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照顾我,我的一家齐上床】(25

  • 【为了照顾我,我的一家齐上床】(25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为了照顾我,我的一家齐上床】
作者:chenpolo
2019年05月29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0008

【为了照顾我,我的一家齐上床】(1-4章)(精液早餐火辣小姨)
【为了照顾我,我的一家齐上床】(5-7章)(给姨夫戴绿帽)
【为了照顾我,我的一家齐上床】(8-11章)(内有口爆伪娘重口情节)
【为了照顾我,我的一家齐上床】(12-15章)(三只少女全裸送上)
【为了照顾我,我的一家齐上床】(16-24章)(黑丝艳母端庄性奴)

          第二十五章 我和姐姐在天台的苟合

  「轰隆——」

  巨大的声响在这片不算广阔的考古现场中震荡。

  尘土飞扬。

  我当时在一处墓穴里欣赏墙壁上的岩画,却没想平静的场地突然天翻地覆。

  地龙翻身的声音、尖叫声、慌乱的脚步声,以及墓穴垮塌的声音。

  我看到天光突然昏暗下来,巨石倾塌,大片大片的尘土溅起弥漫视野。

  然后,我被大地狠狠摔倒,双腿一阵剧痛,意识随之破碎。

  我被活埋了。

  ========= 分割线========

  黑暗。黑暗。

  我趴在黑暗中。

  我的腿断了。

  我的喉咙好像被利刃划破一般干枯龟裂。

  我会死吗?

  姐姐,我要死了啊。

  ========= 分割线========

  姐姐!

  姐姐。

  姐姐……

  ========= 分割线========

  「小勇,好像有人上来了。」

  姐姐惊慌地扭头。

  此时我们姐弟二人正站在天台,我在姐姐身后抱住她,秋季的长风从我们身
边擦过。我的下体深深插在姐姐的红嫩屄穴里。

  我笑嘻嘻地说:「哪有啊,姐姐你听错了。」

  「哎呀小勇!」姐姐掰开我正揉捏她双乳的手,有点生气:「真的有声音,
你听啊。」

  我确实听到了一丝,从我们后面天台的楼梯那里传上来的。

  「好吧,我们躲一躲。」

  我怏怏地把肉棒抽出来,上面涂满了姐姐的淫液。

  还好我向来喜欢侵犯穿着衣服的姐姐,虽然里面真空,撩起裙子就能干,但
是看着一身日常衣服的姐姐在我的胯下婉转承欢确实很有一番滋味的。

  姐姐飞速地理好衣服,拉起我就躲到一旁。

  这是姐姐大学的第一教学楼天台,天台上面有很多装饰性的桩子。我和姐姐
就躲在不远处的一根桩子后面。

  「那里……」姐姐脸蛋红红地向我指着我们原先交合的地方。

  哈哈,一摊水迹。

  我偷笑着搂住姐姐,笔挺的鸡巴还露在裤子外面,说:「谁让姐姐水那么多
了。」

  姐姐跺脚,要拍我的头。

  我赶紧抓住她:「人来了。」

  两个男学生「啪」的推开门,都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一个戴着眼镜有点书卷气的高个男生说:「我挑明了吧,你再出现在田心莲
眼前,我见一次打一次。」

  另外一个是寸头,健硕的身材,自然不肯在气势上输于人。

  两人针锋相对,言辞很激烈。

  我心头一动。

  田心莲,正是姐姐的闺蜜。

  「没想到是他们两个。」姐姐悄悄对我说。

  我色心不死,又从姐姐的T 恤下摆伸进去抓住那对柔嫩挺翘的奶子,问:「
你见过他们啊?」

  「小勇,你真是的。」姐姐挣扎。

  「嘘!」我得意地笑:「姐姐,别被你认识的人发现了。」

  姐姐的身子明显一僵。

  我慢斯条理地掀开姐姐的裙子,扶正鸡巴插进姐姐的屄里,说:「姐姐你别
出声就行了,他们听不到的。」

  「哼。」姐姐轻哼,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你还没说完呢姐姐。」我含住姐姐的耳珠,肉棒缓缓抽插。

