释道,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搭上诗萍的大腿,深怕诗萍着凉一般
,来回摩擦着。

  「今天让我任性一次,拜託你」

  还没等诗城说完,诗萍的手再度抚上诗城的制服下襬,开始由下往上,深情
款款的退去,

        「...」

  丝毫无法拒绝的诗城,听话的将手往上抬,让诗萍更轻鬆地把诗城的上衣完
全退去。

封闭的环境,炙热的温度,两人身上的热气,淫秽的汗水,情色的乳房,诗城
已经完全被身体支配。

  「呼...看着你的身...我很快就会去的。」诗萍轻轻将弟弟的制服往
身后丢去,双手温柔的爱抚着诗城完美的小腹,忍不住前一顷,用双唇轻轻的吻
了一下诗城的乳头,途如而来的举动让诗城颤抖了一下,鸡巴差点弹出来。

  「不行...啊」

  每个男人共同的敏感带被眼前多麽有魅力的女神色诱着,虽然快感绝对没有
诗萍来的强烈,但是绝对没办法让任何男人招架。

  「你等等欠我一个解释」

  诗城紧紧的将身体往前一顶,裤裆用力顶在诗萍内裤上,让诗萍害羞的惊呼
一声,失去重心的她再度用手往后撑着,硕大的酥乳再度在诗城面前晃来晃去。

  「是时候该让你出来了」

  诗城将身体靠在诗萍身上,将脸一口气埋进诗萍的玉兔,一口含住右边的乳
肉。

  「啊啊啊哈啊...」

  美妙得酌热感顿时从乳尖传递过来,诗萍嘴里喷出了放浪的气音,舒服的神
经让诗萍整个头往后抬起,迎接身体的美妙。

  纤细的臂膀支撑着身体,另一手则扶上诗诚的后脑勺,轻轻往自己乳房压着

  诗城像是小婴儿一般,激烈地寻找着自己的归宿,不断吸吮着诗萍的乳晕,
另一只手不断搓揉着另一边空虚的巨乳。

  「啧...啾...啧」

  诗城不断发出吸吮的声音,舌头也很有技巧的顶在OK蹦上,不断来回捉弄
着。

  「啾...啾...啵!」啵的一声,诗城的嘴分离了姐姐的乳房,留下一
整圈沾满口水的嘴印,看着诗萍爆着青筋的美乳以及自己的杰作,不免感到一阵
自豪。

  「呼...啊...天啊...去...」先少有机会被如此激烈的吸吮,
此时的诗萍,在一阵又一阵的快感之下,眼睛逐渐黯淡无光。

  「姐姐!快起来!」见此情况的诗诚,赶紧起身将诗萍搂在自己怀内,轻拍
着诗萍美丽的的脸蛋。

  「不可以被身体支配!」

  诗城紧张的叫唤着,虽然不是第一次两人身心交流,但以往的诗萍总能倚靠
着坚强的意志力,让自己不失去意识,今天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让自己的姐姐
身体累坏了。
  「可恶」

  诗城只见状况不对,舔了一下口乾舌燥的双唇,往诗萍湿嫩的樱唇吻了下去

  「啾、嗯、嗯哼...啾」

  诗萍感觉到什么,手搭上诗诚的脸颊,两人的舌头不断在诗城所搭建的腔室
内彼此回应着,上半身全裸的两人,通过肌肤接触让身体心灵更是激情的交错着。

  「啾」

  两人激情的热吻了一段时间后,依依不捨的分离,分离之间两人还牵着一丝
涟怡,有如斩不断的思念一般。

  「别失去意识,看着我」

  诗城全神贯注地盯着诗萍,只见姐姐像个小猫咪一样摊在诗城怀里,像是刚
刚被诗城从鬼门关救回来一般,灵魂之窗投射出水汪汪的眼神,大大的眼睛看着
诗城,整个脸颊超级红润。

  「你刚刚...为什么」

  诗萍整个人害羞到不行,手遮住自己的樱桃小口,不可置信的看着诗诚。

  亲吻这个举动对于诗城来说一直有着独到的意义,亲吻这个动作即所谓爱的
印记,如果不是真正所爱之人,诗城完全无法放下其心房去亲吻他人。

  而自从搬家后几个月以来一直来帮在诗萍「调整」身体的弟弟,总是在过程
中不断拒绝口对口的接触,而这时候所做出这种反差萌举动顿时让诗萍整个心花
怒放,看着面前夺走自己初吻的男人,诗萍心中产生了一股波荡。

