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魔王】(1

  • 【消失的魔王】(1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第一卷   小城小事

  前言:因为正统西幻个人并不算太有兴趣,而且为了支撑设定,所以这篇大
概是黑科技高度发达的异世界(?),然后会因为作者的口味,加入不少黑科技
中的黑科技……锅就全部甩给魔法了,不过,想在剧情里加H 可真是艰难……哭。

  问:如何能在正经的剧情中加入很多H 呢?!

  第一章    少城主

  「咚咚咚——」

  他从迷迷糊糊中醒过来,头顶是熟悉的白色天花板,规律的敲门声传到耳边,
让他清醒不少。他皱了皱眉,掀开被子坐起来,轻叹了一口气。

  安稳了十多年,果然他的警觉已经大大降低了吗?

  「请进。」他揉了揉略显杂乱的黑色短发,淡淡地开口道。

  咔嚓——门把手轻轻扭动,房门被一股轻柔的力道推开,接着,一抹熟悉的
冰蓝跃入眼底。

  他瞥了一眼左侧的窗台,珠帘半掩,从窗外微微透露进熹微的晨光,现在大
概是清晨,可距离上学的时间也稍稍早了些。

  「是冬雪啊,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吗?」他奇怪地问道。

  进门的是他的两名贴身侍卫之一,冬雪。冰蓝自然是指她那万年不变的衣裳
和冰蓝色的柔顺发丝,但同样也与她的清冷气质相近,也许是拥有寒冰天赋的缘
故吧。当然,一般情况下,都是另一名侍卫来喊他的,不过最近她很忙,没空。

  「少爷,请更衣,城主大人正在内院等您。」冬雪捧着叠好的衣物,在他的
床前站定,声音清冷平静,却又如清泉般悦耳。

  「知道了。」他站起身,伸出手,随意地答道。

  然后冬雪便将衣物直接放在了他的手上,径直转身离开了。

  他呆了呆,随即自嘲般摇了摇头,忘记这位是不会服侍他穿衣了,他大概是
被惯坏了。不过,看来今天上学之前还得去内院一趟,希望上学不会迟到,虽然
他并不在意就是了。

  城主府,内院。

  生活在雨城的人几乎都知道城主大人喜欢花,但城主府内种花的位置却少有
人亲眼看过。他是知道的,而且这些千姿百态的花朵就在他的周围,随风摇曳,
迎着朝阳的清辉。

  顺着卵石铺筑的小路,走过一个拐角,他便远远看到几座弧形花坛,花坛簇
拥着的中央区域建有一座木亭,亭中摆设着一张玉白色的圆桌,桌上置有一壶茶
水,几只青瓷茶杯,茶香袅袅。桌旁,是三把木质靠椅,其中两把椅子上各有一
人闲坐,手持茶杯,不时轻啜。

  他驻足,想要转身就走,这可和冬雪说的不一致,而且这多出来的可不是一
个人,而是一个麻烦。

  然而在他转身之前,那边的麻烦便向他招手了,似乎就是等待着他的到来。

  他揉了揉眉心,朝圆桌走去,同时暗自思索着有什么脱身之法,只是直到他
走到桌前,也毫无对策。这两人在一起,他还真搞不定。

  坐在左侧的便是城主大人,似乎今日有什么正事,穿着一身黑色的女式正装,
黑发如瀑,原本不施粉黛的脸上却抹了淡妆,愈加明艳动人,一双黑珍珠般的双
眼正望着他,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一弯温柔。而右侧的麻烦亦是一位美丽的女子,
一袭火红的劲装,颈间围有一轮黑色的丝巾,海藻般的金发落在胸前,她侧着头,
如血的眼瞳半眯,自始至终便盯着他。

