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刻晴】【作者:梦染上颜色】

  • 【原神刻晴】【作者:梦染上颜色】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梦染上颜色
字数:10212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竟然真的出了刻晴——!!!」一名少年兴奋得闭上
了眼睛,拿着手机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由于过度兴奋导致猝死。

  ……

  「喂醒醒,事情那么多,再不做可就做不完了!」熟悉的声音响在耳畔,林
轩猛地睁开眼睛,追寻声音的来源看向床边,那里正站着一名双马尾耳状发的紫
色头发的少女,其身上穿着熟悉的露肩连衣裙,下身也是印象深刻的黑色连裤袜
……

  「刻晴?!」

  仅仅是一眼没有任何迟疑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林轩震惊地发现眼前这个少
女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都想要抽到的刻晴吗?!但……为什么?为什么刻晴会真
的出现在他眼前?

  ——不是说这样不好,但要知道他是在玩一款叫做《原神》的游戏,就算抽
到想要的角色也是在游戏里吧?而现在却在现实中亲眼看到了,而且她就在自己
身边,只要伸手就能摸到……

  开什么玩笑?!!

  他除非是穿越了,不然就是在做梦!根本没第三个可能,所以现在他首先要
排除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梦——「啪!」

  林轩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巴掌——因为怕太轻而没有真实感,但当真的打了之
后,脸上立即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整张脸瞬间因疼痛而扭曲起来,嘴里不断
倒吸冷气。

  「喂,你没事吧?干嘛要打自己?」眼前的少女——也就是刻晴,在扇了自
己一巴掌后让林轩彻底认清了现实!

  刻晴看起来很惊讶于自己打自己的行为,菱形的眼眸透露出强烈的疑惑,
「你该不会是睡傻了吧?这样我很头疼啊!」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有点不敢相信你会在这里……」

  「什么意思?」

  刻晴微微皱了皱眉,「我们都即将要结婚了,我还会在哪?短时间内我不会
离开太远的,除非结过婚之后。」

  说到这里时,林轩已经是被惊得外焦里嫩了,他感觉自己出现了幻听,甚至
依旧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如果不是做梦会看到刻晴?如果不是在做梦,会听到刻
晴说要跟自己结婚???!

  开什么玩笑!

  「我还要去波管事那里处理一下事物,就不等你起来了,厨房有些食材自己
去做吧,那我就先走了,拜拜。」刻晴看起来依旧很忙的样子,对林轩的异常也
没继续深究下去,大概是觉得是在发神经罢。

  「等等!」

  「怎么了?」

  「给我……带份牛杂。」但刚说完就自己先愣住了!

  ——等等!我在说什么啊?!什么带份牛杂?!啊?怎么一不小心把网络上
的调侃说出来了啊?!这样说出来未免也太奇怪了!

  「牛杂?」刻晴用手叉了下腰,问道,「那是什么?是吃的吗?」

  「啊……是!」

  「嗯,好吧,如果有时间我会给你带一份的,那你知道哪里有吗?」

  「……什么?」

  林轩有些懵,他脑筋还没把前面的话接上。

  刻晴转而抱着手臂有些无语道,「当然是牛杂啊,你刚刚不是说要我带一份
吗?我问你哪里有,毕竟我可没吃过那个。」

  「……呃,其实……不带也没关系的。」林轩只是随口说说罢了,纯粹是个
梗,他又不是非要吃牛杂……不过说起来,他真的想吃一下了。

  当然对于刻晴能不能带回牛杂这件事情上,他真的不抱什么希望,现在他仅
仅能见到心念念的刻晴已经非常满足了,不想再奢求更多。

  「呼……那我走了。」

  刻晴没再继续询问,有些无奈地打了声招呼后就离开了房间。

  林轩看着被换上的房门,转而打量其屋内的情况——因为刚刚一开始注意力
都被心仪的少女所吸引,没工夫注意他现在所处的环境,当刻晴走后他便开始查
看起来。

  房间内很简洁,可以说一目了然,看起来除了一些必要物品就没别的了——
不过事实真的如此吗?对此林轩下地,视线转了一遍屋内。

  ——虽然知道翻看别人的房间是一件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可是林轩却是忍不
住,一想到这是刻晴的房间心情就非常激动,也不知道怀着什么样的目的在房间
中翻找起来。

  最终让他失望的是,这个房间几乎没有特别的东西,似乎就是他的房间,刻
晴并不住在这里。

  ——其实也能想得到的,就算对方说了跟自己将要结婚,不过同居这件事还
是有些不可能的。根据刻晴的行事风格,就算同居基本也还是就跟一个人住一样
……

  林轩不由得叹了口气,当然这仅仅是没有在房间里找到关于刻晴的东西而失
望,不过对于自己能穿越到提瓦特大陆感到非常开心!

