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善被人骑】(4

  • 【妻善被人骑】(4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 :迷失在丛林
本书于11月6日在第一会所首发
字数:10490

                第四章

  李峰将刚刚才坐着的椅子一把拉到孟玥欣身后,坐了上去。将她身子抱起,
双腿折成跪着的姿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此时孟玥欣歪着脑袋趴在办公桌身上,两条腿在李峰的腿上支撑着,雪白的
臀瓣就呈现在他的面前。这样的姿势让她羞愤的简直想立刻死去,那么私密的位
置被身后的男人观看,甚至等下还不知道他会干什么,她想到了强奸,流血,怀
孕,甚至想着自己会不会也像电影里演的花姑娘一般,被日本鬼子蹂躏后惨遭毒
手。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不由的继续挣扎着。

  可是她现在的挣扎,根本没一点反抗的样子,更像是在对李老师说着欢迎光
临。扭动的身体使那翘起来的小屁股左右摇摆,在男人眼里就像是对自己撒娇的
小狗一样。

  李峰面前,入眼一片雪白,就连臀瓣中的景色也不差,一条粉红的肉缝紧紧
闭合着,似冰天雪地的冰面上起的一道裂痕,让人不禁想看看裂痕下是不是无尽
的深渊。

  更令他惊喜的是缝隙周遭没有一根毛发。

  「啧啧啧,没想到你还是个白虎,据说白虎女天生淫荡,瞅瞅你这模样,说
的还真不差。」

  说完也不在犹豫,两手掰开臀肉,拇指按压着白里透粉的两片大阴唇向两边
掰开,粉嫩的小阴唇这才漏了出来,就像是捉迷藏一样,不掰开看根本看不到。

  孟玥欣的小阴唇很短,像是蝴蝶被折断翅膀后的翅根。微微带着水光的肉穴
被强行分开了洞口,李峰看着洞口被分开了一指宽,顺着洞口一眼还能看到粉白
色的一层薄膜在洞口不远处。薄膜堵住了洞内的深处,只有中间留有一个很小的
孔洞。

  欣赏完缝隙内的风景,李峰将下巴向着缝隙凑了过去。湿热的舌头先是在洞
外舔了几下,砸吧砸吧嘴巴就一口叼着缝隙里的一粒小肉芽。

  趴在桌上的孟玥欣直接被刺激的拱起了腰肢,似乎想摆脱那令她颤栗的怪异
感觉。当李老师的舌尖围着那粒肉芽打圈时她觉得她尿意一下袭来,但是好像又
不是来自膀胱带来的感觉。她也搞不清楚,只觉得什么东西快要从她身体里涌出
来了。

  李老师将整个脸都埋在雪臀中间,两只手使劲的捏着臀肉,娇嫩的皮肤都开
始渐渐变青,变紫。用力探头使他鼻尖竟然有些许部分探入肉洞里面,嘴巴含着
肉芽喘着气,些许热气从他的鼻尖往外冒。

  「呜呜呜呜呜~ !!!」

  急喘的呜咽声从桌面发出,雪白的身体疯狂的扭动。可是一双大手死死的固
定这那翘着的屁股,丝毫不影响埋头发挥的李老师。反而让他更卖力的舔啃着。

  终于在脑海变成一片空白后,孟玥欣放弃了挣扎。什么李老师,什么被捆绑
着的手腕,什么她都想不起来了。只知道这一刻她在飞,随着下身倾泻出一些液
体,一股一股的,她的灵魂就像是随着那些液体被推动着,飞的更高更远。

  「我操,你这小骚货还会喷水。」

  「咳~ 咳~ 咳咳」

  正在埋首舔弄的李老师被猝不及防的喷了一脸,甚至还被汁水灌进了鼻腔,
惹得他又是几下轻咳。当他舌尖略过嘴边的水渍分辨出了那不是女孩的尿液,而
是高潮引起的喷潮。一种类似男人前列腺一样的分泌物,没有腥臊味道。

