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奴母狗番外之细嗅蔷薇】(3)[完结]

  • 【厕奴母狗番外之细嗅蔷薇】(3)[完结]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神之救赎
2020/11/9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字数:12051

            第四章、奴化后的日常

  「2020年9月28日天气:晴(感受主人的宠幸,凝儿心中的天气以后
会只有晴天。)凝儿第三篇心情笔记

  上午,正当我收拾好准备上学的时候,主人打来电话叫我去公园找他,我从
来没有旷课过,但是这次我还是选择了旷课去了,也许是对于别人来说只是一件
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却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刺激。

  主人叫我母狗,叫我为他舔脚,这对于以前的我来说绝对是无法想象的,哪
怕有人对我这么说一句,也必然会让我恼怒异常。

  可当面对主人的命令时,我感觉到我的心中除了羞涩与紧张外真的没有太多
的情绪波动,就好像我与他之间,本就该如此,我清楚的知道即使现在如果谁敢
那么要求我,我依然会很愤怒,唯独主人,那个让我嗅到了他的气息,便让我沉
沦的男人,在他的命令下,我感觉这一切是他对我的赏赐,而我的侍奉则是我对
于他的依恋。

  我用自己的舌头慢慢的舔,很生涩但是却很认真,那种味道让我说不出喜欢
还是厌恶,可是在这种动作时,嗅到那浓浓的气味,却让我感到沉沦与异样的刺
激,就好像是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幸福。

  我感觉自己下身的淫穴中无数的嫩肉在蠕动,在不断地溢出淫水,必须努力
的克制着才能让它们不会流出来,着让我感受到了一种羞耻的快感难道这就是堕
落,可是真的很让人迷醉。

  ……

  主人的命令,到底是强迫,还是只是看透了我的渴望?我真的不知道,只是
知道,有了主人的吩咐,便让我有了放下矜持的理由,让我无需在意理智与世间
的道德伦理。

  于是,在这城市中的公园中,就在远处还能隐约看到人群的地方,我不知道
自己还有多少廉耻与矜持,甚至不知道那种紧张是不是为了取悦主人而表演出来
的,就那么赤裸着,一点点的在主人的指引下,细细的嗅着主人身上散发的味道。

  动作很慢,让我可以嗅到了主人双脚的酸臭,腋下的狐臭,头上油腻的臭味,
还有那重重的口臭,裤裆位置的骚臭,那之前让我沉迷的味道似乎在此刻被层层
的剥开展示在了我的面前。

  之后便又被主人直接坐在了他肮脏的屁股下,我……」

  此时,整个屋子都笼罩在了一阵昏暗中,只有远处一片亮光。

  当然这并不是深夜,楚凝也并不在那间只属于她的最私密的温馨卧室中现在
的她正在一间阶梯教室中上课,因为这节课需要用到投影仪观看大量古籍资料与
幻灯片,所以才有了现在的黑暗。

  经过了我昨天足足多半天的调教,第一次接受调教,也第一次破处的楚凝,
即使今天心情也久久无法平静,哪怕是在上课的时候内心依然不断地荡漾着各种
旖旎的涟漪。

  可是曾经过往的教育,还有内心的矜持却让她在这个课堂上哪怕别人不可能
猜到她的心思,依然让她感到一种难堪的羞涩与不安。

  于是,脸上带着绯红的她感受着自己那心脏剧烈的跳动,不敢去想白天经历
的调教,却掩耳盗铃般的回忆着自己在昨夜无人之时写下的那一行行娟秀的钢笔
字。

  曾经在几次书画比赛中得过大奖的钢笔字,似乎为那变态的旖旎淫荡穿上了
一层矜持的薄纱,可是那曾经只写诗情画意的文字,当写在那个最私密的笔记本
上时,却分明让白天的旖旎与淫荡染上了一层更深沉荡漾的情欲波澜。

  于是,楚凝的心跳似乎更加剧烈,就连那校服遮掩的娇躯都染上了清浅的绯
红,下身那几天前还以为永远不会像其他女人那样湿润躁动的淫穴,也生出一种
空虚骚痒的粘腻感。

  而楚凝则一边庆幸自己今天为了防止出丑,出门前特意垫了一片清香型的卫
生巾,一边用那荡漾着情欲波澜的双眼,假装望着前面,心中则继续回味着昨夜
那笔记本上写下的文字,或者说只是借着那些文字来掩饰内心的羞涩。

