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卫后传——催眠人妻猎手】 第二章 毛利兰篇(2/2)

  • 【李小卫后传——催眠人妻猎手】 第二章 毛利兰篇(2/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巴比妥
2020年7月18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正文字数:6661

  这次发的是第二章的第二部分,毛利兰母女的重头戏。喜欢本文的请多评论点赞。

  第一章 张妍篇:thread-10729709-1-1.html
   
  第二章 毛利兰篇(1/2):thread-10751360-1-1.html

  ==================正文部分==================

  时间回到现在,回归主人格的毛利兰由于薛天明的那通电话,再次变成了一
个只知道性爱的淫娃。可以这么说,眼前的少女虽然有着和毛利兰一样的身体,
一样的记忆,但灵魂却被另一个人格所占据,成为了全新的存在。

  薛天明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毛利兰,一身性感的职业装配合着青涩的面容,彰
显着成熟与青春的魅力,他瞬间血气上涌,然后顶着肉棒说道,「母狗兰,你知
道我想要干嘛吗?」

  毛利兰魅惑的一笑点点头。薛天明则把肉棒贴到胯下女孩的嘴边,同时毫不
客气的继续用肉棒在女孩的嘴里抽插,只有他把鸡巴抽出去的短短一两秒内,女
孩才能抓紧时间吐出一两个字,紧接着又要张大嘴巴,迎接腥臊肉棒的插入。

  「主人……要……草母狗……下贱……的骚……穴……」说完薛天明便向下
滑动到女孩胯间,将沾满女孩口水的肉棒连根插入女孩的阴道内。毛利兰主动挺
起屁股迎起薛天明来。

  薛天明用力开始干起毛利兰来,往日保守的毛利兰被他这样玩弄,心里不禁
一阵舒爽,用力啪啪的干着毛利兰小穴,毛利兰发出难以抑制的呻吟叫床声。而
这声音,深深地吸引了在地上挣扎的妃英理,「兰……你,你在干什么……」

  「妈妈……啊啊,我,我在做爱啊!!和我的主人……噫!!主人,哈……
主人,就是……就是我的情人!」

  「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小五郎,你快去……」妃英理向一旁的
前夫投去求救的目光,但是毛利小五郎却只是淡定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和前妻受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看到兰被强奸,我却只觉得……羡慕??难道
说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艰难地思考期间,妃英理的小臂上浮现出「精液上瘾」
的字样。

  忽然薛天明精关一阵松动,射出了很远的精液,妃英理纠结的脸上渐渐露出
痴迷的表情,嘴里喃喃道,「好想吃,忍不住了……」

  这正是妃英理「精液上瘾」的属性在起作用,现在的她就是对精液上瘾的重
度瘾君子。

  「哈哈哈!妃英理的奴隶性格也就这样简单地觉醒了吗?真的是母畜母女花!」

  妃英理顾不上其他,手忙脚乱地刮起地上一点精液,「哈,好吃……还想继
续吃……」

  「妈妈真坏……母狗兰也想吃啊……」被干到无力的毛利兰也满脸幸福地趴
在地上说道。

  薛天明淫笑着,「母狗妃英理换你来,想吃就自己挤出来吧!」

  妃英理从地上爬过来,神情恍惚说道,「好,请你……给我,我要精液,谁
的精液都好……给我……」

  看着照片里一本正经的大律师妃英理如此淫荡的表情,薛天明便把她按在事
务所的办公桌上,粉红色的小葡萄在薛天明的两指的揉搓中不停的变换着形状,
粉红色的小葡萄越来越清晰,在薛天明的嘴里像糖果似的,用舌头翻来顶去,不
时的还狠狠吸上一口。

  妃英理的喘息也逐渐由光喘气,到不时的像小猫一般的哼哼,薛天明说道,
「妃英理,把你的小穴露出来,让我同时干你和你女儿!」

  「好,小穴露出来……我,等一下,我在干什么……小穴……不,不行!」
虽然被修改了属性,但妃英理的人格、理智、价值观并没有受到影响。自然不同
于毛利兰,一听见自己要被强奸,妃英理的神智瞬间回归。

