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的游戏】第四章

  • 【国王的游戏】第四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国王的游戏】第四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神之救赎
2020/11/19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字数:11000

***********************************

  本文采用TRSMK2系列故事的世界观,欢迎有喜欢此类背景并欣赏此文
的人对其进行更多创造改编,另外冒昧借用在此抱歉。

***********************************

             第四章 暴露的阴谋

  「啪」一道清脆的皮鞭声猛地在淫靡的地宫中炸响。

  「啊。」

  几乎在皮鞭声响起的瞬间,一声高亢的痛呼也从米莲恩口中发出。

  米莲恩那白色的晚礼服被这一鞭子抽出了一道狭长的破口,一条从左乳上缘
一直延伸到小腹,上面还夹杂着隐约血丝的红肿鞭痕,也透过晚礼服的破口呈现
在了地宫中众多男人面前。

  同时,之前还在忠实的为自己国王记录老国王这所地宫内淫靡堕落场景的米
莲恩,那白皙动人的俏脸上,也露出了痛苦、惊讶与不可置信的感觉。

  这一刻,米莲恩最想听到的便是老国王对她解释说这是一次失手,可是看着
老国王那充满淫欲与侵略性的目光,还有周围男人投射过来的炽烈狂暴眼神,几
天下来越来越不好的预感,让她想到了一个最坏的可能,却又因为自己大使的身
份,心中还带着最后一丝侥幸。

  只是,这丝侥幸很快便被老国王接下来的话,彻底撕碎了。

  脸上带着从容笑容,眼中却炽烈淫欲的老国王在米莲恩深深畏惧的眼神中,
几步走到了米莲恩身前,丝毫不在意米莲恩那想要躲闪,却又不敢太明显的动作
下,缓慢而自信的挑起了米莲恩那精致的下巴,一字一顿的说道,「米莲恩大使,
看戏已经看了三天了,现在该入正题了,想必你还不知道,这次你们国王除了将
瑟琳娜送过来,还请我帮她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好好地调教你一番……让你
变成和你姐姐米莱迪一样下贱的母狗厕奴……最肮脏的畜生。」

  「不……怎么会……怎么可能……我……」

  米莲恩眼中带着惊慌的不断开口说道,似乎想要否认老国王说的事实,可是
想起姐姐现在被调教的样子,还有那个丝毫不次于面前这个国王的暴君曾经在对
自己初步调教时,露出的淫虐表情,米莲恩终于意识到,什么这次出使后就会摆
脱调教的命运,原来从头到尾只是一个可笑的阴谋。

  随着身后一个侍卫熟练地将一烈性神经麻醉剂与肌肉松弛剂,穿过米莲恩裸
露在外的平滑玉背肌肤,刺入她的脊椎中,又或者说随着老国王那番话说完,米
莲恩不断开口否认,米莲恩眼中的神光越来越暗,身体也好像被谁抽调力气一样,
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周围所有人看向米莲恩的眼神再也没有丝毫的遮掩了,甚至这种
眼神从一开始便没有任何遮掩,只是米莲恩一直在用自己大使的身份自欺欺人而
已。

  「女人,无非是我们这些高贵男人的玩物……下贱的……畜生……而已。」

  老国王身子也缓缓的蹲下,一手挑起俏脸上带着无助与恐惧表情的米莲恩精
致的下巴,老国王缓缓地说完那句这三天来已经在米莲恩面前说过很多次的话,
只是这一次让米莲恩更深刻的意识到老国王口中的女人也包括她自己。

  然后老国王手上一用力捏开了米莲恩的下颚,一口粘痰直接吐进了米莲恩的
口中,充满侵略性的目光逼视着米莲恩将它吞咽进去,让米莲恩再次回忆起了在
自己国内,被自己国家的那个变态暴君调教凌辱时的不堪回忆。

  接着老国王才又站起身来,看着因为强烈恐惧与屈辱娇躯不断战栗的米莲恩,
缓慢而坚定地用穿着肮脏破布鞋的右脚,踩在她被宛如银丝的长发覆盖着的后脑
上,让她的脸紧紧地贴在了,遍布着屎尿与污痕的地面上。

  无数男人大声的淫笑,也在同时不断地传入米莲恩的耳中,让米莲恩感到越
来越强烈的屈辱与无力感。

  老国王看着在自己脚下无力跪趴着的米莲恩,有些苍老的脸上却露出越发兴
奋地表情,甚至已经出现了明显不正常的的潮红,好一阵后老国王这才在一阵大
笑后,开口道,「把那两个母狗也给我带过来。」