  「那一声声屁臭味,恐怕足以让别人为之眩晕,当然也让我险些眩晕,但是
我知道我与别人不同,如果被人知道我做的这一切,必然会对我感到不齿,必然
会十分鄙夷我,我甚至可以想到很多男人眼中,曾经清纯的我立刻在他们眼中会
变成人尽可夫的婊子,可是我相信自己并不是那这种人,我的清纯也绝不是装的,
主人只是恰好让我明白了内心的渴望。

  他身上的那深沉的味道,在让我的内心产生了更深沉的悸动,也让我真的沉
溺并沉沦于主人,并感觉这一生我真的不会再对别的男人动心了。

  也许我的渴望常人无法理解,但是对于主人地忠贞与侍奉,我相信不会逊色
于其他任何女人对于自己男友的心,所以除了主人,没有人有资格骂我下贱,当
然只要主人喜欢我也不在意其他任何人的评论,主人会给我更强的骄傲与自信的。

  ……

  在我细细的嗅完主人身上的味道后,主人就在这个公园中为我破处了,情绪
激动地我那时候早已经被主人的味道彻底沉迷了,甚至我知道我的身体比主人更
加渴望,即使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也不记得那时候自己是否有扭捏了,只是知道
如果有那绝对只是为了让主人更加开心,更加有征服感。

  那时的我,真的完全放弃了所谓的廉耻,只想……,只想让主人占有我,彻
彻底底的占有我。

  ……

  疯狂也好,迷乱也好,我发誓,那之前我还是处女,那一次是我今生第一次。

  曾经我想过无数的浪漫场景,曾经我也想过我该如何矜持婉拒,只是当主人
侵入时,我真的明白,被一个让自己沉沦并臣服的男人侵入时,看到他脸上的兴
奋便是最大的浪漫,被他压在身下,哪怕我极力迎合都还嫌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情,
又怎么会去婉拒?

  凝儿,那一刻凝儿似乎真的变成了最淫贱的荡妇,但是主人喜欢,那么便真
的无所谓了,凝儿很开心……

  再之后,同样开心的主人给了凝儿一次更深的鼓舞与奖励,那是一道淡黄色
的液体,流入凝儿口中,即使在凝儿书写到现在的时候,脑海中还残留着它的味
道与气息,甚至是那声音都仿佛犹在耳畔,凝儿忘不掉了,哪怕因此脸红,哪怕
在外人面前凝儿以后想起这些文字让凝儿羞涩,但是凝儿依然不会修改这些文字。

  那一刻的事情,……在那个公园中,……有个好像已经为了主人痴傻的凝儿,
忘不掉,也不愿忘。」

  「小凝,小凝……」

  突然楚凝感到有人在用手肘砰自己的胳膊,蓦然回过神来,这才听到有人在
叫自己的,连忙侧过头去。

  旁边楚凝最好的闺蜜林娜,一个留着枫糖色长发,微微上挑的柳眉与那狭长
凤目中,总是带着几分虽然青涩,却让人觉得越发妩媚性感气质的少女,看到楚
凝回过头来,这才假装很认真的上下打量了楚凝好一阵。

  几乎把楚凝看的浑身发毛,林娜这才瞥了一眼远处正在讲解幻灯片的女老师,
然后回过头来低声笑道,「你这是又在发什么花痴,大半节课过去了,总是那么
傻笑,今天可是灵韵导师的课,以前你不是最喜欢的吗?」

  「凝……」

  楚凝一个字出口猛的回过神来,凝儿这个自称可是除了父母之外长大后便从
来没有人这么叫了,以后她也只希望多加上我,刚才下意识的险些说出口。

  于是立刻停了下来,深吸一口气,楚凝这才又再次说道,「哪有,只是想到
了一些好玩的事情罢了,你这个死妮子,这里可是教室别什么都乱说。」

  「真的?就想你说的好玩的是连手机震动都没注意,你的手机刚才可是连着
受到了三条信息,要不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什么鬼?」

  林娜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低声道。

  「别人的手机哪能随便看?」

  如果是以前楚凝或许真的不在意把手机交给林娜,只是现在……,于是楚凝
白了林娜一眼,心中带着几分期待又有几分心慌的打开了手机。

  眼角偷偷瞄了林娜一眼,见她没有偷看的意思,楚凝这才打开手机微信,不
出所料那三条信息果然是我发的。

  第一条消息是,「母狗,上什么课还不来伺候主人?」

  接下来两条分别是,「我就在你们阶梯教室最后面右角。」

  「等你,快点。」

  「娜娜你先帮我顶一会儿,我有点事。」

  赶紧将手机放到自己那个白色的小手包中,楚凝左右看了看低声对着林娜说
了一声,便在林娜怪异的眼神中,小心翼翼俯身的朝着教室后面走去。

  「还说没有男朋友,也不知道你这个美女会看上谁,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看看。」
林娜有些好奇的在心中嘀咕了一句,却也没有真的跟过来。

