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魔特工Chaste】 (2) 魅魔特工的任务

  • 【魅魔特工Chaste】 (2) 魅魔特工的任务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魅魔特工Chaste】(2) 魅魔特工的任务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威斯康星
2020/11/16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0194

            第2章:魅魔特工的任务

  「哼!那些狩魔人实在是可恶,这次几乎出动了我们所有特工,一定要将他
们那个该死的上级给活捉了,好生玩弄!」

  黑暗的古堡黯淡无光,只有火光摇曳着,昏黄的光芒穿透这不尽的永暗,依
稀照亮周围方圆十米不到的空间。

  「咯咯……这次准备了大半年,哼哼……她们一定可以……」

  「咕噜!咕噜咕咕……!」

  「呃!……」

  「成功。」

  伴随着妩媚而惊悚的吸榨声,另一名黑暗中的声音响起,烛光只照亮她露出
黑暗的一角,显露出一只套着酒红色高跟的黑丝玉腿,可见其主人是个妖艳的女
王。

  炎热的夏季逝去高温的热浪,秋季的到来让温热的空气渐渐凉爽,也让大学
中的少年少女们露出对学习的认真。

  「……丰富描写时的维度,是在写作中非常有效,而且非常容易被人忽略的
小细节,」讲台上,一名身穿白衬衣的青年男子轻轻挥舞着右手,正向阶梯教室
里满满当当的学生们侃侃而谈。「所谓写作中维度的丰富,不只是让空间上不同
尺度、方向上的景物相交错,更是词语间感情的涨落远近相互交织协调,共同构
建行文中的场景。」

  男子摁了一下遥控器,将投影屏上的幻灯片切到了下一页。

  「这首中文古诗——《静夜思》,就极其自然地运用了这一技巧。『举头望
明月』,『望』是一个向上的、向外的动作,『明月』则是一个外在的、远而缥
缈的事物。而下句『低头思故乡』正好相反,是一个向下而且将视野拉近的镜头,
『思』和『望』也相反,是一个向内心探求的动作。而『故乡』却和『明月』两
词相近却又相左,相近是指两者离视角所在的地方都是遥不可及的,相左则是说
『明月』虽然能看到,却陌生而虚无,而『故乡』虽然不在眼前,却是熟悉而温
馨。因此短短十个字,却包含了数个相互对照却又暗自相关的意象,构成一个高
低有致、远近分明却又浑然一体的意境,用词又是如此朴素简洁,可称得上大师
之作。」

  「那么……」男子稍微停顿了一下,眼神望向了教室的前排,「小莫,你能
不能再举个例子呢?」

  「啊!」教室第一排中间,一名黑发少女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长长的刘海
盖住了她的额头,而一副夸张的厚边眼镜则几乎遮盖住了她脸庞的上半部分。

  「那个……让我想一想,嗯……」少女略显羞涩地低下了头,思索了片刻后
忽然抬起头说道,「那个……『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是不是呢?」

  「嗯!这个例子很好,请坐。」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向上推了一下自己的
眼镜,走下讲台。

  「前半句是一个垂直方向的展开,遥远的明月将月光从松树间照下,这也是
一个静态的景致,而后半句则是将视角缩到近处,月色如泉水般在石上流淌,则
是一个水平方向上的动态展开。而两句间无论是『明月』还是『清泉』,都非常
适合幽静而微凉的初秋夜色,相对之外又有相同之处,因此这句诗同样构成了空
间上颇为丰富的意境,同样是名家之手。」

  「那么……」男子走回讲台上,而代表下课的音乐声恰当好处地响起。

  「我们课上举了两个来自中文古诗的例子,我希望回去之后大家可以试着找
几个英文诗歌或者小说中的例子,然后下节课上大家可以适当交流一下。那这周
的写作课就先到这里,大家上周提交的小说作品我会尽快批阅完,并且会挑几个
有意思的小说一起鉴赏。那么下课!」

  随着男子宣布下课,阶梯教室开始变得拥挤和喧哗起来,男子在讲台前低下
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正当他把物品一件件放进电脑包中时,耳边传来女生
呼喊他的声音。