  她的眼睛变得清明,眼中充满了厌恶与恶心。妃英理重重地推开身后的薛天
明,怒目斥责道,「唔……我怎么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放开我!我到
底对我们一家下了什么药!居然让我做出这种不知羞耻的事情!你一定会受到法
律的制裁!」

  「哦?这就清醒了吗?不过有挣扎才有意思嘛,我就喜欢你抗拒的样子,所
以保留了你大律师的属性。」

  「你在胡说什么?我告诉你,《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以暴力、胁迫
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你可要想好你的行为,
我可充分掌握了你迷奸我们母女俩的证据!」

  虽然被妃英理威胁,但薛天明却还是不慌不忙地拉着一脸荡妇样的毛利兰坐
到了律师所的沙发上,毛利兰则顺从的跪在他身边,用脸蹭着薛天明的臭脚,接
着用嘴脱下他的袜子,解开衣服用自己丰满的乳房磨蹭薛天明的脚掌,还用嘴吮
吸他的脚趾,「主人又想用兰了吗?」

  「不要急嘛,先听你的妈妈给我们科普一下法律常识。我倒要看看这个大律
师能坚持多久!」

  与此同时,头脑灵光的妃英理仿佛想通了一件事。

  「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个手机!你用手机把我前夫和我女儿洗脑了,你现
在也要洗脑我!可惜你失败了,我已经突破了你的精神控制!」可妃英理身体的
反应却狠狠地打了她的脸——如果她真的抵抗住薛天明的控制,那她为何不赶紧
逃跑,反而在这里浑身发抖地暗暗忍耐着呢?

  薛天明依惬意地享受着毛利兰的服务,随后慢悠悠地对妃英理说道,「是吗?
不愧是律师,这都被你猜到了……不过你知道了又能如何呢?妃小姐,现在该我
劝劝你了。请你好好看看你贱女儿的样子,看她是多么开心啊,你知道她此时为
什么这么幸福,而你却很痛苦吗?那是因为她已经有了当母狗的觉悟!我今天要
让你尝到从来没有试过的滋味,你一定会像你的母狗女儿一样爱上这种滋味的,
到时候就是你求着我操你了!」

  「我才不会呢……你只是身体有点痒罢了,这都是你干的好事!」看着毛利
兰欢快侍奉陌生男子的样子,妃英理重重地咽了眼口水,「你这个家伙……赶紧
让我的身体恢复正常,我现在浑身好难受,好想要,想要精液……」

  看到妃英理的表情再度变得恍惚起来,薛天明又笑道,「哈哈哈,忍不住了
吧?现在在你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舔我的鸡巴,你的身体能得到满足;要
么离开离开,然后报警把我抓起来,那样你会空虚一辈子。掌握权在你手里,我
绝对不会强求你,」

  「空……空虚一辈子……天啊,仅仅10分钟我的大脑就要炸掉了……」妃英
理极度敏感的身体,似乎每分每秒都在被自己的衣服挑逗,欲火充斥着她的大脑,
「不行,我,我快要疯了,唔……」

  「快点从了我吧,和你的女儿一样被我肏吧。」

  妃英理咬着嘴唇快速思考着,最终还是认命了,「好,好吧……今天就算老
娘便宜了你。但是我们只不过是一夜情,这之后你一定要放过我和兰,不然我真
的会动用法律的武器,让你好看!」

  说着自欺欺人的话语,也不等对方回应,妃英理便开始手忙脚乱解开上衣的
衣扣,露出里面被蕾丝内衣包裹着的挺翘双峰,完全无暇顾及前夫就在一旁默默
地注视这一切。

  薛天明看着妃英理饥渴的样子,得意地阻止道,「妃大律师等一下,你就这
么急着被我肏吗?可事情没那么简单哦……我想先请英理小姐先为我表演一段脱
衣舞助助兴吧。」

  说着薛天明好整以暇的坐好,分开双腿,抬脚踢了一下毛利兰。毛利兰就顺
从的跪倒薛天明双腿中间,用嘴拉下裤子的拉链,把鸡巴从裤子里解放了出来,
开始卖力的为薛天明口交。

