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元尊】(01

  • 【穿越元尊】(01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世子
字数:6536

  「我说,把我写出来有啥用?」秦风坐在我的旁边,说到。「你是我写出来
的,是我创造的,自然有用。」我头也没抬,专心地盯着手机屏幕。「切,不过
是为了满足你那粗鄙的想法。」秦风一脸不屑。「但是你的设定比其他人都要有
趣。」「有趣没用啊大哥,还不是被你当枪使。」我转过头,对着他笑了笑。
「你生来就是干这事儿的啊,老秦同志。」「卧槽你怎么说话的呢,小爷我设定
才19!」秦风急了。「还知道你有设定啊,时间差不多了,赶快去办事吧。」我
在屏幕上敲出了这行字。秦风就渐渐消失了。

               第一章夭夭

  屏幕前的你们,小爷我做这些事儿,可都是为了你们哦。秦风抬起头,对着
天空说到。吃哦是,他正站在一片池塘边上,那池水清澈见底,还能看到鱼虾四
处游动,倒是不错。秦风看了看池塘,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出突然迸出一道
紫光,射入他的眉心。顿时,秦风整个人的气场开始变得强大,身体里更是流窜
出一股股强大的力量。「元尊的世界吗,还直接把我提升到了圣者境。哼,就凭
你现在的剧本完成度,升到太初境九重就足够那些妮子们在我胯下寻欢了。要是
斗破斗罗那种剧本,才需要提升到顶级吧,不然我怕把这里的美女们都给干死了,
那罪过就大了。」秦风对着手掌,喃喃自语到。「你再不出发,就要错过咯。」
秦风无奈,把自己的源气压到了太初境九重左右,毕竟,境界太强有时不是什么
好事,容易招惹到不该这个时候出现的东西。「喂,快开始啦。」艹,你大爷的
秦风。

  秦风神魂一动,周围1000多米的事物看得清清楚楚。果然,在一条河道旁,
他发现了自己的目标,一位抱着小兽的大胸美少女!这少女生得国色天香,眉宇
间透出一股孤高的气息,身着青色衣裙,此时正脱去鞋袜,露出纤细的玉足和光
滑的大腿,而胸前抱着的可爱小兽,正枕着少女的大胸部呼呼大睡。少女把玉足
泡在急流的河水中,享受着足底的清凉。「小美女,一个人在这泡脚,就不寂寞
吗?」秦风从远处缓缓走来。「你是何人!」

  少女微微皱眉,而胸前的小兽也醒了过来,警惕地看着秦风。「我?我是你
的主人!」秦风笑到。

  「放肆!吞吞,吞了他。」少女胸前的小兽跳了下来,张开大嘴,一股极强
的吸力顿时从吞吞的嘴巴中迸出。秦风摆摆手,「不愧是太初境的源兽,虽然没
有完全展现出来,不过这吸力,可是连天关境强者都不一定受得了呢。」少女心
中一惊,心想他怎么会知道。「我不但知道他是太初境源兽,我还知道你是苍渊
的徒弟,夭夭!」秦风继续说到。「知道得挺多!」夭夭挥手,一道复杂的源纹
在她手中出现,几波强劲的源气朝着秦风轰来。「四品源纹,不过尔尔。」秦风
一抬手,体内的至尊源气破体而出,在空中凝出一把黑色的利刃。「不好。」夭
夭心中一惊,那把利刃的源气波动太过强烈,震得夭夭有些心慌。此时,一旁的
吞吞也感受到了那把利刃的威能,赶忙催动源气,变身为它的本体,一头十多尺
高的凶暴源兽。「还是快点吧,不然观众姥爷们要心烦了。」秦风大手一挥,那
黑色的源气利刃斩了下来,瞬间,这片区域腾起一片片浓烟,剧烈的爆炸把整片
区域炸出一个大坑,原本的河水也被凶猛的源气炸得一干二净。浓烟散去,吞吞
躺在地上,生死不知,而夭夭,则被秦风掐住美颈,动弹不得。「你若是想让那
周王来救你,就是白日做梦了,我早已将整片区域封住了,没有一丝源气波动传
出去。」「你,究竟……要……干什么。」夭夭无力地质问到。「干什么,干你
呀。」秦风另一只手猛的一挥,身旁顿时多出一张大床。他把夭夭甩在床上,自
己也爬了上去,压住了夭夭的娇躯,夭夭的体香钻入秦风的鼻子,让他好不陶醉。
「你……!」夭夭的眼睛死死地盯住秦风。「我?」秦风笑了,双手解去夭夭的
青衫,扒光了她的衣裳。「这不是很美的小穴吗?」秦风盯着夭夭刚刚成形的鲜
红美鲍,左手透出一点源气,插入了夭夭的小穴。「不,不要……」夭夭感受到
了秦风的手指,急得大喊到。「怎么了,平时的高冷气质呢?不过是个小女生罢
了,装什么清高,等下让你求着我干。」秦风说着,手指在夭夭的小穴里奋力抽
插。「不,不要……不要……」夭夭的脸颊通红,平日里的气质荡然无存,特别
是,她的身体居然越来越热,而起初的痛苦,慢慢变成了钻心的快感,在夭夭的
身体里乱窜,攻击她的心神。「怎么样,感受到了吗,是不是很舒服?」秦风淫
笑到。

