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七日之都

  • 【永远的七日之都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濑由衣的烧烤摊
字数:6026
首发:Pixiv(id=13482455)

  立秋未必是秋天的开始,也可以是盛夏的继续。

  就像结婚不是热恋的终结,而是永无止境的爱意。

  立秋刚过,天气却愈发的炎热,早晨七八点的太阳透过窗帘的缝隙,就晒得
我屁股发烫。慢慢悠悠从梦里被热醒,我习惯性朝身侧一抱,却扑了个空。

  「昂?……由衣……由衣?」

  奇了怪,平时都是我叫她起来吃早饭的,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没影儿了。

  「在呢……咕噜……在刷牙……咕噜……」

  走出卧室,只见由衣顶着一头凌乱的白毛,宽大的睡衣顺着肩膀歪到一边,
哼哧哼哧地刷着牙,手里拿着手机极度认真的在找着什么。

  高科技这种东西,也许学起来很难,但一旦体会到它的好,可能就再也丢不
掉了。自从由衣费劲学会了用手机,家里的快递就没停过,且不说世界各地的各
种调料,就连缝衣针都买了好几盒。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能穿着老婆亲手做的礼服结婚,花点钱怎么了?

  「又想买什么啦?」

  我走到由衣面前,帮她理了理黏在额头的散发。

  「蛋糕啊……噗……」

  「啊这……那个……」

  「我知道你订了。」由衣用手指刮下自己嘴角的泡沫,抹到我的鼻尖上,
「我就是突然想起我还没做过蛋糕呢,就想看看有什么喜欢的款式,自己照着做
一个玩玩。」

  「新奥尔良烤蛋糕?」

  「…………」

  「哎哟!」

  由衣一边擦嘴一边恨了我一眼,小脚一蹬脱下拖鞋,脚跟在我的脚趾上做了
一套90度反复回旋。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就知道吃肉啊!」

  也不知道是谁先被便秘折磨得要死要活,最后乖乖开始啃黄瓜的……

  不过这种话我可不敢说,不然以后的晚饭肯定只有黄瓜了。

  「别发呆啦!赶紧洗脸刷牙,今天陪我出去买点东西。」

  「真要做蛋糕啊?」

  「怎么啊,不喜欢别吃啊!」

  「没没没!哪能呢……」

  要说人和人的体质,确实是不同的。由衣出门从来不打遮阳伞,也不擦防晒
霜,但是那一如既往雪白的肌肤,总是能让很多姑娘陷入极度的愤怒。

  一左一右两个白色发球上,插着两枚樱花簪子;嘴唇细细涂上N21号活力
粉色——涂了两次,第一次被我亲没了;上身一件露脐白T,印着她心爱的卡通
烤肉;下身黑色的过膝裙,点缀着几颗水钻,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我觉得你戴个帽子也许会更好看。」

  「你觉得我头上这两团能戴帽子吗?(戳戳)」

  「剃了吧!」

  「…………」

  「啊啊!」

  「我先给你把毛拔光!」

  本来之前为了解决黑门,着急上火,头发就很少了,这下更没了。

  「咱们先去哪儿?」

  背好我心爱的大背包,今天肯定要好好采购一番。

  「先去花店吧,听说教会开了一家花店,我想去看看。」

  由衣的眼神有一点点沉重,我想我明白了她的心思,握着她的小手,慢慢朝
着她说的花店走去。

  「圣·星·花·店?」

  看来所谓的信仰,在经济形势真的不行的时候,就会荡然无存嘛,连教会都
要搞这种副业了。

  「嗯?指挥使好,指挥使夫人好。」

  正准备进去,正好撞见花店老板抱着包装好的花走出来。

  「瑟雷斯这算是发挥个人特长为教会创收吗?」

  想了想,最适合管理花店的,应该也就是她了。

  「指挥使说笑了,主要是为一些生活困难的信众和教会人员发放一些补助金,
创收可谈不上。」

  瑟雷斯一边说,一边看向路边,「正好,需要补贴的人来了。」

  呜……呜……

  按理说,小电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噪音才对……

  「瑟雷斯!还有新的派送单吗!哟?这不是指挥使吗?怎么,小两口有烦恼
需要本神官为你们开导吗?放心放心,收费很低的。如果你们要求子的话,最近
教会也有祈福仪式定制哦!」

