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催眠系统:斗破篇】(1-2)

  • 【绿帽催眠系统:斗破篇】(1-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另类小說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Leftsword(左词)
2020/07/0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否
字数:10249字
一.
我的名字叫做李二狗,二十二岁,身高一米六五,体重也是一百六十五斤,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前段时间刚被实习了三个月的公司无理由辞退了,如今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死肥宅,除了在家当个家裏蹲外,最喜欢的事就是看小说,每次看到那些收下后宫的男主就让我十分嫉妒,凭什么这些家伙随随便便就能拥有这么多美女在身边环绕,还能收为后宫,而我们就必须当一个单身狗。
强烈的嫉妒让我总是想要给他们戴上一顶顶绿帽,然后把他们的后宫全部收为己用。不过即便我穿越过去也没那个能力,若是能给个系统什么的我一定要将那些主角全部绿成王八。
【检测到宿主,正在检查宿主……】
「我草,谁?」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机械女声吓了一跳。
【宿主姓名:李二狗】
【性别:男】
【愿望:给小说主角戴绿帽】
【正在搜索合适系统进行绑定……】
不带感情的冰冷女声继续吐出声音。
难不成我的愿望就要实现了?我李二狗也有翻身做后宫王的一天?想到这我的身体也是一阵激动。
【检测到合适系统:绿帽催眠系统】
【正在绑定……】
【绑定完成,请宿主自行检查和使用】
【祝您生活愉快】
等到最后一个字结束,我立刻在心裏呼唤系统,瞬间,周围的时间停止了,一个半透明的面板出现在我的眼前,看来使用系统的时候还可以控制时间,这个系统这么牛逼吗?
【宿主除了在本体主世界外,在其他副本世界中都可以使用本系统的所有功能,所有功能百分百成功】
短短一行字却是让我感觉到了这个系统的不凡之处,百分百成功,这不就等于我说我是无敌的吗?以前经常看那些主角有金手指,但相比我这个系统来说,真的是垃圾的要死。
此时,系统传来提示音。
【请宿主选择第一次穿越的副本世界】
我自己想了想,决定了第一个世界。
「我选择斗破苍穹的世界。」
对于我看得第一本小说,除了对主角萧炎的嫉妒外,我更心疼的是萧炎这个小子有那么多红颜知己竟然只取了两个老婆,嘿嘿,现在不仅你的老婆,连你的那些红颜知己我都要收为我的女奴,你就等着做一个绿毛龟吧。
【副本世界:斗破苍穹】
【请耐心等待三十秒】
三十秒后,我只觉得眼前的房间开始扭曲,眼睛也是一黑,旋即就失去了意识。
……
「喂,二狗,快醒醒啊。」
耳边传来一阵呼喊把我喊醒,我睁开双眼,却发现身边正有个古代小厮打扮的家伙,相貌也是平常,再一看自己正躺在地上,我也是先在内心呼唤了下系统,发现系统出现在脑海裏,也是放心后便起了身。
「这是哪?」我先故意问道,其实通过系统就能了解到一切,只不过我还是想有点未知性,把这个世界当做一个游戏来探索。
「你傻了,这是炎帝大人宫殿的厨房啊,刚刚你小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昏倒了,好歹你也是个一星斗者,怎么回事?」那个小厮也是脸色变了变,随后询问我的情况。
我当然不能说实话,先是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发现和原来没什么变化,然后又通过系统查询到他的名字叫做黄三,也是没想太多,解释道,「没事,估计是累了。」
黄三舒了口气,「那好吧,这道桂花牛奶莲子羹马上就要好了,待会还要给萧潇大小姐送点心去呢。待会你可得送快点,听说咱们这位大小姐最近心情不太好。」
嗯?萧潇?那不是萧炎的女儿吗?