  被两位美人同时注视的压力可不小,无可奈何,他平稳了一下起伏的心绪,
先向左边的女子轻声问候道:「早安,母亲大人。」

  而对另一位,他想了想,也不好太失礼,于是微微扭头道:「早。」

  「任儿,坐,喝点早茶。」即便身为一城之主,可城主大人面对孩子自然毫
无威严,反而温柔地为他倒上一杯茶,递在他面前。

  他倒是礼数十足地坐下,只是还未来得及饮茶,大麻烦果然率先发难了。

  「这小混蛋在学校里可不这样,齐雨菲,你平常可得多管管,最好打他几次
屁股。」

  「还有,任平,你完蛋了!你的事败露了!」

  任平的眼神平静,静待下文。

  见到他没有反应,大麻烦撇了撇嘴,继续道:「你在学校是不是经常翘课?
有人在学校打你小报告了!」

  任平眉头微抬,暗自思忖着,连她都知道这件事了?看来最近翘课太严重了,
嗯,那件事得缓缓了。

  而面对大麻烦一连串的责难,他只是淡定道:「你今天的围巾真好看。」

  「那要不要送给你?」她作势要解开。

  任平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笑道:「你敢给,我就敢要。」

  「你……」

  「好了好了,你们两……莫妮卡你好歹是长辈,别和孩子斗气。」齐雨菲微
笑着打着圆场道。

  「你到底是不是我闺蜜?总是帮那个小混蛋,你是不知道……哼!」莫妮卡
本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哼了一声作罢。

  齐雨菲没有理会这个突然孩子气的闺蜜,对着任平温柔地问道:「最近学校
生活怎么样?」

  任平想了想,字斟句酌道:「没什么问题。」

  「嗯,那你先去学校吧,今天喊你来主要是因为莫妮卡,另外…嗯,算了,
你去吧,我待会还有个会议要开,和莫妮卡还要在这里待一会儿。」

  任平起身,向母亲大人道别,也没看那个麻烦一眼,转身离去。

  耳边,远远传来莫妮卡低声的抱怨和母亲的轻声安慰,还有一些关于女性之
间的私语,他抬头仰望湛蓝的天际,白云苍狗,这是否就是他一直想要的人生呢?

  他并不确定,不过,这样的生活还是挺有趣的,至于那个仿若存在于遥远记
忆中的幻影,她很好,那个孩子,大概也很好吧,思及此处,他笑了笑,这个时
间,他们大概同龄吧。

  简单用过早餐后,任平在冬雪的陪伴下,开车前往他就读的第三魔导学院,
司机自然就是冬雪,顺便一提,他的两名侍卫同样毕业于此,算是他的学姐了。

  学院安保方面还是挺完备的,冬雪自不必跟随他一同上学,所以一进学校,
冬雪向他打了声招呼便直接离开了,她们私人时间其实挺少的,而且大部分都用
于修炼,毕竟身为贴身侍卫,武力值肯定是要达标的。

  任平在学院中悠闲地走着,此时临近上课时间,学生们都是一副匆匆忙忙的
模样,但不一会儿,任平却看到一位与众不同的金色身影——卢恩,他的同班同
学,正逆着人流,朝他快步走来。

  靠近他后,卢恩大声嚷嚷道:「嘿,任平,一起翘课去上星网吗?激斗世界
双人联机2V2 ?」

  只是他的大喊同样吸引了周围的注意,有不少学生认出了这位校园名人,低
声议论着,而在这个学院里,任平的身份只有少数人知道,大部分学生只会将他
当成一位平凡无奇的同学,当然,对于他的同学来说其实也算是传奇人物,因为
他时常翘课,而且一翘就是一天。

  至于卢恩,那就出名多了,雨城两大商会中蓝月商会会长的独子,天赋平平,
却深受宠爱,以致于因他在学校的各种糟心事,蓝月商会甚至向学院捐款了30万
金币,而一金币,大概够贫苦的三口之家一天的用度了。

  卢恩对周围不时的议论并不在意,只以期待的眼神望着任平。

  任平想了想今日的课程,魔导基础学、魔法阵基础架构、初级魔力运行规则、
历史和修炼课,好像没什么有兴趣的课程,于是他调转方向,朝学院的东面走去。

  又一次选择翘课自然不是因为他要和卢恩去星网玩游戏,那些星网上的游戏
说起来也挺有趣的,他偶尔也会玩一玩,但现在,他只是想去学院的图书馆找找
魔导器制作方面的书籍,这些年,他最大的兴趣之一就是制作魔导器了,在那位
魔王的记忆中,拥有着许许多多这方面的图纸,不过涉及的方向并不适合公之于
众,所以在家中和学院内,他各拥有一个私人的小型工作室。母亲虽然知道,但
从未干涉,也未问询过。