  「啊,不……没有……没有……好……好爽。」在秦的手指有节奏的抽插和
快感的冲击下,夭夭要顶不住了。这时,秦风突然停了下来,脸上挂着淫笑,看
着夭夭坨红的身体。「怎么,怎么不继续了,继续……继续插啊。」后边的声音
微弱得很。「看看,你现在那还有当初的高冷,完完全全就是个求欢的骚货嘛。」
当然,秦风的设定可是纵淫欲(喂,就不能取个好听的名字吗),只要沾上他的
力量,就算你是贞洁烈女,也得乖乖就范,撅着屁股给秦风肏. 「我……我不是
……」夭夭还存着些理智。「那为什么你的小骚穴流出这么多水啊。」秦风把手
指拔了出来,展示着上面的浓厚淫水。「不……不要拔出来。」夭夭的下体感受
到了空虚,急忙说到。「哦,那说奴家是骚货,求求秦风主人把我送上高潮。」
秦风淫笑着。「不……不可能!」夭夭听了这话,残存的理智让她大声的反抗着。
「哦,是吗。」秦风心念一动,留在夭夭体内的源气开始发挥作用。「啊,怎么
下面越来越痒,好难受……」夭夭不安地扭动着娇躯,双腿也不自觉的开始摩擦
起来。

  「快受不了了吧,快说我是骚货,求主人给我高潮。」说话的同时,秦风把
夭夭身体里的源气又加强了几分。不到一分钟,在性欲和生理的双重打击下,夭
夭彻底崩溃了。

  「啊……奴家是骚货,求主人快点给我高潮!」夭夭的朱唇轻启,吐出了这
句话。「真是的,连自慰都不会。」秦风无奈摆摆手,脱下了裤子,露出了粗大
的肉棒,猛的插进了夭夭的小穴。

  「啊……好痛……不要了,夭夭不要了。」一阵强烈的痛感自下体传来,淡
红的处女血流了出来,就算夭夭是非凡之人,也被疼得大喊起来。「小夭夭,这
才刚开始呢。」秦风开始猛烈的抽插起来,剧烈的撞击把夭夭的身体撞得「啪啪」
直响。

  「不……不行了……好大……好用力,但是……好爽啊,就是这样……就是
这样插……顶到了……顶到花心了……好厉害……好舒服……就是这样……好会
……你好厉害……插得夭夭……夭夭要飞了……要……要去了!」此时的夭夭,
哪有在周王府里高冷的模样,她摆动玉腿,夹住了秦风,像章鱼一样吸在秦风的
虎腰上。

