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二卷 (27

  • 【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二卷 (27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27

  「舒服吗?老公?」周敏君将她那张精致滑腻的鹅蛋脸贴在丈夫的肉棒上,
用脸颊轻轻磨蹭着,冯森的鸡巴此刻已经硬挺了起来,十公分长的肉棒上面水光
粼粼地沾满了周敏君的口水。

  冯森没有回答,只是轻抚着妻子长长的秀发来表达自己的满足,他是如此享
受周敏君对他的这种温柔。自从十多年前他跟周敏君相遇相识,他对这个美貌惊
人的女人就一见钟情,虽然他当时的妻子伍若娟也是单位里有名的美人,但是冯
森不知道是腻味了,还是纯粹就是喜欢周敏君这种苗条瘦长的身材,他不顾自己
已为人夫,而且伍若娟当时还正在怀孕,开始疯狂追求周敏君。十多年来他对她
的爱就从未变过,从那一晚他将自己的鸡巴插进当时只有十八岁,刚刚来到平河
的周敏君体内,夺去她的处女之身那时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会爱着这个
女人。后来他更是为了她而不惜抛妻弃子,抛弃伍若娟和自己唯一的儿子冯宇鹏
而娶了她。

  再婚之后,由于周敏君非常嫉恨他再跟前妻一家有什么瓜葛,冯森更是几乎
对冯宇鹏不管不顾,一心只对周敏君跟他俩的独生女冯玟好。实话实说,冯森再
婚娶周敏君时,他的生意才刚刚起步,表面上看上去人五人六的,但其实公司就
是个空壳子,而周敏君非但没有嫌弃他没什么钱,也的确没让他白白付出,这个
精明的女人不仅极有头脑,在生意方面经常能够给他很好的建议,她介入公司经
营之后,他的生意是越做越顺,发展得非常迅速,到了现如今,他生意的规模虽
然不能跟董平川的信勇集团相提并论,但是说起他冯森的名字,那在平河的商界
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了!饮水思源,冯森更加相信是周敏君给他带来了好运,
这个女人旺夫!是这个女人让他有了今时今日的身份和地位。

  而且不止如此,周敏君还有一点是他那个保守的前妻所无法比拟的,这个女
人在床上也是风情万种,经常会看一些色情影片来学习交欢的技巧,这更让以前
那个只会躺在床上默默地让他肏弄的伍若娟相形见绌。

  「老婆,来吧。」冯森拍了拍周敏君的屁股。

  「来吧,老公,从后面来!」

  冯森双手压在周敏君的肩膀上,十公分长的鸡巴对准了老婆的阴户,飞快地
从后面插入了阴道。

  「老公……」周敏君呻吟了一声,向后挺起屁股迎合着冯森。

  「啊!老婆你别动……啊……肏……」周敏君刚一动,冯森突然打了个冷颤,
屁股勉强又抽插了几下,低吼一声,竟然就射了。

  「这……他妈的,出一趟差可真累……」冯森有点自我解嘲似的说道。

  周敏君暗暗叹了口气:「又是刚进去就不行了!」但还是回头安慰着丈夫道
:「是啊,下午坐了好几个小时飞机,当然是累了。」她抽出纸巾放在自己屄洞
口,让冯森射进去的精液流在上面,然后回身帮丈夫擦干净鸡巴。

  两人穿上睡衣,并肩在床上躺下,「老公……」周敏君轻轻把头埋在冯森的
胸前,手指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脖子,低声说道:「妈看上的东山湖那边的房子,
你看……」

  「哦,行啊,只要老人家喜欢,你就自己处理吧。」两人婚后冯森基本就不
怎么管钱了,家里的财政大权都交给了周敏君,不过凡事有大宗的支出,周敏君
还是会先征得他的同意。

  周敏君不是平河本地人,她出身于一个小县城,家里虽然说不上一贫如洗,
但经济情况也是相当困难的,所以当初十六七岁就来到平河打工,也是为了帮家
里减轻负担,好让她的两个弟弟继续读书。当然了,嫁给冯森之后,她也没少帮
助她的家人,两个弟弟读完大学,结婚,盖房,几乎都是由她一手包办。五年前
她的父亲过世了之后,她就干脆把母亲卢秀兰接到了平河,先在自己家里住了一
段时间,然后又给老人家在他家附近买了房。而冯森的这个丈母娘也不是省油的
灯,她的身上有着一种老女人特有的自私和狡黠,而且一脑子的香火思想,她时
不时地就会叮嘱周敏君,一定要把家里的钱紧紧抓住,要不然周敏君只有一个女
儿,等冯森年纪大了,说不定临老了哪天他就会想起他在外面还有一个野儿子在
呢,到时候说不定钱就都归冯宇鹏了!

