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游戏】(13-15)(第一卷终)

  • 【超越游戏】(13-15)(第一卷终)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超越游戏】(13-15)(第一卷终)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超越游戏】

作者:someguy1
2021/01/02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13471字

***********************************

  祝大家新年快乐。这次的更新写了很多比较晦涩的东西,可能对不关注最近
社会新闻的朋友可能有点不友善,在这里告罪。同时也严重声明:本书剧情,均
属虚构,里面出现的知识,建议,观点,事件都是为了服务故事,请勿当真。

  最后,还是要庆祝一下,第一卷总算结束了,撒花。第二卷《燕朝阴霾》敬
请期待。我也意识到我得把‘情色文学’里的情色重拾起来了,可别完全变成了
全年龄向的故事。肉戏应该不远了,应该……

***********************************

              第十三章:租房

  “钥匙给你,合同在桌子上,先签六个月的租期,然后看情况。如果你表姐
找到新地方不想再住,随时可以离开。当然,如果有表现不好,意外情况之类的
原因的话,那我保留权利断约。”

  我把钥匙递给一大早便来了的袁向东,大概解释了合约的条款。他也表示认
同,都是一些很常见的租房要求和规矩。

  “真的,真的很感谢你了,周铭,你帮了我俩大忙!什么叫好兄弟?以后你
有什么麻烦的话,我随叫随到!”袁向东拍胸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我好笑地挥了挥手说道:“得了,得了,别给我搞这些肉麻的东西,大家都
是年轻人,互相帮助没什么可说的。你表姐要是住得好的话倒也不是不能长期合
住。”

  袁向东揽过我的肩膀,暧昧地笑道:“兄弟,你也见过她了。说实话,我表
姐不错吧?学历够高,素质强,人也漂亮,只不过是最近运气不佳而已。为什么
我偏偏介绍她来你这里住呢?还不是因为信得过你的人品,欣赏你的为人?你要
好好把握机会啊!”

  我鄙夷地看着他说道:“知道人家流年不利还想我趁机而入,你也太过分了
吧?我冰清玉洁的一个磊落君子还会做这种事?”

  这次轮到袁向东鄙视我了。我俩在互损之中出了门,袁向东跟我说他下午三
四点估计就完事儿了,不过今晚有事,下次再请我吃饭。

  一路跑到武馆之后又是已经开始习惯的罗师傅式全武行,虽然一周下来我已
经逐渐适应这种高强度的训练,但是按照罗师傅的意思,大概得到新年才会有阶
段性的改善。

  今天的训练完毕后,我把一叠事先准备的文件递给罗师傅:“罗师傅,这里
是我家里几十年前偶然得到的一份拳谱,想让您鉴定一下到底是不是真东西。”

  我交给罗师傅的正是从超越空间里兑换出来的《沾衣十八跌》,虽然秘笈本
身已经背得烂熟了,并且安静地被我保存在家里,但是没有老师教导,我这种零
基础的人还是不敢随便练习。

  罗师傅随手接过文件说道:“嗯?确实,我也有不少学员家里有过类似的传
承或者以前得到的一些技法。不过真正有价值的秘传很多都已经消散了,要不然
就已经被吸收到已有的现代武术里……”

  罗师傅一开始还为我讲解了一些这种流传下来的技法来源,但是他看着看着,
脸色逐渐变得严肃。我在一旁仔细地观察他的神色,感觉有底了。

  “小铭,你说这是你家里偶然得到的?”

  我随口乱扯:“是的,据说是我外公年轻时学武的师父临终托付给他的。可
惜我外公也只学了皮毛,后来只是把这本《沾衣十八跌》当作一般的传家物留了
下来。我小时候也见过几次,一直想着要找个师傅学一下,到现在才有机会。”

  罗师傅仔细地看了一遍之后,沉思了良久才开口说道:“你外公的师父,应
该是个真正的练家子。民间流传的沾衣十八跌我也曾习过,是一种高明的擒拿手,
包含了摔跤的技法和太极的借力打力。”

  “你的这卷《沾衣十八跌》跟我熟悉的那套拳法有所相似,但又似同源异流,
对于一些技法的校对和细微变化非常精妙,而且特别强调”内力“与劲力的结合
……这跟我们内家拳内三合里的气与力合,意与气合似乎不是一码事。可能是有
着配套的硬气功或者是玄之又玄的拳谱话术吧?毕竟我们没有武侠小说里的那种
真气,内力。”

  我听得连连点头,这应该就是那价值5000奖励点的配套内功相合之处。
我问道:“那,内力暂且不管他,您能不能教我这拳谱里的技法?当然,额外的
课程费用我自然愿意支付。”

  罗师傅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问道:“你确定?这本《沾衣十八跌》放在百年前
可是会让江湖人士打得头破血流的真正秘籍,我要是教授于你的话那也相当于我
自己就学透了。”

  我不在意地挥手:“罗师傅,那是当年,现在是2020年,我们生活在现
代的特色社会主义社会里,武术作为好勇斗狠的手段已经不是被提倡的东西了,
大家讲究的是文化传承,发扬。故步自封,敝帚自珍的那一套早就该被舍弃了,
否则的话我们中华武术只会越来越式微,您说是不是?这套拳法您学会了,流传
下去交给更多的人,让我们武术界发扬光大,才是它最好的归宿,而不是作为一
本破旧的老书藏在我家里。”

