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派之掌为老不尊(宠物版)】【作者:风祭上天】

  • 【一派之掌为老不尊(宠物版)】【作者:风祭上天】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风祭上天
字数:10883

           一派之掌为老不尊(宠物版)

                第一天

  说起来,也不知道是第几天了。

  雪麒麟接着暗淡的微光看着木柱上自己用指甲微微刻上的痕迹头痛欲裂。

  已经三道刻痕了,自打她某一刻一睁眼便到了这里,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的情况下,就连一身的能力都疑似受到了场地的影响而完全的使不出来。凭借着
自己对时间的模糊判断,隔一天便刻下一道印痕。

  「吱呀……」

  一声门阀的声响,暗淡的小屋突然进了一束光亮,雪麒麟猛然用着力气扑了
过去,却在即将触碰到的一刹那,随着门阀的猛然一关,她又是扑了个空。

  地上摆放着一个铁质的托盘,上面整齐放着仅仅可以让她维持生命的食物和
淡水。虽说实力过人,但终究避免不了一日三餐。

  「又是这些……」

  雪麒麟嘟囔着,一边发泄着不满一边将面包拿了起来,狼吞虎咽般将其吞入
腹中,又将铁质托盘放到门阀处。

  雪麒麟也尝试过反抗,但就算绝食抗议,都会莫名其妙的被迷晕后醒来后便
又精神抖擞,哪怕守在门阀处,只要她不远离门阀就永远不会打开,就像一双无
形的眼眸,时刻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究竟是哪个混蛋……」

  雪麒麟躺在尚可一眠的软草堆上,一边思索着一边沉沉睡去。

  片刻之后,门阀又再一次被打开,只不过这次雪麒麟却没有扑过来,只有一
道人影出现在门口,看着背着身子对自己的雪麒麟,缓步走去。

  借着微光看到纤细的素手拍打着雪麒麟面露菜色的脸颊,随后又两指将其眼
皮撑开,露出大片眼白,又将手指放进雪麒麟的平稳呼吸的小嘴中扣弄一二后才
满意的离开,完全被当做物品般对待的雪麒麟全然不知这一幕,等待她的只有日
复一日的监禁……

  随后一阵稀碎的脚步声,再次打开房门进来三人,皆是身材苗条的女性,各
自手中拿着东西。

  三人齐齐上阵,围在雪麒麟身边。只见挨个俯下身在雪麒麟的身上上下摸索,
在对着近乎全身都「检查」完毕后,才悄声离去。

  一人端着烛火前来,点点火光的照射下面目清秀的女侍将其摆在雪麒麟的枕
边,又从怀中取出类似香囊的一物,吊在烛火的上方使其慢慢灼烧,一股奇怪的
味道随之散发,而随即紧闭呼吸的女侍紧忙匆匆离去,只留下雪麒麟一人在其旁
边随着呼吸将其吸入肺部,随之而来的便是紧皱的眉间与不断想要努力睁开的眼
眸却不得不屈服在「药物」的作用下。

  黑夜又重回寂静,只有点点犬吠与雪麒麟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第二天

  「这是什么……」

  今天的托盘里面附带着一张纸条,借着亮光才看清楚上面端正的字体。

  「手伸出来,可以吃更多食物~ 」

  看着充满挑衅的纸条,气不打一处来的雪麒麟二话没说便将其撕了个粉碎。
快步走到门前,果然见到门上不知何处出现一个只能恰好容纳雪麒麟手臂大小的
圆洞。

  「咱告诉你,有本事你出来打一架!这样关着咱算什么英雄好汉!~ 」

  隔着圆洞口雪麒麟努力地向外怒骂道,但随即咽喉的干渴让她明白不能将体
力浪费在这上面,随即闭了嘴巴坐在地上一边喝水一边思索着方法。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就让咱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

