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前线-四溢的戀心(WA2000 純愛且迫害)】【作者:污鴉】

  • 【少女前线-四溢的戀心(WA2000 純愛且迫害)】【作者:污鴉】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污鴉
字数:12569
首发:PIXIV(id=13606752)

  那是甜美卻又帶著少許笨拙,驕矜裡透露出的全然是為了隱藏戀心。

  溫暖的乳汁緩緩地被嬰孩給吮吸著,小小的手在豐滿的乳房上緩緩地撫摸著,
帶點興田氣息的白色奶水隨著那粉嫩的嘴唇一點一點地吞入腹中,女人那張安靜
的面容謹慎地看著在自己胸前的嬰兒,就像在面對一個不可思議的小怪物一樣。

  緩緩的在其他女子的呵護下照料自己孩子的新手媽媽有著一張嫵媚的臉龐,
包裹在浴袍之中的身體此時刻已經因為泌乳的關係失了胸前一小片,盤起的深棕
色長髮下露出一截泌出薄汗的雪白頸子,看的出來對於這種工作女人孩並不熟悉。

  「沒想到懷上孩子是那麼辛苦的事情,人類也真不容易呢。」

  「是啊……我那一次也是請春田小姐幫忙才順利撐過來的,實在是難以預測
的存在呢。」旁邊一位留著黑色長髮的亞州外貌的女性也露出了苦笑,一手抱住
自己孩子的同時也溫柔的替女人擦汗著:「不過DSR小姐也已經很厲害了,沒
想到能這麼快就從分娩的虛弱中撐過來,我當時還要請春田小姐幫忙帶著孩子才
行呢。」

  「呵呵,95只是當時還沒習慣而已,要事之後還有想要生孩子的話很快就
會習慣了。」

  就坐在DSR身邊另一側的春田也是溫柔地回應著,身邊則帶著已經能自己
拿起奶瓶吮吸牛奶的小孩與另一個還只能抱在懷中西母乳的小孩,臉上的表情同
樣也是溫柔無比的。

           彼此都是指揮官孩子的母親

  「當然要盡快恢復,畢竟後來的我要立足也只能透過母憑子貴而已……呵呵,
開玩笑的。」毫無遮掩地說出半真半假的言語,DSR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難以
捉摩:「那個人肯定不會允許的,因為他是那麼努力將愛均分給每個人的同時又
保證大家都能感受到溫暖。」

  說到孩子的父親時,在座的三個女人臉上表情同時都變的溫暖不少,就像是
洋溢在幸福當中一樣,三人身邊的孩子也懵懵懂懂地聽著大人們的嘻笑聲,張大
了雙眼看著這個新奇的世界。

  「春,春田,稍微過來一下。」

  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三人的育兒經,卻只看著一個此時此刻正打扮成廚娘
一樣裝扮的少女自廚房探出頭來,臉上的表情貌似有些緊張。

  而被呼喚的春田則是看向少女所在位置,不方便當場起身的她柔聲地問。

  「怎麼了嗎,WA?」

  「唔……就,就是現在在處理的點心有些問題. 」

  「咦?馬芬在製作上出了問題麼?我來看看……」

  緩緩放下了身邊的孩子起身走到WA的身邊,只看著走到廚房旁邊的春田面
對著WA一人處理的廚房,臉上突然變得有些尷尬,不過隨即就露出冷靜的表情,
兩人很快地一邊處理起現場狼藉的現況,一邊又重新開啟了烤箱,過不久就讓整
個房間裡變的香氣四溢起來。

  過了一小陣子,緩緩地將馬芬拿出來的兩人臉上終於露出了欣慰的表情,香
噴噴的馬芬也讓那些還在襁褓中的孩子們露出了笑容,一旁的兩位人妻也閉起眼
睛品嘗起那股氣味。

  「送給指揮官的話,他一定會滿足地吃完的。」捧著手中與WA一銅製作的
點心,女人臉上依舊洋溢著溫柔的笑容:「所以慢慢地加油就好了,這樣的話絕
對────」

  「啊───這種作法也太溫吞了吧?」

  強行打斷了春田的話語,臉上有些不高興的WA抬頭過去瞪了一下還在餵食
自己孩子的DSR,後者臉上還是一如既往地帶著強烈到足以被稱為驕傲的自信
與氣場。

  「幹,幹什麼呢?」

  「原來如此,是打算要好好的嘗試看看做甜點戰術麼?這樣雖然也不錯不過
啊……」面對臉上露出戒備神情的WA,DSR臉上倒是用燦爛無比的笑容刁鑽
地問:「這樣的招數,可不適合已經成為輕熟男的指揮官喔。」