  「唔唔。」姐姐扭头看我,一脸的恨恨。

  我「嘻嘻」的笑。

  却见那两个男生终于大打出手。

  眼镜男一下子推开寸头,挥拳要打过去。

  「妈的,我打死你!」

  寸头敏捷地躲过去,抓住眼镜男的手臂,一手肘砸到他肚子上。

  「操你妈!」

  「唔!」

  寸头又踹了一脚,眼镜男的眼镜和他的身体都摔落在地上。

  寸头骑上去,对准没有眼镜的眼镜男挥拳打过去。

  「操你妈!操你妈!操你妈!」

  「老子打死你!」

  眼镜男躲了过去,发力把寸头按了下去。

  两个男生在这片水泥地上翻滚扭打。

  「哈哈,姐姐,他们要滚到你那滩淫水上了。」

  我看得真切。

  眼镜男清秀的脸蛋被寸头按到那滩水迹上。

  「啊!」

  姐姐都轻呼一声。

  我看到她一脸的羞色。

  「姐姐,你猜他们喝到了没有?」

  我恶意地刺激姐姐。我深切地感受到姐姐体内的变化,屄缝明显收缩了不少,
夹得我的鸡巴都要射了。

  我赶紧抽插了几下。

  寸头又被眼镜男压到身下,几拳下去脸已经青肿,此刻被眼镜男以牙还牙,
整张脸都被压到那滩水里。

  「哎呀呀,姐姐,你的淫水被别的男生喝了!」

  我假装有点吃醋的样子,双手抓住姐姐的奶子,「你看,那两个暗恋你闺蜜
的男生竟然喝你留下的淫液!」

  姐姐浑身发抖,一手捂住嘴,一手反抱住我,整个身子都在说:「快!快来
插我!让我高潮!」

  前面两个男生为了一个女生而嘶吼,我则在姐姐身后飞速地抽插。

  「妈的!你他妈的!你等着!」眼镜男一身的狼狈,揉着脸放狠话,「呸呸,
这他妈的什么水啊!」

  他一瘸一拐地下去。

  寸头也气喘吁吁地站起来,他不比眼镜男好到哪里去,也是大声地吐着唾沫
:「妈的这什么味!这什么水!妈的,给老子等着,老子找人打死你!」

  他脸色阴沉,又干呕了几声:「妈的!这什么味啊!老子都喝到肚子里了!
妈的!看老子不打死你!」

  寸头也踉跄着下去。

  两人一走,天台上就传出「啪啪啪」的激烈的鼓掌的声音。

  我疯狂地笑着,按住姐姐的腰肢,疯狂地抽插。

  姐姐撅着屁股扶住水泥桩,承受着弟弟对她的激烈的侵犯,眼中却流落着眼
泪。

  「啊好弟弟……好弟弟啊……操我操我操死姐姐……要飞了……飞了……不
要……快……好大好胀……好痒……操死了……哦亲爱的……」

  「哦小勇啊!」

  每当我想起天台上那一幕的时候,都压制不住内心的大笑,而姐姐一般也会
一脸羞恼,猛拍我的头。

  简直太可笑了。

  那两个男生估计到死都不知道他们喝了我姐姐的淫液。

        第二十六章 美艳医生是石女,可惜被我开苞了

  「小勇!」

  有人在叫我。

  ========= 分割线========

  「坐标,找到你了。」

  「开始同步。」

  「这个世界啊,真是有趣。」

  「沉沦吧。」

  ========= 分割线========

  「发现了!在这里!」

  「这里还有一个!活的!」

  「小心点!」

  「儿子!爸爸、爸爸、爸爸对不起你!嗯那是什么?你看到了吗我儿子身上
……」

  「什么?没有什么啊陈队,我们现在就送到医院。」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我儿子怎么样了!」