  提瓦特大陆是《原神》游戏中世界,里面包含了七个国家,分别是蒙德、璃
月、至冬、稻妻、枫丹、穆纳塔、须弥,同时也对应了七个元素,分别是蒙德的
风元素,璃月的岩元素,至东的冰元素,稻妻城的雷元素,枫丹的草元素,穆纳
塔的火元素,最后是须弥的水元素。

  《原神》这款游戏可谓是非常火爆,世界各国的游戏排行榜几乎全部登顶霸
榜,每天不知有多少人入坑。而作为一名从开始玩到现在的老玩家来说,玩到现
在几乎所有角色都有了,不过最喜欢的角色刻晴却没有,无论怎么抽也抽不到,
仿佛专门针对他一样,为此他打了很多个电话问客服,得到的回答完全就是标准
的答案「祝您好运」、「一定能抽到的」。

  说实在话,林轩几乎都想买个有刻晴角色的初始号重新练了,不过还没开始,
他居然就抽中了!但也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抽中之后居然真的给了他一个看得
到且摸得到的刻晴,还附送给他一个完整的世界观!

  望着窗外熟悉的璃月城镇景象,林轩露出了痴痴的笑容。

  「提瓦特大陆,我来了!」

  ……

  「……唔,比游戏里的要更大啊!」林轩来到屋外,真正在璃月城镇中漫步
才发觉这里比他印象中的游戏地图的璃月还要大得多,如果按照游戏中十多分钟
跑完整个璃月城的话,那现在没一个小时大概是跑不完的。

  ——这样才更合理些,也让他更明白自己身处在璃月,而不是游戏里。

  街上人来人往相当热闹,跟人打听过后才知道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但就是
与往常差不多的一天都如此热闹,真不知道到了海灯节又会是怎样的景象?

  可以肯定那将会是非常非常热闹的一天,街上肯定遍布了人。

  在闲逛的时候,他自然要打探一下情报,这个世界观究竟还是不是他所知道
的那样,如果是的话便不会陷入被动,一旦占据主动,接下来的日子也会好过很
多。

  之后林轩对路人说了关于「帝君之死」这件事,当然是非常隐晦地暗示了一
下,毕竟明着说万一帝君还没死岂不是要被人打死?

  连续对五名路人进行了测试,而结果都是没有。

  ——也就是说剧情还没有进展到那里?又或者说那种剧情在这里根本就不存
在?只剩下了这两个可能,想得到真正答案的话就要到蒙德打听了,不过蒙德距
离璃月可是很远,游戏中当时跑地图也都跑了好久,而在这个世界肯定会更久!

  林轩不死心又打探了下关于「旅行者」的事情,一样没有得到肯定的回应。

  两名千岩军在不远处看着林轩,忽然一人直直地朝着后者而来,气势汹汹的
模样让许多人都不禁瞩目看过来。

  当人们发现目标是林轩之后,没有人阻止,反倒都是一副对接下来的发展好
奇的模样。

  其实对于林轩已经有非常多的人不满了,对于那家伙被刻晴看中,简直就是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遭到了全璃月一半以上男人的抵制,甚至还有不少女性,也
不知道她们又是什么理由。

  当然这些林轩现在都不知道,却听到了旁边传来了刺耳的议论——「就是那
家伙,竟然跟玉衡大人睡在同一屋檐下,真是可恶啊!!好想取而代之,玉衡大
人是我的!」

  「就那小子,也没啥特别的嘛,竟然能被玉衡大人看中,真是奇怪!」

  「所以我才恨不得取而代之!真不知道玉衡大人究竟看上那小子哪一点了,
竟然扬言要跟他结婚,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都快疯了!」

  「安啦安啦,玉衡大人的选择要尊重,还是趁早接受现实吧。」

  「不行,我要跟他决斗!」

  当这句声音落下,林轩不由得朝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一名略胖的千岩军拿
着长枪气势汹汹地朝他走来。

  然后也就这么直直地朝他说了声「我要和你决斗」,随后引来了众多目光,
一时间路人都围了过来。

  「抱歉,恕我拒绝。」

  林轩才不会答应,他跟这名千岩军比起来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跟他打不
是自找苦吃?