  「唔!」

  「少說已經認識三年以上了,面對的男人可是已經結婚生子了喔,如果還想
用青澀戀情的方式蒙混過去可是隨時會被超車的喔。」

  「咿!」

  面對不斷發出慘叫聲的WA,臉上露出惡役一樣嘲弄意味十足的表情,DS
R還是繼續對著內心已經千瘡百孔的少女繼續言語攻擊。

  「明明就知道的,現在要鞏固地位還有什麼辦法……當然是生孩子啊!」

  面對這個再明顯不過的答案就像最後一擊一樣種種擊倒了WA的身體,看著
眼前的女人們,此時發現自己被完全超車的少女更加地手足無措。

  「不過啊,果然哺乳這種事情對連巧克力都還要別人幫忙才能完成的小孩子
人形來說,恐怕就連談論的餘地也沒有吧?」

  「妳,妳這!」像是被激怒了一樣發出吼叫聲的WA瞬間炸毛了,雙手將巧
克力的製作材料用力放在地上,那雙大眼睛狠狠地瞪著女人:「那種事情我也能
做得到啊!」

  唉呀,聽上去就跟敗犬的哀號一樣呢,到底什麼時候才有勇氣跟指揮官說想
要生孩子呢。聽到這聲怒吼的DSR還是那樣不鹹不淡地丟出一句,瞬間就把虛
張聲勢的少女整個人整倒在地上,這樣讓還在哺乳的女人樂呵呵的。

  彼此之間的差距確實是已經差了很遠很遠,春田跟95這兩位不說,比起後
發先至的DSR這種泰然處之的態度,也已經輾壓了還處在做巧克力給指揮官都
會不好意思的WA太多太多了。

  然而三個女人只看著緩緩爬起來的少女搖搖晃晃地走到一邊去,就像是受到
打擊一樣,一邊扶著牆壁緩緩地離開現場,完全不想跟眼下的幾個人妻繼續相處
下去。

  太過火了麼?怎麼可能!

  完全沒有負罪感的DSR看著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的WA,一邊自顧自餵奶
的同時,也看著對面繼續餵養自己孩子的母親們,彼此像是心照不宣一樣暫停了
對話,專注於哺乳上,直到DSR再次開口時已經是聽不到少女腳步聲的時候了。

  「那個孩子如果不戳她一頓的話可不會行動的,畢竟在那方面她可是數一數
二的膽小鬼啊。」一邊回應著95說的話,妖豔的女人臉上浮現出的笑容顯得有
些嗜虐:「讓這樣的孩子體會一把作為成人的必經路程,也不錯呢……」

  絕對不是這樣的想法,而是帶著愉悅的心態去惡整對方吧?同樣還處在替小
孩子哺乳的兩名人形看著眼前的一切,在心底裡不約而同產生了共識,然而兩人
沒有阻止DSR的行為也是其來有自。

  「不過那孩子確實是需要推一把的。」靜靜品嘗著DSR的言語同時,望著
懷中孩子的同時靜靜地說著:「果然請G36小姐昨晚強行將WA的意識直接轉
移到有生育功能的素體是正確的麼?」

  「春田小姐……您也並非尋常人物呢。」

  咋舌的95如此說著,隱瞞了這具WA的新素體在訂購時,當初自己有向指
揮官推薦增加無生育泌乳功能的真相。

  迫害,就在這樣無形的默契中開始了。

  生孩子麼……

  夜深了,獨自一人在廚房裡練習起各種點心的WA面對著早上DSR那句話,
不自覺地放下手上所有工具,面對著終於做好的點心與已經不會再一片狼藉的桌
面,此時此刻的內心卻有著說不出的煩躁感。

  即使是預先設定好了的程序,也會在經年累月間逐漸進步呢。看著自己的雙
手,與指揮官在一起的歲月中令麼你的心智也開始一步步地產生自己的獨特發展,
此時此刻的WA已然不是那個單純的傲嬌遜泡萌設定,也有了屬於自己的獨特一
面──那怕是多愁善感的一面。

  「為什麼我還不肯開口去說……」

  化到嘴邊才說了半句就咬下唇不肯繼續將言語繼續,彷彿就連陳述那件事情
的勇氣都還不曾具備一樣,強烈的羞澀情緒一直在心頭打轉著,然而與之對抗的
卻也是今天早上看見DSR那時候產生的不甘心。

  明明是我先來的,無論是認識指揮官也好,互相交心也罷,所有的一切明明
都是我先……

  「為什麼就是沒有勇氣……」

  惆悵地對著眼前的一切做出一個讓人失落的總結,然而WA還是搶打起精神
來,雖然自己還沒有裝上生育模組的覺悟,但是她可不是完全放棄進攻。

  指揮官應該休息了吧,那麼之後帶著點心再次去他那邊──就這樣打定主意
的少女捧著剛做好的巧克力點心緩步地朝著冰箱處走去,然而就在這時候廚房的
門卻被打開了,男人就在WA毫無防備的時間點突然探頭而入,嚇的少女差點又
要驚叫出來。

  「咿───!」

  「唔,我還想說我已經是最後一個沒睡著的人了,沒想到你也還醒著麼?」
依舊露出了開朗的笑容,指揮官臉上的表情近乎於坦然:「抱歉嚇到你了,因為
照顧孩子而變得愈來愈難睡好覺了呢……稍微也想要補充個營養. 」

  「唔……哼,可是現在只有巧克力點心而已喔,可不適合給體脂率攀升的你
吃呢。」

  「這麼晚了吃甜食的確是有些不合時宜了呢……」一邊捏著自己的肚子上那
層薄薄的肥肉,臉上的苦笑卻顯得有些浮誇,仍舊是伸手去拿了甜點來吃:「不
過誰叫我這麼貪吃呢,是吧!」

  一邊說話一邊將餅乾丟進嘴裡,臉上還是那樣一派輕鬆自在,面對這場景讓
WA都忍不住想要笑出聲來,然而那眼裡卻隱隱有比笑容更深的情感。這讓靠在
指揮官身邊的少女開口了。

