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云罗】第九集 烟雨如丝 第五章 终有了断 罄竹可书

  • 【江山云罗】第九集 烟雨如丝 第五章 终有了断 罄竹可书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9833

            第五章 终有了断 罄竹可书

  皇城里的朝会大殿居然鸦雀无声,放到哪里都是蔚为罕见的奇观。如今大秦
国的天和殿里便是这样一副模样。只是人人都能感觉到,怒气与怨气充斥了这座
高阔的殿堂,彻底爆发的那一刻,或许会掀开大殿的屋顶,直冲霄汉。

  梁俊贤全身发抖,双目赤红。虽说是抢来的帝位,可毕竟还未坐实,且看似
一帆风顺,实则个中的不顺遂几为继承帝位之冠。

  后宫与天牢的两把大火搞得民间流言纷纷,把皇城里辛辛苦苦为梁俊贤塑造
的天命加身之兆毁得一干二净。今晨起又接连发生数起乱党行凶之事,让他颜面
扫地!今晨的朝会由此改议政为安民,前前后后,要犯都直指吴征。

  一两名武功高强的要犯从来都是眼中钉,肉中刺,想要擒拿极为不易。不想
吴征自己又冒了出来,这一回直接出现在后宫,光天化日之下又烧了几座殿宇。
冲天的火光,势必又要让京城的百姓背地里多上不知凡几的话题,更可恨的是,
他梁俊贤尚未登基!

  笑柄!朕,正沦为笑柄!

  梁俊贤双目喷着火,在高高的龙椅旁俯视群臣。那些堪称世之人杰,机变百
出的大臣们一个个低着头,看着不像是什么无计可施的羞愧,反倒更像事不关己
的逃避。

  梁俊贤不怪他们,这些大臣现在的所作所为其实都是他所期望的,他们就该
把头都埋进土里,不闻,不问。让他颇觉异样的,则是此前还无比信任,信服,
以为依靠的股肱之臣霍永宁。

  从霍府开始,吴征明目张胆地指着他的名头挑衅,霍永宁毫不介意地任由吴
征污蔑。这位智计百出的霍大人,也微微低着头,不发一言。可他不介意,梁俊
贤介意!即将登基的新皇觉得自己的名声正被霍永宁的一同扯落万丈深渊,被无
休无止地耻笑。——今日已是皇城之内,下一次又是哪里?在朕的寝宫?还是登
基大典上?

  难道吴征的那些污蔑之言,真的有几分道理,真的拿中了霍永宁见不得人的
那一面?念头被勾起,便是不可抑制地发散。梁俊贤陡然忆起即将成为新皇的这
一路,不可思议是必然的,要说莫名其妙也可说得过去。

  原本的举步维艰,在霍永宁回京之后急转直下,所有挡路石一一被扫清,拿
下。霍永宁就像算无遗策的天神,出手必中。连先皇都要小心翼翼地拿捏着分寸
的昆仑一系,转眼在他手中轰然倒下,甚至没有抵抗的余地。事情发生得无比突
然,梁俊贤尚且在云里雾里不说,他现下回想起来,胡浩被捉拿之时,似乎也全
无抵抗之力。

  原本协同一心的君臣之间迅速出现裂痕。至少梁俊贤如今正怒火中烧,他也
猜不透霍永宁心中所想,是否真和他一样的一心一意。

  这位翻掌之间改天换地的重臣,如今正半垂着头,锁着眉,嘴角却又有一丝
难以摸透的古怪意味,越发显得高深莫测。

  梁俊贤看不透他,故而心冷乃至胆寒,无比的惧怕转为难以抑制的怒火,他
声调拔高了几度,尖着声忽然大声道:「霍大人,贼子正作威作福,辱我大秦朝
纲,你身为大秦栋梁之臣,难道要继续坐视不理么?」

  方文辉心中大惊!

