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三十)

  •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三十)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三十)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第三十章

  「说,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啪……啪!」两个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抽在凌昭脸颊上,这位新任公安局长
此刻正在遭受非人的毒打!他的浑身已经挨了很多拳脚,伤痕累累,被两个打手
搀扶着才勉强保持着站姿。鲜血沿着凌昭的嘴角流出,样子狼狈不堪,凄惨至极,
但是他丝毫不敢去擦拭,不断的重复一句话:「李总,我真的不知道!」在这位
叫李总的中年人面前,凌昭丝毫不敢表现出半点不恭敬和不服气。

  李总一言不发,仿佛没有听到凌昭的回答,默默的点燃一支烟,完全无视响
彻房间的惨叫声。外面的天空明明晴空万里,总统套房也是装修的富丽堂皇。但
是一股黑暗的气息就在这个屋子环绕,李总口中升云吐雾,烟头忽明忽暗,有着
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气息。

  对于凌昭的殴打还在持续,可怜这位官场新贵,高高在上的警察局长,刚刚
升迁的他本该踌躇满志意气风发,但是现在却被人像狗一样无情的殴打着:「停
手吧!」李总漫不经心的说道,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威严,刚刚还在张牙舞爪的
手下立刻停下了。

  「李总,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失去了支撑的力量,凌昭软绵绵
的躺在地上,气若游丝,还在为自己苍白的做着辩解。

  「看来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李总一步一步走向凌昭,每一步都充满杀机,
然后缓缓的蹲在凌昭面前,抬起他的下巴。如山的压力向凌昭袭来。李总不说话,
用食指抹了抹凌昭嘴角上的鲜血,仔细端详了几秒钟。

  「你们这些人是不是太放肆了,凌局长是我的客人,这就是我们的待客之道?」

  「大哥,我错了。」

  「李总,我们错了。」打手们的道歉声此起彼伏的传来,但是所有人都知道,
包括凌昭在内,这一切都是李总的授意。

  「不怪弟兄们,是我不好。」凌昭依旧有气无力的答道。

  「罢了,凌局长是人中之龙,不是你我之辈能高攀的起的,既然没这个资格
和凌局长共事,咱们也就别一厢情愿了。」

  李总说着,用食指将鲜血涂在凌昭的额头上,然后一道道抹匀。他的手法力
道并不重,但是每一下点在额头上却仿佛千斤!

  「哎,走吧。」李总语气平淡而决绝,最后看着死狗一般的凌昭,无奈的叹
了口气。

  「李总,不要!」仿佛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凌昭拖着遍体鳞伤的躯体,死
死的抱住李总的大腿。

  他深深的知道,出了这扇门,迎接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濒死之时的求生欲
让他爆发出最后的能量!

  毕竟眼前的这个人,不但掌握着自己的生杀大权,自己还曾见识过他残暴的
一幕:

  时间回溯到一个星期以前,彼时凌昭刚刚破获省城毒品大案,收到各种荣誉
表彰自不必多说,仕途上也一片光明,被破格提拔为本市的警察局长,委以重任。

  大权在握的凌昭依旧不满足自己的一切,野心勃勃的他借着奉献警花妈妈的
给谭雷的机会,成功和这位位高权重的领导建立起来了联系。谭雷需要扶植发展
壮大自己的势力,凌昭有能力独当一面,二人算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

  凌昭的前途还是一片大好:

  直到有一天,当他回到家里,意外的发现,家里来了几位不速之客。几名凶
神恶煞,胳膊上刺着纹身的黑衣人此时此刻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凌局长,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们老大想见你!」为首的一位坐在客厅正中
央,正饶有兴致的把玩着一件水果刀。

  「几位既然能叫出我的名字和职务,看来已经对我有了调查。但既然有了调
查,就应该知道我凌某人嫉恶如仇,也知道凭我的身手对付你们几位绰绰有余。」

  凌昭暗暗蓄力,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虽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是全身而退
还是没有问题的。

  「凌局长,我们不是来打架的。当然如果谈完了事情你想打架也可以奉陪,
但是就怕到时候你下不了手。」中间的黑衣人站起身,朝着凌昭走来。

  「什么意思?」凌昭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愈发觉得几个人的身份不简单,
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