  「是。」

  几个侍卫恭敬地应了一声后,很快除了一直在旁边的瑟琳娜外,先后被抓捕
到地宫并不断被老国王以及贵族官员、宫廷侍卫们凌辱虐待的维奥莱、菲妮雅也
被被侍卫们押解了过来。

  「这就是所谓的贵族女人,一旦开发出她们骨子里下贱的本性,她们就会变
成比妓女还淫贱、肮脏的畜生。」

  脚踏着米莲恩老国王说完后,脸上带着鄙夷的神情环视了维奥莱、瑟琳娜母
女还有菲妮雅、米莲恩四女一眼,接着才又抬起踏着米莲恩的右脚在米莲恩一侧
肋上周围的侍卫开口道,「一刻钟,先给我把这四条母狗清理干净,然后我再带
你们好好调教这四个肮脏下贱的母狗。」

  「是。」

  几个侍卫听到了老国王的吩咐,再次恭敬地应了一声便拖拽着四女走进了这
个大厅不远处的一个隔间中。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当四女被侍卫们再从隔间中带出来时,每一个人
身上的污垢都完全清理干净了,身上更散发着即使在这个充满恶臭的屋中都无法
掩饰的清幽香气。

  其中维奥莱前臂与大腿上穿着金色的金属镂空铠甲,精致玉足上穿着金属战
靴,颈上带着金色的金属项圈。

  菲妮雅手臂上穿着黑色长筒手套,秀美的玉足与那笔直修长的玉腿,都包裹
在了上面带着深紫色暗纹的黑色长筒靴中,粉颈上带着一只黑色的皮质项圈。

  瑟琳娜粉颈上带着一条与自己女儿同色但却是锦缎做成的金色项圈,性感的
肚脐上歉着一枚明黄色的琥珀,诱人的双腿上穿着高筒裸色的高筒丝袜,足有十
五公分细高跟的金色细带小凉鞋,穿在了她那双秀美的玉足上。

  至于身为大使的米莲恩,之前那被撕破的晚礼服早已经不见了,一条半掌宽
上面缀着繁奥淡金色纹路的白色束腰带系在腰上,两片堪堪漫过米莲恩膝盖的透
明薄纱看似遮住了她下身要害,但却让那一切依旧清晰可见,完全没有起到丝毫
的作用,修长的粉颈上则是系着一条白色带着绒毛的狐皮项圈。

  看着四女那虽然没有全裸,但是分明比全裸更加性感淫荡的样子,还有脸上
那带着深深屈辱与挣扎的表情,老国王脸上那不正常的潮红越发明显,已经完全
没有了之前的从容,眼中的淫欲更是显得越发炽烈暴虐。

  然而,就好像是审视四件让他心动的玩具一样,那在那越来越暴虐的淫欲下,
老国王反而又感受到了一种另类的宁静,目光反复在四女那性感的娇躯上看了好
久,更是用手掌在四女畏惧、屈辱的目光下,缓慢的抚摸着她们每一寸细腻柔嫩
肌肤中的敏感位置,很慢、很柔却带给她们更加深沉的屈辱甚至无力感。

  好一阵后,老国王这才将自己那粗糙的手从她们那白嫩的娇躯上移开,目光
依然看着四女那与疏密各异,却与头发颜色相同的阴毛,老国王开口道,「这四
个母狗的阴毛看上去挺精致的,这么浪费了可惜,把它们刮下来处理一下,顺便
……我也好好看看这些下贱母狗的……骚屄。」

  听到老国王的话,四女脸上的屈辱越发强烈,就好像那守护着自己最后羞耻
心的东西要被剥离一样,以至于每个人那诱人的娇躯都不由得一阵颤抖,维奥莱
与菲妮雅更是一边喊着一边开始扭动挣扎起来。

  不过周围的侍卫却完全不在意她们的挣扎,甚至因为她们的挣扎而露出越发
亢奋的神情,熟练地在地上铺了四条干净的地毯,然后三人一组将这四个女人按
倒在了地摊上。

  维奥莱与菲妮雅还试图挣扎,可是在烈性麻药与神经毒素的侵蚀下,二女的
力量甚至不如一些普通女人,被侍卫重重的在脸上与那丰挺的豪乳上抽打了几巴
掌后,也如同另外两个女人一样手脚大开的被按在了地摊上,脸上满是惊慌与屈
辱,却是仿佛任命一样不在挣扎,甚至连叫喊都停了。