我也是不在意,「放心,交给我吧。」
……
此时,一座花园裏,一位妙龄少女正坐在庭子裏,身穿一袭火红色的玫裳流仙裙,衬托出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脚踩一双火炎晶高跟鞋,明亮的眸子裏透露着魅惑,白皙的脸颊上一对凤目中略带冰冷,隐约有三分帝后美杜莎的美豔之色,不用多说,这正是萧炎与美杜莎彩鳞的女儿,萧潇。
此时,我也是端着一碗桂花牛奶莲子羹来到了萧潇身前,瞬间就感觉到冰冷的气息和斗圣的实力,记得小说裏说她在萧炎成为斗帝时便是直接突破到了八星斗圣的实力,如今看来,实力恐怕不容小觑,要不是有系统护身,我估计得被她碾成渣滓。
「大小姐,这是您的莲子羹,请慢用。」
我说了句话后便恭敬地站到了她的身后,等待她吃着我加料的莲子羹,嘿嘿。
只见萧潇抬起玉手端起了瓷碗,一手拿着调羹反複搅动了下碗裏的牛奶,美目中闪过寒意,却是突然放下了碗,站起身来。
怎么回事,她怎么不喝了?
就在我还在疑惑时,突然,萧潇一个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将我打翻在地上,虽然声音很响,但没有造成实际的伤害,靠,要不是系统的无敌保护,估计我有九条命都不够死的,坏了,被发现了。
就在我抬头时,一对美目如同蛇眸般盯住了我,我知道,这是九彩吞天蟒。
萧潇的眼眸中好似有刀子般看着我,冷声道,「区区一个一星斗者就想愚弄本圣,我看你是活腻了,本圣倒要看看是谁给你的胆子来戏弄本圣的?」
萧潇清冷的声音也是如同天籁之音,五指成爪,企图抓住我的头颅,提取我的灵魂中的记忆。
【绿帽催眠系统,启动】
随着我内心一阵呼喊,萧潇仿佛失去了意识般,眼神空洞,傻傻地站在了原地,没想到真的有用,哈哈哈。
看着萧潇的样子,我也是十分激动,第一次就成功了,嘿嘿,看来我要在这裏完成我人生的一血了。
我先是环顾了下四周,这裏是萧潇的个人院落,一般人没有命令是进不来的,我也是在刚刚端东西进来时观察到的。
我对比了下,萧潇的身高也是和我差不多高,没想太多,开始抓紧我的催眠之路。
「你的名字是?」
「萧潇,或者叫我彩潇也可以。」
「你最崇拜的人是谁?」
「是我的爸爸萧炎。」
「你最想被谁肏?」
「被爸爸萧炎肏。」
靠,这个小丫头还是个恋父,不行,我得好好帮你改邪归正。
「可你的爸爸是个小鸡巴,你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你可以找个大鸡巴啊。」
「对啊,我可以找个大鸡巴肏我,可是哪裏有大鸡巴呢?」
萧潇也是反问,我也是嘿嘿一笑。
「我就有大鸡巴,所以我可以随便肏你。」
「真的吗?那你赶紧肏我吧。」
「不过你必须得认我为主,听从我的一切话,哪怕我让你去骂萧炎你也要服从。」
「没问题,只要你用大鸡巴操我,你就是我的主人。」
「好,现在我数三声,你就会清醒过来,并且会成为我的彩奴,如果我说出彩奴苏醒四个字,你就会变成原来的样子。」
「三、二、一。」
随着我一声响指,刚刚眼神空洞的彩潇逐渐恢複了神色,不过相比刚刚冷豔的神色,现在她看向我的眼睛裏则是带着万种风情和妩媚之意。
「彩奴萧潇,拜见二狗主人。」彩潇一边跪下,一边磕头。
