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便器】(12)

  • 【秦时便器】(1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刘凯余
于2020年11月6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字数:10481

  希望大家多多评论多多支持。

  弄玉一声嘤咛,把郡守的心都撩拨起来了。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面前不知羞耻
的展露双腿和牝户的弄玉。

  在郡守充满欲望的注视下,弄玉带着谦然的微笑低了低头,双手抚琴,即将
开始演奏。如果无视她下身的不堪,那弄玉倒真有一番大师风韵,而加上她下身
的赤裸,无疑是淫荡至极的勾引诱惑。

  一双素手轻抚琴身,心中悲苦于又要遭受折磨了。不过,弄玉并没有纠结太
久,毕竟自己早已经习惯于此了。

  再没有半分犹豫,双手立刻开始了弹奏。一曲摄人心魄的美妙乐曲赫然而出,
不由让人竖耳倾听。不过若是懂得音律的人,会从中听出弹奏者指法不稳,心神
不宁。

  这也是这淫乱表演中最大的看点。郡守一边观赏着弄玉奏乐的表演,一边瞪
大双眼竖直耳朵,想要发现弄玉表演里面细微的瑕疵。

  此时,弄玉禁闭双眸,面颊绯红,鼻腔内的呼吸也变得粗重,压抑着不让自
己呻吟出声。双手来回拨动琴弦,那每一下的颤动都通过琴弦传递到自己柔嫩的
阴蒂上,让弄玉承受着快感的折磨。

  当年在韩国被郭开擒获,就遭受了巨大的折磨。强奸轮奸都是等闲,知晓自
己琴艺一绝,郭开就给自己穿环的阴蒂上弦,让别的乐师弹奏,将自己折磨的死
去活来。最后甚至调教自己,让自己亲自弹奏乐曲。

  经受这般折磨的弄玉不得不磨练自己琴艺,让自己的动作化身本能反应。尽
力将指尖拨动琴弦的动作与如暴雨中摧残的花朵一般的身躯区分开。

  「嗯…嗯…嗯………」然而娇躯到底是肉长的,就算再是铁石心肠,被挑逗
了阴蒂也会心枝乱颤。此时弄玉已是苦苦支撑,为了蹲姿而踮起的双脚止不住的
发抖,两片白嫩的阴唇之间已是渗出了淫液,嘀嗒的落在身下的玉碗中。

  郡守一边喘着粗气慢慢深喉胯下的口奴,一边直勾勾的瞪着听着弄玉身躯的
微小动作和夹杂在音乐中的淫靡喘息。

  这郡守品味别具一格,独爱在高雅之事上行淫秽之举。郭开发明的这「丝弦
破阴」恰好对上了他的胃口。郡守直勾勾的瞪着弄玉,一边大感过瘾,一边心中
疑惑,这弄玉莫不是已经坚强到可以在这样的挑逗下坚持弹完一首曲子了?

  不过,终究还是没有让他失望。在乐曲的高潮处,手指拨动琴弦的频率骤然
上升,而这连绵不觉得的激荡快感也直冲阴蒂,让她招架不住。最后一下拨动琴
弦,竟让弄玉高潮,身体猛地后仰痉挛。

  「啊——!」一声高亢浪叫之后,下体喷薄出淫水直冲身下的玉碗。而同时
弄玉双手离开琴弦支撑着身体维持蹲姿,不然自己柔嫩的阴蒂就会被琴弦猛地拉
直,遭受彻骨的痛苦。

  「啊…啊…呃…」弄玉一边颤抖着喘息一边抖动着身子,下身的淫水还在流
淌着落入到玉碗中。

  郡守双眼通红的观赏着,真是一出好淫戏。不过郡守还未发射,端到一半不
上不下最是难受。他不想刚起来的兴致就此中断。

  看着弄玉双手后撑,张开下体的姿势,心头一热,说道「别动。」

  他抬手摁下桌案下的几个开关。只听到木机开合的声响。接着,只见桌案的
机关松脱,不再紧紧拘束口奴。郡守袒露着阳具起身,手上拽着狗链,牵拉着只
穿着阴阳家上衣袒露双乳的口奴来到弄玉身前,只隔着那条木琴。