  而后,四个侍卫各拿着一把折叠剃须刀蹲在了四女大开的双腿之间,脸上带
着无法掩饰的淫笑,慢慢的将她们淫穴口周围的阴毛剃了下来。

  感受到那冰凉的刀锋,四女尽管已经无助的闭上了双眼,却依然好像亲眼看
到那淫穴处最后一道屏障正在一点点被剥离,所有的一切都毫无遮掩的暴露在这
些变态的男人们面前,一时间内心的强烈羞辱感与刀锋带来的畏惧感,让她们虽
然不敢乱动,却不断地轻轻颤抖着。

  四个正在为她们剃着阴毛的侍卫却因此变得越发兴奋,一边继续缓慢而认真
的剃着她们颜色各异的阴毛,一边不时转动着剃刀,让刀背在她们骚屄周围与阴
蒂上挤压摩擦,或者用刀柄在她们淫穴中挑逗似的抽插几下。

  于是,整个过程明明只需要一分钟可以完场,但是几个侍卫却在众人不断地
淫笑与指点下,足足进行了十五分钟以上,四女已经涨红的脸上也因此露出了越
发强烈的屈辱感。

  「王……」

  将四把阴毛放在四女身边的托盘上,一众侍卫单膝点地恭敬地对老国王行礼
道。

  「嗯……刮下阴毛后她们看上去更加淫贱了,而且看她们的样子好像很享受
啊。」

  老国王看着周围不断发出淫笑的众人,一句话说完后,俯身在距离自己最近
的米莲恩那刚剃去阴毛的淫穴周围抚摸了一阵,然后又开口道,「索性将她们手
脚整个剃一下,玩着也舒服。」

  「是……王。」

  老国王一句话落下,四个手拿着剃刀的侍卫,脸上亢奋的淫欲越发炽烈旺盛,
就在周围越来越大声的淫笑与议论声中,根本不在意四女的四肢上是不是有体毛,
就那么很仔细的用剃刀在她们四肢上一寸寸的剃着。

  感受着那冰冷的刀锋从自己纤细白嫩的玉背,修长笔直的美腿,以及同样应
该属于隐私的腋下划过,那甚至没人知道是否存在的体毛,甚至是最表层的一些
皮屑,随着刀锋不断地从身上剥离,这一刻四女几乎同时感到自己好像是四只被
屠夫扔在了案板的畜生一样,巨大的羞辱感让她们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清丽秀
美的脸上也显出了明显的扭曲狰狞。

  「既然要在玩之前先给这四只母狗做清理,那怎么少的了要给她们冲洗冲洗
呢,去打几盆热水过来。」

  或许,就如同四女此刻感受的一样,围观的这些男人真的只是将她们当成畜
生,看着这几个侍卫为四女剃毛,正在不断发出一声声淫笑的人群中,一个中等
身材,体型有些臃肿的中年贵族贵族直接开口说道。

  这在其他时候应该是对国王冒犯僭越的话,此刻却并没有让周围的人觉得意
外,老国王也没有露出任何不满的情绪,几个侍卫也同样没有等老国王吩咐便径
直从旁边拎了几桶水过来。

  「哗……」

  几撮颜色各异的阴毛才被几个侍卫拿走,几桶热水就被放在了四女的身边,
随着水瓢舀动,一瓢瓢热水便被淋在了四女刚刚被剃掉了阴毛的四肢肌肤上。

  「嗯……」

  尽管淋在身上的水有些热,但是却也不会让四女感到受伤,可是那种仿佛母
狗畜生一般被人玩弄、凌辱的羞辱,却分明让她们感到比灼烫更强烈的刺激,而
且这种刺激就在数十个男人围观下足足持续了四十多分钟才终于结束了。

  浑身湿淋淋,因为刚才被不断淋上热水,以至于身上细腻的皮肤都有些绯红
的她们,还未完全回过神来,便又在老国王的几声充斥着讥讽鄙夷的话语中,再
次被几个护卫拉扯着跪在了肮脏的地上。

  代表着高贵的淡金色,象征着圣洁的银白色,还有那彰显着神秘的深紫色,
老国王一边缓慢的在四人面前踱着步子,一边轻柔的在四女后面柔顺的长发上抚
摸着,嘴角勾勒出的弧度越发张扬肆意。

  直到现在老国王都没有开始真正去对她们进行太变态的凌辱,一时间就好像
这个地宫中都平静很多一般,可是随着老国王的动作,她们却好像感受到一种正
在酝酿的风暴一样,这种平静不仅没有让她们感到放松,反而感到越发的压抑、
紧张。

  不过就好像老国王的耐心也已经一点点的被耗尽了似的……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突然毫无征兆的抽在了米莲恩微微泛红的面颊上,让米莲
恩都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呼。

