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鸡巴乱入的灵异轮回】(chap1)(灵异、惊悚、绿帽)

  • 【黑鸡巴乱入的灵异轮回】(chap1)(灵异、惊悚、绿帽)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不愿透露姓名的m
整理:无神叔
2020/11/01发表于:
是否首发:否
字数:12419

  前言:《被问,问就是黑鸡巴胜过一切》应该是入宫了,所以不要再问更新
的问题了。这是m君新开的坑,喜欢的兄弟们麻烦点个红心多多回复。

  (文前强调,好好看文,千万别想别的~)

  我叫林奇,是绿省的一个官二代公子哥,不过那些与现在的我关系都不大,
因为我无意间被拉进了一场死亡游戏里,正与外界隔绝,挣扎求生。

  事情是这样的,一天夜里我正在玩电脑,突然电脑屏幕一绿,就弹出来了一
行字:「你想获得生命的意义……」后面的字我没看我就直接点了确定按钮,这
种老套的套路我见多了,不就是进入到一个神秘的空间,一番磨炼然后成为主角
虎躯一震八方来朝嘛,我怎么会不懂这些呢?想都没想的我直接就点了那个绿油
油的「是」。随之而来的就是天旋地转的头晕感,我的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成员已确认,即将开启轮回任务。」嗯……到现在为止似乎还正常。

  那个声音再次回响起来:「即将开启第一个轮回任务:幽魂酒店。任务难度:
极高,队员预计存活率:无限接近于零。」不对不对,第一个任务难道不是新手
任务么?为什么存活率会这么低?难道我不是主角只是个配角?我脑子里突然想起
来我的亲朋好友,不要啊!我不想死!

  「紧急启动避险系统,即将随机拉取一名幸运儿参与本次轮回任务。幸运儿
抽取中……」我脑袋已经昏沉地听不清那个声音后面说了什么,只满脑子都希望
自己能撑过这一次难关。

  「轮回载入完成,请队员不要消极怠工,情节严重者将面临极大风险。」

  「啊!」我大叫着起身,转身看着四周。我发现我自己正躺在一个房间的大
床里,这间房间略显狭小,但是窗户、写字台、浴室卫生间这样的基本设施还是
有的。我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在我脑袋天旋地转的时候,一个声音在我耳边
念叨了一个词:「幽魂酒店」!我现在应该是在一个酒店的房间里。

  我突然听见我旁边的卫生间里面有响动,这……会是谁呢?一个幽魂酒店里
面还能是什么?我坐在床上,全身都紧绷了起来,眼睛死死地盯着卫生间正微微
打开的门,准备随时从床上蹦起来冲向房间外面。

  「吱呀——」那门里面出来的却不是我想象中的幽魂恶鬼,而是我的女朋友,
梁皓月。她与我不一样,我是个标准的二代,什么东西都有涉猎但都只是兴趣使
然。她家教极严,自幼又是个乖乖女,平日里接受的良好教育与她家严苛的管教
也让她成为了一个保守却可靠的女孩。说起来,我们两家的背景也是迥异,我家
算是个延续了数百年的名门,从小我就认识着各式各样的高官权贵们长大。她家
却是个不见经传的小家族,我也没听过外人谈起过她们,不过我知道的是,她家
虽然名不见经传,可家族历史算,她家甚至比我家还要古老的多!所以虽然我们
两家目前地位有云泥之别,彼此之间都是相敬如宾,我家里人也没有因明面上两
家的差距而拦着我认梁浩月当我女朋友。

  说起来,我的女友梁浩月人如其名,现在十九岁的她全身如月光般白皙,现
在又穿着纯白色的紧身短袖t恤,她那34D的乳房绝对是我们亚洲人里少见的豪乳,
浅色百褶裙裁得很短,甚至还没盖住膝盖,让她修长的大白腿漏在外面。这全身
上下的洁白配上房间里的白色灯光,好不耀眼。

  「起来了,大懒猪,怎么还躺着呢?」女友梁浩月看见我还躺在床上,有些
不开心地叉腰说道,带得她那挺立的乳房微微晃动。

  「皓月!你……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啊?」我从床上爬起来,还没有搞清楚自
己的女友怎么会跟我一起跑到这个什么鬼轮回任务里面来。

  「你没有听见你脑袋里面的声音吗?」女友用她的纤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一脸奇怪地问道。声音?那个在我脑海里响起的声音,在我耳边讲了几句话以后
就再也响起过了,它怎么……

  「队员已苏醒,鉴于任务的超常困难度,将给予队员技能强化。」原来,要
等我被判定为苏醒那个声音才会再响起来,而且似乎还要给我点好东西?