  「别紧张,凌局长,看看这个!」来人把手机递给凌昭,手机上正播放着一
段视频。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把我的父母怎么样了?」凌昭丢掉手机,
抓起来人的衣领,猛然问道。视频里的内容正是凌昭的父母,视频里他们已经被
牢牢捆绑坐在椅子上,嘴上贴了黄色的胶布,两位老人想说些什么,却只能发出
呜呜呜的挣扎声。

  「凌局长,别激动!」来人抓住凌昭的手,从自己的衣领上移开。

  「令尊令堂暂时性命无虞,但是接下来怎么样还取决于凌局长配合不配合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和你们走,去见你们老大!」凌昭此时已经面如
死灰,他知道自己已经身处一个漩涡的中心,这里再多的口舌都没有任何意义,
想要探知漩涡底下的秘密,救出自己的父母双亲,一切都只有见到他们口中的老
大才能见分晓。

  「爽快,还得委屈一下凌局长戴上这个。」

  来人命令手下把一条黑色带子蒙住凌昭的双眼,在夜色中,搀扶着凌昭上了
车。

  「凌局长,可以解开带子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凌昭终于辗转到了目的
地,他努力的揉了揉眼睛,重新适应了一下光线,发现自己身处一间普通的不能
再普通的民房里。带自己来的那些黑衣人此刻正严肃的站在自己周围。

  沙发上面坐着一个派头十足,气场强大的中年男子,想来就是这群黑衣人口
中的老大,此刻正拿起一个苹果,用水果刀削着皮。

  「凌局长,请坐。」来人摆出了一副请的姿势,一个手下立刻将一把椅子抬
上来。

  「不知这位先生是哪条道上的,深夜请凌某人来此,不知有何赐教?」

  「凌局长好手段呀,年纪轻轻,就已经位高权重,想来前途不可限量。」沙
发上的人并不答话,还在一圈一圈的削着苹果。

  「鄙人姓李,李天霸,平时就做点小生意。」

  「你……你是,李天霸?」听到这个名字,凌昭的心里掀起惊涛骇浪。他知
道,有一个毒枭就叫李天霸。此人人如其名,天生霸道,是西南黑道上赫赫有名
的大毒枭,公安部上榜的特级通缉犯,身价数十亿,罪行累累。在西南地区称霸
多年,打通了各级政府官员,身上有着数层保护伞。势力树大根深,多年以来横
行无忌,光死在他手上的缉毒警察就有几十个之多。凌昭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位
心狠手辣,让人闻风丧胆的大毒枭,何会出现在此,并绑架了自己的父母。

  「凌局长还记得赵睿龙吗?」

  「记得。」

  提起这个名字,凌昭仿佛明白了一二,心跳也开始加速,一种不好的预感开
始从心底油然而生。龙哥表面上在会所里做生意,实际上是负责周边几个省份毒
品分销的龙头老大,和李天霸有着多年的合作关系。李天霸和龙哥的交易量庞大,
双方的利益关系一直十分牢固。不料,凌昭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局面,他多年卧底
隐忍调查,有着充足的证据和把握铲除龙哥。但是多年以来,龙哥也在省城里有
着错综复杂,根深蒂固的关系网。这一次是中央调查组授权,凌昭在暗中找到省
里公安部缉毒行动直接负责人,汇报了自己的行动计划。绝密的行动绕开了所有
龙哥的保护网,这才以雷霆万钧之势一扫龙哥团伙,在行动中龙哥被击毙,他的
势力土崩瓦解。

  但是龙哥的死和势力的瓦解一下子让省城黑道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态,而更
加雪上加霜的是李天霸这边的货已经无法和龙哥按时交接,短短几天,李天霸的
损失已经是天文数字。

  李天霸坐不住了,通过关系网和多方打听,得知省城迅速被另外一拨人统一,
但是新任老大深居简出,行动低调,似乎对毒品生意并没有流露出兴趣,一直也
没想办法主动和自己联系。李天霸担心时间拖得久了事情会起变化,一旦其他竞
争者代替自己抢占了市场,那么自己的损失将难以估量。决定铤而走险,带上几
十个精英手下保护自己,来到省城想办法和新的老大结盟,谋求新的合作发展。