  吩咐几个男仆拿着录影水晶进行记录后,老国王再次一捏米莲恩的下巴让被
侍卫压着跪在了地上的米莲恩重新扬起头来,老国王一手扶着自己那条不知道在
什么时候已经涨硬坚挺的硕大鸡巴,让前面紫黑色的龟头正对着米莲恩的俏脸。

  「骚货,好好给我品尝我的赏赐给你的尿。」

  随着脸上带着兴奋潮红的老国王一声低吼,还有微闭着双眸的米莲恩一声屈
辱的呻吟,一股淡黄色的骚臭尿液,瞬间从老国王硕大的鸡巴中激射而出。

  「唔……」

  米莲恩再次发出一声呻吟,不得不大张着嘴大口的吞咽着那准确无误的尿进
自己嘴里的腥臊尿液。

  不过由于老国王的尿液太急,尽管米莲恩吞咽的很快,依然有大量的尿液从
米莲恩诱人的红唇中流出来,然后沿着她那精致的下巴,修长的粉颈,并沿着她
那丰挺豪乳之间的沟壑,蜿蜒曲折中一直向下流淌,显示着一种邪淫变态的美感,
似乎也宣示着今天这场淫戏正式开始了,周围男人的淫笑也变得越发肆无忌惮了。

  「母狗就是母狗,平时装的再清纯高贵,也永远改变不了你们骨子里下贱的
本性。」

  老国王口中骂了一声,然后身子一转直接将自己的带着恶臭味的屁股如同三
天前压在瑟琳娜脸上一样,压在了作为大使的米莲恩俏脸上。

  「唔……」

  一声低吟从米莲恩口中发出,接着就如同几天前米莲恩带着侥幸的神情录像
时一样,老国王伸手握住了米莲恩从自己大开着的双腿之间暴露出来的那一对丰
挺饱满的白嫩豪乳。

  「骚屄,你这个没用的废物,好好给我接着,不许漏出一点来。」

  老国王说着双手用力的握了一下米莲恩那对丰挺的豪乳,然后双手捏着宛如
红梅般绽放在米莲恩一对仿佛雪山般丰挺豪乳最前端的两粒乳头,猛地向前一拉。

  「唔……」

  被老国王屁股压迫着的米莲恩口中再次发出一声含糊的呻吟,然后米莲恩便
感觉到那紧紧贴在了自己红唇上的屁眼,随着老国王一次沉重的吸气骤然放大,
接着便有一条干硬的大便从老国王屁眼中挤了出来。

  毕竟有过类似的不堪经历,米莲恩本身还不至于无法忍受,只是想到了就在
三天前甚至就在昨天乃至今天早晨,她还一边用录影水晶记录着别人受虐,一边
暗自庆幸自己终于摆脱了这种屈辱的命运,却又毫无征兆的再次被老国王的一鞭
子从梦想中拉回来现实的地狱内。

  米莲恩脸上带着深深地屈辱,却又在老国王的威胁与压迫下,在周围众多男
人一句句粗鲁的羞辱与肆意的淫笑下,不得不努力地咬断老国王那已经顶开了她
诱人的红唇与皓白的贝齿,硬生生塞进了她嘴里的干硬大便。

  「贱货,你是不是羡慕那个下贱的骚屄了,正好老子也有点憋得难受,我看
你这对大奶子做我的马桶正合适。」

  旁边一个中年贵族,这时候突然走到了正神情复杂的看着米莲恩的薇奥莱身
边,随着戏谑鄙夷的声音响起,贵族猛地向后一拉薇奥莱淡金色的长发。

  「嘤……」

  一声痛呼从薇奥莱口中发出,同时薇奥莱也已经被拉扯着躺在了遍布着屎尿
的地上,那淡金色的长发就那么散乱的在肮脏的地上铺散开了,看似遮掩住了部
分肮脏的地面,可是在周围同样肮脏的地面映衬下,却显出一种在老国王与周围
这些内心有着变态淫欲的贵族、侍卫眼中,邪淫与肮脏的另类美感。

  不过这个将薇奥莱拉扯在地上的贵族却并没有感叹什么,薇奥莱才躺在了地
上,贵族的双腿便跨骑在了薇奥莱性感的两边,那同样散发着腥臭味的屁眼则不
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的正对着薇奥莱的心口位置。

  「噗……」

  一声仿佛滚滚闷雷的声音从那骤然扩大的屁眼中挤了出来,瞬间强烈的气流
涌向了薇奥莱的身体,让薇奥莱都忍不住再次用力皱了一下自己姣好的柳眉,就
连那披散着淡金色长发也舞动了一下。

