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虐大陆】第三章:荒淫仙体(重口,母畜,淫虐)

  • 【淫虐大陆】第三章:荒淫仙体(重口,母畜,淫虐)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上官承诺
2019.4.11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1796

  ps:最近建了一个交流群,希望有喜欢文的人进群交流,不收费,欢迎讨
论剧情

  还有就是实在没弄明白图文怎么发,图就先存着了,以后再发吧

  「第一百八十六位,唐玄夜」

  冷漠的声音传入唐玄夜的耳中,但此刻的众人,却再无心思关心其他,纷纷
围拢在林如风身旁,甚至已经有好几个按耐不住的贱货扒开骚穴供林如风审视雪
白的的处女膜了!

  「徒弟,快去吧,你一定行的」

  秦瑶亲吻了一下唐玄夜嘴唇鼓励道,她固然明白淫体的意义,但她从来没后
悔认唐玄夜为主,哪怕唐玄夜一生平凡,她也愿意陪伴一生。

  唐玄夜没有多语,一步步走向红姑身后,这一刻,唐玄夜的背景极为孤单,
周围嘈杂的人群和她互不相干,如同空气一样,穿过众人。

  唐玄夜脱掉衣袍,露出手臂粗的鸡巴,也不做任何的润滑,直接把鸡巴插进
红姑的骚屄里。

  「啊……好大啊……好爽……」

  久违触碰的骚穴被大鸡吧强硬刺入,红姑高亢的呻吟着,但是在这嘈杂的人
群中显得微弱可闻。

  「主子……你的大鸡吧要了老奴的命了……快肏死老奴吧……」

  红姑虽然感觉骚穴疼痛无比,但是却也伴随着极大的舒爽,可唐玄夜在插入
红姑的骚穴后却毫无兴趣,因为红姑的骚屄实在是太干了,好像干枯的沙漠,让
他的鸡巴极大的不爽。

  红姑心痒难耐,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身体的问题?对此却也无可奈何,她
出殿寻遍良衣,却没有半点用处,最后只能悲天悯人,归隐殿中。

  「这也能叫骚屄?还不如干一个石头呢」

  唐玄夜毫不客气的讥讽道,狠狠的拍了红姑的屁股一掌发泄自己的不满,腰
部挺动,干了起来。

  「啊……主子……对不起……我不配叫骚屄……让你肏我真的委屈主子了
……对不起……啊……爽死了……」

  红姑听到唐玄夜的讥讽心中发酸,但却又不知如何回应,这几年无人滋养的
她已经尝尽了孤独的味道,如今有一人愿意肏她的贱屄已经是上天给的最大恩赐,
这点讥讽又算的了什么呢?

  唐玄夜也不管红姑嘴巴里发出的淫叫,干涸的手掌握拳,狠狠的砸在红姑露
出的屁眼上。

  「啊……」屁眼被重击,滋味定然不好受,但干涸的骚屄被耕耘的酸疼又让
红姑内心激动不已,索性把支撑身体重量的手绕到屁股后面,扒开屁股,让褐色
的屁眼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让唐玄夜看的清楚。

  唐玄夜哪里还客气,挥起拳头狠狠的砸向红姑的屁眼,另一只手也听按师父
吩咐的,揪起红姑的阴毛不断撕扯。

  「啊……主子……啊……您太会玩了……啊……要来了……高潮了……」

  红姑被唐玄夜这样玩了几分钟,就浑身抽搐,扒着屁股的双手也无力的垂下,
抽搐着迎来了高潮。

  但唐玄夜插在红姑骚穴中的鸡巴却没感受到一点雨露的滋养,但是子宫却不
停的收缩痉挛,温柔的按摩着唐玄夜插进子宫的肉棒和龟头。

  唐玄夜不管不顾,也不管抽搐着的红姑,大力抽插,拳头每一下都砸进屁眼
五寸有余,带出血水和肠液,阴毛也被扯下大把,在红姑高潮了四次后,把龟头
顶在红姑的子宫壁上,射了出来。

  「啊啊啊……谢谢主子……赏赐精液……」

  红姑感受到长久以来干涸的子宫得到滚烫的浓浆滋养,又来了一个高潮,眼
睛里的泪水汹涌,哭着谢道。

  也在此刻,石碑悬浮在空中,发出万丈光芒,蛮荒的气息传递出来,一声声
此起彼伏的呻吟在空间中传出,围绕在淫殿众人的耳朵。

  不止如此,整个荒林中的猛兽都回望淫殿方向,凶兽中祖辈遗留下的血脉记
忆在这一刻被唤醒,发出阵阵咆哮。

  星海中的大能在这一刻也心有感应,纷纷向混沌初域望来,却又迅速收回目
光。

  祖器也在这一刻躁动,诗月寒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痛苦,骚穴被完全撕裂,奶
头喷出的不再是奶水,而是让人胆寒的血雾。

  「荒淫仙体!」

  石碑中醒目的大字把在场的人拉回了现实,这四个大字让淫殿众人的心中颤
抖。

  荒古淫体!

