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的美母教师】(改编第45章)

  • 【小西的美母教师】(改编第45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山河
2019年8月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670

               第45章

  在教室里做着题,我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那种感觉就好似最亲近的东
西将要离我而去一般。于是做题的思路全乱了套,书更看不进去了,好不容易挨
到下课。我急匆匆的找到小静,把她拉到教学楼前学生相对较少的小花园,不由
分说的将她抱在怀里。

  小静被我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但也没有抗拒,任由我这么抱着,好一
会,才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小……小西,我快喘不上来气了。」

  「哦!」我才反应过来松开手,同时警觉的向周围看了一圈,毕竟我和小静
的这种关系在高中校园里还是被老师和家长当做洪水猛兽一般存在的。确定周围
没有教务处的老师在,我才放下心来,脸颊有些发烧,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看着小静。

  「出什么事了么?」感觉到我举动的异常,小静关心的问。

  「没……没什么,就是……就是想你了呗,嘿嘿!」把小静的手握在手心,
我顿时感到拥有了全世界,刚才的烦躁心情一扫而空。

  「傻样,咱们两个班离得又不远,刚才抱得那么紧,还怕我飞了呀?」小静
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那也想啊,我希望你就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想看到就随时能看到。」
我忽然想起了一句电视剧台词,记得第一次看的时候还觉得这句话肉麻到身上直
起鸡皮疙瘩,但现在我却感觉这句话最能代表我的心意。

  「哼,谁知道你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假心话?」小静故意撅起小嘴,模样可爱
极了。

  「我……我说的当然是……是真的。」我不由得看得痴了,说话都有些结巴
起来。

  「好啦好啦,就姑且相信你吧,笨蛋。」看到我有些窘迫的样子,小静露出
甜美的笑容,「你来找我真的没事?」

  「也算是有吧……」我的头脑闪过一个念头。

  「什么事……呜……」小静的话被我嘴唇堵回了嘴里,表情由吃惊慢慢放松,
接受我突然深情的一吻。

  「咳……咳……」就在我的舌尖想要撬开小静嘴唇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清
嗓的咳嗽声,吓得小静急忙把我推开。我也被惊得连忙回头看向声音的出处。

  「死胖子,你他妈的,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等看清了身后的人,我顿
时怒发冲冠,掐死他的心都有,是刘安。

  「吓死人?大才子你原来还知道害怕的啊?知不知道刚才我过来的时候看到
谁了?教务处的李阎王,刚从你这边巡视完。」刘安气喘吁吁的说道。

  「李阎王?不是说他去国外看病了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和小静触电似
的一下子分开一米多远。

  李金贵,教务处主任,30岁的年龄偏偏着急长成了50岁的相貌,接连谈
了几个女朋友都被劈腿了,所以一直单身。这牲口可算是我们学校的一朵奇葩,
曾经在学校里创下过一天抓到十六对早恋同学的记录,被抓到的同学从请家长开
始,写检查、大会点名通报并且在会上朗读检讨书,弄得有几名女生差点就退学
了。此事之后,学校的早恋现象被一刀切的剔除了个干净,连其他的违纪行为都
明显减少。男生们背后都称呼他为李阎王,半年前听说他因为个人身体原因去了
国外治病,没想到居然回来了。

  不过学生之间还流传出另外一种说法,李阎王并不是因为长得老才被女友甩,
而是因为——小鸡鸡。男生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当然也可能有一定的真实成分在
里面,据说有的男生在卫生间里遇见过李阎王,其下身和牙签没什么两样,还短
得可怜,名副其实的小鸡鸡,以至于出去嫖娼就连小姐都嘲笑他,甚至给他打折。
所以我听说他对于早恋的学生处理得如此之狠,是因为生理原因导致的心理失衡
外加扭曲变态。

  而这次出国,李阎王是花了大价钱去泰国做一种皇家秘传的接屌术。虽说不
知真假,不过想想就觉得恶寒,若是成功了到还好,若是不成功的话,李阎王岂
不要直接改名叫李莲英了?