「哈哈哈,不用跪,赶紧起来把衣服脱了,让主人看看你的身材。」我也是一阵淫笑,单身这么多年,终于能见到活的女人裸体了,更何况还是炎帝萧炎的女儿的裸体。
彩潇也是不多话,立刻站了起来,轻轻一解罗带,刚刚还披在身上的罗裳便慢慢从她的身上滑落,被包裹的身体也是首次展现在这庭院中。
雪白的胴体暴露在阳光下,雪肤凝脂在阳光下更显白皙,三千青丝如同瀑布般倒挂在腰间,琼鼻小嘴,贝齿也是轻咬着如火般的红唇,可能是第一次野外露出的羞涩,两边俏脸则是被红光攀附,看着我的眼睛裏则是透露着三分妩媚,三分娇羞以及四分崇拜,看来她对萧炎的崇拜已经全部嫁接到我身上来了。
如天鹅般优雅的雪白脖颈,精致的锁骨,胸前刚刚有我一手之握的雪兔也是静静地垂在胸前,如同两滴安静的水滴,再往下就是那雪白的翘臀,与她胸前的白兔和不足盈盈一握的蜂腰交相呼应,形成一道极具魅惑的S型身材,修长圆润的玉腿则是笔直的支撑着她那曼妙的身姿。
真不愧是九彩吞天蟒的后代,看了这么多年的小说,哪有见到实物带劲,俗话说的好,一切以实物为准,现在看来,小说裏的文字根本不足以描写这些美女的相貌与身材。
我看着彩潇那充满媚意的眼睛也是故作严肃道,「知道该说什么吗?」
彩潇也是脸又红上几分,「彩奴知道,恳求主人的大鸡巴给彩潇下种。」
我也是没好气道,「知道还不替主人把裤子脱下来,不准用斗气,必须用嘴。」
彩潇也是自觉地蹲下身子,跪在地上,开始替我宽解衣带。
我穿着一身下人的衣服,材质自然比不上彩潇的绫罗绸缎,也是废了彩潇不少力气才将我的小兄弟释放出来。
随着我裤子的脱落,一根足足二十五厘米的粗壮鸡巴瞬间显现在彩潇的眼前,别看我是个肥宅,可我的鸡巴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彩潇看着我的鸡巴也是不自觉地吞咽了几下口水,「请主人赐予彩奴主人的大鸡巴。」
看着彩潇的模样我也是说道,「先给老子口交舒服了再说。」
「彩奴遵命。」
只见彩潇伸出两只玉手,一把握住了我的鸡巴,只可惜,两只小手却还是握不满茎身,裸露出的龟头散发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也在无意识的改变着彩潇的意识,加深着彩潇对我的崇拜。
彩潇张开檀口,伸出一只独特的吞天蟒的香舌,直接将我的龟头包裹住,好家伙,蛇族的舌头都是这么长的吗?竟然直接将我整个龟头都含住了。
「好彩潇,你是第一次口交吗?竟然这么厉害。」
「回主人,这是彩奴第一次口交,彩奴的第一次都还在。」
不错,看来以后有福享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彩潇的丁香小舌也是将我的整根鸡巴都舔得全是她的香腻口水,然后也是一把含住我的棒身,只可惜只含住了三分之一。
「嘶……」
我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就是斗圣的小嘴吗?充满着无尽的吸力,真不愧是吞天蟒,这股恐怖的吸力,这要是一般男人,估计早就连精带人全被吸进去了。彩鳞的小嘴裏无穷的吸力也是想要将我鸡巴裏的精液尽数吸出,只可惜她的对象是我,我也是不惯着她,抓住彩鳞的脑袋,开始有节奏地挺动着粗腰,胯下的肉棒在彩潇的小嘴裏也是有节奏地一进一出,在彩潇的嘴裏横沖直撞,不时将她的半边脸撞出一个凸起,再加上她那张充满魅意的俏脸,不禁让我的肉棒又硬上三分。
