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谷清绝】( 2——失意忘情)

  • 【仙谷清绝】( 2——失意忘情)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remeal
2020年/11月/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3743

              第二章 失意忘情

  阳光从山谷上方洒下,碧绿的潭水泛出万点霞光,耀眼夺目,但是与水潭边
的玉人相比,却又黯然失色。她身材修长,姿容艳丽,一头乌黑靓丽的青丝垂至
腰臀,一袭白裙随风飘扬,如同那水中摇曳的凌波仙子,令人心生向往。

  小龙女已谷中盘桓了数日,每日都到此望着潭水脉脉无语,只是暗自垂泪,
不知心中挂念之人是如何无情,舍得让这仙子般的女子伤心落泪。小龙女伫立在
水边,心中念着杨过,那日黄蓉和大小武的话一直萦绕在她心头,为了杨过她决
意离开,但是仍禁不住对杨过的思念,前几日练功之时终于走火入魔,重伤昏迷,
再醒来已是身在此谷中。听谷中人所说,当日是谷主外出行猎将她救回,又耗尽
全身真气为她疗伤,以至于元气大亏,只得闭关恢复。小龙女虽生性恬淡,却并
非不知感恩之人,这几日得谷中灵药所助,伤势已好得七七八八,只待谷主出关,
当面向其道谢之后便告辞离去,只是天下虽大,里了古墓又该去往何处?小龙女
心中忧烦,不禁再度落下泪来 .「姑娘,水边风寒露重,小心染了风寒。」

  耳边响起一个浑厚清越的男声,随即身上一暖,一双大手轻轻将一件披风盖
在她的肩头。小龙女回身看去,只见身后一人高大挺拔,身着宝蓝缎子长袍,年
约四旬,唇上与颏下留有微髯,虽面目英俊,但是面色枯槁,略有些病容,一见
小龙女转过身来,那枯槁的面容似乎增加了几分光彩,透露出惊艳的神色。

  小龙女见他穿着与谷中其他人大相径庭,便问道:「可是谷主当面?」

  那男人微笑道:「正是,在下绝情谷谷主公孙止,未敢问姑娘芳名?」

  「我……」小龙女略一犹豫,心想若将真名告诉于他,万一过儿得了消息又
要来寻我,说个假名与他知道便是,过儿姓杨那我便姓柳吧。小龙女便回答道:
「我姓柳。」

  「原来是柳姑娘,柳姑娘病体初愈,还当小心莫要再染病。」小龙女见他面
色蜡黄,想是病体未愈,却还心系自己的伤势,心中感激油然而生,告辞之话一
时间说不出口了。

  「多谢谷主当日相救,连累谷主劳累伤身,大恩难以为报。」

  「姑娘严重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姑娘在我这绝情谷住的可还称心?」

  小龙女说道:「这里风光秀丽,与世无争,人人安居无忧,当真是一处世外
桃源,只是名为绝情,倒是有些令人畏惧。」

  公孙止笑道:「我公孙世家世居此地,精通药理,先祖悬壶济世,为的就是
治病救人,能救得姑娘一命,些许劳累又算的什么,不过我看姑娘整日在此徘徊,
是否有什么心事难解,姑娘走火入魔乃是心魔作祟,若是长此以往,非但不利于
伤势恢复,恐怕终有一日要重蹈覆辙,到时候便药石难救。」

  小龙女神色黯然,垂目道:「我心中挂念着一人,只是不能相见。」

  「此人是男是女?」

  「男的。」

  公孙止心中一紧:「想不到她已有心上人,只是听起来好像两人之间似乎有
些隔阂,待我从中挑拨一下,让她彻底忘记那个小子。」公孙止道:「这却是为
何?难道他已经……」

  小龙女道:「我们有缘无份,他家中长辈不许我们在一起,别人对他多有辱
骂,我怕别人瞧他不起,便离开了。」

  公孙止心想:「原来如此,既然家中长辈反对,那倒是绝无在一起的可能了。」
他心中大定,故作叹息道:「自古情之一字,最为伤人,若情托非人,更是痛不
欲生,你们为他人所不容,若强自在一起,只怕会害了他,初时或许还不能体会,
时间一久,诸多矛盾便显现出来,到时候只怕会劳燕分飞,伤心更甚,柳姑娘此
举不失为对双方都好的选择。」