  罗师傅讶然说道:“没想到你看得这么清。没错,社会已经现代化了,我们
的传承,我们的武术要是不跟随社会的脚步一起现代化的话,终究是会被时代抛
弃的。坚持传统诚然可贵,但适当的时候也得变通。可惜道理大家都懂,真正牵
扯到自己的传家技法时却没几个真的愿意拿出来革新,传授,哪怕是能让自己也
从中获利,也不愿意。也不知多少家的精粹,拳法,都在传统的固执里流失了,
唉。”

  他肃穆地抱拳向我行了一礼:“周铭,既然你信得过我罗岸,信得过我们方
氏太极,那么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我代自己,也代未来所有会从你的无私分享
获益的人向你示以敬意。至于费用就不用了,能习得这么珍贵的一份拳谱,应该
是我向你付费才对。”

  我也依葫芦画瓢地向他回了一礼,说道:“那罗师傅这复印的文件我就交给
您研究了。您觉得以我的进度能不能下个月就开练?”

  罗师傅摸了摸下巴,说道:“下个月我们应该可以开始实战练习,也够时间
让我摸索这套拳。沾衣十八跌是实战性颇强的一套拳术,若你想要的话,我们可
以以它为基调来进行实战训练,如何?”

  我点头,这正合我意。

  洗澡吃饭后,我悠闲地走回家。虽然目前的进度已经算是很好了,但是像我
这样的初学者要想形成战斗力还得苦练三个月才行。这还算是我花钱请了水平高
的老师,用上先进的器械和专业的饮食。一月份的武侠位面任务是灵魂穿越,原
理,效果,我一概不知。运气好的话降临在一个有武功基础的人身上,运气不好
降临在一个残疾人身上也不是不可能,让我很是牙疼。看来还是得靠武力外的东
西……难怪超越者这么看重我,智商高就是好。

  “以智取胜,以智取胜……什么时候我也能过把以力破巧的瘾啊?”

  看了看手机,几个小时前袁向东给我发了消息说已经搬家完毕,下周再请我
吃饭。嗯,说起来,林蔚烟应该已经入住了吧?

  回家之后,果然发现门前的鞋架多了几双女士款式的鞋子。是不是该跟这个
新房客聊聊天,互相了解一下?

  这时,次卧的门打开,林蔚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穿着米色的长袖毛衣和
灰色的宽松运动裤,脚下是一双浅蓝色的拖鞋。毛衣不算修身,但在她胸前傲然
耸立的一对丰硕美乳前却被撑出了一道撩人的弧度。修长的双腿直立,露出一小
段洁白的脚踝和可爱的脚趾头。我有点乍舌,上次见面她穿着宽大的卫衣,完全
没想到衣物之下隐藏了这么凶狠的身材。还好被高强度训练充分地操练一整天的
我起不了任何欲望,仅仅是点到为止地看了两眼。

  她似乎精神比昨天好一些,姣好的面容不再是病美人的样子,白皙的皮肤也
多了一分红润。她好像刚洗澡不久,润湿的发丝被拨到左肩裹着毛巾,黑白分明
的双眼看着我。

  “嗯,晚上好,合同我已经签好了,你要不要看看?”

  “哦?好的。你既然觉得没问题那我也签个字。我也顺便说一下我个人的生
活习惯。你有什么需求,或者关心的东西也可以告诉我。”

  我俩坐餐桌旁,林蔚烟拿过合同。我扫描了一眼之后,看到她在结尾处的签
名,顺手签了个字。

  “这份给你保管。至于日常生活,厨房随便用哈,我这段时间很少会在家里
吃饭。有什么东西想要放在客厅里的话只要不是太大件都没问题。老实说,我在
家百分之九十的时候是会呆在房间里的,所以只要声音不大,其他地方随便用。”

  林蔚烟乖巧地点了点头。我见状继续唠叨了一堆关于清理,公共空间,客人,
之类的事情。连说了几分钟之后有点口干,起身倒了杯水。

  “嗯,应该就这样了吧?你要不要喝杯水?如果没问题的话那就祝我们合住
愉快。”

  林蔚烟摇头道:“我能这么临时地住进来就很感激了,没有什么特别要求。”

  我坐回椅子里摆手:“林小姐不用跟我客气,向东是我的好朋友,我也很同
情你的遭遇。我上周刚看到筑巢公寓的新闻,看得我真是怒火中烧。这么缺德的
金融手段,哼。不过你好不容易从中脱离,我们不聊这些糟心事。”

  林蔚烟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问道:“嗯,谢谢。你叫我蔚烟就行了。你跟
向东是怎么认识的?”

