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Project

  • 【东方Project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大肠杆俊
字数:6634
首发:Pixiv(id=13470342)

                 不死组,算是给我自己的奖励好了

        妹红和辉夜的爱恨情仇真的很让人着迷啊

        这次想写的内容是两人的厮杀后干的事情

  蓬莱人死太多次是会肌肉酸软的,那么这两位厮杀后败者的待遇真是让人遐
想不已啊想表达那种辉夜的狡黠与腹黑,以及内心对妹红小小的在意以及妹红的
仇恨与痛苦,以及在服下蓬莱药后被埋藏起来的那份14岁少女的心这两位写着
真的很让人舒服,不枉我断断续续熬了三天夜去修改文章

            还藏了点纯乌冬和家长组

  比较可惜的是笔力有限,一设有些部分展现不出来,只能私设一些二设了
(比如蓬莱人复活那段)

  下一次想要写探女x纯狐x赫卡的,落入月之仇敌的月之都高管,孤翼的白
鹤会被怎样调教呢?想想就很让人激动啊不过高四要开学了,不知道要多久才能
动笔呢?

                ——

  ——生生生生暗生始,死死死死冥死终——

  内脏,温热的内脏焦炭,尸体,焦炭,尸体污浊,血,体液,竹林的草地被
灼热的火焰灼烧干燥,又重新沐浴着鲜血回归湿润今天的迷失竹林,依然是热闹
非凡

  四周的竹林在不断燃烧,甚至让竹林的空地上空染上了一层黯淡的红晕,只
剩半截身子的白发少女挥手插入自己的胸口,伴随着焦糊味与青烟的升起,仅仅
闷哼一声,她便快速的终结掉了自己的性命在另一边的黑发少女情况也相当堪忧,
双腿几乎被化作两根焦炭无力的支在地上,原本光洁的腹部不知被什么撕开了一
个大口子,透过伤口甚至能看到里面被烧的发黑的内脏她的名字是蓬莱山辉夜,
在今天仅作为来自月亮上的辉夜姬与自己的仇敌——藤原妹红厮杀辉夜一边喘着
粗气把自己滑出来的肠子塞回肚子里,一边用自己操纵须臾与永恒的能力恢复自
己的伤口与体力,她谨慎的提防着妹红的尸体,直到尸体上猝然暴起一团火焰,
她才勉强松了口气火焰在地上四处流动,随后逐渐缩小,最后形成了白发少女的
模样,然后——妹红再次睁开了双眼「可恶啊,该死的辉夜,来尝尝这张符卡啊!
今天我一定要把你这个家伙杀个三十遍才罢休!不死」火の鳥 - 鳳翼天翔-
「——!」

  「哈?蠢货,你是被自己的火焰烧坏脑子了吗?这个距离撞过来是要把我的
弹幕照单全收吗?難題」蓬莱の弾の枝 - 虹色の弾幕- 「——!」

  以旁观者的角度来说,这确实又是一次精彩的舍身一击

  浑身蓬勃着熊熊火焰的不死鸟如同闪烁的流星一般撞进了月之都公主的怀里,
以自己上身被辉夜手中挥舞的蓬莱玉枝上流转着的炫目的弹幕贯穿为代价用牙齿
撕开了辉夜的喉咙「……咳咳…哈哈…这下…你的能力也救不了你了……这一回
合…是我赢了,现在的你…咳…感觉如何,感觉如何啊……?」

  藤原妹红带着满脸的鲜血,狰狞着看着身下勉强用着永恒拉长自己时间吊命
的蓬莱山辉夜「…咕…就算你赢了…又能如何?……」

  如果无视其中一位正咕咕冒血的喉管正如同残破的风箱般发出「哼哧哼哧」
的声音,另一位被炸开了个大洞的胸口鲜血如同瀑布一般流下的话,这两位瞳孔
正在涣散的少女从空中坠落而下的姿势在第三者看来却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
暧昧