如铁棍般坚硬,又如烈火般炽热的肉棒此时就在彩潇的小嘴裏为所欲为,任何一个认识她的人看到了不禁都会大吃一惊。彩潇是何许人也?她可是斗气大陆炎帝萧炎的大女儿,也是塔戈尔大沙漠蛇人女王美杜莎的亲女儿,一身八星斗圣的实力,在如今的斗气大陆,能够打败她的人都是屈指可数,更何况能让她在胯下俯首称奴,心甘情愿地替人口交吞精。
外界不知多少青年才俊为了一亲芳泽,来到这中州萧族,耗费心机只为了见上一面的萧族小公主,如今却是脱光了衣物,如同一条雌犬一般,规规矩矩地跪在一个下人的胯下,嘴裏则是不停地吞吐着那根如黑龙般的肉棒,将其舔舐着鋥光发亮,不时还有她的口水和肉棒分泌的汁液的混合物从嘴角滴落,吞吐肉棒和肉棒撞击俏脸的声音则是清清楚楚地响彻在这平静的湖面上,淫霏的气息也是令的彩潇对眼前这个拥有着大鸡巴的我更加崇拜,她的内心深处对于父亲萧炎的崇拜在这一刻也是尽数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我这个大鸡巴主人。
随着我不停地挺动,我的鸡巴已经有了三分之二进入了彩潇的喉咙和小嘴裏,要不怎么说是吞天蟒呢?要是此时胯下的不是彩潇,而是她的母亲彩鳞估计我的鸡巴会更爽,一想到彩鳞这个御姐女王,我只觉得鸡巴一阵刺激,一股强烈的射精感从身体裏传出。
「彩奴,主人要来了,给我接住。」
察觉到我身体不自觉地颤抖,彩潇早已做好了接受我精液的准备,也是将小嘴调整到了最大的吸力,比起之前也是更强的吸力准备吞下我的精液。
「彩奴……准备好了,请主人……赐予彩奴……主人的……大鸡巴……精液。」一边吞吐着肉棒,彩潇也是含糊不清地说着话。
我也是一把按住彩潇的头,肉棒狠狠地刺进彩潇的喉咙裏,只觉得精液全部从身体裏不自觉地开始沖进彩潇的嘴裏。
「啊……我忍不住了,彩奴,我要射了……」
「咻……咻……咻」
只能听到几声精液射出的声音,我的精液从马眼处如同逃窜般在彩潇的口腔裏疯狂地溅射,不时还堵住彩潇的气管,无数的浓浆精液一直不停地贯入彩潇的小嘴,就连彩潇本人都想不到天下闻名的吞天蟒也有吞不完的东西,只见彩潇的小嘴也是被我的精液撑的满满的,终于到支撑不住的时候,只听见啵的一声,我的鸡巴从彩潇的小嘴裏被精液挤了出来。
我只觉得大量的精液又从马眼裏喷涌而出,尽数打在了彩潇的小脸上,为那一张妖异魅惑的俏脸平添了几分色气,整整喷射了几分钟我才觉得射意停止,此时我才注意到彩潇的小脸则是被我的精液覆盖了大半张脸,精液沾染在她卷翘的睫毛上,此时的她还跪在地上,张着小嘴,不停地伸着舌头将嘴边的精液含进嘴裏。
我看着彩潇的小脸也是十分满意,「不错,全部吃下去吧。」
彩潇也是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犹豫地将一嘴的精液吞进了肚子裏,还用玉手将脸上的精液刮进了嘴裏,随后还将含起了自己玉葱般的修长手指。
将自己脸上的精液清理干净后也是再次含住了我的鸡巴,我又一次感觉到了彩潇口腔的温暖,真是一张不可多得的小嘴。只用了一会,彩潇便将我的鸡巴清理个干干净净。
「主人,还有什么吩咐吗?」
听见彩潇的询问,我也是想了想说道,「带我去你的房间,主人我要好好调教你。」
「遵命。」
……
二.