  冯森对自己和冯玟的爱,周敏君是心里有数的,她相信冯森不会有什么重男
轻女的观念,但是架不住卢秀兰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她耳边叨叨,说什么男人年轻
的时候可能不会,但是年纪大了就肯定想要有个男丁接续香火什么的,说得她也
是暗暗心惊,所以她也就听从了卢秀兰的建议,不但将夫妻的财产大多都揽在自
己手里,还开始打起了公司里钱的主意。

  而卢秀兰还经常管她要钱,说是钱总是要在自家人名下才保险,周敏君在商
场上机灵,可是对家里人的话基本没什么判断力,而且也相信妈的话肯定是有道
理的,因此冯森的钱有很大一部分就通过周敏君的手转到了卢秀兰的名下。

  这一来不消说,周敏君在小县城里的两个弟弟的日子就非常好过了,新房子
新车都由卢秀兰帮手解决了。冯森对这些也不是不知道,但是一来他的钱大部分
还是放在公司账上,二来他爱极了周敏君,也相信她做事肯定有分寸,对这些事
也就基本不管不问了。

  看着全心全意相信自己的冯森那沉睡的脸,周敏君满意地笑了,看来丈夫对
自己还是言听计从的,不过现在她心头还有两根最大的刺亟待拔除,那就是冯森
的前妻伍若娟,以及他们俩的那个儿子冯宇鹏!

  「男人啊,这只要年纪一大,想着自己这点身家不能落到别人手里,就肯定
会想要个男孩能继承香火!你啊,别看冯森现在对玟玟好,等他身体不行了,这
事情可就难说咯!」

  卢秀兰那特有的刻薄语气在脑中响起,看着沉沉睡去的丈夫,周敏君的眼睛
眯成了一条缝:冯宇鹏,一中的尖子生是吧?居然还敢拿足球踢我女儿!我倒想
看看,等那件事情发生了之后,你还威风得起来不!?

  「君姐,怎么这么晚了还有空找我?想我啦?」男人轻佻的声音从手机里传
了过来。

  周敏君冷哼了一声,回头把房门关上,然后走到远离卧室的厨房,冷冷地说
道:「你别叫得那么亲,我跟你可没这么好的关系!」

  「别这么无情嘛君姐!好歹我也是帮你办事的,你这样冷冰冰的,很打击士
气啊!」男人的语气依旧显得很随意。

  「士气?那么多钱还不够你鼓起士气?」周敏君冷笑道。

  「哈哈,开个玩笑嘛君姐,那么认真干什么?」

  「谁跟你开玩笑了?」周敏君打断了男人的话:「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进展得还不错!」

  「哦?有什么进展?」周敏君关切地问道。

  「看你的微信,我把今晚的照片发给你。」男人说道,接着周敏君的手机就
叮咚作想,一张张照片传到了她的微信上面。

  周敏君皱着眉头,一张张地看着那些照片,半晌就说道:「就这样?你所说
的进展得不错,就只是这样?」

  「事情可不是那么容易办的啊!」电话那一头的男人略带无奈地说道:「你
知道,这些可都是烧钱的事,那点活动经费……不够啊!」

  「不够?我可先给了你五万!你跟我说不够?」

  「五万也不是不行……」男人笑了:「君姐,事情有很多种办法可以做,钱
多呢,我自然能做得快点,钱少嘛,我就只好……」

  「你还要多少?」周敏君几乎是咬着后槽牙在问。

  「再给打五万吧,君姐,你看,我都进行到这地步了,只要……」

  「我现在就给你打两万!」周敏君一字一字地说道:「你最好给我把事情办
好,否则……」

  ***    ***    ***    ***

  「妈,这的房子挺不错的,依我说,就别再挑了,就这吧。」今天的卢秀兰
穿着一身时髦的新毛衣,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精神,周敏君挽着她的手,一边看着
样板房一边说着。

  「冯森答应了?」卢秀兰看了看不远处的售房员,压低声音问。周敏君脸上
闪过得意的神情,点了点头。

  「那你先把钱转过来!」卢秀兰说道。

  「妈……」周敏君也偷偷瞥了售房员一眼:「您不打算买这啊?」

  「嗨,这的房子才多少钱?」卢秀兰的眼里闪着贪婪的光:「你先把钱打给
我,我再看看。」

  周敏君眉头微微皱起,东山湖这处新开的楼盘已经是平河市最顶级的新上市
楼盘了,母亲还不满意?那她想买什么样的房子?