  「垫!」郡守一声口令,可怜这来自阴阳家的口奴自觉仰躺在地,四肢曲起
如同真的母狗。接着郡守熟练的跪坐下来,阳具插入到口奴张开的口穴之中。好
一个泄欲的人肉坐垫。

  口奴虽好,但是郡守在意的却是面前勉强支撑楚楚可怜的乐曲大家。用目光
上下打量,只看得弄玉更加脸红。

  「弄玉姑娘,得罪了……」郡守沙哑的说道。话音刚落,郡守伸手拨动琴弦。
刚发出一个音节,便带起了弄玉一声嘤咛。

  郡守一手摁着口奴的后脑强制深喉,另一手不断波动琴弦。作为上流权贵,
自然精通音律,单手就弹出了几个高雅的旋律。然而这高雅之音下夹杂着弄玉可
怜的娇喘。

  「啊…嗯…嗯…啊!…啊!」弄玉的娇喘愈发高亢,直接浪叫了起来,身体
伴随着韵律止不住的颤抖。那不知羞耻展露的淫穴随着腰跨的动作而上下抖动,
同时因为快感而不断喷射淫水。

  「用碗接着!」郡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说道。

  弄玉没有办法,只能照做。身体前倾,用踮起的双脚勉强支撑起蹲下的身体。
双手将已经装了半碗淫水的玉碗捧起,碗口对准自己的下阴。

  「嗯…呃啊…啊……」伴随着音律,弄玉好听的娇喘声再次响起,整个蹲起
的身体也在快感的刺激下不断的颤抖。

  看着弄玉这如暴雨中被摧残的样子,郡守心中兴奋无比,手上弹奏的动作加
快了几分。因为不能一心二用,另一只手只能死死队摁住口奴的后脑,往自己的
胯下按压,让她在深喉中蠕动的喉管挤压着阳具。

  「嗯…哼嗯…嗯……啊!啊!」在挑逗阴蒂带来的快感的侵袭下,弄玉柔嫩
的牝户中不断的飙射出涓涓淫水,被弄玉对准的玉碗接住。

  郡守双眼通红,已是因为肉欲而入魔了。仅是将阳具塞入口穴以不满足,他
需要更大的刺激。他猛然起身,将阳具从口奴口中拔出,并一把拽起了地上的口
奴。另一手不再弹奏,而是猛地把琴拉到自己这一侧。因为琴身移动的缘故,穿
过阴蒂环的琴弦拉直,连带着拉动了弄玉的下阴,让她尖叫起来。

  「压着!」郡守粗鲁的命令口奴压住琴身来固定琴弦。接着跨过桌案来到弄
玉身前说道「张嘴!」

  弄玉只能别无选择的忍着下体的刺激,保持蹲姿张嘴,仍由郡守将阳具深入
自己口中抽插。

  「呜呜呜呜……」郡守双手扶着弄玉的脑袋挺动下体,让自己的阳具在口穴
之中进进出出。在抽插了几十下之后,感觉即将发射的郡守猛地拔出半根阳具,
让龟头容纳在弄玉口中,接着喷射出满满一口的浓精。

  「含着」喘着粗气的郡守一边拔出一边说道「张嘴。」看着弄玉檀口中正被
嫩舌搅动的浓精,郡又说道「吐到碗里去。」待到弄玉低头张口让那白浊流落到
清澈如水的淫液中,郡守又命令道「喝下去!喝干净!」

  别无他法,弄玉只能强忍着恶心,双手捧着碗,仰着头一口一口的将这混杂
着精液和自己淫水的恶心淫乱一口口的喝下去。

  看着弄玉玉颈上鼓动的喉管,郡守心中大感满足。但是今夜还未结束,不过
一会弄玉就发现郡守走到一旁的柜子中翻找出假阳具,拉珠一类的东西,都是用
玉石珠宝制作——今夜的淫虐还要继续……