  「姓名,林奇,绿省高官之子,求生能力,低,机敏度,低,聪慧度,低,
求生欲望,极高……」那个脑海里的声音一直在响着,似乎它在对我做着检查,
正在核算着我的各项数据。

  我皱着眉听着那个冰冷的声音不断响起,脑袋开始有些胀痛,床那头的梁皓
月看着我紧锁的眉头,还是走到了我的身边,把鞋子一脱,一下子做到了我的腿
上。皓月穿着的是浅白色百褶裙,修长的双腿分开,屁股对着我的裆部就坐了下
去,那翻起的裙摆让我看见了她洁白的内裤,嗯——虽然都已经是男女朋友好些
年了,这一下子突然袭击还是让我的鸡巴有了些反应。

  「性欲望,高涨,性能力,底下,正在进行队员心里状态扫描……已检测到
符合队员的强化方向,正在为队员进行强化。」那个脑海里的声音突然带了些急
促,似乎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我的优点,马不停蹄地对我开始了强化,但是等一
下,它刚刚是说我什么能力低下来着?

  「喂,小奇奇,给你强化完了没有啊?怎么你会花这么久?」我的女友有一些
的不耐烦,但还是关心地俯在我身上看着我,关切地用脸蹭了蹭我的脸庞。

  我没工夫回复我的文女友,因为我脑海里的声音一直在响个不停。

  「已为队员强化技能——隔空探视,允许队员探查队友周身情况,技能熟练
度越高,可探查范围就越长,探查效果便越清晰。存在干扰时会有失效的可能。」

  「已为队员强化技能——可视化,允许队员将一切看到的人、鬼怪、特殊物
品的性格、技能、特性等展示与队员。」

  等了许久,脑海里的声音停了下来,我才抬起头看向趴在我身上的梁浩月,
现在的她正一脸关切的看着我,不过虽然姿势很暧昧,她上半身的春光却一点也
没有外泄出来,我只能看着她傲人的乳房被衣服裹出来一个诱人的曲线,却没有
办法看到里面的美肉。

  说起来,我和我女友都确认交往几年了,两人关系一直都仅限于拉手跟拥抱,
虽然说也有过接吻,可每次都是浅尝辄止,无论我怎么尝试,都没法越雷池一步。
皓月一直跟我说要等一等,要在婚礼那天把她最珍贵的东西给我。这既有可能是
因为她严厉的家教,也有可能是因为她保守的性格,总之,我们两个人虽然关系
亲近,却总是没办法更进一步。

  「我……没事了,皓月,就是头有点晕。」我揉揉头,看着面前的丽人,不
由得把手伸了出去,在她的腰肢、翘臀上使劲抚摸着,一双手在她洁白的紧身t
恤上游走着,慢慢抚摸到她的美乳旁边,轻轻揉捏着,女友羞得满脸通红,不好
意思地说道:「嗯……小奇你好坏啦~我,我今天,就让你舒服舒服,不能……不
能更过分了嗯~」我怎么会听?一只手在女友的美乳上揉捏,另一只手则伸向了
她百褶裙的下摆,准备直突桃源。

  「哎哟!」感受到我手部动作,女友直接拿膝盖顶到了我的肚子上,再接一
个粉拳打到我脸上,疼得我立马停下了动作,捂着肚子叫了起来。女友也没管我,
气鼓鼓地从我身上起来,往房间外走去。

  真生气了?我顾不上身体的疼,赶紧跑出门外去追女友,生怕她真的因为这
件事生起气来。

  我来到房间外,却看见门外的女友站在走廊里,看着旁边房间禁闭的房发着
呆。这是怎么了?我很奇怪,刚才还气鼓鼓的她怎么现在突然……?我急忙跑到女
友身后,搂着她的纤腰问道:「皓月,刚才我冲动了,我下次……诶?」

  我搂着女友还没说几句话才意识到,我怀里的梁浩月,并没有在发呆,她的
目光虽然有些呆滞,但是她很大脑并没有宕机。梁浩月的脸色已变得很不正常,
我还能感受到她身躯传来的轻微颤抖。我的女友,现在正在害怕!无论面前这间
房间代表了什么,我的女友现在都因它而恐惧。

  「皓月?皓月!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诶……诶?林奇……不……不是,不要……」我的女友现在还有些缓不过
神来,迷迷糊糊地回应着我对她的呼唤。

  「皓月,你……」我还想说些什么,可突然意识到女友现在的状态,我决定
先把她带离这里。我一手扶着她的后颈,一手把她抱起,用公主抱的姿态将她抱
进了一开始的那个房间。