  「师匠……公主她又和妹红小姐打起来了呢……」铃仙有些懊恼的看着正从
天上掉下来的破布似的的两人,不断的向八意永琳抱怨着「她们明明知道是杀不
掉对方的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每次打完还要留下一地的残肢需要收拾,就连打
完拿自己的碎肉去煮杂碎汤后留下的火堆都要我去打扫……」

  同样在旁观的月之头脑意义不明的笑了笑「没办法,只能辛苦你了,优昙华
院,对于永生不死的蓬莱人来说——无聊才是最大的敌人……我们换个话题吧,
你觉得这次她们俩谁会赢呢?」

  她眯起眼睛,带着微笑看向自己的弟子「……嗯…欸?…虽然我很希望是公
主大人取得胜利…但是……」铃仙看着一边高喊着「不死鳥再誕」一边浑身冒火
坐在刚复活过来的蓬莱山辉夜身上不断出拳的藤原妹红「……但是我觉得大概这
次应该是妹红小姐赢面比较大一点」

  「嗯,原来你是这样理解的吗?」八意永琳点了点头「不过这次,依然会是
公主的胜利,好好看着,优昙华院,月面战争应该教会你计谋的重要性了吧」

  「啊?师匠……你是说…」

  「……你看,这不是已经分出结果了吗?」

         八意永琳指了指仍然在地上缠斗的两人

  「哈哈,妹红,这才死了六次就已经脱力了吗?」不知何时,辉夜已经翻身
压在了妹红的身上,手一挥便把蓬莱玉枝笔直的钉进了妹红的胸口「噗哇……」
白发少女咳出一大口混杂着血块的猩红,那朱雀石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压在自己
身上的仇敌「你这家伙,是用了什么…诡计……欸?」

           眼前的视界突然混沌了一瞬

  她有些疑惑的看着逐渐模糊的仇敌的面孔,慢慢的打了个哈欠诶?

  ——「怎么…突然…有些困?」

          这就是——藤原妹红最后的思考了

  直到妹红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辉夜才从妹红的身体里拔出了蓬莱玉枝「干
得好啊永琳,真不愧是月之都的贤者啊,居然真的能做出能对蓬莱人生效的麻醉
剂呐」

  「蒙承公主的赞美,只是试作品罢了」

  八意永琳微笑着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妹红,再补充了一句「我和优
昙华院去人间之里出诊,帝今天不在,你一个人记得不要玩的太过火,别事后让
那只白泽再找过来了」

  「安啦安啦,我会注意分寸,不会给永琳你添麻烦的啦」

  敷衍的向永琳道别后,辉夜兴奋的搓了搓手,迫不及待的抱起了仍然沉浸在
药物带来的睡梦中的妹红小姐……

  话说回来,这家伙还蛮轻的嘛……

  「唔……」

  欸?…我这是躺在?…好柔软……

               头有点晕

  手……手脚都动不了了……是被什么东西绑住了吗?

  睁开眼睛也什么都看不到……

  ……????

  「醒了吗?这张床可比你家里那破榻榻米舒服多了吧」

         ████████████████

  声音有点遥远,但是……确实是辉夜的声音「喂!辉夜…是你吗?我这是…
…」

  「阿啦~ 这可是奖励哦,作为挑战月之都公主的奖赏」

  什么意思?我们不是还在厮杀吗?

                ——

  「奖赏?…我可没听说过……有把别人绑在床上这种奖励啊」

  月之公主看着床上被捆成一条蒙着眼罩的不死鸟小姐,爱怜般的轻轻抚起了
妹红雪白的长发如今她们所处的位置在永远亭的地下,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就
算是在永远亭内也能为所欲为的辉夜在私底下让兔子们开辟出了这个专属于她的
「玩具房」

  虽说是玩具房,但实际上说是刑房也不为过,青灰色的石板墙壁上挂满了各
式各样的刑具,其中甚至有令杀人狂见到都会为之胆寒的器具,四周仅仅只有寥
寥几盏香霖堂处购买的魔法蜡烛,悦动的光芒忽明忽灭,把地下室的氛围衬托的
更为阴冷,而房间中间却是有一张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单人公主床,这唐突的差距
感让整个房间的格调变得怪异「呵呵,说起来,天人的衣带还真是好用啊,听衣
玖小姐说即便是那个叫比那名居天子的天人都无法破坏这衣带呢」

  「……什么啊,……辉夜…你他妈的……开什么…玩笑…不死」凯风快晴—
—「

            ——很可惜——也很幸运

  正准备把周围烧个干净的妹红悲哀的发现,不但是那从堕入富士山后便开始
伴随,燃烧了自己上千年的烈焰无法使用,甚至是连自己仍然是人类时那少女的
力气都用不出一丝一毫欸?