  「你說謊了對吧,這個時候吃甜點其實不是你想要的對吧?」

  「嗚……的確已經被警告過再這樣吃下去會有問題的,但……」手就在少女
的頭髮間緩緩撫摸著,那就像東西了此時此刻WA的心情一樣,用最溫柔的言語
說著:「WA的心意跟中年肥胖比起來,哪個應該有優先權不是很簡單的事情麼?
要是這時候露出無所謂的表情反而是失禮不是麼. 」

  一直都是這樣溫柔到讓人想哭的程度呢……面對著仍舊張開口大口大口吃著
自己做的點心的指揮官,WA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收手轉頭過去不想讓人知道
他此時此刻內心的想法。

  然而指揮官可不是這樣就能忽悠過去的存在,男人看著眼前的少女舉動,臉
上慢慢地堆積起一抹笑容。

  這樣麼?面對眼前有些落寞的少女,已經化為孩子父親的指揮官卻只是微笑
著,伸出手緩緩將來不及反應的身體好好地抱入懷中。

  「嗚呀!」

  「總感覺你需要安慰一下呢,WA。」

  「不,等等,為什麼?」

  被指揮官好好抱在懷裡的少女發出了貓一樣的叫聲與錯愕的質問,然而被抱
在男人懷裡的少女此時此刻完全無法掙脫,只能被動地讓男人緩緩撫摸著,臉頰
發燙著卻又絲毫無法去抵抗這股溫柔。

  好暖,好溫柔的氣息,簡直要讓人當場沉睡在這溫柔的懷抱中一樣。

  少女瞇起眼睛,此時此刻與過去那強烈熾熱的感情不同,充滿了閒暇自是的
溫情,已然與二十歲時那股會認真直率地向自己傾訴一切的指揮官完全不同,變
得愈來愈習慣緩緩地引導人說出心裡話。

  「只有我在原地踏步呢……」

  「怎麼了嗎?」

  「嗚……就是那個……那個啊。」面對指揮官突如其來的詢問令WA臉上泛
起一層紅暈,就連說話聲也開始變得有些猶疑:「就那個,那個嘛……生孩子什
麼的。」

  「喔?之前可是跟你討論過很多次了喔,明明是哪個人說沒準備好的呀?」

  「那,那個已經不一樣……畢竟現在才感覺到自己真的被超車了。」

  原來是因為這個麼?面對這個答案令指揮官有些啼笑皆非,卻也露出理解的
表情,面對著眼前總是在關鍵時刻羞澀下來的少女,將其抱得更緊一些。

  「現在就來也是可以的喔,生個屬於我跟你的孩子。」

  「等,等一下啊!為什麼要在這時候……」

  面對著男人的進逼,這讓WA臉上的退縮愈來愈多,整個人完全來不及反對
指揮官對她的攻勢,只能緩緩地倘倒在這寬厚的胸膛中,彼此的雙手緩緩撫摸著
對方的身體,靜靜地呼吸著,享受著這股安逸。

  就這樣緩緩地享受一下這股安逸,享受一下親暱的愛撫吧──然而就在已經
坦然接受等一下可能要來場一如往常的性愛時,WA卻感覺到指揮官的動作停滯
了一下,這令他忍不住的張開眼睛看著眼前的男人,然而營面對上的卻是一雙若
有所思的眼睛,面對著眼前的少女似乎發現了什麼. 「原來如此,已經換成了之
前訂好的生育用素體了麼?你也做好打算了啊……是我思慮不周了。」

  「咦!」

  「這樣的話可是沒辦法呢……果然我還是只能好好地答應妳的邀請呢。」

  「給我等一下!為什麼會這樣啊!你這笨蛋,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啊!」突然
恢復意識的少女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回過神來,面對著男人開始親吻自己頸
子的動作露出了毛毛躁躁的慌張神情:「為什麼我會有這種奇怪的素體啊!而且
為什麼我會這樣就把意識轉過來這句身體啊!」

  「嗯?你不知道麼?」

  面對突然慌張起來的WA讓指揮官也有些茫然,面對著眼前的一切讓人摸不
著頭緒,不過想想又不再在乎了。

  提起勇氣的少女跟能夠生育的身體,只要有了這些東西之後,指揮官對其他
的事情完全,無所畏了!

  一念至此,男人的唇就已經湊了上去親吻住WA的嘴唇,也不管對方那帶著
驚慌情緒的微微反抗,面對著這一切他都坦然接受並繼續將舌頭伸入其中。

  濕熱的唇舌彼此交替渴求著對方,面對著男方的探求先是令慌張的少女身體
一繃,卻又很快地軟了下來,少女很快地安靜下來,面對這樣的動作也回以熱烈
的擁吻。

  想要的更多,想要從指揮官身上獲得更多。彼此擁抱的身體更加地糾纏在一
起,指揮官的手掌熟練地將WA身上的衣服一一剝除,底下那白嫩無瑕的肌膚被
那粗糙的手掌緩緩地撫摸而過,自脖頸碰觸到肩膀,最終沿著鎖骨向下觸摸到那
柔軟的乳房,緩緩地撫摸著每一寸身體,催生出更多的情欲。