  我坐在床上,让梁浩月躺在我的大腿上,一边有些担心她的状态,一边又在
欣赏着这绝世的少女容颜。如果现在换一个场景,应该算是一个无比甜蜜的瞬间
吧?没一会儿,我的女友渐渐醒来。

  「林……林奇?我……你……那间房间……」

  「好了好了,不要勉强自己,现在你要做的是恢复下精神,不是强迫自己想
些不好的事。」

  女友摇了摇头,稍稍缓了一下,还是决定把缘由跟我说清楚。

  原来我的女友梁皓月自幼丧父。彼时年幼的她与父母一同出门,便在一间酒
店住下,可世事无常,那时的酒店混进来了一名穷凶极恶的歹徒,那名歹徒盯上
了女友一家,在夜里潜入了他们住的房间,把她的父亲的头给砍了下来,却不知
为何放过了她和她的母亲。年幼的梁浩月早上一睁眼便只看见自己父亲身首分离
的样子,让她留下了深深的阴影,而与那间房间有关的一切,也都被她有意无意
地刻在了脑海里。

  今天的女友突然对着一扇门战栗不已,就是因为那扇门跟当年她们住过的那
间房间门实在是太像了——灰白色的外皮,带锈的把手,被封死的猫眼,还有极
为不吉利的门牌号:444。看见这样一扇门,女友不愿提起的往事便浮现在了她的
脑海里,童年的阴影让她不由自主地陷入了对往事的恐惧中。

  「请两位队员注意,现发放主要任务,请务必遵守主要任务的要求,不要尝
试违背其规定,不然,死亡会是最轻的惩罚。」

  突然响在我们脑海里的声音让我和梁皓月都愣了一下,不过我们对视了一眼
后便选择安静地听下去。

  「请队员梁皓月,于午夜十二点后待在444房间内,一直待到日光照射入房
间为止。」

  「请队员林奇,于午夜十二点后待在442号房间内,一直待到日光照射入房
间为止。」

  「幽魂酒店内冤魂无数,又有极恶生灵潜藏于内,建议两位队员现在就熟悉
两间房间的构造,便于在午夜后的时间里存活。」

  「请务必遵守主要任务的规定,违反者,死亡会是最轻的惩罚。」

  我和女友对望了一眼,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稳了稳心神就决定去探寻一下
隔壁的屋子。道理很简单,442号房间就是我苏醒过来的那间房,结构紧凑却简
单,女友已经在我晕着的时间里把这里给摸了个清楚,也就不太需要上心。可隔
壁444号房间光是一个照面就把我女友吓成那样,我们甚至连那里面的内部构造
是什么样都没见过,如果让浩月独自在这样一个陌生又充满敌意的房间里过夜,
我至少得让她摸清楚那里究竟是什么样子。

  「林奇……隔壁444号房间,我怕,我怕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如果我
们这样贸然进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不……皓月,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声音对我们说的,它建议我们现在就去
熟悉房间构造,这是不是说明,现在的两间房间还是安全的,我们应当抓紧这个
时间去摸清楚房间内部构造,方便午夜后的应对?」

  「好……好像也没有错……」我简短地跟女友交流了思路,说服女友跟我一
起去探查444房间后,便拉着梁浩月走出了442号房间,来到了444号房间的门口。
我大脑飞速思考着什么,我觉得我遗漏了什么,但是我又想不起来,也罢,拼了!
我伸手打开了444的房门。

  嗯?房间里是一片寻常景象,这间房间比隔壁宽敞些,有一张大大的双人床,
正对着双人床的就是写字台,写字台后就是442,而床后隔墙的空间里就是444的
卫生间。床一侧就是窗户,现在正是下午,光线从外面洒进房间,一切都不像门
口那次诡异。我与女友对视了一眼,走入了房间细细查看起来。

  「这……这房间与我当年记忆里的那间一模一样。」女友皱着眉说道。

  「那,皓月,你现在还会有在门口的那种感觉了么?」

  「嗯,这倒是没有了,只是这房间……毕竟太像了,我,我很不自在……」

  女友毕竟还是不太适应这间房间,我便坐在她身旁陪着她,鼓励着她,让她
尽量感觉舒服些,只求能活着度过午夜后的那段时间……我俩都知道,那段时间
将会是最难熬的。

  很快,日暮渐沉,天也黑了下来。我这才想起来,好像自己也得独自一人在
442度过夜晚。可自己只顾着帮助自己的女友了,过了子夜,自己怎么办?我心里
怕的不行,可还是不能让女友看出来我的担心,一脸安慰地跟女友吩咐着需要注
意的事,再和她道别,走入了442房间。