  「答案是永琳的药哦~ 妹红,你是打算通过烧死自己后依靠蓬莱人的灵魂不
灭重新塑造身体来脱身吧?我可是特地拜托了永琳在制药的时候混杂一点绀珠之
药的成分啦,即便是蓬莱人,被净化一部分污秽后也会在短时间内变得浑身无力
吧?你啊,总是这么暴躁,又这么喜欢虐待自己,还天天想着寻死,即使是我也
会很伤心的哦~ 让月之公主伤心了这么久,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不是吗~ 」

  药?

  什么时候?

  是在……那个瞬间?

  「该死,果然是…辉夜…你的诡计……」

  「是啦是啦,对了,现在永琳大概也已经把铃仙酱送去纯狐那后到寺子屋了
吧~ 不知道那只一直想要守护你的白泽现在是什么情况呢?不过是半兽而已,估
计现在已经在永琳的药下无法自拔了吧~ ?」

  「慧音…?你们…你们想把她怎么样!明明什——」

      公主的手指自然的压住了正大声质问着的妹红的嘴唇

  「放心啦,永琳她有分寸的,不会怎么样的啦,与其担心这个,倒不如说是
关心一下你自己吧。藤原不比等的末女,我亲爱的藤原妹红小姐」

  「……唔!」

  还未等妹红小姐回击的话语倾吐而出,便已经被辉夜的唇堵在了喉咙里多么
柔软而薄凉的唇啊,妹红嗅着自己穷尽了上千年去仇恨的公主身上散发着的淡淡
香味,感受着麻药下无法咬紧的牙关被灵巧的舌头撬开,然后与自己笨拙的舌头
纠缠在一起

  ——啊啊,纵使已然不共戴天——

  不死鸟燃烧了一千三百年的愤怒,流浪了一千三百年的委屈,在这来自月亮
上的仇敌简单的一吻里如同磅礴大雨中的火苗一般,仅仅是翻腾几下便被——熄
灭了我的父亲在当时,是否也是这般体验?

  妹红这般想着,当然——仅仅也只能想着了辉夜不紧不慢的解开了妹红小姐
上衣的扣子,扯下后便肆意的丢在了一旁,让蜡烛的火光把雪白的衬衣映成淡淡
的橘色「你这家伙脾气不小,看上去吃下蓬莱药的时候倒也没多大嘛」

  辉夜的手轻轻的覆上妹红紧致的腹部,随即一路上行,在肚脐处轻轻的打起
了旋伴随着辉夜手指慢慢滑动,妹红的身体里似乎开始诞生起了一种莫名而陌生
的情感,这种感情冲动在不断逼迫着她,让她不由自主的发笑,这是一种即便是
在尝遍人间百态的流浪的上千年里也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她惊慌失措的感受着身
体里的不适,却不由的让痒感化作声音流出嘴边,化为一段又一段清脆的笑声
「啊—哈哈哈哈啊快住手啊…哈哈哈你这个哈哈哈混哈哈蛋哈哈哈……」

  「什么啊妹红,你的身体原来这么敏感的吗,这才仅仅是肚脐哦」

  跨坐在妹红身上的辉夜似乎是玩腻了这个位置,她歪着头思考了好一会,白
洁修长的手指便抵住了光滑的肚子,慢慢转动到不死鸟纤细的腰肢——随后便是
轻描淡写却又坚定不移的上滑,在妹红柔软的皮肤上压下两道印子

           ——这次是直达腋下的行军

  可怜的妹红小姐甚至没能喘过气来,她吃力地张了张嘴,还未等质问的话语
流过声带,便又重新被一股脑冲上来的笑声塞满了「呵呵…哈哈哈哈辉夜哈……
哈哈哈辉夜哈哈哈…哈哈哈哈快点哈哈停下啊哈哈哈」

  「不行哦妹红炭,这可是奖励哦,怎么能拒绝公主的奖励呢?还是说——你
觉得这样不舒服吗?」

  这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呢?