  楚凝这时候却顾不上林娜心中是怎么想的了,向来是好学生的她,心中带着
一种异样的刺激小心翼翼的一路弯腰凑到了位于角落上,前面只隔了一排便有她
同学在的我身边,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蹲在我旁边,将一双手白嫩的玉臂搭在了
我肮脏的大腿上,还向一只慵懒的猫咪一样轻轻的嗅了嗅,让那好看的琼鼻都微
微皱了一下,这才眼中带着陶醉与羞喜低声对我说道,「您怎么来了?」

  「怎么,在这里就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了吗,小母狗?」

  我伸手在楚凝头上不紧不慢的摩挲着,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低声道。

  「主……主人……」

  有些害羞的看了周围一眼,见到并没有人在意,远处讲台上那张幻灯片暂时
也不会结束,楚凝这才有些紧张的低声道。

  「这才乖嘛。」

  我继续伸手抚摸着楚凝那在这种姿势下甚至堪堪垂到地面,又带着诱人清香
的乌黑长发,心中却很踏实,我虽然没有上过这个导师的课但是她却经常过去伺
候我干爹,这次之所以会放幻灯片,其实就是为我调教楚凝行方便。

  「唔……」

  楚凝口中发出一声缠绵的低吟,那洁白细腻的俏脸似乎泛起了一抹红晕,只
是由于教室中昏暗的光线,使得我即使在近距离都看不真切,但是恰好是这种曚
昽,又带给我一种异样的快感。

  「小母狗我的脚有点痒了,帮我舔舔,记得把你上衣脱了,和你的内裤脱了,
一天不见,我可是有点怀念你那一对大奶子还有你的骚屄了。」

  心中一动,我直接俯身,将自己的嘴唇贴在了楚凝那精致玲珑的玉耳上低声
笑道。

  「嗯,小母狗这就伺候主人。」

  如此近距离下,楚凝雪白俏脸上的绯红越发明显,但是在我声音落下后,她
那诱人的娇躯只是仿佛有些紧张的下意识颤了一下便恢复了正常,然后口中低声
回应着,纤细的素手缓缓地将自己白色校服上衣的扣子一粒粒打开。

  接着又在我的注视下,楚凝再次发出一声羞涩不堪的低吟,将自己的手伸到
背后,将自己那红色性感文胸也摘下来最后又小心翼翼的将手伸到裙子中褪下了
自己的白色内裤,并将它们与自己的上衣团成一团,双手捧着递给了我。

  「来伺候吧。」

  我将衣服塞入书桌内,伸手一指自己那穿着一双拖鞋的肮脏汗脚,对楚凝说
道。

  「是,母狗这就伺候。」

  上身已经完全赤裸的楚凝口中应了一声然后便跪爬着朝课桌下面钻去。

  看着楚凝那被红格子校服半身裙遮住的翘臀,随着她向里爬行摇曳出性感的
弧线,我忍不住伸手在上面拍了一下,又让楚凝口中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低呼。

  一双含羞带怯的美眸中带着几分娇嗔与幽怨的白了我一眼,然后已经爬到了
桌子底下的楚凝就那么好像一只淫荡的母狗一样跪趴着用舌头在我右脚上认真的
舔舐着。

  而我的左脚则是轻轻抬起来,随意的在她那一对有着C罩杯的丰挺玉乳上拨
弄着。

  嗅着我脚上那被百合香味遮掩着,常人无法嗅到的浓郁酸臭味,楚凝就好像
一只得到了肉骨头的母狗。

  那纤薄冰凉让无数男生为之觊觎,甚至让一些年轻男老师都心生向往的朱唇,
紧紧地贴着我那除了昨天被她舔过一次,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的臭脚,那灵
活的舌头则好像是一块湿润的抹布一样认真的舔舐着。

  先是我的脚背,然后是我那一根根脚趾,还有每一个脚趾的缝隙,接着是我
的脚底,每一寸的肌肤都被楚凝认真的舔舐过,一时间她那渐渐变成了潮红的俏
脸上,甚至显出了一种虔诚的供奉。

  一声声含糊压抑的细碎呻吟声,也随着她越来越激动兴奋地心情从她喉中溢
了出来,索性早有准备的灵韵导师提前便预料到了这种可能,因此屋中已经开始
放起了一些整理出的视频,让楚凝夹杂着淫荡情欲的低吟不会被其他人察觉。