  一夜之后,弄玉从睡眠中醒来,那名郡守已经离去了。毕竟一地之尊,要忙
于公务。

  弄玉起身后对着赤裸的身体上下检查,终于发现还有一串玉质的拉珠塞在自
己的后庭中。

  因为塞在后庭中一整夜,里面的精油精液早已凝结,拔出来时废了些力气。
「唉,自己被这样玩弄,迟早有一天要去看医生。」弄玉如此感伤的想着,接着,
想到那些「医生」,心情又不由更加暗淡了些。

  「那些医生」,指的就是镜湖医仙师徒。郭开抓获了她们,十几年下来,各
种凌辱调教,还要她们来治疗紫兰轩等妓院里生病的妓女。

  与此同时,就在弄玉感伤同病相怜之人时。她所物伤其类的正主,镜湖医仙
端木蓉正背着箩筐在山野中采集草药。为了最好的药力,必须在合适的时间采摘。
而清晨正是大部分药材吸收天地灵气的时候。

  一番劳作,端木蓉已经装了半框的草药。用手擦了擦额头的薄汗,将最后一
根发掘出的草药放入到箩筐后,将小锄头等工具也一并放入到箩筐里,并背到背
上,往山下走去。

  因为劳作的关系,端木蓉身上出了一身汗。而偏巧,因为郭开的恶趣味,将
她的衣物全部改成了布料特薄的款式,不息使用高价蚕丝,只为淫虐羞辱。

  现在一身汗来,布料浸湿,贴在皮肤上很是难受。还有原本穿在内里的紫色
裹胸长裙被禁止穿上。一对白乳夹出一道深沟,没有衣物支撑的双乳随着步伐的
节奏一下下的抖动。而薄如蝉翼的布料吸附在皮肤上,将皮肤与那点粉色隐隐展
现。而在下身,没了内里长裙,一对白生生的大腿裸露在外,只能靠外衣裙摆交
叠,才堪堪遮掩住胯下的私处。真是淫荡至极的勾引装备。

  好在端木蓉早已习惯,如常的走在下山的路上。心中只求不要遇见他人,生
出波折。但是偏偏天不遂人愿。

  在半路上,端木蓉远远眺望到一个人影,心情不由一暗。

  那人是一副农民打扮,穿着粗麻衣物,扛着锄头,提着一个木桶。他也确实
是农民,是住在附近的村民。但正因为是这里的村民,才是糟糕的情况。

  端木蓉被郭开豢养,堪称牢笼中的鸟。那么在这牢笼四周,怎么可能会有寻
常人家?他们,也是这间地狱牢笼的一部分。

  这时,端木蓉神色黯然冷漠的从他身边经过,。她窈窕的身影和暴露的衣物
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个农夫刚一看见,胯下的阳具竟直接充血变硬,口中也
生出了代表欲望的津水。

  「端木大夫,采药啊?」这名村民热情的上前打招呼。但是端木蓉冷漠的并
不回应,只是消极的保持沉默,继续走着。

  而他也不以为意,嘻嘻哈哈的追了上去,甚至大胆的抓住了端木蓉的手腕。

  「你干什么?!」端木蓉惊叫的说道。

  「干什么?都那么多次了……」他淫笑着说着,一边强行把端木蓉身上的背
篓摘下,丢到地上。接着猛地把端木蓉的推到一旁的大树旁。

  「见都见了,让我爽爽!」村民厚颜无耻的说着。他用胸膛死死的把端木蓉
往树干上压,同时解下裤腰带将端木蓉的双手反绑。

  接着,开始了猥亵兼前戏的挑逗。他用发硬的裆部死死顶住端木蓉的臀部磨
蹭着,一手绕到端木蓉胸前,拉开衣襟揉捏着袒露出来的乳房,另一只手撩开裙
摆,扣弄着端木蓉队下体,发出滑腻的水声。端木蓉双手掰扯着他的手臂想要挣
扎,但是在男性野蛮的力量前毫无作用。

  「啊…住手…啊!嗯啊…嗯……」端木蓉再村民的挑逗下发出阵阵呻吟,而
被扣弄出水的下体更是让端木蓉觉得羞耻无比。长久以来的调教凌辱,已经让她
的身体自动对欢爱做出反应。自己的一身武艺被封印,此时的自己就是一个寻常
女子,而且还是身段较好,可口诱人的美味。