  辉夜眯起眼睛看着身下正在微微喘气的少女,直到前一秒才停止的大笑而有
些发红的姣好面容上还挂着一丝滑出眼罩的泪痕,原本被细心编制好的如瀑般的
白发因主人的乱动而散落开来,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灼灼发亮——这让辉夜想起
了她还在在月之都上时,永琳曾经带她去静海看的流星雨真是美妙啊,辉夜这般
想着——明明在几个小时前还矗立在这片污秽的大地上相互厮杀,用着毫不留情
的弹幕以及最原始的方式相互杀死对方,随后复活,然后再度厮杀,现在却是用
着如同恋人玩闹似的方式一方玩弄着另一方的身体,这可真是……

  不过,很让人愉悦,不是吗

  轻轻的抚摸着妹红光洁的腋下,在先前有些紧张的气氛以及刚刚的大笑中,
妹红小姐的腋窝出了一层细汗,她恶意的把时间拉长至永恒,随后把手指插进去,
仅仅只是搅动几下便引来身下一阵一阵的笑声「啊哈哈哈……哈哈…你……哦哈
哈哈哈哈辉夜哈哈哈哈…放开我啊哈哈哈」

  「这怎么行呢?我还没有玩够哦~ 可以说藤原氏真不愧是飞鸟时代的大豪族
吗?就连你这个私生女都养的这么细皮嫩肉呢」

  「哈哈哈啊哈哈你他妈的……明明哈哈什么哈哈哈哈哈……都哈哈哈不懂啊
哈哈哈哈哈」

  我亲爱的藤原妹红啊,看来你还没有认清事实吗「我不懂吗?我看是你不懂
哦?你是永生不死的蓬莱人,你会活到幻想乡坍塌,活到万物逝去,能陪伴你到
最后的唯有蓬莱人而已,明白了吗?看着你被自己还是人类时的过去,被身边的
人锁死,就算我是公主也会为你这个庶民感到伤心的,我要让你记住今天我说的
话哦」

  ——好痒,好累……

  随着辉夜手指的搅动,在时间的压缩与拉长下,每一次钩动都能把痒感最大
化的施加在可怜的腋窝上,手指不断地抓挠,时间被不断地拉长,上一次的痒感
还未消失,便已经要面对下一次痒感的来袭,痒感叠加上痒感,笑声叠加上笑声,
让妹红本来就微弱的笑声里染上了一丝哭腔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这一点,辉夜
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然后慢慢的抽出了她的手指原本干燥的指尖已经变得湿润,
在微冷的环境下慢慢的蒸出一缕一缕的热气「好啦好啦,妹红炭真是软弱啊,仅
仅是这种程度就要不行了吗,那我就大发慈悲的让你休息一下好了」

  月之公主温柔的捏了捏妹红的脸,爬下了妹红的腰「呜……辉夜,为什么…
要这样做啊?我们不是…约好了厮杀吗,为什么——」

  随后,月之公主轻松的解开了妹红的鞋带「咦咦咦?不…不要……不是说休
息一会吗……」

  「好啦,这里是我期待了很久的地方哦,当做是例行公事嘛,况且你可是在
公主的床上,怎么能穿着鞋呢?妹红小姐可爱的脚丫就由我来收下了哦」

  「诶诶诶诶诶快住手!已经…已经不想再笑了啊」

  「啊哈~ 这可不行哦,不过你好好配合我的话本公主轻一点也无妨啦~ 」

  鞋子被轻而易举的扯了下来,然后好好的放在了一边,而被暴露出来的其中
的主人则是试着蜷缩在一起,却被辉夜的手无情的按住了「原来妹红喜欢素足履
嘛?出了好多汗哦,妹红真是个不爱卫生的孩子呢」