  「你可淫娃的身体可真敏感,我这才舔了几下,你竟然就喷了,小骚逼可真
不经逗吖,哈哈。」

  此时孟玥欣哪里听得到他的淫声浪语,她还没有从短暂的高潮里清醒。

  当李老师扯过塞在女孩嘴里的布团擦拭起脸上的水渍时,抬头发现桌上摆放
的时钟已经指向快六点的指针时,决定暂时停止没发泄完的兽欲。

  本身他今天下午就是抱着先让小姑娘折服的心态,并没有给自己准备发泄的
时间。看着还在神游天外的小丫头忍不住暗自得意,就这样敏感的身子肯真是少
见。

  孟玥欣此刻侧着小脸贴着桌面,微张的樱桃小嘴下一片津液,可能是刚扯出
的内裤带出来的。李峰闻了闻手里的内裤,满意的塞进了自己的裤兜内,然后从
桌子上扯出几张抽纸,开始给女孩清洁身子。

  当孟雨欣回过神时发觉一双大手拿着纸巾在清理自己的下体。很温柔,似乎
怕擦破她那吹弹可破的娇嫩。

  李峰正在给女孩的下身擦拭着,扭头发现趴在桌上的女孩已经清醒,浑圆的
眼睛带着丝丝恨意,还夹杂着恐惧跟一些其他复杂的情绪。

  整张小脸梨花带雨,眼角有泪痕,嘴角还挂着一丝晶亮。拉开座椅,一把将
女孩拉倒座位上,转身从桌内抽出抽屉将一包湿巾拿了出来,揭开包装抽出几张。

  " 别碰我!" 孟玥欣当时是小,但是也知道眼前的男人似乎是要帮她清理面
容,可是她并不会因此而领情的。嘴巴能开口后马上大声嘶吼起来。

  桌子上的钟表或许是靠的太近了,孟玥欣起身时抬头就看到了。发现钟表的
时间马上都六点了,顿时也着急起来,往常这时候自己在家作业都快写完了。

  「你自己擦」

  停止了兽行的李老师也没在说什么污言秽语。解开了拴在女孩手腕上的腰带,
发现白嫩手腕上面已经有一道浅浅的印记。突然又那么一瞬间他心里闪过一丝心
疼的感觉。可是转眼即逝,因为又觉得有着这样一副淫荡敏感身子的女人,怎么
对待都不为过。

  从男人手里接过了湿巾,没有先擦拭身子,而是先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再
年幼,她也知道眼前的男人并没有做出更可怕的恶行。好歹生物课上介绍的男女
繁衍后代那可是需要男人的生殖器的,她怎么能不知道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
好自己的身体。

  整理好自己,孟玥欣此时心里也很纠结。怎么办?她被她的老师这样对待,
虽然她知道这是违法的。可是那个禽兽并没有侮辱自己,虽然今天的事情已经将
她侮辱的遍体鳞伤,尊严被践踏的寸土不剩,身体的私密位置不仅被他看了还被
舔了……甚至自己还喷了他一脸身体流出的水。但是事情该怎么与人诉说?

  就在她毫无章法的乱想时她听到男人伴随着阴狠的笑声开口讲了几句。

  「收拾完赶紧回家,如果你敢乱说,呵呵,」

  「如果你敢乱跟家人说,我会让全校的人都知道你被老师侵犯还能性高潮,
性高潮了还能喷你老师一脸淫水。让大家评评理是我侵犯你,还是你勾引我。」

  「我反正年纪大了,无所谓,你以后这辈子都得完蛋!」

  「我也没对你进行强奸,顶多就是性侵犯,呵呵,你自己想想看吧。」

  说话间李老师也将腰带已经重新系在腰间了。他的一番话让女孩脑海里的胡
思乱想顿然止住。

  是啊,如果报警,警察询问了,他说的又是事实,如果传到外面怎么办?