        「回来了啊,好高兴」

  诗城看着有如鬼门关走一回的诗萍,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

  诗城低下头,眼睛不自觉地看上那令人着迷恶魔乳,从仰望的角度可以看到
粉红色的乳尖高高的顶在OK蹦上方,像是随时都要探出头一般。

  「姐姐,撑住」

  诗城温暖的叮咛着,食指轻轻的来到乳房的塔顶,用手指顶在OK蹦顶端,
开始来回拨弄着乳头。

  「嗯嗯嗯!」

  诗萍紧闭眼睛,轻咬下唇,一波又一波的快感随时会让自己招架不住,看着
如此坚强,如此努力的诗萍,诗城好不安慰。

  「快...弟弟...别在挑逗了...快让我去。」

  诗萍紧紧的抱着弟弟,泪眼汪汪的看着诗城,只希望能快点让自己高潮。

  诗城轻点着头,将身体往下探,手轻轻地抬起诗萍的乳房,将乳头再度进放
入火烫的嘴里,但这次更佳的温柔,更加的绅士。

  「好软,太大了...」

  每次揉捏这对玉兔,诗城总是惊叹着如此巨大的尺寸,诗城用力吸吮着,满
满的情绪让诗萍好不害羞。

  充满技巧的舌头把整个OK蹦舔湿,牙齿也轻咬着OK蹦的边缘,开始柔顺
地往外撕扯。

  「呀~」

  黏着诗萍乳晕外缘的OK蹦被诗城拉起,乳头感到轻微的拉扯,让自己的小
蛮腰忍不住再度拱起来,双手撑在桌面边缘的诗萍,激烈的娇喘着,看起来好不
情色。

  诗诚一边缓缓的用牙齿拉扯着OK蹦,舌头一边舔弄着残留在乳晕外围的残
胶,这种一边吸,一边扯,一边舔的攻势,让诗萍紧紧咬着牙,整个身体不断地
颤抖着,奶子也一直明显的上下晃动。

  「嘶嘶嘶...啾」

  当诗城将OK蹦撕到尾端时,舌头突然感觉顶到了什么软嫩的凸起物,忍不
住用舌尖将其捲起,顺势的舔了两圈,顺势将OK蹦撕掉。

  「啊啊啊啊啊啊,讨厌」

  自己的乳头被诗城偷袭,诗萍的身体不禁用力一抖,液体一口气从下体倾泻
了出来,噗滋一声,把木製的桌子打溼,液体也从桌子潺潺地流到了地面。

  「还好吗,姐姐」抬头一看,只见诗萍努力的咬着牙,忍耐着样子实在是太
可爱。

  「诗城...我想去...下面...帮我」诗萍激烈的喘息着,奶子随着
呼吸起伏不断剧烈晃动着。

  诗城看着诗萍下体的凄惨景象,缓缓站起,整个人跳上桌子,来到诗萍身后
,并和缓的将诗萍环抱在自己怀里。

  「好硬,顶到了...大鸡鸡」诗萍感觉到诗诚股间的硬物,嘴里说着淫蕩
的话语,臀部忍不住温柔的来回滑动,挑逗着诗诚裤子内的巨大硬物。

  「姐姐...小淫魔...让你去」

  诗城将诗萍的头髮盘起,露出了昨晚那梦寐以求的玉颈,忍不住亲了一口,
左手也不安分的伸入了诗萍湿透的内裤,右手则捧着诗萍沈重的乳房。

  身前的诗萍也像是被大野狼偷袭的小白兔,完全不敢任何抵抗,脚也随着诗
城调皮的手指,越张越开。

  「呀...好棒...」

  诗诚的手刚伸入内裤,便摸到了诗萍早已勃起的阴蒂,以及湿漉漉的小穴,
诗诚先是轻轻拨弄了一下姐姐的阴蒂,之后忍不着用中指和无名指的指尖,缓缓
地在穴口一前一后的抽插起来,

        「姐姐,你好湿」

  诗诚在诗萍耳边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说道,身前的诗萍早已爽的不能作声。认
真感受诗城操着自己小穴的手指。
  「啊...好爽...好爽...坏蛋...想念你的手指...啊...
好棒...」