  他终究还是被魔王的记忆影响了,但对于毫无负担的他来说,善与恶,界定
者已然不是世界的规则,而是他自己。

  图书馆在学院的东面,学院的机房也在附近,于是卢恩便与任平并肩而行,
嘴中一直叫嚷着要怎样报昨晚的被虐之仇。

  只是走到中途,卢恩的身形一顿,顺手拉扯了一下任平,不安道:「那个…
任平,我看我们还是下节课再出来?我刚在前面看到班长大人了。」

  任平随意地朝周围瞟了一眼,然后继续朝东走着。

  卢恩抓着任平的肩膀,亦步亦趋,低声道:「喂,我们真的要过去吗?」

  卢恩正说着,突然身体一颤,肩膀一怂,脑袋一歪,几乎想要把整个身体藏
在任平的身后,因为,前方的紫发少女停下了脚步,正漠然地盯着他们。

  直到他们与少女擦肩而过,卢恩才轻舒一口气,笑道:「还是你厉害,根本
无视那个暴力女。我是不行了,打又打不过,上次喊人帮忙还被老爸教训了一顿
……」

  他说完便偷偷往后瞧了一眼,又迅速转过头来,忐忑道:「她还在盯着我们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任平指了指右侧不远处的图书馆,平静道:「我去图书馆,你自己看着办吧。」

  「呃……」卢恩明显呆了呆,欲哭无泪道:「你难道要抛弃好友吗?」

  「回见。」任平背对着他淡定地挥手,然后朝图书馆拐去。

  「坑好友啊!」

  卢恩在内心大喊,随机偷偷朝后面望了望,咬了咬呀,带着三分忐忑,朝另
一侧的机房快速跑去,游戏第一,学习第二。

  艾璐尔收回视线,她不知道任平到底是要干什么,可作为知道任平身份的人
之一,她曾经对这位少城主抱有很大的期望,毕竟城主大人是那么的优雅强大,
而作为少城主的任平,也一定在某方面有着强大的天赋吧。

  但期望有多高,失望便有多大。

  任平的成绩在班里只是中等,修炼课时也经常神游天外,之后更是经常翘课,
根本见不到人影。她曾劝阻过好几次,只是每次都被他随意地敷衍过去,然后第
二天,依然如故。

  现在她早已不对这位少城主抱有任何的期望了,只是有些感叹城主大人的后
代竟是如此的平凡,而她作为学院一年级生的代表,将在今后的日子里与他的差
距越拉越远。

  艾璐尔摇摇头,转身朝教学楼走去,今天的课程都是十分重要的基础课,她
需要全身心地投入,毕竟,像她这样的平民学生能在这种师资力量齐备的学院里
上课,全都归功于城主大人向内务府提出的教育普适条例,而且不久之后,就是
三城学院交流会了。到时候,距离雨城最近的诺比城和露水城也会派遣优秀的学
生代表前来,这场荣誉之战,他只能在台下羡慕地看着了吧。

  第二章  图书馆里的教育(上)

  城内最大的图书馆就坐落在这所学院,这也是任平选择在这里就读的原因之
一。

  整座图书馆呈工字型,分为前馆和后馆,任平需要的魔导器制作方面的书籍
就位于后馆2 楼东南侧一角。

  慢悠悠闲逛到二楼东南,任平浏览着靠窗的一排书架,从书架上找出上次未
看完的《魔力流动高级导论》、《分层魔力架构及猜想》等数部书籍,抱在胸前,
搬到窗前一张刻有简单聚神魔纹的实木书桌上,就着从窗外透进的晨光,缓缓沉
浸于书页内的思想。