  「大才子,他都出去半年多了好吧,再不回来就该开除他了。」刘安撇了撇
嘴说道。

  「小西,快到时间了,我先回教室,你们俩也快点回去吧。」刘安的出现另
小静觉得十分尴尬,且还听说李主任刚刚在这边巡视过,于是小静对我说到。

  「好……好吧,你先回去,等晚课结束了我再去找你。」我看了刘安一眼,
有些不舍的说道。

  「嗯,拜拜。」说完,小静快速的离开了。也难怪,李阎王的名头在我们学
校足以震慑任何一对相互喜欢暧昧的男女生。

  「死胖子,看什么呢?挤眉弄眼的到底什么事?要是说不出原因看我不揍扁
了你!」我对着刘安示威的挥了挥拳头。

  「大才子,我发现你的陈静同学真是越来越标致了。」看着小静远去的背影,
刘安似乎意犹未尽的说道。

  「那是当……你什么意思?」听到自己的女朋友被夸奖,我的心里禁不住美
滋滋的,但忽然觉得刘安这话风有些不对,顿时瞪大了眼睛。

  「嘿嘿嘿,我能有啥意思?只是发自内心的称赞一下而已,你先把拳头收起
来好吧?」看着我已经作势打出去的拳头,刘安缩了缩脖子,「实话和你说,自
从看了那个作者的姨妈之后,我对这种小女生实在提不起兴趣了,再说了,你的
女朋友别人都看不上的话,那只说明大才子你的眼光有问题,对吧?」

  「额……倒也是。」感觉刘安的话也不无道理,我点了点头,「你来找我到
底什么事?没事我可回班级了。」我低头看了看手表,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了。

  「跟我来!」刘安快速的四下扫视一圈,发现周围已没有别的同学,拽着我
向教学楼相反的方向跑去。

  「去哪?」感觉刘安似乎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我随口问道。

  「宿舍楼后的……体育……器材室。」只跑了几步,这个死胖子就上气不接
下气的喘了起来,本来他带着我跑却变成了我连推带拉着他,绕了一大圈终于跑
到了刘安说的器材室外面。

  这是教室宿舍楼后的一间二层小楼,一层是水泵房,二层以前用来做体育器
材室。但由于来这里取需要绕过学生和教师两个宿舍楼不太方便,因此体育组的
老师就将小件的器材直接放在了办公室,而这里用来摆放大型的器械,学校里废
旧的桌椅或其他物品也都会临时存放在这里。久而久之,这里也就变成了一个小
型仓库。

  「来这里干嘛?脏兮兮的。」推门进到小楼一层,一股尘土的气味扑面而来,
呛得我连忙捂住了嘴。

  「嘘……别说话,你听。」刘安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我马上闭起嘴巴仔细听了听,可除了泵房里机器工作时嘈杂的轰鸣声之外实
在听不到别的什么动静。

  「死胖子,听个毛线?」我有些恼怒,不轻不重的给了刘安一巴掌。

  「别出声,跟我来。」说完,刘安依旧比划着禁声的手势,带着我蹑手蹑脚
的走上了楼梯。

  「骚屄,贱货,非要多找几个人干你才老实,妈的,给脸不要脸。」很快,
我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跟着是一个女人呜呜咽咽的呻吟和喘息的声音。

  「是……李欣?」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刘安。

  「还有谁能在这干这种事?」刘安小声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

  「这小子在网站上直播呢。」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那这个女人是……」虽然我几乎可以认定,但
还是有些怀疑的问道。

  「苏老师呗,直播里都露脸了。」

  「我操,那这让苏老师以后还怎么做人?」看到刘安的眼睛里散发出淫邪的
精光,我的内心莫名的生出一丝愤怒。

  「先别说话,跟我来。」

  我和刘安走上二层的平台。为了方便向屋内搬东西,二楼的门板已经被卸下。
好在那些破旧的桌椅已经堆放到了门口,我和刘安躲在一张旧课桌后面向屋内看
去:屋子中间摆着一张跳高用的海绵地垫,一个细腰、翘臀、长腿但近乎赤裸的
女人跪趴在上面,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