  「那……那个……」小莫双手把一大本记事本抱在胸前,声音略略颤抖,低
着头对男子说道,「老师觉得我……我今天回答的如何呢?」

  「很不错啊,没想到你还读过不少唐诗,我以为你只喜欢英文的诗歌呢。」
男子笑着看向小莫,「那要是让你举一个英文诗歌的例子,你现在能想出来吗?」

  「啊!我,让我想想……」小莫似乎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两只手紧张地扣紧
记事本的边角。

  虽然她的头埋得更低了,男子还是可以查觉到,女孩身上散发出的紧张,和
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

  「啊有了!」小莫突然想到了什么,兴奋地喊了起来,抬起头看向男子,
「里尔克的《秋日》,如何呢?」

  「你指的是第一节吗?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

  「把你的阴影落在日晷上,让秋风刮过田野。」小莫接道,微红的俏脸挂着
大大的笑容,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小女孩一样,「怎么样,怎么样?」

  「很好,虽然稍微有点单调,但是勉强合格了,毕竟这么短时间内就能想出
来,难为你了。」男子点点头。「那么,我就先走一步了。」

  「啊啊,那个,稍等一下……!」

  小莫看到男子要走,赶忙走上前几步,勉力的将记事本单手抱住,轻轻伸出
另一只手,拉住了男子的衣服。

  「嗯?还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那个……」小莫低着头,微微扭动着身体,显出一副更为不安的样
子。「上周我……写的那个小说,老师您读过了吗?」

  「我第一个读的就是你的小说哦。」男子回头说道。

  「那……那,您觉得写得如何呢?……」少女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
听不见了。

  「嗯……虽然只是一篇童话故事,但是从写作技法上来讲,对于本科一年级
的学生而言几乎无可挑剔,甚至显得过于成熟了。」男子眼神闪了闪,「无论是
行文节奏还是用词都非常好,剧情展开也很自然,不过……」

  「不过什么啊……?」

  「我怎么觉得这个故事,实在是有点……太悲伤、太阴暗了呢?」男子微微
叹了口气,「空无一物的人偶,为了寻找所谓的自我和意义,毫无意识地伤害素
不相识的小动物,这真是你想写的东西吗?小莫?」

  「格林童话尚且还有美好的一面呈现出来,太黑暗的东西还是不要写了吧,
毕竟……」

  「呜呜……」面前的女生低着头,发出含混不清的小动物一般的声音。「我,
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上这门课主要是为了讲授技法和鉴赏作品,故事本身的高低对于这门课
并没有影响。」男子看了看手表,转身准备离开。「我已经把小说中叙事描写方
式值得改进的部分标了出来,到时候你自己看看就好了。我先走了。」

  「嗯,老师再见!」小莫抬起头,向着男子的背影默默地挥了挥手。

  「老师……嗯,再见呢。」男子的背影淹没在下课后的人群中后,小莫把头
又低了下去,轻轻说道。

  「伊斯特姐姐,同学们就拜托你啦……」学校小树林的鹅卵石走道上,正有
一名身穿灰色毛线衣的少女,她有一头亮丽的黑色披肩发,戴着一副淡金色边框
的厚边眼镜,映衬着她白嫩的俏脸,文学少女的气质展露了出来,却奇怪的没有
吸引到任何一名男同学在旁跟踪偷看。少女一手抱着笔记本,一手拿着粉色iP
hone手机,目光望向橘色的夕阳,眼光闪着太阳逐渐走向黄昏的光彩。

  「你呀,这次可是要违反戒律了,看来你是真的喜欢穆斯啦,咯咯……」电
话那头传来一阵风声和女性微责的声音。

  「啊!讨厌……」

  「好啦好啦……我现在在天上呢,还要去找爱莉丝,你们办完事,我保证完
成任务。还有没有事啊……」

  「没有了。」

  「那祝你玩得开心,Bye……」电话那头说完就挂了电话,少女不自然的
揉了揉双眼。

  这是眼泪吗?

  为什么会流泪呢?

  只是和他们上了大半年的课,自己可是魅魔啊!

  难道真是喜欢吗?