  与此同时,他们也通过调查发现,是一个叫凌昭的人促成了今天的局面。李
天霸震怒,本来打算杀了凌昭后快,但是冷静下来仔细分析了局面,还是决定不
对凌昭动手:

  首先,凌昭通过这次缉毒行动的成功,必然会引起省城警界的强烈反响,而
通过调查分析,他得出结论,此人前途不可估量。

  其次,李天霸的势力多年以来一直无法渗透到我们周边几个省,这次如果和
凌昭达成黑白合作关系,有了这一层保护伞,那么自己的路再省城也将一片坦途。

  最后一点,李天霸想和新的老大建立联系,但是一时找不到对方,而凌昭有
着卧底经历,现在又大权在握,想来调查出新任老大下落,给自己牵线搭桥。

  综合考量,长远的利益远大于一时的痛快,他决定和凌昭建立联系,趁早把
他拉入自己阵营当中。但是身为雄霸一方的毒枭,没有狠辣的手段他到不了今天
这个地位。

  通过调查凌昭的背景性格和分析了局势以后,他发现这个人非常狡诈阴险,
利诱似乎不是上策。况且自己如果以求人办事的态度,那么即便事成,今后也会
失去主动权,处处被凌昭牵制。

  李天霸定下方略,通过威胁恐吓的手段逼着凌昭上自己这条船,然后让他利
用自己的手头资源帮助自己。有他的父母在手上作人质,就不怕凌昭耍花样!

  就这样,凌昭被带到了李天霸面前。

  「赵睿龙一死,手下树倒猢狲散。真是可惜了一代英豪,就这么陨落了。」

  「他死就死吧,可还留下了一大堆烂摊子,我这还和赵睿龙有点生意上的来
往,凌局长,你说他死了,我的生意,该去找谁啊?」李天霸眼神里闪过一丝狠
辣,手中的苹果已经削完,果皮完整不断,堪称完美的杰作。

  凌昭何其聪明,能让一个大毒枭亲自出马的生意还能是什么。而以对方的江
湖地位,想要碾死自己,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但是现在这个情形,无疑
就说明了李天霸有用得上自己的地方。而如今李天霸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就是
找下一个合作伙伴,而有能力和他合作的也只能是省城的黑道老大。

  这个老大以前是赵睿龙,现在是个谜。

  「李总,省城的情形我也不是很熟悉,但是我会尽量想办法!」凌昭意识到
自己触碰到了毒枭的核心利益,面临的是九死一生的情境,头上汗涔涔的。

  「尽快吧,我可以等,我公司里成千上万号员工等不了,生意做不下去,他
们就得失业下岗。我想凌局长也不想看到那一幕吧。」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我知道,我一定尽快去办!」除了答应下来,凌昭
没有任何选择,毕竟自己的父母双亲还在对方手上!

  「劝你别耍花样,要是敢在我的眼皮底下搞小动作,至于后果吗?」李天霸
在此停顿下来,冲手下使了个眼色。

  一个小弟顿时会意,捧上一个盒子。

  「打开看看吧!算是个惊喜吧!」凌局长。

  凌昭的手颤颤巍巍,完全不知道李天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肯定不是什
么好东西。打开盒子的一瞬间,如同天雷轰顶一般:

  「这……这!」凌昭震惊的完全说不出话来。盒子里面摆着一颗血淋淋的人
头,本来以凌昭警察的身份,看见人头也并不算什么特别的事,但是看到人头主
人的一刻,他彻底被震慑住,慌了神。

  人头不是别人,就是前些天和自己打的如胶似漆的谭雷。

  「本来想通过他的,但是这个人不配合。可惜可惜……」李天霸确实最先找
到了谭雷,毕竟谭雷分管这一块,如果他肯合作,肯定事半功倍。但是出乎李天
霸的意料,谭雷对李天霸开出的优厚条件完全不为所动,而且对省城新任黑道老
大的事情讳莫如深。对于李天霸而言,不成功,便成仁,合作不成连相忘于江湖
的选择都没有,他只能选择先下手为强,痛下杀手,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

  前进路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毒枭就是这样炼成的!