  这位久在军中调动军需给养的大将见多识广,朝中异像他并非一无所觉。可
他一样摸不透个中深意,只是被一股无形之力推着向前走,似在暗中被胁迫的感
觉让他颇为不爽。隐隐然他也觉得其中的不妥之处,可几度思量,眼下一切以侄
儿登基为重,万事俱可容后再议。

  霍永宁的作为自然引起方文辉的警惕,可对付如今势大的霍永宁绝非一朝一
夕,眼下更不是与他起冲突的时机。梁俊贤说话时尖利的语调,还有步步紧逼的
话语,极易触怒霍永宁,在登基之前带来不可估量的变数。

  「殿下,贼子猖狂,霍大人此前英雄擒贼,如今亦深受其害,并非坐视不理。
将贼党斩草除根,非霍大人一人之事,满朝文武,俱应担其责!」方文辉赶忙出
班启奏道:「贼子忽然出现在宫中,内里隐情恐怕不小,当朝重臣俱在宫中需得
先保万无一失。至于剿灭贼党一事,向大将军已在覆灭贼党老巢,从此之后贼党
如无根浮萍,要灭不难。若无妥善之法,臣以为今日倒不必急于一时。殿下真龙
之躯,何须与几名贼子怄气。」

  舅舅话中不无提点之意,梁俊贤猛然醒悟,暗自懊恼方才的一番冲动言辞。
可话已出口,为人君者岂可出尔反尔?他斟酌道:「方大将军所言也有道理……
哎,孤只是念先皇一世豪杰,即使强燕犯界也不曾半点退缩。如今孤却要对着几
名贼子忍让……任其在宫中兴风作浪,孤心难安。」

  「呵呵,殿下不必心焦,臣并非怕了几名贼子。」霍永宁硬着头皮出班,心
下却是连连叫苦。

  扳倒昆仑一系之后,他接连几昼夜不曾合眼。此后也只是在倦之已极了才合
一合眼稍作歇息。宁家与暗香零落残留的骨干从此要浮出水面,需要做的事情远
比想象的还要多。以霍永宁之能,也险些累垮了自己。远在凉州的祝雅瞳与吴征,
他一时实在无暇顾及。——人力有时而穷,霍永宁当下显然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后宫失火于他而言全算不上事,天牢失火虽有疑虑,探查之后找不着线索,
也只能暂且作罢。想不到的是,吴征与祝雅瞳居然毫发无伤的出现在成都城!

  燕国高手尽出,他二人就算侥幸苟全一条性命,定然也要受极重的伤,少说
休养个大半年才能恢复如初。哪曾想这二人清早出现在霍府几乎闹了个底朝天,
现下又神出鬼没一样现身皇城。

  连霍永宁也不得不承认,吴征这一回的时机,手段,无一不是妙到毫巅,每
一下都打在自己的七寸上,算不上致命,却难受无比。

  譬如现下,霍永宁深知自己刻意显得高深莫测是多么地无奈。向无极不在京
城,豹羽鵟不能出现,要对付飞在空中的祝雅瞳,霍永宁忽然丧失了勇气与决心。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不经历事情之前,任你才华盖世,也无法体会流传千古
的谚语,所蕴含的大道之理。霍永宁自感在凉州之时,一切未有定论尚且勇猛精
进,如履薄冰而义无反顾。时光不过多久,踌躇满志的霍永宁已察觉自己正萌生
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之执念。

  可是梁俊贤的激愤之言逼得他无路可退。霍永宁心中虽对梁俊贤连连咒骂,
现下也不愿撕破面皮,更不能露出丝毫的惊慌!

  全局已被握于手中,梁家的皇朝翻掌可灭,岂可让已被压服,战战兢兢唯恐
步胡浩后尘的大臣们滋生起反抗的念头来?