  而呼吸着我脚上的酸臭越发兴奋地楚凝在将我的右脚细细的整个舔舐了一遍
后,更是用双手将它捧起来,接着便开始用那宛如编贝的皓齿,轻轻的啃着我的
后脚跟,一点点的将上面的死皮清理下拉,然后在我注视下吞入腹中。

  那种动作虽然生涩,甚至偶尔还会让我感到一点轻微疼痛,使我不得不叫她
轻点,但我却在这种生涩的侍奉下,感受到越发强烈的快感。

  另一只脚甚至慢慢的放弃了玩弄楚凝的那一对丰挺玉乳,一点点的伸到了楚
凝骚屄处,用脚趾在上面轻轻的摩擦着。

  「唔……唔……唔……」

  呼吸着我的脚臭,又被我如此亵玩,一时间楚凝那一声声低吟变得越发绵密,
更加激动地舔舐着我的脚。

  而假装若无其事的享受着楚凝侍奉的我,甚至看到了隔着一排座椅再前面的
几个学生似乎察觉到了一点异常,回头看了看,只是桌下的楚凝他们自然看不到,
于是没过一会儿便又将头转了回去。

  「好了,另一只。」

  又过了一会儿后,我用被楚凝舔舐着的脚轻轻在楚凝那潮红的侧脸上轻轻踢
了两下,撤了回去,然后又将另一只脚递了过去。

  仿佛之前的事情按了回放一样,又过了六七分钟,楚凝这才将我的另一只脚
清理干净,然后我便看到了楚凝那一双诱人的美眸,似乎变得越发动人了;那原
本清浅几不可闻的呼吸,也变成了带着欲望的喘息;就连抵在她下身淫穴位置的
脚趾,也感受到了一种粘腻的湿润感。

  「骚货,这样都能让你发情,看来别人眼中的清纯校花,也不过是一只下贱
的母狗而已。」

  我用那只刚被楚凝舔过的脚掌,踩在她那潮红的脸上,另一只脚掌重新的伸
到她一对丰挺肥腻的豪乳前,随意的拨弄着。

  「唔……」

  听到了我的话,楚凝再次发出一声低吟,然而稍楞了片刻后,楚凝却用自己
那灵活的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我压在了她唇边的脚跟,低声道,「只要被主人
您……玩弄,母狗……随时都会……发情。」

  「真他妈骚,不过我喜欢。」

  我听到楚凝那几乎听不真切的话,回了一声,然后又继续说道,「老子我本
就一直肠胃不好,见到你之后就更想放屁了,今天你有福了,爬过来老子再好好
地用用你」

  说完这些后,我直接将自己坐着的凳子扯到了一边,然后就在这个昏暗的阶
梯教室中将自己的短裤脱到了膝盖位置,然后伸手指了一下自己的屁股下面。

  「是,主人。」

  楚凝的声音依然很低,但是这一刻我却分明听出了一种兴奋。

  屁股再次稍稍向上抬了一下,似乎因为我移动椅子发出的声音引起了斜前方
人的注意,又有人朝我望过来,不过感受到了楚凝已经跪爬到了我的身下,那一
张泛着潮红色的脸颊,正对着我的不知道多少天没洗的屁股,于是我只是假装若
无其事的笑了一下,便再次坐了下去,将自己的屁股压在了正仰着头的楚凝脸上。

  「唔……」

  感受着一股再次变得浓郁的臭味,还有那种突如其来的呼吸困难,整个脸都
被我屁股压住,性感的琼鼻被夹在了我屁股沟内,那纤薄的朱唇恰到好处的包裹
住我肮脏腥臭屁眼的楚凝,口中发出一声含糊压抑的低吟。

  「骚母狗,被老子坐脸是不是很兴奋?」

  双腿支撑着身体,又将小部分力量压在楚凝脸上的我,感受到楚凝那纤细中
又带着性感曲线的娇躯轻轻的颤抖着,抓在了我两条肮脏大腿上的纤纤素手也用
上了一些力气,不由得伸手在楚凝那一对丰挺肥腻的豪乳上用力的揉捏几下,低
声笑道。

  「唔……唔……」

  在我身下的楚凝,听到了我的话口中发出一声声含糊的低吟,回应着我的问
题,那已经染上了情欲绯红的娇躯带着几分羞涩与不安的轻轻扭动着,却又恰到
好处的迎合着我那在她一对豪乳上揉捏的手掌。