  三小时后,任平将面前最后一本书合上,抬起头,望向坐在对面无聊良久的
一袭红衣,沉吟数秒后,平静道:「尊敬的校长大人,难道您是来抓我回去上课
的?」

  「小混蛋,你跟我来……」莫妮卡抿了抿唇,左右瞟了瞟被她惊动的学生,
低声说道。

  也没等他回应,她便率先起身,朝外走去。

  曾经的魔王大人挑了挑眉,看在她没有打扰自己看书雅致的情况下,勉强起
身,将桌上的书籍归位后,才走向正在不远处安静地等着他跟上的莫妮卡。

  莫妮卡走得并不快,任平低着头跟在后面亦是闲散,他不可想被太多人认识,
不过在图书馆里的学生看来,这位跟在校长身后的学生怕是凉了,竟然被校长大
人亲自从图书馆里带走,不过校长大人今天的紧身红色短衬配上皮裤,踩着黑色
高跟,照样风姿卓绝啊。

  任平并不知道某位可怜虫被校长亲手出马抓走的消息即将在部分的小圈子里
扩散,就算是知道了,他大概只是会哂然一笑罢了。

  数分钟后,任平跟着莫妮卡走进这间不大的房间。任平略为有些惊奇,在图
书馆后馆的顶层,校长竟然还有这么一间装修精致的房间,而且看上去似乎是休
息室,桌椅、沙发、床铺、厕所等一应俱全。

  莫妮卡站在门内,待到任平走进房间,便将房门轻轻关上,反锁,然后转身
冷冷地望向任平,却发现这小混蛋已经悠然坐到魔兽皮制成的沙发上,还给自己
倒上了茶水,丝毫不把她放在眼里。

  「小混蛋,你快把我身上的东西解开!」莫妮卡走到桌前,怒气冲冲道。

  「嗯?」任平惊讶地抬头看着她,问道:「校长大人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你肯定已经知道了!」莫妮卡举起右手,攥紧,气愤道:「今天早上你就
是故意的!快给我解开,否则我可要动用暴力了~ 」

  无视眼前的大美女佯作挥舞的拳头,任平似是回忆道:「说起来,昨天好像
有一位女贼想要溜进我的私人工作室,只不过那时我恰巧在场,工作室的防御系
统也挺能干的,于是女贼便被我抓住了。」

  「不过当时我比较忙,也没空审讯这位女贼,只是简单处理了下就大发仁慈
放走了她。」

  随着任平的诉说,莫妮卡的脸上也突兀地多出来一团晕红。

  「你那是简单处理?」莫妮卡气急而笑,「你的简单处理是几个小时里被当
做玩具一样各种摆弄、测试?」

  「还有,你是不是当时就认出我来了?!所以故意没有驱散我的伪装魔法。」

  任平不置可否。

  于是莫妮卡选择了进攻,当然,她把魔力的等级还是调整到了较低的层次,
毕竟她还是有些理亏的,只是必须要让这小混蛋知道调戏美人的后果,十分严重。

  「冰结!」莫妮卡张开右手,五指虚握,对准任平,高速吟唱道。

  她要让这混蛋被冻上一整天,没吃没喝,在冰块里深深地忏悔。

  只是随后她便看到了任平的那双黝黑的眼睛里,充满了让她意味不明的笑意。

  她的内心一惊,然后下一刻,她便知道了,这笑容背后隐藏的意义。

  随着她手中魔力的极速凝聚,她颈间的黑色丝巾内,陡然爆出一团灰色的微
光,如同旋涡一般,飞速卷走她体内的魔力,即便是以她接近天阶的实力,也在
瞬间失去全身的魔力和体力,软倒在地,而那原本在她手中凝聚的寒气更是由于
魔法反噬而猛然爆散,至于反噬的魔力,同样也被吸光了。

  「你……」莫妮卡艰难地依靠双手撑着地板,防止自己彻底趴在地上,那太
难堪了。她那绯红色的双眸饱含怒意地瞪着沙发上的任平,却听到任平仿若自语
的声音,「这个功能还算勉强及格。」

