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问就是对女特攻的黑鸡巴宝具】(第二章)(祝大家新年快乐)

  • 【别问,问就是对女特攻的黑鸡巴宝具】(第二章)(祝大家新年快乐)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别问,问就是对女特攻的黑鸡巴宝具】(第二章)(祝大家新年快乐)

  读文前.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
  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别问,问就是对女特攻的黑鸡巴宝具】

作者:不愿透露姓名的m
整理:无神叔
2020/12/30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否
字数:11,780 字

  前言:提前祝贺大家2021年新年快乐,新的一年事事如意,日日做新郎。喜
欢的就点个红心回复一下呗,提供下你们的想法和思路,毕竟M 君号称三章终结
者呢!

  (下一章进入正轨吧……?)

  银白色的轿车飞驰在道路上,由于我们东海市是全华夏数一数二的发达地区,
又积极对外开放,常驻人口与外来人口都很多,道路上车水马龙,路况好是复杂。
可纵是如此,我身边的白发女人,或者现在应该叫她梁韵婷,不仅把车开得飞快,
更是不停转动着方向盘,让轿车频繁地变道、超车,动作之惊险让我都有些冷汗
直流。在副驾驶座上的我,安全带绑得死死地,依旧被巨大的惯性带着左摇右晃。
看着身侧这一辆辆飞速后腿的汽车,我不由得好奇起来,我身边这位神秘的阿姨,
这么急着赶路,究竟是要干什么?

  不过就是我心里面有再大的疑惑,我也没有开口去问她。其实想一想也知道,
在街边看见一位漂亮阿姨,再听人说两句话,就跟着漂亮阿姨上了她的车,这不
就是明显的拐卖儿童么?可是……一想到早上跟这位白发阿姨的见面,再想到她
对我的那句「你有危险」,我就下意识地选择了相信她,把十几年来家人、老师
的叮嘱丢在了脑后。所以,现在即便我心里有再大的疑惑,我也不愿意开口去问
这位身边的美女阿姨,我觉得,这可能牵扯到某些更深层的东西,也许是她举止
间果敢又不容置疑的雷厉风行?也许是她身上举手投足之间的那种成熟可靠?天
知道……

  「我们到了,下车。」

  被一声催促喊醒,我才发现我居然在车上睡着了。那样快的车速,驾驶员还
经常搞点刀片超车的骚操作,这样我都能睡得着?真不知道究竟是车里面弥散的
杏花香味让我变得困乏了,还是说只是单纯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

  我赶忙解开身上的安全带蹦下了车,抬起头我才发现,现在我们已经到了离
城区很远的东海市郊。这一片人烟相对稀少,住房密度也不如城区那样大,可是……
为什么我的面前会是一栋宽广的独栋别墅,虽然说这一片不如市区里那样寸土寸
金,但是吧……附近景色优美,大路直接修到门口的宅子也不是谁都能买得起的
吧?这个自称梁韵婷的女人……什么来头?

  「别发傻了,进来!」

  得,虽然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从这位白发女人嘴里面说出来的话语中,
总是会透露出一种不容拒绝的压迫感。所以我也没多想,低头麻溜地跟着她走进
了别墅中。

  面前自称是梁韵婷的女人自顾自地领着我走着,我无奈地跟在她身后,头也
不敢抬得太高,这不是我被面前的女人气势压得抬不起头,或是说只是单纯害羞,
只是……之前还不知道,现在这么一看,那位白发女人,简直是春光四射。

  黑色蕾丝边的连衣裙,长度只盖过了臀部一点点,可随着她那丰满的翘臀在
走动中缓缓摆动,连衣裙的裙摆就会被带着摇摆起来,然后……裙下的白色内裤
便若隐若现地显露在我眼前。这还不算,她那双雪白而又修长的美腿,正套着黑
色蕾丝边的过膝袜,踩着长筒靴一步一步的踩在地上,黑白对比之下,她的长腿
就更显诱人。更何况,这女人的身材还与一般的华夏女人不一样。要知道,大多
数华夏女人都以瘦为美,为此不惜让腿瘦成一根宽度一致的竹竿,可面前这位梁
韵婷的长腿,粗细有致,从浑圆的翘臀往下,大小腿的曲线由粗往细渐变着。不
仅如此,她的长腿走起路来比一般人要稳健而有力,和一些瘦弱女性的一步三摇
有着显着地不同。显然,她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锻炼,甚至是专业训练才会有这
样的身段。