  “哦,呃,行。你叫我周铭,小周,小铭,都行啊。我跟东子是大一的室友。
所谓臭味相投吧,我们宿舍六个人都很合得来。他读的是计算机科学,我读的是
经济,刚好大一大二有两门数学是一起上的。那时候的他不是靠我给他补课续命
的话,根本没可能及格。”

  林蔚烟被我逗笑了。我谈兴一起,给她讲了几个我们宿舍兄弟的故事,强调
了我对于袁向东背叛兄弟们,和女朋友共筑爱巢的失望。

  “我听东子说你也是我们沿海大学的校友,你读的是什么专业?对校园生活
感觉如何,相对于出去之后的感受。”

  林蔚烟缓缓擦着被毛巾裹住的头发,说道:“我读的是传媒专业,也涉及数
字媒体生产,当年很有野心地想当一个制作人。毕业之后找工作好难,足足花了
我八个月才找到一家小公司的位置。干了没几个月就因为疫情被裁了,然后就是
漫长的再就业……”

  她的眼睛里多了一股哀伤,无神地看着前方:“我家也没多少钱,本来读完
大学已经不容易了,疫情一起更是艰难。筑巢公寓的租房价格比行情便宜不少,
那时的我急病乱投医,能省就省,家里为了帮我付疫情期间的房租已经没有余力
了,所以看到这个价格就住了进去,没想到只住了半年。呵呵……”

  林蔚烟的语气充满了苦涩。我默然无言。这世道确实难,我们已经是控制疫
情最好的国家了,也不得不付出巨大的代价。经济停摆导致的资金链断裂让筑巢
这种几近金融诈骗性质的大风险公司终于暴雷,然而就算是许多账本健康,行事
战战兢兢的企业也被活活耗死。

  她擦了擦眼角,自嘲道:“现在房东每天都打爆我的手机,想要房租。我交
的那几万块都被人筑巢公司卷走了,哪有什么钱再给房东?”

  我忍不住开口道:“你只要咬定一件事就可以:可以跟他联合向筑巢维权,
其他的一概不谈,他想从你这里获得房租必须得从筑巢那里诉讼回来。如果筑巢
和房东签的合同属于代理人合同,代理人把钱卷走了,房东是没办法再从租客那
里寻求损失的,必须从代理人那里解决问题。你的房东是只有你这一套房还是有
很多套?都是租给筑巢的吗?”

  林蔚烟怔怔地看着我,问道:“他好像在我们的公寓里买了三四套,都给筑
巢租出去了。那……他不会告我么?”

  我冷笑道:“有这个可能,但是他的诉讼能否胜诉要看合同具体是什么样的。
目前看来,不同法院的判断五五开的样子。在这之前,更大的可能是他得应付走
投无路,只能留在房子里的租客,根本没办法来找你麻烦。这件事已经闹大了,
政府不可能让十几万房客流落街头的,已经开始出通知严禁房东通过胁迫,砸锁,
停水停电等行为来逼人退房。落到实处当然不可能完全遵循,但是也够房东烦恼
的。”

  “你已经脱身而出了,这是你最大的优势。现在房东最大的问题是肯定有租
客不仅不愿给房东筑巢收走的房租,还要留在房子里住到合约结束的日期。因为
他们没其他地方去了。对这些人来说,退租是最坏的选择,所以他们一定最顽固。
房东当务之急是对付他们。如果房东想要搞你的话,必须证明他和筑巢之间不是
委托租赁关系,这个诉讼成本很高,足以逼退大部分想要走这条路的人,最后还
是得协商。”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理论上,筑巢全责,房东房客都是受害者,大家都应
该向筑巢诉讼。现实里,筑巢跑路,逼得房东房客互相捅刀子,房东天然性地把
握主动权,只要你还住在他房里,他可以以非法侵占房屋的由头搞你,能跟你玩
阴的,早上出门晚上回来行李丢在走廊里门锁都给换了。如果你现在还不得不住
之前的房子的话,那我只能建议你拉下脸跟房东好好商量。但是你不再住他的地
方了,主动权就反过来了,他想要追房租,必须打官司。法律系统别的不说,拖
字诀是可以硬生生拖死人的,甚至连找律师代理都不用。”

  “我甚至可以预判,以目前这个事件形成的社会影响,法院对房东想要从已
经搬走的房客那里继续起诉追回房租的行为,不会有好脸色的。所以你就用这点
跟他谈判:在这么短时间里退房搬走已经算是不错的结果了,他还能再租出去弥
补损失。要钱没门,要一起上诉可以,大家都是受害者。他要是咄咄逼人的话你
就往死里拖,拖死他。”

  “现在有点很重要,你付的房租是年付,还是跟小众银行贷款的?还有就是,
你准不准备找筑巢上诉?”

             第十四章:租金贷

  林蔚烟听了我这通长篇大论,好像没反应过来,过了十几秒后才说道:“你
是说,房东实际上是没什么可能追究我的?”