  雪麒麟撸起袖子,决定按照他/ 她们要求的先做,毕竟就算是一个坑,自己
也要跳。

  已经做好最坏打算的她想到了无数种下场,被打断、截肢、敲打、骨折……
各种会受伤的下场全都想了一个遍,随后还是咬紧牙关将纤细手臂顺着圆洞口伸
出。

  「咔叽」

  突然的机关声响起,想要抽回手臂的雪麒麟暗呼不妙,果然手臂被死死的钳
制住里面动弹不得。

  茫然的小手四处抓挠,却没有任何反馈,却也没有任何的疼痛,仿佛就只是
为了限制她手臂行动般。

  本着「车到山前必有路」的想法,雪麒麟反而不着急了,手心张开享受着微
风带来的真实感。

  一步一踏的脚步声响起,让雪麒麟打起了精神。

  「嘿,咱不管你是谁!赶紧放咱出来!不然等咱实力恢复!一定要把你碎尸
万段!」

  从未受过监禁般奇耻大辱的雪麒麟努力克制住心中的怒火,手指却忍不住比
划了一个中指。

  「呵……」

  淡淡的轻笑声似是嘲弄雪麒麟的无能狂怒般,刚才还在张牙舞爪配合雪麒麟
怒火的手掌便又被突然的东西控制住,一股强硬的力量将其小手摆弄成了五指大
开的模样,全然不能再动分毫。

  刚感觉声音有些熟悉的雪麒麟惊慌失措,自己如同丧失了对手臂的支配权般
无可奈何。

  「咱知道你是谁了!再不放咱走小心你的狗头!」

  嘴上不饶人的雪麒麟正欲再度深切问候门外的家人,却被突然从手指上传来
的温热惊得浑身一颤。

  柔若无骨的温热湿润的软体肆意在她的手上游走,手背手心手指一处也没有
放过。直到牙齿的咬合才让她明白怎么回事。

  「竟然……竟然在舔我手!!!」

  「外面的人听着,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舔咱的手!」

  「咱告诉你!咱去方便不洗手!就连刚才在里面玩泥巴也没有洗手的习惯!
脏死你吧!!~ 」

  感到一阵恶寒的雪麒麟如今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已经明白过来是舌尖来回
舔弄自己手指的她强忍着作呕的反应说着莫须有的行为。

  门外之人听罢反而用舌尖在她的白嫩手心处先是不断的用舔舐的方式进攻,
随后甚至于将其小手一口含住嘴中,用软嫩的舌尖来回「侵犯」着没有任何反应
的雪麒麟的小手,时不时的用牙齿轻咬感受着指肚带来的坚硬,对此无可奈何的
雪麒麟只得嘴中叫骂着门外之人的一切。

  「咱丢你仙人!!死变态为什么要这么对咱!好恶心啊!!」

  「咱要吐了!」

                第三天

  从软草堆上疲惫的醒来,揉了揉朦胧的双眼,身上的骨头架子似是散架般发
出一阵阵的疼痛。

  一天的一顿饭让雪麒麟有些饥肠辘辘,虽说实力过硬,但难免有口腹之欲,
也同时被折磨了这么多次,体力早就所剩无几,但也多亏昨日比往常都要丰盛的
饭菜,才让她尚有余力支撑起身体。

  下意识的走到门前,又有一张熟悉的小纸条。

  嘟囔着不满的话语打开,又是意料之中的奇怪要求。

  「腿伸出来,可以吃更多更好的食物~ 」

  「魂淡!把咱当成什么了!!」

  雪麒麟羞愤的把纸条丢到地上,用着最后的气力不满的怒吼道。而下一刻脱
力的感觉席卷全身,抵抗不住的瘫软在草堆上。

  「该死的……分明是在戏耍咱……」

  金色的眼眸竟是升起点点水雾,委屈至极的雪麒麟忍不住嘟着嘴巴呜咽起来。
自打来到这个世界,像是被当做豢养宠物般对待的感觉还是头一次。

  打定主意不听从这次纸条的她就这么在心里咒骂着关押她的人一边迷迷糊糊
睡去。

  夏日的烈阳高高在上,昏暗的房间内终于透进来细细碎碎的日光。而突然打
开的房门径直走进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女,徐徐走到雪麒麟的身边。