  「你——!你不要得寸进尺!」衣服脱到一半的妃英理听了薛天明的话勃然
色变。身为一名正义感爆棚的律师,被迫在前夫面前,跟一个只见面不到一个小
时的男人发生关系就已经让她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现在竟还要自己像妓女一样
表演脱衣舞,对方的语气还是那么轻蔑,这让妃英理怒不可遏。

  但此时的妃英理的处境其实如鲠在喉,进退两难。眼看着自己终于就要获得
朝思暮想的精液,却在半路硬生生被制止,生理上的空虚令妃英理十分抓狂!她
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尖叫。

  「怎么?你有意见?」薛天明哼了一声,伸手拉住毛利兰的头发把跪在身前
的毛利兰扯到自己身上,毛利兰痛得「啊!」叫了一声。薛天明抬手就甩了毛利
兰一巴掌,「臭婊子,还不快去劝你那个贞洁烈女妈妈?」

  「你不要打我女儿!」妃英理下意识心疼地喊道。薛天明反手又是给了毛利
兰一巴掌,妃英理感觉那仿佛是打在自己的脸上。冒着粉色光芒的「对女儿保护
欲max 」词条,悄然在妃英理上浮现出来并开始生效。

  毛利兰一边呼痛,一边爬到妃英理身边哀求道,这个过程中,她的屁股又被
薛天明重重地踹了一脚,「哎哟……妈妈,你就乖乖地听主人的话吧……不然主
人也会惩罚我,还会把把我的裸照以及野外露出的照片散布到学校,那我以后的
前程就都毁了!!妈妈,请你就救救兰吧!」

  「他,他竟然有你的裸照??」

  「还有……其他的一些不雅照片和视频,当初我不懂事,被主人留下了很多
证据……但是我现在真的没有办法!如果不乖乖听主人的话,他一定会报复我们
母女俩!我实在是没有别人的办法了,妈妈求求了!」毛利兰的话当然是胡编的,
她刚刚被薛天明催眠不到一天的时间,哪里会有这么多的把柄,但妃英理却无法
辨别这些,她只想女儿不收到侵害。

  听见女儿不争气的话,妃英理气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身为母亲的她只能
羞愤的瞪着薛天明不吭声。薛天明算是抓住了妃英理的致命弱点。

  现在对女儿保护欲爆棚的妃英理,虽然恨女儿不知廉耻的行为,但是真要看
着毛利兰受皮肉受苦,甚至身败名裂,妃英理又不由得心软选择地保护女儿,再
加上身体强烈的需求,所以妃英理只能屈服在薛天明的淫威下。

  「可脱衣舞……我……不会……」妃英理羞红着粉脸,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
般低声说。

  「不会不要紧,让你学园祭的舞蹈明星女儿教你嘛!」薛天明戏谑的说道,
同时给了张妍一个眼神,房间里片刻后就响起了激烈的舞曲,「骚母狗兰,去给
你妈妈领舞,好好带带她。空手道和舞蹈本来就是相通的嘛。」

  毛利兰站起身,站在妃英理身前一步的距离,对妃英理说道,「对不起妈妈,
跟着我跳吧,很简单的。」说着就踩起了娴熟的舞步,扭着屁股,开始在母亲面
前展臂甩头的领舞。

  妃英理俏脸煞白的僵立了几秒,贝齿一咬下唇,终于也开始缓缓扭动她惹火
诱人的娇躯。

  「妈妈,我们先热身一下……一、二、三、四……屁股扭起来……前、后、
左、右……没错,就是这样……!」毛利兰一下子变成了一个训练有素的舞蹈教
练,一边身体力行的示范着最标准的舞姿,一边吆喝着节拍兼纠正妃英理姿势动
作。

  妃英理身不由己地照做着,两张脸颊都羞得发烧,薛天明能感受到妃英理内
心强烈的耻辱感。在妃英理看来脱衣舞是一种最不要脸的淫秽表演,过去他们一
家人去泰国旅游时也曾经去看过脱衣舞表演,妃英理那时表示这种事情完全是在
践踏女性的尊严。万万没想到有一天妃英理居然也跳起了脱衣舞,而且还是在自
己女儿的带领下。