  我解释道:“是的,很多人都说租客寻找法律渠道去找逼迫他们的房东麻烦
又不现实,这有一定道理。但反之亦然,房东想来告你追回剩下的房租,这个合
同问题加上社会影响,一笔烂账,不可能轻易胜诉的,对于急于抹平这个问题的
房东群体来说也是不现实的做法。”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你是正常年付,那就没辙了,蛋壳已经拿你的钱跑路
了,只剩下上诉这个选择。当然,我建议你照样上诉,在司法机关里留个记录,
这样万一真的从筑巢那里追回一些钱来的话还有可能收回一点损失。如果你是跟
小众银行贷的租金贷的话,那或许另有转机。”

  林蔚烟连忙说道:“我,我当初确实贷了那个租金贷,三万块钱。现在我最
愁的就是怎么还这笔贷款。”

  我托着下巴沉吟:“这是一个形成了整个链环的金融工具。首先筑巢大肆收
房源,以高于市场价的房租从房东那里租下来,以低于市场价的房租租给租客。
但是,它跟房东签的是每个月打给他们房租的合同,跟房客租的却是季付,年付
的选项,这样虽然长期运转他们会亏,短期内却能卷进大量资金。他们的目标是
占领尽量多的房源,控制住一定的市场份额,这样很多原来不愿意或者不需要住
筑巢房子的人就不得不跟他们谈,因为租房市场上的房源就那么多。”

  “从一个城市卷席另一个城市,中途还可以像筑巢这样上市,募资,为这个
模型续命。其中租客要是没办法一次性支付房租怎么办?就要靠借贷机构了。理
论上来说,银行对于风险是有评估的,正常人都看得出这个商业模式根本不可能
维持下去,但是也许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并不在银行的风控考虑范围内。所以借
贷机关本身审查,和监管环境也确实都不够完善。小众银行就是这种不在乎的机
构,它提供给这些租客”租金贷“,贷给租客的租金甚至不会经过租客的手,直
接跟筑巢支付。甚至起了规模之后,筑巢可以要求租客直接跟小众银行交接,付
费,然后趁机推销租金贷。我猜小众银行和筑巢之间一定有约定:筑巢给小众带
来贷款客源,小众给筑巢一定的分成。这样筑巢得了现金,小众得了债权。”

  我的脸色阴晦:“如果小众银行对于这些基本选项还不够满足的话,它还可
以跟筑巢继续薅狠一点。租金贷可以由筑巢推荐给租客,配之以更低的房租价格。
比如说,你不贷的话那就原价租房,贷的话就以更低的价格租给你。会选择这个
选项的人很多本来就是为了省钱的,很容易就被说动。这样就算原本可以年付的
人可能也会选择贷款。”

  “但是这样风险就更大了。等筑巢的资金链断了,或者它的扩展速度缓下来,
需要它支付当初许下的这个差价时,那这个工具就到头了。宣布破产,或者连破
产都不宣布,直接跑路。公司背后的投资人卷着所有人的租金,贷款,走了,留
下一个空壳。如果还有法人能被抓住的话,呵呵,那就只是个背锅的而已。有些
三和大神你找来当法人背锅,给他个二十万,可能连进监狱都不在乎。反正金融
罪也只是进去蹲个十几年,就算是无期,只要能运作一下,减刑也不是不可以。”

  “最后剩下一地鸡毛,房东没了房租,要为房子的使用权跟血亏的租客互掐。
租客最惨,甚至可能背着贷款被赶出住处,为了不上征信黑名单不得不还贷款,
同时还得继续找新地方住,相当于付双倍的房租。呵呵,好狠的手段。而小众银
行呢?小众银行抓住了监管的漏洞,表示自己只是个提供借贷服务的第三方,除
非你们这些借了租金贷的房客准备当老赖,否则该还的小众银行是不会让你留下
来的。如意算盘打得真好啊。”

  林蔚烟声音有点发抖:“之前我也看过一些分析筑巢公寓的商业模式的新闻,
但是没有细究,一直到自己出事了才意识到是什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能这么
做?”

  我冷笑不已:“这就是抓了政府监管的漏洞搞出来的好主意。不得不说,够
狠,够阴,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你要知道,一般的借贷是有实物抵押的,这
样的话就算有什么意外也能变卖实物来还债。租金贷这种贷款抵押的不是实物,
而是你的信用。若是正规的信贷渠道还好,但是这种高风险的,几近骗局的套子
也敢放贷,不得不说,胆子够肥的。像你这样的刚出社会,学历高,但是尚无资
本的年轻人,信用犹为宝贵。这个局就是看准你不会,也不敢上征信黑名单,从
此以后过上失信人的生活,如果没有破局方法的话只能乖乖还贷。”

  林蔚烟无言地坐在椅子上,不知道想着什么。我一边想着自己这些天来看着
新闻,查阅资料摸索出来的脉络,不住地冷笑。

  良久之后,林蔚烟弱弱地说道:“你说,如果我借了这个租金贷,可能还有
转机,是什么样的转机?”

  我解释道:“这么大的局,暴雷了之后牵扯到几十万筑巢公寓的房客。其中
有多少是跟小众银行借了贷的?我想应该不在少数吧?至少多到小众银行自己都
跳出来发布声明说它们在调查相关事件了。”

  “这件事如果不处理好的话,后果深远,而且会引起极大的民愤。我猜政府
是一定会插手的。筑巢的人跑了,要追回来说实话不容易,到现在这个地步资金
肯定已经分散到该去的地方了,就算能找回一些资金也只是杯水车薪。但是小众
银行还在,它在这个局里起到了一个关键的推波助澜的作用,如果要找一个方向
开刀缓解问题的话,除了尽量要求房东不能赶走房客以外,就是小众银行了。”

  林蔚烟反应过来,说道:“你是说,政府会让小众银行放宽贷款还期,或者
减息?”