  「好?好在哪里?」小龙女不解道。

  公孙止笑而不语,走到一旁,从一丛花树上摘下一朵花儿来,说道:「柳姑
娘可知此地为何名为绝情谷?」

  小龙女道:「不知。」

  公孙止说道:「盖因此花,此花名为情花,只生长于此处山谷中,花茎上遍
生尖刺,刺中有毒,若被刺中,十二个时辰内若是动情就会痛不欲生,我家先祖
发现此花后便移居此地,不惜以身试毒,终于调制出解药,只可惜他中毒已深,
临终之时将此花命名情花,将此谷命名绝情谷,只为告诫后人情难自禁,为人应
乘物游心,顺应自然,方可逍遥自在,若执情不破,只会令身边之人悲苦难当。」

  小龙女心想:「他所言倒是不错,我与过儿虽两情相悦,但他年少气盛,不
愿长居古墓,可世人又不许我们在一起,都欺他辱他,时间久了,他一定会怨我
害他被人瞧不起,我又年长于他,到时候只怕真的会弃我而去,我现在离开不啻
为最好的选择了。」小龙女想到伤心处,忍不住又落下泪来。

  公孙止见她流泪,知道自己一番话正勾起她的伤心事,恐怕与自己所料不差,
她二人之间果然有许多阻隔,此时正宜趁热打铁,一举攻破此女心防。公孙止又
道:「柳姑娘的心情,在下也感同身受,十几年前,我也有一心爱之人,她叫柔
儿,我们倾心相对,却被我的正妻所妒,毒杀了柔儿,而她也因被我怨恨冷落郁
郁而终,这一切都因我与柔儿爱错了彼此,终于酿成这出惨剧,我这一生都在自
责为何当初贪恋柔情,不肯放手,姑娘今日能斩断情丝,避免了日后的痛苦悲欲,
实乃明智之举。」

  小龙女听他将前尘往事娓娓道来,与自己的境遇何其相似,心中便感到轻松
了少许,公孙止见她神色不再如方才那般凄冷,便大胆说道:「须知易得无价宝
难得有情郎,姑娘当珍惜眼前之人,切莫误人误己啊。」说着便将手中鲜花轻轻
插在小龙女鬓角。

  「谷主?!」小龙女惊羞不已,秀美的脸上顿时覆上了一层红纱,公孙止见
她粉面桃腮,人比花娇,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情意,激动地握住小龙女的一双玉
手,忘情道:「实不相瞒,在下对柳姑娘一见倾心,念念不忘,不知姑娘可愿嫁
与在下为妻?」

  「谷主……不……不要……」公孙止大胆表白令小龙女措手不及,一时间只
知道挣扎,却说不出再多。公孙止见她口中直呼不要,激动的神情顿时黯然变色,
颓丧地低下头,松开小龙女的双手,苦笑道:「是我痴心妄想了,在下并非登徒
浪子,只是对姑娘情深意切,唐突了姑娘,还望你莫要怪罪。」

  小龙女见他神色凄苦,心中不忍,想到:「谷主对我果真用情真挚,他长相
虽不如过儿,却也生得英俊不凡,难得他对我情深意重,又有救命之恩,若能与
他结为连理,在此远离俗世的方外之地度过余生,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想
到此小龙女便说道:「好吧,我答应嫁给你。」

