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母亲的柔情】第40章

  • 【教师母亲的柔情】第40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 诸葛大力
2020/10/31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5124 字

现在有十万存稿了,争取三天写一万,这里还是十天左右更新
  自从和母亲吵架之后,家里的气氛不再似之前那样和谐而有生气,开始变得
有些冷漠了起来。母亲也一直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散发出请勿打扰的气
场,每次吃完饭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话也是能不说就不说。这种情况下,我想
要和母亲搭句话也很难,心里一股愁闷和委屈拧成了绳,堵得发慌,其他的一切
事情更是没心情去做了,在学校里也有些失魂落魄的,还被李晓菲说了几次。

  不过,小咪似乎没有被这种压抑的氛围所影响,还是那么活蹦乱跳,一会去
找母亲撒撒娇,一会又缠着我一起玩耍,一点儿也不给家里添乱,总是一副乖乖
的模样,看它这幅样子,倒像是个在努力当黏合剂的小宝宝。

  有的时候,我会举起刚从母亲那里跑过来的小咪,问问它母亲的情况,它摇
摇头晃晃脑,又或是用大眼睛盯着我,好像确实在回答我的问题一般。这种时候,
我就会觉得,大概现状也没有那么坏,心里的郁结也被解开了一些。

  我虽然不知道母亲怎么想,但看她抱着小咪时柔和的表情,心里多多少少还
是感觉到有些欣慰的。

  这天吃过早饭出了门,天气就显得阴绵绵的,到中午就开始淅淅沥沥下起小
雨来,一直到放学也没有停下的意思。这样的天气,看得人也有些心里七零八落
地,不是个滋味。从学校回家的路上,我听着雨滴在伞面上打出的噼里啪啦的声
音,望着空气中弥漫的水汽,也被这看起来有些忧闷的雨所感染,索性收起伞,
淋着雨,走在熟悉的街道上。

  在雨中漫步的感觉是很独特的,感觉到自雨传来微微的凉意,并不惹人生厌。
我回想着曾经和母亲一起走在街上的时候,明明这幅光景不算遥远,却异常引人
怀念,让我不禁鼻头发酸,眼眶也变得有些温热。一切的转变来得是那么突然,
虽然我也有心理上的预备,可发生到现实中还是难以淡然地接受,不论怎样,我
都不希望母亲讨厌我,尤其是两个人又同处屋檐下,却连话都说不上几句,这样
的日子,再难熬不过了。

  我叹息着,还是要找到突破困境的方法,可我现在确实没有什么轻易就能够
扭转着一切的妙计,思来想去也只能好好地跟母亲道歉,让她能够明白、包容、
接纳我,这才是最根本的解决方法。可现在最难的就是,母亲根本不愿意与我说
什么,不论我找什么样的话题,她的反应都很冷淡。

  我再度叹了一口气,虽然过程很艰难,但我还是要继续下去。毕竟母亲是我
最爱的人,要被最爱的人冷遇,这样的折磨常人根本难以忍受。

  回到家,小咪啪嗒啪嗒地朝着我跑了过来,不过,大概是嫌弃我被彻底淋湿
了,它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扑倒我的身上,而是坐在门边,专心地舔起了毛。我腹
诽了这只势利的小猫两句,回房间擦了擦身子,把这身雨洗过的衣服换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母亲回来了,手上还提着打包好的餐盒。

  「妈,你回来了。」我赶快露出笑脸迎了上去。母亲却只是「嗯」了一声,
换好鞋子,把餐盒放到桌子上,就准备回房间了。

  我拉住她的手,热切地说道:「妈,你有没有被雨淋到,今天顺不顺利啊?」

  母亲却摇摇手腕,挣脱了开来,说了句,「没。」

  我又想对她说些什么,但她不理不睬地,一点回应的意愿也没有,我好不容
易鼓起的勇气又如同被凉雨浇灭,再也燃不起火苗了。

  回房间前,母亲又加了一句,让我自己把晚饭吃了。我打开包装盒,盒子里
装着附近市场买来的熟食盒饭,虽然不是那种难以下咽的味道,但也绝对算不上
好吃。我扒了两口饭,却感觉到如同嚼蜡般索然无味,心里的忧愁好似被添了一
把油,腻滑得让人有些反胃。

  这种虚幻的难受感觉变得越加真实,我感觉到喉咙如同在灼烧,心脏也像是
在被撕扯,强忍着这股不适感,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只感受到头脑昏昏沉沉
的,不知不觉就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里已经被照亮了。我从床上爬起来,用掌心抵
住头顶揉了揉,那种好似被钝物撞击后脑勺的感觉迟迟不曾消去,还稍稍有些困
意。

  我挣扎着来到厨房,从冰箱里取出昨夜没能吃完的饭菜,用微波炉加热了一
下,又忍着吃了几口。这种感觉非常恼人,并不影响我的行动,可是却让头脑昏
昏沉沉,整个人变成好像只知道执行命令的傀儡一般。