  「啧啧……这就扛不住了吗?来人……」

  居高临下的看着可人的睡颜,少女略有欣喜,情况这比想象的要快。

  随着少女的话语,身后紧跟着进来另一名女仆装扮的少女,迅速打开手中的
手提箱拿出一支物品在雪麒麟的裸露在外的手臂上一阵摸索。

  雪麒麟的肌肤迅速升起健康的粉嫩,紊乱的呼吸也随之平稳下来,就连略显
苍白的小脸都渐渐有了血色。

  两人见状悄然离去,只留下睡梦中的雪麒麟。

  「砰!!!」

  不知过了多久,巨大的声音响彻云霄,也着实吓了雪麒麟一跳,慢悠悠的醒
了过来。

  没等她明白现在的场面,便被突然打开的房门后随之一个黑影扑倒在地。

  一股少女的体香扑面而来,也带来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玉曜?!怎么会是你?!!」

  雪麒麟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衣装破旧的熟人,极为惊讶。要知道她来到这里后,
不止一次怀疑过是玉曜的手段,而如今她本人就在自己面前,想问的话语却不知
怎么开口。

  「……很奇怪吗……」

  依旧是讨人嫌的冰冷神色淡淡地说道,后者则是饶有兴趣的打量起雪麒麟来。

  「倒是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昏暗的小屋内哪怕是雪麒麟也没有看清玉曜嘴角处的一抹神秘的微笑,被突
然到来的玉曜打断了线索的她不免沉思起来。

  「我就睡了一觉后,莫名其妙被抓了进来。」

  雪麒麟苦恼地双手抱脸,无奈的揉动着自己的脸颊。

  玉曜看着雪麒麟少见的「可爱」模样,眼眸不着痕迹地眨了眨。端端站起,
尝试性的动用这体内的力量,却换来的是鸦雀无声。

  「咳咳……很奇怪吧……若不是这种情况,咱早就把这里搅一个天翻地覆了!」

  强忍下嘲笑的雪麒麟略显得意的介绍着情况,一手撑着下颚一腿前屈成三角
式,这种姿势下被不经意间露出的衣袍下的淡淡粉白一览无余,也多亏了暗淡的
光线才让雪麒麟没有丝毫察觉。

  倒是玉曜,打量着曾经的「仇人」她眼神倒是尖锐的很,看似饶有兴趣的模
样实则只看着那一抹春光。偷偷干咽下咽喉后竟是对着雪麒麟直直走来。

  「你……你做什么……」

  慌张的雪麒麟连连后退,紧紧挨着草堆的她再无退路,只得眼神死死盯着玉
曜清冷的小脸。

  后者来到她的身旁,慢悠悠的收拾起散落的草堆。

  「你……你该不会要睡我旁边吧?!!」

  雪麒麟金色的眼眸瞪得大大的,手足无措的惊讶道。

                第四天

  一夜的近乎未眠,让雪麒麟太过疲劳。不同往日的大大咧咧,这次生怕中了
玉曜的诡计,几乎是盯着玉曜看了一晚上的雪麒麟连连打着哈欠。

  后者自然的抖动着细长的睫毛慢慢醒了过来,第一眼便看到了似是守在自己
身边的雪麒麟。

  「早。」

  玉曜微张檀口,笑着轻轻说道。

  「?!!!」

  昏昏沉沉的雪麒麟一个激灵,刚才玉曜……是不是对自己笑了?!!

  胡乱吃过再度缩减的饭菜,听着雪麒麟肚子的哀嚎,玉曜将餐盘中尚未动过
的饭菜推到她的面前。

  「你……你什么意思!我才不要!我又不饿!」

  雪麒麟红着脸推开,伴随着再一声肚子的哀嚎,让她不免有些尴尬。

  倒是玉曜没有在说什么,优雅地拿起餐具吃着简陋的饭菜。

  只有咀嚼的轻微声音,却不一会便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嘴里还咀嚼着饭菜的玉曜愣了愣,转身看向雪麒麟。果不其然身子已经歪倒
在草堆上随着一声声的轻微鼾声而抽动着身躯。