  「嗚……」

  細碎的呻吟聲傳來,指揮官心滿意足地將唇緩緩抽離開WA的嘴唇上,一絲
黏稠的唾液就這樣掛在兩人嘴角上,顯得是那樣的色情可愛,此時此刻眼神已然
迷茫的少女是那樣令人愛不釋手,想要不斷欺負下去。

  衣服被解開,裡頭原本包覆住一堆白嫩雙峰的胸罩也在指揮官的巧手運作之
下落在地面上,在這個過程中的少女只能緊閉著雙眼,被恐懼與興奮雙雙攫獲的
身軀現在正不住地打顫著,阻止不了指揮官的雙手在自己乳尖上的各種撫弄。

  那就像自葡萄架上輕輕擰下一粒飽滿的果實一樣,只看著手指小力地向前夾
住乳尖,伴隨著細碎嬌媚的呻吟聲傳來,微微轉動的手指掐住了乳頭,不多時就
將乳白色的汁液緩緩地擠出,指揮官見到這一幕也忍不住地調侃著。

  「哦?身體倒是比嘴巴更快準備好了呢,WA。」

  「這,這是因為!」

  還想否認自己的身體正在起反應這點,然而從乳尖傳來的強烈刺激卻讓少女
忍不住地驚叫出來,一點點腥甜的乳汁就伴隨著指揮官的動作被掐了出來,乳白
的水珠配合著鮮嫩的乳頭,緩緩地被指揮官舔舐著吮入嘴中。

  意識到這一點令少女更加地難以遏制內心的害臊,拚了命的想要阻止指揮官
卻徒勞無功,男人的唇舌就跟毒蛇信子一樣靈巧地麻痺了WA的行動,讓少女一
步步地屈服下來,感受著自己此時此刻正被男人吮吸乳汁的事實。

  「為什麼呢~為什麼WA也開始脹奶了呢?」

  「不,不知道,真的,真的完全不知道呀……」

  微微帶著一點鼻音,彷彿是完全不知道為何自己的 身體此時此刻能夠分泌
出香甜的奶水一樣,在亢奮的同時對自己身體發生變化的恐懼也令WA的眼角擒
著一點眼淚,面對眼前的一切都令WA產生前所未有的害怕。

  而看到這一點的指揮官只是緩緩地撫摸著有些畏懼的少女,嘴唇緩緩蠕動著,
在WA的耳邊開口說道。

  「害怕的話,我會引導你,協助你,所以把所有的一切交給我就好了。」

  在那一瞬間,支撐著這名少女好勝高傲外表的假象就這樣被輕而易舉地瓦解,
裸露出的是一個不知所措又害怕的靈魂,正被指揮官緩緩地捧在手心上。

  安撫著,指揮官同時面對著眼前只要用手指輕輕一掐就會讓可口的奶水溢出
的身軀,那手指就像早已熟練每一個動作般靈巧地解開了每一個黨在自己面前的
鈕扣,很快地那緩緩分泌出奶水的鮮嫩乳頭就在自己裸露出來,嬌豔欲滴的粉嫩
樣子好不令人心動。

  已經被乖乖馴服的少女只能緩緩地從嘴中發出一兩聲呻吟,不知所措地等待
著自己被徹頭徹尾地品嘗個一遍。

  指揮官一就舔弄著那柔軟的雙峰,香甜的奶水混合著可可粉的味道,混合成
一杯味道獨特又帶點腥味的可可奶,雖然算不上什麼特等的美味卻令人感到性慾
勃發,男人的舌頭仍舊在那挺立的鮮嫩乳頭上打轉著,肆無忌憚地品嘗這具身體
. 每被舔弄一下,身下少女的身體就會忍不住地顫抖著,淺短的哀鳴聲緩緩傳來
就像要隨時高潮一樣,雙手高舉過頭在身後反抓著就像要依靠這股力量緩解此時
此刻胸口前的強烈刺激一樣,然而那股掙扎在指揮官眼理無疑只是增加情趣的提
味而已。

  繼續玩弄乳頭的同時,手指也緩緩插入小穴當中,手指熟練地在那濕潤肉穴
當中一次次地戳弄著,感受到每一次手指緩慢摩擦過陰道內的肉壁時都像要將熱
度拔聲一樣讓小穴逐漸溫熱柔軟,那怕WA的雙腿此時此刻正強忍著害臊的感覺
想夾住那惡作劇的手不讓指揮官亂動也無濟於事,那溫軟的大腿只是剛好暖了男
人的手。

  「哈啊……沒想到WA會變成這麼安靜的樣子呢,果然身體做好懷孕準備後
整個人都完全不同了呢。」

  「笨蛋,笨蛋笨蛋,不要把我的身體弄成這樣才說這種話啊……」

  完全沒有平時盛氣凌人的態度,面對男人這熟練的態度,已經慌張到完全說
不出反駁話語的WA一邊喘息著,那張潮紅的臉龐上就像象徵她已經完全陷落在
指揮官的掌控當中,完全無法躲開. 身體掙扎著,雙手無助地抓握著像是要發洩
此時此刻無法逃避的刺激一樣,哪怕這些在指揮官眼裡全都是徒勞,只是更加劇
了男人的狩獵慾望而已。

  「呼唔!」

  被這股刺激感給帶動著發出些微的刺激感,面對逐漸深入小穴當中的刺激感,
手指一寸寸地摳弄著那濕潤溫暖的軟肉,面對著這樣的攻勢少女除了不斷地滲出
愛液外根本毫無辦法,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身體變得愈來愈敏感。