  「弟弟!呜呜呜……」

  「姐姐你别哭了,哥哥、哥哥……呜呜呜……」

  「病人双腿粉碎性骨折,肌肉坏死……」

  「陈晃!你对不起我儿子!你给我滚!滚啊!」

  「老婆……我、我……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我这就去找!」

  「发现素体。」

  ========= 分割线========

  「你醒了。」

  一道充满媚意的声音在我身上传来。

  一个敞着白大衣、内里赤裸裸的女人在我身上起伏。

  她两手抚摸着我的胸膛,色痴痴地笑着:「你才醒啊,医生我要好好检查你
的身体哦。」

  是我的主治医师,袁清薇。

  我把一些困惑甩到脑后,举起手捏住那对晃荡的奶子。

  「袁医生,我的下体现在好硬,你得给我好好检查下。」

  「唔,确实好硬。」袁清薇疯狂地用她的蜜穴套动我的肉棒,敞开的白大衣
垂落在病床上:「好硬好硬好硬好硬……」

  她在娇喘。

  诱人的红唇开开合合。

  「哦小勇,你的肉棒确实有问题。我需要、需要用一个宝贝裹住它。」袁清
薇眼波流转,道:「你可别乱想,医者父母心,医生都是为你好。」

  我一用力把袁清薇拉到我怀里,堵住了她上面的那张小嘴,说:「那袁医生
你要用什么裹住我的鸡巴啊?」

  袁清薇嘬着我的下唇,说:「用我下面的小嘴来裹住它,好不好?」

  「光是裹着可不行啊袁医生。」

  「那,你还想怎么办?」袁清薇媚笑,冰凉的手指在我的乳头绕圈,她暧昧
地说着:「要不,我再让你在医生的小穴里抽插?」

  我抓住她的翘臀,那两瓣屁股肉如果冻一般,被我轻易掰开,挺动鸡巴抽插
:「像这样?」

  「那可不是。」

  袁清薇半眯着眼享受着,嘴里细细喘息,手却伸到一旁的小推车上。

  「作为补偿,小勇你再把这些也插进医生的屄里吧。」

  一把医疗器械。

  止血钳、手术镊、持针器、布巾钳、组织钳、胃钳、剥离子……

  直头的、弯头的、圆头的……

  冰冰凉凉,袁清薇抓了一把。

  「好不好嘛?」

  她一边娇喘,一边媚眼如丝地哀求。

  「都插进医生小穴里好不好?全插进来,把医生的小屄插烂。」

  我哈哈大笑,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扇在袁清薇的翘臀上,臀肉震颤。

  「噢噢噢~~~ 」

  袁清薇拼了命地抓住病床白色床单,脚尖在床上不停地划拉。

  「呼……好不好嘛小勇,全插进医生小穴里。」

  她有气无力地趴在我胸膛说着。

  那些家伙在我胳膊边上散了一片。

  「把屁眼儿掰开!」

  我命令道。

  袁清薇精神一振,像母狗一样哈着气,掰开了屁眼儿也没润滑,抓着我的鸡
巴就插了进去。

  「啊——」

  一声长长的呻吟。

  我趁机把一把镊子插进了她的蜜壶里。

  袁清薇打了个冷颤。

  整个身子软绵绵地瘫在我身上。

  「仰过去!」

  我没怜惜这个贱女人,命令道。

  这位享誉国内的骨科美艳女医生听话地强撑着身体,向后仰了过去,双臂没
撑住,头差点栽到床尾护栏上,只好用手肘勉强撑住。

  「来……来小勇,插死我吧。」

  她还是这么骚。

  记得上一次插了6 支镊子5 支钳子和11支剥离子。

  镊子就像是小于号,捏紧了插进袁清薇的小屄里,松手就会向外扩,把她的
蜜洞撑开,方便别的器械进入。

  钳子是三角形形状的,越长的钳子它的顶端的角度越小,插进去很顺手,就
是手柄不好捅进去。

  剥离子就像挖耳勺那样,细细的厚厚的长长的,顺着别的器械留下来的空隙
往蜜穴里插,很容易就能填满这些缺口。

  我把双脚踩到袁清薇双乳上(这个时候我的脚已经可以控制了,但是我并没
有意识到),软乎乎的很爽。

  「袁医生,你的屄好大啊,是不是自己每天都插着这些镊子,做手术的时候
再掏出来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慢斯条理地往袁清薇的蜜穴里插着这些手术器械。

  一根、两根、三根……

  「是、是啊。我每天都插着这些镊子、钳子,啊啊……器械护士都问我,袁
医生啊……那些钳子怎么少了几个?我、我、我……我就说都在我的小屄里……
小屄里插着啊!好爽啊!好冰好冰好爽!再插、插满我的小屄啊……」