  我笑道:“不止,那样无济于事。小众银行如果只是一个无辜的第三者的话,
那还可能不会吃铁拳。但它在这一切里的角色可不仅是个无声的借贷机构,它是
主动参加于其中的。小众银行放的这一大波租金贷都是在违规边缘牟利的手段,
政府真要搞他的话,肯定有不少好理由。我猜政府要是手段硬一点的话,小众银
行会被迫吃下这一笔债务,无责释放跟小众银行借了租金贷的房客,然后再让它
从筑巢那里追回资金。但是这基本上不可能,以小众背后奔腾集团的”南山必胜
客“的法务团队也无法对付这种掀棋盘的江湖手段。所以如果是这样的话,小众
银行这个自己帮忙种出来的苦果它是吃定了,这么一笔烂账,内部高管肯定要走
几个,呵呵。”

  “最次的结果,也是小众银行大大地延长还款期,并且免息。不过我觉得这
反而是可能性更低的结果,这样太轻轻放下了,不符合我们对国家,对市场的要
求。”

  林蔚烟精神一振,问道:“你的意思是,按照第一个结果,我们这些贷款的
人可以不再向小众银行还钱,相当于债务清零?”

  我点头道:“是的,以我的判断这笔烂账小众银行会不得不吞下。就算不这
样的话,你也别急着开始还贷。首先跟小众银行打个电话,说你没现钱还贷款,
但是不想上征信黑名单,想协商。他们无论给你开出什么样的条件都别急着答应,
说你要几天来考虑。然后拖。同时上银保监会投诉,说明你是筑巢和小众银行的
受害人,说你被坑了,说明借款的情况和数量,拜托他们给你一个调查结果或者
处理结果。双管齐下,应该可以拖不少时间。”

  林蔚烟疑惑地问道:“这个,真的有用吗?”

  “应该有用。你确实是受害者,也师出有名。按理说,这么一通投诉流程下
来,你不还贷的话银保监会至少会暂时不催你还钱,也不会计入征信,直到出了
结果为止。最好是有足够多像你这样的人投诉,让政府重视起来,把小众银行给
锤一顿。前两年也有不少长租公寓集团暴雷的事,也有人用这个渠道解决了一些
问题。”

  “反正你的目的是等,等到政府做出正式回复,等小众银行给一个交待,再
决定下一步该如何。”

  林蔚烟沉默了良久,最后,认真地看着我的双眼说道:“我会的,明天就给
它们打电话。谢谢你,周铭,跟我说这么多。”

  她顿了顿,感概地说道:“前段时间我真的以为自己走投无路了,问了好多
人,也咨询了律师,也不过了解了一个大概而已。他们给我的建议甚至还没有你
的这么实际。你身处局外,却能了解得这么清……唉,我要是刚毕业时能有你这
么聪明就好了。”

  我安慰地说道:“蔚烟,不要这么想,你未曾考虑过这种恶心事是属于心思
淳朴。若社会上都是你这样的人那才是好事。我这叫内心奸诈,自然对社会上的
一些险恶的东西看得更清楚一些。”

  林蔚烟清艳的脸庞露出一个浅笑:“内心奸不奸诈不知道,油嘴滑舌是一定
的……不过,我心情好多了。希望你说得对,周铭。”

  晚上我躺在床上思考着之前我俩的对话,有点头疼。按理说,我的预测应该
没问题,然而林蔚烟之前的表现明显已经是快崩溃了的状况,这么一根救命稻草
要是最后也是幻象的话,那就有点麻烦了。

  话说她好像还没找到新工作吧?只能希望她尽早找到工作了,有收入,有还
钱的盼望,才是让人最振作的动力。

              第十五章:晚餐

  (前两章高强度写私货,这章就写点更喜闻乐见的东西吧)

  那晚之后,我和林蔚烟算是不再完全陌生,不过我每天往武馆跑,除了偶尔
在家见到她时会打声招呼以外,基本上没有其他交际。

  十二月初,超越空间开启,我进去查询了一通自己任务的具体信息。还好这
次没有当初的说明那么含糊,我算是了解了自己大概该做什么,那所谓的“位面
探索印记”又是什么玩意。不过,知道是一回事,该做什么准备又是另一回事,
到最后还是回到每天的固定套路。期间也跟谭箐和颜君泠聊了几次,不过都不是
什么重要的话题。我个人怀疑她们两个连上线了,把我排除在外。

  这几个星期的高强度训练下来,终于感觉到有点作用了;肌肉增了不少,每
天也精力充沛。硬拉重量达到70公斤,要知道之前我是连50公斤都起不来的
渣渣。深蹲可能因为罗师傅是武术家,极为看重下盘,已经达到喜人的85公斤。
卧推反而最低,才55公斤。

  按罗师傅的说法,我的力量增长算是中规中规,比较稳定。咦,不对,我是
来学武的,怎么目前的进度完全是撸铁方面的?方氏太极倒已经练熟了,早上要
是去公园打几套的话肯定有模有样的,动作绝对标准,也逐渐乐在其中。反而是
无极桩虽然也姿势标准得不能再标准,却还没有找到感觉。

  就这样过了数个星期,在十二月中旬时,终于有了变化。

  “小众银行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已研究制订出方案,可以实现即使筑巢租
金贷客户不继续还贷,仍能结清贷款。嗯?难道?”