  「爽不爽,小骚逼,哥哥肏得你舒不舒服,你看看你,哪有一点女孩子的矜
持,完完全全就是妓院的浪逼啊。」秦风大声的吼道。

  「我……我就是浪逼啊……就是给哥哥你肏的……啊……好爽……要飞了要
飞了……亲亲哥哥,再用力一点……夭夭要……要来了……」夭夭拼命地浪叫到,
突然她身子一弓,一股阴精喷了出来,淋上了秦风的肉棒。而她本人,也迎来了
第一次高潮。

  「啊,好美,爽飞了……以前怎么没早点遇到你……太爽了。」夭夭躺在床
上,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喂,骚货,现在可不是你休息的时候啊,小爷我还没射呢!」秦风不爽了,
抓着夭夭的美腿,大力抽插起来。

  「啊……又来……好棒……哥哥好棒……啊……插得夭夭……好爽啊……好
深……顶到头了……子宫……子宫要被你顶烂了……骚穴……骚穴要坏掉了……」

  「夭夭啊,现在,你是不是该叫我主人了。」秦风大笑到。

  「主……主人……随便什么都好……夭夭……夭夭又要……嗯……啊……主
人……主人插得夭夭……嗯……被插得……好爽……快感……止不住了……要…
…要去了啊……」夭夭两眼一翻,第二次高潮了。

  「艹,这就又去了,小爷还没上头呢。」秦风扶起夭夭,让她向狗一样趴在
床上,「哼,小骚逼屁股还挺翘。」秦风摸着夭夭的屁股,忍不住抽打了几下,
雪白的屁股上顿时出现了几道红印。

  「啊,打得……也好舒服……继续……继续……」夭夭被打出了快感,哀求
着秦风继续打。

  「看不出,你这货还有受虐潜质,等之后再慢慢调教你吧,现在……哼哼。」
秦风压住了夭夭,把自己的肉棒塞进了她红红的小穴里。

  「又……又来……主人的棍子……还是好大……」「骚蹄子,这叫肉棒,记
好了。」秦风开始用力撞击着夭夭的美臀,双手也捏住了夭夭的大胸部。

  「好……爽……大肉棒……干得夭夭……上天了……胸部……胸部也被……
啊……主人……不要……不要捏乳头……」夭夭的乳头被秦风死死捏住,而小穴
也不自觉的夹紧了秦风的肉棒。

  「骚母狗,夹得越来越紧了……」

  「啊,夭夭……夭夭舒服啊……夭夭……就是母狗……被主人肏的母狗……
……好棒……肉棒好棒……好喜欢……嗯……嗯……啊……顶……好深……」夭
夭已经差不多到达了极限了,她伸出舌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母狗,你要到极限了吧……你这骚穴……夹得……好紧……我也……」秦
风大吼一声,一股浓稠的精液射了出来,满满当当的灌进夭夭的子宫。

  「好……好烫……烫得好……好舒服……夭夭,也要。也要去了!」夭夭娇
躯一抖,阴精迸射而出,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第二章周王府

  「啊……」秦风射出了精液,整个人也有些无力。趴在了夭夭光滑的胴体上。
此时的夭夭已经香汗淋漓,樱桃小口喘着气。「赶紧办事吧。」秦风说着,在夭
夭的头顶上画下了一条古怪的纹路。夭夭的眼睛顿时变得血红,数秒后又恢复了
正常。「就像桃芝能把死人练成伥鬼一样,我也可以控制人。就像这位美女,现
在她行动还是可以自由行动,思想也是自由的,却偏偏只能听我的话,做我的奴
隶。」秦风解释到。喂你解释给谁听啊。「观众老爷都看着呢。」秦风恢复了一
些。把肉棒拔了出来。仔细端详着夭夭的身体。「这妹子生得倒是不错,长腿细
腰大乳房,尖脸琼鼻柳叶眉。是个美人。而且小穴暖暖的,夹得也紧。」秦风认
真分析到。「喂喂,起床了。」秦风拍了拍夭夭的脸,夭夭顿时清醒了过来。
「我……怎么了。」「你昏过去了,是不是主人肏的得太爽了。」秦风调笑到。
「啊……还不是主人你太大了嘛。」夭夭看着秦风,俏皮一笑。「我的天啊,这
还是那个处变不惊,清高端庄的夭夭吗。」秦风心想。「快去穿衣服吧,小母狗。」
秦风拍了拍夭夭的屁股。「还说呢,都是主人你害得,害得人家赤身裸体在荒郊
野外被人肏. 」夭夭噘着嘴,下床穿衣服去了。「这变化也太大了吧……」「没
办法啊,你的能力改变了她的一点性格,不过估计这货也是个闷骚货,平时装着
清高。」「那好吧,不过也不错,对别人冷淡,对着我发骚。哈哈。」秦天望着
蓝蓝的天空,笑出了声。

