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王不高兴

  • 【阎王不高兴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风祭上天
字数:6764

  第一和尚沿着自己屋后的小路盘旋而下,来到崖下十丈的地方。

  这里大片岩石被掏空,建起一个座大半部分都镶在山体里的华丽阁楼,门匾
上写着「香肆禅房」。

  其中装潢富丽,暗室繁多,与其说是修禅做法的地方,倒不如说是第一和尚
调教「佛奴」的密室。

  娇媚的呻吟声渐渐变大、清晰,甚至穿透阁楼之下的烟瘴,流转空谷,幽鸣
回响。

  片刻后,它又渐渐隐去。

  这一起一伏的娇咛,只因为第一和尚推开了香肆禅房的大门,移步进入后又
立刻将之关上。

  门板是特制的,阻绝凡音,也喻做斩断红尘,极乐永隔。

  第一和尚稽首诵佛,才转过身来来,第一眼便见到那张十人共枕都不会显得
拥挤的床榻上,三条肉虫纠缠在一起。

  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禅房内烛火通明,宛如白昼。

  一个身材高大的光头青年,正伏在阎小罗白皙柔嫩的身体上,不停地挺腰抽
戳,强硬耕耘。

  而另外一个同样为光头的瘦弱青年躺在阎小罗身下,扣着她的膝盖窝,使得
两人的大腿根部交错相侵,仿佛古铜与美玉互相纠缠,乍看之下有一种雕塑的美
感,但只有近看,才会赫然发现那是男与女的纹路,你来我往之间尽显淫靡摩擦。

  瘦和尚默契的配合着壮和尚,每次都是合力撞击,将两人之间匍匐着的细滑
娇躯一次次挤弄得变了形状。

  三人为重叠之势,中间的阎小罗像极了一叶扁舟,随着风浪酥胸乱甩,又挤
成一团。

  她的娇臀也被撞来撞去,时而被冲撞凹陷,下一刻又弹了起来回复浑圆。上
下两根阳物分别插在粉嫩的小穴和滑腻的后庭,随着那强猛的冲刺,只见淫液不
住往外飞溅,「咻咻」之声极极其羞人。

  「阿弥陀佛,」第一和尚诵了句法号,屋内的烛火反射在他的光头上,隐隐
在他身后照出些佛光,他开口唤道:「争名,夺利。」

  此刻正在忘我当中的两个年轻和尚听到呼唤急忙停下抽动,齐齐看向门口,
谄媚的应道:「师傅,您回来了。」

  壮的一个法号「争名」,瘦的一个法号「夺利」。

  三年前前后拜入第一和尚名下,无奈终究是凡夫俗子,面对百花纷争始终心
浮气躁,贪恋红尘,学艺不精。

  「继续降魔。」

  第一和尚示意着两个徒弟继续奸淫美肉,然后自己一边解开袈裟,一边问道:
「怎么样了,你们可有好好超度小阎王?」

  「师傅放心吧,这个妮子淫乱得很,哪里经得起我们的欢喜功啊。」

  「就是就是,多干…额不…多做几次法事,她就被降服在我们的佛棍下了,
哈哈。」

  两人正说着,却见阎小罗趁着二人的攻击停歇,猛地吐出了搅弄在嘴里的手
指,努力将脑袋昂了起来,发出气急败坏的娇吟争辩。

  「放屁!你们这些淫僧…唔啊!」

  此言一出,两个年轻和尚顿时尴尬不已,魁梧的争名更是连忙提腰猛进,成
功止住阎小罗的抗议。

  其实他们已经玩阎小罗一整天了,奈何前些日子在黑白无常的身上花了太多
功夫,现在有些力不从心。加上技巧确实没有学到家,只顾自己蛮干,虽然已经
干得阎小罗腿软,但终是比不得第一和尚出神入化的御女技巧。