  我正听得爽,袁清薇却一下子断了,我不满意地抓着那10支器械在她的屄里
旋转:「然后呢?护士不恶心吗?」

  「好爽好爽……护士、护士也插着呢……她也是个浪蹄子,自己那小屄里插
的更多……哦再来再来……」

  我哈哈大笑,一下子又捅进去了五支。

  「那你们做手术,需要什么都是从自己屄里拿什么呀?」

  「是、是啊,这些家伙插进去还保温,我、我的小屄给、给它们加热……拿
出来就不凉了……」

  「病人不知道吗?」

  「哈哈……哈哈都、都麻醉了知道什么?就算没、没有麻醉……他们也乐意
……唔唔唔好撑……好胀……」

  「啧!你这个贱女人!」

  我双脚一用力,把袁清薇顶上来,本来她后仰着方便我插镊子,结果一坐起
来,那些器械全往她屄里钻,把她刺激得不轻。

  「别……啊……别……」

  她啪地砸回去,双腿抽搐,谷道一阵收缩,把我的鸡巴夹得好爽。

  「继续说。」

  我冷冰冰地命令。

  床上这个女人,整件白大褂几乎脱落,只剩下左臂还穿着,她全身赤裸着,
双乳颤巍巍着,娇艳的俏脸已经发白,口水从嘴角流出,整个人软成一滩泥,头
枕着床尾护栏,两只手臂搭在我的腿上,一双原本蜷缩的光洁的大腿此时伸直了,
那圆滑剔透的脚趾头就在我头两边。

  缓了好一会,袁清薇才回过神来,虚弱地撑起身子来:「那些病人当然乐意
了,我们专门有一个护士坐在他们脸上,让他们舔穴,当然乐意了。」

  我冷冷地看着她,感觉十分无趣。

  「算了,转过来,含住。」

  我下床,靠着床沿说。

  袁清薇一脸胆怯,也不敢问,下体插着那些器械,艰难地爬过来。

  我硬挺的鸡巴插进她的嘴里。

  「老子插爆你。」

  我冷冷地说。

  一把抓住那些器械,把她屁眼儿里插。

  袁清薇浑身颤抖着。

  我狠狠地闪着她的屁股。

  五支。

  十支。

  十五支。

  二十只。

  二十五支。

  袁清薇的屁眼儿被撑得圆圆的,周围的肉已经没了血色,一圈都是发白的。

  她喉咙间传来一阵模糊的悲鸣。

  「哼,没完。」

  她的屄眼儿才插了十五支。

  我又费力地插进去了十支。

  多么壮观的场面啊。

  两把银色的、粗大的、圆柱体的手术器械整齐地插在这个淫荡美艳的女医生
的两个骚穴里。

  那条红嫩的狭缝成了刺猬的背。

  大量的淫液顺着这些冰凉光滑的手术用器械流出滴落,在灯光的照射下映出
一种妖冶的性感。

  袁清薇几乎要倒下去。

  「你可不能倒。」

  我冷冰冰地说。

  袁清薇喉咙呜呜作响。

  「呵。」

  我捏住她的奶子,疯狂地撞击她的小嘴。

  粗大的鸡巴在袁清薇的诱人红唇间进进出出,透明的唾液溅射,发出「库库」
的声音。

  「老子来是为了自己爽的,你倒是先比老子爽了。」

  我的鸡巴深深插进她的喉咙眼儿里,向里面喷泄精液。

           第二十七章我、缸中之脑,与那个女人

  「你醒了。」

  冰凉凉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我睁开眼,却只见一片黑暗。

  这片熟悉的黑暗,我每次梦的主角。

  「谁!在哪里!」

  我警惕着看着前方。

  脚步声。

  随着脚步声,黑暗中亮起了微豆般大小的光。

  光越来越大,在黑暗中蔓延。

  一个女人从这片光中走出。

  「袁医生?!」

  我惊愕地看着前面如冰山一般的这个女人。

  身材相似,面容相似,气质相似。

  她赫然就是之前还在和我交欢的那个骚浪淫贱的主治医生。

  但是……

  光在这片黑暗空间中弯成一个弧度,好似形成了一层透明罩子一般。

  我看到这个女人嘴角露出一丝讥诮的笑意。

  「不,你不是她。」

  我想起了所有的细节,这个女人并不是袁清薇,我也不应该在这个地方。

  我应该在病床上,在和袁清薇缠绵。

  「你是谁?这是哪里?」

  我问她。

  女人突然问我:「你难道没发现,你的腿好了吗?」

  声音能掩饰人的情绪,也能暴露人的情绪。

  我从这个女人的声音中,听到了厌恶、愤怒、仇恨、忌惮和鄙夷。

  我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的情绪为什么这么丰富,因为我此时的内心被惊讶
完全覆盖。