  男人的愛撫像是毒蛇蜿蜒遊走在少女白皙的肌膚上,每每碰過一處都令人感
到皮膚不由自主的緊繃,隨之油然而生的興奮感卻又令小穴不由自主地收緊,夾
緊了男人的手指使其無法抽出,像在渴求著指揮官繼續給予更多的觸碰一樣。

  扭動著,緊繃著,身體的每一寸彷彿都在被男人肆無忌憚的品嚐一樣,彼此
親吻著對方的嘴唇,舌頭一次次地攪弄著彼此,只看見指揮官就這樣跨坐在WA
的身上,男人寬大的肩膀幾乎要把少女的身體整個包覆住,像是要將身下之人整
個吃掉一樣。

  那手指還是一如既往的熟練,不多時,伴隨著指揮官加快了自己手指抽送的
速度,身下少女發出的細碎呻吟聲也逐漸加大,那是帶著急促的歡愉,像是在細
細一次小高潮前,身體立刻就迎來更強烈的快感一般,很快地就將腦海中的思緒
一切都給吞沒了。

  好喜歡這種感覺. 被用力抱住的WA突然感覺自己的腦袋被輕柔地撫弄著,
那粗糙卻溫暖的大手就這樣順著髮絲一步步地向下拂過,這樣的感覺又更令原本
搖搖欲墜的抵抗變得更加薄弱,只看著一雙纖細的手摟住指揮官的後頸,主動湊
上前的少女此時也深深陷入這股情慾之中。

  喜歡,真的好喜歡. 閉上眼享受一切的WA喘息著,感受到一步步探索到新
素體敏感地帶的指揮官正毫不留情地攻擊著自己要害,很快地就讓這具身體迎向
更強的快感,在一次次的顫抖與呻吟聲之中,最終——「嗚——!」

  強烈的顫抖感傳來,伴隨著淺淺的一聲傳來是強烈的顫抖,少女用力抱緊了
男人的身體緊緊貼合上去親吻著對方的嘴唇,歡愉的禁臠伴隨著大量的愛液徹底
氾濫開來,少女的新素體在這瞬間到達了高潮。

  再也無力支撐彼此的重量,兩人就這樣倒在地板上緩緩喘息著,品嚐著剛剛
那股強烈的刺激後殘存的一絲餘韻,久久不肯繼續動作。

  良久,一切又復歸於平靜.

  兩人的身體仍是緊緊地抱住對方,在此時此刻已經沒有任何一點雜念,只是
想要好好的擁抱著對方,將自己內心深處的幸福毫無保留地傳遞給對方。

  「真是……這次的身體看來敏感度有點強了呢……」

  「笨,笨蛋……為什麼要這樣……」

  此時此刻的WA臉上再無原本的一絲驕傲態度,早就徹底癱軟在指揮官懷裡
的少女雖然仍舊抱怨著,但是面對著愛人時卻根本展現不出一點氣魄。

  就像是被馴服的小貓咪一樣。緩緩撫摸著少女的臉頰,感覺到WA的身體逐
漸變得放鬆,手指還是放在那小穴之中,繼續挑逗著,感受著愈來愈亢奮的身體
再次回歸到完備狀態,指揮官此時此刻才刻意地將仍舊堅硬的肉棒緩緩地磨蹭著
那濕漉漉的小穴。

  感受到自己的小穴正被摩擦著,WA忍不住地閉上眼睛,體驗著那股令人難
以忍受的刺激。那緊閉的眼睛裡帶著少量的恐懼,更多的卻是對自己命運的認命
與沉溺在性慾中的愉悅,那原本笨拙的唇舌此時此刻也開始恢復原有的靈巧,帶
刺的外表被指揮官熟練地剝除後,裸露出的本性卻是那般地溫順。

  在男人的引導下兩人轉換了體位,只看著少女飽滿粉嫩的陰部就在指揮官眼
前出現,男人繼續快樂地用手揉弄著那深陷情慾的小穴,一方面卻又很努力地地
拍著少女的背脊,緩和著她的情緒不使其緊繃。

  想要品嘗更多。感受到身體的燥熱逐漸不受到自己理智的控制,緩緩令慾望
佔據思考主位的WA開始更認真地舔弄著每一寸肉棒,那靈巧的舌頭沿著前端開
始,舔舐著每一寸的柱身,被男人調教過的心智深處像是早就將這一切視為理所
當然,就連一點點的褶皺都沒放過,嘴裡發出的吮吸聲更是令男人心裡益發地舒
爽起來。

  溫暖的光線下,面對著眼前閉上雙眼細細品嘗自己肉棒的少女,指揮官也緩
緩撫摸他的腦袋讓WA好好地吮吸著,感受到溫順的少女此時此刻就在自己掌心
下盡心侍奉自己的身體,光是用想的就令人感到雀躍. 並沒有停下來,舌頭緩緩
地一步步舔弄著,最後加強力道變成吮吸著肉棒,愈來愈強的犀利讓臉頰微微凹
陷下去,同時也摩擦著指揮官的肉棒,龜頭前端不斷地被喉穴磨蹭著,一陣陣敏
感的刺激不斷讓這柔弱的部位跳動不已,緩緩也分泌出腥鹹的忍耐液,瞬間就被
不斷湧出的唾液混雜著吞入腹中。