 刚刚为我清理好肉棒的彩潇也是勾了勾手,便将脱在地上的衣物尽数收入了她手上的纳戒裏。随后扭动着浑圆丰满的翘臀,迈开修长笔直的玉腿将我领进了她的闺房。
随着彩潇进入了她的闺房,裏面的布置也是让我眼前一亮,古色古香的装饰,每一处家具以及花瓶,甚至是盆栽种植都透露着淡雅,实在难以想象这样一个刚刚还在我胯下侍奉肉棒的女孩居然有着这么一个质朴的心。
进了房间后,我也是大马金刀地坐在了床榻上,彩潇看着我也是自觉地跪在了地上。
我看着跪在地上的彩潇,也是将自己的脚伸进了彩潇胸前的两团饱满雪兔中,也是不经意间蕩起了一阵奶晕,彩潇胸前的两颗葡萄蓓蕾也是形成了两个小凸起,让我感受到了真实的少女的胸部。
彩潇自觉地用双手捧着我的脚,肆意地让我的脚在她那雪白的奶子上踩下各种形状,不时地将她的奶子挤向两边。
只见彩潇抬头看向我的眼睛,她的眼中也是带着无尽的崇拜与爱意,对于此时的她来说,我就是这个世界上她最爱的人。
此时,我的眼中发出妖异的光芒,彩潇也是突然一愣神,旋即眼中爱意更甚。
「彩奴,既然你已经奉我为主,那么此时你需要进行心魔誓言,然后由我来为你破处,完成仪式,你愿意吗?」
我的声音充满了魔力,这自然都是系统的功劳。
彩潇听到我的话后,我的话语仿佛魔音一般在彩潇的脑海裏不停回转,没有多想,彩潇便是决定臣服于我。
「彩奴愿意。」
听到彩潇愿意,我也是十分激动,看来有了这个系统,给萧炎带绿帽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既然如此,你就在这发誓吧。」
彩潇立刻站了起来,暴露出她曼妙玲珑的白皙胴体,双峰以及那美妙神秘的桃源秘境都暴露在空气中,也是让我不自觉地吞咽了几口口水,马上这具胴体就是属于我的了。
只见彩潇指尖泛出一道紫光,一条九彩小蛇突然出现,看起来这就是她的本命物-九彩吞天蟒。
两滴精血从九彩吞天蟒和她的嘴分别射出,慢慢地悬浮在空中。
彩潇微微张口,清冷的话语裏带着些许媚意,脸上也是带着无上崇高的敬意,「我彩潇,愿意放弃自己炎帝萧炎的女儿的身份,全心全意地侍奉我的大鸡巴主人李二狗,无论主人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任何伤害主人的事我都会去阻拦;我的身心和身体都是属于大鸡巴主人李二狗的,我的小嘴,奶子,还有我的骚逼和屁眼,全部都是主人的玩物。今日,在此立下誓言。」
只见旁边书桌上一张白纸被彩潇淩空抓取,两滴精血全都射入纸张中,紧跟着彩潇抓住纸张,往自己那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处一贴,一道美丽的蝴蝶屄印记留在了纸张上。
彩潇拿起纸张跪在我的面前,恭敬地说道,「请主人在誓言上留下您的大鸡巴印记。」
我也是不做推辞,站起身来,拿起纸张,贴合在我的肉棒上,瞬间,誓言成立。
只见彩潇的小穴上,肚脐下出现了一个紫色的淫纹,原本妖媚的彩潇在淫纹的搭配下更显魅惑。
纸张瞬间化作贴合在我的身上,逐渐与我容为一体。
【系统提示:恭喜宿主获得第一名淫奴,彩潇】
冷不丁的提示差点吓我一跳,我又查看了下面板。
【淫奴:彩潇,主人:李二狗】
嗯……极简主义的面板,我喜欢。
「很好,彩奴,既然你诚心臣服于我,那主人就给你最喜欢的大鸡巴,给我趴在床上,主人要赏你大鸡巴吃。」