  诗萍开始语无伦次起来,屁股更是不断扭动着,诗诚的手指更是快速的干着
诗萍的小穴,另一只手不老实的摸着还带有OK蹦的乳房,手指开始在乳晕旁画
圈着。

  「好坏...快点...」

  诗萍振奋的浪叫着,整个仓库的画面实在是太过淫乱。

  「再深入一点...啊...快一点...弟弟...」

  诗萍不断浪叫着,双乳不断晃来晃去。

  身后的诗诚小心翼翼的抽插着诗萍,在不破坏处女膜的情况下加快了速度,
整个小穴发出啪啪啪的肌肉拍打声,乳房也被用力的捏成各种形状。

  「喔...喔...呼...啾...啾」

  诗萍整个人快要上天堂,赶紧将头往后一转,细长柔美的手臂环绕着诗诚的
脖子,两个人嘴唇再度深情款款的贴上。

  「啾...啧...」

  口水随着两人的口腔流了下来,舌头不断渴求着双方,这种名义上的道德论
丧感实在让人不兴奋都难。

  一边吸吮着诗萍的舌头,诗城的手指再度攀上OK蹦,从乳头和OK蹦的接
缝处钻了进去,直接用大拇指和中指一上一下开始搓起诗萍的乳头。

  「呜呜呜呜...噗啊...啊啊啊啊」

  被突然攻击的乳头,诗萍整个神经再度上紧了发条,嘴从诗诚唇边分开,爽
快的浪叫着。

  见此情况的诗城,操着小穴的左手不仅迅速加快了速度,搓着奶头的手指拈
上OK蹦的外缘。

  「啊啊啊啊,太快...太快了...」诗萍提高分贝尖叫着,头不断甩来
甩去。

  「要去了吗?姐姐,用我的手指去?想不想去?」

  诗城不断用语言在耳边挑逗着诗萍,两点式的攻击让诗萍好不激动。

  「嗯,要来了,好棒,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诗萍的兴奋感达到最高点。

  说时迟,那时快,诗诚的右手一鼓作气的将OK蹦用力向外撕开,丰饶的大
乳房随着作用力用力的向外扯。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

  诗萍顿时感觉乳头传来一阵前所未有的躁动感,感觉乳房随时準备跟自己的
身体分裂一般,这种感知不断触动着诗萍的脑神经,原本坐在桌子上的丰臀一整
个抬起,如果用涌出来说可只是轻描淡写而已,诗萍的淫水如神圣的泉水一般,
趴一声的,一阵又一阵的全部喷出,把整个墙壁撒的全部都是液体,这股激烈的
感觉也让诗萍体会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原本放声尖叫到一半的嘴巴也被诗城突然
而来的嘴唇吻住,整个画面实在太过淫秽。

  「啾...滋...啧啧...啾」

  彷彿要让诗萍快速回到身边来一样,诗城用心的舌吻着诗萍,不只舔过诗萍
洁白的牙齿,像是寻求慰藉一般,不断探索着各个角落,把诗萍的口腔整整舔了
一遍。

  诗萍也热切的吻着诗城,两人不断交换口水,身体也不断在诗城的怀抱中抖
擞着。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的唇轻轻分开,激动地看着彼此,互相喘息着。

  「你还在呢,诗萍」

  诗城看着姐姐,露出了微笑。

  「嗯」

  诗萍看着诗城,捧起他的脸再度吻了上去。

  

        *********************************
        看到上一篇的回覆,真的挺开心的,在上一篇的留言中也看到了很多以前就
有在旧篇留言的版友,真的感谢一路上的等待和支持。

如同上一篇所说,我这两年一直有在构思故事方向,旧版其实整体方向有出现,
但是为了迎合大众的口味,让中间出现了太多不需要的剧情和多余的人物,让我
在旧版的【序章】想要一直保留的人物到后期根本出不来,而且到后期发现许许
多多角色根本毫无用武之地,诗萍的个性在后期也完全缺乏一致性。

有看过旧版的大概知道,这次人设中的阿杰完全以不同的故事角度带出,这点也
是别有用意,到后期便会明了。自己私心希望各位别去看旧版,故事方向还是会
不太一样的。

另外如果排版上或是错字有问题,也请各位提出,让我持续进步,总之,谢谢一
直以来的支持,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