  而玉曜则是放下本就不在意的饭菜,走到睡美人的身边将其扎着包子头的小
脑袋放到双膝上,只要低头便可以看到雪麒麟那毫无防备的睡颜。

  摩挲着手感甚好的黑发享受着怀中可人的柔软,一时的安稳竟让她愣了神。
思索片刻,一手做指竟是亮起点点灵光,慢慢触碰到雪麒麟光洁的额间使其自然
消失。

  待到后者额间微微亮起棱形的印记,这才作罢。

  弯身撩拨开发丝,竟是对着那张小脸张开檀口,徐徐对着其鼻尖处哈气。

  这一幕若是让好事者看到,恐怕就不免联想到纯洁美好的百合花盛开,但每
一次的吐气都会让雪麒麟额间的印记微微一亮。很明显另有所图的行为倒是有些
奇怪,玉曜的口气也因为长期的注意卫生以及身份使然只吃清淡口味的味道也有
着莫名的香味,这才让睡梦中的雪麒麟没有像上次一般紧皱眉间想要努力睁眼。
相比于上次要顺利多的过程让玉曜很是满意,看着气味随着雪麒麟小巧的琼鼻吸
入肺部便不免升起微笑。

  迟早有一天,她要将雪麒麟培养成只属于自己的宠物。

  朦胧睁眼而视,只有在一旁闭目打坐的玉曜。不过更加吸引眼球的,却是玉
曜面前的散发着香喷喷气味的菜肴。

  「醒了?」

  玉曜睁开眼,突然开口问道。

  「咕……嗯……太累了……」

  下意识回答问题的雪麒麟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品相不错的菜肴,就差没流口水。

  「给你吃。」

  将面前的餐盘推到她的面前,后者则是满满的不解。

  「我不饿,而且手伸出去,就有吃的。」

  玉曜转头看向一边,似是不想听到雪麒麟的拒绝。

  在雪麒麟看来,玉曜也是同「纸条」妥协,经历了自己被舔手的事情后才换
来的这顿菜肴,已经太过饥饿的她忍受不住被勾起的馋虫,三下五除二的将菜肴
消灭的一干二净。

  「玉曜……谢谢你。」

  临睡前,雪麒麟小声的嘟囔着,竟是主动靠在玉曜的身边闭上了眼睛。

  玉曜笑而不语,眼眸看着房门思索着。

                第五天

  被一声喷嚏吵醒的雪麒麟不满的睁开眼眸,早早醒来的玉曜此刻蜷缩着身子
喷嚏不断。

  「???玉曜你这是???」

  雪麒麟凑到她的面前看着平日故作高冷的少女此刻一脸疲态,竟是没由得一
愣。

  随后到房门处奋力的拍打着房门,想要吸引着注意。

  「喂喂喂,里面有人病了送点吃的和药进来。」

  「有人能听到吗?」

  「喂,有人病了都不管吗?」

  「你们这些栽种别让小爷逮到了!不然有你们好果汁吃!」

  连连的嘶喊和拍打导致她的体力骤然下降,见请求无用的她不免又想起了前
几天的纸条。

  纠结的眼神在房门和玉曜身上两者之间来回扫视,片刻之后下定决心般的一
咬牙。对准熟悉且厌恶的圆洞口处将左腿伸了出去。

  「如你们所愿……」

  几乎咬牙切齿说道的雪麒麟话音未落,便明显感觉着左腿上有不断上下其手
的摩挲。没有一丝褶皱的手心将其左腿摸了一个遍。平日不穿罗袜的她只用灵气
护住腿部和足部,而足部处为了雅观也只是穿了一双浅蓝布鞋。而此刻想不到统
统便宜了神秘人。

  「这次你要敢舔我就……噫!!」

  娇蛮的话语尚未说出口,便被明显是舌尖的肉感吓了一跳。急促的呼吸打在
她的腿肉上,随着不断移动在她的大腿上留下了大片涎液。

  「腿窝哪里就……噫!!!」

  本想着求饶的雪麒麟却未曾想被无视掉还不说,神秘人还故意的一手略微抬
高她的左腿露出已经湿润的腿窝,急促的呼吸声打在上面,舌尖变本加厉肆无忌
惮的在腿窝处留下明显的痕迹。

  似是拍打着满意的货物般神秘人在其光滑白嫩的左腿上肆意时享受着雪麒麟
白嫩的肌肤,时不时的捏两下很明显被当做货物般一样对待。顺着神秘人的手心
往下,竟是停留在了那双布鞋处。

