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母?弑母!】(3-4)绿母 虐心

  • 【救母?弑母!】(3-4)绿母 虐心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救母?弑母!】(3-4)绿母 虐心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lijian19920110
2021/7/5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9304

                3—4

  我妈心情莫名的无比烦躁,虽然我爸已经走了,但是我爸背上那鲜红的抓痕
仿佛就在眼前一般历历在目,看着空无一人的别墅,我妈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抛弃
的玩具一样。

  其实我爸起床以后,本来还想跟我妈道个歉来着,只是我妈仿佛故意躲着自
己一样。我爸还以为我妈因为昨晚自己的话觉得害羞,忍不住苦笑一声,却没有
当回事,觉得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我爸看了看厨房里似乎没有自己的饭菜,心里又觉得我妈有点小心眼,忍不
住苦笑摇头,暗道只能在外面吃点了。我爸夹着包走了出去,放在自己的奥迪汽
车上,开着车扬长而去。想想那时候能开的上奥迪汽车的人家,即使在富饶的南
方也算是屈指可数的。

  我妈躲在一个房间里听见我爸开着车离去,完全没在意自己,忍不住心里暗
自伤神,觉得我爸就是跟个忘恩负义,抛妻弃子的负心汉一样。

  良久之后,我妈心里空虚寂寞的难受,这座豪华的别墅在我妈看来竟然像是
一座囚笼一样,囚禁着自己的人,也囚禁着自己的灵魂。我妈推开门走出房间,
跨上挎包毫不留恋的走了出去……

  我妈独自一人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瞳孔里也不带焦距,
脑袋里空空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到了那儿,我妈突然抬头,看见
自己不知不觉之间走进了一个小胡同里。这个小胡同狭小蔽塞。平时的我妈这么
精致的女人从来不会进入这种地方的。

  今天好不容易来到一个自己觉得陌生的环境,我妈虽然心里有点胆怯,但却
也没急着离开,饶有兴致的看着这条小胡同。小胡同里面有商贩的吆喝,有闲逛
的行人,有各种小吃的香气,当然,也免不了又垃圾臭烘烘的味道。

  本就稍微有点洁癖的我妈,闻到这股垃圾的味道忍不住微微皱眉,就想捏着
鼻子离开。

  但是转头的一瞬间,看到周围墙上贴满了小广告。本身这种小广告对于我妈
没有任何吸引力,但是其中一则小广告上的一行大字吸引了我妈的视线,私人侦
探—探寻您想知道的一切。

  我妈捏着鼻子皱着眉,仔细看了看广告上的内容和地址,心中忍不住有那么
点心动。孔兴业,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女人,能把你的魂勾走!

  此刻在我妈心中,即使没有任何真凭实据,却早已认定了我爸的出轨。有时
候女人就是这么不讲道理,明明没有任何证据,但是只要心里怀疑,就能凭借着
内心的感觉,就会认定自己的怀疑是真实的,然后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事。

  我妈凭借着小广告上的地址,左拐右拐的走进一座老旧的写字楼内。看着简
陋的办公室大门和门口东倒西歪的招牌,我妈微微皱眉,忍不住怀疑这个所谓的
私人侦探到底靠不靠谱。但是既然来了,我妈也没有离开的打算,敲了敲门走了
进去。

  「请进……」随着我妈的敲门声,办公室里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

  随着我妈走进去,办公室里说话的那个人抬头看着我妈,眼神中有一丝惊艳
的表情。

  说实话,我妈确实也值得他的惊艳,今天我妈出门虽然没做什么打扮,但本
身的气质本就不凡,加上我妈身上穿的高档名贵的衣服和名贵的挎包,以及我妈
带的墨镜和一双闪亮的高跟鞋,无一不能证明我妈的美艳和富裕。

  办公室里那人盯着我妈仔细打量了一下,暗道来大买卖了。赶紧起身把我妈
迎了进去,微笑着对我妈说道,「你好这位女士,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