  这天晚上,我训练完后在家上网,忽然看到这条新闻。我连忙点了进去,浏
览了一遍后上微博看了看,果然是真的。小众银行果然吃下了这笔烂账,按照它
的公告,筑巢公寓的租客退租之后,可以跟它签署协议,筑巢欠的预付租金会抵
偿租客在小众银行的贷款。

  也意味着,如果小众银行想追回这份损失的话,只能找筑巢的麻烦了。该!

  我连忙敲了敲林蔚烟的房门:“蔚烟,在吗?看到新闻了吗?小众银行答应
抵消租金贷了。”

  房门一下子被打开,林蔚烟精致的脸蛋满是惊喜:“真的吗?”

  我大概解释了一下我看到的新闻:“据说同时也会有免息,延期,不催收的
计划,延长到2023。当然,既然能直接抵偿贷款那就没必要再还了。你应该
可以明天就申请下来。”

  林蔚烟有点不可置信地说道:“就……就这样了?小众银行竟然就这么兜底
了?”

  我摊手道:“不兜底的后果就是几十万人信用危机,对社会的信任破产,对
无法帮助他们的政府愤怒,对党的领导产生怨念,是不是很严重?所以社会主义
的铁拳是不会含糊的。”

  林蔚烟挠了挠鬓间的发丝:“确实有这个可能……嗯,还好我听你的建议,
向小众银行和银保监会打了电话,这过去一个月一分钱都没给。现在……总算可
以解脱了。”

  她感激地看着我,说道:“周铭,真的很谢谢你。”

  我摇头道:“大家都是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也在网上发了不少贴子给
受害者同样的建议,能帮一个是一个。唉,就算如此,那也不代表租金被归还给
租客们,他们仍然得付额外的的费用继续租房,不管是留在原来的房子还是跟你
一样找新的地方住。”

  林蔚烟背着手,斟酌了数秒后说道:“嗯,你接下来这几天还会在武馆吃饭
吗?我其他的没什么能力,至少能做一桌菜来感谢你。”

  我一听,嘿嘿笑道:“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有一个美女室友亲手为我做
饭,啧啧,那可是我曾经意淫过的梦幻情节啊,哈哈哈。”

  林蔚烟白了我一眼:“那就明天晚上吧?”

  “好嘞,我明天回来的时候顺便买点菜。让你见识见识我周铭其实也烧得了
一手好菜的。咱们混合双打,庆祝你的阶段性解围。”我雄赳赳地挥手说道。

  林蔚烟不乐意了:“啊,那怎么行?明明是我要感谢你的?”

  我贼笑道:“是啊,完全没问题啊,但是同时我也要为你庆祝啊,万事顺利
的话明天你就能成功跟小众银行解脱了,这可是个值得庆祝的时刻啊!”

  林蔚烟把头发撩到耳后,无奈地说道:“好吧好吧,你有什么喜欢吃的吗?
我可以试试看。”

  我不在意地说道:“我无所谓的,啥都吃。硬要说的话,农家小炒肉和蒜蓉
白菜是我最喜欢的家常菜。你呢?”

  林蔚烟认真地记了下来,回答道:“我啊?我喜欢……”她思考了一下,有
点不好意思,“我喜欢吃鱼,嘻嘻,已经挺久没吃了,太贵了。”

  我拍掌叫道:“好!明晚就做道我们南方人的清蒸鱼,让你过过口瘾!顺便
来道鱼汤,鲜美滑嫩,妈呀,我光是说着都饿了。”

  第二天,林蔚烟告诉我,她的申请成功通过,就等着小众银行那边把剩下的
步骤办好。听此喜闻,我们约定好一起去附近的菜市场买菜。

  “喂?蔚烟?我到了,你在哪儿?哦,好,等我一分钟。”

  我来道菜市场入口,一眼就看见林蔚烟。她提着一个塑料袋,穿着那件我们
初次见面时的黑色卫衣,下面是蓝色牛仔裤,头上带着一个浅色绒线帽。不同的
是,她已没有当时那份令人生怜的病态美,脸上温暖的笑容充满了活力,这是我
跟她合住一个月来第一次见到的样子。

  “不好意思,没让你久等吧?”我小跑上前。

  林蔚烟摇摇头:“没有,我刚下来呢。”

  “那好,咱们出发!”