  「小母狗别他妈只顾着自己发骚了,给我舔屁眼,昨天公园里你可是让老子
很舒服呢。」

  我一边低声的说着,一边随手在楚凝那一对丰挺的玉乳上抽打了两下,然后
用手指围着她那两粒殷红宛如盛开梅花的乳头,轻轻的画着圈。

  「唔……」

  再次发出一声含糊的轻吟,在我摆弄下诱人的娇躯轻轻颤抖着的楚凝,双手
托着我的大腿让我的屁股与她的嘴稍稍分开了一些空隙。

  「母狗这就伺候主人,您。」

  深吸一口气后,几不可查的声音又从楚凝口中发出,接着楚凝便伸出了自己
那灵活粉嫩的舌头,再次在我屁眼周围舔舐着。

  一瞬间我便感觉屁眼周围残留的污垢都被楚凝一点点刮了下去,同时还有一
种嫩滑的柔软在那里按摩着,让因为拉屎长期擦不干净的屁股感受到了一种异样
的舒爽与刺激,如果不是周围还有不少上课的学生,我怕是早已经发出一声呻吟
了,即使如此我的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种愉悦的快感。

  「肏,小母狗你果然天生就是这种下贱的畜生,今天才第二次伺候我,就比
昨天做的更好了。」

  我低声对着楚凝说着,两只手不由得越发粗鲁的在楚凝那一对丰挺玉乳上揉
捏着,同时感受到了小腹中的感觉,深吸一口气并开始收缩小腹。

  「唔……谢谢主人。」

  楚凝含糊的说了一声,在屋中播放的视频声音遮掩下几不可闻,然后便在我
的鼓励下更加兴奋地舔着我的屁眼,粉嫩的舌头灵活的在我的屁眼周围舔舐着,
不时团成一条肉棍挤入我的屁眼内刮擦着直肠内的污垢,然后吸进自己口中。

  那纤薄的朱唇更是随着那抱着我双腿的手不断地起伏间,时而离开我的屁眼,
让她的舌头可以动作的越发灵活;时而又紧紧地贴在我的屁眼上,用力的吹气或
者吸气,带给我各种以往没有体验过的快感。

  一时间就好像着种事本来就是她存在的意义,和与生俱来的本能一样,从她
那不断战斗着的娇躯,我更是仿佛已经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个过程中她内心越来
越强烈的兴奋与情欲躁动。

  「噗……」

  终于在这种刺激下,我感觉到了小腹中那股气流迅速向下,然后便在一声沉
闷的长鸣中,随着我那被楚凝纤薄朱唇堵住的屁眼一缩一涨,朝外涌了出去。

  「唔……」

  楚凝口中发出一声激动地低吟,那双搭在了我双腿上的素手猛的一用力,纤
薄的朱唇更加努力的贴在了我的屁眼上,那一瞬间甚至让我怀疑它们要彻底贴合
在了一起。

  接着,楚凝便仿佛濒临窒息的人,终于得到了氧气一样,立刻用力吸气,一
时间我那不断从屁眼内冲出来地臭屁立刻蜂拥着灌入了她的口腔内,并不断向她
气管与肺部涌入。

  受到这种刺激的楚凝,那已经显出淡淡绯红的白嫩的肌肤在我的注视下变得
越发动人,娇躯不断地颤抖中,我甚至看到了有淫糜的液体从那因为双腿大开而
暴露出来的紧窄粉嫩骚屄内溢出,一滴滴的不时滴落在了地上。

  「你真他妈下贱。」

  好一阵后,我微微抬起屁股,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对着满脸不知道因为憋
气还是激动涨的通红,还不断大张着口喘息的楚凝低声骂了一句。

  看着楚凝脸上那种淫贱痴迷的样子,我伸手在捏着她的下巴,一口痰吐进了
她大张着的口中,接着不等她喘过气来,再次感受到腹胀的我便又毫不犹豫的坐
在了楚凝已经涨红的俏脸上。

  「凝……唔……」

  于是,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的楚凝,便再次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压迫与窒息
感,要说的话也重新变成了含糊的呜咽。

  本就咕咕作响的小腹,就在我才重新坐在楚凝的脸上时,便迫不及待的将我
屁眼重新撑开灌入了楚凝口中,甚至那一阵短促急躁,宛如低音炮发出的闷响,
即使是在讲台上播放的视频声音遮掩下都让周围的几个人隐约听到了。

  不过,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意,我那股屁臭绝大多数涌入了楚凝的口中,而
少数泄露出来的香味也被楚凝那长及腰臀部位的乌黑长发散发出的清幽茉莉花香
掩盖住了,即使是我也没有闻到什么明显的异常味道,更不用说那几个隔着我至
少一排的其他人了。