  同时,点点粪便渣滓也随着这股臭屁喷出,如同一点点玷染了邪淫与肮脏的
星星,凌乱的点缀在了薇奥莱那宛如凝脂般有着过分白嫩的上身与俏脸的肌肤上。

  「嘤……」

  薇奥莱口中再次发出一声低吟。

  这个贵族则朝着周围瞥了一眼,看着那因为微微抬着屁股,而能清楚地看到
有干硬的大一点点便挤出屁眼,又被满脸屈辱的米莲恩咬断吞噬进去的老国王;
看着同样跨在在瑟琳娜身上,屁股紧紧压迫着瑟琳娜一对豪乳,又用一个足有成
人手臂粗,沾着大量大便的马桶刷子塞进她下身淫穴并来回抽插搅动,让瑟琳娜
脸上的表情不断地扭曲变化,发出一声声压抑的喘息呻吟的侍卫;看着周围不断
发出大声淫笑与肆意嘲讽的众人,还有众人在身边女人娇躯上那不断抚摸着的大
手。

  然后又与老国王对视一眼,嘴角勾勒出与老国王几乎一般无二的弧度,接着
随着一次深吸运气,小腹中似乎有股气流在向下窜,而后便有一股恶臭的稀屎好
像泄洪般,被臭屁推着从贵族的直肠中挤了出来,一下子便喷的薇奥莱那一对丰
挺的豪乳与泛着羞耻晕红的俏脸上到处都是,就仿佛是一瓶已经发臭的墨水被泼
在了洁白的宣纸上,显出一种狂放邪淫的美感。

  「爽……」

  一声高亢的呻吟从贵族口中发出,然后再次一吸气便又有一条软软的大便,
缓缓地从他的大肠中挤出,一点点的堆积在了薇奥莱那饱满肥腻的白嫩豪乳上,
浓烈的恶臭随着淡淡的热气不断朝着周围散发着。

  同时随着老国王猛地又一用力将自己的屁股用力地压在米莲恩脸上,那散发
着恶臭的屁眼紧贴着米莲恩性感的红唇,随着又一条干硬大便挤进米莲恩的嘴里,
甚至顶开了米莲恩紧窄的咽喉,沿着她的食道滑入她的胃里。

  然后便好像打开了一个塞子般,将一股稀屎灌入她的口中,面色潮红的老国
王也仰头发出一声愉悦而满足的长吟。

  当这道长吟声终于落下后,一脸舒爽的站起身来,回头看着米莲恩嘴唇上沾
着的粪便残渣,老国王先是站起身来,伸手一捏米莲恩的下巴,让眼中带着深深
屈辱的米莲恩的双唇张开,露出里面那还没有咽下去的稀屎。

  接着,老国王脸上带着戏谑鄙夷的笑容,又伸出另一只手接过了旁边侍卫递
过来的一只毛笔。

  毛笔后面是一段二十来公分长,只是稍加打磨的树枝,上面还有明显的弯曲
与凹凸;而毛笔的最前面则是银白色的笔尖,上面带着一股让人说不出是香还是
臭的奇异味道,根本不用去猜任谁都能轻易地看出,这只毛笔的笔尖分明就是用
米莲恩的阴毛制成的。

  与此同时,还有七八个大小与样式都不同,颜色也各异的毛刷、毛笔,分发
给了其他几个身份显赫的贵族官员。

  看着那些拿着这几个女人阴毛还有少量腋毛制成的毛刷与毛笔的贵族,一个
个兴奋的在薇奥莱、瑟琳娜母女与米莱恩三女身上,肆无忌惮的发泄着自己内心
最黑暗的淫欲与暴虐,不断地用手上那用这几个女人阴毛还有少量腋毛制成的刷
子,在她们那诱人的娇躯一处处敏感位置上沾着地上的屎尿摩擦、勾画着。