  仙体!

  仙!

  秦瑶的手臂发抖,眼睛流出了炙热的泪水,笑容毫不掩饰的弥漫在脸上。

  这个血脉或许是当今已知最强大的了体质了吧,混沌体从未出世无从考究,
因为并没有记载,淫体的强悍无人敢否认,可以大战任何一体质,但是却在荒淫
体面前被完全压制。

  因为淫殿那位逆天到「秩序决策者」就是荒淫体,在他统治淫殿的年代,淫
殿中还有两位恐怖的存在——淫体。

  但纵然这两位淫体恐怖绝伦,在大乱斗的清算当中,领军杀到天地颤动,但
却被荒淫体压到抬不起头来,甚至有传闻,有一位淫体是哪位「秩序决策者」的
男奴!

  是与不是,如今已经无法考证,但是荒淫体克制淫体却是无法辩解的事实,
但荒淫体自从那位统治者走后,就再也没有出世过,所以当今星海中不知荒淫体
的强大,但是淫殿众人却对此无一不知。

  「仙体……荒淫体……这……」

  安娜颤抖的喃喃道,她的心中在颤抖,双腿不自觉的跪下,仰望着被光辉笼
罩的唐玄夜,一股臣服的思绪让安娜自己都感觉到不真实。

  不止安娜一人,淫殿的女奴都在承受着莫大的压力,不自觉的想要跪下。

  唐玄夜眼神扫视着众人,最后落在秦瑶的身上,眼神中透露着自信,仿佛在
说「我没让你失望」

  「徒儿……」

  秦瑶欣慰的看着唐玄夜,眼睛中的泪水包含着对唐玄夜的痴情,她落下的心
被唐玄夜注视着砰砰跳动。

  唐玄夜享受着祖器的洗礼,他能感觉到身体中的脉络在发生着变化,浑身的
内力也不断的增强。

  良久过后,光芒收敛,但是弥漫在唐玄夜周身的仙气却不曾褪去半分。

  唐玄夜漫步走到秦瑶的身边,如刚才一样,揉捏着秦瑶的丰臀,但如此前不
同的是,一群妖艳的骚货已经难耐不在献媚的心来到唐玄夜的身边,露出身体企
图勾引着唐玄夜的注意。

  当然也有浑身赤裸,扒开骚穴露出处女膜的贱货行认主礼,但唐玄夜却视若
无睹,依然自顾自的把玩着秦瑶的丰臀,让淫殿的女奴们都嫉妒的看着秦瑶。

  唐玄夜环视着周围,寻找着琴豚和妖莲的身影,但他失望了,因为这两人都
安静的站立在原地,虽然在向他眺望,但是并没有下一步的行动。

  秦瑶也自信的抬起头,得意的看着众人,冷眼瞟着刚刚围绕在林如风身边,
现在却向唐玄夜献媚的几人,眼神中的不屑不加掩饰。

  「嗤……」

  白若沫嗤笑一声,自嘲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远离了喧杂的人群,一步一步
朝着关押她千古岁月的禁地走去。

  她曾憧憬有朝一日从地牢中重见天日,把自己一身的贱肉交给主人,用她的
手段征服主人的后宫。

  可唐玄夜的体质让她望而生却,她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在唐玄夜的后宫中作威
作福,因为刚才淫体使她犹豫,甚至想要放弃最初的选择,转投另一人的胯下,
这是不可以被原谅的,即使没人知道,但她自己也原谅不了这种不忠。

  下一位血脉觉醒者是一位马尾的女人,听到她的名字后直奔正在捂着骚屄防
止精液流出的红姑,不用多想,这个女人一定在窥探「荒淫体」的精液。

  秦瑶也看的清楚,那能允许主人的精液被外人糟践,清了清嗓子,寒声道
「把你的骚屄给我夹紧,流出一滴来我把你做成马桶」

  这句话一出,不光是那个女人抖了一下,就连红姑都被吓得一哆嗦,连忙夹
紧骚穴,双手捂着骚屄。

  那个女人回头看了一眼秦瑶,连忙献媚的笑着说「我舔长老的屁眼,绝对不
碰不该碰的地方」

  唐玄夜笑了笑没说什么,找了个椅子坐下,而秦瑶也顺势跪在唐玄夜的脚边,
表明自己身份的低贱,静静的看着大会的进行。

  另一边,林如风正怨恨的看着唐玄夜,上一秒他还风光满目,众星捧月,但
是这一刻却被唐玄夜永久的夺去了,自己好像一个配角,甚至连配角都算不上。

  唐玄夜却毫不在意,他的实力本就在林如风之上,他根本不惧怕林如风的挑
衅。

  「恭喜唐公子」

  一声好似琴音的旋律传入唐玄夜的耳朵,带着意思的灵气,天青色的轻纱被
风吹在半空种,舞出凌乱又美丽的弧度,掀起勾人魂魄的一角内裤,一双清丽而
又带着妩媚的凤眸直视这唐玄夜。