  少了熟悉的大披风,赛斯今天穿着格外干练的配送工作服——背上印着硕大
的圣星快送,骑着似乎随时会冒烟的破电驴,在都市里穿梭着,运送着瑟雷斯亲
自打包的花束。

  「什……什么求子啊!我……我还小呢!」

  由衣抓着我的手忽然捏紧了几分,红着脸,瞪了赛斯两眼。

  「也是也是,现在不景气,晚点要孩子也不错,可以养两只猫提前体验当妈
的快乐啊!我那有很多流浪猫,领养代替购买……」

  「赛——斯——神——官。」

  正当赛斯滔滔不绝的介绍着他的猫咪庇护所时,瑟雷斯微笑着打断了他。

  众所周知,瑟雷斯的微笑可能并不是什么好的讯号。

  赛斯干笑两声,带着货物又突突突地离开了。

  「好啦,神的孩子又继续为了生活奔波去了,那么,两位有什么需求吗?」

  瑟雷斯拉开门帘,欢迎着我和由衣。

  「就一束菊花吧,简单点……啊对了,这附近,有卖烧酒的吗?」

  「前面左转,新开了一家酒铺,你们去,也许会有打折。」

  「还有这种好事?!」

  打折这种事,我这种生活精致的男人怎么会放过。

  「你们先去吧,等下过来取花就行。」

  暂时别过瑟雷斯,拉着由衣走向她说的酒铺。由衣的手捏着我的手掌,反复
蠕动着。

  「不带点烤肉吗?」

  「烤肉扔海里你不觉得奇怪吗?」

  「也是……」

  很快,酒铺就出现在视野里。但还没等我们走进,熟悉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雯梓!今天状态不错哦!再来一杯吧!这可是我从老家带来的最好的酒哦!」

  「来……来就来!谁怕啊……你……你别晃啊!你怎么就醉啦!……咕……」

  雯庭酒馆……究竟是哪个挨千刀的让雯梓卖酒……

  「哟!新婚快乐呀指挥使。」一进门,一个带着铜臭味的声音就飘到耳边,
「怎么?新婚太卖力,身体不如意?别怕别怕,我们这里正好进了一批上好的虎
鞭洋参酒!开业酬宾,再算你个指挥使特价,这一瓶只要648!」

  看着瓶子里飘着的一条条怪异的东西,我觉得里面应该是猪鞭和萝卜炖的汤
……

  「老奸商你又来骗钱!你以为我在山里没吃过老虎吗?虎鞭可比你这个大多
了!」

  由衣抱着一瓶烧酒走了过来,风轻云淡地诉说着她烧烤虎鞭的故事。在场的
男性无不夹紧了身体,心底里暗暗为那只老虎默哀了几秒。

  结了酒钱,顺便反复拜托了正在布置店里风水装饰的钟遥,一定要照顾好雯
梓之后,我和由衣打车赶往港湾区的海边。

  「是这吧?」

  「谁知道他的骨灰漂到哪里去了呢。」

  由衣虽然笑着,但总能感到一丝落寞。

  「师父,你安心去吧!」

  由衣撕下一朵朵菊花,撒到茫茫大海中。然后把花枝伸进酒瓶里,朝着海里
洒下烧酒。阳光下的酒滴隐隐散射出小小的彩虹,咸湿的海风里,染上了些许醉
人的香气。

  我也跟着由衣一起,撒下花瓣,祈祷着能有那么一瓣漂到她师父的身边,告
诉他,我们一切都好。

  「…………」

  「没事……想哭就哭吧。」

  由衣像受伤的小猫,埋在我的怀里暗暗流泪。双手抓着我的胸口,手指扣着,
微微的颤抖。

  有些时候我挺高兴看到她哭的样子,因为她终于不再需要警惕着周遭的一切,
她终于可以安心的宣泄自己压抑着的情绪了。

  这么想来,我还挺牛逼的。

  嗯,爷真棒。

  等我的衣服湿的差不多了,由衣轻轻推开我,拿起酒瓶丢进海里,和师父道
别。

  然而,就在我和由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从海里伸出一只手,举起了由衣
丢进去的酒瓶。