  「争名,夺利,出家人不打妄语。」

  第一和尚已经脱得精光,露出皱巴巴的丑陋身体,以及胯下一条黝黑的死蛇。
此时他义正言辞的教训徒弟,脑后还有佛光普照,看得阎小罗牙根痒痒。

  简直是苍天无眼世道沦丧,这样的和尚竟然修出了道行。

  争名和夺利连忙起身,鞠躬认错:「弟子知错了,是弟子学艺不精。」

  两只卖相不俗的肉棒离体,顺带抽出一串水花,阎小罗嘤咛一声独自栽倒喘
息,如云的乱发在大床上盛开成墨色莲花。

  此一时,只有她看起来与众不同。

  众人虔诚,哪怕坚挺的肉屌还泛着水光,但师徒三人正裸着身躯相互行礼,
好像没人在意那瘫软的,玉胯间还止不住微微抽搐的淫乱肉体。

  这一幕反差极大,可滑稽的人反而更像是阎小罗。

  更像是她亵渎了佛祖,失礼的干扰着一心向佛的众人,包括禅房内一干衣衫
不整却闭目诵经的女信徒。

  「罢了,你们尚还年轻,」第一和尚极为和善,看起来豁达讲理。他继续说
教,但人已经走到阎小罗身边:「但且牢记,做法时要收敛心性,不可受肉欲影
响,要以被超度者的感受为先,好了,还是为师亲自来做吧,你们好生观摩学习。」

  「是,谨记师傅教诲」

  「善哉善哉。」

  第一和尚微笑打量,虽眼中精光四射,但胯下阳物愣是巍然不动,仿佛根本
不稀罕这具皮囊一般,诵经念佛。

  「阿弥陀佛,小阎王,昨日你恳求老衲不要进去,是为抵抗净化,老衲本着
你也许会自行悔改的愿望,没有再碰你,转而交给爱徒为你祈福驱魔,可是他们
学艺不精,真是抱歉了。」

  「呸!」

  阎小罗有气无力的抗议了一下,娇憨模样说不出的可爱。

  她的玉体毫无保留的横陈在师徒三人面前,之前虽勉强能在两人无甚技巧的
奸淫中保持矜持和抵抗精神,但她敏感的身体毕竟历经开垦,整整一天的淫玩,
使她的坚持已经到达濒临撕裂的巅峰。

  她只是倔着一口气,不甘心总是被不同的人攻陷。

  或许只差那么一丝放纵的借口,让她贪恋的快感就能使她升入万劫不复的极
乐世界。

  第一和尚洞悉一切,长鞠一躬后,缓缓拉住阎小罗的长腿,扯到自己身前。
接触到嫩软的小脚后,他纵是依旧面不改色,但粗壮的巨根却已经兴奋得不行。

  什么法都再也压不住,青筋如龙!

  「万般大道,始于足下,小阎王这对玉足生的完美无瑕,奈何走上荒淫无耻
的不归路,真是悲哀。」

  「谁无耻了,明明是你…诶…啊…嗯唔…唔唔…」

  阎小罗据理力争,不料第一和尚眼疾手快,已经捧起这对纤巧玉莲,咬住足
尖。

  「为了净化小阎王的身体,老衲不惜口含污秽。」

  第一和尚轻叹,两个弟子配合的点着头,大呼:「师傅舍生取义,佛法高深。」

  后面一句倒是这二人发自内心的赞叹,这个师傅太有定力了,美肉软在身前,
竟然还能坚持佛语百出。

  最敏感的脚趾被第一和尚吮吸,本就面色红晕的阎小罗眸子迅速被一层水雾
蒙住,迷离的光彩在水濛濛的大眼中回荡。

  第一和尚一边来回舔着阎小罗的精巧脚趾,一边捏着玉石般的足弓,大手划
过脚裸,一直沿着小腿的修长曲线移到膝盖。

  阎小罗极富弹力的双腿被第一和尚拢到皱纹斑斑的大肚皮上,青春气息被臃
肿紧紧环抱,第一和尚嗅着可口金莲的芳香,阳根如润朝露,被滋养得蓬勃雄伟,
悄然间,已经极其自然的深刺进阎小罗的湿润美穴,与诱人的软滑肉腔合为一体,
浑然天成!