  两指捏住小巧的足尖,隔着鞋面感受着里面的软嫩。

  「该……该不会!!」

  未等雪麒麟惊愕出声,突然的凉气袭来,那双平日只在鞋内包裹的莲足蓦然
出现在外面,享受着新鲜空气的同时也被不知名的神秘人视奸。

  这只纤巧莲足被一双软嫩的手握在手心,竟让神秘人愣了愣,同样保养甚好
的素手竟没有手中的莲足软嫩。柔若无骨的精巧莲足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手指
肚摩挲着足部最为软嫩的足心带起玉足主人的一声声娇笑。五根大小不一但也饱
满的足趾似珍珠般让人看得发痴了起来,随后在雪麒麟不可思议的惊愕中齐齐进
入了一片温热湿润的地方,随后的肉感十足的舌尖在每根玉趾上轻点飞舞,公平
地对待着每个浑然天成的珍珠。

  「呜啊……贼人……魂淡东西……放开……」

  两手撑着门板努力的想要抽回左腿,却早已被禁锢住前后动弹不得,只得红
着小脸不断咒骂道。

  门外的神秘人起了劲头,贝齿咬住雪麒麟的前足掌用牙齿感受着软嫩,舌尖
径直对着足心不断钻去,惹得门内的雪麒麟娇喘连连。

  「坏……坏家伙……噫唔……哈……哈哈哈……别……哈哈哈……」

  不断抖动着莲足想要躲避舔弄的雪麒麟不知道的是,如今被完全禁锢住的腿
只能干凭身体的下意识来摆动身体,而此举在神秘人看来无疑是明显的挑逗信号。
就连足踝都没有放过,随着可人的声声娇呼,整只莲足似是被强行蹂虐后的小可
怜般,无力的耷拉在洞口处,上面满是晶莹的口水和贝齿的红痕。

  「太……太过分了……」

  门内喘着粗气香汗淋漓的雪麒麟,生平第一次露出我见优伶的可爱面貌,眼
眸中的氤氲拨散不去,嘟起的小嘴边也流下控制不住的涎液。

  躺在一边的玉曜眼眸亮起精光,一改刚才的颓废模样,嘴中似是品尝着美味
般。

  「想不到雪麒麟那里这么敏感……」

                第六天

  玉曜歪着头端坐在草堆上,看着一旁嘴里念念有词的雪麒麟不断用手擦拭着
左足的行为不免轻笑出声。

  后者听闻怒瞪她一眼,一想到昨日的轻薄之事便又怒气冲冲的张牙舞爪。

  「你还笑!要不是因为你!你知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好脏的!!!要是
个丑八怪!!我就……」

  后面的话玉曜没有听进去,只停留在「丑八怪」三字上。下意识摸摸脸颊,
寻思到自己应该不算是「丑八怪」吧?

  「多谢。」

  玉曜眯着眼轻轻一笑,突如其来的客气到让雪麒麟一愣,嘟囔着只有她听到
的话语转头继续用力擦拭着莲足,誓要将上面的「污秽」擦掉。

  也许是昨天的莲足很让他们满意,今天倒是提供了正常的一日三餐,这才让
雪麒麟的怒火降低了一点。

  雪麒麟狼吞虎咽的吃相竟让玉曜看的呆愣住,不免轻轻一笑。

  「笑什么……」

  「没什么。」

  玉曜稀松平常的探出手指捻掉雪麒麟嘴边的残渣,竟是毫不嫌弃的放进嘴中
吸吮。

  「????哎?!!!!!」

  雪麒麟见状愣在原地,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玉曜的行为太过反常,实在
是让她捉摸不透,而如今亲密的行为更让她惊愕,心想道该不会被他人夺舍重生
了吧!

  这事两人心有灵犀的没有再提,正当雪麒麟原地打坐修身养性的时候,脖颈
上突然出现了一双手摸向了双肩。

  「?!」

  下意识回头随手打出一掌,却被玉曜挡下。

  「干什么??」

  雪麒麟干咽下咽喉,紧张的看着似是不怀好意的玉曜。

  「不干什么。」

  略显强硬的按住雪麒麟的双肩,软嫩的小手摩挲着僵硬的双肩。巧妙的手法
以及用了暗劲的力度,弄得雪麒麟后背处舒爽的发出骨骼重合的诡异声音。

  「舒服吗?」

  「嗯……」

  雪麒麟本欲拒绝,却被身后美人的体味熏的昏昏沉沉,鬼使神差的应了下来。
与此同时额间处的淡淡印记也随之发出只有玉曜才可见到的微光,后者见状笑着
继续在其双肩上游走。