  少女神色微红,橘色的夕阳将她白皙的脸蛋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她走进树
林深处,再出来时腿上套上了一双白丝袜,身影渐渐向校外远去。

  ……

  「爱莉丝,麻烦你了。」林音看着面前十岁左右的小女孩。

  她穿着一套装饰繁复的黑白色公主裙,从腰部开始,裙摆上有着白玫瑰图案
的花纹,配着上身的雪白和下身的暗黑,仿佛是「格林童话」中走出来的暗黑公
主。

  公主裙的设计仿佛是出自大师之手,紧身的设计和蓬化的裙摆衬着她娇小而
童真的身躯,与她淡金色微卷的长发形成「爱莉丝梦游仙境」般的奇幻之美。又
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蝴蝶结和各式各样的花褶眼花缭乱地点缀在每一个领口、袖口
以及裙边,让她高贵的气质突显出来。而其裙下探出的一对纤细小腿在黑白双色
条纹丝袜和擦得锃亮的黑色圆头小皮鞋的帮衬下,显得尤为惹人怜爱。

  「一次控制25名女生,真把我当成催眠师了。啊啊!!还要控制27名男
生。」爱莉丝鼓起可爱的小脸,似乎不高兴,又似乎很开心,夹杂着怪异的表情
升起一股奇异的气势,一双星辰大海般的深蓝色双眸亮起漩涡状的星芒。

  和刚刚那名少女同一班级的学生陆陆续续的朝她们走过来,而等待他(她)
们的,将是地狱的洗礼。

  ……

  穆斯回到自己的住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楼梯间回响着。

  这是一栋老式的十二层公寓,原来是某个跨国企业的分配房,不过随着时间
的流逝,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住在这里了。

  穆斯一步步走到顶层,把钥匙插进表面已经生锈的门锁之中,伴随着吱吱呀
呀的声音打开了门,迎面扑来一股香甜的血腥味。

  这是一个一室一厅的房间,并没有多少家具,显得空空荡荡,只是在客厅中
央摆着一套木制桌椅,上面还放着一具女性尸体。

  穆斯走进门厅,看都没看客厅一眼就快步走进了卧室。

  这具女性尸体其实不是人,她有着让女人羡慕的容颜,皮肤雪白光滑,乳房
酥弹白嫩,脸上画了紫色眼影和口红。在她头的两边,有着奇怪的黑色弯角,背
后有着一对小翅膀,而在她的双腿间,还落下一条深紫色的细长小尾巴。只不过
在她双乳间,有个心脏大小的血洞,并且剖腹了。

  穆斯推开卧室的门,橘色的夕阳早已涂满了窗外无云的天空,使这个秋日的
黄昏显得别样昏黄而悠长。

  阳光透过铁纱窗照射进来,越过随意铺着灰色床单的旧式木床,在水泥地上
拖下了长长的影子。

  这是间西晒的房间,穆斯怕冷,怕失去亲人的冷,这些恶魔总是会突然出现,
杀死那些可怜的人。

  桌子上的女子是一名魅魔,能让大部分人经不住诱惑与其交合,然后吸食他
们的生命。她是住在这里的普通魅魔,穆斯刚来这栋楼时就被她诱进了家里,费
了些功夫才杀死了她。在她家里,穆斯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资料,只是将她心脏
和子宫挖了出来,防止她复活。

  透过纱窗,穆斯可以盯着下面随时走过的可疑人。

  在卧室左侧靠墙的位置摆放着木制书桌,各种各样的纸张笔记本和书本整整
齐齐的分门别类地摆放着,和地上把衣服乱七八糟地塞在打开的行李箱中的风景
形成鲜明的对照。

  穆斯拉开书桌旁的椅子坐下,把电脑包扔在一边,靠在椅背上长长地伸了一
个懒腰。

  从上一个住处逃出来搬到这个临时居所才刚刚两天时间,穆斯还有很多文件
堆在箱子里还没有收拾。

  作为掩护的在本地大学文学系的教职也刚刚拿到不到一年,在系里的事情也
还有很多没有安定的地方。穆斯感到自己肩部和腰部涌起的酸痛感,心里冒出想
要小憩片刻的念头,不过很快就被他打消掉了。

  穆斯直起身来,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始处理起电子邮件。

  今天晚上七点是魅魔狩猎队队员和作为小队长的自己定时电话联络的日子,
在那之前,穆斯决定自己最好保持一个好一点的状态,也好给自己的队员做一个
表率。

  第一封邮件是一份账目报表的草稿,小队在上个月的支出已经超过了上面配
给的金额,所以穆斯自己作为队长还掏了不少腰包,原因主要是和魅魔战斗的频
率超出了正常的预期,医药费和装备弹药的损耗都要比以往要高。穆斯揉了揉太
阳穴,决定在定时联络之后再好好填写这个表格,这样说不定可以多争取一点配
给。