  不时还会直接用手掌在她们娇躯上粗鲁的揉捏着,甚至用自己的手,用带着
屎尿的棍子与长着硬毛的马桶刷子,在她们的淫穴屁眼中搅动着。

  老国王眼中的淫欲越发炽烈而暴虐,潮红的脸上已经无法维持之前的从容与
淡定了,而是透着一种狂放的张扬。

  「骚货,让我帮你认清你的真面目。」

  老国王大笑着将手上银白色笔尖的毛笔塞进了米莲恩大张着的口中,粗鲁的
在里面搅动几下后又拿出来。

  先是温柔的沿着米莱恩那微微上挑着的柳眉细细的勾勒,然后又仿佛笔尖上
涂抹了最好的胭脂一样在米莲恩绯红的面颊上涂抹着,接着又是那两片微微呡着
的性感红唇,最后老国王还不忘一边看着柳眉紧蹙脸上带着深深屈辱的米莲恩,
一边细心地在她那光洁的额头上勾勒出一个似火焰又似蝴蝶般的额饰。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恐怕谁也不知道,老国王对于化妆会那么专业,单以手
法而论,似乎可以轻易地将一个女人点缀的更加妩媚动人,只是当眉黛、眼影、
胭脂与唇彩,都换成了被米莲恩唾液化开的干硬大便后,米莲恩那曾经被无数男
人感到惊艳迷醉的美,便似乎只有像老国王这样有着黑暗变态淫欲的男人,才能
感受到那种变态美感。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下贱淫荡的本性,平时表现得再高贵,也改变不了你
下贱淫荡的本性。」

  做完一切的老国王,直接将那只用米莲恩阴毛做的毛笔,塞进了米莲恩的嘴
里,然后老国王一手卡着米莲恩的下巴,另一手拿过一面镜子对着米莲恩,直到
米莲恩带着深深地屈辱不堪的闭上了那有着灿银色瞳孔的双眸。

  老国王这才松开了卡着米莲恩下巴的手,将另一只手上的镜子也递给了旁边
的的侍卫。

  接着直接从米莲恩那飘摇在下半身的薄纱上扯下来一大片,随意的在自己屁
股上擦拭了几下后,老国王将这一块沾着大便的薄纱团成一个棍子形状。

  然后,老国王一伸手便在米莲恩一声分明有些痛苦的呻吟声中,用那块团成
棍子里面沾着大量稀屎的薄纱,挤开了米莲恩守护着她淫穴的两片阴唇,一点点
的撑开了米莲恩紧窄粘腻的淫穴腔道,一直到顶住了米莲恩淫穴最深处的子宫口,
才停了下来。

  「嗯……」

  感受着米莲恩淫穴内无数的褶皱被一点点撑开,细嫩的肉壁上传来一阵粗糙
的刮擦感,还有那薄纱最后顶在米莲恩子宫口时传来的酸麻感,米莲恩口中发出
一声有些痛苦压抑,又因为口中的毛笔而显得含糊的低吟声。

  老国王伸手拔出米莲恩口中塞着的那只毛笔。

  然后手腕一翻便将那只毛笔塞进了米莲恩那被薄纱撑得大开的下身淫穴中,
那粗鲁的力量硬生生将那块薄纱都撑开了米莲恩紧窄的子宫口,塞进了米莲恩的
子宫内。

  随即老国王便在米莲恩那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表情,还有那一声骤然响起的高
亢的呻吟下,重新将自己的屁股压在了跪着的米莲恩那肮脏扭曲的俏脸上。

  伸手重重的在米莲恩一对丰挺肥腻的白嫩大奶子上捏了一下,老国王脸上带
着讥讽的表情开口道,「骚货,被我玩弄是不是很爽,很刺激,现在赏你给我舔
屁眼,好好给我清理。」

  「唔……」

  米莲恩低唔一声,似乎老国王今天这一连串动作,又或者是从之前三天让她
亲眼见证的那些在瑟琳娜,在薇奥莱以及在菲妮雅身上展示出的调教手段时,不
断望向她的那充满侵略性的眼神,米莲恩以前那种种不堪的回忆便已经完全充斥
在了自己的脑海中,也让她产生了深深地不敢反抗地恐惧,米莲恩脸上带着自从
今天那一鞭子之后便一直未曾消失的巨大屈辱与挣扎,缓缓地伸出自己的舌头。

  微微闭上了双眼让她仿佛是要与现实世界隔开一样,那柔嫩的舌头却似乎带
着久远的回忆与不堪,先是缓慢而有些生涩在老国王屁眼周围舔舐着。

  然后,在老国王的催促与老国王不断用手,在她丰挺乳房上蹂躏的动作下,
开始舔舐着老国王的屁眼内部。

  渐渐地用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熟练速度,开始在老国王的屁眼上按照某种特
殊的节奏,忽轻忽重的舔舐按摩着。

  不时还用那灵活的舌头束城一条肉棍,挤进老国王的屁眼刮擦着老国王直肠
末端内壁上的粪便渣滓,也带给了老国王一种异样的刺激快感。

  这种快感不只一个女人给过他,但是每一次,面对每一个不同的女人,感受
着自诩高贵她们,哪怕是面对着衣衫褴褛的自己,依然要如此淫贱的侍奉。

  再看着周围不断地在那些女人身上,释放着自己内心最黑暗糜烂淫欲的男人
们,老国王都会露出深深地迷醉感,似乎只有这一切才能够将他内心的暴虐与黑
暗完全释放,只有这一切才能让他感受到那渐渐被腐朽堕落磨平壮志与雄心的心
脏,产生似乎只有在年轻时才真正曾经有过的剧烈跳动感,证明他还活着。