  我妈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只见这人个子不高,带着一副眼镜,眼中带着一
副精明的光芒,看自己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猥琐的味道。我妈没有理会这个人的让
座,站在原地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略显高傲的说道,「你们这家什么私人侦探靠
不靠谱啊?怎么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那人也没在意我妈的态度,谦和的对着我妈笑了笑,扶了扶眼睛自信说道,
「虽然我们这个地方略微简陋了一点,但是我们公司的私人侦探绝对值得放心,
在咱们这个城市,我们有很多客户,他们都对我们的服务很满意。再说了,我们
这个行业性质不比其他行业,办公地点越隐秘了越好,一是为了我们工作人员的
安全考虑,另一个也是为了你们客户的隐私考虑,您说多不对?」

  我妈也觉得这个人虽然猥琐了点,但是说的话确实有道理,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相信你们一次,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我想让你调查一个人,看他在
外面有没有外遇。对了你们怎么收费的?」

  那个人自信的笑了笑,接下来和我妈详细的谈了谈,最后那人说道,「好的,
您留个联系方式,等我们调查清楚了第一时间联系您。」

  我妈点了点头,俯身在办公桌的本子上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转身走了
出去。那人看着我妈的妖娆背影,微微摇了摇头暗道,「哎,又将是一个支离破
碎的家庭啊!」作为私家侦探的他,见过了太多有钱的富婆来找自己调查自己的
男人,只不过到最后基本上没有几个能破镜重圆的。

  我妈把这件事交给私人侦探调查以后,觉得心里轻松了一些,走出大厦以后
发现时间尚早,又不想回到那个冷冰冰的别墅。摸了摸自己挎包里的银行卡,心
道,孔兴业,你不是在乎钱吗,你不是找女人吗!那就别怪我花钱!接下来我妈
转身走进一所高档商场开始了大肆消费。

  那时候还没有手机,联系基本都是靠电话。我妈焦急的等了几天,就在我妈
怀疑这个私人侦探到底靠不靠谱的时候,电话终于响了起来。「您好,范女士,
关于您老公的事,我们有消息了!」

  我妈听闻此话拿着话机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眼神慌乱的结巴说道,「怎,
怎么样?」

  「您最好亲自来一下。有些证据要亲自交给您。」那人低沉的嗓音在话机里
响起。

  我妈微微一震,心里突然觉得如坠冰窖。虽然那人在电话里没有明说,但是
听语气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其实我妈那天找侦探去调查我爸也纯粹一时兴起,想
要侦探来证明一下我爸没有外遇。却没想到真的查出了东西来。

  我妈失魂落魄的来到哪所老旧写字楼内,走进办公室。办公室里一如往常还
是那一个眼镜男坐在办公桌前。只不过这次眼镜男看见我妈进来没有起身,反而
带着一种可怜的眼神看着我妈。

  「怎,怎么样了?你要给我什么东西?」我妈眼神中有点害怕,说起话来也
变的毫无底气。

  眼镜男没有说话,指了指桌子上的信封,示意我妈亲自打开。

  我妈看了眼眼镜男指的信封,颤抖的拿起来撕开信封,从里面拿出一叠相片。

  可能距离有点远的原因,相片拍的有点模糊,但是我妈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相
片中的男人是我爸。

  相片拍了很多张,但几乎都是同一个场景,相片里我爸坐在办公椅上闭着眼,
身后一个身穿制服的女人两手扶着我爸的头,轻柔的帮我爸按揉着。

  照片从我妈手中滑落,我妈身子一晃差点没站稳,稍微扶了扶桌子,觉得有
点晕眩的感觉。

  「不,不可能!」我妈眼睛失神一般,扶着桌子嘴里喃喃自语道。

  「因为时间太仓促的原因,现在只是拍到了这点照片,您还要不要继续调查
下去?」眼镜男看着我妈失魂落魄的样子,觉得有点心疼,但出于职业习惯,还
是继续说道。

  「不会的,他不会的!我们明明经历了那么多,我们明明很相爱的啊!」我
妈仿佛没有听见眼镜男的话,继续喃喃自语道。只是眼睛却紧紧盯着滑落的照片,
那异常刺目的画面!如果两人没什么,怎么会这么亲密的靠在一起呢!

