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母攻略】第一章(纯系后宫)

  • 【养母攻略】第一章(纯系后宫)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摘要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养母攻略】第一章(纯系后宫)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养母攻略】

作者:推母是唯一的愿望
是否首发:非首发。
字数:5846字

***********************************

  类型:纯爱。后宫。

  男主:何泷。19岁,刚刚是大一新生。打小与父亲生活,15岁时父亲车
祸去世。把他拜托给了自己的师弟的遗孀、何泷的「岳母」宋采荇。禁忌之恋从
此开始。

  女主:宋采荇,38岁。通和律师事务所的「老板」、负责人。28岁时,
比自己大5岁的丈夫卫庆元在公干时去世,留下了女儿卫霜霜。34岁时,受何
泷之父何孟坤在弥留之际的拜托,将何泷领回家中。36岁时开始对何泷有别样
的感情。

  回忆人物:何孟坤,何泷之父,同卫庆元是师兄弟的关系。二人先后进入检
察部门工作,但无一例外遭受了毒手。

  女二:宋采芑,33岁,宋采荇的堂妹。目前是给堂姐打下手的秘书。

  女三:齐归荑,37岁,女检视。与宋采荇本是同学关系。本来与宋采荇在
同一律所,并有恋人田衡检视,但在外出公干时,田衡因车祸而死。之后齐归荑
便失去了结婚的意愿。35岁那年,在一件案件的辩护中,偶然发现田衡之死有
蹊跷,遂辞职并转入检察院工作。

  女四:卫霜霜,17岁。还是高中生。7岁时,养父卫庆元去世,与养母相
依为命。13岁时,卫霜霜第一次见到何泷。15岁时情窦初开,喜欢上了何泷。

***********************************

             第一章:羊角青萍

  何泷第一次见到宋采荇的时候,是十五岁。那时候宋采荇新寡,眉眼间还挂
着伤心的泪痕。在何泷眼里,这位一身黑色OL服的女性,自己只想称呼她为姐
姐。但是她是带着自己父亲的遗愿来的,自己应该叫她做——「妈」。

  说实话,宋采荇根本不认识何孟坤。她嫁给卫庆元的时候,自己正是刚进律
所工作不久。那时候卫庆元还只是检察院的一个小办事员,但是已经有了一个
「女儿」。谈恋爱之前,还是小女人的她也好奇地追问卫庆元,他的「女儿」是
怎么来的。卫庆元只是告诉她,这是自己弟弟的女儿。弟弟在数年前的一次事件
中丧命,留下了这么一个独苗。自己作为大哥,必须承担起抚养卫家后人的责任。

  宋采荇承认,当年就是卫庆元这个负责的态度吸引了自己,最后,自己把自
己嫁给了他。在两人的婚礼上,宋采荇才见到一个高大沉稳的壮汉,而卫庆元会
叫他「孟坤师兄」。

  这便是宋采荇第一次见到何孟坤,当然也是倒数第二次。因为最后一次见到
何孟坤的时候,他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半个身体可见得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创
伤,那苟延残喘的状态甚至令宋采荇狐疑,这真的是之前自己看到过的高大沉稳
的壮汉吗?

  床边的护士走到病床前,对何孟坤说:「何警官,何警官,你要找的宋律师
来了。」

  何孟坤听到护士的话,挣扎着醒了过来。

  他躺在床上,用醒后仅有的一点力气说到:「弟妹,泷儿就拜托你啦。」

  说完,就沉沉睡去,再也没有睁开眼睛来。

  这是一个无法推脱的「工作」与「任务」。何孟坤根本没有时间告诉她为什
么把何泷托付给她,何孟坤就过世。甚至这个托付还是何泷不在场的时候进行的。
虽说她可以接下来这个「任务」,可好歹也要问一问何泷的意见吧?所以,当宋
采荇决心接下来这个「任务」的时候,宋采荇的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的。她怕何泷
会一口回绝——这会让她感觉无颜面对死者。

  何泷记得宋采荇来找他的那天,正好是高中第一个暑假。那时候他站在学校
樱桃树的树荫下等着父亲前来,但只远远地望见一个穿着淡青色短袖衬衫、黑色
半身裙的大美女来找他。