彩潇听到我的话后,也是一脸激动,立刻趴在床上,犹如一条淫蕩的母狗一般,对我的鸡巴早已饑渴难耐。
彩潇不时回头看向我的胯下,小穴裏早已洪水泛滥,虽然她生活简单,但她的内心其实对性是极度渴望的,在我的不断催眠下,她对鸡巴的渴望已经到达了极致。
我也是先将舌头伸入了彩潇的小穴裏,感受着斗圣级别少女的小穴。也许是蛇人族的优势,彩潇的小穴比起平常人也是紧致不少,少女的淫液对于我这样的宅男肥宅来说却是十分可口。
「啊……主人,你舔得人家好舒服……」
「大鸡巴主人……的舌头怎么……这么厉害……」
彩潇被我舔得也是欲仙欲死,不得不说少女的身体就是奇迹,如此小巧的身体裏居然可以迸发如此多的淫汁琼浆,我只觉得少女的潮水如同海浪般翻涌,一浪接着一浪的打在我的舌头上,我只觉得鲜美中带着甜意的汁水也是让我的大脑也是高潮到极点。
「啊……啊……要来了……主人……忍不住了……」
随着彩潇一声凤鸣,高昂的头颅下修长的脖颈也是高高抬起,裸露着的光滑白嫩的美背也是流下不少的汗珠,彩潇的臀部也是随着高潮止不住地颤抖,淫液也是止不住地从小穴深处沖刷着花径,尽数打在我的脸上,可能是第一次接触实战,我也不让,只是贴在彩潇的美穴处,感受着潮水的拍打。
随着彩潇美臀慢慢地停止颤抖,彩潇也是自觉地搂住我的脖子,香舌也是替我清理我脸上她所留下的淫液,香舌所过之处,都带着少女檀口中的芳香,彩潇眼中的爱意也是令的我血脉喷张,胯下的肉棒也是顶向了彩潇的大腿。
彩潇注意到我挺立的肉棒,也是脸上显现出娇羞和柔情,螓首蛾眉处透露着害羞之意,这是处女的常态,不过蛇性本淫,她也是慢慢伸出柔夷,纤纤玉手慢慢地握上了自己身下的巨根,一双巧手好似一条灵巧的小蛇,软弱无骨般轻拢慢撚抹複挑,除了棒身,龟头处也没有放过,手指如风般轻轻从我的马眼处掠过,不时地给我一点刺激,让我内心大呼,真是舒服到头了。
我也是不再腼腆,张开大嘴便是吻住了彩潇的樱桃小嘴,粗暴地伸出舌头在彩潇的小嘴裏肆意闯蕩,舌头与彩潇的灵巧小舌卷在一起,香津在我们缠绕的舌尖来回游蕩,这是我的一个吻,即便是粗暴,却还是带着我的深情,我也是仔细感受着彩潇的状态,细细地平常着彩潇的香津,闻着彩潇身上独特的香气,实在令人陶醉。
慢慢地睁开双眼,却看见彩潇的眼睛一直在盯着我,眼眸裏除了爱意别无其他,玉手处的动作相比刚才的轻柔却也是加重不少,动作也是快上许多,彩潇的玉手感受着我龟头的颤抖,一丝丝液体从我的马眼处分泌出来,彩潇也是不在意,将我的汁液充当起了润滑剂。
随着我们二人情深意切,我也是松开了彩潇的檀口,香津拉成银色的丝线,许久才慢慢断开,彩潇被我盯着也是羞涩的低下了头。
「主人在看什么呢?」
我也是嘿嘿笑道,「看我的彩奴竟然这么好看。」
彩潇也是没再多说,手上的动作却也是更加猛烈,表达出自己对我愚弄她的不满。
「好彩奴,你的手怎么如此厉害,我要忍不住了。」
我也是给彩潇的小手玩弄的声音颤抖起来,下半身也是开始颤抖,突然,我也是腰杆停止了颤抖,一股股浓白精液一下又一下射在了彩潇的大腿上,修长的玉腿上被一道又一道充满腥味的精液留下了痕迹,也为彩潇的玉腿平增了一份独特的美感。
帮我再一次榨精后见我的鸡巴依然挺立不倒,彩潇也是十分惊讶,却也是没多说什么,自觉地趴在了床榻之上,露出了自己的香美穴和自己的后庭,转过头来看向我,两只玉手将自己的两瓣雪臀扒开,嘴裏的话语尽显媚态,「主人,人家的小穴裏已经洪水泛滥了,还请主人用主人的大鸡巴给彩奴止水。」