  第二封邮件是关于附近一家知名的零售商促销采购的广告,至少看起来是这
样。穆斯记下了广告里鸡蛋的价格和商品代码,这是下次在港口附近集会的集装
箱号以及时间地点。

  在打开第三封邮件之前,穆斯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微微皱了下眉头。因为离
他预定的联络时间还有20分钟,这种情况下虽然有队员们失误的可能,但更大
的可能是出现了预定计划之外的事情。穆斯赶忙把电话接了起来。

  「队长!我们被突袭了!」手机刚接通,一个因焦急而嘶哑的声音从另一头
传了过来。

  「对面有多少名?伤亡呢?」穆斯吃了一惊,虽然小队遭到魅魔袭击并不是
罕见的事情,但是发生在自己的头上还是稍微有点紧张。

  「目前只看到两名,除我之外全队覆没,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随后听到的是手机刺啦刺啦的噪声,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穆斯感到自己的太阳穴下的血管突突地跳着,嗓子发干。他拿起桌面上的水
杯喝了口水,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才发现自己的手心也早已全是汗。

  两个魅魔就全灭了自己的小队?

  穆斯非常怀疑自己刚听到的东西。他对自己小队的实力很清楚,即使是被偷
袭,两名魅魔也不至于把整个小队逼到差点连被袭击的情报都传不出来的地步。

  「逃吧。」

  这是穆斯第一个涌现出来的想法,不过很快就被他否决了。

  因为他脑海中浮现的是,那个问自己问题的女学生。

  穆斯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不过没有接通。「……希望学生那边没有事
情。」他低声说道。

  「如果这样的话,起码要把这个情报报告给上级。」穆斯心中想道。

  出于保密的原因,上级和自己在定期集会以外都是单向联络,所幸今天就是
和上级定期联络的日子。穆斯看了看表,大概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或许先离
开这里,逃到某个地方耗过这段时间,是个不错的策略?」穆斯这么想着,可是
又不敢确定这时候在外面乱跑是不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坐立不安的犹豫着。

  正在这时,「铛铛」两声敲门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穆斯瞬间紧觉起来,这个时候,这个点找自己,是谁?

  「没人知道我住在这里啊!」

  穆斯一下子从椅子上直起上身,第六感告诉他不要过去,但他还是要确认一
下到底是谁,是自己认识的人,还是房东?

  在这个紧要关头,穆斯不由得提高了警惕。他赶忙摸了一下腰间藏着的一把
格洛克17型的小手枪,稍微心安了一些。

  这是上级统一配发的军用手枪,每次对魅魔进行狩猎都能有效发挥作用,让
她们不好近身。而且使用起来相当轻便,穆斯一直随身携带它,作为防身武器。

  「铛铛。」门又响了两声。穆斯悄悄走到门口,透过猫眼向外看去。

  一名梳着披肩发的少女正低着头,抱着一本大大的笔记本,正在外面紧张地
搓着手。

  「小莫?」穆斯心中充满了疑惑。

  在这接近两个学期的教师生涯中,小莫无论是在上个学期的文学鉴赏还是这
个学期的写作课上,都是和自己交流相当积极的一名学生,虽然说话的时候穆斯
能够感到她非常怕生,但同时他也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出来,她对文学的热爱,这
也是穆斯一直从未怀疑她是潜伏在自己身边魅魔的原因——他相信,小莫是真的
对文学的热爱而上这门课,而接近自己的。

  但在这个时候,这个点来,尤不得穆斯不相信,况且客厅里还有具魅魔的尸
体,她不能进来。

  穆斯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然不多,不过在这个时候穆斯突然有些犹豫,小队
遭袭的情况应该尽快传达出去,也许伪装成自己不在家才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但在穆斯从猫眼里看到,小莫抬起头时,厚厚的眼镜下面那少女恳求般的眼神时,
穆斯突然感到心中一颤。

  这种眼神,太熟悉了!