  「你难道是怕了?堂堂玉衡大人的夫君居然会怕?哈哈哈哈哈哈!!!玉衡
大人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看上你这么一个废物!赶紧自己取消婚约吧,不然到时
候更丢脸,哼!大家说对不对啊?」

  「对啊!」

  「赶紧离开玉衡大人!别给玉衡大人丢脸!」

  「……」

  这名千岩军的话让路人都纷纷附和,林轩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就算是这
样他依旧不为所动,不打虽然被嘲笑,打了更是被嘲笑,还会受伤。

  「抱歉我还有事,请大家让开。」林轩对围观的人群道。在他话音刚落后几
乎没人阻拦,他们又不是这名千岩军,只是普通的民众而已,最多起起哄,要说
真的为了刻晴而与自己对抗,那种人还是很少的。

  「别走,跟我决斗!」

  随着这一声怒喝,林轩从身后感知到了危险临近,思维还没反应过来,身体
就先一步侧偏,就看到一只手抓了个空。

  他没想到这名千岩军真的会动手,这家伙到底有多仰慕刻晴啊?不过很遗憾,
他还是远远比不了自己,败者只会像这样无能地不顾底线罢了!

  「你觉得刻晴她会喜欢你这样的吗?只是拒绝而已就已经气急败坏了?她看
到的话肯定会非常厌恶吧,劝你还是打消找我麻烦的想法,毕竟这样做也是有后
果的!」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林轩?被这么对待不生气才怪!有可能的话
他真想教训一下对方,不过就先从威胁开始做起吧……

  既然自己与刻晴关系亲近,那么找她拜托点事情肯定也可以的,相信他把现
在这件事跟刻晴说了,后者不但要找其麻烦还会更加厌恶!

  虽然这种类似借刀杀人,可实际上他知道这也可以说是「告家长」,上不了
台面。

  「……」

  林轩的话让这名千岩军一时怔住,就算后者离开也没再继续阻拦。

  ……

  「那个……你们好,我叫林轩,很高兴认识你们!」林轩来到一家酒馆里,
坐在两名……准确地来说是一人一派蒙对面坐了下来,丝毫没有拿自己当做外人。

  眼前这两个他印象自然深刻,那名少年是《原神》游戏中的主角,旁边那个
大脑袋长得很可爱那个则是派蒙,按照游戏中的描述,派蒙就是派蒙,所以就是
一人一派蒙了。

  刚刚他在围观的群众里面看到了他们两个,是在最外面,没有久待就离开了,
他见此连忙跟上,最终跟到这个酒馆,也决定在这里与他们见面。

  虽然说是初次见面,但在游戏中可是经常见到,不过对方对于他的自来熟倒
是有点疑惑的样子。

  「啊,你就是刚才那个未婚夫!」派蒙果然是第一个出声。

  「……我叫林轩,还是请你叫我的名字。」林轩有些无语,明明他刚刚都说
了自己的名字……不过派蒙嘛,他也是知道的。

  「抱歉,派蒙她说话没有大脑。」作为同伴趁机也挖苦了一下,「你好,我
叫做空,是名旅行者,刚从蒙德而来。」

  空笑了笑,不理会派蒙暗自在生闷气,随后对店员叫了些酒来。

  「哦~ 是那名拯救了蒙德的荣誉骑士啊!」林轩很是意外,当然是装的。他
作为一名《原神》的游戏玩家自然知道主角的经历,因为在游戏中他就是在扮演
主角。

  不过现在是第一次见面,自然得表现得惊讶一些。而对此空则摇了摇头谦虚
道,「那些都是运气罢了,说实话如果没有朋友们的帮助就凭我自己绝对做不到
的!」

  「对了,你们来这里是?」林轩岔开话题问道。

  「我是来寻找我妹妹的,她有穿着跟我差不多的衣服样式,头发颜色也跟我
一样,有着一双明橙色眼睛……」空想到自己的目的连忙向林轩形容了一下。

  而林轩认真听了后摇了摇头,实际上他知道对方的妹妹在深渊教团那边当领
导层一样的人物,不过他倒是没有什么根据,就算说了对方也不会相信,还不如
不说。

  「这样啊……」空明显失望,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毕竟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不
知道多少次陷入失望中了。