  唐玄夜笑着看着来人,慵懒的伸了伸懒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你叫
什么名字?」

  「奴婢名叫青莲」女子走到唐玄夜的面前,跪在地上,笑着回答道。

  「妖莲邪体都跪下了……荒淫体真是不凡啊,淫殿的未来主人一定是荒淫体」

  「是啊,这个贱货肯定早已看清了形势,想要早点钻到荒淫体的胯下」

  「真羡慕秦瑶啊,能有这么一个徒弟,而且还在觉醒血脉之前认得主人,想
必……」

  「是啊,这可是荒淫体的第一个奴隶,身份定然高贵」

  妖莲邪体的下跪可不止是表明着她的态度,这更跳动了人们的神经,下面议
论纷纷,显然所有人都在考虑如何把自己的身体献给荒淫体。

  「万古青天一株莲,翻羽星域曾有一株妖莲,杀通青天,不知道你成长起来
后能到哪里」

  唐玄夜自顾自的说道,虽然血脉并不能决定是否可以到达力量的最终点,但
起血脉越强的人修行速度越快,也越容易突破瓶颈。

  唐玄夜可以无视淫殿的母畜,但他不能无视一个有力的臂膀,如果可以不费
吹灰之力收服妖莲邪体,对于唐玄夜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如果我杀到九天呢?」

  青莲反问道,眼神中的有着坚定,自信,虽然跪在地上,但她的气势却比任
何一个人都要强。

  「那也不过是一只母狗罢了」

  唐玄夜轻笑道,话语里根本没有一丝对青莲的尊敬,好像在说一件低贱的母
畜一样。

  青莲清丽的眼睛眯了起来,迎合着唐玄夜笑着,但是没有接话,跪在冰冷的
地板上,微风吹过,带起她的轻纱,而青莲却无动于衷,任由微风吹起她的裙子,
把内裤裸露出来。

  「母狗这个身份听起来很诱人啊」

  良久之后,青莲才回应道,她的想法很简单,她虽然在这一刻有一个无敌的
体质,但是无论多强的体质都比肩不了高深莫测的境界和修为,她纵然有无敌的
体质,如果没有成长起来,也不过只是一抹不起眼的绿叶,天才比比皆是,但最
终崛起的却只有寥寥几个,现实是残酷的,没有一个坚强的后背,在实力面前,
潜力和血脉力量都不值一提,而她选择依靠的,就是荒淫邪体,而荒淫邪体的背
后,是整个淫殿!

  「呵呵」唐玄夜干笑着,青莲的回应让他始料未及,这种看的清形势的女人
让唐玄夜颇为欣赏。

  秦瑶安静的跪在原地,但是她的心却早已经心乱如麻,青莲的态度让她感到
一丝不安,害怕青莲的出现会让她的地位极速下滑。

  唐玄夜和青莲都陷入沉默,青莲带着笑意看着唐玄夜,而唐玄夜却饶有兴致
的观看着一场场春宫大戏。

  时有不凡的血脉出现,但却都没有人在做惊叹,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淫体
林如风和荒淫体唐玄夜的身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又过了两个小时,大会终于接近尾声,早已经被虐待的不成样子的诗月寒被
重重的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而五位长老也如释重负,叩谢祖器后爬到下
面。