  「指挥使,濑由衣小姐,请问这是你们丢的吗?」

  那个男人严肃的目光让我和由衣愣在原地。

  「是的……对不起……」

  「但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潜水……」

  出门半天,东西没怎么买,意外倒是一个接一个。等我们回到家,正好赶上
配送的面粉奶油啥的送回来。

  「你真要自己做蛋糕啊?」

  「是啊!失败了大不了吃你订的咯。」

  回到家里,由衣换上宽松的居家服,围上一条暗红色的围裙,拿着手机仔仔
细细地研究起蛋糕制作的方法。

  「我说……要不问问朝奈或者摩卡?」

  「我的生日你却满脑子想着别的女人?」

  「哈?!我……唔!」

  「嘻嘻!这是给你的惩罚!」

  由衣抓着奶油筒,朝我脸上挤上一大团奶油。坏女人竟然还让我自己去洗,
我只能像个瞎子似的,摸索着去洗眼睛。

  等我洗干净出来,只见由衣已经在哼哧哼哧揉着面团,看似瘦弱的身体,却
有着能锤死猛兽的力量,揉个面团更是不在话下。

  「呼……你愣着干嘛,不帮忙就一边呆着去!」

  「你做饭的时候特别性感。」

  「这话我在网上看过,别拿来忽悠我。」

  「不,我说真的。」

  我走到由衣背后,轻轻抱住她的腰身,脸埋在她的头发里,发香和淡淡的汗
味搅和在一起,倒是有些别样的吸引人。

  「别——闹!」

  看来由衣是真的很想做好蛋糕,愣是捏了两个小面团塞进我的鼻子里。要放
在以前,现在应该已经在沙发上运动起来了。

              叮——咚——

  看来是我订的蛋糕到了。

  「让我看看你的品位!」

  由衣听下手里的活,凑过来看看我的品位。

  说实话,选蛋糕这种事我是真的不太会,索性定了个简约点的。上面用草莓
酱写着YUIHappyBirthday,顺便要了十八根蜡烛。

  「又是草莓酱……」

  「因为……我是真的很喜欢草莓味啊……」

  「那为什么要十八根蜡烛?」

  「因为我老婆永远十八岁。」

  「恶心!」

  嫌弃的眼神配上难以抑制的弯弯嘴角,女人啊,你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去去去!调奶油去,顺便帮我热下烤箱。」

  和由衣四目相对片刻,我正准备低头亲一下呢,就被她使唤去做准备工作了。

  有道是妇唱夫随,跟着由衣,我也学了不少做饭的技巧,给她打下手还是绰
绰有余的。

  「准备好啦,亲爱的,快把你的宝贝蛋糕放进去吧!」

  「打开打开!」

  「好好好……」

  「小火烤一小时。」

  「得令!」

  呼……做完最累的部分,由衣顾不得手背上雪白的面粉,擦了擦自己额头的
汗水,抹的自己脸上一片一片的白面。

  「洗个澡休息下吧,反正时间还长呢。」

  「嗯……那你等我出来。」

  …………

  等你出来?我是那种人吗?

  等浴室里水声响起,我就在浴室外脱光光,脸上挂满淫笑,推开浴室门。

           呲————————————

  咚!

  迎接我的,不是曼妙的少女裸体,而是一道猛烈的水柱和撞歪鼻子的关门。

  我被算计了!

  等由衣洗完澡出来,我还坐在桌边,晕晕乎乎地揉着鼻子。

  「哎呀,亲爱的,你怎么啦?」

  围着浴巾的由衣,笑盈盈地走到我身边,帮我揉着鼻子。

  「你还说!」

  「啊?人家真的不懂嘛……」

  闻着由衣身上淡淡的薰衣草香味,我再也不想忍耐了,一把抱起由衣,把她
丢到饭桌上。

  「啊!摔疼我了……唔……」

  「啊?对……对不起……」

  「噗呲……骗你啦,笨死了……」

  由衣抬起脚,对着我的脸轻轻一踢。

  「出去转了一天,一身臭汗,不洗洗怎么行嘛……」

  「我又不介意!」

  「我……我介意啊……」

  女孩子的心思可真是无法理解啊……但这不重要。看由衣现在的表情,我可
真庆幸自己机智的跑到另一个浴室提前洗了澡。

  「不是……要在这里吗?」

  「没试过啊……试试吧!」

  「诶?啊!」

  围浴巾哪有在前面打结的?我轻轻一拉就揭开了由衣身上的遮拦。刚刚洗过
的身子,白皙,柔软,散发着我最爱的薰衣草香气。残留着些许水滴在由衣身上
慢慢滚动着,凑近了看,还放大了由衣身上紧致的毛孔。