  眼镜男看着失魂落魄的我妈,摇了摇头站起来给我妈倒了一杯热水递给我妈
说道,「您先不要多心,现在这些照片也证明不了什么,说不定她也只是帮您老
公按摩一下头部而已。」

  「谢谢你!」我妈接过热水稍微抿了一口,一口热水入肚让我妈冰凉的心觉
得稍微温暖了一点,看着眼前的眼镜男,也不再觉得那么猥琐了。

  「能陪我喝一杯吗?」我妈低头看了眼桌子上的照片,又看了看眼前不在那
么猥琐的眼镜男,开口邀请道。

  「十分乐意!」眼镜男微笑着对我妈比了个邀请的手势。

  我妈看着眼镜男略显僵硬的手势,忍不住会心一笑,率先走了出去,眼镜男
随后跟上。

  某个幽暗的酒馆里放着轻柔的音乐,我妈和眼镜男相对而坐,桌子上放着一
瓶精致的红酒,酒瓶已经打开,酒杯里红酒带着血红的颜色。

  「你说你们男人为什么出轨!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我不够漂亮吗?是我不
够温柔吗?是我不够贤惠吗?」我妈现在已经喝的半醉半醒,脸颊微醺,眼神中
却带着一丝凄然的意味,我妈似乎在询问眼镜男,更似乎在询问自己的老公,或
者说是在问自己的内心。

  「哎,范小姐,你先不要这么肯定,现在还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你老公是不
是真的出轨!」眼镜男看着我妈这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心里也觉得怜悯,按照
以往自己的经验,其实眼镜男百分之八九十已经能确定我爸肯定是出轨了,只不
过还是轻声安慰着我妈。

  「真的吗!你的意思是说他没有出轨对不对!」我妈微醺着脸抬起头,用希
翼的眼神看着眼睛男,希望能从他的眼睛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只是结果往往不尽人意,我妈看着眼睛男眼神中对自己的怜悯,也知道自己
的幻想是枉然的,我妈端起酒杯惨然一笑,「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在骗我!男
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我妈端着酒杯,还有半杯的红酒一饮而尽,一缕红酒顺
着我妈的嘴角流出,流到我妈洁白修长的脖颈,流进我妈深深的乳沟……

  眼镜男看着我妈凄美的样子,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咕嘟一声咽了一口口水,
眼神中带着一股子情欲的光芒。

  「范小姐,你喝多了,咱们回去吧!」眼镜男对着我妈说道。

  「胡说,你才喝多了呢!哈哈哈。」我妈笑着,眼角有泪水流出,嘴里却发
出咯咯咯的笑声,看着眼睛男大声说道,「你告诉我,他为什么要背叛我!我到
底哪里做错了啊!」说着说着,我妈竟不顾形象的哇哇大哭起来。

  随着我妈的哭声,小酒馆里其他顾客用异样的眼光朝着我妈这一桌看来,眼
镜男尴尬的冲着那些人笑了笑,冲着他们拱了拱手示意不好意思,然后起身来到
我妈身边轻柔的拍着我妈的肩膀说道,「好了好了,范小姐别哭了,人家都看笑
话了,我们快点走吧!」

  「不,我不走!你别管我!你们都别管我!」我妈一边哭泣一边推搡着眼镜
男,嘴里大声嘟囔着一些醉话。

  人在两种情况下会酩酊大醉,一个是开心的时候,另一个则是伤心的时候,
此时我妈应该是极度伤心的,要不然一项温柔贤惠要面子的她,怎么会如此失态
呢?