  林如风看到师父的伤势,赶忙上去抱起,大声喊着侍奴的名字,运功为师父
疗伤。

  每个人都目光都有所不同,伴随着犹豫,心照不宣的离开场地,留下一地的
狼藉。

  回到府上,唐玄夜靠在秦瑶的胸前,感受着秦瑶的温柔,问道「师父,林如
风到底是谁啊?」

  「为什么这么问?」秦瑶反问道,疑惑的看着唐玄夜。

  唐玄夜沉默了一会,摇了摇头,说出了心中的疑惑「林如风从小就享受着得
天独厚的资源,但是却从未有人提起过他的身世,这太奇怪了」

  「他啊……我只知道是封存下来的圣子……」

  秦瑶轻笑道,林如风的身世她并不清楚,只知道林如风的身份很尊贵,是战
乱时期一位淫体的后人。

  「嗯……」

  唐玄夜点了点头,没有再谈论这个话题,安详的躺再秦瑶的身上,闭眼休息。

  但这份安静不会维持太久,一位侍奴爬了进来,恭敬了磕了三头后,说道
「主人,四主母求见红姑求见」

  「让进来吧」唐玄夜吩咐道,他知道这两人见他干嘛。

  「大人,白若沫给大人请安」

  「主人,红奴给主人请安」

  两人进来后,立马跪下行礼,进门之前,两人就已经把衣服脱了个干净,磕
完头后把雪白的屁股高高的翘起,不敢抬头。

  「你们来这有事吗?」

  唐玄夜明知故问道,唐玄夜已经做了起来,把秦瑶的裙子撩起,让她M字把
阴户和屁眼露出。

  「回大人,白若沫久仰大人威名,听闻大人身边缺一便器,今日特来讨之」
白若沫依然额头贴地,摇摆着雪白的大屁股,卑贱的说道。

  「主人,红奴自知低贱,只求成为主人的玩物,供主人随意发泄」红姑这几
年来所受的排挤实在太多,让她在唐玄夜的面前没有丝毫的自信,害怕的浑身颤
抖。

  「呵」唐玄夜冷笑一声,回道「你的这一身贱肉也配做我的便器?还有你这
个老贱逼也不看看你什么货色也想做我的玩物,滚一边待着吧」

  唐玄夜说起话来丝毫没有顾忌,把白若沫和红姑贬的一文不值,让身边的秦
瑶都为之诧异。

  白若沫被唐玄夜骂的不敢作声,而红姑早已经羞的无地自容,她何尝不知道
自己一身烂肉,若不是秦瑶百般劝说,她是万万不敢来此地拜访唐玄夜的。

  「主人,白若沫虽然淫贱,但却有着尊贵的身份,被人尊称四主母,如果让
她做主人的移动便器,那可预示着不单单是主人的高贵,更会使更多摇摆不定的
人安心站队,至于红姑……这白屁股也不错,给主人玩弄也不错……」

  秦瑶适时开口劝道,虽然她不愿白若沫沾染自己的主人,但随着唐玄夜实力
的外泄,今后鱼龙混杂的后宫必须要有凌厉风行的手段才能掌握,而白若沫一定
是秦瑶的不二人选。

  但红姑确实没有些耀眼的地方,但秦瑶念及旧情,不想红姑孤独终老,所以
才为红姑求情。

  唐玄夜怎么会看不出师父的用心,也明白此时的师父缺少安全感,所以没有
点破,点了点头。

  秦瑶深怕唐玄夜反悔,立马对着跪在地下颤栗的两人说道「还不快爬过来」

  两人明显楞了一下,两人都不是木讷之人,很快就明白了秦瑶的意思,连忙
狗爬着爬到唐玄夜的身边,也不用提醒,直接把灵魂烙印打了出来,跪在唐玄夜
的脚边,两腿分开,让唐玄夜看清楚勃起的阴蒂和翻开的阴道,说道「谢谢主人,
谢谢主母」

  唐玄夜懒得废话,等两人把灵魂烙印打出来后,让秦瑶扶着肉棒在上面按上
烙印,红姑喜极而泣,连忙把自己的乳印,唇印,穴印,肛印全都烙在上面,唐
玄夜也看出了红姑的真心,想了想赐了红姑「肉便器」的身份。

  红姑忍不住哭了出来,她没丝毫的幻想,只希望唐玄夜能够收留她,哪怕做
别人的奴下奴都可以,可她万万没想到竟然被赐予「肉便器」的身份。

  已经印好了「四印」的白若沫眼睛看的都红了,羡慕的眼神如果能杀人的话,
恐怕红姑已经进入地狱八百遍了,但她也只能嫉妒的看着红姑,然后被赐「厕猪」
便器!

  「谢谢主人」

  两人同时道谢,但心情却各不相同,红姑激动夹杂些喜悦,而白若沫却眼中
带着屈辱和不甘。

  唐玄夜敏感的捕捉到了白若沫眼神中的情感,嘴角带着笑容,没有说戳破。

  这种事情本来就无公平可言,试问你连灵魂都交给了别人,还奢望什么公平?