  「哦?霍大人有良策?」梁俊贤借着霍永宁的不卑不亢,顺势下了个台阶,
喜形于色地握住霍永宁抱拳的双手道:「孤知晓霍大人为诸大臣安全计,可贼子
大闹皇城,有辱国体,务必竭力反制才是!」

  「殿下所言极是。」霍永宁再度露出个莫测高深的笑容道:「贼子武功高强,
让他们浑进皇城,羽林军虽兵精将广,保皇城无虞,拿高来高走的贼子却没有办
法。臣请旨,调羽林军徐坚,蓝宜春,尹东,巩双鹰,再请中常侍屠大人与臣一
同前往,惊走贼党。待大臣们安全无忧之时,臣再想方设法捉拿!」

  梁俊贤心中一沉,霍永宁与屠冲已是皇城里武功最强的两人,居然还只是【
惊走贼党】。另外三名羽林军却让他心中一跳,正是霍永宁前不久安排进来的人
手,据说身怀不凡的艺业。霍永宁急急忙忙地亮了出来,不知是何道理。

  这一回梁俊贤学的乖了,不动声色道:「如此甚好,来人,速去请屠公公!」
可他心起涟漪时目光,面容的种种变化怎逃得掉霍永宁的眼睛?情知自己安插的
手下已被人留上了心,也在意料之中,霍永宁微微一笑,当众脱去宽大的官袍,
换上动武时的武服来。

  朝臣中响起窃窃声。此前朝中争夺激烈,霍永宁最让人忌惮的,便是一身十
二品修为的武功。正因如此,他与向无极联手,掌控了迭云鹤留下的兵马之后,
才显势不可挡。可毕竟没人亲眼见过他出手,江湖传言,这位孤臣是得了先帝的
看顾,硬生生以灵药堆出一个十二品的修为,真实能为比那些在江湖上摸爬滚打
出来的绝顶高手要差上许多。现下他要亲自出手对付贼党,固有骑虎难下的缘由,
想来也是要借此机会再立一回威!

  「本官请诸位同僚同去,扬大秦天威!」霍永宁装备停当,抬手招呼朝臣。

  朝臣心中一凛,他们大多不通武功,呼啦啦地涌去看似人多势众,实则个个
都是高手们手下的鱼肉。若是被捉住了,岂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霍永宁的目光一一扫过朝臣,温和中暗含机锋,有见机得快的走向殿门,不
愿的左右踌躇,还有些不是偷瞄着梁俊贤,都被他记在脑中,悠然又放肆道:
「诸位同僚莫要担忧,本官在此,与羽林卫可保诸君安然无恙。」

  景幽宫一带交兵连连,天和殿里亦是暗藏机锋,梁俊贤努力克制着怒火,沉
声道:「孤正欲亲眼见霍大人捉拿贼子,诸位大臣请随孤来!堂堂大秦栋梁,岂
惧宵小。」

  霍永宁这才回身向梁俊贤施礼,微微一笑道:「殿下壮哉,臣誓死护大秦国
威。」在朝堂上他可谓赚足了威风与颜面,更让朝臣们的惧意深了一层。可霍永
宁心中却是苦得难以言喻,现下绝不是与梁俊贤起冲突的时候,可又不能让朝臣
们生起异样的念头,两权相害取其轻,如此作威作福也是无奈之举。

  景幽宫处一带殿宇已烧成燎原之势,不久之后又将是一片白地。吴征在火光
中踩着大雕冲天而起,手中提着的一人离地已高,只需吴征一松手便会摔成一团
肉饼,吓得面如土色哇哇大叫。

  「你是皮良朋,皮公公。」吴征冷冷地道。这名太监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也
未交恶,今日碰上也是躲不过去。

  「是……是……你……你……吴征,咱们无冤无仇……」

  「嗯,无冤无仇,还得过你一回款待。」吴征心中挣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
双手已沾满了血污,人命已不知杀了多少条,可还从来没有无缘无故杀伤一人。
死在他手上的有燕国将士,有暗香零落贼党,有该死的泼皮无赖。像皮良朋这样
无冤无仇的,让他一时晃神。