  如此诱人的身形与动作,再加上这位白发阿姨身上散发的淡淡杏花香味,她
简直是个天生诱人犯罪的性感尤物。可偏偏,她从头到尾都有着一股不容侵犯的
威严,再考虑到这段时间来她那惜字如金的性子,妈的,我就连对着她下身泄露
出来的春光意淫都不敢了……真是折磨人。

  好不容易,面前的女人停了下来,转过身来面对我。这一转身,她的连衣裙
裙摆又飞舞了起来,那裙下神秘禁区的白色内裤又闯进了我的视线里,吓得我赶
紧把目光移到了一边去。

  「进去,躺到床上。」

  嗯嗯嗯?我这才发现她把我领到了一间卧室里,卧室是简洁的白色色调,但……
为什么就突然快进到上床呢?我的脑袋里窜出来许多香艳的桥段,美女一见钟情,
果断献身,或者是成熟的美熟妇喜好男性青年,勾引涉世不深的小孩……我脑袋
转动,但终究迟疑着,呆了许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直到听见白发女人又一声催
促:

  「快点!」

  我赶紧低头跑进屋内,鞋也不脱就躺到床上去。接着转头看向白发女人,静
听着她下一步的吩咐。

  但是她并没有什么吩咐,而是轻抬美足,几下也上了床,两腿一跨,正坐在
我的两腿之间!

  这……我……虽然说我也喜欢成熟大姐姐,我也幻想过美丽女性对自己投怀
送抱,但是,这样突然地就让一位美艳的阿姨正对着自己的小鸡鸡坐着,怎么样
我都受不了吧?!更别提……她穿的还是连衣裙,裙子下面就是她洁白的内裤,
内裤里……就是女人最私密的生命之源……这样大的刺激,让我的小鸡鸡直接就
不争气地硬了起来。万幸,万幸,我现在还穿着厚实的校服,而且,亚洲人小鸡
鸡都不算大,哪怕完全勃起也就是十公分出个头,我的更小,哈哈,不用担心被
身上这位美女发现自己的窘态。

  我的大脑还在瞎想着,可很快,我连想的能力都没有了。跨坐在我身上的白
发美女,低头俯视着我,她那精致的容颜,深深地吸引着我,还有她那各遮住半
边眼睛的白色斜刘海与眼罩,更让这个女人显露出一种莫名的魅力。她跨在我的
身上,居然还抬了抬翘臀,似乎是调整了下自己的坐姿,只是这样我的小鸡鸡又
跟她的下体亲密接触了几下……刺激得我几乎是立刻要射了出来。我不由得马上
有了一个念头:这个女人绝对是天生的尤物,天生的!再完美的容颜再冷艳的气
质,都能让这样随意的两下动作毁得一干二净,因为所有男人都会为此不顾一切
地把她推倒在自己身下,拿自己的鸡巴插入她的小屄里!

  刺激完了还不够,她居然还把手按到了自己的眼罩上。我这时才发现,她的
手上居然还带了白色手套,这手套不是一般人戴的那种手套,而是那种影视剧中,
与女性礼服搭配着穿的丝制长手套!她的玉手一直被白丝裹到胳膊,在腕部还用
细绳打了个结,固定住了白丝手套。这样的打扮让她的玉手显得更为纤细而诱人。

  就在我注视着她手上的装扮时,白发女人的手往下一拉,她……直接把自己
的眼罩给拉了下来,而眼罩下的右眼,正死死地盯着我。是的,她的眼睛仍然能
用,因为我能看见,她的眼睛能对焦,还会跟着我的身子移动。更让我觉得奇怪
的是,她的眼睛是蓝色的,与一般华夏人有很大的差异,并且,她的眼珠,居然
泛着幽蓝色的光芒!!

  不是吧?我活了快十八年,听说过异瞳症,也就是眼瞳颜色不一致,但是……
什么时候听说过泛着光芒的眼眸啊?这可不是什么反射外部光线,我看得很清楚,
周围可没有什么光源,她的右眼,绝对是在自主地泛着幽蓝色光芒!这……这是
闹鬼了?