  近日的疲劳也让雪麒麟近乎身心疲累,迷迷糊糊倚靠着后背的柔软眯着眼任
由曾经的仇人在双肩上肆意游走,恰好的力度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下意识觉得
好闻的香味从身体的每处地方都感觉为之欢欣,竟让雪麒麟在此刻感受到了一时
的温馨。

  玉曜的纤细手指不再满足于双肩之上,随着不断游走,摸向了雪麒麟略显稚
嫩的小脸。

  逗弄似的戳了戳软嫩的脸颊,雪麒麟竟只是舒服的呻吟出声并未阻止,玉曜
见状得意且贪得无厌的摸向了心心念念的樱唇。

  平日相见只会出言损害她的小嘴跟自己的并没有什么不同,意料之中的软嫩。
炙热的鼻息打在手背上,让玉曜得意忘形的将一小截手指通过嘴角处慢慢撬开樱
唇深入其中,竟是在雪麒麟意识还算清醒的时候做出如此调情的行为。

  不敢再度深入的玉曜见好就收,伸回来的手指放进嘴中吸吮,享受着雪麒麟
的味道。

  感受着双手下的可人如此听话的模样,忍不住弯下身躯凑到雪麒麟的小脸处,
樱唇在其脸颊上轻轻一点,留下第一次且只属于雪麒麟的印记。

  「你是我的……~ 」

  「哎?你说什么?刚才好像睡着了……果然还是太累了咩……辛苦玉曜啦~ !」

  「不辛苦~ 」

                第七天

  玉曜很早便醒来,只是没有动弹。

  眼眸直直盯着依靠在自己身边的雪麒麟,娇小的体型让人忍不住心生呵护。
蜷缩在玉曜旁边平稳的睡觉的雪麒麟恐怕都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在曾
经的仇人面前睡得如此安稳,而令人安心的气味更让她深深沉睡。

  殊不知正是这种气味,在以后的日子里,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她的意识,以及
一切。

  梦中的小七正在笑眯眯地喂着自己饭菜,却被随之而来的饥饿感给疼醒。

  「睡醒了?」

  睁开眼眸,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玉曜洁白清冷的面孔。

  「咳咳……不好意思」

  雪麒麟揉了揉朦胧的小眼,发觉自己同玉曜倚靠的太近,尴尬的赔笑道后不
着痕迹的远离。

  「没事。」

  玉曜见状没说什么,支起身子梳理发丝。

  碧绿的淡然眼眸仔细梳理着如墨的黑发,就这简单的一幕,竟让雪麒麟看呆
住。

  「唔……」

  没由得干咽下,趁着玉曜没有注意连忙撇开视线。

  「我在想什么……」

  对自己不满的嘟囔着,起身去拿属于自己的菜肴。

  又是一张纸条赫然入目,嘟囔着咒骂某人的话语,打开了纸条。

  「跟她相吻三分钟。大床一套」

  「哎????」

  不可思议的回头看向玉曜,后者则是同样摊开一张纸条示意。

  「玉曜……你……你怎么想的……」

  跟往常不一样的是这次牵扯到了别人,不过纸条上的三言两语就将雪麒麟的
思绪打乱,下意识的询问玉曜。

  「我……没意见。」

  玉曜蠕动下嘴唇,说出了让雪麒麟惊愕的话语。

  「哎???」

  双手抱胸紧张的盯着玉曜,不经意露出的小女人姿态让玉曜心头一阵。

  「这……我们应该可以假装这样,毕竟他们都不会知道的!就比如靠近点不
让他们看到就好!~ 」

  雪麒麟当做没听到般小手撑着下颚做沉思状来回踱步,随后兴奋的对着玉曜
说出自己看似巧妙的方法。后者则是偷偷一笑,点头表示肯定。

  「毕竟是正儿八经的床,可比草堆强太多了!整天睡这上面都要累死了!玉
曜有时间再帮我按摩下咩?」

  雪麒麟没心没肺的想着大好的事情,没注意到后者坏坏的微笑。

  「那还等什么?来吧!早点睡大床!~ 」

  雪麒麟眨眨眼眸,白净的小脸上闪起自信的微笑。

  「喏……咱们保持这样不动就好……三分钟……很快的……」

  两人面对面几乎鼻尖碰鼻尖,雪麒麟压低着声音悄咪咪的说道,后者则是点
头示意。

  因为身高的问题,两人只得双双端坐在草堆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任谁
也想不到短短的三分钟竟如此的漫长。