  「那…那是因为…想借堇子的船…船袜试试……然…然后忘记贴防火符了…
…就烧坏了……」

  辉夜仔细打量着妹红羞耻的表情,看着她原本漂亮而英气的面容蒙上了一层
萎靡,辉夜头一次感觉到自己做的有些过火了——不过,该享受还是要享受的
「真是不错的一双脚呢~ 是我喜欢的希腊脚,你不觉得很性感吗?白白的,软软
的,小小的,平时你不是天天去竹林挖竹笋嘛?保持成这样真是难得啊——那么,
我开动啦!」

  「开…开动……是什么意思?喂喂辉夜……!唔——」

             这对于妹红来说——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湿滑?柔软?痒?舒适?羞耻?

  还是这几种,不,是更多的感觉相互糅合交叉在一起呢?

  「辉…辉夜……快…哈……快停下哈哈…不要再舔了……呜…好,好羞耻…
…」

  意识到自己出满了汗液的脚底正在被辉夜用舌头侵犯的妹红小姐,终于伴随
着委屈的恳求哭了出来——而辉夜却似乎是完全无动于衷,仍然自顾自的用舌头
在妹红小姐的双脚上龙飞凤舞她首先是从紧凑而秀气的脚趾开始品尝,趾间因为
先前的活动已经出了不少的汗,微微蒸起散发着温热而色情的气味,辉夜一口将
妹红的大脚趾吞下细心的品味,随后再精细的吮吸着每一根脚趾,期间还不忘用
舌头慢慢的剐蹭着稚嫩的脚趾缝,感受着被吞入嘴里的妹红小姐因为永琳的药物
而想要挣扎却完全动弹不得的颤动,来自月之都的公主陶醉的品味着荡漾起的略
微带点咸味的少女身体的芳香。

  「啊哈~ 妹红不但长得可爱,连味道也是这么赞呢,哭起来的样子真的想要
让人好好的欺负一下啊」

  「呜呜…不要这样了……要…要做不成朋友了…呜…」

  ——好可爱,现在的妹红真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呢「安啦,就最后让我尝一尝
嘛,之后会带你去人间之里吃你一直想要的冰淇淋哦?你就当是满足我个人的小
小癖好啦」

  温热柔软的舌尖重新点上已经沾满唾液的左脚,慢慢钩动着软软的前脚掌,
紧接着沿着足缘慢慢游下,来到微微有些肉感的脚跟,辉夜轻轻用牙齿啃咬这块
略带弹性的部位,引来妹红更大的笑声。随后便是白洁而光滑的脚心,舌头仅仅
是一点,再慢慢的打个旋,因为汗液的原因,足心相比起别的部位要更加带一些
咸味与妹红的体香,搭配着豆腐般柔软的口感——让蓬莱山辉夜甚至有些想要用
须臾与永恒的能力把这段美妙的时光拉长到时间的尽头,她品味着口齿间的愉悦,
在舔完左脚后,再聆听着妹红羞耻的求饶一边气势汹汹的向着右脚进攻,随后再
绕回左脚……

  这一段充满了侵犯意味的舔弄,伴随着妹红的诅咒,恳求,羞愤,舒适,痛
苦,哭泣,仇恨——直到月之都的公主小姐满足为止

  「哈~ 妹红的味道真是不错呀,怪不得以前我们厮杀的时候你输掉的杂碎汤
会比较好喝呢」

  ……

  「好期待啊,妹红,下一次的厮杀我也会这样温柔的对待妹红的哦,不过妹
红的身子竟然这么敏感呀,真的非常可爱哦」

  ……

  「原来你睡着了啊?是太累了吗?……这样啊,好好睡吧~ 明天带你去吃冰
淇淋哦~ 」

  ……

  辉夜温柔的取下了盖在妹红脸上的眼罩,解开了捆在手脚上的衣带——然后
用衣袖抹去了仍挂在妹红睫毛上的眼泪「那么,晚安啦,我的可爱的不死鸟小姐」

  「今晚,要做个梦到我的好梦哦」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