  眼镜男再次冲着那些人歉意一笑,不顾我妈的推搡把我妈拉起来,然后使了
使劲半搂半抱的拉着我妈走出酒馆。眼镜男搂抱着我妈询问道,「范小姐,你家
在哪儿?要不我送你回家?」

  「不要,不要回家,我不要回家,我没有家!」我妈眯缝着醉眼,任由眼镜
男搂抱着自己的身子,整个身子的重量压在眼镜男身上,揽着眼镜男的脖子大声
的喊叫道。

  此时正是夜幕降临的时候,路上还有不少人,都朝着我妈和眼镜男投来异样
的目光。

  眼镜男尴尬的揽着我妈,我妈软腻的肉体让眼镜男有点销魂,看我妈酩酊大
醉的样子,虽然大庭广众之下不敢对我妈怎样,但动动手脚还是可以的。

  眼镜男一边拉着我妈走着,一边不时的抚摸过我妈挺翘的屁股,肥硕的胸乳。
对此我妈毫无知觉,甚至还咯咯咯的笑着。

  眼镜男见我妈说不出家的地址,眼镜男也没办法送我妈回家,看着路边亮起
的旅馆霓虹灯,眼镜男眼神一动,怀着激动的心对我妈说道,「范小姐,我带你
去休息好不好?」

  「好……」我妈靠在眼镜男身上,醉醺醺的答应道,这时候我妈已经不知道
自己在说些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

  眼镜男眼神中带着一丝兴奋,带着一丝欲望,带着一丝猥琐,搂着我妈走进
旅馆。

  旅馆里前台服务员略带疑惑的看着两人,眼神中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很明
显做酒店的都见过这样的场景,只不过让他们疑惑的是,像我妈这么美艳的女人,
怎么会靠在这种男人身上而已。

  疑惑归疑惑,工作还是要做。那时候的酒店还不需要登记身份证之类的,在
眼镜男简单的交了押金以后,其中一个前台笑着带着眼镜男和我妈走上二楼,找
到房间以后打开门把我妈和眼镜男让了进去,顺便把钥匙递给眼镜男。

  前台协助眼镜男把我妈扶到床上,然后就在眼镜男焦急关门的时候,前台伸
手把一个东西递到眼镜男手里,给了眼镜男一个你明白的眼神,轻声说道,「我
觉得你需要这个!」

  眼镜男疑惑的接过前台手里的东西,一看原来是一个避孕套,对着前台会心
一笑,说了声谢谢。

  前台笑着说道,「不用谢,十块钱。」

  眼镜男一阵肉疼,那时候的物价便宜,十块钱怎么也顶现在的一百多元,平
时避孕套的市面价一盒也用不了几块元。但现在这种关头,眼镜男不可能撇下我
妈再出去买避孕套,忍不住狠狠瞪了前台一眼,从兜里掏出十元钱递给前台。

  前台开心的接过钱,笑着说了声祝您玩的愉快,然后走了下去。

  这一点小插曲根本阻挡不了眼镜男的欲火,眼镜男握了握手里的避孕套,看
着躺在床上美艳动人的我妈,觉得下身已经开始微微抬头,眼镜男猥琐的揉了揉
自己的下身,然后朝着我妈走去。

  我妈还在迷迷糊糊当中,根本不知道自己再哪儿,也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
么。眼镜男走到我妈身边,看着我妈俏丽的容颜和完美的身材,觉得心中一阵激
动火热的感觉涌上来。

  眼镜男俯身在我妈身边,伸出手轻抚我妈的面庞,然后抚摸着我妈洁白粉嫩
的脖颈,顺势向下到我妈的胸乳之间。

  「范小姐,你喝多了,我帮你把衣服脱下来!」眼镜男不确定我妈意识是否
还清醒,嘴里颤抖的试探说道,看我妈没有任何反应,终于下定决心,一点一点
开始解开我妈的纽扣。

  随着纽扣的解开,我妈洁白的肌肤暴露出来,胸前挺翘的乳房在粉色胸罩的
包裹下显得更加坚挺肥硕,深深的乳沟让人有种忍不住深陷其中的感觉。

  随着上衣的纽扣解开,眼镜男眼神火热紧紧盯着我妈的动人娇躯,忍不住在
我妈暴露出来的肉体上轻轻抚摸着。喝醉酒的我妈肉身变的更加敏感,随着眼镜
男的抚摸,微张的红唇中发生一丝丝如若若无的呻吟。