  到时候李峰肯定会说自己淫荡,勾引他,俩人在办公室里,自己还尿了他一
脸。

  这样的事情她的父母听了会怎么样,会对她失望吧,为什么眼前的男人不去
找别人,偏偏找上自己?

  看着发愣的女孩,李老师并没有催促。因为他知道他刚才的一番话起了作用。
面前这个无知的少女完全不懂法律,也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样的事情。

  并且她也不是他第一个侵犯的少女,之前侵犯过的两个女生,都是在他的恐
吓里选择隐瞒事情。只不过后来无论家里如何劝说都不肯来这所学校,还央求父
母转校。那两个少女都是这样处理自己面对的事情,后来家里人也拗不过,已经
转校了。眼前的女孩会不会也这样懦弱,可能会的吧。

  一个教育工作者,把察言观色用在自己的学生身上没什么错误,但是李峰这
种就是一些人的噩梦。他挑选自己能欺负的对象时,一般都是观察好对方的性格,
但凡对方是那种强势的,他也不会去招惹。

  发了下呆,孟玥欣很快就清醒过来。被揉碎的灵魂也终于暂时粘合在一起了,
狠狠的盯了一眼面前所谓的老师,低着头默默整理了下凌乱的发丝。然后逃也似
的走出那间会带给她梦魇的办公室。

  站在教学楼上看着校园外逐渐亮起的灯火,孟玥欣缓慢的开始收拾书包,动
作就像慢镜头,整栋教学楼里以及没有半点声响。

  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控制不了自己,一遍一遍的在脑海里回放刚才的事情经
过。那恶魔的声音在脑子里挥之不去。」我的学生……孟玥欣就是个骚货,骨子
里就是这样的人」

  「没想到你还是……据说白虎女,天生淫……果真如此」

  「我操,你这小骚货还会喷水」

  痛恨那位禽兽老师的同时,她不忍的回想自己是像他说的那样么?脑子里还
想到了去卫生间脱下内裤时那一片湿漉漉的水渍。

  当手不自觉的向臀部摸了下后发现自己下体竟然是赤裸的,吓得她赶紧四处
张望有没有注意到她,还偷偷的往下扯了扯腰间的百褶裙。原来她竟然没有注意
到自己在办公室里,并没有拿回原属于自己的内裤,可能当时脑子里也是一堆浆
糊了吧。

  人如果一旦开始怀疑自己,那么陪伴已久的认知就会出现改变。就像是许久
建立起来的高楼大厦,在大厦将倾的时候,你会发现灰飞烟灭只是眨眼间。

  当天傍晚孟玥欣回到了家里时,发现早已守候在家里客厅的父母,带着责怪
的目光看着自己。本来还想跟父母说明情况,可是事情有太多羞耻的地方让她张
不开口,她只能把心事往心里掖了又掖。

  藏着带有伤痕的手腕在身后,站着被母亲唠叨了几分钟,眼泪止不住的流着。
母亲看到后终于是止住了责怪,一旁的父亲急忙去给她弄吃食。

  写完了作业,躺在床上的玥欣丝毫没有睡意。她怕闭上眼就是自己趴在桌子
上的一幕。她甚至不知道明天去学校该怎么办,那个男人会只有这一次么?她甚
至想到了她被男人碰触身体的感觉,那羞愤的耻辱感,还有那电流曼向全身的快
感……

  想着想着……她好奇的将小手向下身慢慢滑去……当手指滑过那光溜溜的耻
骨,当食指触碰到那粒缝隙中的凸起,只见蒙在被子下的小小身躯颤抖着扭曲着
……

                第五章

  回忆不能抹去,只会慢慢堆积。而孟玥欣觉得自己在那一天发生后,堆积的
都是噩梦。

  日子过去了好几天,那个恶魔老师没有找她。可是正因为如此孟雨欣过着提
心吊胆的日子,让她上课都没精神听讲。眼看过了一周,就在她以为事情就这样
结束了。她被李老师任命为历史课代表。