  此一时,世间无人可以否认第一和尚的佛法是高超的,争名与夺利更是觉得
他们的师傅简直超越了佛祖。

  化黑为白,行恶为善。

  既然用佛理做成了,谁又能说色不是空。

  阎小罗恍然,身体如春河开闸,冰雪化海,连绵的酥软慵懒让她不由舒展腰
肢,但却没有意识到花穴已被闯入,甚至连子宫都被开垦。

  随着第一和尚精妙的指法,阎小罗扭捏起双腿,酥麻感渐渐从脚板心延生至
大腿根部,那种沁髓之感,就仿佛是被无上的指力点碎了寸寸腿骨。

  那双灵活的大手来回抚摸揉捏,弄得她都觉得这双无暇的玉腿已经不是自己
的了。

  直到第一和尚捏住她的膝盖窝,将那双已经顺从的雪白长腿大大分开,阎小
罗才回过神来,赫然发现湿漉漉的花径已被和尚的肉屌填满,胀鼓鼓的舒服到极
点。

  「啪!」

  芊芊玉足乃是阎小罗另一面的开关。

  第一和尚重重一个抽送,肚子撞到阎小罗的大白腿上,一根比两个徒弟大上
不少的肉棒瞬间完全挤进了她的子宫,阎小罗避开了一天之后,还是要面临这根
「佛杵」的度化。

  两条粉嫩匀称的小腿开始晃动起来,第一和尚举高阎小罗的浑圆长腿,大手
揉搓着她的软足,化身怒目金刚,开始强有力的鞭挞起来。

  「啊…嗯哈…啊…嗯…啊…」

  强烈的冲击让阎小罗丰满了不少的乳房也随之在空气中摇摆,第一和尚渐渐
放开了她的大腿,粗糙的大手挤捏到了富有弹性的乳房上。

  阎小罗恍惚觉得第一和尚的手指滚烫无比,那手指忽轻忽重,抓捏着洁白的
乳肉,深陷其中而后又有力的被弹起。滑腻的乳肉依稀可见青色纹路,反射出少
女的鲜嫩,嫣红的乳晕娇艳羞涩,两粒竖起的奶头如颤动的宝石,随着乳肉从指
缝里乱冒出来。

  「你…你放开我…啊…呀…」

  第一和尚捏住两粒竖起的乳头来回玩弄着,下身的肉棒越发畅快的在阎小罗
粉嫩的阴唇间快速抽插起白沫,在他耐心的玩弄下,阎小罗的全身上下布满了红
色的指痕。

  指痕间红晕残存,像是铭刻的佛经,依旧有着温度。

  「扑哧…扑哧…」

  鲜红的蜜穴中股股蜜汁流淌了出来,交接之处都是白色的秽痕,肉穴里娇羞
的粉色嫩肉被巨大的肉棒带了出来,向两边翻开,紧接着再次随着肉棒的突入向
中间陷入。

  「啊啊啊…」阎小罗被激得扬起白鹅般细腻的脖子,不知道为什么,比起以
往的劫难,被这么慈眉善目的和尚侵犯,总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羞愤。

  尤其是教义上还有所冲突,这让她觉得自己正代表着地府承受凌辱。

  连续不断地狂插猛冲让阎小罗再也忍不住了,她像濒死的鱼一样张开小嘴努
力的喘着气,可是口中却传出令她自己都无地自容的呻吟与求饶声。

  「啊…啊哈…好满…太大了…啊…慢…一点…嗯…哦…」

  阎小罗羞得满面通红,小蛮腰却随着肉棒的进进出出左右摆动着,阴道深处
最软弱的地方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的涌出。

  「小阎王,很爽吧,这么痴迷于肉身的快感,看来你已经化身阎王了,看老
衲用佛杵度化你。」

  第一和尚唱喝着,紧抓阎小罗紧致白皙的大腿肉,从臀侧腿根处聚合而上,
犹如推行流沙堆积成塔。

  他掌握鲜嫩的脚踝,大嘴便是一顿狂啃,两只小巧足见很快便被唾液弄得粘
稠不堪,脚趾间银丝相连。

  同时,那张被两个徒弟逗弄了一下午的蜜唇深处层层叠叠的软肉带给他无法
形容的快感,他已经大致摸清阎小罗的各处弱点,并且很自信在自己正对性的挑
逗下,很快便能彻底掌控这具绝世娇美的肉体。

  「不…不是的…坏人…我没有啦…啊嗯…」

  说起来第一和尚也是首次干到阎小罗这般的极品,他听着身下美人儿娇滴滴
的呻吟,逐渐兴奋起来,拍着阎小罗如素而绷的腿肉怪叫:「唔…好厉害的小阎
王,把老衲夹得好紧!」

  「阿弥陀佛,看这小阎王居然这般喜欢师傅的降魔棒。」

  「善哉善哉,我佛慈悲,定能降服妖孽,光正苍生。」

  耳边传来争名和夺利两个和尚的诵经渡魔声,阎小罗身心巨震,灵魂似上升
到金色佛堂,肉体的沉沦越发深刻,扭曲的屈辱羞愧滋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在
师徒三人的羞辱中,阎小罗开始紧紧地缠绕快速进出的龟头,不愿放开,身体亦
不听使唤地向上迎合着第一和尚的入侵。