  「怎么?心疼钱了?」卢秀兰的脸板了起来:「我告诉你,这钱放你那不保
险!哪天冯森要是……」她尖锐的声音越说越是高昂。

  「行了行了,妈,我知道了,待会就给您转过去。」周敏君咬了咬牙,卢秀
兰这套说辞她这几年早就听腻味了,无非是说万一那天冯森变心了要跟她离婚,
她手里的钱肯定要分冯森一半什么的,只有把钱放到母亲那里才保险。周敏君虽
然有自信冯森不会对她变心,但是母亲的话又好像有那么些道理,算了!周敏君
下定了决心。

  (待续)

                28

  「我就是他的女儿。」裴文璇把手里的一个信封递到眼前这个精瘦男人的手
里,「之前我爸让你查的事情,你不用再跟下去了。不过,我现在有另外的一件
事要你去查,只要你查出来,两个案子的全款我都会付清。」

  坐在这个叫做:「茂力调查事务所」的破旧办公室内,裴文璇觉得浑身都不
自在,尤其对面这个瘦男人的猥琐神情让她一看就倒胃口,但没办法,为了冯宇
鹏,她必须得找这个男人帮忙才行。

  男人拿起信封,数了数里面的钞票,满意地塞进自己那件洗得有些掉色的西
装内袋里,露出一口大黄牙说道:「裴女士是吧?没问题,我张茂力在我们这一
行里是出了名的效率高,你要查什么?」

  于是裴文璇就把她掌握地有关冯宇鹏跟那个中年女人的信息,全部告诉了眼
前的这个号称私家侦探的人。

  这个叫王茂力的私家侦探模样猥琐,办事能力却着实不差,没几天,裴文璇
就收到了他送来的一个快递。

  「杨雨,四十六岁,XX银行平河支行私人理财部副主任,两个月前刚刚离
婚。」

  在这段简短的说明后面附着好几十张照片,都是偷拍的,既有白天杨雨走在
街上时的模样,还有一些是夜里拍的,可以看到杨雨跟一个年轻男人在一起亲昵
的模样,那个男人裴文璇一样就可以看得出来,正是冯宇鹏!

  看着照片里紧紧黏在一起的这对男女,裴文璇只觉得一股愤怒直冲脑门!这
两人之间的关系是昭然若揭了,原来,近段时间以来冯宇鹏的成绩大幅度下降,
就是因为这个女人!

  「看什么呢这么出神?」就在裴文璇愣神的时候,刚洗完澡的董平川用毛巾
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冷不防让丈夫这样吓了一跳,裴文璇急忙把身前的照片往信封里一塞,说道
:「没……没什么,就是看些照片。」

  「照片?」董平川愣了一下。就在这时,一张照片在裴文璇的一阵忙乱中从
桌子上飞了下来,掉到了董平川的面前。

  「咦?」董平川弯腰捡起照片,看了一眼,狐疑地说道:「这不是……杨雨
吗?」他抬头看向妻子,妻子为什么会有杨雨的照片?董平川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你认识她?」裴文璇吃了一惊,急忙看向丈夫。

  「你为什么会有她的照片?」董平川把照片递到裴文璇面前,那照片只拍到
了杨雨的大半张脸,是她单独走在路上时的情形,并没有把冯宇鹏也拍进去。

  「我……」裴文璇刚想跟董平川解释解释,却听见董平川冷冷一笑:「还是
偷拍的?」

  丈夫的语气明显不善,裴文璇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董平川见她那副
模样,顿时更加坚信自己的猜想肯定没错,杨雨那天来找自己的事,不知道为什
么就让裴文璇知道了!

  如果是自己别的女人让妻子跟踪,董平川多少还会有点顾忌,但是杨雨跟他
之间完全就没发生什么,只是老同学在那天见了一面而已,虽然杨雨多少对他有
些暗示,但是两人从那之后也没再见过面了。对这事董平川是很有底气的,为了
给裴文璇一个警告,他「啪」地一声狠狠地把照片拍在床头柜上:「你找人跟踪
我?」说着把照片连同床头柜上的东西都推到地上。

  说起来董平川这也是做贼心虚,杨雨被偷拍是小事,反正杨雨跟他又没啥关
系,可是妻子敢跟踪偷拍自己,这可就是大事了!要知道他可是平河市的政协委
员呢,如果被妻子爆出这些事来……

  见妻子吓得脸色煞白的模样,董平川的气稍微消了一些,压低了声音对妻子
说道:「这些年我可没有亏待你吧?你要什么我是不是立马就弄给你?这些舒服
的日,我劝你好好地过,别整天胡思乱想要弄什么幺蛾子!知道吗?」