  「你还记得……」皮良朋惊慌之中也有些许黯然,更生起求生的期望,情急
智生道:「我没有害过你,今日也只是奉旨办事。冤有头债有主,吴大人,你又
何苦为难杂家……」

  「嗯……」吴征轻轻应了一声,让皮良朋心中大喜,又听吴征悠悠道:「你
没有害过我,可我还是不能放过你。」

  宝剑横颈划过,激起一颗人头,鲜血飞溅。一分为二的尸身从空中纸鸢般掉
落,破麻袋一般软趴趴地掉在地上。吴征伸手一抹宝剑上的血迹,黯然道:「只
因从今日起,整个大秦都是我的敌国了……既有冲突,焉能不杀。」

  此刻祝雅瞳与陆菲嫣也暂时收了手,驾着鸟儿高飞而起在空中悬停在吴征身
边。只听吴征举着宝剑自嘲一笑道:「幸亏,幸亏当年给它取名叫昆吾,若是叫
秦吾,可就难堪得很了……」

  「有趣。」祝雅瞳也不由一乐,扬了扬下颌道:「正主儿来了,小心些。」

  羽林卫略显慌乱与杂乱的攻势骤停,大秦皇室驯养的狮头鹰一队队飞起,足
有百余之多,看来已是倾巢而出。百余只大鸟张开丈余的羽翼,颇有铺天盖地之
势。

  「宁永祸,你来了。」吴征目光始终牢牢锁定一人,道:「想不到我还活得
好好的吧?」

  「不能依先帝旨意将你斩首示众,本官正自惶恐不已,有负圣恩。你居然还
敢自投罗网,本官今日要奉旨将你擒拿,以报圣恩。」霍永宁装作浑不在意宁永
祸三字,说得义正词严。只是被旁人听在耳里,一者喊宁永祸,一者便应答上去,
实在有些滑稽。

  「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说的可不就是你这种人了?暗香零落贼
首贼喊捉贼,可怜有人吓了眼,不仅误信贼子,陷害忠良,还养虎为患,这座大
好的江山过不了多久便要拱手让人。」吴征向梁俊贤怒目而视。即使相隔甚远,
梁俊贤又被羽林卫团团护住,两人目光一碰,梁俊贤依然胆寒。

  「满口污蔑之言,你一个燕国皇子,藏身大秦是何居心?还要人来说么?」

  「哈哈,你一个临朝遗党,藏身大秦又是何居心?要我来说一说吗?」

  「不必,那是不必了。」霍永宁亦乘上狮头鹰,颇有在空中领袖群伦的架势,
轻声道:「可怜昆仑忠义百年,尽丧你吴征之手,你吴征不仅是大秦罪人,更是
昆仑的千古罪人,你还不乖乖授首,以赎身上的罪过么?」

  他越说语调越是奇异,隐含诱人堕落深渊的魔力。与此同时,一缕弦音响起,
似随着霍永宁的语声,凄凄惶惶,惨惨淡淡,钻入吴祝陆三人耳内。

  祝雅瞳惊觉不妥,一声娇斥,声震寰宇,可惜戛然而止。两只狮头鹰猛冲而
出,两人四掌齐出,带着庞然沛莫可御的压力,让祝雅瞳也不得不一提皇夜枭暂
避锋芒。

  「屠公公。」吴征紧随祝雅瞳高喊一声,只觉那一股弦音入耳,不仅心绪大
受震荡,心间升起哀伤之意,更头疼欲裂,呼吸艰难。情知个中古怪,忙回望陆
菲嫣。

  吴征相识的人之中,以陆菲嫣与冷月玦最为精通音律,这一望之下,只见陆
菲嫣面色惨白如纸。果然那一缕古怪的弦音对她影响也最深。

  不曾防备来敌中也有精通音律的高手,猝然遇袭,陆菲嫣心中悲不可抑,额
头上瞬间香汗淋漓,唇角边也沁出一道血丝来。

  「师姑。」吴征大急,运足了内力一喝,想将陆菲嫣震醒过来。

  陆菲嫣摇了摇头,银牙紧咬,娇喘连连道:「我来对付此人,你们小心!」

  吴征松了口气,陆菲嫣功力越发精深,即使被偷袭带伤,心神震荡,依然紧
守一缕神智不灭。她从扑天雕颈下的包裹中取出一面小琴。原本只是不时之需,
不想真有这等高手,此前的准备便派上了用场。