  身体……

  「随便把她打发回去把。」就这么想着,穆斯拉开了房门。

  「那个……小莫,你有什么事情吗?」

  「啊,老师!」小莫看见男子,似乎眼神也恢复了光彩。「啊终于见到你了
!」

  「有事的话可以简短说明吗?我现在比较忙。」穆斯嗅着甜腻的血腥半掩着
门靠在门口,尽可能摆出一副自然的表情。

  「那个,我有一些个人的事情想和老师说……」像是难为情似的,小莫低下
了头,双手紧紧抱住胸前的笔记本。

  「如果可以的话下节课再说可以吗?或者明天约个时间也可以,我现在确实
有要紧的事情。」穆斯虽然听说过所谓的师生恋,也想要和小莫有一断师生恋,
但现在丝毫没有这样的想法,而且眼下确实有要事在身。

  「不!不行!」小莫突然抬起头,眼中闪烁着焦急的目光,「如果今天不说
的话,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今天不说那是什么事情……」穆斯嘀咕道,突然,他双眼的余光落在了少
女的双腿上,一下子警觉了起来。

  大学之中,学生穿丝袜的非常少,即使有也是修饰腿形的肉丝而不是纯洁的
白丝,况且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家在这里的?

  「小莫,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

  空气似乎瞬间沉静了下来,穆斯盯着眼前的女生,看见她的表情逐渐凝固住,
心中的那抹不知是什么心情开始逐渐放大。

  没错,能够找到自己才搬来没两天的临时住所的小莫,绝对没有她的外表看
起来的那么无辜,更何况她穿了白丝袜!

  「记住,任何穿了丝袜的女性都有嫌疑,即使是我。」穆斯想到自己姐姐在
一起训练时她说的话,肌肉紧绷了起来。

  「啪嗒。」

  少女突然张开双臂,向男子扑来,怀中的笔记本重重地摔落在水泥地上。穆
斯吃了一惊,不过心中早有防范,直接闪身关上房门,并且反锁锁死。

  家中的魅魔可能是这次的导火索,但也可能是最近活动太频繁,导致议会出
动了处理事件的特工,只是不知道,她为何潜伏在自己身边大半年,而自己却一
直认为她是人类,失踪那么多学生也是她做的吧,自己真是可笑,第一个就将她
给排除了,还喜欢上她了。

  「老师!你以为关上门我就进不来?」听到小莫说的话后,穆斯不禁胆心起
门经不经得住魅魔特工的全力一击。

  「面对魅魔时,防守是最下策的,她们只会以此来猎杀取乐,所以鼓起勇气
进攻吧。」姐姐的话如同刻在穆斯脑髓上,他拿出别在腰间的格洛克17型手枪,
打开了房门。

  「砰!」

  穆斯朝着小莫直接开了一枪,岂料她的身手远比穆斯想象中要敏捷许多,少
女柔软的娇躯贴着门扑进了穆斯的怀里。头发散发出淡淡的不知名的清香,毛线
衣下凹凸有致的身躯在穆斯怀中轻轻扭动。小莫轻仰着头,双唇就势向穆斯的脸
上吻来,那张双眸微闭的秀美脸庞不禁让穆斯微微有些失神,不过这只是一瞬间
而已。

  「不妙!」穆斯暗呼一声,立马用力伸手把小莫从身上拉开。

  然而,少女的抵抗在面对经受过训练的男子时并没有多大,轻而易举的得以
从中脱身,却发现自己在慌乱之中用力过头,赶忙后踏一步试图稳住身形,然而
后腿却被什么东西紧紧拉住,完全迈不开步子,只得仰面重重地摔倒在地。

  少女进入客厅,似乎没有看到魅魔女尸的样子,她露着淡淡的笑脸。

  而当男子的头部摔在水泥地上之前,最后一个念头是,「完了。」

  少女这完全是有备而来,扑进自己的怀里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通过吻技和唾
液制服自己,因为对抗这一手是每个经过训练的狩魔者都必须要熟练掌握的技巧,
所以这肯定只是虚晃一招,自己在心慌意乱下用力挣脱也在她的计划之内,而自
己之所以被绊倒的原因嘛……穆斯躺在地上微微转了一下头,在少女被白丝紧紧
裹着的两条纤细小腿之间,一根长长的黑色尾巴正在轻轻拍打着。