  「妃小姐!你给我认真一点,别敷衍了事……要是跳得不好。别怪我对你女
儿不客气!」薛天明看得兴高采烈,一会儿督促着妃英理一会儿喝骂着毛利兰,
还时不时的恐吓她们。这一招果然有用,刚开始时妃英理完全放不开手脚,可现
在为了保护女儿,她不得不豁了出去,强忍着羞耻一丝不苟的学了起来。

  「妈妈,注意模仿我的动作,屁股摇晃得再夸张一点……」毛利兰的舞姿越
发挑逗了,不知廉耻的边跳边大声嚷嚷。现在的她亲情在主人的淫威面前,早就
没有了分量,「还有,两只手要不断抚摸自己的身体……」

  在薛天明的威胁下,妃英理只好含泪照做不误,双手学着女儿,分别在自己
的身上来回移动,同时卖力地扭动着腰肢和臀部。薛天明满意地看到她的臀部缓
慢显现出「脱衣舞娘」的标签。原来就在刚才,薛天明暗地里将妃英理最后仅存
的原本属性「律政达人」也改为了「脱衣舞娘」。至此,妃英理的改造已经完毕。

  随着音乐的节奏渐渐激昂,妃英理的屁股扭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了。每当妃
英理将她修长的美腿高高踢起时,浑圆的大腿绷得笔直,及膝的长裙飘飞开来,
裙下的性感丝袜就全部曝光了,甚至连遮住私处的内裤也都被一览无余。妃英理
用了最大的努力来强迫自己,饱满耸翘的屁股开始激烈的扭动着,双手从小腹处
缓缓地向上滑动,一直滑到高高鼓起的胸脯上,像是欲火焚身般隔着内衣摸着自
己丰的双乳。

  「对,就这样!舞动得热烈些,再热烈些……母女一起跳脱衣舞就是要high
起来才有味道……尽量的high起来……」薛天明兴奋的叫喊着,张妍和毛利小五
也在一旁欣赏着这对母女的艳舞。

  在毛利兰的带领下,跟着音乐,妃英理不由自主的上演着平生第一场脱衣舞。
妃英理胀红着俏脸,乌黑的秀发披散着在肩头飞跃着,已经扭动了一阵的腰身逐
渐灵活了不少,动作不再显得那么僵硬,双手一一抚摸过乳房、大腿、屁股等性
感地带。

  「好,现在你们俩把上衣从背后褪到小臂,让它自己滑下去……脱的时候动
作不能停啊,要继续扭屁股……对了!对……同时还要尽量抖动胸部,把奶子更
夸张的摇晃起来……对,就是这样……好极了,现在开始脱套裙……」

  在薛天明的逐步指挥下,毛利兰和妃英理先后脱掉了上衣,接着是裙子,然
后是高跟鞋和丝袜……很快的,她们全身只剩下性感蕾丝内衣,惹火到极点的身
材曲线毕露的展现在薛天明眼前。

  欣赏着这样两个美女半裸着惹火胴体,只穿着性感内衣大跳艳舞,薛天明只
看得赞不绝口,视线一秒钟也舍不得离开这对母女娇躯。

  「哈……不错嘛,大律师跳得越来越熟练了!」薛天明故意吹着口哨起哄,
「你果然很有跳脱衣舞的天赋,一学就会、一会就精……哈哈哈……」

  妃英理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然而舞姿却片刻也不敢停下,模仿着毛
利兰的动作摘下了自己的胸罩,扬手掷给薛天明。

  薛天明呵呵大笑,接住妃英理的胸罩左闻右嗅,最后还把胸罩戴在头上极尽
猥亵之能事。

  失去胸罩的束缚后,妃英理和毛利兰的胸前更是乳波激荡,两对丰满的大奶
子抖、动得越发剧烈。伴随着眼花了乱的舞步,四颗雪白滚圆的肉团醒目的上下
弹跳着,那种视觉效果简直是令人鼻血狂喷。

  不过薛天明的贪婪目光却扫向了妃英理的下体,妃英理身上最后的遮羞布,
是一条紧身丁字内裤。正面只能勉强遮不住神秘的花园,后面看过去就更夸张了,
只有一根细细的布条陷在妃英理白嫩的臀丘中间,妃英理的屁股可以说几乎完全
赤裸。