  「我的腿好了!!!」

  我才想起来,我竟然能站在地上肏弄袁清薇的嘴。

  但是兴奋没持续一分钟。

  眼前的女人消失了。

  黑暗也消失了。

  ========= 分割线========

  「陈其勇,交代下你的罪行。」

  一个逼仄的房间。一盏昏黄的吊灯,电线和灯罩上落满了灰尘。一张破旧的
桌子,两边堆满了文件档案,中间留着空,放着记录本和一支笔。两把同样破旧
的椅子。那边坐着那个神似袁清薇的女人。这边坐着我。

  昏暗的灯光下,女人那双锐利如鹰隼的眼睛看着我。

  「说吧。」

  我「咣当」一声站起来:「这是哪里!你他妈的是谁啊!」

  无边的愤怒充斥着我的内心。

  我瞪着女人。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椅子重重砸落在地,桌子也被我狠狠锤了一下,摞着的文件震了一震。

  「坐下。」

  女人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再眨眼,我发现我已经乖乖坐好了。

  有一种无力感,比我在梦中的黑暗迷失沉沦还大的无力感。

  「你让我交代什么啊,我都不知道你是谁,这究竟是哪里?我要交代什么啊。」

  我抱住头喃喃。

  「你杀人了。」

  雷霆肆虐,积雷滚滚。

  「不、不可能!不可能!我没杀人!我不可能杀人的!」

  「你杀人了。你杀了这些女人。这些女人,都死了!」

  我脸庞扭曲地瞪着那个女人,血丝充斥了眼睛:「你胡说!」

  破旧桌子上的记录本突然光影闪烁,具现出一张屏幕。

  屏幕上出现一个人影,人影逐渐清晰。

  是妈咪。彭橙。

  她焦急地等在手术室门口,双手因紧张而纠缠。

  「这是你母亲。」

  「我知道!我没杀她!」

  「但是她等同于死了。」

  屏幕的左边又出现一张屏幕,是妈咪赤裸着身子跪趴在我的胯下吞吐。

  我恢复了镇静。

  「这不是很正常吗?妈咪为儿子性服务,这是世界规则。」

  「这是你那边的规则!她死了!她成了另一个人!她不是你的母亲了,而是
成了你口中的妈咪。陈其勇啊,你知道你之前是怎么称呼你母亲的吗?你在20岁
之前,都是喊她『妈妈』的。」

  我不准备说话。我感觉这个女人疯了。

  「是你疯了。陈其勇,在这第二层,你还没找到你自己吗?」

  「你疯了。我不认为需要对一个疯子解释什么。你要放我出去!」

  沉默。

  桌子上的屏幕突然增多了。

  左边是妹妹。右边也是妹妹。

  左边的妹妹穿着得体的校服写作业。右边的妹妹赤裸着胴体在我的身上起伏。

  文静的李念桥。在我胯下承欢的李念桥。

  一本正经教人练舞的小姨。穿着情趣内衣诱惑我的小姨。

  指导别人健身的秦棋舒。夹着我的精液做深蹲的秦棋舒。

  ……

  一排排,一列列。

  数十个屏幕光影闪烁。

  「每个人都有两面,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她们?」

  「这当然不是她们。你从遗迹墓穴出来后,她们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恰逢其会罢了。」

  「恰逢其会?陈其勇,你知道这里面为什么没有你吗?」

  「大概是因为我不是女的。」

  「呵。」

  「袁清薇呢?这里为什么没有袁清薇!」

  那个女人的眼中闪出仇恨的光芒。

  「因为我不让她出现!你这个人渣!畜生!你杀死了我的姐姐!」

  我正准备说几句话狠话刺激下这个女人,却发现怎么也张不开嘴了。

  「说回你自己吧陈其勇。你知道这里面为什么没有你吗?」

  「因为你没让我出现呗。」好奇怪,我又能开口了。

  「你知道『缸中之脑』吗?」

  女人突然话锋一转。她眼神锐利,死死盯住我,好像我应该懂这个东西。

  「那是什么?豆腐脑吗?」

  「把一个人脑放入培养液中,保持它的生机,并让电脑和大脑的所有神经元、
血液、筋络连接,给大脑一个它还在人身体内的幻觉,但却是电脑模拟的幻觉。
大脑看到的、感受到的都是电脑的指令,但却以为是真实的。这就是『缸中之脑
』。」