  我看着房间里的挂钟,看着时间慢慢走向午夜十二点,我的心情也变得有些
沉重,无论怎么样,十二点以后,我就要见识到以前从未见识过的东西了吧?希
望自己能顶得住呢……

  我枯坐在442房间里,有些无聊,又有些担心隔壁的女友,突然想起来自己
的技能,隔空探视,这个技能能让我实时看见女友的状态,现在正好用用,缓解
一下我对女友的担心。

  隔壁房的女友状态和我差不多,也是一脸紧张,但她比我活跃一些,现在正
在房间里四处探查,似乎是想找些什么线索出来。突然,她的视线似乎被什么东
西吸引了过去,那是一个放置在写字台上的小人偶,与一般的卡通人偶不同,这
是一个通体漆黑的小人偶,它的身体曲线似乎被刻意雕刻过,相当明显。不过更
显眼的是这个小人偶的胯下,那里有着一个巨大的鼓包,大小可能跟这小人偶的
拳头一样大,从外面还能隐约看见一根棒状物的形状。别说,这个人偶做的还真
是栩栩如生,神态凶狠,细节到位。

  可是……之前我和皓月一起查看444号房间的时候,写字台上有这个人偶吗?

  房间里的女友状态开始变得异常,她的目光开始被写字台上的人偶吸住,一
双美目紧紧地盯着那个黑色人偶,行进间的步伐开始变得摇摇晃晃起来,最后更
是直接跪在了写字台前,脸正对着写字台上的人偶。我的女友痴痴地看着那个黑
色人偶,舌头缓缓地伸了出来,她……居然在拿舌头舔着那个小人偶!那个人偶
胯下的鼓包也在慢慢地变大着,就好像,就好像一个男人正被我的女友舔弄着下
体一样,鼓包里的鸡巴似乎在迅速变大着,不,变大的不仅仅是这个人偶的胯下,
整个人偶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着,人偶体表的黑色开始涌动,里面似乎有
着什么东西在躁动着。而我的女友对这一切都没有反应,只有舌头在不停舔弄着
这个黑色人偶的胯下,只是由于人偶体型的变化,她的香舌从一开始轻轻对着鼓
包点动变成了现在夸张地绕着那个巨大鼓包绕圈,嘴唇边的唾液拉成丝线落下,
女友好像品味到了什么极品美味。

  「呲拉——」我的女友居然直接撕开了自己的白色紧身t恤,再一把扯下自
己的胸罩,直接漏出了白嫩的乳房,红粉色的乳头挺立,我还没来得及欣赏这诱
人的身材,就看见一双黑色的大手罩上了这对乳房,开始将这对美乳揉捏成各式
各样的形状。

  「警报!队员梁皓月已释放酒店内的极恶生灵,逃生通道已开启,建议队员
立即撤……」

  那句话还没说完,我就被脑海里莫名的睡意给击垮了,直直地躺倒在了床上,
沉沉睡去。

  「嗯……」我眼里的世界正在旋转,我是死了吗?我的眼前正显现着女友跟……
一个体型魁梧的,黑人?女友正背身靠着黑人宽厚的胸膛,头高高抬起,将嘴巴
对着黑人的嘴,使劲的亲吻着。这种激烈的亲吻没进行多久,女友就松开了黑人
的嘴,把舌头伸了出来,伸进了黑人的嘴,跟那个黑人的舌头纠缠着。那黑人也
不闲着,享受着女友的香舌,一只手搓揉这女友裸露在外的美乳,我的女友身上
穿着的那间白色t恤,胸部已经被撕了开来,高挺的乳房被一只黑手来回搓揉。
下半身水流如瀑布,阴蒂正被快速挑动。

  不……不对,我的女友,我都没法摸那里,她怎么会……这是假的……我承
受不住眼前的天旋地转,又睡了过去……

  再一次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那个魁梧的黑人正坐在双人床上,背靠床头,两
腿大开,漏出一根粗大到吓人的黑色鸡巴,我高洁的女友全身只剩下一件百褶裙,
内衣裤被脱下随意丢在一边,正跪在那个黑人的胯下,舌头在黑色鸡巴那鸡蛋一
般大的龟头上打着转。似乎是舔够了,女友把头轻轻抬起,又狠狠地压了下去!
小嘴直接包住了巨大的黑色鸡巴,喉咙深处顶住了黑色鸡巴的马眼,受到黑鸡巴
攻击的女友被刺激得两眼直泛白,喉咙里也发出了模糊的哼哼声。