  「啪!」

  两根腥臭的肉棒突然打在了阎小罗的脸蛋和额头上,还不等略微失神的她反
应过来,一阵连续的抽便打紧随其后,原来是两争名和夺利忍不住了,握着自己
的「降魔棍」抽打得阎小罗睁不开眼。

  「这叫当头棒喝,敲醒你的执迷不悟。」夺利如是说道。

  「唔哼…嗯啊…不要…啊…你…额…啊…哦…」

  紫红色的龟头分泌出粘液,沾在阎小罗的脸上,秀成银丝。嗅着浓郁的男性
气味,阎小罗呻吟中断断续续的发出抗议,但很快便彻底的失去了斗志。

  这样极端的凌辱,终于瓦解了作为阎王的自尊。

  禅房内无数娇艳的佛奴也纷纷聚集起来,跪与蒲团,双手合十,发出庄严肃
穆的禅唱,诵经明道之声不绝于耳,隐约让阎小罗感受到无边佛法的教化,比之
拍卖会、风俗店的调教师的手段更加可怕。

  第一和尚赞许的对两个徒弟点了点头,然后按住手中两个玉石般的膝盖,弄
得阎小罗拱起纤腰。她小腿轻微外展摇晃,一双大腿紧闭,如若雪堆的双腿之间
完全贴合,不留一丝缝隙。

  那双匀称的玉腿因为弯曲,曲线一直勾勒到上翘的美臀,整个看上去,腰臀
腿之间的玲珑起伏美得那么惊人。

  两个年轻和尚紧紧抓着自己的肉棒,那白花花的娇躯凹凸小巧,挺翘分明,
特别是紧绷的小腹,柔美坚韧的人鱼线显得无比性感,让人忍不住抚摸那淡淡的
娇肌轮廓。

  争名和夺利被这般勾人姿态晃了眼,第一和尚却还十分淡定,他绷紧了背肌,
深吸一口气后,赶紧把肉棒拔了出来。

  「唔…哈啊…呼…怎么…」阎小罗一阵颤抖。

  举着阎小罗的膝盖,第一和尚强压住射精的感觉,停在粉润小穴外一寸的地
方一动不动,神情漠然的欣赏着水光滋滋的饱满阴唇,光滑如虎的下体已经被淫
水黏湿,粘在阴蒂周围。

  粗壮的大屌被拔出后,阎小罗体内的空虚瘙痒感突然无限地放大了,她夹住
第一和尚的腰,双腿蹬着地,下体好像受妖魔附身,不受自己控制,企图追逐那
火烫的肉棒。

  「呼…你看你好生凌厉…地府阎王果然是入了魔…」

  看着阎小罗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第一和尚露出一副劝戒模样,挡住她的动
作,然后双手抓住她两只雪白嫩滑的修长玉足,用力向两边一拉。

  「啊…」

  阎小罗只觉得下体一凉,两条大腿被笔直地分开成一条直线,一脸狼藉的蜜
缝暴露在空气中,但依然显得美感十足。第一和尚的目光紧紧盯着那流淌蜜汁的
花唇,迷离的阎小罗羞耻地发觉在第一和尚火辣辣的目无情地注视下,她敏感的
淫穴一抽一热,居然又有一股液汁流了出来。

  「哎,都是祸水啊,古有先贤治水,小阎王你不知悔改,久久抵抗,今日老
衲也算是舍身饲魔了。」

  第一和尚熟练地将阎小罗的双足架在肩头,缓过气来的龟头毫不迟疑,深深
地刺入阎小罗的身体。

  「唔…啊啊…别…再进去了…」

  阎小罗恐惧地发觉,这样的姿势似乎使得粗长的肉棒插得更加深入了,强力
的冲击瞬间提速,一下一下沉重地击在阴道的最深处,每一下都让她无助地发出
令人羞耻的呻吟。

  「啊…好…深…啊…好…大…啊…顶到了…啊不行了…不行了…喔…」

  阎小罗疯狂地摇着头,一波又一波如潮的抽插使她的娇啼声更如泣如诉,不
时还带着无声的哽咽,她好久没有尝过这般令人疯狂的快乐,可是这快乐却是一
个和尚给她的,令她感到无比的耻辱。