  「你是何泷吗?」

  「对,我是。姐姐您是?」

  「是这样,你父亲接到了一个非常紧急的任务,出差了。他托我来接你,并
让你到我家生活一段时间。」

  「哦,这样。那好,请问姐姐你怎么称呼呢?」

  「好孩子。别叫姐姐,叫妈。你父亲跟我老公定过娃娃亲,你是我女婿。」
眼前这位大美人淡淡一笑的说到。

  「至于名字嘛,我姓宋,宝木宋。名字叫『采荇』。」

  「采荇。」何泷想到,这是从《诗经·周南·关雎》里出来的。忽地,他坏
坏地一笑,张口便背:「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宋采荇正有些惊讶,便听得何泷又说到:「姐姐的父母们,一定是很爱姐姐
呢。」

  「去去去,臭小子。」

  就这样,宋采荇自以为瞒住了何泷,把他成功带回了自己的家里——这个家
中,还有另外一个称她为「妈」的孩子,她的侄女卫霜霜。

  何泷想,宋采荇永远不会知道,在她来找自己的那会,自己就已经明白父亲
不在了的事。不仅父亲不在了,连父亲认为比亲兄弟还亲的卫庆元叔叔,也不在
了。在许多个有星星的夜晚,何孟坤会对何泷说起自己的过去,说起何泷的母亲,
说到自己可能不在,所以未来有一天会何泷的卫叔叔来接他。何孟坤的反复念叨,
让何泷从恐惧父亲的离去里坦然出来,因为生死是一件避不开的事情。除非……

  现在,父亲没来接,卫叔叔也没来,那说明无论是父亲还是卫叔叔,都已经
不在人世。眼前这个略显柔弱的大姐姐,应该就是卫叔叔的妻子吧。

  「何泷……你父亲接到一个紧急任务……」

  「傻姐姐,我爸爸死了你就说死了吧,你的演技有点拙劣诶,好看的手还是
有些颤抖呢。」知道父亲亡故,何泷心里是忧伤的,可是这丝丝忧伤,在自己眼
前这个好看的女人的拙劣的「表演」中,冲淡了。

  「父亲你跟我说过,作为一个警官的儿子,必须要学会在生离死别之前够坚
韧,坚韧到流不下泪。父亲,现在是您走了,我知道。爷爷奶奶的坟,我会去替
您上的。您放心吧。您安排的,让我去卫叔叔家生活。我会去的。因为卫叔叔家
的宋姐姐,是一个柔弱但很坚强的人。卫叔叔不在了,您也不在了。我要代替你
们保护她!」

  自从何泷来到自己家,宋采荇就略有些「难办」。自己家是三居室一客厅一
卫生间一厨房的搭配。虽说何孟坤留给何泷一笔虽不够他享受但够他安稳过完这
一辈子的钱,但是自己也不能随随便便用啊。自己和女儿一人一个房间,第三个
居室安排给了何泷。但是如果卫生间不规定好使用时间,免不了要尴尬。

  「何泷,你一般什么时候洗澡啊?」

  「啊,这个不太定。有些时候我会早上洗澡,不过要时间特别早才会。」

  「那这样吧,我定一下卫生间的使用时间,晚上7:30—9:00,是霜
霜的使用时间,你就9:00之后,到10:00,之后是我的使用时间。早上,
只要早于6:00,你都可以用。」

  「行。」

  「你现在还在高中,一般的学习日,三餐都是学校提供。就是周末。嗯,我
在家会给你和霜霜做饭。不过,有些时候事务所可能会很忙,周末我得加班。所
以到时候你们是出去吃还是?」

  「我自己会做饭。如果霜霜可以的话,我给她做就行。您不用操心,妈。」

  「嗯嗯……嗯?!」宋采荇吃了一惊。

  「你刚刚叫我什么?」

  「妈。」何泷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到。

  「你还真就……行吧行吧,随你怎么叫。」宋采荇颇有些无奈的说到。

  「其实我也想叫妈你『姐姐』来着的。」何泷佯装退了一步到。

  「别别,叫我妈吧。我也缺个好儿子呢……」宋采荇开始还是快乐的语气,
但说到缺个好儿子的时候,忽然眼神一暗。是的,她想起自己过世两年的丈夫来
了。

  看着气氛突然尴尬,何泷立马接嘴到:「那行,以后我就叫你采荇妈妈。」

  宋采荇闻言释然,挤出微笑:「诶,好孩子。」

  窗外的杨树,正被风吹起了「簌簌」的响声。

  律所的工作常常是没有规律的,正如学校的补习,是会忽来忽去的。宋采荇
在把何泷接回家的那一个星期里,逐渐适应起有他参与的生活。虽说自己在周末
的时候常常缺席,但是何泷是那种真令她安心的「小大人」。只要何泷在,她就
感觉自己的后方的储备永远都是够的,如同战场一样的职场,无非是等着自己去
胜利的约定之地罢了。