  唐玄夜也不是当初的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这几天来玩弄师父的经验让他
没有了收服师父那时的小心翼翼,唐玄夜粗暴的拉起白若沫一脚狠狠的踹在白若
沫的胸上。

  白若沫进入唐玄夜房间里后就已经把护体的光雾收起,现在被唐玄夜全力一
脚,滋味可想而知。

  「啊……」

  白若沫惨叫一声,本来直挺挺的腰弓了起来,俏脸也憋得通红,可白若沫纵
横淫殿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场面没经历过,什么残忍的虐待没经历过?虽然突如
其来的疼痛让她惨叫出声,但下一秒淫荡下贱的微笑又洋溢在她妩媚的脸上。

  「把腿分开,把你的贱屄给露出来」

  唐玄夜可不会被白若沫脸上的贱笑所迷惑,一拳打在白若沫微笑的嘴角,命
令道。

  白若沫被这一拳打得发蒙,她从来没看到过唐玄夜对女人使用拳头,甚至她
都下意识的觉得唐玄夜的虐待欲望并不是很强烈,但是这一刻她发现自己错了,
她看到的唐玄夜只是人格中的沧海一粟,唐玄夜现在的眼神中充满了暴虐,对她
的暴虐!

  「是……主人……便器的骚屄任由主人蹂躏……」

  白若沫多聪明的女人,她知道现在最好不要处唐玄夜的霉头,最好的办法就
是让唐玄夜的暴虐情绪在她身体上发泄完毕,不然今天过后唐玄夜对她的态度会
更加的恶劣。

  「还有你个贱货,愣着干什么,去给我舔主母大人的屁眼,等会我要肏她的
直肠」

  唐玄夜听闻白若沫撩人的话语后,心中暴虐的兽血沸腾,扇了傻跪在地上的
红姑一耳光,怒斥道。

  秦瑶也被唐玄夜吓了一跳,她从未见过唐玄夜如此暴力,那一拳她可是知道
唐玄夜用了多大的力气,再看白若沫的嘴角已经撕裂了一道小口子,口腔中浓稠
的血液触目惊心,听到唐玄夜想肏自己的屁眼,赶紧把屁股抬起来,扒开屁眼,
让红姑的舌头插入自己的屁眼。

  唐玄夜拉起白若沫的头发,让白若沫和他平时,朝白若沫的眼睛里箤了一口
唾沫。

  白若沫紧张的看着自己这个主人,她不知道唐玄夜要干嘛,但是直觉告诉她,
今天她不会过得太轻松。

  唐玄夜嘴角露出一丝阴邪的笑容,抬起脚,狠狠的踢在了白若沫的阴部,不
等白若沫惨叫发出,挥起拳头施展《八极崩》打在白若沫的乳房。

  只听乳房「噗嗤」发出一声碎肉的声音,白若沫的瞳孔快要瞪了出来,那钻
心的剧痛让她快要承受不住,抬起手想要抚摸自己烂掉的乳肉,但下一秒更加强
烈的痛感席卷全身,尿道无法闭合,金黄色的尿色喷洒在地上,溅起一股股水花。

  在看唐玄夜的另一只手,大拇指和食指并拢,指尖撵着一团碎肉,那正是白
若沫的阴蒂!

  白若沫额头和后背全是冷汗,双手颤抖着捂着自己的骚屄,但是血水仍然止
不住的从她的指缝里流出,滴落在地。

  她万万没有想到唐玄夜下手如此的狠辣和果断,对她身体最柔软的部位用最
原始最残忍的手段玩虐。

  虽然这点伤势对于已经修道千年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要运功疗伤片刻
就会复原,但是没有唐玄夜的命令,她万万不敢擅自疗伤,这是大忌!

  「把你的手拿来」唐玄夜看到白若沫竟然用手捂住滴血的骚屄,抬起满是鲜
血的手扇在白若沫的脸上,怒斥道。

  白若沫连忙把手拿来,露出干瘪的阴蒂和颤抖的阴唇,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
上却依然努力的挤出一丝讨好笑容。

  「舒服吗?」唐玄夜捏着白若沫那只被他砸碎的乳肉,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主人,便器被主人玩的好舒服,谢谢主人玩弄」白若沫连忙答道,她看出
来了,唐玄夜这是在惩罚她,想到她刚才对于身份的不满,冷汗瞬间流了下来
……

  「主人……主人……厕猪错了……厕猪不该对自己的身份不满,厕猪求主人
原谅……请主人狠狠的惩罚厕猪吧……」

  白若沫不敢怠慢,头磕的咚咚响,她知道这的后果,她不想再被打入冷宫,
过着与石床度日的生活了……

  秦瑶听闻白若沫的话后,喘息的娇吟声弱了下来,回头看着惊恐不已的白若
沫,明白了为什么主人对白若沫不同寻常的残暴,升起的怜惜之情也烟消云散。

  「呵……转的挺快啊」

  唐玄夜轻笑出声,摇了摇头,抓起不停叩头的秦瑶,握起拳头,《崩山拳印》
打出,一道由能量形成的拳印打在白若沫的另一只白嫩的大奶子上。

  沉闷的响声伴随着的是嫩肉被挤压暴击而炸裂的碎响,原本骄挺的大奶子如
两团烂肉一样搭在胸前,原本白嫩的肌肤也变得紫青!