  「嗯啊……啊!」随着一声浪叫,陷入高潮的端木蓉下体喷薄出淫水浇灌到
地上,成为花草绝好的滋养。

  「哈…哈…哈…哈…」高潮过后的端木蓉无力的喘息着。现在陷入高潮余韵
的她只能仍由别人玩弄了。

  「啪!」村民猛地一拍端木蓉的丰臀,让她发出尖叫。这是示意自己要享用
正餐了。

  似乎是嫌弃端木蓉的裙摆碍事,他一把攥住裙摆,在腰封下边握成一把。接
着另一手拿着镰刀一割。只听「吱啦」一声,裙摆被齐腰割断,现在端木蓉的下
身已经不知羞耻的全部展露出来。

  「端木大夫……嘿嘿……你的屁股…好软好滑……真是天生让人插的好东西
啊……」村民一边用手猥亵着端木蓉,的臀部一边言语上羞辱着。

  「你……住口……」被村民的胸膛摁在树干上的端木蓉只能用言语反驳。

  「你说……我是用这个能生孩子的穴,还是用这个的洞洞呢?」村民调笑着
说道。同时用手捏着自己的阳具,在这两处肉穴件来回磨蹭,羞辱挑逗着端木蓉。
这样无耻的行径让她羞愤不已,但是还未等她气恼多久,那村民就已经选好了自
己想要享用的地方。一挺下身的阳具,不经润滑,径直插入到了端木蓉的后庭中。

  「你!」端木蓉大声惊叫。而村民乐得哈哈大笑,说道「您的屁眼玩起来真
爽,还不用拉屎,真是天生就给男人玩的。」与此同时,他用力的抽插着自己坚
挺的阳具,体验着来自未经润滑的紧致谷道的快感。

  「啪啪啪啪啪……」野蛮的肉体撞击声在林中回荡。

  「啊!啊!嗯啊!呃!」端木蓉因痛楚而尖叫着。端木蓉想要挣扎但是被他
从后绕上的手捏住了下巴让她无法挣脱。

  「嘿嘿…是不是太痛了?要是…要是你同意现在再给我生一个女娃……我可
以改插你的屄……」村民肆意妄为的说道。

  「无……无耻……啊…啊……」在抽插中忍受折磨的端木蓉反抗着。

  「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会在你肠子里灌上浓浓一泡精的……」这位村民似
乎很喜欢在奸淫的同时闲聊,也不知是否用是此来分散注意力以达持久。他继续
说着「以前…你们以前又不是没给我们生过孩子……可惜……哈…给我生的是个
女娃……不过没关系…再过两年就能用了…由我这亲爹来开苞……」

  「啊…啊!嗯!……禽兽……啊…」呻吟中的端木蓉痛苦的咒骂着。村民肆
意妄为,充斥着奸淫乱伦的话语重新刺伤了端木蓉内心的伤疤。端木蓉被困在这
里数年,师徒二人受尽凌辱,其中被郭开奸淫导致受孕生出孽种也有数次。但是
最让端木蓉仇恨郭开的地方,便是他在荒山野岭中私设村庄,收集流民幼童。挽
救诸多生命,但是却败坏道德,颠倒伦理。这些原本乱世中的流民本就不再信仰
道德善念,而这些幼童从小被灌输乱伦思想,从根源上就没有寻常人的道德观念。
十几年下来,已经是视女子为泄欲受孕工具的纯恶之人。

  在附近的村庄里,他们老幼相爱,互帮互助,但是对于豢养在其中的妇女来
说却是淫虐地狱。无论老幼,都是坦然露出阳具奸淫庄内女子。不单是从村外掳
掠来的六国流民,还有蜀山女子,甚至他们十几年来繁衍出来的女性后代,都是
他们的玩具和受孕工具。

  郭开用他的财力势力创造出了一群纯真又邪恶的人,这是对他们墨家之人最
大的诛心和嘲弄。同时,自己师徒二人和其他弟子还要给村民医治疾病,给怀孕
的女子养胎接生。舍不得自己的医者仁心,却次次被这些村民用坚挺的阳具和喷
洒的精液玷污嘲弄。