  毫无疑问,就是那个。

  「咔哒。」穆斯听到关门并且反锁的声音,心更是一凛。

  至于小莫这么做的原因嘛,让自己仰面摔倒只是其次。因为即使她趁这个机
会扑上来,自己也至少有七成把握可以挣脱开。

  穆斯这么想着,右手感觉空荡荡,手枪不见了,心立刻沉到了谷底。

  「嗒……!嗒……!」穆斯听到少女的鞋子轻轻扣在地板上的声音,身体挣
扎着向后退去,靠着墙直立起上身,向小莫看去。

  虽然容貌没有区别,可是面前的少女和自己原来印象中的那个羞涩而好问的
女学生已经完全不是一个人了。

  小莫左手轻轻地摘下眼镜,随手扔到了地上,深蓝的眼瞳带着微微的嘲虐看
着男子。

  橙色的夕阳从客厅射入,洒在她轻笑着的白净侧脸上,像是铺了一层淡淡的
金沙。棕色的毛线衣长长的下摆盖住了少女的臀部,但掩饰不住少女上身的饱满。
而从毛线衣下摆伸出的一对笔挺的双腿被纯洁的白色长筒袜裹住,只在丰满的大
腿根部露出了一抹更加诱人的透粉雪白。

  少女右手指间旋转着刚刚从男子腰间夺来的手枪,轻笑着看向在地板上满脸
惊慌的男子。

  「啊呀,没想到老师还有小手枪呢……」少女,或者说是魅魔小莫,挂着让
人琢磨不透的神情看向穆斯·寻·米斯拉蒂。「我也喜欢这种小玩意,毕竟可以
不用耗费魔力施放魔法,而且用起来也很方便,就像这样!」

  「砰!」

  小莫手上的银色手枪突然火光一闪,直接射向穆斯的左手。只听「当」的一
声,穆斯左手旁不远处的匕首被击飞了。

  「处理一些小东西,也是方便的很呢。」

  「你到底是什么目的。」失去武器的穆斯同时也失去了最后一张底牌,他握
紧左手,拧眉的看着面前的少女。

  「呀,我都忘记介绍自己了,不好意思呀老师。」小莫轻轻鞠了一躬。「如
你所见,我是一名魅魔,名字嘛……叫我小莫就好啦。氏族嘛,就是伊斯族啦,
就是能入梦的那种,老师应该知道的吧?哦对了,」小莫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
「老师肯定知道的啦,毕竟是……杀过那么多魅魔的特种兵嘛。」说到这里,小
莫眼中闪过一道野兽一般的神采,不过转瞬即逝。

  「所以袭击我小队的,也是你的同伙吧。」穆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了
那么多,那你又是什么身份呢?我可不觉得随随便便一个魅魔就能把我算计到这
种地步。」

  「嘛,其实告诉老师倒是无妨啦,只不过我们队伍自己也没有什么正式名字
呢。」小莫还是摆出那学生一般无辜的笑容。「主要还是你们最近太活跃了嘛,
所以这边的领主向议会求助来着,我们才会过来看看呀,没想到老师还那么嗜虐,
人家上解刨课都没那么血腥呢……」小莫偏过头,看了一眼桌子上本来就是普通
魅魔的魅魔。

  ……

  所以艾米其实是秘党议会直属下处理特殊事件的特工?

  穆斯立刻感到了事件的严重性,艾米想要脱离秘党,议会长老却是不许,被
她们囚禁!

  穆斯早就在姐姐那里听说过,虽然魅魔看似仅仅通过氏族制联系成一个个家
族,家族间互相往来不多,但有称为「秘党」的组织约束和管理着大多数氏族的
地盘划分、人口发展以及和人类暗中交易等事宜,而它们手底下有一批专门训练
来处理氏族内外特殊事件的魅魔,承担各种暗杀魅魔或人类、收集情报、挑拨离
间等见不得光的事情。