  不,这是幻象……我想起来自己的另一个技能,可视化!我要看清楚,这个
把鸡巴捅到女友喉咙里的黑人,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名称#$%^?
修改意识、扭曲现……」

  浮现在那黑人身边的字体还没有显示完就开始满满开始了形变,最后彻底变
成了一行行乱码。我脑袋上开始冒汗,这说明什么?是不是说明这个生物连那个
把我们带到这里的存在都能影响?是不是说明它的能力已经压过了那个神秘存在?
那我们……我的思绪还没落定,就看见那个魁梧黑人抬起头,朝着我的方向看来。
我意识到不好!可我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就被一股睡意给拉入了沉睡。

  「啊……发生什么?昨天晚上……头好晕啊,皓……皓月?」我头疼欲裂,但
昨夜看见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我的理智告诉我,那一定是幻觉,给一个诡异的黑
人揉奶,还跪在他胯下舔鸡巴,我的女友绝对不可能做出来那样的事。

  我被窗外透进来的阳光照的难受,正想伸手挡着那刺眼的光线,脑子里突然
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现在已经艳阳高照了,那昨天晚上我发生了什么?理论上非
常危险的时间段怎么会一个觉就给我睡过去了?还有,这也是我最担心的,我的
女友梁皓月,她……她还活着吗?

  我试了试对女友使用隔空探视,却只看见了一大堆噪点,看起来要么是女友
那边有着非常大的干扰,要么……我心情低沉下去,不敢细细思考这种可能性。
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我走出了442号房间,一把推开444号房间的门,准备亲眼
看看女友究竟发生了什么。

  推开房门的我却看见了一个令我高兴也不高兴的景象——我的女友还活着,
无论是她现在兴奋的表情跟扭动的身躯都在告诉我这一点,可是,现在的她却和
平常有着很大的不同。现在的女友梁皓月,正向前曲着身子,两手扶在床边,整
个人向前折成一个锐角,兴奋地前后跃动着娇躯。

  「唔——林奇……哈啊~你来,哦!你来啦啊~」女友正脸刚好对着我,看见
我推门,脸色潮红,热情地跟我打折招呼。

  「皓月,你,你现在在干什么?!」我不解地问着她,更让我好奇的是,女
友之前完全裹住上半身的紧身t恤,现在领口已经被裁得大开,腰肢到肚子的部
分更是无影无踪,一件t恤就变成了裹胸一样只能护住女友的敏感部位。女友伏
着身,受重力而向下垂去的美乳被我看了个精光,更奇怪的是,女友乳头的位置
很明显有了两个凸点,虽然被残存的衣服遮住了,但是我螚肯定,女友现在已经
是发情状态了。

  「我……我?哈~我当然,嗯!哦!当然是在做运,嗷!做运动啦~」女友不
知是兴奋还是难受,声音不停地颤抖,边说话还边发出些莫名其妙的喊叫,「林
奇~这种运动,啊~爽,爽,哈啊——,好,好,好舒服的呢~我,我自从,学,啊
~学会了以后,就,就一直哦!一直在做呢哈啊啊啊啊啊~」

  女友的娇躯又开始不停地扭动起来,修长的美体前后挺动,就好像……就好
像有人在女友的身后,一直用什么东西顶着女友的屁股一样……可我知道,这根
本不可能,女友身后明显没人嘛。可女友的嘴巴边上,怎么还流了口水出来,还
有,女友分叉开来的双腿间,怎么还能看见些水渍呢……

  「好……好啦~我,我要做,嗯唔——,做运动,嗷!轻点~你,嗯!嗯!嗷!
你给我,给我出去!」

  女友对我下了逐客令,我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有一些迷糊,可我
还是决定尊重女友的意见,转身走出了444号房间。等我关上门,房间里女友的
声音似乎高亢了些。

  「啊!啊!啊!太厉害了!啊唔——哈~好喜欢吃你的口水,啊~口水味道好
重,但是,但是啊啊啊啊——但是我好喜欢吃呀哦哦哦哦哦!顶我!干我!肏我!
人家第一次看见你,就准备好被大黑鸡巴肏了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这,这是做运动发出来的声音么?我转身来到门边,把耳朵靠着门,希望听
得清晰一些,可这声音倒反而变得模糊起来。