  还没等我想明白,身上的白发女人就直接把身子俯了下来,胸口处外露的乳
肉与我的胸口紧紧地贴合着,那个泛着幽光的眼眸,正盯着我的眼眸,与我对视
着,搞得我也没心情享受她胸口的美肉……

  可与她的眼眸对视了不久,我眼前的景物就发生了变化。妈妈、爸爸,还有
无数人都从我眼前闪过,这是我过去的回忆!我看着眼前闪过的回忆,大脑也停
止了思考,一并沉入了过去……

  「啊!」

  我从床上惊醒,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似乎已经晕过去了一阵子。而白发的女
人,正笔挺地坐在我身前,歪头看着我。

  「我……我这是……」

  我惊魂未定,还想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眼睛可以看见世间万物的本源。」

  白发女人开口说话。

  「啊……啊?」

  我迷糊。

  「刚才,看了你。」

  白发的女人说完了。

  我的小脑袋开始思考,大致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所以,刚才是……是……是阿姨你……」

  「我姓梁,我叫梁韵婷。」

  白发女人……或者说自称梁韵婷的女人打断了我。

  「那……梁……梁阿姨?」

  自称……嗯……梁阿姨没说话。

  「所以,刚才,是梁阿姨用你的眼睛,看到了我的本源?」

  梁阿姨点点头,白色短发随着她的动作甩了甩。

  「那……梁阿姨,你……看见了什么?不,我应该先问的是,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梁阿姨要把我带到这里?为什么梁阿姨需要查看我的本源?」

  梁阿姨把身子往我这靠了靠,伸出带着手套的手,轻按着我的胸口,然后猛
地一用力,我就觉得胸口有利剑穿过,疼得我直接后躺了下去。万幸,后面是柔
软的枕头。

  「哇!」

  我发出一声惨叫,但是很快我的叫声就停了,因为疼痛感几乎转瞬即逝,而
我的眼前,也开始出现阵阵波动,耳边也传来噪声。随着时间走过,眼前的波动
开始慢慢地消失,而我耳边的噪声却变得越发清晰。我听见了,这是个女人的声
音!

  「凌琦?能听见么?」

  「能……能……」

  我有些惊魂未定,先是梁阿姨那泛着幽光的眼眸,又是凭空响起的耳边低语……
我觉得见鬼都不能解释我的遭遇。

  「凌琦你好,我……你叫我雨就好了。」

  「雨……?下雨的雨?」

  「对,就是下雨的雨。我现在先为你介绍一下基本的情况。」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如你所见,你的体内被韵婷打入了她的内力,这能
让你听见我,还有其他人对你的呼叫。但是,请你注意,只有我们呼叫你的时候,
你的回话才会被我们听见,其他时候,你是没法联系到我们的。这一点,请你谅
解一下,这,其实是为了我们的安全。」

  「然后,我就从头跟你介绍一下。我跟韵婷找你,并不是没有理由的。这里
面最主要的原因是,你,是位面之子。」

  「我知道你很疑惑,我先展开来讲一下,位面之子,通俗的理解就是,你能
够影响整个世界的走向。套用在你的身上,就是说,你身边聚集了一批足够优秀、
足够重要的人,包括你在内,你们都对整个世界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所以,请你先记住一件事,你,和你身边的人,非,常,重,要。」

  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奇怪呢?也许是我今天遭受的冲击已经够多了,所
以也就无所谓谁来当什么狗屁位面之子了。

  「再就是关于我和韵婷。我们其实……这么说吧,我们并不是你这个世界的
人,我们算是……各个世界的游客,但是是带着任务的游客。换句话说,我们来
这里,是要解决问题,完成目标的。」

  「以这一次来到你的世界举例,我们的任务是清理掉威胁位面之子,也就是
威胁你的人。换而言之,我们,是来保护你的,所以,你,不用对我们有所抵触。」

  哎……我这生活圆圆满满,哪来的威胁可言?

  「最后,韵婷查看你的本源,无意去了解你的隐私,她主要是为了查清楚对
你的威胁究竟来自何方。她……出过一些事情,有些不善言辞,所以这方面,我
希望你能理解。」

  「好了,我该说的说完了,凌琦,你有什么问题么?」

  问题?问题多了去了!