  别的课代表在刚开学没多久就已经选好了,就因为李老师在课堂上的作为让
众学生感觉做他的课代表就像是羊入虎口。拖到开学一个月了也没人自告奋勇。

  当孟雨欣想开口拒绝时,李老师走到她身边。

  " 你最好乖一点,不然说不定我有天会做出比上次更过分的事情" 恶魔在她
身边轻声说道,俯身对着她面前摊开的书本上指指点点的样子可真像是一位良师。

  恶魔不容易改变,可是孟玥欣会改变。整个高中生涯她就在这时候开始收敛
起脸上的笑容,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她的转变让她的同伴跟班主
任都觉得莫名其妙。他们这些人怎么会知道她在遭遇什么。

  每周周三的下午就是玥欣最害怕的日子,因为那天下午最后一节课是历史。

  她在失守了第二次后,就知道她将会面对第三次至数不清。她的承受能力让
李老师欣喜不已。毕竟他也不想一次次挑选对象,他也只是想要个供他发泄的对
象。他渐渐也发现了女孩的转变,可能是本性不是那么坏,只是魔鬼在人间?这
位披着人皮的李老师开始慢慢对待孟玥欣渐渐好了一些,不在说着污言秽语,不
在让她带着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体回家。并且告诉她,她的处女身会好好留给她的。

  这个世上有一种病,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心理疾病。

  病状是一种人质情结,指的是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
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景。在感情里面,女人往往都会有一些这样的情节,尤
其当她们面对的男人忽近忽远,情绪变来变去。

  当孟玥欣觉得李老师变得正常的时候,她就会遭到一场令她难忘的遭遇。从
刚开的只是在她身上猥亵,经过一次次男人的性情不定,开始出现了强迫用手、
用腿、甚至用那还没成熟的胸脯、直到用上嘴巴。就连玥欣自己在离开那个魔鬼
的时候,都对自己当初一点点的接受,感到不可思议。

  她不是没想过转校,可是还没等她跟家人提出的时候,她发现有一天那个魔
鬼老师出现在她家楼下。什么也没跟她说,只是看到她后笑了笑转身离开。那一
刻她才发现这个男人是真的有病了。一个很危险的角色。她不敢冒险。

  当然不离开最基本的原因就是还能忍受。除了偶尔需要面对会对自己施虐的
李老师,大部分时间她也慢慢享受起那种被他猥亵的滋味。直到有天她发现她那
支撑成帐篷的地方,决定提前帮他释放出来。然后那间断的暴虐竟然许久没有出
现。

  后面两人就自然的发展成相互帮忙。在孟玥欣高二下半学期时他才从李老师
口中得知,他的状态,应该说是病态,是来自他的妻子。在无意撞破出轨后的妻
子开始他就病了。他觉得他能为了孩子忍下去。虽然在妻子一遍又一遍的保证下,
他已然变了。学会对妻子使用性暴力,在一次又一次看到妻子的求饶,他才能得
满足。期间还被他的儿子撞到过几次,后来他直接将孩子送给老迈的母亲那里,
让母亲帮忙照看儿子。

  直到有一天他一边做爱一边掐着妻子的脖子,妻子被掐的已经白眼仁多黑仁
人少他发现后才松开手。打那天后,他再也没见到过他的妻子。去爱人的父母家
得知人已经去了南方……

  李孟两人的战场从办公室,到单人宿舍,有时候还会在放假了后的教室。不
是因为孟玥欣接受了这个男人,当时她只是觉得自己已经脏了。就像已经踩进泥
塘的一双脚丫,已经沾染上了泥巴,谁又在乎最后泥巴会不会糊满脚面。任何一
个人的转变,都是经历了避不开的人性考验后才开始的。