  剑光闪烁,在骄阳映照之下祝雅瞳手中如掌七彩豪光,剑势来去无踪。屠冲
看得暗暗心惊,舞开手中梅华刀,看准了剑光稳稳架住。旋即梅花刀一翻一压,
另一边霍永宁的长剑像是毒龙吐信,正分刺祝雅瞳上中下三路。两名十二品高手
联手,即使此前从未演练,凭着高绝的眼光也是一望而知,配合起来环环相扣,
攻势络绎不绝。

  屠冲压制祝雅瞳的长剑,正待反斩她手腕,与霍永宁左右夹攻,心中警兆忽
生。眼角的余光里只见祝雅瞳的宝剑凭空长了两寸,现出片雾蒙蒙的锐芒来。屠
冲大惊失色,百忙之中一个翻滚,径自从狮头鹰身上跌了下去。

  他一来年事已高,二来长久侍奉梁兴翰,本就不精于驾驭大鸟。空中相争本
就打了个折扣,交手数招来看,祝雅瞳的武功也在屠冲之上。这一下被祝雅瞳卖
了个破绽打落地面,似是扭伤了脚踝,一时哼哼唧唧爬不起来。

  霍永宁心中大骂一句老贼!屠冲就算逊于自己,同为十二品高手何至于如此
不济?分明有装模作样的意思在内。可当下无暇他顾,祝雅瞳赶跑了屠冲,皇夜
枭一个飞扑趋近,长剑上肆无忌惮的展出剑芒,朝霍永宁劈下!

  这一剑义无反顾,不杀霍永宁,便斩狮头鹰。桃花山一战,她的佩剑鎏虹已
失,如今使的长剑虽锋锐,远称不上名兵。可一剑斩出,霍永宁依然升起势不可
挡之感。他足下娴熟地一踩鸟儿,横过剑身,以剑面迎向祝雅瞳的剑刃。

  只听叮当脆响,余震的嗡嗡声更是震耳欲聋,令人鼓膜欲裂。霍永宁驾着鸟
儿急退避走之间,祝雅瞳娇声长笑道:「原来上一回与我交手的不是你,是向无
极!啊,是了,是了。你在朝中享尽人间富贵,见多识广,性子自然也沉稳。向
无极枯坐深山韬光养晦,便要寂寞难耐得多。他再怎么有能耐,长时间避世而居,
难免为人轻佻浮华。虽身负要事不敢唐突,有事没事儿便爱口花花讨些嘴上便宜。
你明知他的毛病,又管教不得,也不好压抑太过,只能尽量学他的毛病,可惜当
朝一品,欲要颠覆天下尽复前朝的能人,学些下流之事哪里学得来?不像,不像
……」

  「满嘴胡言乱语。」霍永宁厉声断喝,骤然回身一轮凌厉的抢攻,不容祝雅
瞳再说下去。

  「别的本事他不如你,可要论武功,你就不如刻苦修行的向无极!差得可不
少啦……我只可惜两件事,第一,没能早些分辨出你与向无极的不同;第二,桃
花山你只敢望风而逃,而那一夜过后,我才知道自己的武功有多强。」祝雅瞳似
叹息,似遗憾,又嘲弄地笑道:「不亲身来与我对敌一场,永远不能想象我有多
么强,对不对?」

  霍永宁一轮刺出八剑,几乎不分先后地来到她面前,祝雅瞳一轮也是八剑,
条理清晰,前后分明。叮叮当当八声大响,剑光同归于虚无,而霍永宁的宝剑已
被祝雅瞳以剑锷与剑身牢牢锁定。霍永宁连连催动内力强夺,宝剑却纹丝不动。