  「嗯,嗯……」我妈一边轻轻呻吟,两手无意识的来回动着。

  眼镜男推了推我妈的身子,让我妈微微侧身,然后颤抖着伸手到我妈身后,
两手配合着解开我妈的胸罩。胸罩纽扣解开轻轻耷拉在我妈胸前,半遮半掩之间,
几乎能看到我妈紫红色却还略显粉嫩的乳头。

  眼镜男眼中的欲火几乎到达顶峰,感觉自己的下身硬挺挺的耸立着,眼镜男
伸手颤抖的拉开我妈的胸罩,两个肥硕饱满的洁白乳房彻底暴露出来。

  眼镜男看着眼前的一幕,看着我妈颤颤巍巍的乳房,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欲望,
一下子趴到我身胸前,两手抓住我妈的两个洁白乳房,张开自己的嘴一口把我妈
的一个乳头含进嘴里用力吮吸起来!

  「啊!嗯!」随着我妈的乳房被眼镜男含住,身体的愉悦感我妈红唇中忍不
住发出一声动人的娇喘,迷醉的我妈无意识的微微挺起的胸膛,一丝快感让我妈
想要眼镜男更加用力的吮吸自己的乳房,两手更是抬起来抱住了眼镜男的头,手
掌在眼镜男的头上无意识的抚摸着。

  眼镜男看我妈这么配合,更是觉得心痒难耐,心中却对我妈的表现有一丝鄙
夷,暗道看你为了你男人出轨表现的这么痛苦,表现的自己像一个贞洁烈妇一样,
现在在床上不也是骚的不行啊。

  想到此处眼镜男一边亲吻我妈的奶头,一边伸手向下拉扯我妈的裙子,把手
伸到我妈的两腿之间,隔着内裤揉弄我妈的下身,不一会儿就觉得手上变的湿热
起来。

  「小骚货,等不及了吧,哥哥这就来了!」眼镜男看着床上几乎完全赤裸,
像蛇一样扭动娇躯的我妈,嘴角带着得意的神色,自言自语道。一边说着,眼镜
男一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谁知就在眼镜男刚把体恤脱下来,床上的我妈嘴里发出一阵干呕,有种要吐
的迹象。

  这种时刻,眼镜男虽然欲火攻心,却也知道不能让我妈吐在床上,使劲咬了
咬牙控制自己的欲望,赶紧拉扯起我妈往卫生间跑去。

  卫生间里,眼镜男抱着我妈让我妈趴在马桶上,一手轻轻拍打着我妈的后背,
另一只手却在我妈的胸部揉捏着占着便宜。

  刚刚排在我马上,我妈就一阵干呕,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随着呕吐出来以后,我妈意识慢慢有点清醒,迷离的双眼也慢慢睁开。

  「啊!」随着慢慢有了意识,我妈感觉到了眼镜男在自己胸前作怪的手,感
受到自己受到侵犯,我妈忍不住尖声大叫起来。

  「你,你干什么!滚!滚开!」卫生间里我妈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大声辱骂
着眼镜男。

  眼镜男此刻尴尬又胆怯的放开在我妈胸前的手,看着我妈拼命挣扎的样子,
忍不住开口尴尬解释道,「你,你喝多了,我想送你回家来着,但是你又不肯说
你家的地址,我,我只能把你带到旅馆里来了。」

  「滚出去!」随着眼镜男放开我妈,还在醉酒的我妈身子一软半趴半靠在马
桶上,紧紧抱着自己赤裸的胸部,大声冲着眼镜男喊道。

  眼镜男尴尬的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关心的说道,「要不要我扶你起来啊!」

  「滚啊!」此刻赤身裸体的我妈心中羞辱悲愤的不行,又怎么容许他再触碰
自己的身子,再次大声喊道。

  眼镜男无奈的走了出去。

  随着眼镜男离开卫生间,我妈抱着身子呜呜的大哭了起来。

  此时此刻,我妈心中无比的难受,今天先是确信了我爸的出轨,再加上被眼
镜男猥琐,这接踵而至的打击让我妈几乎崩溃。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妈才带着哭腔颤抖着从卫生间冰凉的地面上爬起来。我
妈擦了擦眼泪往卫生间里看了看,幸好卫生间里有浴巾,要不然一会儿让自己再
问眼镜男要衣服,我妈觉得那种羞辱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我妈围上浴巾在洗手池使劲搓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自己红肿的眼睛和憔
悴的面容,心中苦涩无比。自从自己结婚以来,一直本本分分守身如玉,没想到
今天竟然被眼镜男这种人亵渎了身子!想到被眼镜男这个猥琐的男人触碰了自己
的身体,更是愤怒不已,恨不得剁了眼镜男的手,挖掉眼镜男的眼睛。