  「那……我就先问一下最基本的问题,你们说消灭对我的威胁,可是,我呆
在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的最发达的城市,会有什么能够威胁到我?更何况,你还
说我是位面之子,身边还有无数对世界举足轻重的人,我处于这样的环境下,能
有什么会对我产生威胁?」

  那边的女声停了一下,似乎是在整理思绪,没一会儿,那个声音开始说话:

  「我们……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刚到这个世界,刚到这里的时候,甚至跟一
群疯子打了一场,动静不小。所以,我们其实和你差不多,也不清楚威胁来自哪
里。」

  刚来?还打了一架?动静还不小?我突然想起来之前看见的新闻播报——东
海市市郊发生了一场爆炸,起因不明,现场……现场似乎只剩下了一个大坑跟……
跟一小块黑色蕾丝?我打量了身边坐着的梁阿姨,她的两条腿都穿着过膝的黑色
丝袜,对,没错,她的右腿丝袜,显然是被扯下来了一块,以至于那条丝袜都比
左腿的要短一些。这,是不是说明,那天夜里的爆炸,就是她弄出来的?那个自
称雨的声音还说,跟一群疯子打了一场,嗯……这一切都开始慢慢对上了。

  「好……我选择相信你,现在是第二个问题。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那就确
实会有某个人,甚至是某些势力来威胁我,威胁这个世界。在这种情况下,你们,
想要我怎么做?」

  那边的声音这一次没有停顿,很快就给出了答复:

  「很简单,你一切照旧,韵婷往你身体里打的内力会起到监控和通讯器的作
用。你只需要照旧生活就好,不要随意跟外人透露我们的存在,同时注意保护好
自己的安全。」

  「哦对了,还有,你没有修炼过,没法主动使用韵婷打入你体内的内力,所
以平时只能我联系你。而且,我跟你说话,只有你能听见,但是,你跟我说话,
却无法用内力传音,只能拿嘴巴干说,这就意味着如果我们两人进行通讯,外人
眼里的你就会成为一个对着空气嘟囔的傻子,所以,如果我找你,而你又不得不
说话的话,注意一下周围环境,懂了么?」

  所以,总结一下就是,我并没有因为碰见这两位异世界来客而拥有金手指。
相反,我还要被实时监视,哎……这算哪门子位面之子的活儿?不过,纵使心里
有一万种不愿意,一看到身边的梁韵婷阿姨,我就觉得不应拒绝掉。诶,提起我
身边坐着的白发美女梁阿姨,我才发现,她现在正歪着头看着我这边,似乎已经
保持这个姿势保持很久了,不会……是在看我吧?不对不对,梁阿姨两只眼睛都
被遮住了,哪怕是脸正对着我也不太可能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的。

  我把视线移开,接着对那个自称雨的人问道:

  「我问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们失败了,也就是没有清除掉威胁我的人,那,
我会怎么样?而你们,又会怎么样?」

  那边的声音又顿了好久,不知道是在思考还是在整理语言。我都快以为那边
断线了,那个声音才回复我:

  「位面之子是集位面内所有宠爱于一身的存在,任何人想要威胁你,无论是
通过常见的肉体消灭还是其他方法的尝试,都会被整个位面的所有势力无情反扑。
但……如果他成功,也就代表了整个位面的崩坏,那个时候的你嘛……可能会死,
也可能,沦为一具为他人服务的傀儡,谁知道呢……」

  「至于我们,你不用担心,那时的我们要么已经同整个位面一同沦陷,要么
就因为无法完成任务被更高层次的存在直接抹杀。」

  「总结起来就是,如果你安然无恙,那我们可能不会有事,但如果你出事,
我们必定为你陪葬。」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位面之子」这四个字并没有为我带来任何喜悦,
反而是带来了相当大的压力。更让我觉得不高兴的是,我的死,必然会影响到身
边的梁阿姨。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对我的影响似乎比我个人的安危还要大。
我坐着思索了许久,这才抬头说道:

  「我知道了,如果现在没事的话……我就自己回家了。」

  看着梁阿姨美丽的脸庞许久,确定她,还有那个叫雨的女人没什么事情以后,
我便背上自己的书包向外面走去。我没有让梁阿姨开车送我,就是因为我想自己
一个人,好好地思考一下当下的情形,以后又该怎么办。我低着头走出房间,可
我没有注意,在我离开房间的一瞬间,我身后的梁阿姨便站了起来,提腿就想跟
出去。可很快,一个空灵的女声响了起来:

  「他说的是一个人回去。」

  梁阿姨迈出去的步子收了回来。

  「你对这个小孩似乎很上心啊?你认识他?」

  「不……我不认识。」嘴唇轻动,头部晃动了两下,视线低垂,梁阿姨的雪
白头发又摇摆了起来,「只是……他跟他实在是太像了,我们梁家的……」

  「哦?可你们梁家不是一两百年没出过男丁了么?阴盛阳衰,传了多少代,
嫡系族人还都是女性,哪来的男人?」

  「不……以前不是的,那个人,他,他是家族的真龙,本应是他带着家族扫
清外敌,本应是最阳刚的他来领导梁家,可是……雨,他不该那样死去的……」

  好一阵沉默,那个空灵的声音才响起。

  「哎……好了,知道你们梁家命途多舛了,好不容易出个真龙天子还半途暴
毙,搞得那么大一个古武家族快两百年都是阴盛阳衰的德行。诶,说起来,凶手
抓住了么?」

  梁阿姨把头慢慢抬了起来,眼睛看着窗外遥不可及的远方,身上又传来了几
分肃杀的气息,身边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起来,是的,字面意义上,由气态变为
液态再变为固态的凝固。:

  「死了,几个黑皮肤的贱种,被我活剥了。可……」

  白发美人的气势又弱了下去,从那位气势凌人的盖世高手变成了一位有些不
知所措的柔弱女子。

  「他已经回不来了,我也被困在一次次轮回里,梁家群龙无首……」

  梁阿姨身边出现了一个透明的身影,那身影扶住梁阿姨的肩,凑到她耳边说
起了什么,好一会儿,梁阿姨的神态才恢复正常。很快,透明身影消失,空灵的
声音响起。

  「好了,我们之前不是回去过么?虽然过了百年,但你家里面一切安好,除
了男人少了点以外,所以你放宽心。」

  「还有……这个叫凌琦的孩子,真的……」

  「很像。」

  「哎,真是麻烦,我希望你不要因为这种莫须有的关系影响到自己的行动。
对了,你家那个真龙天子,叫什么来着?」

  「林奇……」

  「……嗯?你逗我?」

           ***  ***  ***

  我从那间偏远郊区的别墅出来,头就很是昏昏沉沉,现在我的脑海里,都是
那个叫雨的女人说的那四个字:「位面之子」——什么意思?意味着我这个高中
生要跟龙傲天小说里面写的一样,虎躯一震王霸之气四射而出,各色美女纳头便
拜?别闹了,虽然说,我一直为我自己的家庭环境而骄傲,有的时候甚至会感叹
一句生而为华夏人很自豪什么的,可你要让我相信,我能够决定整个位面的走向?
甚至是我身边的人也是对世界举足轻重的?这对我这个高中生来说可太虚无缥缈
了。

  对了,突然想起来,那两个女人,说自己是来到这个世界的游客?还带着任
务来的?这是不是说明,我们这个世界,只是万千世界之一?在这之外,还有数
不清的世界?而那两个女人提到的,那个给她们发布任务的高位存在……又是个
什么东西?我觉得我应该是接触到了什么很厉害的东西,可是……我又认为我不
应该在这些问题上面深究,因为如果那两个女人说的话没错的话,现在,有人,
也有可能是某些势力,正在意图威胁我,而如果他们成功,我身边的一切都将万
劫不复……

  「照常生活,注意安全……呵。」

  所以,无论我在这个地方触碰到了什么样的惊涛骇浪,回去以后,我还是一
名正常的高中学生。无论我在学校多么的优秀与引人注目,我也只是一名学生,
安分守己地最好往常的任务就好。

  我的脑海里又闪过了那个白发女人的身影,白发,斜刘海,两只眼睛分别被
眼罩和头发遮着,嗯……不对,她的一侧头发遮得很严实,指不定那下面还是块
眼罩呢?还有,这个白发女人,她……姓梁对吧?是叫……梁……韵婷?真是个
随便的名字……不对不对,为什么自从见过她以后,她总是往我的脑袋里跑……
诶,你说为什么,我总感觉这女的一直有意无意地看我呢?早上第一次见面的时
候,我坐在她车上的时候,还有我跟那个雨通话的时候……我能感受到的,哪怕
这女人眼睛被遮得死死地,我也确定她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关注着我!