  接着她便看到任平从沙发起身,脸上带着奇怪的笑意,走到她的面前缓缓蹲
下,然后如同审视猎物般伸出右手,抬起她的下巴,左右摆弄着。

  她羞愤地摇头,可无力的脑袋根本无法脱离那只手掌的掌握,她就如同一只
被毒蛇注入了毒液的雪白小兔,只能无力地挣扎着。

  挣扎无果的她只剩下满溢的羞愤,她张开嘴,大声反击道:「要是齐雨菲…
…」

  只是声音从唇间传出时却是那么的有气无力,更何况还未等她说完,两根白
净的手指就直直地捅入了她分开的唇间,彻底抑制住了她接下来的话。

  她气得双眼圆瞪,牙关猛然闭合,要是这小混蛋不收回手指的话,她就要狠
狠咬一口。

  任平果然没有收回手指,反而饶有趣味地用手指逗弄着她的粉舌。于是她心
下一狠,上下唇极速闭合,不过在那雪白的牙齿接触到手指之际,却自动止住了,
只剩下双唇将那两根手指狠狠包裹,就仿佛是她主动吮吸着那两根手指一般。

  这之后,那两根手指更是恣意地在她的口腔里玩弄她的粉舌,夹、揉、压、
捏……

  她气急败坏,却无可奈何。

  数十秒后,任平才将手指从莫妮卡的红唇间缓缓抽出,指节上,大量透明的
津液在光线的反射下,亮晶晶的。

  任平又一次伸出手,莫妮卡这下才有些惧意,头部微微后仰,色厉内荏道:
「你…你别乱来啊,要是……」

  「你不会说出去的。」任平的声音冷静而锐利,瞬间就压下她的话头,他伸
出的左手迅速捏住她颈间丝巾的一角,如同抽丝一般轻轻解开,仍泛着水光的右
手则将她的下巴向上抬起近45度,露出部分雪白的脖颈。

  颈间轻微的滑动感让莫妮卡有些痒意,片刻后,随着淡淡的凉意袭来,黑色
的丝巾飘然落地,莫妮卡的内心一颤,双眼微闭,睫毛不安地抖动着,同时,她
的双颊也快速染上了一抹代表着羞怯的可爱粉色。

  好一段时间里,莫妮卡的呼吸停滞着,双腿蜷缩,十指撑在地板,有些焦躁
地弹动,她能明显地察觉到一道视线正审视着她的颈间,而她竟然没有产生任何
的反抗情绪,任凭那道视线仔细打量着。

  任平正在欣赏的,自然是隐藏在丝巾之下的物体,那是一轮红黑相间的金属
颈环,或者称为项圈更合适。项圈的表面嵌有精美繁复的装饰魔纹,其最前方,
刻有一柄剑型符号,如若观察得更仔细的话,还能发现这剑型符号内,有一个淡
淡P 字不时闪烁。

  这项圈,自然是由任平亲手制成。

  整个项圈以黑曜石和赤铁石的精粹为主体,配有少量的秘银、金晶、钨晶、
凤凰石和超等魔晶粉末,用地火煅烧数日,再镌刻上数层提升坚硬度的魔纹,魔
纹之下,用魔力再次架构出数层交织着的功能魔纹,最终以他的灵魂气息为引、
鲜血为媒、魔力为火,激发其潜能,经5 小时精制而成。

  昨天一整天,他便是在弄这个,本来正愁没有试验对象,没想到有人不请自
来了。

  其实单单以饰品来看,这项圈还是十分精致的,戴在女子的脖颈上大概也问
题不大。只是,当它是男性亲手为女性戴上时,其象征意义顿时变得不同,至少
莫妮卡是难以忍受的。

  昨晚她尝试了一整晚,但无论她以何种方式都无法解开这紧贴着她颈间的束
缚,而且从镜子上观察,这东西浑然一体,仿若一件艺术品,根本没有任何接缝
的痕迹。于是一大早,她便去城主府兴师问罪,明明她只是好奇这小混蛋为何经
常翘课,却如此遭罪,这天简直是她人生以来最屈辱的一天。

  但人到齐了,她却羞于开口,直到这小混蛋提及她颈间的丝巾时,她才意识
到,这家伙肯定知道了,不然以这家伙的怠懒,会随便夸人?

  只是现在,她似乎陷入了更糟糕的情况。

  她人生最屈辱的日子,在还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便再次被更新了。

  PS:H ?那是什么?能吃吗?
[/pp]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