  「呼嗚……嗚嗚……」

  閉上眼的WA似乎很享受一樣發出單純的輕哼聲,伸出手就像在捧著美食一
般緩緩撫摸著指揮官的睪丸,緩緩的摩擦著,讓那股感覺緩緩滲透進男人的感官
當中。

  臻首來回晃動著,面對著男人不斷跳動著的肉棒也讓WA更加賣力地吮吸柱
每一寸,愈來愈強烈的雄性氣息也更進一步地錯亂了少女的心智,暈暈糊糊之間
下體早就溽濕一片了。

  一切都是因為換了身體的關係. 在心底裡是這樣催眠自己的,然而那靈巧的
時候卻沒有鬆懈下來,感覺到指揮官此時此刻的呼吸逐漸急促起來就讓WA感到
別樣的興奮,彷彿過舔弄嘴中的肉棒也能讓自己感受到在指揮官心中的價值一樣,
這樣想讓她更加賣力地舔舐著。

  「嗚……不行,快要達到極限了。」感受到自己此時此刻已經到達爆發的邊
緣,也讓男人開始將原本單純放在WA頭上的手改為按壓著後腦杓,有些大力地
主動晃動著自己的屁股:「就快要……」

  強烈的衝擊感瞬間突破指揮官的理智,屁股向前用力一頂,跳動的龜頭就立
刻插入WA的喉穴深處,伴隨著一陣強烈的顫抖,濃濃的精液就在這瞬間衝入那
濕潤溫暖的喉嚨深處。

               嗚嗚嗚——

  細碎的呻吟聲伴隨著一陣陣吞嚥感立刻就將男人的精液向下吞入,因為喉嚨
被頂住的噁心感讓少女痛苦地閉上眼睛,眼角都緩緩流下了淚珠,然而卻還是盡
責地將男人射出的每一點精液全都吸入喉中。

  換作是平常肯定已經感到羞恥,甚至開始毆打起這配額過分的男人了吧?然
而就在指揮官小心翼翼地看著眼前的少女是不是要對自己發起抗議的同時,卻只
看到一張不斷喘息,卻又面帶紅潤渴求著更多的臉龐。

  是新的素體帶來的問題麼?面對著眼前的WA,指揮官伸出手緩緩將少女虛
弱的身體拉起,將這具火熱的身體靜靜地抱在懷中,緩緩地撫摸著少女抖動的背
脊。

  那股溫暖的感覺一如既往的令人安心。感受著那平靜的撫摸,WA的眼睛此
時此刻已經徹底閉上了,感受著那股別樣的安心感,整個人都趴在指揮官的身上,
腹部也貼上了那根灼熱的肉棒。

  彼此都在喘息著,面對著眼前的一切都令人感到新奇,在察覺到緊接著下來
是真真正正地為了懷孕而開始的性愛。

  喘息著,彼此都在等待著對方先開口,而還保有理智的指揮官此時自然是更
惡趣味的挑逗著,看著那張不斷喘氣的臉龐,面對著眼前的少女一開始死死咬住
下唇,最終終於忍不住張開嘴的這個動作,他總是百看不厭。

  「……插進去。」

  「喔?」

  「嗚嗚嗚────!不要逗我啦!」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喔。」

  先開口後就已經把勇氣完全丟失,用力將臉埋進指揮官懷裡的少女已經慌亂
到沒注意到指揮官臉上那惡作劇成功的笑容,面對著此時此刻主動求歡的狀況早
就讓那模擬心智達到運轉上限。

  而面對這畫面的指揮官可沒有繼續惡作劇下去的壞心眼,只看著男人緩緩抬
起WA的臉龐,看著那張早就紅透的臉龐捻起一片剛做好的點心含在嘴中親了上
去,那股芬芳香甜的滋味在兩人的舌頭之間緩緩化開,緩緩自鼻腔傳達幸福的滋
味直到大腦,一邊用力擁抱著少女的身體,粗大的肉棒就在小穴面前對準了那早
就翹首以盼的小穴,緩緩的插了進去。

  「───────!」

  那怕已經在這樣放鬆的狀態下,指揮官也能感覺到龜頭插入那一刻的WA身
體傳來了強烈的震動,背上傳來少女用力捏緊背部皮膚的陣陣疼痛感,但是指揮
官並沒有任何逃避,只是溫柔地承受下這些,一邊緩緩挺動著屁股避免讓這力道
傷及少女的身體. 剛剛被製作好的巧克力點心就這樣在兩人的親吻間互相傳遞著,
然而比起上半身的甜蜜,下半身可是絲毫不留情面地猛力抽插著,粗大的肉棒一
次次幹進不斷分泌愛液的小穴,每一次都將深處氾濫的淫水帶出,流理臺面上都
不斷滴落那黏稠的體液。

  甜膩膩的感覺令兩人感到心快化開了一樣幸福,彼此的手指逐漸握緊,腰間
擺動的力量更加地強烈起來,肉棒一次次地突入其中,彼此的身體貼合在一起,
男人的胸膛蹭著女人柔軟的乳房,幾乎要將那軟綿綿的雙峰徹底壓平一般。