  晶莹的泪线渐渐从眼角延展,低落到精巧的耳朵里。

  阎小罗哑声哈气,大眼睛弯成月牙。

  在第一和尚连续不断地冲击中,阎小罗被肏出了泪花,她的眼神开始有些迷
茫,两只小手抵在第一和尚的胸膛上,无力地欲拒还迎,口中发出令自己都觉得
不堪的淫叫声。

  「啊呀…哦…好深又…又进去了…好大…不…哦…」

  第一和尚并不清楚阎小罗的过去,此刻见她如此容易陷入无边淫欲,心中不
由将她看低了一等,原来是个被动小淫娃。

  「小阎王…睁开眼看清楚!」

  第一和尚下流的话语在阎小罗耳边响起,她迷迷茫茫地睁开泪花花的双眼。

  「啊…臭和尚你…不要这样…唔唔…哦…」

  水汽模糊一片,阎小罗看不到第一和尚露出的淫笑。

  只是忽地发觉自己滑腻的大腿和臀峰被压到腰肢的位置,完美弧线的顺着小
翘臀一直向下,与背脊折叠。圆润的双腿分开搭在第一和尚的肩头,整个身子在
第一和尚的重压只下折叠起来,膝盖被迫挤到胸前,将已经长大的玉兔挤压得凹
陷下去,白皙的乳肉从周围凸起。

  这种姿势下,还吞吐着黑色肉棒的屁股几乎和脸成一条直线,阎小罗能看到
肉棒在两条完美无暇的笔直玉腿间不断地冲击,而紧紧结合的蜜穴在肉棒的抽插
下,一缩,一放,发白的液汁一股一股顺着第一和尚的力道冲了出来,倒流至自
己的小腹上。

  「阿弥陀佛,」难得第一和尚依旧能坚持念上一声佛号,他一手抓着阎小罗
的腰线,一手指着那饱经蹂躏的嫩穴:「看到没有…这些都是你下贱的魔体流出
来的祸水…我正在用降魔杵惩治你的堕落,可悲的是你却将这种救赎当成是享乐,
简直无药可救!」

  第一和尚严厉的说着,不忘把大肉棒整个拔出,那一瞬间龟头后面的棱角处
带出大量的蜜汁,飞溅的液在阎小罗滚滚发烫的脸颊上,似乎也在唾弃她的无耻。

  宝石般的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弯曲成妖媚的眼型,污浊的瞳孔和泪水融汇成一
种极美的风情。

  阎小罗嘴唇颤动着,发出最后的抗议,只是语气有些不那么坚定了:「我…
啊…不是魔…你乱讲…呼…我没有堕落…是你…是你正在强奸我,这哪里是驱魔!」

  「是吗,你在否认降魔棒带给你的快乐?」

  第一和尚依然摆出慈悲的笑脸,胯下却是毫不留情的闯回幽深蜜地。

  「啊吗咪多呐…唵嘛呢叭弥吽…」房内超度声越来越宏大,一个个不着寸缕
的美人神情坚定而自豪,口诵真经。

  「啊哈…又来了…你这个…好…呜啊…好多水…」

  阎小罗脑子都被嗡嗡的声音搅乱了,她迷乱地看着两人相交之处飞溅出的蜜
汁,周围的一切都恍惚起来,禅唱又一次响起,震耳欲聋。

  阴道深处滚烫火热的触感无比的清晰,每一次都是一种无法抵抗的欢愉,阎
小罗甜美娇躯里积蓄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她觉得自己好像飞了起来,汗水布满了
她的全身,她大口起喘着粗气,几缕乱发粘在湿潞潞的额头上,脸上充满性感的
红润。

  第一和尚感觉到身下作为阎王从身体内部开始发出滚烫的波动,阴道内媚肉
阵阵的抽搐,一副即将泄身的的样子,于是猛然把刚刚插入半截的肉棒拔了出来。

  「咿呀…啊…不要出去…」

  体内沸腾的热血让阎小罗迷茫地向上挺起臀部,难耐的骚痒与空虚让她双手
不住地在空中挥舞,拍打着身上第一和尚的肩臂与胸口。

  「想要降魔棒回去吗?」

  「想…」

  「求佛之心需坚贞,每一挥棒皆修行,尽情释放那些淫欲,便总有一天你修
得正果,会明白淫与空的不同,你可愿意?」

  「愿意…」

  「善哉善哉。」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