  我们一路挑选,不时跟菜市场里的小贩打招呼。林蔚烟似乎已经跟不少摊贩
混了个脸熟,甚至还被豪爽地给了几个折扣。我这个在这里住了快四年的人反而
像个外人。唉,这就是高颜值的优势了。

  “哎哟,这不是小周吗?我都好久没看见过你了,怎么回事啊?”卖鱼的大
婶倒是跟我比较熟,看到失踪多日的我重新回归有些讶异。

  “阿姨我最近不是参加了社团活动吗?都没时间回家做饭呢,今天算是重操
旧业啊。”

  大婶打量了我俩几眼,露出一个“懂的都懂”的笑容:“这个不会是你对象
吧?我见她经常来这里买菜啊。”

  林蔚烟羞红了脸,我仰头大笑:“哈哈哈哈,诶,阿姨,你觉得现实吗?这
是我室友,哈哈哈,咱们清清白白的啊,可别乱说。”

  大婶鄙视地看着我说道:“确实,你这小子油嘴滑舌的没个正经样。这么个
漂亮姑娘肯定不是的你女朋友,妹子,你说是吧?”

  林蔚烟秀美的小脸上满是红晕,喃喃道:“我跟周铭是普通室友关系,阿姨
您别误会了。”

  我在一旁叫嚣:“阿姨,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是不能侮辱我的相貌。看
我这帅脸,小区里最靓的仔无人能否认吧?除非今天买的鱼给我打七折否则我是
不会罢休的!”

  大婶一边准备着我要的鱼,一边回驳:“以你的自信,我看是要打个一折才
觉得合适吧?来,一条包公鱼一条仙骨鱼,看你这么久没来第一次买菜就直奔阿
姨的摊子给你八折。”

  我赶紧陪笑道:“八折好,八折好,阿姨心肠比我脸还好,多谢多谢,谁不
知道我周铭买菜方圆百里内必来阿姨的鱼摊?”

  一阵闹腾之后,我们总算买完菜。回家的路上我感慨地对林蔚烟说道:“还
是你厉害啊,这个月下来大家都知道有个长得漂亮又有礼貌的姑娘经常来买菜。
反而我在这儿住了三年只有一只手都数得过来的几个摊主知道有这么号人物。”

  林蔚烟不好意思地说道:“太夸张了,我看你和鱼摊的阿姨就挺熟的,这么
轻巧地就给你打了折。”

  我摸了摸下巴说道:“这个是我三年下来跟她打了无数嘴仗的结果,不值一
提,不值一提。”

  回到家后,我随便换了件衣服便准备开工。今天没在武馆吃晚饭,可把我饿
坏了。

  处理材料时,林蔚烟也从房间出来了。她换了一件居家的黑色长袖上衣,完
美地将她饱满的酥胸衬托出来,下面则是一条灰色运动裤。她卷起袖子露出白腻
的小佰,将瀑布般的亮黑长发扎成一个马尾辩。

  我看着她自然而然的举动有些恍惚。两个人说着笑,你切菜,我颠锅,一起
准备丰盛的晚餐,那种琴瑟和调的场景是少年时我深深向往的一幕。然而荷尔蒙
旺盛的青春期过后对于爱情我更多的是疑问:人与人之间真的能够越过心里,现
实的阻碍把心交给彼此吗?这样的和谐又能维持多久?我很难不对此报以悲观的
看法。像我这种心思重,理性大于感性的人,又能体验到那种纯粹的情感吗?

  “你已经开始切配料了啊?那我先煲饭吧。嗯,怎么了?”林蔚烟一边系上
围裙,一边问道。

  我回过神来,微笑道:“没啥的,突然走神了。这块砧板待会儿给你用吧,
我这一菜一汤都不是很麻烦,先给你打下手。”

  于是在我的帮助下,林蔚烟熟练地开始剁肉,切菜。我钦佩地看着她娴熟的
刀工说道:“厉害啊,这个刀工我望尘莫及。你一直都是自己做饭的吗?”

  林蔚烟耸了耸肩说道:“没办法,大学毕业之后我就得自力更生了,在外吃
饭又太贵了,我可舍不得,只能自己动手了。尤其是疫情爆发时,又无法回老家
住,只能等着一切解封,时间多得很,做着做着就手熟了。”

  “佩服佩服,我也是疫情期间自己琢磨了一阵厨艺,但是完全没有你这么强
。”

  我站在林蔚烟身旁切完清蒸鱼的配料后把鱼放血,去鳞,然后把内脏清理掉。
同样处理了鱼汤的仙骨鱼和配料之后,我暂停下来,看向林蔚烟:“呼,我这里
准备工作差不多了,你呢?要不要帮忙?”

  林蔚烟似乎也准备得差不多了,擦了擦鬓角说道:“不用了,现在炒一下就
行了。饭也快好了。”

  在我俩的合作之下,三菜一汤的丰盛晚餐很快就被端上桌。

  “这道农家小炒肉色泽鲜艳,层次分明,风味浓郁,色香味已占两头。我尝
尝味道如何……嗯!香辣滑嫩,肥瘦适中,漂亮!林大厨,我甘拜下风。”我夹
起一块肉片煞有介事地解说道,对林蔚烟的厨艺举起了大拇指。

  林蔚烟羞恼地说道:“好啦好啦,不用说那么多。”话是那么说,但是她水
灵的大眼睛里却是掩盖不住喜意。

  “蒜蓉白菜嘛,好家伙!鲜美甘甜,爽口清脆,我的清蒸鱼怕是要被比下去
了。”

  林蔚烟白了我一眼,夹起一片清蒸鱼尝了尝,眼睛亮起:“嗯!好鲜美!哇,
周铭你真的可以哦,好好吃。”