  「啊……谢谢主人……谢谢主人拳印……厕猪的……左胸已经烂了……三根
肋骨折断……」

  白若沫忍耐着极限的痛苦,体会着胸前的痛苦,感受着被唐玄夜重击过后的
奶子,说出了唐玄夜对自己身体的摧毁程度。

  这样说来简单,但其实非常考量其的忍受力和思维承受力,被残酷暴行后要
深深感受被暴行的部位来辨别自己的情况,那滋味定然不会好受。

  「不许疗伤,现在把你的屁眼给扒开,给你五分钟拉出你的肠子,不然我就
把你的肚子给抛开当粪坑」

  唐玄夜残忍的说道,无情的下着命令,说完后骑坐在正在战战兢兢舔舐秦瑶
屁眼的红姑背上,摸着秦瑶的骚屄,问道「做母猪的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亏
待你了?」

  听闻唐玄夜的话后,秦瑶吓得直接尿了出来,金黄的尿液全都喷在红姑的头
上和唐玄夜的手上,但她顾不上这些,连忙否认道「不,,没有……主人……能
做主人的母猪已经是天大的荣幸,母猪不敢有半分的他念,求主人明查」

  「呵呵……别紧张,我只是问问」唐玄夜温柔的揉了揉秦瑶的骚屄,也不嫌
秦瑶满是骚臭的尿味,笑道。

  「主人,母猪只想一声陪伴着主人,什么身份都无所谓,只要主人开心,把
母猪做成……肉壶……也……也可以」

  秦瑶激动的说着,说到后面,声音也渐渐低到只有微弱的呼吸。

  「这可不行,我喜欢的是师父,可不是一只贱肉」

  唐玄夜悠悠的说道,他怎么会不知道师父做了自己母猪后会有巨大的转变,
他还是想师父能有原来的威严……

  秦瑶的眼神中有着黯然,她在唐玄夜面前严肃不起来了,她更习惯也更喜欢
跪在唐玄夜脚下的感觉。

  「以后会发生什么,太难预测了……师父,你知道的我很爱你,你是我生命
中最重要的人」

  唐玄夜温柔的抚摸着秦瑶的骚屄和屁眼,犹如一个恋人一样含情脉脉的看着
秦瑶。

  秦瑶眼中春意涌动,骚穴中水流如注,唐玄夜这番表白让她芳心蠕动,恨不
得以死来表达自己的忠诚。

  「但是师父你的身份太低下了,低到只能当我的发泄器,所以……现在我赐
你『狗奴』,从现在起你是我第一个性奴了」

  唐玄夜温柔的话语让秦瑶从地狱又升到了天堂,她以为唐玄夜已经嫌弃她想
要疏远她了,但是却又听到一个让她无比期盼的宣旨!

  「谢谢……谢谢主人……秦瑶犬一定永远忠诚主人,做主人最优秀的性奴」

  秦瑶看着自己灵魂契约中的身份变为狗奴,那种一步升天的感觉太过梦幻。

  「呵呵……性奴的义务可不只是被玩弄那么简单,还要怀上我的孩子,师父
应该知道坏上孩子后会被怎么对待吧?」

  唐玄夜坏笑的说道,他当然不会真把师父当个宝一样供起来,但他刚说的一
番话全是心里话,没有一丝的参假!

  「讨厌死啦,那就请主人快点把秦瑶犬肏怀孕然后狠狠折磨秦瑶犬吧」

  秦瑶看到唐玄夜的坏笑,想到那些孕妇遭受的淫虐,秦瑶的骚穴里就忍不住
喷出一股白浆。

  唐玄夜笑了笑,把红姑拉过来按在秦瑶的屁眼上,红姑连忙伸出舌头为秦瑶
的屁眼做着二次清理,唐玄夜捏了一把秦瑶的阴蒂后,惹的师父子宫中又喷出一
股骚水。

  当唐玄夜回头看白若沫时,痛苦的捏着一团直肠的白若沫立马露出下贱的笑
容,但是她满手的血液和扭曲的脸颊告诉唐玄夜她其实很不好受。

  「这么长时间,就拉出这点贱肉,要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

  唐玄夜打开秦瑶捏住直肠的手,拍了一张带着血渍的嫩肉,差点打的把白若
沫好不容易拉出来的直肠重新打进屁眼里。

  「主人对不起……厕猪该死……厕猪马上把贱肉全都拉出来……」

  白若沫听到唐玄夜的怒骂后,心中焦急,她一身的本领都还没来得及施展,
若是就这样被遗弃了那可真是太冤了。

  「你这屁眼几年都没人碰过了,你确定能拉出来吗?」

  唐玄夜质问道,白若沫的肛门早已裂开,粉红的直肠上因为暴力的抓扯而渗
出点点血滴。

  白若沫自然知道她的菊门已经不允许她更大力的破坏,但比起被虐杀,她选
择把屁眼摧毁。

  「主人……你看这头贱猪多听话,明明都快把屁眼玩坏了,还拼命拉自己的
烂肉,依贱狗所见,主人就别杀她了,就罚她不准疗伤,托着烂掉的奶子当主人
的便池,不出一个月,这头猪的贱奶子就会溃烂,那滋味可比死更舒服百倍」