  不一会,夭夭和秦风就更衣完毕了,别说,夭夭穿上衣服之后,更美了,青
色衣衫,配上一只腿裹着丝袜,踩着一对紫色高跟,真真是仙女下凡,可惜啊,
被这秦风狗贼给玷污了。喂你他妈说谁呢,小爷我好歹也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
的三好少年阿。「主人你怎么自言自语啊。」夭夭好奇的把脑袋探了过来。「小
母狗别问那么多。」秦风朝着夭夭的胸部抓了一把。「夭夭你是来干什么的啊,
周元呢。」秦风摸着夭夭的美乳,问到。「主人你好坏~啊……不要掀开啊……
人家刚刚弄好啊……乳头……不能……嗯……有感觉了……不能……不能舔啊…
…屁股……屁股被摸了……」夭夭娇喘着,玉手不自觉的插进了自己的小穴。
「问你话呢,你自己在那发什么骚。」秦风笑了,打了夭夭的屁股一下。「啊…
…还不是主人……周元刚刚击败了齐岳,在王府里开庆功会呢……我出来散散心
……不要……主人又进去了……」原来秦风看着夭夭的浪态,忍不住掏出了肉棒,
插进了夭夭早已经泛滥的小穴。两个人就站着,开始了性交。「嗯……主人……
站着居然也能……嗯……舒服……夭夭最喜欢主人了……肏得好爽……肏得我美
……美死了……好充实……再快一点……啊……嗯……哦……快一点……再快…
…肏死我吧……肏死你的夭夭吧……」

  「好哥哥……好相公……你的肉棒……顶得我……好美……哦……肏得……
舒服……主人的肉棒……小穴要烂了……哦……嗯……嗯……快点……肏烂我的
骚穴啊……肏死夭夭这条母狗……夭夭要死了……好爽……不行了……夭夭要去
了……夭夭去了……去了啊……」夭夭一阵痉挛,射出了阴精,高潮的快感也袭
遍她的全身,让她浑身瘫软,倒在了秦风的怀里。「还是易高潮的敏感体质啊,
不知道吞吞每天在她胸部摩擦,会流多少淫水呢。」

  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夭夭和秦风出现在了大周府门前。在夭夭恢复之后,秦
风就让她带自己到大周府去,夭夭当然是同意的。而后,秦风在昏死的吞吞身上,
使了个法术,混乱了它的思想,把它变成了自己的……源兽。「嗯,快要见到大
周的皇子了,很是激动呢。」秦风伸了伸懒腰。「哼……主人是想着大周府里的
美女吧。」夭夭白了秦天一眼。值得一提的是,夭夭的脖子上多出了一个项圈,
这是秦风性奴隶的证明,说明夭夭,已经正式成为秦风的胯下奴了。「两者都有
啦。」说完,秦风大步走进了大周府。两边没有侍卫?早就被秦风动了手脚,毕
竟以后说不定有用。