  「放心吧,你一定会找到你妹妹的!」作为一名游戏玩家,林轩说出这句话
是真心实意的。

  「谢谢。」空露出了下笑容,「说起来刚刚那种事,林轩你是不是经常遇到?」

  「啊……是吧。」提到这个林轩也非常无奈,但既然成了刻晴——璃月七星
中的玉衡的夫君遇到那种事也是实属正常,他对此倒不是说有多厌恶,而是觉得
无奈罢了,毕竟他懂得那些人的心情,那感觉就像之前玩游戏时看着别人拥有刻
晴而独自羡慕……

  「你叹什么气嘛!这样的事不应该高兴吗?」派蒙道,「我可是见过刻晴的
画像,的的确确是个好看的大姐姐,换做是我的话,我早就兴奋得睡不着觉了!」

  「……」

  对于派蒙的话,林轩暗暗翻了个白眼,真是说话不经过大脑啊,设身处地想
一想就知道他为什么苦恼了。

  「好了派蒙。」空制止了一声,后者抱着酒坛漂浮在空中给自己面前的碗里
倒了一碗,然后大口喝了起来。

  但很快就吐了吐舌头,并皱起了眉头,「什么嘛!比起卢姥爷的酒差得好多
啊!好难喝……」

  「……」

  这也正常的吧?迪卢克开的酒馆是蒙德有名的,而这里只是一家普通的酒馆,
酒能一样嘛?

  随后两人因非常投缘,所以喝了很多,不过林轩倒是根本不懂自己的酒量,
没过多久就醉了,倒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什么嘛,还以为有多能喝,没想到才一会儿就醉了!他该不会是不想买单
所以才……」

  「别这样想,这些酒才值多少摩拉?不至于付不起,他是真的喝醉了!」空
并不那么认为。无奈地摇摇头,把林轩一个人丢在这里以他的作风也做不到,所
以就打算将其送回家。

  ——不得不说,这种高尚的行为举止延续了游戏中的设定。

  空背着林轩离开酒馆,在问了几个人后都不知道林轩住在哪里,接着他打算
到冒险者协会去向凯瑟琳问问关于林轩的住处。就算凯瑟琳也不知道,也可以问
问在那里的冒险者们。

  ——或许要不了多久林轩就能自行醒来呢?那样自是最好。

  冒险者协会距离这里并不算远,走个十多分钟就到了,在冒险者协会大厅中
正有着很多冒险者,而不像游戏那样只有主角一个,凯瑟琳在这里也不会只服务
于空一人。

  「啊!快看!那不是刻晴嘛?!」走进协会大厅中,派蒙一眼就看到了之前
在画像中看到的人,那个人正是刻晴,此时正在跟凯瑟琳说着什么。

  「快,我们快过去!」派蒙道。

  空点点头,绕开众多冒险者来到柜台前,随后他的到来也吸引了凯瑟琳和刻
晴的注意。

  「……林轩?他怎么回事?好大的一股酒味!」刻晴捏着鼻子后退了一步,
但随后又上前检查起情况。

  「我们喝了点酒……」

  「嗯,喝了点酒,没想到这家伙的酒量这么差!才一点就醉了!」派蒙飘在
空中抱着手臂道。

  「派蒙……」

  「我说的是实话嘛!」派蒙鼓起了小嘴,「不过既然找到了你,那就把他交
给你吧,我们不知道他住的地方在哪,就只能拜托你送他回去了,毕竟你是他的
未婚妻嘛!」

  「嗯,我会带他回去的,真的谢谢你们了。」刻晴起身对两人道了声谢,随
后再跟凯瑟琳说了几句,就带着林轩回到了住处。

  「唔,真是羡慕啊!」

  派蒙看着刻晴拖着林轩离去的背影不禁感叹了一声。

  「你羡慕什么?」

  「我羡慕他们之中有一人出了状况,另一个人会负起责任照顾。」

  「那种事我们也可以做到啊,羡慕什么?」

  「旅行者,你不是一直都把我当做是应急食物的吗!如果我出了问题,或者
食物不够了,恐怕我就会被你当成食物吃掉了吧?!」

  「……」

  ……

  「你醒了?还好只是喝了点酒而已,只是睡一觉就可以了。」刻晴坐在床边,
看到林轩醒来微微松了口气。

  「刻晴?唔,我这是在哪?」林轩不禁问道,他记得自己在跟空喝酒来着,
怎么会跟刻晴在一起?而且还躺在床上?话说回来,他这是在住的地方啊!