  秦瑶看到唐玄夜眼睛中露出丝丝杀意,连忙开口劝解,虽然白若沫该死,但
还是有利用价值的,再说秦瑶也不想看到唐玄夜变成一个杀奴如麻的刽子手。

  白若沫的脑门都是汗水,她今天有些后悔来这里了,她还不想死,她还想重
整辉煌,她还有没有看到这一世的绚烂……

  「主人……主母……厕猪错了……厕猪愿意做任何事……求主人饶了厕猪吧
……主人……」

  白若沫乞求着唐玄夜,害怕的哭了出来,哀求的看着秦瑶,希望秦瑶能发发
慈悲,救救她。

  「主人……如果主人觉得惩罚的还不够的话,就把她的子宫也拉出来,永久
固定在外面,当主人的大鸡巴套子」

  秦瑶继续哀求道,虽然她很讨厌白若沫,但也不想看着白若沫彻底被玩坏。

  「呵呵……小贱狗,替你的骚婊子求情了啊?」

  唐玄夜看着两女紧张恐惧的表情,原本的杀意减弱了许多,说实话他也并不
想辣手摧花。

  「是啊……主人……这头猪做错了事情……也怪贱狗没有教好……既然主人
决定惩罚这头猪的屁眼泄愤……那贱狗的屁眼也应该跟着一起受罚……」

  秦瑶注意到唐玄夜的情感变化后,立马帮白若沫转移一些注意力,讨好的哀
求着唐玄夜。

  白若沫听闻秦瑶的一番淫荡骚贱的话后,心中酸楚,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护
奴的主母,她见到的一代代身份尊贵的主母都恨不得把奴全都给虐死,为了博取
主人的宠爱都把奴隶毫无人性的淫虐,包括她自己也是,对待奴隶好似真的对待
牲畜一样,随便践踏,以至于当她大势已去的时候全都对她落井下石,让她跌入
地狱的最底层。