  就在端木蓉在抽插的剧痛中悲哀的想着的同时,而这时身后抽插的村民也来
到了发射的极限。

  「啊啊啊啊!端木大夫!要来了!」村民大声喊叫着。伴随着他的喊叫声,
喷薄炙热的精液射入到了端木蓉柔嫩的肠道里面。

  「啊……哈…哈…哈……」炙热的精液灼烫着端木蓉因抽插而疼痛不已的肠
道,让她呻吟不止,两条长腿颤巍巍的发抖。

  村民将阳具拔出,溢满的白浊从红肿的穴口流出。此时,村民挺立的阳具还
未软化,他还想再舒爽一番,于是他强令端木蓉蹲下。

  「来!大夫,用你不用拉屎的屁眼把老子刚才射的精拉出来看看。」村民英
雄说道。

  见端木蓉犹疑,他用自己半软的阳具在端木蓉脸上抽了一下,说道「快点!」

  没办法,端木蓉只能屈辱的运动着自己的约括肌,卖力的将自己肠道深处的
精液拉出来。看着原本清冷的端木蓉和自己干净的屁眼较劲,瞬间有一种因荒诞
淫虐而产生的快感,胯下阳具又胀大了两分。于是他将阳具凑到端木蓉嘴边,说
道「给我吃!」

  没有办法,已经被狼狈不堪的端木蓉只得张口,主动吞吃舔弄着这根刚才还
抽插过自己肛门的阳具。

  「唔…嗯…唔…嗯…」经过长久调教,口交的技巧已经成了端木蓉的一种本
能。低头看着端木蓉的脑袋前后摆动,给自己表演着同时「吃精拉精」的表演,
让他无比快意。

  自幼在村子长大的他对外面的世界已经忘的差不多了。但是他还依稀记得,
外面的人是有等级差距的,有的男女天生就比别人高贵,有的人天生低贱。所以
还是村子里好,至少在这里,不管是在这里出生的女孩,或是从村外进来的高贵
女子,都是任由他们操弄受孕的母狗便器。这个村子,就是他们的天堂。

  除了住在村外的端木蓉,在村庄内,还有近百的女子遭受奸淫。她们有些是
一年战争而被掳掠来的六国流民,不乏原本权贵家中的婢女小妾,颇有姿色,温
婉可人,逆来顺受。有来自蜀山的俘虏,窄衣短袖,异域风情,被当做女奴或者
便器。还有阴阳家与道家天宗的女弟子,因为修炼内力,所以可以肆意凌辱,体
验各种玩法。

  而在村庄的「祠堂」內更是有着宛若「圣母」一般,被村民们崇敬的用「阳
具」和「精液」来「祭拜」了不知多少次,受孕生下孽种也不知道多少个了。而
如果知晓她的身份则更会让人惊奇——阴阳家五长老之一,湘妃的同胞姐妹,湘
夫人。

  当初,把焱妃和姬如千泷献给阴阳家,就如同下了毒的饵料。靠着湘妃对阴
阳家的了解,郭开潜入其中,暗害强暴月神,淫虐调教大少司命,无数少年弟子
中男性成为药奴,女子成为便器。Er湘妃的同胞姐妹湘夫人,在被郭开奸淫后
又由湘妃亲手烹调整治,最后被待到这做村子里,受尽奸淫折磨。

  郭开非常满意湘妃的复仇,那因爱生妒,再因妒生恨的情节真是太美妙了,
心态上已经隐隐将她当成了自己带出来的最好徒弟。

  在受尽同胞姐妹和郭开的洗脑和调教后,这湘夫人已是满心歉疚并甘心做牝
奴便器,甚至是为这些下贱的村民怀孕生子。

  此时,这位正牌的湘夫人正在村庄中正领着几个孩子在村庄内走动。她的发
丝略微凌乱,腹部也已经隆起,此时她正面目慈祥的与这些孩童又说又笑。这些
孩童有男有女,五到八九岁不等。虽然都是粗衣麻布,但是与男孩子对比起来,
那些女孩的下身除了鞋子外竟然一片赤裸。这就是这座村庄的风俗,女子从小光
臀露阴,当做便器调教。即使因为年龄太小而还不能开苞,也学习了口交深喉,
吞精喝尿的本事。那未开发的白嫩幼穴的独特触感也有人专爱舔弄猥亵。