  「唔……不要……好……让他看……用力啊……哼唔……那……换一下……」

  我忍不住了,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刚一开门,我发现女友变了一个姿势,原
本附身趴在床边的她,现在正面对着床头,翘着美臀,两腿张开,做了一个极诱
人的深蹲姿势。我站在女友的左后方,但我敢肯定女友身上那件变成裹胸的白色
t恤已经被人翻开来,我从未看过全貌的美乳现在对着床头大开着。女友百褶裙
的裙摆已经被拉了起来,乳白色内裤清晰可见,我甚至能隐约看见女友两腿间那
淫靡的小屄。女友的屁股正在缓缓下落,如果不是她身下只是张床,我可能会怀
疑现在的女友正在跨在别的男人身上,准备将自己的屄对准大鸡巴坐下去。

  不,不对,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绝对漏掉了什么,女友的神态,反常的举动,
我赶紧对着女友使用了可视化技能,我要看明白女友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姓名:梁皓月,性别:女,华夏人,身体敏感度极高,全身正被
已对黑@
然后乱码开始了形变,又转换为了汉字。

  「姓名:梁浩月,性别:女,华夏人,为人正直可靠,性格保守。对林奇好感
极高,现已与守护灵签订守护契约,将与守护灵度过余生。」

  这前后两段文字在我看来都非常不正常,前面那段的女友是完全变成了淫女
吗?居然会有这么多下流的词汇用在她身上,怕不是这技能乱说吧。后面那段也
没好多少,什么守护灵?为什么女友对我好感极高,却会和守护灵度过余生?

  我心情复杂,既有被女友扭动的翘臀、婉转的呻吟而勾起的欲火,也有因女
友数据那奇怪的变动与她诡异的状态而带来的异样感。我常年来对女友的信任与
不祥的感觉冲撞在一起,我很想质问女友她现在究竟在胡搞些什么,又不愿意打
搅到她。纠结了好一会儿,我才做下决定,至少,我要弄清楚昨晚究竟发生了什
么,就从这个什么突然出现的守护灵开始。

  「皓月!昨天,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你是不是有了一个守护灵?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为什么不知道?」

  我一股脑地把许多疑问都抛了出来,可我预料中女友的解答并没有出现,正
岔开双腿,蹲在床上扭动腰肢的女友一脸不耐烦地回过头来,厌恶地看着我,身
上的动作也一点没停。

  「你哪来这么多问题?没看见我正和……嗷!唔——舒服,哈啊~没看见我正
忙吗?」

  「废物……哦哦哦哦哦,哈啊~什……什么唔——」

  女友的话语断断续续,到后面就完全听不见了声音,只看见她的侧脸抬起,
眼珠上翻,舌头无意识地外伸,整个人的神态如同正被主人训话的母狗,只剩下
她的屁股还在打着转。

  「好……好……我来……我来说……嗷哦哦哦哦哦——」

  女友嘴里不知是应答着什么,最后从床上站起时还发出了高亢的呻吟声,我
站在她身侧,甚至还看见,我的女友的下体竟然是光着的!那嫩红色的小屄口被
什么东西撑出了一个O型,等女友的小屄抬高了快三十公分以后,那个塞在小屄
里面的东西似乎才完全退了出去,然后女友的嫩屄就开始肆意的排出着晶莹的液
体,那个塞在女友屄里的东西,是完全把女友的屄堵住了吗?居然要在拔出去以
后淫屄才会流出来淫水?

  「林……林奇,刚刚……刚刚我心情有点烦躁,对你发脾气了,你……你不
要介意啊……」

  心情烦躁?我脑海里又浮现出来女友如痴如醉的翻飞自己肉体的样子,还有
她那个双眼泛白、舌头外吐的痴态,这是心情烦躁吗?但我还是选择相信相识多
年的女友,静静地听着她说话。

  「昨天晚上,我不是很紧张嘛~我就,我就到处看,然后,然后就看见了一
个黑色小人偶,当时我脑海里就出现了个声音,说我已经发现了一个传奇生物,
可以与他,可以与他签订契约,这样在我有危险的时候,他就能保护我了~」

  女友带着一脸潮红,兴奋地说着,一边说着她还使劲夹着自己的双腿,不知
道是她两腿之间瘙痒难耐还是不愿意自己淫屄里面的水流的太夸张呢?

  「后来到了午夜,人家害怕嘛~就,就直接签下了契约,还,还直接把他召
唤出来了。我跟你说,我的守护灵,是个黑人呢~他好帅,好高,好威武哦~可比
你这么个矮瘦杆子有男人味多了~」我的女友一边回忆着她那个守护灵的样子,
一边拿舌头舔着嘴唇,眼睛里泛着桃花,满脸都是怀春少女的神态。这个梁皓月,
我可是他正牌男友,在我面前她居然敢对着另一个男的发春?我心里对那个什么
黑鬼守护灵又多了几分厌恶。

  「什么男人味,就是吊桥效应而已,欺负我女朋友一点世面没见过。」我在
心里拿些心理学概念为自己辩护着。那个什么守护灵也不过是在女友害怕的时候
碰巧成了她唯一的依靠而已。哼,我就不信那个守护灵真能让女友认不清现实,
不用多少时间我就能证明我在女友心里的地位!