  「谢谢主母……呜……主母……厕猪一定……呜……一定好好辅佐主母…
…不敢有半分他心」

  白若沫感激的说道,忍不住哭了出来,进入淫殿这么多年来,她的心早已冰
寒刺骨,一心只想着如何讨好主人,而今天她发现自己的心海有着丝丝暖流。

  唐玄夜有趣的看着秦瑶和白若沫两人,他觉得自己好像成了旁观者,而两人
才是主角。

  「哼,贱猪,要是我发现你用功力疗伤,我千刀万剐了你」

  秦瑶瞪了白若沫一眼,气愤的说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一样。

  「是是是……主母……贱猪发誓……就算是疼死……也绝不用一分功力」

  白若沫听到秦瑶骂自己,哪敢出一口大气,连忙对天发誓,贱笑的看着秦瑶。

  「两个贱货还真是患难与共啊,我都有点感动了,既然这样,那我今天就饶
了你」唐玄夜说道。

  「谢谢主人,厕猪一定好好悔改」白若沫如蒙大赦,一手抓着又拽出一点的
直肠,一手捏着一只烂掉的奶子,不顾疼的扭曲的俏脸,狂磕响头。

  「滚到后面给我舔蛋,牙齿碰到我的卵带我把你的牙都敲碎」

  唐玄夜一把扒开趴在秦瑶屁股里舔肛的红姑,一边下着命令,把青筋暴露的
大鸡吧直接塞进白若沫被舔的湿润无比的屁眼里。

  秦瑶连忙扒开自己的屁眼,让唐玄夜能清楚的看到鸡巴插入屁眼的直视感,
淫笑的说道「嗯啊……谢谢主人临幸贱狗的骚屁眼,骚屁眼谢谢主人」

  唐玄夜满意的摔了秦瑶一巴掌后,腰部开始抽动,粗大的鸡巴在秦瑶紧窄的
屁眼里如同一只巨龙,凶猛的破开屁眼,把屁眼周围的褶皱都撑的平整了一些。

  「贱货过来」

  唐玄夜转身抽了一巴掌还在原地拼命拉直肠的白若沫,命令她跪在秦瑶的头
顶。

  白若沫知道对她屁眼的审讯将要开始,心中泛起一丝激动和惧怕,爬行时拼
命的夹紧屁眼,生怕在外的肠肉缩回去一点。

  白若沫跪趴在秦瑶的头顶,唐玄夜的面前,屁股轻轻的摇着,没有了双手的
拉扯,光靠括约肌的力道很难把这润滑的肠肉夹在外面,没有一会,脊背上就泛
起一层香汗。

  「你这个贱猪,每天都给我扩张屁眼,把肠子拉在外面,要是缩进去我就把
这烂肉给割掉」

  唐玄夜捏着白若沫的肠肉恶狠狠的说着,别看白若沫年岁已大,但是这一坨
肠肉却是极为的柔软。

  「是……主人……以后这坨烂肉就让它烂在外面……」

  感受到唐玄夜手掌的把玩,白若沫肥臀扭动,迎合着唐玄夜的玩弄,夹紧屁
眼不让敏感的肠肉缩回体内。

  唐玄夜本来想把白若沫的屁眼撕裂,再把直肠扯出来拽掉,用白若沫的屁眼
当垃圾箱,可当她握住这团肠肉时又改变了注意,她要让白若沫把直肠全部拉出
体外来当她的玩具。

  「夹紧了哦,我只打十拳,如果肠肉进去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唐玄夜抽出插在秦瑶屁眼的大鸡吧,插入湿润不堪的骚穴,龟头破开子宫颈,
马眼顶在子宫壁上,对白若沫说道。

  「……啊……嗯……主人……厕猪知道了……请主人用力……砸厕猪……肮
脏骚臭的屁眼……」

  白若沫敢说这一刻她用了平生最大的力气来……夹屁眼……她恨不得把把自
己的肠肉夹断在括约肌外。

  唐玄夜握着白若沫肠肉的手也感觉到了白若沫神经的紧绷,嘴角露出一抹淫
邪的笑容,松开捏着的直肠,按按运功,十指握拳,朝着那团粉红的嫩肉砸去。

  「噗嗤……」

  「啊……一……谢谢主人……」

  白若沫瞳孔发大,哭得梨花带雨的脸颊高高抬起,发出一声惨绝轮换的惨叫,
屁眼里的嫩肉被重拳击打,那种痛感直入骨髓,屁眼好像被刀刮了一刀一样。

  「噗嗤……」拳头砸在肠肉上如同砸进了肉泥,发出的声音让人血脉喷张。

  「啊啊啊……二……谢谢主人……」

  白若沫感觉自己的屁眼外的肠肉已经彻底烂掉,和自己胸前的两团烂肉毫无
区别。

  「啊啊啊……啊啊啊……三……四……五……六……七八九……」

  白若沫的惨叫一声赛过一声,肠肉已经烂成一团血泥,碎肉伴随着血水滴在
秦瑶的脸上,让正在沉浸疯狂中出的秦瑶作呕。

  「噗嗤……」

  「啊……十……主人……谢谢主人……」十拳过后,白若沫露出外面的直肠
已经变成一团血泥,碎肉连在一起,堵在屁眼周围,甚至有些血肉已经被大力挤
入屁眼,鲜红的血液一滴滴的滴在秦瑶映红的俏脸上。

  唐玄夜看着自己的杰作,心中的虐待敢大减,疯狂的爆肏着秦瑶的子宫,因
为抽插的大力,柔嫩的阴道壁随着大鸡吧的抽出而翻出,秦瑶被操的疯狂的浪叫
着呻吟,不知高潮了多少次,淫水飞溅,扭动着腰肢配合着唐玄夜。

  唐玄夜浴火焚身,把跪在后面舔舐自己卵袋的红姑拉在面前,踩在红姑的大
奶子上疯狂的抽打红姑耳光,另一只也插入白若沫还没有被摧毁的阴道,大力的
抓捏。

  「啊……啊啊……主人……」

  秦瑶被肏的已经神志不清,和几女一样胡乱的呻吟着,享受高潮的快感。

  「骚屄……给老子夹紧了……我要射了……流出一点精液我他妈把你剁了喂
狗」

  唐玄夜眼看已经到了极限,龟头每次都抽搐体外,然后直入子宫,巨大的刺
激让唐玄夜最后抽插几下后,把龟头顶在秦瑶的子宫壁上,随着几声「噗嗤噗嗤」
精液灌溉的声音,把积压已久的浓精全都射进秦瑶的子宫中。

  红姑早也被唐玄夜的巴掌轮的小便失禁,瘫倒在地,白若沫被玩弄的没用了
力气,如同死鱼一样坐在自己主母的脸上,骚屄口正对着大口喘息的秦瑶,尿液
淫水混合着血水全都喷在秦瑶的口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