  随后刻晴说了前因后果,才让林轩明白过来。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我真没想到喝了几口就醉了……」这个他是真的没想
到,这个世界的酒真的不能用常理度之,是他自己没把握住。

  「既然没事了,我就先走了。」

  「等等!」

  林轩叫住了刻晴。

  说起来他跟刻晴见了两次面,但相处时间都不长,两次就像这样没说几句就
匆匆离去,如果接下来日子都会是这样,那他真的有够郁闷的!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

  「……可以留下来吗?我想再多跟你说说话。」

  「究竟是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可以靠近些吗?」

  「……」

  刻晴迟疑了下,不过还是按照林轩说的身体靠近了些。

  「……我们是夫妻吧?」林轩问道。他本来想突然抱住对方的,不过想到刻
晴的反应速度肯定比他快,所以就打消了那个念头,改为问出了这句话。

  「问这个做什么?当然是啊……!」刻晴倒是没有多么迟疑,很快给予了回
复,「等到请仙大典结束之后,应该就要结婚了。」

  「请仙大典……是在什么时候?」

  「明天。」

  刻晴道,「所以我现在的事情很多,如果因为是结婚的事情倒是不用担心,
到时候会如期进行的。」

  「……」

  林轩感觉头疼,因为到时候请仙仪式肯定会失败,因为他经历过所以很清楚。
到时候整个城内必定会一团糟,哪里还会有时间进行结婚这件事?

  「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还有很多事要忙。」

  「等等,我……」

  林轩拉住了刻晴的手,看对方疑惑看过来,他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我想要你陪我,一会儿就好,接下来你肯定会很忙吧?到时候可没多少时间了
……」

  「……」

  「可是那边还有很多事要做……」

  「那些交给别人就行了,又不是所有事都要你亲力亲为。」

  「……呼,好吧。」刻晴点了点头,「不过我先将工作交给其他人,要不了
多少时间。」

  「嗯。」

  林轩应了声,目送着刻晴离开房间后不禁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其实对于刻晴能够答应自己的请求他是真的没想到,毕竟刻晴可是个工作狂,
而今天这个日子可以说是最需要刻晴的时候,但对方却愿意撇下工作答应他的一
厢情愿,真是令人意外!

  很快刻晴就回到了房间,「我已经将工作全部交给别人去做了,呼……」

  「那个……只是单纯地聊天吗?」

  「差不多吧……也不全是。」林轩道,「坐椅子上的感觉可不怎么好,来,
坐床上吧,床上更舒服一点。」

  「……」

  「怎么了?」看刻晴还有些犹豫,林轩心情有些忐忑。

  毕竟坐床上也就相当于跟他坐一起,两个人会紧挨着,身体会彼此触碰到,
可以闻到对方的气味,感受到对方的温度……

  ——当然这些感受都是林轩所想象到的,不过虽然不懂刻晴此时的想法,却
也能猜出大概。

  「嗯……」

  刻晴嗯了一声,随后脱下鞋子,掀起被子将屁股坐在了床上,然后再是裹着
黑丝的圆润双腿。

  「刻晴……」

  「嗯?」

  「总觉得这像是梦一样。」林轩道,「没想到你会真实地出现在我面前。」

  「你在说什么胡话?还没睡醒吗?」刻晴皱了皱眉,「如果只是说这些毫无
营养的话,我可就要走了。」

  「别!」

  林轩连忙道,他刚刚的话确实是有感而发,不过换位思考一下就像刻晴说的
那样毫无营养。

  「说说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吧?第一次认识是在什么时候?」

  「几天前吧,那天家族的人将我介绍给了你,本来我是觉得没兴趣的,不过
当真的看见你之后……」说到这里刻晴有些迟疑,很快就道,「心脏在快速跳动,
就像是一见倾心那样,那一刻脑袋里满是你的身影……根本没有别人了,再后来
我就有些莫名其妙答应了你的求婚……」

  「……那你现在后悔吗?」林轩没想到他们是这样见面的……但对之前的事
他没有参与更不可能理解其中的缘由,只是问出眼前他所在意的问题,刻晴此时
对自己的感觉是怎样?是不是后悔了呢?如果真是那样可就太悲催了!