  「诶,林奇~要不,要不我让你见一下我的守护灵哥哥吧~正好他也要陪着我,
你跟他认识一下,不也挺不错吗?」

  什么时候他变成你哥哥了?!认识我这么多年,叫我都还只是小奇奇。跟那
个黑人见了没一晚上,他就成了你哥哥了?不过我倒想见识一下,一个黑鬼能有
什么过人的地方。

  「那好,我就见一见它。」

  「嗯~真好,让我就把哥哥召唤出来。」

  女友转过身去,两腿岔开,手向下伸去,她……是把自己的裙子掀起来了吗
?女友的手在自己的两腿之间摸索着,她的内裤早就不见了踪影,两只手在百褶
裙里面抠弄着,我在她身后都能看见飞溅出来的淫水了。

  「哦哦哦哦——哈~塞的,塞的好紧啊~嗯——好哥哥~好哥哥别嘛,先,先
出来呀,见一眼人家的小男友嘛~就当,就当妹妹求你了唔——」

  我站在女友身后,满脑子糊涂,这也能算是召唤仪式嘛?这又是好哥哥又是
妹妹的,难道不是男女间床头的情话么?想着女友的俏脸,我心里又升起了一阵
子无名邪火,那个什么鬼黑人,我迟早杀了他!

  「哦哦哦——」

  随着女友的一声长吟,她的面前出现了一阵炫目的光芒,在光芒褪去后,女
友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身形高大的黑人。那个黑人得有一米八五的身高,上半身
还没穿衣服,胸口、腰腹、手臂上健硕的肌肉曲线相当引人注目。更让我觉得惊
讶的是,这黑人上半身不穿衣裳也就算了,下半身怎么还只穿了一件短裤?那件
短裤还是个三角裤,裆部只有个跟不比麻绳粗多少的面料遮着,要是他裤裆里面
的那一根玩意儿老实点还好,要是稍微有点扰动,怕不是鸡巴直接就要甩出来了。

  「林奇~这是我的守护灵鲍勃哥哥,鲍勃,这是我的……小男友林奇。」

  「鲍勃?没想到,你这守护灵居然是个黑人,还有个这么烂的名字。」

  我对面前这个黑人一点好感也没有,昨天晚上趁我和女友执行任务不得不分
开的机会,跟我女友独处了一夜不说,还不知给我女友灌了什么迷魂汤,让女友
一口一个哥哥的叫。现在见了他,我自然是没什么好话说。

  「林奇!你怎么跟鲍勃哥……」

  女友似乎是想训斥我,搞得我一脸莫名其妙,你怎么还护着这个只见面一晚
上的黑鬼呢?我这个交了几年的男友就这么没地位?不过还没等女友的话说完,那
个鲍勃就向前迈了一步,把手掌伸了出来,想跟我握手。

  「你好,我叫鲍勃,以后得和你们一起经历许多个轮回任务了。我希望我们
能好好相处。」

  这黑鬼还挺会说话,既然他这么有礼貌,那我也不好再发作了,只能伸出手
去把他的手握住,跟他问了声好。可我的手还没收回来,我就发现了一件让我气
到不行的事——这鲍勃用右手跟我握手,左手却伸到了女友的百褶裙下,正不知
道挑弄着什么,逗的女友的美臀是来回轻晃,脸色潮红。

  「你妈的!」

  我也不惯着这黑鬼,直接左手一拳往他脸上揍去,可是这黑人却一点也不慌
张,脸上甚至漏出了戏谑的笑,然后头部向后一闪,左手更是直接接住了我的拳
头,那手掌上居然还沾了不少液体!我还没来得及质问鲍勃这液体是什么情况,
头就被一条飞起的美腿踢了一脚,然后我整个人就倒飞出去。这是我女友踢得!
可是为什么?我亲眼看见这黑鬼的手在你裙子里来回游动,你自己也被他的手骚
扰到一脸通红了,可你不反抗就算了,我帮你出头你居然还揍我?