  董平川顿了一顿,又说,「我跟她就见了那一面,你别给我没事找事,今后
让我知道你还在跟踪偷拍我,你后果自负!」说完也不等妻子说话,他就穿好衣
服,扬长走了。

  裴文璇吃惊地看着丈夫的背影,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好容易平复了一下心
情,裴文璇愣愣地坐到了沙发上,显然,丈夫是误会自己偷拍这个叫杨雨的女人
是因为疑心他跟这女人有私情。

  老实说,结婚这么多年,董平川在外面的那些个风流韵事,裴文璇并不是没
有耳闻,一开始也吵过闹过,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人的孩子都那么大了,
裴文璇现在也想开看开了,事业成功的男人嘛,免不了的。

  杨雨跟自己的老公相识?那她跟董平川有没有那种关系?她又怎么会跟冯宇
鹏这小屁孩……裴文璇想不通,董平川的事她不愿多想,以前为了他跟别的女人
事她已经操过太多心了,早就决定了不再为这些事烦恼,可是冯宇鹏呢?那个自
己最关爱的学生,那个对自己有着深深爱恋的男孩……

  不行!不能不管这事!裴文璇看着手里杨雨那张风韵犹存的脸,暗暗下定了
决心,为了冯宇鹏,她必须查清楚这件事,她不能允许这个女人毁了冯宇鹏那本
应是如花似锦的美好未来!

  冯宇鹏啊冯宇鹏,你可知道,这一夜,你的裴老师为了你,辗转难眠?你可
知道,多年来她不曾为了自己的丈夫流过一滴泪,今夜却为了你,泪水湿透了枕
巾?

  ***    ***    ***    ***

  裴文璇见到伍若娟的时候,是在下午五点半下班之后了,她在咖啡店里坐着,
看着披着一袭白色薄风衣的伍若娟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两人是这么熟的关系,自然也没有什么好寒暄的,伍若娟不爱喝咖啡,裴文
璇便给她点了杯绿茶,然后偷眼看了看她这个闺蜜:外面的风衣和里面那身薄毛
衣都是新买的,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奢侈品,但伍若娟自有她的品味,这一身穿
在她的身上,加上脸上淡淡的一点化妆,称得上成熟艳丽,独具风韵。

  「唷!还化了妆啊?」裴文璇浅浅一笑:「你上班时不是不化妆的么?」

  「啊?」被裴文璇这么一说,伍若娟顿时露出了有点不知所措的窘态,她伸
手摸了摸自己微微发烫的脸颊,强笑着说道:「这年纪上去了,不化不行啊,有
斑!」

  「你那么好的皮肤,哪来的斑?」裴文璇笑道:「哪像我,明明都黄脸婆,
工作上还不许化妆。」裴文璇身为人民教师,学校规定上课时是不可以化妆的。

  「哪有啊!」伍若娟把绿茶杯举在脸前,显然不想再跟裴文璇纠缠这个话题
了:「你昨天说找我是关于小宇学习的事?他学习怎么了?出啥问题了?」

  「这个……」裴文璇犹豫了一下,昨天她在一时心急之下,的确是有打算直
接告诉伍若娟这段时间发生在冯宇鹏身上的事,包括他和那个叫杨雨的女人关系
亲密这件事,但是经过昨晚一夜冷静的思考,她决定还是不先告诉伍若娟太多,
一来作为闺蜜,多年的好友,她非常了解伍若娟的性格,这大姐你别看她在教育
局工作,还曾经当过老师,其实做事有点咋咋呼呼的,豆大点事都能被她给咋呼
坏了,何况冯宇鹏是那么敏感的一孩子,万一伍若娟知道那事情后采取点啥过激
的举动,都不一定会弄出什么事儿来呢!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小宇理科的成绩还是那么好,就是文科,你知道
的,政治,地理,历史那些,需要死记硬背,成绩掉了点。」

  「哦……」听到儿子成绩下降的消息,伍若娟倒不是很担心,毕竟冯宇鹏将
来肯定是考理科的,这些算是副科,对高考影响不大,她想了想:「是不是花在
这上面的时间的少了?」

  裴文璇心说你儿子的时间怕是都花到女人身上了,理科成绩没掉是因为他底
子打得实在太好,不过既然已经决定了暂时不把杨雨的事告诉伍若娟,她也就只
是笑笑:「可能是吧,放心吧,我会好好看着他的,你也一样,他回家的时候你
就督促督促他,这些虽然不是他的主科,但也不能落下太多了。」

    伍若娟茫然地点了点头。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