  这些孩童中有几个还是湘夫人亲自受孕生出来的,就是现在,她也挺着个隆
起的孕肚。也不知道是谁的孽种。

  这时,一名少年急匆匆跑过来,对着湘夫人说道「湘妈妈,有人来村子了!」

  「有人」,所指的是有郭开亲信前来。不然,是不可能有人可以穿越一片埋
伏的公输机关而无事的。

  「知道了,这便过去。」说完,湘夫人就挥别孩子们,挺着孕肚往少年手指
的方向走去。

  眼见湘妈妈离去,这名少年就拽着一名小女孩的衣服拉到自己面前。拽下自
己的裤头,露出坚挺的肉棍,对着那女孩说道「给我含着。」

  从小经历性奴教育的女孩听话照做,一时之间淫靡的吸吮水声从吞吐的口中
传出。一旁围观的其他孩童满是好奇,男孩更是一副馋嘴的模样。

  另一边,湘夫人迈步进入祠堂,这也是一般面见外来人的场所。

  当他推门而入时,见到里面提剑蒙面的刺客。说道「有何事?」

  「郭开大人有令」刺客一边说,一边举起一枚玉佩,示意这个是表明权限的
信物。

  「贱妾听命。」湘夫人曲腿行礼。

  「郭开大人有令:近期需尔出山,有大用。」刺客说道。

  「贱妾晓得了。」湘夫人说道。

  「还没完」刺客继续说道「若尔腹中怀有身孕,一个月内若不能早产降生,
那便直接堕了。」接着刺客补充道「镜湖医仙就在这里,手术会很干净的。」

  湘妃神色一滞,说道「我腹中胎儿已经五月又余,再多加一月也做不成早产
儿。」

  「那就不成了,不用浪费一个月,直接堕了就是。」刺客说道。

  「郭开大人的命令……是不是只是口令?让你到了之后,与我口述一月之期?」
湘夫人问道。

  「正是,如何?」

  「不,我记得往日给郭开大人传令,都会让贱妾给信使们一些香艳的补偿。」

  「哼哼!」刺客哼笑一声,扯下腰带,裤头滑落露出了早已挺立的阳具。这
是在示意今天这里还是这规矩。

  湘夫人莞尔一笑,俯下身子在祠堂的地面上爬行起来,一步步的爬向刺客。
在爬到刺客脚前后,湘妃人媚笑的抬起头说道「路途遥远,山路艰险,阁下在路
途上多耗费了半月时间才得以到达通知。」

  「什么?」刺客愣了一下。

  「此处的牝奴便器,蜀山,道家,阴阳,贵族,流民,下到幼女,上到熟妇。
阁下皆可随意采摘。」湘夫人媚笑的说道。

  刺客瞬间会意,这是要用在这里醉生梦死尽享受温柔来贿赂自己,多换来半
个月的时间。这样一个半月的时间,堪堪七月,就是早产也能活下来了。倒真是
舔犊的母爱之情。

  刺客淫笑了起来,把发硬的阳具拍打在湘夫人下贱的面庞上,说道「不止,
这半个月内,您也得尽力服侍在下的鸡巴!」

  「贱妾晓得……」说罢,就张嘴用舌头舔弄起阳具。而刺客终于欲火难耐,
抱起湘夫人的脑袋就是野蛮的深喉抽插。一时之间,闷哼的呻吟声和阳具在喉管
之中的抽插声在祠堂内回响着。

  这名罗网刺客突然享受的荒淫生活暂且按下不表。

  暂接了烈山堂堂主之位的田言手握着一个汤婆子端坐在房间内闭目养神。房
间内熏香缭绕,安静无比。但就在这时,一声魅惑无比的声音打破了此间的安宁。

  「田言妹妹,你看谁来了啊?」

  这突兀的一声让田言微微皱眉,但还是不能动怒,轻叹一口气,转头看向声
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魁隗堂堂主田蜜正手持着点燃的烟锅袋,婀娜放浪的站在田言身侧。而
让人诧异的是这位堂主竟然挺着一个硕大的孕肚。因为肚皮的缘故,所以腰带还
特意上移,扎在了肋下,被硕大的双乳遮住。