  抽動著,WA的小穴深處就像不知道節制一般貪婪地包覆上指揮官的龜頭,
盡情地吮吸著男人的肉棒,伴隨著抽插的動作時把原本就堅硬的柱身吮吸的更加
晶瑩透亮,每一次將肉棒抽出時都能看見大量大量的水花噴出。

  「好甜……喜歡……好喜歡這樣……」

  甘甜的滋味在嘴裡化開,同時白嫩的小穴也在男人肉棒一抽一送,撫弄著的
同時讓雙腿止不住地打著嗲縮,濕潤開來的愛液全都沿著大腿內側流淌在腳邊,
渾身洋溢在幸福氣息當中的WA眼神早已迷離,只是不斷顫抖著享受男人帶來的
高潮。

  視線模糊了,但這無所謂,兩人閉上眼睛用力摟住彼此,感受著對方身體的
溫度,沒有一絲一毫保留地享受著隨時可能要到頭的歡愉極致,晃動的力道一下
比一下大,幾乎都要將對方的身子給搖散了一樣。

  燈光下,指揮官小心翼翼地插著正緩緩滴下乳汁的WA,而少女也報以最動
聽的呻吟聲與使勁地收緊自己的陰道作為回饋,兩人都是如此地依賴著彼此而獲
取快感,也將這股依戀變成了催化快感不可缺乏的一種要素,溫存著彼此的身體
久久不能放開. 陰道緊緊地包覆著在裡頭任性的龜頭,伴隨著愈來愈頻繁的小震
動開始讓WA感覺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快感,就像是要感覺到兩人一同來到了身體
的高潮一樣更加激烈地渴求著對方,哪怕為了讓少女適應已經強行忍住不大力抽
送,男人腰間的擺動卻依舊讓WA歡愉地顫抖著。

  一次重重地深入,再也忍不住地龜頭終於在一陣劇烈抖動後射精,兩人的嘴
巴趕緊彼此親吻著不想發出太大的聲音,下身正因為射精與高潮不斷抖動著,但
充滿乳香的親吻讓這場性愛更加地圓滿. 吻的很深,很長,很甜,就連鼻腔中彷
彿都有股甜膩的氣息。兩人就這樣抱著彼此好長一陣子,讓那射精的餘勁緩緩地
褪去,剩下的只是彼此無言地撫摸著對方。

  彼此緊緊抱住彼此,手指都嵌入對方背部皮膚留下深深紅痕,然而熱烈親吻
與愛撫對方的兩人又怎麼可能在意這些呢,只是繼續糾纏著對方的身體. 「會繼
續灌入更多的精液進去喔,要好好地懷上孩子才可以呢,WA。」

  「好,好高興,跟指揮官合而為一……好高興. 」

  濃稠的精液沒入了整個小穴之中,強烈的榨精卻還未結束,那貪婪的小穴就
向毫不自知該停止一樣不斷吮吸著龜頭,一次次地伴隨著兩人潮濕的親吻一同蠕
動著繼續想從男人身體裡壓榨出最後一點精液,久久不曾停止。

  兩人的性愛,在這一刻正式成為渴望延續生命傳承的行為。

  日復一日,歲月如梭。

  逐漸的,原先平坦的小腹逐漸隆起,少女變得無法像過往一樣清一走到外頭
去接觸任何事物,伴隨著歲月四季更迭,那逐漸圓潤起來的身體與日漸增加的體
重,最終變成躺在床上的時間遠遠超過行走的時間,這讓少女依直無法習慣,卻
也總是在無人時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毫無疑問的是──

  「吃胖了呢。」

  「才沒有────!」

  被DSR緩緩戳著臉頰的WA怒吼著想要將對方的手甩掉,然而那變的軟呼
呼的臉頰隨著手指緩緩戳下去的力道下陷,也完全出賣了此時此刻WA的體重上
升的事實。

  而被這樣戳著的也只能無助地怒吼著,因為長期被指揮官跟擅長料理的眾人
形輪流以食補方式餵養的WA此時此刻體態確確實實豐滿不少,由於加裝生育模
組關係不允許在待產期間隨意排出太多熱量,甚至真的以肉眼可見的程度胖了起
來。

  而同樣經歷過產期肥胖的DSR最近的樂趣,就是三不五時跟其他幾個人形
過來這裡戳弄一下WA的肉肉,看一下被逗弄到發火的少女那像貓一樣的反應當
作日常消遣。

  真是的,怎麼這麼吵啊。外頭打鬧著,從廚房裡探出腦袋的指揮官有些詫異
地看著四個人彼此圍坐著的女人們,一手卻還在雞湯甕裡繼續攪拌著,淡淡的香
氣促進著每個人的食慾,令人們不禁食指大動,也讓DSR略有深意地看了腫起
來的WA一眼。

  「難怪會變胖呢,說起來我那時候好像也是這樣呢。」

  「嗚嗚嗚……只,只要生下孩子後換具素體就行了吧!DSR你給我等著!」

  「距離臨盆還有大概兩個月呢,我還能好好的玩弄你這個傻孩子很久呢。」
繼續露出找到玩具一樣的表情,DSR戳著少女臉頰的動作卻完全沒有停下:
「總算換我等到有人生小孩了,換我來欺負一下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你們啊……別太過火了喔。看著現場這畫面的指揮官也嘆了口氣端手上的料
理走過來˙一邊坐在WA的身邊緩緩用湯勺舀起一點點湯水餵著她,同時也將欺
負人的DSR稍微隔開一定的距離避免她繼續迫害WA。