  两年的时间里,宋采荇从还带有学生稚气的形象里脱胎出来,她逐渐变成了
一个轻熟的蜜桃。而何泷的身高,也在这两年时间里,从原来的1。5M拔高到
1。82M,高大的身材像极了他的父亲。星眉剑目,虽然不一定说俊美,然而
说他英气,这是肯定的。

  正值青春的男孩子,身上都会有一股荷尔蒙。扑到宋采荇这种守寡四年的蜜
桃的鼻子里,确确实实有着一股子「诱惑」。外加上这个男孩子带有的英气,不
输于当年让自己动心的丈夫。宋采荇觉得,也许是时候让何泷知道他父亲的事了,
这样,他应该就会认为自己是骗子,而疏远自己。

  「泷儿,你过来。」

  「嗯,什么事,采荇妈妈。」高考结束后,何泷就一直待在家里放松。

  「唔,是这样,妈妈要告诉你一个瞒了你好久的事。」

  「嗯?什么事?」

  「泷儿,你父亲……你父亲早……」

  「哦,你是说我父亲过世的事吗?」没等宋采荇说完,何泷就开口打断道。

  「嗯?!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宋采荇睁大了她好看的眼睛,立马反
问起何泷来。

  「谁提前把这事告诉泷儿的,我知道非……」

  「嗯,这事。我自己猜出来的。父亲在世的时候,他常常会跟我说些有的没
的。说他有一天不在了,卫庆元叔叔会来找我。两年前,不是卫叔叔来找我,而
是采荇妈妈你,我就打那就知道了。」何泷很痛快的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抖落了
出来。

  宋采荇闻言一惊,呆了几秒钟后,突然怒道:「所以,这两年,你一直在骗
采荇妈妈,是不是!」

  何泷看着宋采荇的眼睛,说到:「采荇妈妈,你不说的,我也不会说。等你
主动说了之后,我才会说。

  我尊重采荇妈妈任何一次的举动。」

  知道何泷是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脾气,宋采荇听到他的这番辩解,气
其实已经蔫了,但她怒意仍在,于是犟嘴到:「那行,今天采荇妈妈有个饭局。

  晚饭你自己解决。」

  「好的,采荇妈妈,你早点回来。」

  何泷其实知道宋采荇心里肯定不快,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宋采荇晚上会有一
个饭局。律师事务就是这样。不定。之前高中时候,就常常见到宋采荇工作了之
后回来。身着OL制服,露出好看的丝袜长腿,脸色酡红。应该是喝了酒回来的。

  宋采荇其实是没有饭局的,但是她真的因为被何泷的「欺骗」而生气,就算
是蔫了也生气!

  宋采荇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自己的堂妹:「采芑,在哪呢?

  陪姐姐喝一杯吧!」

  电话那头的宋采芑一听姐姐给自己打电话,就知道是何泷惹他生气了。都多
少回了,还是这么好猜。宋采芑回答道:「姐姐,我刚下班呢。你要去哪喝?

  我去把归荑姐姐叫上。」

  「可以啊,那就去我们去的那一家酒吧吧。」

  酒吧的灯光很暧昧,但是喝酒的女人却很好看。三个美人OL围着一张圆桌
坐着,桌上放着一个冰桶,镇着好喝的蓝色果味啤酒。

  「采荇,今天怎么有时间来喝酒了?不用配你的小情人了?」齐归荑打趣的
问道。

  「哼,那是我儿子……诶诶诶,烦,归荑能不能不提他!」宋采荇呷了一口
果味啤酒提到。

  「归荑姐,你还不明白啊,要是姐姐的小情人没惹他不开心,今天我们可不
会坐在这儿哦!」

  「去去,喝你的酒吧!臭丫头!」宋采荇睨了一眼宋采芑,淡淡说道。

  「哦哦,看来是我们的好泷儿惹他的采荇妈妈生气了呢!」齐归荑打趣道。

  「来,展开细说吧。」

  「谁是你的好泷儿!!诶,那个臭小子。他爸爸走的时候,把他托付给我。
我当时考虑他还是一个高中生,就想先瞒着他。今天我想告诉他这事,还没等我
说,他就一股脑地吐露出来了!我……我以为瞒了他两年,可是我哪里知道,是
他瞒了我两年!归荑,你说说,我这,我这成了笨拙的『女演员』!我这能不生
气吗!」宋采荇越说越恼,好看的蛾眉蹙到了一起。可是她已经忘了,是她逃开
想心里那种禁忌的欲望,才想了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嘻嘻嘻,是是是,我们的采荇是个令人心动的精英女律师,不是什么女演
员,那个臭小子,居然敢调戏我们的采荇美女。应该生气!来喝酒。」齐归荑明
白了前因后果,也知道了宋采荇心里的所思所想,于是故意打趣道。