  面对着谭雷血淋淋的人头,凌昭的双腿此刻彻底瘫软了,完全不敢相信这是
真实发生的。毕竟这是省城里呼风唤雨的人物,就这么被人轻描淡写的给杀了。

  不仅如此,自己好不容易搭上了谭雷这根线,现在他死了,自己的本来大好
的前程就蒙上了一层阴影。

  眼前的这个毒枭,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地狱魔王面前,他的心头,头脑里面乱
糟糟的一片,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畏惧。自己的使命感,人民警察的正义感,在生
命面临着巨大威胁的一刻,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不值一提。

  「对了,这个女警你认识吗?」李天霸说着,从口袋里丢出一张女警的照片。

  「在谭雷口袋里发现的,她会不会也是系统里面的人,知道什么内情?」

  「这不是,江秀,江队长吗。」

  凌昭一眼便认出了照片的女主角,照片里警花妈妈英姿飒爽,穿着一袭庄严
的警服站在在国旗下!

  「她的地位还远远不够了解这些,她是我们缉毒队的队长,这次缉毒也立了
不少功劳。」凌昭定了定神,还没完全从刚刚的惊涛骇浪中走出。

  看到妈妈的照片。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既然谭雷已经死了,眼下自己
有无力和这位毒枭抗衡,那么何不将警花妈妈作为礼物奉献给这位大毒枭,说不
定会有着意外的收获。

  「不过这个女警是个万里挑一的绝代警花,李总您看?」凌昭的态度开始谄
媚起来。

  「没意思,女警而已,早玩腻了。」李天霸似乎对此毫无兴趣,不耐烦的摆
摆手。毕竟以他的财富和江湖地位,各种形形色色的女人玩过的不计其数。

  「李总,您可别小看这位女警,她堪称女人中的极品。要不您看这样?我找
个机会,让她公开演讲,李总您要是满意了就把她带走随意处置,我也趁这段时
间想办法联络新任的黑道老大,让他坐在您面前谈生意。」

  似乎是被凌昭说动了,李天霸重新拿回凌昭手里的照片,又端详了一遍,愈
发觉得这个女警有着绝代的气质和韵味:而妈妈现役缉毒警队队长的特殊身份让
李天霸不由得想起这样一个场景:

  前一秒钟她还是高高在上的警花,下一秒就是自己胯下的母狗。

  上一刻还在市民面前享受英雄般的礼遇,下一刻就跪着含着自己的鸡巴呻吟。

  秘密绑架这种行为太小儿科,李天霸不屑去做,他想要的是光明正大的从礼
堂把警花妈妈接走,在警察局狠狠的奸淫妈妈!他操的不只是一个女警,不只是
一个警花,更是凌驾于法律之上。你不是正义的化身,光明的象征吗,那么我偏
偏就要藐视这一切,将这一切都撕毁践踏!

  「抓紧时间去办,别让我失望!」李天霸摆摆手,命手下送凌昭回去,凌昭
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直到回了家才发现,自己的后背早就被汗水打湿。

  凌昭不敢怠慢,一方面开始着手调查省城黑道老大的事,一方面安排妈妈去
市一中作报告的场景。为了这次报告,凌昭还特意以安全检查的名义在学校大礼
堂安装了摄像头,目的就是为了把英姿飒爽的妈妈美艳绝伦的气质展现出来。

  而我的出现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凌昭的计划,妈妈的演讲因为我暗中的调教而
支离破碎,而我不知道的是,阅女无数的李天霸在隔着屏幕看到妈妈的淫态以后,
更加激起了征服的变态欲望。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妈妈在演讲的最后时刻因为高潮而晕厥,报告厅里
顿时出现混乱,从此开始事情已经开始失控。

  短短几分钟以后,伴随着闪烁的警灯和警报器的呼啸声,一辆急救车急速驶
来。

  「你好,我们是市医院的,接到电话,请问病人在哪?」

  「在这里,来几个老师过来帮忙。」在护工和老师们的协力下,晕厥的妈妈
被抬上救护车,伴随着呼啸声驶离校园,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而接下来的一幕让周校长大为不解,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又一辆救护车开进
校园:

  「你好,我们是 120,对不起,今天路段有交通事故,从市医院过来一中,
堵车严重,病人在哪里?」

  「病人?」周校长和老师们面面相觑。

  「半个小时以前就被救护车拉走了啊?」

  「哪个医院?」

  「就是你们市医院啊。」

  「市医院,我们派到一中的就这一辆救护车啊。」

  「这……这不应该呀!」周校长彻底迷惑了。

  「你别急,我打个电话核实一下。」

  「喂喂……孙院长吗,对对,是我。我想问问咱们急诊有没有接到一位晕厥
的女警察,大约,大约半小时以前。」

  「没有对吧,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孙院长。」核实完情况的一刻,大家恍
然大悟,前一辆救护车是有人冒名顶替的,被不明身份的人提前安排好,在妈妈
出事的第一时间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妈妈带走。

  而从市医院到一中的车祸也是故意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拖延真正的救护车。

  那辆假的救护车并没有驶向市医院,而是七拐八拐的开到一个小巷子。当有
人回过神,想起报警追踪那辆假的救护车的时候,却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巷子里
面,人去车空,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救护车。

  李天霸很窝火,也很恼火:一方面,新的老大迟迟联系不上,每多一天,货
物就会积压,自己的损失就越来越多。

  另一方面,好不容易对了一个女警有了兴致,却就在眼皮底下,不知道消失
在何方。他觉得自己被凌昭耍了,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于是就出现了开头
的一幕。

  其实凌昭也很委屈,这一切完全都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后悔自己没在妈妈
身边加派人手,但是断然不会想到有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
冒充 120急救车,带走一名女警官。

  这一刻起,李天霸已经不信任凌昭了,毕竟作为一名毒枭,对别人的信任都
是有限的。从他打算迈出门的一刻,就已经对凌昭动了杀心。

  「李总,我知道了!我知道是谁干的了!」在濒死的一刻,凌昭灵光一闪。

  李天霸的脚步骤然停住,但是并没回头。「她肯定是被新的老大带走了,虽
然他的目的我还不得而知。但是眼下有胆量做下这样的事情,并且有能力全身而
退的只有这一种可能。」

  「我可以沿着救护车这条路线追查,顺藤摸瓜找出幕后的人。到时候拿他绑
架警官的罪行先行威胁,让他和李总坐下来谈。他刚刚统一省城,根基不稳,肯
定不是李总您的对手。至于那个女警官,也一定能顺着这条线路一起找出来,到
时候,我亲自把她献给您!」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李天霸的脑子里还在快速运转着,在这么极端
的情况下,凌昭痛哭流涕,行为不似作伪,他的内心也倾向于相信凌昭没有参与
此事。而且现在凌昭的话说得也不无道理,杀了这个人也就是呈一时之快,对自
己的生意没有半点帮助。事已至此,倒不如再给他一次机会,给自己效力,毕竟
他是警方的人,想追查些什么肯定比自己要方便顺利的多。

  「你小子别想耍花样,我的人也会在暗中调查,要是发现了你有什么不轨的
行为,休怪李某人不客气!」

  「是是,一定一定。谢谢李总,谢谢李总不杀之恩,谢谢李总大恩大德!」

  见到事情有了转机,凌昭极尽脑海里所有的词汇感谢着李天霸,毕竟现在自
己和家人的生命全掌握在这个人的手中。

  「希望凌局长说到做到,李某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李天霸再无言语,带
着手下离开了。

  凌昭挣扎着伤痕累累的残躯,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李天霸的背影已经远去,
凌昭不禁拼进最后一丝力气,握紧拳头:

  「你等着吧,姓李的,有种别让我翻过身来,今天的耻辱定要你加倍偿还!」

  与此同时,我早已方寸大乱,爸爸下落不明,妈妈也神秘失踪,像个没头的
苍蝇一样乱撞,不知道出路在何方。

  「兄弟,你是王志伟?」

  两个社会青年在背后拍了我的肩膀一下。

  「你们是?」我很疑惑,但是隐隐觉得此事和妈妈有关。

  「别多问了,我们老大请你过去,到了你就知道了!」不由分说我被二人带
上了一辆面包车,朝着省城放下奔驰而去。

  四个小时后,我被带到一栋别墅中,装修的富丽堂皇。

  「你在这等着吧,我们老大很快就来见你了!」

  我被安置在客厅里。没几分钟,一位中年美妇迈着步伐款款走出,气质风骚
极了。

  但是让我震惊的却是她手里的一根狗链,链子的另一端是一个我无比熟悉的
面孔:「爸爸……你怎么在这!」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