  只是,不知道是今天真的又吃坏肚子了,还是之前楚凝伺候的我太舒服了,
当我再次要起身还没有起来的时候,那才因为坐着而感到舒服的小腹便又是一阵
发紧。

  「嗯……」

  粗重地眉毛皱了皱,我根本不在意已经涨红了脸的楚凝那越发艰难的呼吸,
还有那诱人娇躯越来越激烈的颤抖,伸手在小腹上用力的揉了揉,让自己的屁股
压的更紧,那带着浓烈臭味的屁眼紧紧的贴在了楚凝的嘴上。

  再次深吸一口气,我努力收了几下小腹,大约半分钟后,感觉屁眼位置的滞
涩拥堵感骤然被一股大力冲开,接着便在屁眼不断轻微的震颤中一长串宛如鞭炮
爆鸣的噼啪声连续响起。

  而在我身下的楚凝就好像配合我一样,诱人的娇躯不断越发激烈的颤抖着,
那紧窄的骚屄宛如有生命的不断蠕动开合间,一股股淫水断断续续的向外喷出。

  好一阵后,我在前面几人忍不住回头,有的甚至虽然没有闻到明显异味,但
是也从隐约的声音中听出了端倪,脸上露出了几分厌恶的表情中,终于将小腹里
的屁全放了出来时,楚凝骚屄内溢出的淫水已经在她性感白嫩的双腿之间形成了
一小滩淫糜的水洼。

  丝毫不在意前面几个人的表情,甚至我知道如果那几个知道我是在对着他们
眼中的女神嘴里放屁,他们一定会羡慕的发狂,所以我心中反而带着一种得意与
成就感。

  浑身轻松地微微一抬屁股,让几乎要窒息的楚凝,从我屁股下爬出来,我重
新坐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随意的用那不久前才被楚凝舔过的脚掌拨弄着楚凝那湿
润粘腻的骚屄。

  我这才再次仔细看着面前的楚凝,借着昏暗的光线,我依然可以看到,几缕
凌乱的发丝因为汗珠黏连在了她那潮红的俏脸上,不断大口呼吸着的她,脸上显
出了深深地疲惫,却又带着一种极大地满足与快感。

  同时,我还隐约看到了在她那纤薄的朱唇上,赫然残留着几点黄褐色的污秽,
却又被正在不断剧烈喘息的楚凝,那粉嫩的舌头下意识的一圈下,很自然的舔到
了她的口腔内。

  「骚母狗,这次表现很不错,我先走了,下次再来找你,这条内裤是我上个
月换下来的,给我塞到你的烂屄里,明天上午我会亲自检查的。」

  口中一边说着,我一边用脚踩着楚凝的俏脸左右转动了几下,这才提起了裤
子,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出来时特意带来的,不知道穿了多久,带着浓重异味,
而且已经破了却没扔掉的四角内裤,随手扔在了她的脸上便转身离开了。

  「唔……」

  嗅着我内裤上强烈的气味,浑身瘫软的楚凝那才渐渐从情欲中缓过神来的动
人美眸,再次露出了陶醉的神情,又贪婪的深吸几口气目送着我的离开的背影,
楚凝这才蓦然惊醒。

  左右看了看还没有人发现自己,赶紧分开腿将我的那条内裤塞进了她那还带
着湿润粘腻液体的骚屄内,然后匆匆的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的又走回了自
己的座位上。

  「你身上的味道怎么突然有点怪,不过……,好像比之前更好闻了。」

  才回到了座位上,楚凝便听到了林娜的话,心中不由得一紧,不过当听到了
林娜后半句,还有林娜紧跟着凑过来的娇躯,楚凝心中立刻放松了下来,确实我
的屁味中带着一种强烈的恶臭,但是在楚凝长及臀部的乌黑长发中散发的那清幽
却浓郁的茉莉花香遮掩下,常人几乎无法察觉到什么。

  不过随后楚凝好像想到了什么,心中突然又变得有些紧张,再看向毫无所觉
得林娜时,目光中竟然多了几分复杂与矛盾。

  ……

  「2020年10月30日天气:晴(在主人身边,晴儿总是感觉到浑身都
浸润在了阳光下,不,……主人身上的那强烈气息,让我感受到了比阳光更强烈
的包围)凝儿的第二十六次心情笔记妈妈最近好像有些怪,好像发现了什么,不
过她没有说,就当不知道吧,主人您放心,奴是您的,就算是妈妈发现了奴也不
会后悔。