  「啊……」

  我甩甩头,有点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正在胡思乱想,而且思绪正如一匹野马一
般拉也拉不住。我不能这样了,再这么瞎想,我觉得我不知道要想出来什么惊世
骇俗的事。

  正好,公交来了,我赶紧坐到公交上去眯一觉吧……我站到路边挥手拦住了
公交车,迷糊着眼睛就上了车,然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就闭上了眼。我需要休
息,正好趁这段时间让自己的思绪放松下来。很快,我的身体就软了下去,坐在
位置上微侧着重心就要进入梦乡。

  「嗯……嗯?为什么这车靠站停了这么久?」

  我感觉出来了有些不对劲,身体马上崩了起来,然后睁开眼,却看见一车全
副武装,头盔作战服枪械一应俱全的看不清男女的人正死死地盯着我,不仅如此,
我甚至还感觉,他们每一个人的枪口,都在我看得见看不见的位置,对准了我的
脑袋。

  还有……我坐上来沉沉睡去的时候,把身子向左靠了靠,头是倚着什么东西
的。可现在自己清醒了过来……自己的头靠着的东西,为什么这么大……还这么
软……我甚至觉得,自己的头如果动两下,那个自己靠着的东西,还会跟着一起
跳动起来……

  我猛地一回头,却看见一对好是宏伟的大奶子,比妈妈丰满的胸还要宏伟,
少说也得有H罩杯吧?这样大的一对乳球明晃晃地占据了我视野的八成,如果是
平时,我会相当兴奋地欣赏一顿,可是现在……

  「哇——」

  我吓得跳了起来,紧接着看见了这对乳房的主人。弯刀一般的眉毛,眼眸眯
起,可眼神如剑。脸庞看不出任何妆扮的痕迹,但却看不出任何地方有瑕疵,白
皙的肌肤,端正的五官。这人坐姿懒散,右腿搭在左腿上,两手环胸,双眼已不
知道注视了我多久。更让我觉得不对的是,她身上那绿色的衣服,虽然她的衣裳
上面没有什么装饰物,但我是读过书的,她的肩上,居然……居然挂着将星!我
的面前坐着的,是一位女将军?!可……我们华夏将军本身就不多,哪来的女将
军?真是闻所未闻!但,无论我面前的人军衔有没有假,这一车人武装到牙齿的
事实是改变不了的,我……我该怎么办?

  面前的女人敲了个二郎腿,右手放在腿上,左手搭在身旁的座位上,胸前傲
人的乳房正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着,显得无比诱人。她的脸上带着几分好奇,
也有可能是轻蔑,轻抬了下自己的弯刀眉,张嘴说道:

  「我很好奇,我们这次,不得已才坐上大型客车做伪装,不得已才借道非军
事区的公路,更是不得已我才会坐在这辆车上,可就是这么多不得已撞在一起,
怎么就正好有一位高中生,正好在本不应该有人的地方,正好站在马路中间把我
们的车拦下来,还正好坐到我身边了呢?」

  面前的女人把搭着的腿放下,缓缓站了起来。她居然比我都还高一个头!我
站在她面前,居然只能堪堪比她的胸高一些。更让我觉得不适应的是比这身高还
要离谱的威压,是,刚才就看了几眼我就确定,面前的人绝对是个大美女,但是……
她那不怒自威的神色、凌厉如利剑的气质,都让我没法好好欣赏她的容颜,只敢
眼观鼻鼻观心,低头看着她的脚,不过说起来,这位女将军的腿,也好长啊,腿
型也是相当完美……

  「我……我就是想回家……但……但……」

  我嗫嚅,不知道在这肃杀的气氛里该说些什么洗干净自己的嫌疑,至少……
不能让面前这人觉得我图谋不轨不是?

  「哎……」看见我这副话都不会说的样子,面前这女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坐
回到了位置上,接着说道,「我叫兵玉,少将军衔,华夏特别行动队『战狼』队
长,我看你,就是个普通学生吧,别害怕,我只问你几个问题,答完你就能下车
了。」

  「我……我叫凌琦……」我无意识地回答道。

  「嗯,很好,算你回答了第一个问题。现在是第二个,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的脑袋慢慢有了点反应,至少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了。

  「有人把我拉到这里,然后……我……我要回家……」

  看我吞吞吐吐半天,好像也没法再说些什么的样子,面前的女将军叹了口气,
把手指按在自己的耳朵上,似乎她耳朵里戴了军用耳麦,然后说道:

  「总部,市郊发现疑似『黑龙』雇佣兵的窝点,可能存在拐卖儿童等违法行
为……嗯,我知道了。」

  说完,她又把右腿搭在了左腿上,脸上居然露出了一点点笑意,问我道:

  「好了,最后一个问题了,你是在哪读书啊?」

  「东……东海一中……」

  我发誓,这名字是我想到的第一个中学的名字,我甚至反应不过来这是不是
我读的那所中学。废话,被一群特种部队拿枪指着后背,谁的大脑都会宕机。

  「好了,没你事了,下车吧,我们还要去处理一下那些外来的渣滓呢,下次
见,小朋友~」

  下……下次见?我不知道这三个字代表了什么,只能低着头下车。

  车子就没打火,所以我只要迈步走下车就好。但是经过这样的一次小插曲以
后,我的脑袋就彻底处于待机状态——不知是几小时内接受的信息太过不可思议,
还是单纯地被吓到,总之,人还能找到回家的路,可也仅此而已了。所以接下来,
我只记得自己到家后就直接躺倒在了床上,在意识即将坠入黑暗的时候,我还看
见了妈妈那张关切的脸。我想张嘴,跟妈妈好好说一下这几个小时内的经历,可
我好像是太累了,嗓子怎么样都发不出声来。

  「儿子,好儿子,别撑着了,妈妈在的,你安心睡觉,有什么事情,等睡醒
了再说,好吗?」

  我感觉有一双手抚摸上了我的脸,再到了额头,我知道,这是妈妈在我的身
边,无微不至地关心着我。嗯……有妈妈陪着的感觉,让我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不
知道多少,这十几年来,每次我生了病,她都会陪在我身边,这一次,也不例外。
我只需要安心地闭上眼睛,等我醒来,妈妈一定就会坐在我身侧,温柔且耐心地
照料着我。一想到这,我就不在硬撑着精神,让自己进入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我带着无比的眩晕感醒来,感觉自己的大脑终于能正常运作
了。我看了看窗户外,天似乎已经黑了,但是……妈妈呢?往常我生病,妈妈总
是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陪在我身边,一分钟都不愿离开,

  就算是要走,她也会在床边留张字条,告知我她的去向、什么时候回来,有
时候她甚至会把她的好朋友、闺蜜给叫到家里来照顾我。怎么……怎么今天我头
疼得这么厉害,她反而不见踪影了?

  我硬撑着从床上爬起来,动作都做得很轻很慢,因为我已经没什么力气让麻
利地动起来了,只能慢吞吞地一挪一停。好不容易到了卧室门口,吃力地打开了
房门。

  「嗯……?怎么没开灯?这么黑……妈妈出门了么?」

  我摸黑走到客厅里,想要去把冰箱打开,试图找些东西填肚子,可是没走两
步,我就听见隔壁卧房有奇怪的声音……我家的这套房子很大,有足够的空间让
我和妈妈各睡一间宽敞的卧室。那么,如果我没听错的话,现在发出声响的地方……
就是妈妈的卧房?!

  「唔唔唔……呼……哈啊啊啊……」

  妈妈的卧房里传来一阵阵压抑的喘息和呻吟声,似乎是有人在里面做着很激
烈的无氧运动……但是,声音的主人是妈妈没错吧?妈妈没事在自己卧房里……
做什么剧烈运动呢?我有些好奇,但更多的是担忧,我觉得妈妈身上肯定出了什
么事,再联系到妈妈这两天的举动……我决定悄悄地蹲在房门外看看。

  家里的房门都是特别设计过的,除非特意上锁,不然平时都是一推就开的,
按妈妈的说法,这很方便她时刻来我的房间检查我是不是在认真学习。只是这一
次,妈妈可能没有想到,她的儿子也能安静又方便地查她的房了。

  推开门,我就被房间里的景色震惊了。妈妈的卧室也是黑漆漆的,没有开灯,
只有一台电脑正在工作着,屏幕正亮着光,正对着屏幕的椅子上坐了一位面容精
致身材火辣的美妇人,是我的妈妈。一般人看见这样的情景,一定会认为是我妈
妈正加班加点地完成教学任务,可是……一定不是那样的,因为我的妈妈,现在
正对着电脑屏幕,两腿大大地分开,已经成了一个标准的V字,上半身只有透明
的纱衣,下半身就只有黑色丝袜套在美腿上,内裤已经被脱到右脚脚跟处,两只
手还在自己的两腿之间疯狂运动着……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是在完成教学任务?!

  房门被我推开一条缝,可我也不敢动作太大,只能蹲在门缝处往里偷窥,从
妈妈的右后方观看着妈妈现在近乎疯狂的举动。我还注意到,妈妈面前开启的电
脑屏幕里,正在放着什么片子,应该是哪个三流厂家拍的AV吧?我能看见那晃动
不已的镜头跟粗制滥造的场景,真不知道这种片子有什么好看的……还有,放置
在显示器旁的摄像头,居然泛着红光,在黑暗里相当显眼,这说明,摄像头正在
运转,难道……这摄像头正在拍摄这一切?!