  祝雅瞳的娇颜上泛起红晕,力压霍永宁一轮狂风暴雨的内力之后,她松了口
气,终于又能开口吐声。却不是向霍永宁,而是向梁俊贤,道:「皇帝可要下一
道旨意,让本夫人与宁永祸决斗,不死不休?」

  梁俊贤巴不得能下这一道旨意,可他也知道现下就算立旨也做不得数,咬牙
骂道:「妖妇,你已被团团围困,还不束手就擒?」

  语声刚出,祝雅瞳娇叱一声,内力反吐震开霍永宁,又在皇夜枭上凌空高跃,
连连旋身。阳光下,似有细小的光芒正在她周身泼雨一样不断弹射而出。

  祝雅瞳内力充沛,暗器被她反震而出,不仅周围的羽林卫中不少受了伤,连
远远观望的臣子们也有几人误中流矢。

  羽林卫中终于又现出两条人影,梁俊贤手搭凉棚看得真切,正是徐坚与尹东。
而蓝宜春正与吴征战得激烈,一时分不清胜负。陆菲嫣盘膝坐在扑天雕上,颤巍
巍地弹动琴弦,嘴角边的血丝痕迹未干,又涌出一小口来。

  料不到这三人的本领高强如此,梁俊贤原本惴惴不安,一看陆菲嫣的模样才
安下心来。祝雅瞳非是今日可擒,能拦住她已属难能。吴征的武功突飞猛进,原
本他是三人之中最弱,偏生这一场空战,大内高手中可堪匹敌本就不多,惯于骑
乘大鸟的就更少,蓝宜春大体是不输吴征的,想要拿下恐怕也难。

  唯一的胜势便在陆菲嫣处。听闻音律一道十分神奇,世间不断有高明的曲子
几可掌控心神,尤以精通音律者为甚。陆菲嫣一上来就着了道儿,祝雅瞳与吴征
也无暇他顾,看她艰难抵抗的模样,原本就大大地落在下风。何况怀中小琴想是
比拼之时心神剧震,一个不慎使力过度,琴弦中断了一根,七弦只剩六弦,更显
左支右拙,狼狈不堪。

  巩双鹰隐在羽林卫里,嘈杂中难以辨明所在,加之有高手护卫,便是祝雅瞳
将他找了出来,也不能一鼓而擒。梁俊贤更知巩双鹰弹奏的是一面古瑟!

  相比现下常用的小瑟十五弦,大瑟二十五弦,古瑟之弦多达五十根,在音色
的丰富上全然盖过了陆菲嫣的小琴,何况还断了一根?梁俊贤心中暗道:吴征为
人重情,这三人想必都是如此,只需拿下一人,另两人必不肯独自离去!只消留
他们下来,以车轮战也耗死了他们!

  梁俊贤与霍永宁倒是想到了一块儿去。霍永宁也知道自己多半不是祝雅瞳的
对手,而祝雅瞳对吴征的疼爱,他在长安时便看得真切,想在祝雅瞳眼皮子底下
擒拿吴征,和直接拿下祝雅瞳的难度也没甚差别。从一开始他选定的目标就不是
祝雅瞳与吴征,而是陆菲嫣。故而以音律伤陆菲嫣,拖住祝雅瞳,对吴征明面上
抱以放任自流,实则暗藏杀机于陆菲嫣身上。

  陆菲嫣脑中忽而如黄钟大吕嗡鸣震魂,时而又如愁云惨雾百鬼日哭,一缕诡
异的乐声化作古怪的人言,始终在脑中萦绕:「昆仑亡于尔等之手,尔等俱是罪
人。尔等纵然自戕赎罪,难消罪业之万一。身入地府,亦受审判,既入地府,则
受审判!」

  靡靡之音,亦作冥冥之音。魔音之中,陆菲嫣如堕地府,四周俱是昆仑派昔
日的同门,如今浑身披血,双目泛白,在她耳边哭号,责怪……陆菲嫣勉力弹拨
着小琴,紧守一份本心不乱。

  吴征在陆菲嫣身边盘旋守护,他甚至不敢去惊动陆菲嫣,只怕她走火入魔。
今日空战的决策如此正确,高手在空中相争,其余的羽林卫插不上手。祝雅瞳安
如泰山,羽林卫不敢再随意放出暗器,利箭更是无功,吴征只需敌住蓝宜春,剩
下的便只能企盼陆菲嫣快些回过神来!