  在看到高三的学长高考后,玥欣发现了她其实可以逃的。逃离这个她不喜欢
的自己,逃离这个改变她的男人,甚至逃离这所城市。原本就沉默的孟玥欣变得
努力学习,变得有了渴望。

  整个高三学期,李老师也很少在打搅这个自己愧对的女孩。甚至给女孩搜集
毕业成绩优异的学生的学习心得跟笔记。压抑的欲望总会让人做出一些匪夷所思
的事情。

                第五章

  在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日子,李老师对玥欣提出分别前想最后再进行一次。
陪伴了那么久,看着这个女孩从花骨朵一样的身影慢慢变成绽开的水仙花,他心
里也有很多不舍。那天他鬼使神差的拿走了办公室的摄像机跟照相机。

  那天两人在宿舍里用足,用腿,用嘴巴做了很久,直到看着玥欣嘴角还挂着
乳白色液体还对他露出一抹微笑。李老师抱着这个女孩轻轻的说了声谢谢。

  只不过两个人都怀着不同心思。就像孟玥欣不知道那天李老师偷偷的拍了很
多照片,整个过程更是录下了影像。李老师也不知道孟玥欣的那个微笑,那是再
也隐藏不下去,终于可以摆脱眼前人的欣喜。

  在高考后,填写志愿的时候,孟玥欣不顾及母亲的阻拦,直接报了北方的学
校,在她眼里只要离这里足够远,就是本科她都愿意。

  后来就是进入了中国传媒大学,学的是广告学。逃出魔笼的那天起玥欣就告
诉自己,自己已经新生了。无需对自己告别,只要遗忘就行……

  整个大学时期,她都在忙碌,想使自己快点忘掉曾经。也尝试了跟人交往,
可是当男生向她伸出手抚摸她的头发时,她就发现男人只会让她想起以前。所以
在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插曲后,孟玥欣一直都是在忙碌自己的生活,使自己过得
很充实。直到遇到现在的丈夫。如果没有今天的短信,孟玥欣觉得她真的已经遗
忘了从前。

  想着想着孟玥欣从回忆里醒来。一头汗水打湿乌丝青发,鬓角都贴在脸颊上。

  走到洗手洗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孟玥欣抬头看到镜子里嫣红的脸,红的像是
一朵蔷薇。

  她现在有些愤怒,对是愤怒,因为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初任人摆布的小女孩了。
一个手底下管理着三四十人的决策者,是不会因为遇到问题就产生恐惧。

  只不过她也头疼,想着那人发给她看照片的目的,能有什么目的。如今那人
应该也有五十多岁了,难不成还想霸占自己?那么多年的互不打扰,怎么会突然
联系自己,她也想搞清楚对方的真实意图。

  回到办公室后拿起手机对着发送信息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听筒里传来嘟嘟
的占线音。不甘心的又接连打了几次都是如此。她只好选择给对方回复短信。

  「是你么?你想干什么?」

  「干你呗,还能想什么?」

  短信很快被人回复,在那句话下面还附带了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女人跪趴的
姿势,看不到面容。整个照片就是在给女人的翘臀描绘特写。一片雪白的臀肉,
因为翘的太高,把藏在里面的秘密都展露了出来。这种图片让男人看了肯定会升
起浴火。因为仅仅只是一个局部,就能让人浮想联翩这个女人会有多美。

  看到短信内容后,孟玥欣两眼直冒火,接着给那个号码打起电话,可是对方
依然不接。终于再也忍受不了。

  「啪!」

  听到办公室传来响声的艾琳急忙推开门走了进来。

  「我的好姐姐,怎么了!谁把你能气的摔手机啊!」

  艾琳进入房间就看到散落在地的手机零件。她还没见过孟玥欣发过这样的脾
气,虽然她人平时不严苟笑,但是也不是一个随便发脾气的人。最起码拍桌子摔
东西的事情艾琳还没见到过。