  母亲还没有醒来,我也不知该和她说些什么,要是说自己不舒服又怕她还是
对我冷言冷语的,一想到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场面,我浑身一颤,心里有一种说不
出的悲哀感,于是默默收拾好东西,先行一步去了学校。

  「宋桐,宋桐,你怎么啦?怎么一点精神都没有啊?」

  李晓菲拽着我的胳膊轻轻摇着,神色中满是担心,我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色,
但也知道肯定不怎么好看,光是咬着牙抵抗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就已经足够艰
难了,更别说要我分出心去听老师在讲些什么。

  「没事没事。」我咬了咬牙,把手放到晓菲的大腿上,轻轻拍了拍,「就是
有点点不舒服,忍一忍就好了。」

  「要不然向老师请个假,我陪你去一趟医务室吧。」听了我的话,她还是放
不下心来,拉了拉我的手,一副随时要带着我走的架势。

  正当我们窃窃私语的时候,老师把目光抛了过来,说了一句:「宋桐同学,
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吧。」

  刚才光顾着和晓菲讲话,我完全没听进去问题是什么。慌慌张张地站起来,
抓起课本,目光快速地在上面滑动,脑中不断地回忆之前讲到的内容。不过,还
没找到答案,昨夜的那种沉重的疲劳感就袭向了我,让我眼前一黑,然后,就不
知道发生什么了。

  赵芍芝接到宋桐班主任打来的电话时,还有些不敢确信,这孩子自幼身体就
算不错,在课堂上忽然晕倒这种事情还是头一次发生。儿子出事的消息再加上班
主任那有些添油加醋的形容,更是让她心急如焚。虽然这几天跟儿子虽然有些小
矛盾,但在她的心里,宋桐肯定是占着第一位的。赵芍芝顾不得汇报请假那繁琐
的程序了,匆匆给领导发了一条消息,抓起包、打上车就奔医院而去。

  当我再度醒来的时候,眼前又是白花花的景色,我抽动了一下鼻子,一股消
毒水的味道涌了进来,这才反应过来是到了医院。摸了摸额头,虽然还是有点偏
头痛,但是确实不像之前那般让人难以忍耐了,倒更像是残留的还没有完全离开
一般。

  我刚想下床,一声「小桐」就朝着我扑了过来,这呼唤声是我再熟悉不过的,
我扭头看去,正是母亲火急火燎地赶进了房间,眼神中充斥着担忧和焦虑,还有
一丝丝自责。

  「妈。」我抬了抬手,简单地回应了一下。

  母亲急忙来到我面前,左看看右看看,好像在看我有没有缺胳膊少腿一样,
东张西望了一圈才停了下来。

  「哎呀妈,我没事儿。」我对着母亲说,她那紧张的神情看得我又好笑又安
心,在她后面跟着进来的医生也让她不要担心,这双份的回应终于让她安心了一
些。

  「没有什么大问题,送过来的时候正在发高烧,现在体温也降下来了。病因
应该是受寒加上过劳,休息足够了就可以恢复,最好是先在医院观察一晚。我先
回科室了,有什么需要的话再叫我。」

  「好的,非常感谢您。」母亲向着医生点了点头,医生则是轻飘飘地离去了。

  我望着母亲,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欣慰和鼓舞,大病初愈的时候人还是十
分脆弱的,母亲的到来倒是给我打了一针强心剂。

  「身体不舒服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你这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母亲叹了
一口气,责怪的口吻却并不显得严厉。

  「对不起,妈。因为之前我说什么你都不搭理我嘛。」我摸了摸脑袋,有些
不好意思,当时还潜意识地害怕母亲一点都不关心我该怎么办,现在看来是我胡
思乱想罢了。

  「妈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我之前说的都是真心的。你对我这么冷漠我心里
真的很难过,感觉做什么事情都没意思了。」想起母亲那种态度,我又感觉很是
失落,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

  母亲愣了一下,表情也变得晦暗了一些,只是说让我好好休息,扭了一下身
子,一副要走的模样。看到母亲这幅架势,我按纳不下,探出身子去抓母亲的手,
想把她留下来,哪成想,母亲也没站稳,一个踉跄身子倒了下来,正正好好落在
了我的怀里。

  要是往日,我肯定会暗搓搓环起手臂,享受这种拥抱的感觉,可现在,母亲
正为我的事情生着气,我不想再以亲密的举动惹火她,于是连忙把手放下,以展
示自己的问心无愧。

  「对不起妈,我……不是故意的。」我偷偷看着她,不知道她现在又会怎么
想。

  「你这孩子,你妈想去趟卫生间都要拦着……我为了看你,学校的事什么都
没顾上,急急忙忙赶过来的,照顾身体这种事情你应该自己做好,这么大的人了,
还要妈妈操心吗。」母亲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眼神里满是怨气,「说好的好好
学习,考到妈妈在的高中来,你看看你,现在整天心不在焉油盐不进的,你这样
让我怎么放心?」