  陆菲嫣不仅察觉不到周围的危机,连自身已身处险境似也一无所觉。青葱玉
指弹拨琴弦时断时续,不成音调。连螓首也耷拉低垂着,若不是两行清泪不住在
眼角涌出,实令人怀疑是不是被饱满的胸乳托住了才不曾彻底掉下来。

  时断时续的琴音每发出一声,都让凄厉的瑟声停顿一记,只是顿点越来越短,
弹奏也是越发地流畅,预示着陆菲嫣抵抗之能越来越弱。

  「祝家主还不想带陆仙子走?」霍永宁得两名高手相助,不再落于下风。见
眼下大局已稳,他不愿横生事端,颇有息事宁人的想法。昆仑已灭亡,祝家已覆
没,这一干人对自己全无更多的价值,待吴征的身世大白于天下,更是再无立锥
之地,犯不着在此与他们力拼生死。

  「我不通音律,不过也知此刻走不得。陆仙子若是自行醒不过来,强行离去
恐有大损,变成个疯婆子也不奇怪。」霍永宁施以传音入密,祝雅瞳却是大大方
方,以娇柔婉转的好听声调说了出来:「怎么,宁永祸,迫不及待想诓我们走,
是舍不得自己的身家呢?还是怕了?」

  霍永宁脸上微窘,他今日的面子可是被扫得透了,一时也顾不了太多,清了
清嗓子道:「妖妇胡言乱语……今日……」

  他开口之际,祝雅瞳长剑横扫逼开徐坚与尹东,一抖手腕,剑光像一张渔网
朝着霍永宁兜头罩下。他们三战祝雅瞳,本就以霍永宁为主,徐坚与尹东在一旁
策应。面对祝雅瞳这等杀招,两人毫无办法,只得由霍永宁独自应付。霍永宁武
功逊了半筹,招架起来应接不暇,说话不免断断续续。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霍永宁气得睚眦欲裂,从前运筹帷幄之中,
决胜千里之外,将这干人等玩弄于鼓掌之间,几时受过这等窝囊气?不由怒气填
膺道:「与本官拿下陆……」

  劲风扑面,祝雅瞳忽然跃离皇夜枭,一双腴润有力的美腿交剪落下。她出招
凌厉至极,仿佛可生生剪断一块巨石,偏生姿态又优雅至极,仿佛一位凭虚御风
的魔女,正跳着飘飘若仙的舞蹈。

  魔劫昙步!

  双腿连环,霍永宁压力如山左支右拙,反观祝雅瞳即使没了鸟儿为托,依然
像插上了一对翅膀,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旋身,翻转,腾挪,招招不离霍永
宁,逼得他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贼子,一个人躲在暗地里多了,就变得像老鼠一样胆小,怕死。而一个人
若是阴损的事儿做得多了,还次次都得手,不免就自命不凡!我早说过,不唤来
豹羽鵟,你不是我的对手!而且……你实在太小看他们了!」祝雅瞳衣袖飞舞,
身周如起了一团光影。清光炸裂过后,霍永宁足下的狮头鹰已是承受不住巨力一
命呜呼。

  十分狼狈地跃至尹东的大鸟背上,只见祝雅瞳已落在皇夜枭身上急速盘旋,
而吴征高高举起一手,竖起的三根手指正巧蜷起了一根。

  「三?二?」霍永宁心中一跳,虽瞬间明了其意,忽觉有些无可奈何的无力
感。

  陆菲嫣忽然睁开了眼眸,偏头向着东北方,视线似穿过重重人群,锁定在一
人身上,轻声道:「终于找到你了……」

  她眼角犹有泪痕,面上哀戚之色分毫不减,娇怯之媚态我见犹怜。而凄厉的
瑟音大作,沉在陆菲嫣脚下,不住扯着她想将她拖入其内的深渊像风暴中的大海,
怒涛排空,沸腾般高涨。似已迫不及待,要一口将陆菲嫣吞没。