  「无聊。」

  「陈其勇,你认为『缸中之脑』是不是真的?」

  「无聊!」

  「你是怕了吗?」

  「我怕什么!」

  「你在怕,你怕你就是『缸中之脑』!」

  「哈哈哈哈!疯了你!」

  女人却抿出一个好看的微笑。

  「别怕。『缸中之脑』已经被证伪了。」

  「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我要出去!袁清薇!袁清薇!看好你妹妹!」

  微笑消失了,转而变成一个凶狠恶毒的脸。像一条毒蛇,吐着蛇信。不过却
是一条美人蛇。

  「当你在思考『缸中之脑』是否真实的时候,『缸中之脑』就已经不败而败
了。正如猴子胡乱敲击键盘打出一篇《哈姆雷特》,但猴子绝对不知道什么是《
哈姆雷特》,如果猴子知道了,它的胡乱敲击只能出现别的。人类也是。当人类
不知道『缸中之脑』,那么『缸中之脑』有可能真的存在,但是人类一旦开始思
考,那『缸中之脑』只能消失。」

  女人紧盯着我,如毒蛇紧盯着猎物一般,把这段话说完。

  「笑话,你简直疯了!」

  我是这样回复的。

  然后,女人又消失了。

  桌子也消失了。

            第二十八章 第三层梦境和原

  「你终于醒了。」

  我听到了两道声音。

  这是一片黑暗。

  但我却能看到两个人影。

  一个「我」,一个女人。

  女人缓步走了过来,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厌恶和憎恨,但却站在我面前,将我
挡在身后。

  「你应该怎么称呼?」

  女人说。

  另一个「我」嘴角构成一道笑意,充满了邪性。

  「你可以叫我,原。用这个星球的话,原始的原。」

  「你怎么是我的样子!」我喊道。

  那两人却谁都没搭理我。

  原说:「我本来还在疑惑你们怎么找到我的,原来我传染的第一个素体就是
你的姐姐啊。」

  女人说:「我的姐姐,是一个石女。」

  「原来如此。」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当然有。为什么我的腿又好了?」

  我大喊:「你们在说什么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女人回答:「你的腿本来可以治好的。但是第三天我去找姐姐时发现了姐姐
的异常,然后找到了你。但是全球大范围灵异复苏,组织决定观察你的能力,我
没能第一时间杀死你。」

  原说:「那还要多谢贵组织了。」

  女人冷漠继续:「后面发现你的能力和性欲有关,组织分裂了两种看法,一
种认为无足轻重建议收容,一种认为和繁衍有关建议控制。两方最后各退一步,
决定先限制你,进行后续观察。」

  「所以你们就没有帮我治疗?」

  女人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不,我们只是割除你的大腿和脑部的连接。」

  原却无所谓:「那为什么不继续观察?」

  「因为我们发现你在破除我们的控制。而且,你只是发泄性欲。」

  「我确实和繁衍有关。」

  「那又怎样?你的繁衍是利用别人的精液。」

  女人一挥手,黑暗中出现无数个屏幕。

  屏幕中全是一些精疲力尽萎靡不振的男人,我竟认识其中几个。

  小姨夫。邻居秦棋舒的丈夫。邻居许音音的丈夫。还有那个让我痛恨不已的,
我的姐姐的男朋友,刘浩。

  女人说:「这些男人自你出现后就没有了性生活,或者说性生活质量低到可
怜,而你每天的精液量却大到吓人。但是你的能量补充绝对供应不起你的射出去
的精液。所以,组织认为,你应该与这些现象有关系。但是获取你的精液样本后
却发现全是你的DNA.所以,即便这些女性得到你的后代,最后也只是近亲血脉,
和组织最初的繁衍设想完全不同。」

  原却对这些屏幕很好奇的样子:「没想到你们的能力这么大,第三层梦境也
能提供精神连接。」

  女人冷笑:「你以为就你是超能力者?这个世界已经大范围灵异复苏了,国
家控制了所有能力者,所以多你一个不多。」

  原说:「我问完了。」

  女人说:「该我问你了。」

  「完全可以。」

  「你到底是谁。」

  「你放心,我们族群来到这个星球的只有我一个。我也是机缘巧合,意外获
得一个坐标而已。这个坐标就是他。」

  「谁给你的坐标?」

  「那谁知道?坐标就是坐标,广袤宇宙,大千世界,坐标就像是种子,谁都
不知道会在哪里扎根。」

  「能识别出你们的坐标吗?」

  「可以,如果你有*&##的技术。」

  「什么?」

  「死心了吧,我就是张嘴说出来,你们也记不住。这是宇宙的奥秘,多维对
低维的压制。」

  女人的脸阴晴不定,最后又开口:「你是什么能力?」

  原耸肩,道:「你们应该猜到了。病毒式传染。传染对象就是素体。第一个
素体就是你的姐姐。我感知到素体,精神能力就侵蚀到她的精神,素体再自行传
染,到第二个素体。这是女性。男性是涅体,与我和我的素体有关系的涅体都是
我的能量的补充。」