  于是,看着不远处的贵族用九尾鞭一下下抽打着薇奥莱的身体,让她身体上
出现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鞭痕,同时也逼迫着薇奥莱将那才拉到她双乳之间的那散
发着恶臭的大便,一点点涂抹在自己丰挺饱满的豪乳、平滑紧致的小腹,还有那
曾经精致秀美又带着坚毅的面容上。

  接着又用热风机将这些涂抹晕开在薇奥莱娇躯上的大便,一点点的烤干,最
后好像与薇奥莱的臂甲与腿甲形成完美的契合,又带上了一种异样的邪淫。

  看着几个侍卫用沾着大便的马桶刷子捅进瑟琳娜的淫穴与屁眼内,一次次搅
动摩擦着,用金色阴毛制成的毛笔沾着地上的屎尿,凌乱的在瑟琳娜白嫩的娇躯
上勾勒出一道道凌乱的黄褐色淫纹,甚至用手掌直接抓起干硬的大便粗鲁的塞进
瑟琳娜被硬捏开的嘴里,并逼迫着脸上带着屈辱与挣扎的瑟琳娜大口的咀嚼吞咽
下去。

  看着菲妮雅被一群男仆围着,先是被他们一泡泡恶臭的大便,将那曾经带着
黑色长筒手套的纤细玉臂,包裹在了高筒皮靴中显得越发修长笔直的美腿,以及
那紧致平滑的小腹,高高隆起宛如一对白嫩峰峦的豪乳,甚至那披散在身下的紫
色长发,一点点的淹没吞噬,就好像在用最深沉的污秽来掩埋曾经让外人不敢亵
渎,不忍失望的神秘高贵。

  然后又在众多男人那不断激射下的尿液中,逐渐重新暴露出来,让看似重新
恢复神秘高贵的菲妮雅,那在尿液冲刷下渐渐干净的白嫩娇躯,玷染了一种无法
掩饰的骚臭与污秽。

  甚至看着周围还剩下的众多贵族官员与侍卫、男仆们,一个个完全卸去了在
外人面前的伪装,拉扯着众多被关押在地宫中的原本属于贵族家庭中的性奴们,
肆意的发泄着心中最黑暗暴虐的欲望。

  又过了好一阵,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渐渐传了过来,听到这脚步声后,
老国王脸上那种深深迷醉的表情稍稍收敛了一些。

  「王……王国北境捕奴团已经回归了,今夜便可进入王都,本次捕获性奴一
百二十三名,其中极品性奴两人,上品性奴九人。」

  侍卫走进来后,丝毫不在意周围还有人录像,也不在意周围无数男女都是什
么人,径直恭敬地对老国王汇报着,同时双眼还带着炽烈的淫欲朝着米莲恩、薇
奥莱、瑟琳娜与菲妮雅身上扫视着,分明是在拿她们与北境捕奴团捕猎的那些性
奴在作比较。

  「好……好……好……叫他们白天先好好休整,晚上回来本王自有重赏。」

  老国王脸上带着激动地神情大声吩咐道,其他的众人知道极品性奴所代表的
含义,那是分明无论在气质样貌还是在出身上都不会次于面前着四女的存在,以
往数年也难捕获一个,所以他们自然也就理解老国王兴奋地原因了。

  而老国王在一阵毫不掩饰的喜悦后,看着前来报信的侍卫恭敬地退出这个地
宫,老国王用力的拍了拍手将周围众多男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然后老国王便缓缓开口道,「大家玩的好像很高兴,不过这些破烂的贱货也
只配做最肮脏下贱的马桶厕奴,现在捕奴团回来了,他们带来一批新鲜的玩物,
所以先让这些肮脏下贱的垃圾们好好清理一下这个大厅,然后再迎接晚上的狂欢
吧。」

  「国王大人英明……」

  「多谢我王大度……」

  「这些被玩烂的杂种,只配做最下贱的垃圾。」

  「她们就是最肮脏的人形蛆虫……」

  「叫她们用她们的奶子和嘴清理这个大厅。」

  ……

  老国王的话音才落下,一声声肆无忌惮的喧嚣便从众多眼神中带着亢奋与炽
烈淫欲的男人口中发出来。

  老国王那有着不正常潮红的脸上带着明显的兴奋,一边用力的呼吸着这个地
宫中带着恶臭、淫靡还有那即使暴露在最耀眼的灯光下依然无法化去的黑暗腐朽
与堕落,一边环视着周围那在一个个肮脏淫贱的女人身边仿佛群魔乱舞的众人。
好一阵后突然将目光望向了自己面前跪着的米莲恩,然后在她平滑白嫩却又残留
着少许尿液润湿的小腹上,随意的踢了一脚,沉声说道,「没听到吗?还愣着干
什么,赶紧清理。」