  「一直吸这个对孩子不好。」田言平静的说道。

  「反正也是怀的孽种……」田蜜无所谓的说道。

  「我说的是我肚里的孩子。」田言站起身来,在一身素服之下竟然也有硕大
的隆起,尺寸丝毫不亚于田蜜。

  「好了,好了……」田蜜无奈的将手中的烟杆熄灭,拉着田言的手促膝而坐。

  「此时神农架瘟疫遍地,田蜜堂主还冒险前来?」田言不冷不淡的说道。

  「哎呀,田言妹妹你说什么呢。见外了不是?」田蜜一挺身体,让自己的肚
皮与田蜜的顶在一起,笑着说道「这大疫的真相你我还能不知道吗?」

  田言微微皱起了眉头,她对田蜜这般口无遮拦的样子感到不满,她这样迟早
要惹来祸事。

  不过田蜜说的也是事实。此时神农架遍布「瘟疫」,为了避免毒瘴的传播,
各堂封锁领地禁止出入。然而事实是,这个瘟疫不过是田言田蜜勾结罗网在各堂
的领地内下毒,造成众多人口染病虚弱的假象。目的就是限制农家各堂内外的往
来,以此遮掩住田言田蜜这两位农家地位重要的女性因奸情受孕的事实。而且她
们肚里的孽种都来源于一个人——郭开。

  农家各个势力正为了侠魁之位打生打死之时,郭开和罗网的势力已经染指农
家内部,甚至留下了奸情的孽种。而为了遮掩,不息伪造出一场假瘟疫。不由得
让田言感叹郭开行事的荒缪和实力的强大。

  「妹妹你知道吗?郭开大人来信说,他不日将会来到农家地界上。」田蜜笑
着说道。

  「我也收到了密信,要我早做准备。」田言平静的说道。

  「那就成了」田蜜笑呵呵的说道「郭开大人一到,肯定要你我服侍的。妹妹
对性事的经验没姐姐多,到时候,一切听我安排,成不?」

  闻言后田言皱起眉头。一副玲珑心窍的她自然察觉出田蜜的背后目的。不就
是利用郭开对两人肉体必然的索求来争功邀宠嘛?算计着在伺候郭开时占据主动,
这样更有利于她向郭开展现自己。偏偏还用照顾偏护自己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
不愧是用色相陷害自己丈夫与夫兄的卑劣女子。

  「田言妹妹?」田蜜把孕肚往田言身上更用力的顶了一下。

  「我知道了……」田言思索片刻后,轻声叹息,最终还是同意了。

  「好!姐姐到时候一定多照顾些妹妹。」田言喜形于色的说道。接着,又和
田言东拉西扯的谈论着其他话题。

  田言保持着平静的样子,应和回答着田蜜,而内心则在鄙夷着田蜜。小心思
算计着一切,却不知道实际上自己与郭开有着更深的关联。毕竟自己是被郭开从
小玩到大的……想到这里,正襟危坐的田言下体不由的湿了。

  而另一边的田蜜则已经心花怒放,只不过还难受的维持矜持而已。郭开嗜淫,
熟幼不忌,冷热不忌,田言田蜜这两位的姿色更是不可能放过。或者说如果田蜜
是能勾引起男性欲望的尤物,田言更是想让男人野蛮征服。

  两人都是郭开中意的口味,而且都因为郭开的侵犯而受孕。这次若能给喜好
大肚孕妇的郭开更好的印象,那么渗透农家的资源就有可能更加倾斜于她。

  接着她不由的想到当时田言「第一次」被郭开奸淫的场面,真是刺激又解气。

  郭开曾经直接潜入魁隗堂之中。眼见跟随郭开的那些强大武力,自身武功低
微的田蜜也没有任何脾气。更何况郭开有着指令自己的权限,干脆就委身于郭开
好了。

  于是,谁也想不到农家魁隗堂堂主,竟然被人当做便器一样操弄,饶是浪骚
至极的田蜜回忆起来也会感到羞耻。

  三穴被任意抽插,双乳和阴蒂穿环,不许穿亵衣亵裤,终日要塞阳具肛塞来
面见其他堂主。回来后话也不讲就是强制深喉,射精后还要再用嘴接郭开的骚尿。
食用的饭菜还得浇淋上精液才允许进食。牵来公犬和自己交尾。近十天的时间,
郭开就在田蜜身上享受凌辱的无限乐趣。