  然而光是這樣卻完全沒有辦法讓DSR停止她的言語挑逗,面對已經無法直
接欺負到少女的狀況,只不過眼珠轉了轉,在那像是鬼點子不斷的大眼睛再次望
向某人時,她已然轉變調侃對象,直接換成對指揮官開口了。

  「話又說回來啊指揮官,我覺得我可以開始生第二胎了喔。」

  「咦?」

  這話令指揮官與WA兩人同時一愣,然而此時的DSR卻直接湊到指揮官身
邊,伸出手指緩緩地撫摸著男人的臉頰,側著微微發紅的臉蛋說不出的嫵媚撩人。

  「意思就是,既然WA都已經進入待產了,接下來偶爾也要在騰點時間給我
喔,呵呵。」

  「你啊……」

  「等一下!現在可還是我的待產時間,DSR你!」

  「都讓過你一次了,接下來要面對的就是百分百不留力的我們了喔。」托起
那張少女面容時,女人臉上的笑靨貌似更加燦爛:「歡迎來到女人的戰場,wa
2000小姐。」

  「妳……妳!」

  宣戰完依舊保持從容的DSR很快地從WA身邊走過,那一貫自信的笑容就
像是表示眼前的少女不過才剛剛踏上戰場而已,連同台競技都還算不上。

  然而就在這個瞬間,一直坐在床上的少女卻硬生生地撐起身子,雙手死命的
拉住指揮官的身體,就像是頭奮力保護自己孩子的雌獸般對著在場其他人露出了
絕不退讓的氣勢。

  「在我小孩子出生前,不,就算之後他都只是我一個人的指揮官!」

  「咦?」

  還沒意識過來這句話所代表的含意,指揮官的嘴唇已經被輕輕覆蓋上一層柔
軟甜蜜的存在,那就像在宣示主權一樣,肆無忌憚地在所有人面前親吻起男人來。

  吻的又深又甜,換做過去絕對不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展現出來的吧?但如今
就連這份羞恥都消失了。

  舌與唇交互碰觸著,面對眼前的男人滿腦子只想著用力進攻著他的心靈,一
直到氣絕的感覺湧上大腦強制切斷這個吻為止,這才喘著器將臉埋進了指揮官的
胸膛中。

  「嗚……嗚啊啊─────我我我,給我忘掉你這笨蛋指揮官!」

  「等,不要自己爆炸啊……唉。又變回那個WA醬了。」

  苦笑著撫摸著女人頭髮安慰著WA的指揮官苦笑著,一邊面對著其他幾名女
人點了點頭示意一下自己能處理這場面,讓他們也先離開這邊,幾人也識相的先
撤退了。

  「稍微被激過後已經不能小看了呢。」

  開口的是DSE。面對著此時此刻就像勇氣用盡正整個人倒在男人懷裡被指
揮官與春田不斷摸頭安慰,後頸都看的出來完全通紅的少女,DSR首次在這時
後將其看做是對等的存在後生可畏呢。那遲來綻放的花朵如今正以飛快的速度綻
放出奪目的色彩,當自以為遙遙領先的女人們還在沾沾自喜時,一股新興勢力卻
已然突入賽道。

  「看來要加把勁生個二胎這句話不能只是玩笑了呢……」

  「嗯?DSR小姐,妳剛剛說了些什麼嗎?」

  「不。自言自語罷了。」對著身邊與自己一童走出房門的女人肆意地搪塞過
去,完全沒有打算更深入這個話題,只是轉頭看像自己現在居住的房子喃喃自語:
「我們真是幸運啊,不是麼?」

  「呼呼,那的確是如此。不過原來DSR小姐已經喜歡對不坦率的孩子惡作
劇麼?」

  「哎呀,只是覺得她在這樣蹉跎下去不行才激了一下,畢竟彆扭的人可是會
被別人惡狠狠地超車呢。」

  「確實是這樣吧?不過,其實在這裡根本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不是麼?」面對
DSR毫無反駁地承認自己是在用激將法後,理解眼前女人確實沒有惡意的95
看向了眼前那一片風光明媚:「因為這裡有只屬於我的幸福,也有只屬於你的,
屬於每個人的幸福不是麼?」

  的確是如此。隨著95贊同的話語落下,看著眼前一切讓DSR也不禁感到
那別樣的安心,臉上的表情益發地溫暖起來。

  不是過去那個冰冷又充滿功利算計的賭場,這裡是遺世獨立的島嶼,沒有任
何他者會前來,唯有男人與他心愛的人行永遠守護在此處,直至所有人壽命盡頭
到來為止。

  而在那之前,男人都會繼續將名為「愛」的情緒包含在每一次注目,每一段
言語,每一次接觸中,緩緩浸潤了這人造血肉下的鋼構身軀,甜的彷彿要把這些
模擬出來的心智徹底麻痺在這股喜悅當中一樣。

  太甜了,那簡直比每一個人送出的巧克力相加都還要芬芳香甜,就像直接飲
用了糖水一樣讓人感到強烈的甜蜜。一念至此,嫵媚的女人也不禁打自心底裡露
出放鬆的笑容,絲毫沒有剛剛那要搶人的惡女形象。

  「正如你愛著每一個人一樣,每一個人都愛著你喔,指揮官。」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