  「嗯~嗯~好大啊~厉……厉害,我的黑鸡巴老公就是厉害啊~十几年前把
人家强奸了以后,嗯嗯嗯嗯~人家每天都在想黑鸡巴的味道呢~果……果然,十
几年以后……啊啊啊~只要被黑鸡巴碰一下……就会变成看见黑鸡巴就下跪的母
猪啊啊啊!」

  妈妈的声音从小到大,手上的动作也渐渐地疯狂起来,正离她有几米远的我,
都隐约能听见她那里传来的潺潺水声……

  「哈啊啊啊啊——太爽了!太爽了!黑色大鸡巴真是太爽了呀~啊啊啊啊啊~
哪怕只是个假的黑鸡巴,也比华夏男人的真鸡巴好用唔唔唔唔——黑鸡巴~好黑
鸡巴~送人家高潮吧~让人家被黑色鸡巴送到高潮去吧哦哦哦哦哦哦——」

  悠长的呻吟持续了很久之后,妈妈紧绷的两条腿才满满松缓,然后放到了地
上。这个时候,我才看见,妈妈面前的电脑屏上,已经沾到了不少水珠,这……
不会都是妈妈的吧?妈妈把什么东西从自己的两腿之间取了出来,还引得自己娇
喘连连。我定睛一看,果不其然,是一根……长度有二十多公分的黑色按摩棒,
看起来,妈妈确实是在想着黑人的鸡巴自慰呢。不过可惜,似乎妈妈动作很快,
电脑屏幕上播放的东西几乎是立刻被关掉了,我也不知道妈妈究竟在对什么片子
自慰得如此尽兴……

  正想着,耳边又传来了一阵声响。

  「叮铃——叮铃——」

  是门铃!有人在我家门口敲门!放在平时,这是个很正常的事情,但是现在……
我可是爬在妈妈卧室门口偷窥了妈妈满脑子黑鸡巴,自慰到高潮的全过程!这要
是妈妈出来开个门顺便看见我……不行不行!我慌不择路,急忙躲回了自己的卧
室,还好屋子里灯都没开,至少我跑回自己房间还是很难让人发现的。

  上床,躲进被窝,我的脑袋开始转起来。首先,那个电脑旁的摄像头,是在
运行着的,是妈妈自己打开的嘛?那她是打算把自己自慰的场面录下来干嘛呢?
其次,妈妈自慰的时候电脑是在播放着什么的,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最后,
妈妈喊着的淫话里,提到了,她十几年前……被黑人强奸?这……不太可能吧?
可不可能只是妈妈寻求刺激说的这些问题……每一个都好像代表了什么巨大的谜
团一样。

  我再次捋了捋自己的思绪,我想起来,为了方便学习,我的手机跟家里的电
脑是连上的,只要把手机做一些设置,我就能从手机上读取妈妈那台电脑上的文
件。嗯……这是一个好开始,也许这样就能查清楚妈妈在看什么东西。我在床头
柜里翻出手机,在屏幕上点了起来。一边设置着手机,我一边还竖起耳朵听着房
间外的动静,妈妈似乎打开了门,正在跟门外的人聊着天。嗯,安全!设置了好
一会儿,我的手机上显示出了妈妈那台电脑的桌面,已经能够读取那台电脑上的
文件了!我随便一扫,就在桌面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文件夹「十五周年」,好家
伙,我二话不说,立马就点了进去。可是文件夹里只有两个视频文件,文件名都
是精确到日的日期,看这个命名格式,应该是日期当天的实时录像吧?不过,这
两个视频文件名的日期,其中一个的日期是昨天,另一个……就是十五年前的昨
天……?

  这……我心里渐渐起了一阵阵阴霾,如果说妈妈那些异常的话语是真的,那
这些视频岂不是……?

  「啪嗒——」我耳朵里传来了关门的声音,这是妈妈在外面把门关上了?我
的耳朵竖了起来,仔细地听着,发现房间外还传来了高跟鞋踩在楼道里的声音,
妈妈出门了吗?我再听了听,确定房间外没了别的声音,我不知道妈妈都这么晚
了还出门干什么,现在我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两个视频上,我思来想去,决定还
是把事情弄个清楚。我伸出手指,点开了那个十五年前的那个视频……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