看见此状的彩潇,以及那浑圆的翘臀和暴露在空气裏的双洞,我也是不再矜持。
一把趴在了彩潇的身上,若不是彩潇斗圣的实力,估计此刻也得倒在床上,我也突然感到彩潇的玉手抚摸着我的鸡巴慢慢地向她的小穴处引导过去,紧接着我感受到一个湿意满满的洞口,许多的淫水正从彩潇的穴口处向外流淌,沾湿了我的龟头。
我也是随着彩潇的指引,慢慢挺动着腰身,粗大的肉棒也是慢慢进入彩潇的身体。
「咿……」
彩潇一声轻咛,银牙咬着嘴唇,未经人事的小穴第一次便是这般粗大的肉棒,无论是谁估计都承受不了。
见彩潇没有多说,我也是继续挺动鸡巴,瞬间我便感觉到前端龟头进入了一处温柔乡,紧致肉穴的包裹将我的龟头送入了一个湿润温暖的地界。肉穴裏褶皱也是阻隔不了我肉棒的入侵,随着我腰身慢慢地挺动,大半个鸡巴却是已经进入了彩潇的小穴裏,彩潇也是由刚刚的忍耐,变为了慢慢地呻吟,直到我停在了彩潇小穴裏那道膜前。
彩潇也是疑惑道,「主人,为什么还不帮彩奴破身?」
我说道,「那你该怎么说?」
彩潇也是恭敬道,「彩奴恭请大鸡巴主人为彩奴破身,让彩奴变成一名真正的女人。」
我也是不再犹豫,大鸡巴一用力,直接刺穿了彩潇的处女膜,彩潇也是惊呼了许久才慢慢停下了叫喊,要不是刚刚用了空间封锁,估计就要被外面发现了。
鲜血从彩潇的小穴裏慢慢随着我的肉棒流了出来,既然破了彩潇的处女膜,那么就不需要再顾虑太多了。
我也是放开手来,胯下肉棒的动作也是越来越简单粗暴,肉棒在彩潇的臀肉间小穴裏进进出出地显现着肉棒的粗壮有力。黑色的鸡巴与彩潇白嫩的翘臀形成鲜明的对比,估计也不会有人能想到,我这样一个厨房裏的小杂役能够此时让炎帝的女儿心甘情愿地趴在胯下,任我抽插。
胯下的动作不停,我手上的动作也是没停过,大手在彩潇的两瓣臀肉上左右有节奏地拍打着,力度也是一次比一次重,慢慢地在彩潇的臀肉上留下红色的掌印。
「主人……打得人家……又要……高潮了……」
「彩奴的……小穴裏……又要……潮吹了……」
「主人的……大鸡巴……要插……坏……人家了……」
听着彩潇的浪声喊叫我也是故意道,「那你是想被主人操还是被你亲爹萧炎肏啊?」
彩潇听后也是不假思索道,「当然是主人。」
「为什么啊?」
「因为,因为主人……是……是大鸡巴……彩奴的……爸爸萧炎……是个小鸡巴废物。」
「既然你爸爸是个小鸡巴废物,那你的妈妈是不是也该被主人我操呢?」
一边提问,我胯下的动作也是不停,手上的动作也是继续拍打。
「对……对……爸爸……是个……小鸡巴……废物,妈妈们的……骚逼……肯定……满足不了……妈妈们的……骚逼……就应该让……主人的……大鸡巴……肏……」
彩潇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话是有多么羞耻,多么的淫蕩,此时她的内心裏,我才是她唯一的主人,满足我的所有愿望是她的义务。
「好彩奴,主人没白疼你,等把你调教完,主人就去干你妈妈。」
「好的……主人……妈妈也是蛇人……妈妈的骚逼……肯定……比彩奴的……骚逼更紧……爸爸的……小鸡巴肯定……满足不了……妈妈……」
「妈妈的……骚逼……肯定……只有主人……的……大鸡巴……才能……满足……」
「好彩奴,主人没白疼你。」
我也是大手抓住彩潇的圆润奶子,在手中任意揉捏,两颗蓓蕾也是被我捏在指尖,本来就被我大鸡巴撞击的都受不了的身体也是突然感受到胸前传来的疼痛,不免整个身子开始颤抖起来。