  那周元殿下一听夭夭回来了,赶忙跑了过来。「夭夭姐,你回来了!咦这是
谁啊。」秦风看着那周元,年少俊郎的外表,但眉宇之间透出一股傲气和一丝狠
辣。「这是秦风,太初境九重强者。我特地给你找来的。」夭夭平静地说。「太
初境九重强者!」周元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太初境九重,是几乎和那武王一样
的水平啊,如果能得到这位太初强者的帮助,掀翻大武不是梦啊。「在下秦风,
早年与殿下的师傅苍渊老人有过一些交情,在游历到此的时候,碰巧看到了夭夭
姑娘,得知了您的种种事情,就想来看看。」秦风一抱拳。「周元见过秦风前辈。」
周元拱手答礼。「你们聊,我先走了。」夭夭说完,飘然而去。「这会儿又装起
清高来了,不知道刚刚是谁淫声艳语的。」秦风暗暗想到。但是还是得先解决眼
前的周元,这个剧本的主角。「周元殿下曾经拥有圣龙气运。虽然被夺,依然有
翻盘的余地,我看着殿下现在已开六脉,等到了养气境,开辟了气府之后,我会
让夭夭姑娘送你一件大礼。」秦风笑着说到「那就先谢过前辈了。」周元拱手一
礼,而此时的秦风,却暗暗调动着源气。「前辈,周元有一不情之请!还请前辈
答应!」周元突然大声说到,且双腿一屈,看样子是准备下跪了。「不必这样,
殿下。我知道您要和我说什么。」秦风眼神一闪,就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周元
将要下跪的身体扶了起来。「在下与苍渊老人有故,本来是应该帮忙,但是,殿
下,这个世界很大,大到超乎你的想象。只有成为真正的圣龙,才能在这广袤大
地上驰骋。这些,我是办不到的,圣龙的路,得由圣龙自己走完。」秦风拍了拍
周元的肩膀,走了。

  秦风走到了夭夭的住处,隐约听到里面有微微的娇喘,他微微一笑,大手一
挥,把面前的房子封锁了起来,任何声音都传不出去,任何人都没办法,准确的
说是没有进来的想法。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秦风走了进去。看到一侧的床上,夭夭躺在
上面,双颊微红,喘着气,两根纤纤玉指正在穴中抽插着。而双乳上躺着小吞吞,
正在舔舐着夭夭的乳头「骚货,在别人家里发骚。」秦风笑到。

  夭夭一看秦风来了,连忙坐了起来。

  「主人~ 夭夭痒。」夭夭撒娇到。

  「这人设崩了。」秦风暗暗想到,但是脸上还是挂着淫笑。「哪里痒啊?」

  「骚…骚穴痒。主人快……啊,吞吞不要转……啊……不要吸……要……要
去……了」虽然坐了起来,但是夭夭的手可没停下,加上吞吞的卖力吮吸,体质
敏感的她已经快要高潮了。

  「……啊……嗯……嗯……吞吞……吸得好棒……乳头……酥酥……啊……
用力……用力了……来……来了……高潮……」

  夭夭身体一阵痉挛,下体喷出了一股阴精。

  「看来夭夭自己也可以嘛,还有我什么事呢?」秦风说着,摆摆手要走。

  「不要,主人不要走……夭夭还是……还是想让主人……肏我的骚穴呀……」

  夭夭一见秦风要走,赶忙故作媚态,生怕秦风真的走了。

  「那,好吧。」

  秦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夭夭回头一看,全身赤裸的秦风已经躺在了床上,
身下的肉棒已经坚硬如铁,猩红的龟头直指夭夭。

  「主人……还不快点享用夭夭。」夭夭轻轻的拍了拍秦风的大肉棒。

  「小骚货。」

  秦风骂了一句。一把把夭夭揽在怀里,肉棒直直的插入夭夭的小穴。

  「嗯……还是主人……的肉棒最厉害了……手指根本不能满足嘛。」夭夭说
着,玉腿盘上了秦风的虎腰。

  「小骚货,要来了哦。」

  秦风一把抱住了夭夭,开始用力抽插起来。

  「啊啊啊……嗯……主人……用力……肏翻我……」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