  怪不得自己的小队被两个魅魔就剿灭了,这些敌人和以前遇到的根本不在一
个量级上。不过,艾米是真的可怜,被那些魅魔利用,还好自己都在她身边,榨
死的人也都是自己。

  ……

  「大小姐……」

  「事情怎么样啦?」穿着花嫁般红色lolita裙的少女看向女仆长说道。

  「寻殿下找到艾米了,可是……」

  「可是什么?」大小姐伸出一对纤细的白丝小足,有节奏的玩弄着loli
ta鞋上的珍珠。

  「艾米被……被她们调教成特工了……」

  「呵呵……有趣……」大小姐穿上玛丽珍鞋,睁开一对血红的双眸,「艾米
是我米斯拉蒂家族的人,她们也敢……!看来,百年的时间已经让她们忘记了!」

  「我也很久没出去走动走动,今晚……咯咯……血色将弥漫整个天空……!」
大小姐周身显现出血红的雾气,伴着淡淡的血腥,好像吸血鬼一样隐没在雾气中。

  ……

  「那么谈价钱吧,」穆斯很干脆的说,「你明明可以一枪毙了我,却到现在
都没有动手,我觉得可不是在顾忌什么师生之情吧?说吧,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
么?」

  「呵呵,和聪明人就是好说话……」小莫一边说着一边搓弄着手枪,银色的
枪身在一双白皙纤细的十指间灵活穿梭着,「我想要的很简单啦,你们最近应该
还会有一次聚会吧?就是各个小队长还有你们那个不露脸的上司都会来的那种。」
小莫轻轻笑着,可穆斯只感觉脊背上一阵阵发凉。「所以说呀,我和我的朋友们
也想去认识一下大家呢,老师可不可以给一次机会呢?或者把大家的联系方式给
我也可以哦……」少女双手合十,微微鞠躬,像是学生真的在恳求老师一样。

  听到是这句话,穆斯反而安心了下来。既然魅魔需要去突袭集会现场,或者
索要他们的联系方式,这说明其他几个小队还是安全的,至少没有全灭。

  不过,魅魔的话又有多少是真话呢,穆斯安心下来的心顷刻间又紧张了起来。
学生们最好没事,他们是无辜的。

  穆斯脑海里又浮现起了在课堂上回答问题的小莫,似乎重新充满了决心。

  「可以啊,小莫。」穆斯微微的笑了起来。「这个要求,老师当然可以告诉
你,谁要小莫是老师的学生呢!」

  「啊!真的嘛!」小莫听到这回答,反而似乎、有些不高兴了。不是到死都
不愿意说的那种吗?

  「一队队长是我,二队队长手机号XXXX,三队队长手机号XXXX……」
穆斯直接出卖了他们,不过手机号都是真的吗?

  「……」

  「没记住老师……」小莫听到男子像是故意整自己,说的非常快,即使认真
听也只分辨出几个。

  「那老师再说一遍……」这次穆斯用了十一种人类国家的语言说了十一个数
字,十一个数字组成的手机号的数字音对映十一个不同的国家,这可难为小莫了。

  「老师好调皮呀,在这个时候用这种方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不过不要
紧,我有录音笔哦,老师用摩斯密码说也不要紧……」小莫露出淡淡的笑容,从
身后拿出了一支笔。

  「呵呵……!有备而来的吗!」穆斯重新慎重起来。

  「嘛,是呀……」小莫叹了口气,「正是这样容易屈服的老师,才是我钦佩
喜欢的那个人呢。硬是不说,我自己还要累死累活的拷问,每天的工作量都很大
的呢……」少女像是在抱怨一样倾述着。

  就在小莫自言自语的间隙,地上的男子突然发力,一脚蹬起向小莫撞去。

  「啊!」

  其实穆斯对这次偷袭还挺有把握的。

  首先偷袭本来就占了不少便宜,其次刚才小莫已经自述了自己的氏族,伊斯
族的魅魔本身除了入梦的能力之外身体素质并没有比人类高多少,刚才要不是自
己有些心慌意乱还不一定会栽在她的手里面。

  而且自己都说了出来,她放松警惕,在这么近的距离慌乱中开枪肯定会顾及
到不能造成致命伤的问题,而如果射不中紧要地方又不一定能够阻止自己。因此
只是令其失去平衡,夺回自己的手枪几率并不应该太低,总之比现在坐以待毙要
好。

  正如穆斯期待的一样,小莫子宫重重受了自己一脚,即使是魅魔,也会提不
上力气,况且桌子上的魅魔尸体也不普通。子宫被碾成香粉,魅魔吸入不管是何
氏族,身体肌肉都会失去活性,直到代谢完毕,而代谢的器官就是子宫。

  然而,穆斯没有去拿手枪,因为子弹只有一颗,里面已经没有了。

  ……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