  我低下了头,母亲的话让我自己也感到很是羞愧,最近这段时间确实是一种
浑浑噩噩的状态,以至于害了病自己都没注意到。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
的思绪如同河流奔涌而过。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另一个我熟悉的声音,「请问宋桐的房间在哪里呀?
是这个吗?好的,谢谢您。」

  正是我那小女朋友。母亲似乎也认出了李晓菲的声音,挣扎了一下,迅速站
了起来,轻轻抖落了一下衣服。

  「宋桐,你感觉怎么样了……啊,阿姨好。」晓菲都快跑到我身边了,才发
现母亲也在,赶忙鞠了一躬。不过她似乎没有发现我和母亲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
而是直勾勾跑到了我的身边,拉起我的手,又伸手放在我的额头上,问我还有没
有不舒服的地方。

  我被她这份关怀弄得心里暖暖的,摇了摇头说自己已经没事了,晓菲又问我
饿不饿,然后从她那小包里拿出些水果和零食,放到我手里。

  赵芍芝看到李晓菲对宋桐的这份照顾和体贴,不知怎地心中变得不那么畅快
了,好像打了个死结般梗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明明李晓菲这样,自己应
该感到欣慰的,但现在自己只想从这个地方逃走,跑得越远越好。

  「宋桐要在这里住一晚观察病情,我回去给他拿点需要用的东西,晓菲你先
陪着他吧。」

  李晓菲点点头,赵芍芝不带犹豫,转身就走,离开房间时还能听到两个人的
调笑声,这让她感觉心里更不成滋味了,总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她不由得回
想起宋桐对她告白的那些话,脸上有几分燥热,虽然自己义正词严地拒绝了,但
作为一个女人,心里总还是有那么一点小悸动的。赵芍芝自己也没有认识到,她
在潜意识中不是把李晓菲当做儿子的女朋友,而是另一个女人来看待,甚至她已
经在不自觉地情况下吃起李晓菲的醋来。她对感情本就有些迟钝,再加上有关宋
桐的事情更不愿深思,一来二去,对自己的这份心意还是闹得不明不白的。

  回到家,赵芍芝收拾了一下东西,并不花多少时间,但她却不想那么快回到
医院去。在客厅了坐了一会儿,小咪悄无声息地走过来,跳到她的腿上,有些委
屈地「喵喵」叫着,似乎是感觉到很寂寞的模样。赵芍芝轻轻摸了摸小猫,她没
有发现,在她的心里,小猫才更像是自己养的一个小孩子,而宋桐作为儿子的身
份逐渐变得模糊起来,俨然有了成为一家之主的趋势。

  收拾完后,赵芍芝又在家里准备完晚餐,小心仔细地打包完,这才重新回到
医院。在宋桐的病房外,她迟疑了一会,竖起耳朵听了听,感觉到没有其他的人
在,才终于走进了房间。看到李晓菲果然不在房间里,她松了一口气,心情也好
似长出了翅膀,无拘无束地漂浮着,就连脚步也变得轻快了。

  我正坐在床上,看着电视里的新闻节目,在医院里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
只好藉此来打发时间。看到母亲回来了,我招了招手,让母亲过来坐下。母亲小
心翼翼地坐在床边,用手轻轻抚上我的额头,拨开粘连的头发,看着我的脸,眼
神中是那种久违了的温暖和慈爱,表情中还有着些许心疼。

  「你呀,真是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母亲埋怨着,但看起来心情并不糟糕,
不知为何还有些高兴的样子,着实让我摸不着头脑。不过,这样的好时机我可不
能随意放过,我再度抓起母亲的手,握在手心里。母亲扭了扭手腕想要抽出,怎
料我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改为两只手一起上阵,没那么容易挣脱开,母亲这才无
奈地任凭我抓了去。

  我压低了语气,不再显得如同上次那般激进,对母亲说:「妈,我是真的喜
欢你,你不要生我的气,也不要讨厌我,如果你变得很冷淡,我也觉得一切都没
什么意思了。我喜欢你,想和你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好好生活,永远永远也不分
开,好吗?」

  赵芍芝听到宋桐又说这话,本能地想要拒绝,但话到嘴边,又没有说出口。
在她心里拧着的那个小疙瘩一颤一颤,让她本来有些坚定的信念也开始动摇了起
来。她的反对,是出自纲常伦理的,而非赵芍芝自己的意志,如果宋桐不是她的
孩子,就算两个人之间有着年龄的差距,她大概也会试着考虑接受。她在心里彷
徨着,思绪也变作了一团乱麻,不知该如何是好。

  在这种半梦半醒的情形下,赵芍芝也不点头也不摇头,眼神看向窗外,她在
心里默默地幻想了一遍宋桐的人生轨迹,觉得自己终究是要有退场的时候,在那
之前,自己应该做好引导他的工作。

  于是她脱口而出:「等你考上了好的高中以后再说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