  宋采荇心里还是被那臭小子堵塞着,听到齐归荑这么说,拿起果啤就是咕咚
咕咚一口。

  「姐姐,你喝慢点啊……」

  临海的夜是红绿霓虹交错的,在这个地方,总有些隐秘的事在悄悄进行着。

  临晚上十一点半,家里的大门传来了一阵叩叩叩的声音了。正在干「坏事」
的何泷,被这个声音打断了,他颇有些不快。

  嘀咕道:「是谁啊,采荇妈妈应该是带了钥匙的啊。」

  何泷赤裸着上身,下身穿了一条中裤,就去开门了。一打开门,就瞧见两个
大美女。

  一个静静地闭着眼睛,说不出话来;一个还在撑着,左手颤颤巍巍的挥动,
嘴里嘀咕道:「何泷,开门啊,何泷,臭小子,你开门啊。」

  还没等何泷看清是谁,那个嘴里嘀咕话的美女由于突然失去了大门的支撑,
她立马向何泷的怀里扑来,顺带着,那个看似睡着的大美女,也被带着向何泷的
怀里扑来。

  两个美女身上的香气夹着酒味向何泷鼻子里喷来,让何泷有些反胃。他嗅着
两个美女长发的洗发露气味,马上就明白了。石榴味的是自己的采荇妈妈,而薰
衣草味的,就是那个有点魔女感的采芑阿姨。

  两头喝醉的美女是不可能抱回床上就行的。何泷不止一次照顾过喝醉的宋采
荇,知道她的酒品其实不行。有一次,在自己扶她回房的时候,被她吐了一身。
何泷一手搂住一个,搂在这对姐妹的细腰上。先把她们搀扶回沙发上。

  在安稳好两个人之后,何泷马上去厨房烧水。并进入卫生间里准备两块热毛
巾。

  「泷儿,泷儿。」客厅里传来了采荇妈妈的低声呼喊。

  何泷拧了拧毛巾,连忙走到客厅里。于是就听到宋采荇的低呼了:「泷儿,
你太坏了。泷儿,你这臭小子。

  泷儿,你别靠近我。」

  「是,是,是。采荇妈妈。你别动。」说着何泷把毛巾敷在宋采荇的额头上。
沙发很大,一边正好够一个人平躺。何泷把宋采荇平躺放好,然后又把宋采芑平
躺放好。然后立马去厨房把开了的热水倒到保温壶里。

  等做完这些,何泷又去宋采荇的房间里拿出两床薄毯。给宋采荇和宋采芑盖
上。然后坐在一边,静静等宋采荇和宋采芑反胃呕吐的那一刻到来。

  说实话,让何泷在人前装一个乖宝宝,这是容易办到的。而让他在沉睡的大
美女面前装一个乖宝宝,那就是异想天开了。

  何泷早熟的很,在父亲没过世前,他就找到过父亲电脑的里的秘藏,还是从
这些秘藏里学会的如何去挖掘一个女人的美好。后来他发现自己特别对女人的腿
跟足感兴趣,不论是赤裸的如同白玉一般,还是穿上那些白的、肉的、黑的乃至
红黄蓝紫的丝袜而顺滑的像奶茶一样。而现在,眼前的宋采荇、宋采芑,都是这
样拥有一双漂亮美腿的轻熟女。

  何泷在给宋氏姐妹盖毯子的时候,就留了一点小心思,他把两个大美女的丝
足都留在了毯子外头。他刚刚做坏事被打断了。现在他想继续了……

  宋采荇、宋采芑的脚都是很漂亮的脚型,不大,但是也不是那种小脚;不厚,
但是也不是那种能看出骨型的瘦脚。匀称,玲珑,圆润的脚趾,一个染红,一个
染蓝的脚趾甲,躲在光滑而略透明的丝袜里,这让静坐下来的何泷有些热血上涌。

  反正两个大美女都醉了,何泷想,自己怎么摆弄,他们应该都不会醒的。那
么采荇妈妈,采芑阿姨,泷儿要先品尝你们的丝足咯!

  窗外公园的水塘里,一丝微风正从嫩嫩的浮萍上吹起……

               (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