  「没事,接了个骚扰电话,没忍住……」

  「艾琳啊~ 你去帮我买个手机,顺便去移动公司查一下这个号码的机主是谁」

  还没等艾琳再开口,连忙用话讲她堵住,说话间她在桌前拿了一张便签写了
一串号码。刚才对着这个号码拨出好几次,她早已经记在心里。艾琳收拾完地上
的手机残片,从残骸里把手机卡取出来,接过她递来的纸片后一脸担忧的转身离
开了办公室。

  起身从椅子上离开,接了一杯水,这是孟玥欣为数不多小毛病,每次遇到令
她情绪起伏的时候,她就喉咙干痒。

  回到座位,喝了口水,决定暂时什么也不想。因为她决定抽空去见一下那个
人,因为有些事情与人当面谈判才可以观察对方的微观表情,更容易让自己知道
对方的目的。

  打开电脑,从公司的邮箱里看着属下发的一封封需要她回复的邮件。开始一
件件的处理起来。她的公司还不是那种可以找职业经理人的大公司,如果不是她
起的带头作用,公司怎么会从几人的工作室发展到现在几十人的存在。

  没忙多久艾琳就回来了。递过新买的手机后对她说道「你写的那个号码查不
到机主,是以前的老卡,没有进行实名认证」

  「你这是要查谁啊?」

  「没事啊,有人给我开了个玩笑,不过是说了我以前一些糗事儿,好奇心害
死猫,不许你再问了!」

  孟玥欣赶紧打断艾琳的询问。怕她叽叽喳喳的一会问个不停。连忙又对她吩
咐道。

  「你去下刘经理那里,问一下成本预算什么时候能出来。这个很重要,我急
着要呢!」

  打发走了艾琳她才开始回想刚才的短信。

  无所谓了,她知道照片是谁拍的,等找到那人后就清楚了,没必要纠结这个
打不通的电话号码。

  对孟雨欣来说,理智的处理事件才是她应该做的,不管那些事情是好使坏,
更没有理由去纠结那些糟心的事情。

  直到她忙完手头的工作,手机也没有短信再收到。抬手看了看戴在手腕上的
银色腕表,已经下午四点。心想等到了地方应该学生也已经放学了。于是拿起车
钥匙推门而出。

  沿着熟悉的街道行驶着,这里好几年都没有来过了。当路边出现的都是穿着
校服的学生时,孟玥欣将车缓缓停在街角的青石巷口。时光瞬息,转眼都已经物
是人非。

  车停在路边的茶楼门口,开门的时候孟玥欣才发现自己的手颤抖而无力,甚
至没能顺利地一次拉开把手。她深呼吸了一下,确保自己看起来接近平常的样子。
半晌,黑色奥迪的车门打开了,一个带着墨镜和鸭舌帽的女人从车门里从容地出
来,并回身按下了手里的车钥匙锁上车门。

  走过拐角,学校的大门就出现了。崭新的教学楼跟门口汉白玉雕刻的门牌石
说明了这所学校才翻新过。

  「师傅,我想找一下学校的李老师,教历史的。」

  想说自己是他的学生时,突然发现张不开口。是的,孟玥欣不想再跟他有任
何瓜葛。

  「哪个李老师?叫什么。」

  年轻的保安看到眼前的女人虽然带着墨镜跟帽子,但是仍然遮挡不住那份精
美的容颜。为美女服务还是心甘情愿的。

  「……李峰」

  「……」

  保安没回答她,只是怪异的眼光看着女人。旁边年纪较大的保安大叔开了口。

  「你是李峰老师什么啊?」

  「李老师上个月才去世,追悼会也都过去好些天了,你不知道?」

  孟玥欣大脑一片空白,难以置信。去世?人没了?不可能!!不可能!。今
天她还收到那个人的信息。

  「大叔,你确定是教历史那个李老师吗?他不是没多大年龄吗?」

  「姑娘,咱俩说的应该是一个人,戴个眼镜那个,教了多少年历史的。只有
一个儿子,老婆也没有。」

  「嗯,整个丧事办的都没点人气,除了学校去了些人,连亲属都没有。哎,
要不是有个儿子操办,他身后事感觉都没人管」

  两个保安一人一言惋惜的说着。

  儿子?是的,那个人是有个儿子。不过记忆力那个男人都是在学校自己住,
没几个人见过他还有什么亲人。这个事情一定是人做的,她不管李峰是死是活,
她只想要事情结束。她不想让人打搅她现在的生活。