  「他们会有什么后果?」

  「素体会疯狂和我交欢,她们的灵魂会变成我的容器,孕育的新素体也是这
样。涅体则沦为电池,他们的肉体会变成一个壳子,电量消耗完了,不至于死,
但也只是空壳。」

  「所有的女性都是素体?」

  「那当然不是。要看你们星球的普遍审美了。你们这个星球很有意思。我发
现你们的美有聚合性和传染性。一个美女身边往往存在多个美女。一个美女身边
几乎不存在丑女。这就导致我只要传染了第一个素体,就会有不断符合你们审美
的美女找到我。哈哈哈,这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天堂。」

  女人冷哼:「我问完了。」

  原说:「我倒是有一个小疑问。你口口声声说我杀了这些素体,为什么你们
不阻止我呢?」

  女人沉默,干涩开口:「组织、组织要求观察。」

  「哈哈哈哈,我喜欢你们的组织。」

  「该结束了!这一切都会在现在结束的。」

  「哦?你确定吗?」

  女人坚定地看着原,举起右手,点点光芒凝现。

  「去死吧,恶魔!」

  「我可没有改名字。」

  光芒爆炸。

  在这里宛如透明人的我意识一黑。

                后记

  「您醒来啦。」

  「嗯。」

  我赤裸着身子,掀开薄被,身边的女人递上热饮让我漱口。

  宽阔的卧室,明亮的落地窗。

  夏日午后的阳光穿过轻纱投到床前,凝重的夏风吹来,却是阵阵清凉。

  我走到床前,眼底是宛如一城的景象。

  简单的街道,华美的院落,绿茵茵的草地,高大乔木的阴影,以及行走站立
端坐的各色美女。

  我望着这个小城,这是我的。这些都是我的。

  「妈咪,转过去。」

  我抱住妈咪的肥臀,把怒挺的肉棒刺进她粉嫩湿淋的蜜穴中。

  火热。紧凑。

  柔软。舒爽。

  肉棒一点一点地插进妈咪狭窄的屄缝,两侧紧致的肉壁开始向中间挤压。

  我缓缓在妈咪的屄眼儿里抽插。深入到里面的肉棒在即将抽出的瞬间又顶了
进去,来来回回的抽插,我稍微喘着粗气,妈咪则是娇哼。

  湿哒哒。

  淫液越来越多,滴落,溅射。

  我来回抚摸着妈咪的臀部和脊背的光滑的曲线。

  颤抖。

  快感的颤抖。

  一波波快感拍在妈咪的肉体深处。

[localimg=121,80]20[/localimg]

  妈咪紧紧贴在落地窗的玻璃上,硕大的奶子挤成了圆盘,却不断主动地向后
面拱着屁股,一脸娇媚地承受着我的冲刺。

  快慢有致的撞击声,妈咪细细如泣涕的娇喘。

  哦妈咪,哦,这个世界。

  「组织该新送一批涅体了吧?这些口是心非的家伙。」

  在这个小城的地下,有着无数个狭小的囚牢,里面锁着无数个形销骨立的涅
体。

  呵,政治。

  ==========分割线==========

  大结局了,以后会出番外。

  所以需要问下狼友们更喜欢哪些妹纸。

  1 、姐姐陈线烟(包括伪娘刘皓月);2 、妈咪彭橙(包括两个小秘书);
3 、小姨彭桃(包括她的学生和小姨夫)

  4 、妹妹陈枝柳(包括两个小跟班);5 、秦棋舒和许音音(包括她们的女
儿和老公)

  6 、医生袁清薇(包括护士和她妹妹);7 、妹妹班主任薛依冰(包括她的
学生)

  8 、青梅戚可(包括女友林雪漫和朋友);9 、我的小城里的女人
   
     就这些吧。可以私信给我,也可以评论。貌似不能投票?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