  我凑到由衣身上,从脖颈开始,攫取着她身上的气味;舌尖在肩窝里徘徊片
刻,慢慢往下,顺着乳侧,朝着中间挪去,轻轻拨弄着早已挺立的小粉尖。

  「啊唔……」

  由衣咬紧嘴唇,微微睁开眼,窥探着我的行动。

  我暗暗一笑,离开她的胸口,继续往下,划过肚子,划过小腹,最后在那已
经有些许湿润的草涧上方停了下来。

  我迟迟没有行动,倒是让由衣有些尴尬,她睁开眼,只见我正在细细观赏着
她羞耻的地方。

  「干……干什么啊你!」

  「好看……多看几眼。」

  「有病!」

  由衣红着脸,双腿一用力,压着我的头,把我的脸压在她的双腿之间。

  恭敬不如从命,由衣正弥漫着诱惑的气息,我便伸出舌头,细细品尝着她独
一无二的味道。

  「昂……!哈……」

  由衣的腿越夹越紧,我的舌头也越探越深,在湿热的通道里,感受着一阵阵
的收缩。

  我含住由衣挺立的小豆豆,轻轻地吮吸着,敏感的豆豆朝着由衣全身散布着
源源不断的快感。我抚摸着由衣的大腿,都能感受到她的一颗颗毛孔正在慢慢收
起。

  「嗯……啊……」

  咕……咕……几股清澈的粘液涌进了我的嘴里,原本夹着我头的双腿也瘫在
我的肩膀上。

  由衣双臂挡在脸上,粉嫩的小嘴正呼哧呼哧地喘息着。

  「你每次换新地方都会很快呢……」

  「说的好像你持久似的……」

  「那试试?」

  被由衣质疑我的能力,我能忍吗?

  我抬起由衣的双腿架在我的肩膀上,挪了挪身子,对准那一张一合的粉嫩禁
地,抓紧由衣的腰身,长驱直入。

  「啊!……」

  由衣眉头紧皱,双手更加用力的抓住我的手臂。

  「疼吗?」

  由衣摇摇头,脚趾在我的后脑勺挠了挠,示意我继续下去。

  我抱着由衣的身子,继续用力,缓缓地一进一出;由衣也伸出手,抱住我的
脖子。

  「嗯……再……深点……啊……」

  我扣住由衣的肩膀,努力往深处压去,触到了敏感的花蕊;由衣的身子也激
烈的回应着我,一阵阵的抽搐,紧紧包裹着我的身体,用温热的粘液浇淋着。

  转过头,在由衣香嫩的脚底轻轻一吻,然后凑到她的耳边,含住她的耳垂,
轻轻吮吸起来。

  「老婆……你……好香啊……」

  「唔……闭嘴……用力……唔……!」

  由衣的指甲在我的后背上越扣越深,我知道她可能快到了。我低头含住由衣
挺立的粉色小粒,牙齿轻咬;另一颗也用手指夹住,来回用力的揉搓着。

  「嗯……嗯!……嗯!啊……!」

  由衣脸色越来越红,我在她脸蛋上轻吻一下,然后吻住她的嘴巴,激烈的通
过舌头交换着彼此的体液。

  我的腰越挺越快,一手捏住乳头,一手捏住阴蒂,嘴巴也没有放过由衣的舌
头。

  「啊……啊!……嗯!……」

  由衣双腿一阵快速的抖动,一股股温热的水流随之而出。我也浑身一震,在
由衣体内肆意的发泄着积蓄依旧的欲望。

  我趴在由衣身上喘着气,由衣也贴心地爱抚着我的后背,轻轻地拍着。

  「嗯?什……什么味道……」

  「啊?……遭了!」

  我拖着疲软的双腿,冲进厨房,赶紧关掉冒烟的烤箱。

  「没了?」

  「无了……」

  噗呲……由衣没有生气,反倒笑了起来。

  「你还……挺持久的……」

  「呵?!又不是第一次!」

  「但是每次这么夸你你都挺得意的吼……」

  「男人嘛……」

  没了由衣的亲作蛋糕,只能用买来的凑数了。

  我看了眼蛋糕,脑子里却忽然有了些特别的想法。

  「变态……」

  由衣的骂声忽然让我清醒过来。

  「不是……我啥还没说呢……」

  但是,由衣已经坐在桌子上,转过身,用自己的脚,夹起一小块奶头蛋糕,
凑到我的嘴边。

  我感觉自己的血压正在飞速的飙升,理智什么的,都不该继续存在。

  我张开嘴,含住由衣奶香四溢的小脚,一边囫囵吞下蛋糕,一边细细吮吸着
由衣的脚趾。

  淡淡的汗味,清香的沐浴露味,蛋糕的芬芳和奶油的馥郁交织在一起,让我
如临仙境。

  「好啦好啦!皮都舔掉了,变态!」

  我不情愿地吐出由衣的小脚,看了看自己再次挺立的下身,猥琐的笑了起来。

  「?喂喂喂……难道你……」

  抹上……

  「来嘛!试试!」

  「讨厌啦!唔!嗯……咕噜……」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