  在保安的帮助下,孟玥欣联系到与李老师关系不错的一位男老师。打听到了
李老师家里的地址。于是决定去那里看一下什么情况。因为现在她还理不出一丝
头绪。

  在导航的帮助下来到了小区门口,发现小区离学校很远,在雨花区。小区有
点老旧,开到了地址上的12栋楼下,走出车门。

  抬头看了看这六层的小楼,墙壁上斑驳的漆面在展示着它的苍老。走进楼内,
没有电梯,吧嗒吧嗒的高跟鞋在楼梯间发出悦耳的敲击声。

  到了三楼,望向门口的门牌,对着左边的防盗门敲了起来。

  「咔嚓~ 吱」

  门被打开,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身影拉着防盗门的把手。两人互相打量起对
方。只是男人似乎眼里带着复杂的情绪。

  孟玥欣看向开门的男子,这个应该是那个男孩吧,身型不是特别高大,比穿
着高跟鞋的自己高上几公分而已。并没有像自己丈夫那样,自己穿着高跟鞋还是
比自己高上一头。

  但是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很是健壮,T恤在上身被衣服下的身体撑得紧绷在皮
肤上,似乎在说这具身体的爆发力。粗壮的胳膊跟穿着运动短裤下露出那结实的
腿肌,让人觉得眼前的人肯定从事着运动方面的事业。身材跟一些健身房的私人
教练一样。但是没那样浮夸。

  略黑的皮肤,端正的五官,跟帅气没什么关系,但是也不是那种大众脸。稍
微带有国字脸,眼睛很大,当他眯着眼睛看着自己时,带着一种邪气。对就是邪
气。因为你分辨不出对方是想什么,因为他的眼睛就像是在看着你,心里却在打
着什么主意。

  男人没有张口询问孟玥欣来意,直接闪开身子让了一条道路,示意女人进屋。

  进了房间孟玥欣开始简单打量了一番屋内的环境。只见整个房间布局很简单,
嗯,说简单就是不想那么直白表达,因为整个客厅就一张款式很旧的布艺沙发跟
一张玻璃茶几。在门口有一张老式的红色木桌,上面摆着几张照片,跟一个香炉。
其余什么摆设也没有了,就连墙壁上也没有电视机等家电。

  当她看到了红色桌子上的照片后,楞了一下。走到桌前对着照片深深的鞠了
一躬。因为她认出了三张照片里摆在最前面的照片的男人,虽然照片里的面容比
记忆里苍老了,但是那副眼镜下的目光还是跟以往一样。来之前孟玥欣就从学校
保安口里得知李峰是因为肝癌去世的。虽然她心里对他还是怪罪的,但是人死为
大。追究一个死人对自己犯下的错事,只会让自己感觉自己愚蠢。

  「你叫什么?我是你父亲的学生,我姓孟,叫孟玥欣。」

  「李宇飞」

  男子看着眼前的女人吐出自己的名字,就没多在介绍自己。声音很洪厚,但
是带着一丝嘶哑。

  「对不起,我不知道李老师已经去世了,没来的及参加他的追悼会」

  「……」

  孟玥欣对李宇飞解释道,她现在来这里的目的是想知道那个死人是不是留下
了什么东西。那些东西是不是还在。

  李宇飞并没有接她的话,转身走向沙发坐了下去,还把脚翘在茶几上。

  孟玥欣只好也跟着走了过去,但是看到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让她坐下,她又不
能跟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坐在一张沙发上,只好站在沙发一侧。