  两人的呼吸分别打在对方的脸上,这倒让雪麒麟不自然起来。

  随着雪麒麟额间的印记微微发亮,雪麒麟看向玉曜的视线愈发炙热。

  「你怎么了?」

  似是察觉到雪麒麟的不对劲,玉曜「好心」的开口询问道,一口气对着雪麒
麟扑面而去。

  本来就迷迷糊糊想要靠近玉曜细嗅气味的雪麒麟猛然被一口气吐在脸上,独
属于玉曜的体味一股脑的涌入脑海于肺部,同时跟神秘的东西似是匹配上打开了
某种机关,后者身体一软,竟是直直倒向了玉曜。

  意料之中的玉曜微微一笑,装作惊讶般任由雪麒麟将自己「扑倒」,「恰好」
嘴对嘴的两人四目对视。

  「唔……」

  昏昏沉沉的雪麒麟下意识的主动将小舌伸出,同玉曜嘴对嘴湿吻。小舌大摇
大摆的冲进玉曜的地盘,没等来得及嚣张便被早已等待许久的玉曜咬住舌尖,两
舌逗弄,竟是玉曜占了上风。反观雪麒麟的反应,就如同瓮中捉鳖般进退两难,
任由玉曜反打,在她的腔内攻城略地,将所有的津甜玉液搜刮一空,舌尖檀口全
部吞入自己腹中。而玉曜则是怜悯般的将属于自己的涎液慢慢渡了过去,又死死
堵住樱唇小口迫使其吞咽下去以换取新鲜空气。

  雪麒麟迷离的双眼无意识地看着玉曜,两人第一次的嘴对嘴分开竟是接起一
丝隐秘的银线。

  「我爱你……」

  玉曜看着可人面色潮红的模样,心中的欲火熊熊然绕,哪怕早已过了三分钟,
依然俯下身去堵住大开似是勾引人的檀口,肆虐着意识不清醒的雪麒麟……

                第八天

  再度睁开眼,没有了熟悉的干草味道,相反是软嫩的大床。

  歪头看向谁在一边的玉曜的侧颜,脸色不自然的泛起了潮红。

  「额……我这是怎么了……」

  雪麒麟察觉到不对劲,自己的身体难道真的有这么劳累吗?竟然总是动不动
就睡去。没来得及多想,就被玉曜打断了思绪。

  「睡得好吗?」

  睁开碧绿眼眸的玉曜看着雪麒麟,伸手揽住她的腰肢使其靠近自己。

  「额……」

  只是略微惊讶竟没有反抗的雪麒麟沉迷这令人安心的气味中,听到玉曜的问
题声音极其微小的回应道:「嗯……」。

  玉曜发自内心的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一如既往的菜肴,两人都没有说话。

  「计划成功了咩?」

  雪麒麟先开口,毕竟屁股下面的柔软的床垫实在是太舒服了。

  「嗯。」

  「那他们是信了咩?」

  玉曜听到直直看着她,笑了笑说道:「当然信了。」

  「哦!~ 」

  雪麒麟只当自己计划成功,却想不到自己的初吻没有留给齐琦琪,已经被玉
曜悄然夺去。但倘若说夺去,更像是她主动的投怀送抱呢。

  短暂的饭毕,玉曜主动拉着雪麒麟坐到床上。

  「给你按摩下吧。」

  雪麒麟不疑有他,坐得端端正正。

  双肩上的素手按摩的力度恰到好处,整个骨头架子都忍不住放松了下来。

  「这个力度可以吗?」

  玉曜凑到雪麒麟的脸颊旁边,哈出一口气询问道。

  「(吸气声),好……」

  雪麒麟迷迷糊糊地回答道,强打精神的她不断地摇头晃脑。

  「这里也需要按摩吗?」

  玉曜两手摸向少女的柔软面团,调笑问道。

  「嗯……」

  已经开始慢慢摸上小丘的玉曜上下其手,隔着衣料对着发育甚好但也显较小
的嫩乳发动攻势。两手先是盖住小山丘,滑嫩的手心感受着里面的温软,让玉曜
忍不住摩擦起了双腿。

  手中的椒乳盈盈在握,在玉曜的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形状。每次的揉捏都会让
雪麒麟一声媚意的哼叫,让玉曜更加变本加厉的玩弄其落入手中的曼妙身躯。