  「啪……」

  老国王不知道米莲恩是没有回答,还是回答的声音太小以至于自己没有听到,
又或者还有些精神恍惚,老国王只看到在一个贵族抽在薇奥莱那被干硬的大便包
裹着的豪乳上,并让几块大便形成的铠甲碎块崩飞出去的鞭子声音响过后,米莲
恩也仿佛受到惊吓一般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然后米莲恩、菲妮雅与薇奥莱、瑟琳娜母女四人便在老国王与那些贵族官员
和众多侍卫与男仆的催促与九尾鞭抽打下,脸上带着强烈的屈辱与挣扎用自己的
舌头在地上舔舐着,用她们那丰挺肥腻的豪乳像是破抹布一样在地上擦拭着。

  「女人,无论是再高贵,骨子里也只是一群下贱的烂屄骚货,我会让你们真
正意识到自己的淫贱。」

  老国王依然说着那好像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话,就像是在坚定着某种
信念一样,然后用那沾着大便的破布鞋的鞋底,在米莲恩那白嫩平滑,又因为爬
行而不时隆起一对仿佛蝴蝶羽翼般不时隆起的后背,还有那银白色的长发上踩踏
着。

  其他的众人也仿佛心领神会的扔下了手上的九尾鞭或者荆棘鞭,换上了一个
个肮脏的马桶刷子。

  看着四女淫荡的摇晃着自己的翘臀,不断地用自己的舌头与丰挺肥腻的豪乳
擦拭着地面,屋中的男人们一边用脚上沾着粪便的鞋随意的在她们那越来越肮脏
的娇躯与头上的踩踏着,一边用沾着大便的马桶刷子在凌乱的在她们身上涂抹着。

  肮脏了不知道多久的地面,随着四女的动作,竟然罕见的露出少许原本的颜
色,并且渐渐地扩大,可是这一片片的干净混杂在无尽的肮脏中,却又显得无比
斑驳,同时那仿佛在地上消失的点点污秽,一点点的玷污了四女的身体,让她们
哪怕是发丝都染上了浓浓的污垢,似乎也慢慢的浸染到了四女的内心深处,一点
点的消融着她们本就越来越薄弱的挣扎与自我人格。

  夜渐渐地变得深沉,又或者说在这个腐朽堕落的王国中,夜早已经弥漫了整
个国家不知道多久了,当这个地宫的大门再次被打开,一百多名或者愤怒或者麻
木的女人被带进来后,一直玩弄着四女的众人就好像在玩弄四女中得到了一种比
烈性壮阳药还要强烈的刺激与冲动。

  一个个甚至顾不得与老国王虚伪的寒暄,便冲了过去,随手拉着一个女人,
撕碎她身上那完全不能掩饰她们诱人娇躯的衣服,将自己的鸡巴肏进了她们的体
内,同时用自己的双手粗鲁的在她们身上蹂躏着。

  老国王也大笑着拉过一个女人一边不断用力的将自己硕大坚挺的鸡巴,粗鲁
的在她淫穴里抽插着;一边一次次用力的将她的头安进前面肮脏的粪坑里,让她
白嫩的俏脸上染上一层浓郁粘稠的污秽,也让她不断发出愤怒的嘶吼。

  而那已经完全没有人去掌控压制,甚至发布指令的女人,却依然忠诚的执行
着之前的命令,那诱人的娇躯,那曾经有着各种颜色的柔顺长发,都已经渐渐地
染成了屎尿特有的深褐色与屎黄色。

  可是她们依然很缓慢却认真的用自己的舌头,用自己乳房,用自己的手掌、
头发,甚至用自己的一切,来擦拭着地面上的污垢。

  迎着众多曾经玩弄过她们,此刻望过来却连之前的鄙夷不屑都已经渐渐消失,
只剩下无视与淡漠的眼神,她们眼中曾经的挣扎、愤怒与憎恨竟然也慢慢消失了,
剩下的只有一种深深地麻木,内心的人格在这一刻同时被彻底摧毁了。

  于是,她们那看似妖娆扭动的肮脏躯体,这一刻宛如真正在粪便与污秽中的
蛆虫,而她们此刻的顺从,应该是她们在用尽一切却无力挣扎后,彼此对视中一
起选择了逃避的原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