  我躺在地上,女友两腿分开,踩在我腰部左右的地板上,她面对着我俯下身,
身子折成一个很大的角度,俏脸全是阴霾,生气地对我说道:

  「林奇!鲍勃哥哥是我的守护灵,我可是要和他过一辈子的女人!你对他出
言不逊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出手打人?我看你眼里一点也没有我了!你也不想想,
要不是鲍勃哥哥,我连昨天晚上都撑不过来,你什么事都没干,反而要打人家!
你现在就给我向他道歉,不然,你以后就别再来找我了!」

  我满头问号,搞不清楚我往日里那个带人温和、善解人意的丽人女友怎么变
成了这么一个胳膊肘向着外人的人,可我立马又想到,昨天夜里!一定是昨夜发
生了什么事情才让女友变成了这个样子,可是……我应该怎么去搞清楚呢?不,
我不能操之过急,现在应该先稳住女友,想办法逃出这个轮回任务先,然后再从
长计议。

  我看着女友生气的脸,刚想说一些什么话给她消消气,却又看见了一幕让我
难受不已的画面。现在的女友向前伏着身子,俏脸正对着我,屁股高耸的翘起,
那个鲍勃就正好站在女友的身后,一只手正在女友裸露的美臀上来回抚摸着,另
一只手则直接伸到了自己那件三角裤里,把里面已经硬成铁棒的巨大黑色鸡巴给
扶了出来,使劲地揉搓着,这个黑鬼,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对着我女友的下面打
飞机?!

  我很想发作,但是看见女友这张冷脸我又收住了,只能从嘴巴里挤出来几个
字。

  「鲍勃……对,对不起,是我冲动了。」

  「嘿,没关系,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同甘共苦共渡难关才是嘛。
不过,林奇,你以后可要对你女友好点,不然她这么向着我,以后跟我跑了怎么
办?」

  那个鲍勃的黑脸拉了个极大的笑容,似乎是察觉到我看见了他手上那淫秽的
动作,挑衅一样地把鸡巴对着我,然后对着女友的小屄,隔空顶了顶,另一只手
上的力气渐渐大了起来,开始用力捏起了女友的臀肉,然后使劲摩擦着,在自己
黑色鸡巴上面撸动的手,动作又快了不少。

  女友梁皓月听见这黑鬼的话也不反驳,对黑鬼手上的动作也没什么反应,只
是鼻子里发出了轻微的哼哼声,然后对着我说道:

  「林奇,听到……听到鲍勃哥哥说的话没有,我们要……齐心协力哦~」

  女友的话语开始有了些停顿,我向鲍勃看去,发现他有一只手已经消失在女
友完美的臀线间,另一只手已经开始把鸡巴撸到有了残影了。妈的!暂时管不了
你你还越做越过火!

  我选择不去管这个放肆的黑鬼,满心的不爽又没地方发泄,只好对着女友说
:「那,皓月,我们接下来要干嘛?」

  「啊~还……还能干嘛啊~给我出去!你,啊!你跟鲍勃哥哥起这么大,好大
啊!不是……这么大的冲突,你先……先给……给我出去,啊唔~%冷静一下!」

  冷静?我怎么冷静?那个黑鬼在我面前对着我女友手淫,我女友还处处向着他,
这让我怎么冷静?我很生气,但是随之,我就听见了脑海里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
音。

  「主要任务发布,幽魂酒店曾经是一间人来人往,门庭若市的火爆酒店,但
地处繁华地段的它却一点点的迎来了自己的衰败,对手打压?经营不善?或是……
其他原因?请找出这件酒店被隐藏起来的过去。完成后全体队员将离开该任务地
点。」

  我听完这段话,抬眼看看女友,很显然她也听见了。不过她也没有跟我进一
步交流的意思,只是把身子站直了起来,对我说道:

  「行了,正好任务发布了,你也别闲着了,自己出去找找线索吧。」

  「我去找线索,那,那你呢皓月?难道你打算……」

  「哎呀你怎么这么烦,你去找线索,我当然也会去找啦,我只是不想你妨碍
到我跟鲍勃哥哥而已。好啦,废话真多,快去!」

  听着女友不耐烦的话,我识相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闷头向房间外走去,在顺
手关上门的时候,我还听见门里隐约的声音。

  「可算走了……别急嘛……好大……不要……好……都依你……」

  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把注意力都放在任务上。「找出酒店隐藏的过去
?」我看了看自己身处的这条狭长的走廊,细细地思考着哪里会有可能藏着线索,
还有,女友童年那间住过的房间,不一定就是这里,但是,我想二者肯定有关联,
或许……这里可以作为突破口?我一边思索着一边向着楼梯走去。身后的房间里,
女友的呻吟声更加高亢了起来……

  (文后补充,万圣夜开一个超自然现象相关的新坑,目前文章还处于发芽期,
有任何意见都可以跟我提,虽然上一篇文章很无奈的停笔了,但我依然欢迎大家
的意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