  想到这儿我妈愤怒的拉开卫生间的门,看到眼镜男衣冠整齐的坐在床上,我
妈脸上一红,拉着浴巾朝着眼镜男走去。

  「你没事了吧!」眼镜男看到我妈出来,忍不住对着我妈尴尬的笑了笑,站
了起来就想要离开。

  「啪!」我妈走到眼镜男面前,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抽在眼镜男的脸上。

  「混蛋,你趁我喝醉了对我做了什么!」我妈冲着眼镜男大声吆喝着,要不
是需要一只手拉着浴巾,说不定我妈会跟眼镜男扭打在一起。

  此刻被我妈扇了一巴掌的眼镜男觉得很委屈,明明是你要我陪你喝酒的,明
明我脱你衣服的时候你也没拒绝,明明自己还没做什么,现在反而挨了一巴掌!

  看着我妈再次挥手,眼镜男赶紧拉住我妈的手大喝一声,「范小姐,我什么
都没对你做!」

  「你放屁,刚才我赤裸裸的难道是我自己脱的吗!」我妈手被眼镜男抓着,
羞愤交加的红着脸使劲挣扎着。

  「你听我说好不好!」眼镜男抓着我妈的手大声说着,「你不是喝醉了吗,
我送你回家你又说不出家的地址,我只能把你带来旅馆了啊!再加上看你喝的这
么醉,我又不放心你自己在这儿,本来想照顾你一下,谁知道你进来以后就说热,
开始拉扯自己的衣服,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妈眼神挣扎了一下,喝醉以后自己的状态我妈根本不记得,不过当时确实
觉得燥热难耐。难道,难道真的是自己脱的衣服?我妈不敢相信,但是手上的力
道慢慢松了下来。

  「那,那在卫生间里呢!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卫生间里你难道没有
对我动手动脚吗!」想起刚才在卫生间里自己刚清醒过来时感觉眼镜男在自己胸
前揉捏的大手,我妈就觉得无比的羞辱,冲着眼镜男大声喊道。

  眼镜男想了想,镜框下的小眼睛微微一转,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继续大
声说道:「还不是你喝的太多了,看你脱了衣服我害怕你着凉刚想给你盖上被子,
谁知道你就想要吐,我这不是赶紧拉着你进卫生间,省得你吐到床上去啊!」说
到这里,眼镜男仿佛责怪我妈一样小声说道,「再说了,我是个男人啊!你这么
个大美人赤裸裸的在我面前,我要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觉得正常吗!」

  我妈脸上一红,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如果真如眼镜男说的是自己脱的衣服,
我妈心中更觉得羞耻,自己这么多年来的清白的身子,竟然就这么被这个猥琐的
男人看了个精光,关键竟然还让他触碰到了自己的身子!想到这儿我妈内心的羞
辱加上无处发泄的委屈,忍不住眼泪流了出来。

  我妈使劲挣扎了一下,把自己的手从眼镜男手中挣脱了出来,然后再次抱着
身子蹲在地上呜呜的低声抽泣了起来。

  眼镜男心中偷着乐了一下,终于让自己蒙混过关了。看着蹲在地上哭泣的我
妈,眼镜男上前心怀鬼胎的安抚着我妈说道,「其实你也不用觉得难受,先别说
咱俩根本没发生什么,即使真的发生关系了又如何?你老公都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了,你干嘛还要为他守身如玉呢?你觉得值得吗!」