  陆菲嫣眼角泪滴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掉落,凄厉的瑟音极是触动她心弦,搅得
她的心湖里愁云惨雾。惨死的同门更是勾起她无限哀思。可是不住高涨的深渊却
再不能将她扯落半点,也不能吞没半点,看着弱小无助的陆菲嫣,却似足下踏着
兰舟,任你怒海翻波,始终安稳地踏在风口浪尖,巍然不动。

  「居然有这等平和的心境?」霍永宁吃了一惊。

  陆菲嫣此时的心态之稳,之安定,几入禅机,万物有我,我即万物。她再次
弹拨起小琴,此前虚弱的琴音现下仍不大声,却颇有英华内敛,余韵无尽之像。
让霍永宁庆幸的,仅是小琴此前断了一弦,现下音声难以圆融自如。

  能否擒拿三人,成败在此一举!

  与此同时,吴征又蜷缩一根手指。祝雅瞳如得号令,盘旋升空立停,居于所
有人之上,高高俯瞰下方。每一个羽林卫都觉被一只雌虎嗜血的目光盯死,谁敢
擅动,必然引来雌虎必死的一扑!

  杀你的人,再抢你的坐骑。天空实在难以束缚这样一位高手。

  陆菲嫣睁目,泪眼涟涟,玉掌一按,琴音立止!她仍然盘坐在扑天雕背上,
娇躯只因哀伤而微微颤抖,不敢擅动。即至此时此刻,瑟音依然大占上风,陆菲
嫣仍是危机重重。

  她右手一扣琴弦,拈起迸开的那一根拉紧,绕过琴尾扣好。左手大幅度地一
记弹拨,七弦齐颤,奏出一段清雅自然,又有无限思念,无限旖旎的流水之音来。

  这一声几让在场所有人心中大跳,眼饧耳热,堪称一声媚音!

  巩双鹰猝然受此一击,再也藏不住在人群里跳将出来,扯落一头乱发,将长
达一丈的大瑟着地放稳,双手疯魔一般在弦上弹拨,大吼道:「入我地狱之门,
有进无回!速来,速来!」

  他状若癫狂,披头散发地手舞足蹈,瑟音更是刺耳难听,令人焦躁欲狂。

  陆菲嫣轻声道:「你先前欺我断了一弦,现又欺我不能双手弹奏么?」

  此时此刻,吴征仅剩的一指落下,单手成拳!祝雅瞳从高空驾着皇夜枭俯冲
而下,双手连挥,向四面八方洒出密如暴雨般的暗器。

  只见陆菲嫣将小琴竖起于怀中,如抱琵琶,以贝齿咬着断了的琴弦。小琴奏
出穿透云霄的旖旎媚音,行云流水毫无阻滞。而那一双玉手在琴弦上左勾右弹,
宛若一对穿花蝴蝶,美观至极……

  媚音勾魂。巩双鹰睚眦俱裂,抱着头着地打滚,乱扯自己的头发,不一时便
斑斑秃秃……

  吴征,祝雅瞳,陆菲嫣三人冲天而起,只留下陆菲嫣凄婉又有无限遐思的语
声袅袅:「昆仑之殇,亦是大秦之殇。斯人已故,只悔昔日不知珍惜,不悔相识
一场,更不悔投身昆仑……」

  云端之中,陆菲嫣凝视吴征道:「若不是在长安城为这首诗谱过曲,今日怕
没那么轻易应付得了这曲萧瑟魔音。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旧事在心,酸楚中以泛起甜蜜,陆菲嫣微微一笑道:「往事终有了断,又何
须回头看?」

  「嗯……从今日起,大秦与我们,便是敌国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