  我同样试了一片,评论道:“多谢多谢。嗯,火候把握得不错,口感也够鲜
嫩,算是鱼摊阿姨没坑我。”

  我俩放开肚子大快朵颐,我还特意搬出几罐饮料,很快便将饭菜吃净。

  我晃着手里的椰子汁,摇头晃脑地在回味刚才的晚餐。明天开始又要回到严
格控制分量的营养餐了,唉,再好吃的营养餐一天三顿下来也会疲倦啊。林蔚烟
慵懒地靠在椅子上,美眼半闭,似乎在想着些什么。

  “周铭,明明是我该感谢你才对,怎么变成……我们两个合伙搓一顿的合作
努力了?”半晌后,林蔚烟不满意地开口说道。

  “蔚烟,感谢的重点是什么?重点在于传达一种心意。庆祝的重点是什么?
也是分享一种喜悦的心境。至于要不要特意分开来才能显得有诚意,要看当事人
的用心了。今天听到你那边的好消息,我真的很欣慰。你觉得这个庆祝仪式如何,
有没有接收到我共享你的喜悦的信号?”我举起饮料笑着向她示意。

  林蔚烟扑哧地笑出声,跟我碰了碰瓶子,轻声说道:“确实,我感觉到了。
那么,相对的,你感觉到我想要传达的谢意了吗?”

  她的眸子亮晶晶的,让我忽然有点不敢轻佻对待。我斟酌了片刻后,微微前
倾,认真地回答道:“明白,非常明白。有些感情可以用礼物来表达,有些心意
则是用行动来传达更适合。对我来说,有人愿意为我做饭是一种非常温馨的举动,
它让我想起我少年时的梦想,和一个心有灵犀的伴侣一起做一桌美味的菜肴。呃,
扯远了。”

  我挠了挠头发,怎么一个漏嘴说到这种尴尬事了:“你未来的伴侣会是个很
幸福的人。我今天能尝到你的手艺,非常满足。”

  林蔚烟安静地看着我,眼里流转着某种我无法读懂的复杂色彩。良久之后,
她嫣然一笑:“嗯,那就好,感谢你这么有诚意地对待我的回报啦。”

  她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让上身那美好的曲线毕露在我眼里,我不得不稍微
移开视线。

  “洗碗喽。你不会连这个都要跟我对半吧?”

  “那是一定的,一起洗,事半功倍。”

  我俩一边洗碗一边闲聊:“再过两周就是圣诞节了,你准备过年回家吗?”

  “嗯,我是想回的,已经快一年没见家人了。但是这段时间过得提心吊胆的,
车票没来得及定,现在好贵啊。而且省吃俭用挤出来的租的房间一下子要空那么
久,感觉很划不来啊。你呢?”

  “我爸妈经常在国外,疫情爆发之后倒是安心在家里呆了几个月。现在憋久
了,准备环国旅游呢,自然没有我插足的余地,所以我也懒得出门。”

  “哇,好自在哦,羡慕这种生活……哎呀!”

  林蔚烟突然吃痛地唤了一声,我赶紧看了看有没有出事。原来是她洗菜刀时
不小心割到手指,素白的食指沁出一滴鲜红的血液。

  我看伤口似乎不深,说道:“你用洗手液清洗一下,我拿创口贴来。”

  我从厕所找出小号的创口贴,看到娥眉紧蹙的林蔚烟已经洗完手,眼巴巴地
在等我。

  我将包装撕开,递给她问道:“不痛吧?”

  “嗯,还好。”林蔚烟小心翼翼地剥下创口两边的纸,笨拙地试图着将创口
贴包在手指上。

  “你是右撇子吧?是不是有点麻烦?我帮你包上吧?”

  林蔚烟没出声,只是点了点头。我轻轻地按住她柔软的小手固定好位置,然
后仔细地将创口贴裹上她的指头,最后对着它吹了一口气。

  “疼痛疼痛,不翼而飞,搞定。我的手活不错吧?”我得意洋洋地抬头对她
说道。

  林蔚烟有点恍惚,呆呆地看着手指,又看了看我,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用左
手点了点我的鼻子说道:“既然你手活这么好,那剩下的碗就交给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这种东西肯定不能再交给伤员来做。”

  在那之后我和林蔚烟之间的距离似乎也拉近了一点点,不过也只有一点而已。
过圣诞节时,她做了一个小蛋糕,我也送给了她一个小礼物。但除此之外,便没
再有过像一起做饭那晚的交流。

  虽然我也不止一次意淫过跟这个大美女房客发展一段旖旎关系的可能性,但
是想想就知道她是不可能看上我这种平平无奇的宅男的。一个多月下来更是没有
什么撞见她换衣,洗澡的香艳情节。而以冬天的气温,也没有什么林蔚烟在家穿
着小背心让我大饱眼福的插曲。

  唉,虽然有了超越空间的奇遇,但是生活中的其余遭遇无不在提醒我:做人
还是要现实点的。这段时间跟我有最亲密接触的不是别人,正是实战训练开始之
后每天都会对我饱以老拳的壮汉罗师傅。

  (第一卷:初入游戏,终)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