  不满足于衣料的抚摸,素手轻而易举的透过衣角进入白皙的胴体里面,只见
雪麒麟的道袍里面胸部之间,鼓起拳头大小的小包。

  而玉曜的两手,终于摸上了心心念念的白玉球,指尖捻住小巧的乳尖不断捻
动使其挺立,却没想到雪麒麟的乳尖竟然是少见色情的内陷乳。

  「麒麟儿的身体真棒呢~ 」

  玉曜弯下身子在雪麒麟的耳边轻声呢喃,却不在乎是否可以听得到。

  微微颤动的身子让玉曜感受到了可人的反应,指尖找到了内陷的乳尖,双双
夹住径直拽了出来,又在素手的来回拨弄下,竟是有了反应直直挺立起来。

  抛开玉曜的素手作乱,那本就衣料单薄的道袍上竟可以肉眼可见两颗粉嫩的
蓓蕾如同黄豆般的大小挺立。手感甚好的面团不断的揉捏让玉曜的脸上也泛起春
意的潮红,沉迷于雪麒麟肉体的美味的她没有注意到被玩弄的可人眼神闪过一丝
清明。

  「玉曜!!」

  「!!」

  一声怒吼吓得玉曜停下了手中的面团,呆愣原地。

  「……」

  等待许久没了后话的雪麒麟就又是沉默下去,任由自己的双胸在玉曜的手中
任其摩挲。

  收到惊吓的玉曜抽回双手,调整身位走到雪麒麟的面前,看着她的金色眼眸。

  朦胧着一片水气的双眼没有了往日的清明,神色略显痴傻的雪麒麟就连嘴角
边滴落的涎液都没能处理。

  放下心来的玉曜拉动起雪麒麟的藕臂,牵着后者的小手使其直直伸展开来,
随后又突然松开手使其自然掉落。

  玉曜很是喜欢这种可以肆意掌控他人的征服感,更喜欢被掌控人的无力感,
这会让她更加的兴奋。

  再度拉起藕臂松开双手,看着曾经不可一世的雪麒麟呆愣的坐在床上任由自
己发落的模样,竟是不雅的摩擦起了双腿。

  素手靠近道袍,一个一个的将其纽扣解开,露出的中间的衣角缝隙若隐若现
着曼妙的胴体,未来得及仔细欣赏,便突然发现雪麒麟的内衣竟完全没有,全靠
单薄的道袍遮掩。

  「想不到麒麟儿还是个淫娃儿~ 」

  玉曜媚意地笑道,双手扶着可人纤细的腰肢慢慢蹲下,拨开白皙的大腿蹲在
其中间,将两片衣料左右拨开,露出了少女少见天日的肚脐。

  「真是美味呢……我的麒麟儿~ 」

  毫不嫌弃的凑上去,先用脸颊摩挲着少女的腹部感受着温热的肌肤,又凑到
心脏处把脸颊枕在圆圆软软的小馒头上,听着少女令人澎湃的心跳。

  心满意足的探出舌尖一路从乳沟处舔到少女的肚脐,围绕着棱形的部位绕着
圈打转,再度抬起头,雪麒麟的腹部是一片涎液。

  「雪麒麟真不愧是雪麒麟,真如名字一般全身都是宝~ 」

  玉曜如痴如醉的病态般双手摸脸陶醉道,伸出手在雪麒麟的脸上如同抚摸精
致的工艺品般小心翼翼的摩挲,神情的眼眸中全是肉眼可见的爱意。

  「当我宠物吧,麒麟儿!~ 」

  似是表白的话语说出,房门骤然打开,形形色色的女仆走了进来,快速且小
声的将房内的一切收拾干净。随后一人恭敬地奉上一个精巧的盒子,玉曜接过打
开,赫然是一个名贵的项链。

  玉曜拿起专门定做的「首饰」,郑重的给「失神」的雪麒麟的脖颈处戴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