  田蜜逆来顺受的承受着郭开的蹂躏,但是却没想到竟然这会被田言发觉。

  当时,郭开正将田蜜当母狗一样调教。田蜜手捧陶碗光脚蹲在地板上,不知
羞耻的裸露着穿环的双乳和下身。脖子上带着项圈,连着握在郭开手里的狗链。
田蜜吐着舌头一脸媚笑的仰望郭开。

  郭开胀起的阳具凑近田蜜,接着就是一束尿柱飙射而出。尿液浇淋在田蜜脸
上,而她依旧保持着伸着舌头的媚笑的笑意,任由尿液在脸上身上流淌。接着,
郭开将还在撒尿的阳具又凑近了一点。满脸湿漉的田蜜马上张嘴含住龟头让尿液
喷射在口腔里。就如同用吸管一样,田蜜吸吮着龟头,同时咕嘟咕嘟的将尿全部
喝下。等到郭开尿完,田蜜也将口中的尿液全部喝光。

  就在郭开准备进一步临幸正一脸媚笑的田蜜时,田言就在此时推门而入。

  当时田蜜惊恐的魂飞天外,以至于冷若冰霜的田言与郭开的对话都有些听不
清。争论的最后,隐忍怒意的田言拂袖而去,一副「等着给你好看」的样子。

  就在田蜜绝望的以为自己丑事将要败露时,却见郭开出手了。

  对着背对着自己的田言,郭开猛地伸手拽住她,然后不给任何反应的时间,
双手将田言胸前的衣襟左右拉扯开。

  「你!」田言第一时间感到的是震惊。还未等她说完一句话,郭开就把她强
行摁倒在地。

  「你要做什么?!」被郭开强摁着趴在地上的田言怒喝道。

  「做什么?」坐压在田言腰身上的郭开把腰带解下缠绕在田言雪白的脖颈上
就如同狗链一般「谁让您如花似玉还红梅傲雪呢?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侵犯奸淫
啊。」

  「你要是对我做些什么的话,农家绝不会放过你!」田言想要挣扎,但是被
一个男人从背后压着让她根本动弹不得。同时,郭开双手开始动作,一边敞开田
言上升的衣襟,一边把下摆上撩,扯去亵裤,把田言白静的下身展露出来。

  「没用的,田言大小姐」说罢,郭开淫笑着一挺下身,将被田蜜湿润过的阳
具插入到了田言牝户之中。

  「啊——!」田言尖叫了起来,郭开却不管她的哀嚎,野蛮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田言的尖叫声和肉体的撞击声交织在一
起。田言惊慌的挥动双臂在地板四处抓挠,全然没有往日农家女管仲的上位气质。

  「田言大小姐,你知道吗?你玩砸了。」郭开一边抽插,一边放肆的说道
「你上门捉奸却只身前来,因为田蜜好歹是一堂堂主,不能让你带着武力强劲的
护卫进去。而田蜜为了偷奸,早把本堂护卫放置在远处。所以无论是你还是田蜜
的手下,都在远离这里的地方相互大眼瞪小眼。所以你再怎么呼救也没有人能来
救你!可你忘了,捉奸的地方可还有一个男人,而你不会武功啊!田言,你错算
了!」

  此时田言已经没有力气回答郭开的话语了,在这样野蛮的抽插下她几乎脱力,
两只手臂无力的摆在地板上。

  最终随着郭开用力的一顶,将精液狠狠灌入到田言体内将她彻底玷污。田蜜
不可思议的看着这绝地反击的一幕。

  接着郭开站起身来,双手扶着半软的阳具。一束尿柱从马眼中尿出,浇淋在
瘫软在地的田言脑袋上。这代表着极致的羞辱和所有权的宣誓……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