  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这场热火朝天的脱衣舞才宣告结束。高亢的音乐声戛
然而止,毛利兰带着母亲妃英理摆出了一个最后的姿势,身子向后仰倒单手撑地,
并把双腿大大的朝薛天明的方向张开。

  「好极了,十分精彩!」薛天明辟里啪啦的鼓掌喝起采来,眼睛却紧盯着妃
英理的私处。这种姿势将丁字裤绷得更紧了,那窄得不能再窄的细布条已经陷进
了肉缝里,象征性的遮羞布只能刚好遮住穴口,迷人的阴唇却被撑开暴露在薛天
明眼前。

  妃英理的整张俏脸都红透了,实在无法忍受这种羞辱,仅仅几秒钟后就站起
身并拢了双腿,同时还本能的用手遮住了私处。可这时,薛天明再也忍不住了,
他拉开妃英理的黑丝袜,露出红色的小穴,里面一张一合的,似乎在邀请薛天明
进去,薛天明深吸一口气,插入了妃英理小穴中,巨大的肉棒透过妃英理的内裤
能够清晰的看到一条巨物在妃英理的私处来回的摩擦着,而妃英理也发出了畅快
的呻吟声,「啊……!!!!」

  看见热舞之后的毛利兰一脸渴求的望着自己,薛天明霸气地说道,「毛利兰,
你继续舔我的脚。还有你张妍,我奖励你尝尝英理小姐的淫液。」

  「好的!」在一旁观战许久的张妍兴奋地爬过来,渴求地舔着薛天明与妃英
理交合流露出的精液,毛利兰也认真的从薛天明脚下一直舔起,拇指中间都不放
过,一直到薛天明的上半身。而薛天明怀里的妃英理完全放弃了挣扎,配合着薛
天明的大力抽插。

  干了妃英理半小时,薛天明终于说道,「妃英理,你老公我要射了。」

  「阿……阿……顶到……顶到子宫了……喔……恩恩……会穿过去……会坏
掉啦……呜……」妃英理不理会薛天明,自顾自地翻着白眼。身体异常敏感的她
已经不知道到达了几次高潮,几近虚脱。

  「真是个痴女啊,哈哈!」薛天明加速冲刺着,「这就是兰出生的地方吗?
真是温暖啊,再为我生个小小兰吧!」

  在薛天明轻蔑的嘲讽中,妃英理一脸疯狂的叫道,「啊啊啊,我要飞了!!!
好舒服啊!!」

  然后,妃英理一脸满足和爱恋的享受着内射,而自己的可爱女儿毛利兰则将
俏脸埋入两人疯狂交合的下体,两手毫无羞耻的伴随着的耸动揉弄着自己刚刚的
蜜穴。

  性交过后,妃英理,毛利兰以及张妍三女虚弱且沉迷地躺在薛天明身边,成
为了他身体与心灵的奴隶。最终三人支撑不住地睡去,薛天明肆意地玩弄着女人
们不同杯罩的嫩乳,一股强烈的征服感涌上心头。

  至此薛天明已经有了三位风格迥异的爱奴。将一匹匹烈马驯服的成就感仿佛
是最令人上瘾的毒品,这段时间的经历令薛天明萌生了收服更多人妻性奴的计划,
【我要更多的人妻,越多越好!全都都成为我的性奴隶!】

  随后,为了方便日后的调教,薛天明唤回了毛利兰的表人格,并且让她认为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睡觉。而至于妃英理,为了防止她在外人面前穿帮,薛天明恢
复了她的基础属性,出于自己的私心,薛天明又修改了两条:【忠犬(仅对薛天
明)】,【丝袜高跟癖】,于是妃英理的属性变为了,

  妃英理:律政达人,精液上瘾,忠犬(仅对薛天明),丝袜高跟癖

  薛天明对这对极品母女俩十分地期待,同时他对自己的手机有了更多的兴趣,
【真是一个神器啊,这东西居然在李小卫那小子手里……现在我拥有了它,我要
收服更多的人妻,成为一名「人妻催眠猎手」。】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