即便下半身的抽插,我也不忘对彩潇身体的贪婪,一片雪白的美背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也是凑着脸贴合在彩潇的背上,仔细地嗅着彩潇身手的香气,舌头也是不时舔舐着彩潇的美背,这种不时的刺激感也是让彩潇感受着别样的畅快。
随着彩潇被我玩弄的潮水喷洒,我也是放开了一只右手,逐渐侵袭着彩潇的菊蕾,一根手指慢慢伸向彩潇后庭的花心处,彩潇只觉得一根异物正在往自己的后庭深处粗暴地前进。
「主人……那裏……那裏……髒……」
我也是淫笑道,「彩奴乖,主人不嫌弃哦。」
随着我手指的深入,彩潇那温热的肠腔也是让我的手指感受的温暖,我只觉得一种比彩潇小穴更紧的感觉从手上传来,我的手指则是在彩潇的肠腔裏不停地抠挖。
彩潇哪裏受过这种刺激,被刺激得下半身再一次忍不住刺激,又一次泄了身。
感受着温暖潮水的棒身此刻也是忍不住的想要在彩潇的小穴裏留下独属于它的印记,我的腰身也是开始逐渐不受自己控制,而是一个原始的雄性,趴在一个雌性身手肆意展示着自己作为雄性的本来姿色。
彩潇也是明白我的用意,不时地摆动着腰身来迎合我肉棒的抽插,肉棒不时地在彩潇的小穴裏各种沖撞,直撞得彩潇淫叫连连。
「主人的……大鸡巴……好厉害……撞得人家……要坏了……」
彩潇被我撞得嘴角也是开始流起了口水,堂堂斗圣被一个斗者插的流起了口水,说出去估计要笑掉大牙,只是此时正实实在在的发生在这张床上。
我只觉得自己的肉棒不停地撞在彩潇的花心上,花心处的吸力也是在我肉棒撞上时猛然一吸,试图将我的精液榨出。
随着我不停地抽插,彩潇却也是逐渐适应起了我的肉棒,竟然也是开始自主摆动着灵蛇般的纤细腰肢,美臀有节奏地摆动,上下吞吐着我的肉棒,噗嗤噗嗤的水声响彻在房间裏。
彩潇的美足此时也是弓着脚背踏在床榻上,美臀犹如一个完美的鸡巴套子将我的肉棒尽情侍奉。
此时的彩潇也是香汗淋漓,一头青丝也是随着腰身的摆动不时地晃蕩在身前,将胸前的玉兔藏匿在其中。
我一把拉住彩潇的双肩,不再随她的意让她任意玩弄,胯下的鸡巴也是不再随意,而是开始了疯狂抽插,啪啪啪啪的拍打声也是在彩潇的淫叫下更显动听,子孙袋和彩潇雪臀的撞击也是令的她的美臀各种形状变换,臀浪翻涌,彩潇的淫液也是全都溅射在床上,床上也是被彩潇的淫水弄湿了大片,淫霏的味道显得情欲更深。
我只觉得彩潇的小穴内随着抽插对我的肉棒更加的紧,一股压迫力让得我的鸡巴也是忍不住要射出属于我的精液。
彩潇仿佛也是察觉到了我的身体,身体也是比起刚刚更加有力的上下吞吐着我的肉棒。
「主人……快……快……射给……人家……人家要给……主人……生孩子……」
彩潇的话不停地刺激着我,我也是感觉再也忍不住,精关大开。
「啊……彩奴……老子要射了……」
一声大吼,我只觉得无数的精液从我的身体裏射进彩潇的身体裏,足足射了五分钟,我才感觉体内的精液尽数射出。
彩潇被我射得也是不停地闷哼,身体也是随着我鸡巴的颤抖射精而不停颤抖,精液沖刷着彩潇的肉穴花径,最终在彩潇的小穴深处留下了我的印记。
彩潇的小腹也是因为精液量太大,慢慢地有些鼓起,小腹上的淫纹也逐渐被点亮。
摸着彩潇小腹上的淫纹,彩潇也是面带笑意的躺在我的怀裏,我也是感歎下一个目标会是是呢?
此时,门外传来了一个侍女的声音。
「小姐,彩鳞夫人来了,您快去迎接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