  「滚!别他妈的碰我!」我妈抬起头睁开通红的泪眼狠狠盯着眼镜男,咬牙
切齿的说道,「你说什么鬼话!你把我当什么了!你以为我是那种不知廉耻的女
人吗!告诉你,他是他,我是我!你休想在我身上占到任何便宜!」

  眼镜男没想到清醒后的我妈如此的贞烈,看着我妈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也
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忍不住轻轻挠了挠头,苦笑说道,「我佩服你的贞
烈,但是我想知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不要你管!」我妈想到自己丈夫的出轨,想到照片上自己丈夫和那个女人
亲密接触的样子,心中更是痛苦无助,抱着膀子轻声抽泣着。

  「哎,看你美丽的女人这么痛苦我也很难受,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眼镜
男拿起纸巾递给我妈,嘴上说道。

  「少在这儿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会有这么好心?」我妈虽然嘴上讽刺着眼
镜男,还是接过了他手中的纸巾,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说道。

  「你这就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咱俩之间刚才的事完全都是误会,其实我真的
是个好人。」眼镜男看着我妈,苦笑着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的无辜。

  「你是好人?你要是好人,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坏人了!」看眼镜男做作的
表演,我妈轻哼一声,抽泣着说道,紧张的气氛也慢慢缓和了下来。

  「范小姐,说真的,看你现在痛苦的样子,我真的挺替你不值的,你老公值
得你为了他这么痛苦吗?」看我妈不似刚在那么生气了,眼镜男温和的说道。

  「你懂什么?这又不是发生在你身上,你当然不会觉得痛苦!」我妈对着眼
镜男冷嘲热讽道。

  「你怎么知道没发生在我身上呢?」眼镜男苦笑一声,然后在我妈疑惑的眼
神中说道,「其实我离婚了,只不过不是我出轨,而是我的妻子跟别的男人跑了
!」

  「真的吗?」我妈不敢置信的看着眼镜男,没想到眼前这个眼镜男竟然跟自
己有着几乎相同的经历,忍不住对眼镜男就有点感同身受。

  眼镜男苦笑着说道,「当然是真的!不止这样,后来我才发现,我们的孩子
都不是我亲生的!而是她和那个男人的!」

  「怎么会!」此刻我妈张大了嘴巴看着眼镜男,不知道他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那你怎么做的?」

  「呵呵,还能怎么做?他既然不爱我,心不在我身上,我只能成全他们了!」
眼镜男虽然笑的苦涩,却坦然的说道。

  「你不恨她吗!」我妈怎么也不会相信一个男人会如此大度,面对妻子的出
轨背叛会如此坦然。

  「怎么不恨她呢!当初发现她出轨,当我知道我们的孩子都我亲生的时候,
我恨不得杀了她和那个奸夫,只不过……」

  「只不过怎么样?」我妈紧接着问道。

  「只不过后来我遇到了以为大师,通过他的开解我想开了而已。」眼镜男说
道大师的时候眼神中带着一股子狂热,独属于对崇拜者的狂热。

  「大师?什么大师?能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吗?」我妈疑惑问道,她想象不出
来,是什么样的人能让眼镜男面对妻子的背叛还能解开心结。

  「这位大师轻易不见外人,我也是偶然的机会遇见他,通过他解开了心结。
不过这位大师心地善良,如果他知道你遇到这样的事我想他肯定也忍心你受尽痛
苦。」眼镜男想到哪位大师,眼神中的狂热根本这挡不住,「我帮你联系一下大
师,至于你们有没有缘分见面,就看大师愿不愿意了。」

  「那好,你好我联系一下。」面对丈夫的出轨,无助的我妈把眼镜男口中的
大师当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真心希望眼镜男所说的这位大师能帮帮自己。

  「好吧,我尽量帮你说说话,现在要不我送你回去吧。」眼镜男对着我妈说
道。

  「嗯,谢谢你!」我妈红着脸道谢,此刻我妈觉得眼镜男或许并没有自己想
象的那么猥琐,那么坏。

***********************************

  本文已完结,喜欢的可私信我。

***********************************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救母?弑母!】(3-4)绿母 虐心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