  公孙止本是暗自神伤中,忽听得美人开口答应自己的求婚,顿时大喜过望,
激动之下就要去吻她。小龙女突然想起一事,忙道:「我有一事未曾告诉你,我
已非处子之身,这样……你还愿意娶我吗?」公孙止闻言暗恼:「想不到那小畜
生已经先我一步拔了头筹,真是可恼可恨。」小龙女见公孙止不语,以为他嫌弃
自己,神情顿时冷了下来,眼眶中渐渐蓄满了泪水。公孙止回过神来:「想这许
多作甚,能得到此女已是天大的艳福,又何必计较为她破处的人是不是我。」公
孙止暗自后悔刚才的失态,轻轻搂住小龙女的身子,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说道:
「柳妹也当我是那凡夫俗子吗?不管过去如何,我都不在乎,只要以后你我性福
快活就好,从此再也没有烦恼忧愁。」小龙女见他目光深情,言辞真切,一颗芳
心已彻底沦陷,娇羞地依偎在公孙止怀中。公孙止搂着小龙女性感妖娆的身体,
两腿间的性器已蠢蠢欲动,一低头便吻住了小龙女香甜的小嘴。

  「唔……」

  嬗口遭袭,小龙女一双妙目顿时大张,以前杨过情动时只是吻过她的脸,这
还是第一次与人接吻,心中的紧张与渴望令她紧紧抱住公孙止,身子禁不住微微
颤抖。

  感受到怀中玉人的生涩与不知所措,公孙止暗想:「柳妹虽非处子之身,但
对于接吻却毫无技巧,想必那小畜生只是个不解风情的粗汉子,等柳妹尝过了我
的性爱手段,定将那小畜生抛之脑后。」公孙止在小龙女湿热的口腔中舔来舔去,
又嘬住那嫩滑的小舌吸吮个不停,再轻轻啮咬小龙女丰润的红唇,直吻得小龙女
气喘吁吁、浑身发软。

  「这……这是什么,我怎么会……」只觉得小腹涌出一股热流,整个下身都
酥酥麻麻的,小龙女又慌又羞,却又想要更多的感觉。

  「这叫舌吻,柳妹你不知道吗?」

  「我……没有人吻过我的嘴,他……只吻过我的脸。」

  公孙止大喜:「想不到自己竟得了这美人的初吻,那么说柳妹身上其他地方
都还是纯洁的,那诸多妙处的第一次都会是我的了!」想到这一切,公孙止不禁
心跳加速,一弯腰呕出一口心血。小龙女慌忙道:「谷主,是不是动了伤势?」
公孙止擦干净嘴角的鲜血,微笑道:「不妨,只是太过欢喜,心血上涌,柳妹怎
么还叫我谷主,忒地生分了,我叫你柳妹,你便叫我公孙哥哥罢。」

  「谷……公孙哥哥……」小龙女羞馁万分道:「你伤势未愈,还是多休息吧。」

  公孙止哪肯就走,恐口中血腥味惹小龙女不喜,便不再去吻她,只是将她紧
紧搂在怀中,一双手在小龙女背臀处来回抚摸,小龙女只觉得他的手所到之处无
不酥麻难耐,扭着身子想要躲闪,却不成想这一来那一对硕大的肉奶在公孙止胸
口滑来荡去,柔滑娇弹的触觉令公孙止胯下肉屌怒勃如杵,硬梆梆地顶在小龙女
腿间。

  「啊……哦……」公孙止喘息着说道:「柳妹可知这本该生长于南方的青竹
和水仙花,是如何在这北方生长的吗?」

  「我不知道。」小龙女红着脸低声说道。

  「因为这山谷下有一眼温泉,地热升腾,令这谷中四季温暖如春,才能让这
些南方花木终年绽放。而这温泉水更有疗伤之功效,以此温泉水煎服药草,效果
更胜一般的泉水,些许风寒只需在温泉中浸泡一晚便可痊愈,柳妹今晚便陪我去
这温泉疗伤如何?」

  「不……哦……好……好……」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