  「不后悔,我做的事从来没有后悔过。」刻晴对此回答得很坚定,「虽然当
时是一时冲动,不过现在我感觉对你依旧很心动,也想要跟你在一起。」

  「那就好。」

  林轩松了口气,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让他胆子也大了些,一只手在被窝里放在
刻晴的腿上,后者腿动了下就没再动,而且也没说什么,看来是默认了他的举动。

  当真的摸上梦寐以求的刻晴黑丝大腿时,无论是手感还是精神上都得到了极
大的满足!和想象中的一差不多,腿上很滑,有种圆润的肉感。

  「……」

  刻晴没有继续说什么,默默地感受着抚摸,过了会儿才终于出声道,「……
你很喜欢腿吗?我看你今天都有在看我的腿。」

  「嗯!」林轩果断回答道,「只要是刻晴你的身体,每一寸皮肤我都喜欢!
诶?你脸红了!」

  「……没有。」

  刻晴有些慌乱,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不过也只是装作恢复正常而已,实际上
心情肯定不会那么平静。

  「刻晴……喜欢你哟~ 」

  「呜~ 」

  林轩贴近了刻晴的脸,然后用嘴印在了对方的嘴唇上。

  软软的润润的,刻晴的嘴很诱人,想要就这么一直亲吻下去。再加上对方又
是自己心念念的人儿,林轩想要更深入地感受对方——他开始尝试用舌头撬开刻
晴的贝齿,而对于这种玩法明显让对方很惊讶,双手抵住他的前胸,但也没有真
的推开。

  就这么半推半就之下,林轩的舌头成功伸入了刻晴的嘴里。

  「啊呜~ 呜呜……」

  在进入的那一刻,传开了刻晴略显慌乱的声音,而林轩听到这可爱动听的声
音,内心已经陷入了兴奋中,迫不及待地用舌头撩拨起对方的舌头,在刻晴的舌
头上不断挑弄,抚摸……

  做这些的同时,林轩的手从刻晴的大腿处一直抚摸到大腿根,然后手忽然向
一边迁移,来到了小腹部,而在更下面一点就是肉穴位置。

  「等等……!」

  这回换刻晴说出了「等等」,她用手推开林轩的身体,此时她满脸红晕,两
边的嘴角露着液体,加上眼镜略显迷离的模样,简直戳到了林轩心房的正中央!

  「那里……不行。」

  「我们是夫妻吧?只要是夫妻就必须要做那种事,刻晴,你难道要食言了吗?」

  「……」

  刻晴没再说话,似乎觉得林轩的话无法辩驳?

  要弄清她的想法就只有继续行动,所以后者继续刚才的行动,将手抚摸在刻
晴的小腹处,再慢慢往下……

  「唔嗯~ 」

  刻晴发出动人的呻吟,却没有再次推开林轩。

  而林轩清楚对方的性格,只要不再反抗,那么就代表已经认同,所以他不再
担心被推开,手陷入被加紧的双腿之间,虽然隔着丝袜却也能感受到小穴饱满的
形状,以及大腿根处的滑嫩的肉感。

  「刻晴……」

  林轩再次吻住了刻晴,舌头在她的口腔中搅拌,彼此的唾液混杂在一起,不
知道喝下去多少……与此同时陷入其双腿之间的手缓缓上下动了起来,手指的侧
面在饱满小穴形状的裂缝那里摩擦着,让手指感觉到对方的双腿再次夹紧了些。

  「啾噗呼呼~ 刻晴,放松些~ 」舌头从刻晴嘴中拔出,随后轻声在对方耳边
说着,林轩转而进攻起了她的耳朵,小小的耳廓被嘴巴含住,里面的舌头在舔着
……

  「嗯呜~ 呼呼呼……耳朵被舔着,呜呜……」刻晴呢喃了一声,只觉得身体
已经使不上了力气,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林轩的动作,都让她的身体发软……