  「李老师的遗物在哪里,我能看看么?里面有些东西可能对我很重要。」

  她不想呆在这里了,空旷的房间跟身后摆着照片的桌子,给她一种很压抑的
感觉。

  「有,很多,凭什么给你看?」

  李宇飞淡淡的吐出这句话,并用讥讽的目光看着眼前带着墨镜的女人。

  或许是时间已经接近傍晚,房间内也没有开灯。孟雨欣摘下了墨镜,露出了
那精美的容颜。黑色的鸭舌帽让她整张脸看着更加白皙,黑色的马尾垂在背后,
让人觉得赶紧利落,蓝色的运动衣虽然看着宽松,但是不妨碍胸口高高的鼓起,
显而不漏的身材或许就是说的这样,让人忍不住想这样的女人要是穿上能展露身
材的衣服会有多惊艳。

  「里面的东西真的对我很重要,如果你需要钱的话,我可以用钱进行买下。
当然我只需要拿走我要的东西,其他东西我是不会动的。」

  孟雨欣用自己认为可行的方式进行尝试说服坐在沙发的上的男人。

  男人没回答她,只是头低着,浑身在颤栗,如果低下头可能会发现他是在忍
着自己不笑出声。几秒后,他收起表情,起身走向那张摆着照片的桌子走去。

  一把拉开桌子下面的抽屉,从里面拿出几张照片,走向孟玥欣。

  「啪」

  照片甩在孟玥欣的身上,又掉落在地上。

  孟玥欣被眼前的举动惊到了,但是让她更吃惊的是她看到了地上散落的照片。
虽然有几张是朝着地面,但是还是有几张向上展示着里面的内容。她急忙弯腰去
捡。

  男人看着眼前的女人蹲下,看着女人因为弯腰而撅着的臀部,浑圆一片,看
着因为弯腰垂落的衣领,里面已然是浑圆一片。

  「这东西你打算用什么买,你付得起么?」

  随着慵懒的话音,李宇飞又雍容的坐在沙发上,刚才那一刻已经让他的下半
身蠢蠢欲动,不得不坐下遮掩凸起的下体。

  这时候孟玥欣怎么还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终于知道是谁给她发的信
息了。她开始思索怎么处理这件事情。虽然可能她需要付出很高的代价,但是这
也是在所不惜的。因为照片里的她虽然看着稚嫩,但是有跟她亲近的人还是一眼
就能认出那是她。她不想让平淡的生活在起波澜了。

  「10万,我要所有照片跟相关的东西。」

  看到屋内的摆设后,她认为眼前的男人手里应该不富裕。因为他的父亲只是
一名老师,并且还是得了癌症,现在他的经济状况肯定很糟糕。

  「你先走吧,今天我没空跟你讨价还价,过几天我会联系你的。」

  男人得意的盯着她说道。

  看着眼前男人的姿态,孟雨欣知道事情处理起来可能不像自己想的简单了。
她决定先离开,毕竟眼前的男人她一无所知。她要先做个简单调查,就像她以往
处理工作一样。摸清了对方,在决定怎么展开攻势。

  于是她拿着手里的照片塞进手提包内,转身推门而出。

  「婊子,骚货,贱人」

  李宇飞站在窗口看着楼下走入车内的身影骂道。

  虽然嘴里在骂,但是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那道身影已经
扎在了他的心里。就像他前不久收拾父亲遗物时发现照片跟视频一样,里面的女
孩也扎在他的心里。

  李宇飞扭头望向了桌子上的照片,神情里带着复杂,囔囔的说着「你就是为
了这样的女人,让我妈走的?为了这样的女人让我一个人生活?」

  " 你放心,放心……我会毁了她的,一定会的" 他说着走向卧室,如果孟玥
欣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愕然,因为整个床头的墙面上贴满了照片,照片里只有一个
女孩的身影,只不过是各种姿势的艳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