  好了,在这里奴便不去表示着无需质疑的内心了,奴还是将更多的笔墨来记
录今天的一切吧。

  今天,主人又去参加比赛了,一场篮球比赛,说起来奴会认识主人便是一次
比赛呢。

  不过之前的比赛奴是事后过去的,而这一次奴之前便过去了,只是奴依然未
曾观看这场比赛,因为就在比赛的时候,特意逃课的奴是全身赤裸的被主人用狗
链束缚在体育馆男厕中的。

  这些天来,主人不时会在各种地方让奴去为他舔脚,去闻他的屁臭味,还用
他的袜子与内裤塞入奴的淫穴、后庭、胸乳、口腔等任何地方,让奴经常暴露几
次险些被别人发现,甚至还要奴为他口交,去喝他的尿液,有时候梦中奴似乎还
能感觉到那黄褐色的液体灌入口腔的异样刺激。

  这些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太荒唐了,也许任何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并觉得奴
无比下贱,不过在奴的心中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不被世人包容的异样浪漫。

  就像今天,当奴自愿被束缚在即使经常清理,可是在我感觉中依然带着浓郁
恶臭与劣质消毒水味的公厕内时,奴的心中便带着最旖旎的浪漫,紧张、激动以
及种种莫名的心情,都无法抵消我在期待与恐惧中感受到的浪漫。

  当比赛上半场结束时,我不断地听到各种脚步声,就在门打开的那一刹那间,
我的紧张到了极点,可是不等看到他的身影,只是嗅到了那种味道,我便感到了
最强烈的安全感,还有一种面对其他男人从来不会有的异样冲动,他让我的淫穴,
主人更喜欢叫它骚屄,的里面,感到一种粘腻的空虚与骚痒。

  主人的话我记不得了,甚至我自己的话我都记不得了,所记得的便是,假装
大便的主人坐在我的脸上,一边指挥我为他清理屁眼,一边在我那对主人更愿意
叫做奶子的乳房上很粗鲁的揉捏,一边跟隔壁的男人讨论学校里的女人,其中也
说到了我,说到了要肏我要怎么玩我。

  我则是就像是一条最下贱的母狗那样,在主人面前展示出了我自己都不知道
的淫贱,带着兴奋、渴望与冲动,为主人舔着屁眼,这种事我已经十分熟练地,
我会很仔细的将主人屁眼上黏着的一些没有擦拭干净的大便残渣清理干净,感受
着那好像是沙粒的粗糙与强烈的恶臭味,虽然身体微微有些不适,但是我感觉自
己的内心却越发兴奋,自己屄里的水好像无法控制的一直在流,越来越强烈的骚
痒与空虚不断地侵蚀我的身体。

  我从来不知道清纯的自己,内心中有这如此的淫贱,可是我并不后悔,而且
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当主人被我侍奉的再次发出一声声臭屁并让那种强烈的臭味涌入我的口腔中
时,我感到了更强大的刺激,全身都好像被电击了一样无法抑制的颤抖着,酥麻
与种种复杂的快感让我大脑都停止了思考。

  那一刻我应该叫了吧,而且叫的很浪,我隐约中听到了对面有人在问,也听
到了主人说他在看av,后来还记得主人是将我伺候的视频打码发给了对方,我
没有生气,看到主人脸上的那种得意,我……我感受到了一种供奉的快感。

  而当时我只记得,自己浑身浸泡在主人的屁臭味中,就好像在沐浴这温泉,
身体每一寸肌肤都染上了这种恶臭,它与我平时身上的香味大相径庭,但是却带
给了我难以形容的极乐与满足,主人则在我着情绪激动中往我屄里赛上了两枚跳
蛋,然后又在离开前给我带上了口球。

  接着便让我嗅着他留下的屁臭味,在这个他停留的男厕隔间内,下贱的用跳
蛋自慰了整整半场,也听到了不少男人的谈话,其中便不时会提到我,而他们恐
怕不会知道在他们眼中高不可攀的我,只是主人的母狗,随时想去取悦主人。

  ……」

  在一间带着粉红暧昧与少女温馨的屋子中,我毫无顾忌的双腿大开着坐在了
一个造型古雅的双人床上,对面全身除了一双白色丝袜与红色细高跟小凉鞋,便
只有一对乳铃挂在乳头上的楚凝正捧着一个精致的笔记本缓缓地对我读着里面的
内容,不时还会因为那紧窄骚屄内跳蛋时快时慢的跳动,而发出一声声缠绵的呻
吟,那洁白的俏脸因为羞涩而玷染了深深地潮红色。