  「呜呜~ 哈啊啊~ 有种……舒服的感觉涌上来了~ !呜~ 啊啊~ !下面~ 下
面有什么从里面~ 流出来了~ !啊啊……」

  ——刻晴所说的林轩自然知道是什么,此时在不断摩擦小穴的那只手已经可
以感觉到湿润的感觉了,也就是说对方的小穴已经流出了淫液,也代表着做好了
进行下一步的准备。

  不过林轩不想那么快,那样做肯定会让刻晴抗拒,还是先让其绝顶再说——
林轩将舌头伸进刻晴被浸满唾液的耳道内,一时间咕噜咕噜的声音和被像是侵犯
一般不断在耳道内做着活塞运动,让刻晴感觉整个脑袋都被耳朵里的舌头搅得乱
七八糟……

  「哈呜呜……呜呜呜~ 啊嗯嗯~ 呜呜……嗯嗯……」

  趁着刻晴还陷入混沌之中,林轩将手伸入她的衣服里,然后拨开连裤袜,手
就那么从连裤袜的里面伸了进入,再伸到内裤的里面,便摸到了肉穴——没有阻
隔后,可以更加清楚地感受到肉穴此时被淫液浸着之后的模样,稍微拨弄饱满的
阴唇,淫液便迫不及待般从里面涌出,将手指都浸得湿透。

  接着林轩用一根手指分开左右两瓣阴唇,手指的里面贴住肉穴口和尿尿的地
方,接着开始上下滑动起来——「噫吁~ !那里……!啊啊~ !很舒服……呜啊
啊~ !怎么会……?!!啊啊啊……!」刻晴被动着再次夹紧了双腿,几乎要把
肉穴中那只手全部融入进去!

  「不行!停下!好有感觉……~ !身体变得好奇怪~ 」

  「没事的,刻晴,顺着身体的这个感觉,不要忍耐,相信我。」林轩说完手
指的速度加快了些,手指摩擦肉穴甚至都能听到发出啾咕啾咕的响声,而这声音
两人此时都能听到,尤其是刻晴更是觉得羞耻,一张脸已经红透,身体说不上来
的有感觉,仿佛那个地方某种东西积累得愈来愈多……

  「呜呜……不行~ !又有什么……好强烈!要流出来了~ !停下,真的要…
…啊啊~ !」

  「刻晴,那是正常的,被这样抚摸谁都会这样,所以不用担心~ 身体请再放
松……」

  「啊啊不行~ !放松感觉会更强烈的!!啊~ 啊啊……!」

  「不要忍耐,就那么将一切都释放出来,不会有事的,相信我。」林轩贴在
刻晴耳畔轻声说着,并且身体紧紧抱着对方的身体,希望能让她安心些。

  「啊~ !啊啊……!!那……听你的啊啊……我要——噫啊啊啊啊啊……!!!!」

  刻晴身体刚放松下来,激烈的快感便如大海般将她淹没,在发出绝顶的呻吟
之后意识陷入了一片空白,不过身体紧随其后开始剧烈颤抖,下一刻从肉穴口直
接喷出一股力道强烈的激流,从手指上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冲击!

  林轩却没有停下来,手指继续在肉穴中间不断摩擦起来,第一股,第二股,
第三股激流在手指的刺激下不断喷出!因为快感接连冲刷下,刻晴此时毫无反抗
体力,只能被动承受着,嘴中因为绝顶而发出无意义的呻吟……

  「呜呜呜噫噫噫……!!!」

  「啊呜呜呜……!!!!」

  「噫咕呜呜呜呜……!!!!」

  「……」

  绝顶!绝顶!绝顶!!!一次又一次绝顶,一次又一次无意义地呻吟,身体
却持续不断地颤抖着,淫液喷了一遍又一遍,仿佛没有枯竭的时候……

  手指在刻晴颤抖的身体下,突然弯曲刺入了肉穴之中——「呜噫噫噫噫噫噫
噫噫……!!!!!!!!!!!!!!!!!!!!!!!」

  刻晴的身体剧烈挺起,肉穴内的激流持续不断,整张表情因为极致的快感而
崩坏,双眼翻白,吐着舌头,唾液不断地从舌头上流下,意识不知飞到了哪里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