  「好了骚货,可以了,跪下给我口。」

  我看着楚凝再次望过来的那带着深深情欲的目光,忍不住伸手一指自己那不
知道何时已经完全觉醒的硕大狰狞的鸡巴,声音中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沙哑与暴
虐。

  「是,主人。」

  楚凝赶紧放下手上的笔记本,双膝一软便跪爬在了地上,然后摇曳着那性感
的翘臀爬到了我的身前,之前已经肏了她三次一共用了近四个小时的我,只是一
抓她那最吸引我的诱人长发,便直接将自己的鸡巴肏进了她的口中。

  连续四五分钟的抽插后,我猛地将自己的鸡巴从她的骚屄内拔出,然后在她
那带着疑惑与几许失望的目光注视下,伸手将她屄里不断震荡着的跳蛋取了下来。

  「啊……主人……主人好大……好爽……主人……」

  「哦……肏……肏死凝儿了……凝儿是你的……凝儿就是你的母狗……

  凝儿好喜欢主人您……」

  随着我那坚挺涨硬的鸡巴肏入楚凝骚屄内,并不断粗鲁的抽插着,一声声婉
转缠绵的呻吟声很快便从楚凝口中发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腹上带着浑身瘫软的楚凝大口的呼吸着,最近一直肠胃
不太好的我在一番激烈的动作后,再次感觉到自己的肠胃有些难受,看了看要经
过客厅才能到的卫生间,又看了看瘫软在床上的楚凝,我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

  「好好接着,这次有点屎,我懒得去从厕所了。」

  我只来得及说出这句话,便不顾楚凝的反应坐在了楚凝的脸上,而楚凝也在
我这些天的调教下,下意识的一张嘴将我那褐色的屁眼包裹在了嘴里。

  「噗……噗……噗……」

  一阵好像雷鸣般的屁臭混合着少量的稀屎仿佛泄洪一般灌入楚凝的嘴里,而
楚凝只是本能的一皱眉,便立刻适应了下来,在我身下大口的吞咽了起来。

  这次动作来的快也去得快,仅仅一分钟后,我便感到肚子完全轻松了,而楚
凝则是一如往常的用舌头将我的屁眼又仔细的清理干净。

  当我满足的将屁股离开楚凝的脸时,本来以为楚凝会有一些稍微激烈的表情,
然而在我的注意下,楚凝只是干呕几声便平复了下来,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自己
的嘴唇,那诱人的双眸中除了一些不适应外,更有着一种越来越淫贱的兴奋快感。

  「小母狗,刚刚闻到我的屁味,你闻出我吃的是什么来了吗?」

  我故意转移话题道。

  虽然我问的好像有些刁钻,可是继承了闻香师基因嗅觉远超常人的楚凝在我
调教她的这些天中经过了一番训练,却令我震惊的真的可以做到八九不离十,这
让我以前只是当成玩笑的游戏,最近越来越认真了。

  「唔……香芹,鱼、红烧肉……」

  被我一问,楚凝也从之前的不适中被转移了注意力,低头沉吟了一阵后,缓
缓地说着。

  「不错,小母狗越来越厉害了,只差……」

  我刚要说只差一种了,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一阵铃声。

  「不好,我妈下班了,主人您先回去吧,下次奴再找您。」

  楚凝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表,赶紧穿衣服。

  「那我明天再约你。」

  我也没有拖延,伸手在楚凝那丰挺的豪乳上捏了一把,然后将食指点在自己
嘴唇上,又反手印在了楚凝那才被舌头舔去了残留的大便的纤薄红唇上。

  几分钟后,楚凝又拿起一瓶茉莉香水,在自己身上以及屋中喷了一下,这才
与我一起出去。

  「阿姨,您好。我是楚凝的同学,来了一会儿了,正要回去呢。」

  看着走进来的这个长相与楚凝酷似,却又带着更加性感妩媚气质的女人,我
说了一声后便匆匆告辞离开了。

  而我不知道的是,嘱咐我注意安全,并目送着我离开后,看着脸上还带着几
许异样潮红的楚凝,女人一边将自己的手包与外套挂到衣架上,一边轻声说了一
句,「还有蒜炒韭黄,松花蛋。」

  「嗯……」

  一瞬间有些心神恍惚的楚凝无意识的应了一声,随后双眼不由得瞪大了「小
凝,明天妈妈休假,你……你带……主人过来吧。」

  女人仿佛没有看到楚凝的反应,鼻尖轻轻的嗅了一下残留的气息,那平静的
心湖中荡漾起了她无法抑制的波澜,说到最后,赫然已经带上了几分颤音。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