  毫无悬念,这女人我和刘安都非常熟悉,是我们的班主任——苏颜。苏老师
的两手被反绑在背后,上身被压下,这样的姿势令苏老师雪白的美臀撅起,身后
的男人两手抓着臀瓣扯开,粗大的肉棒在苏老师湿润的阴道内进出着。由于是骑
跨在苏老师的美臀上,男人每次挺动下身都好似下蹲,这种自上而下的姿势令男
人的胯骨甚至卵蛋都重重的击打在苏老师的臀肉上,发出「啪、啪」的声响。这
番景象,就好像我在乡村的爷爷奶奶家看到的用风箱生火做饭,把风箱里那根粗
长的木棍缓缓抽出来,再用力插进去。只不过现在「风箱」变成了苏老师,「风
箱」洞变成了她的蜜穴,那根长木棍则是男人粗大的肉棒。

  与蜜穴中肉棒的抽插交替进行的,苏老师的面前还跪着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
两手伸到苏老师的身下揉搓着吊垂着的美乳。苏老师的头被压在男人的双腿之间,
男人的腰部向前不停的猛挺,粗大的肉棒在苏老师的小嘴里快速的抽动,苏老师
的小嘴被男人的肉棒撑得满满的。房间里两个男人野兽般的吼叫谩骂声此起彼伏,
其中还夹杂着苏老师含糊不清的「呜呜」呻吟声,和肉与肉碰撞到一起时「啪、
啪」的声响。

  「肏……肏死你个婊子,刚才干你的时候还装贞洁烈女,现在被大鸡巴一捅,
看你还装不装,操……」骑在苏老师身后的男人,一边用力挺动着腰身,一边骂
着粗俗的言语。

  「三哥,你可得轻点,万一玩坏了,李少可要怪罪的,再说这么白白嫩嫩的
身子咱们兄弟也得多爱惜点不是?」享受这苏老师口交的男人阴阳怪气的语调劝
说着,但下身的肉棒却始终没离开过苏老师的小嘴,反而一边说着一边更加用力
的挺了挺下身。这几下动作令他的肉棒直接捅进了苏老师的喉咙深处,苏老师禁
不住一阵阵干呕出声,一大股粘稠泛着泡沫的口水从嘴角溢出,呛得眼泪都流了
下来。

  「哈哈哈哈,你说得对,这学校的女教师确实那些街边的残花败柳强太多了,
真他妈爽!」苏老师身后的男人接口继续说道……

  看着李欣站在旁边一脸嘲讽拿着手机拍摄的样子,再低头看到苏老师被两个
男人轮番蹂躏着的凄惨模样,我心里对苏老师的怜悯之情一点点放大开来,上课
时那股莫名的烦躁再一次涌起。我再一次看向地垫上已经让我提不起任何兴趣的
淫靡场面,恰巧看到苏老师的眼神划过了门口这边。不清楚苏老师是否看见了我
和刘安,但我分明从苏老师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无助甚至绝望。

  「走了胖子!」心中那股烦躁感越发膨胀,我丢下一句话,转身准备下楼。

  「别啊,大才子,我还没看够呢,多爽!」刘安似乎没感受到我的情绪变化,
意犹未尽的劝我道。

  「妈的,不说苏老师是不是咱们班主任,就算看到个陌生女人被人这么糟蹋,
你心里很过瘾是么?死胖子,你心里真他妈阴暗。」我狠狠的说完这句话,头也
不回的下了楼。

  「哎……大才子,别……哎……」看到我真的生气了,刘安也不知道该说什
么,留恋的向房间内又看了几眼,刘安紧跟着我出了器材室。

  「田西?你怎么了?」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刘安怯生生的问了我一句。

  「没什么,只是觉得苏老师怎么说也算是美女级别的,李欣自己玩弄也就算
了,可是居然让那么粗俗不堪的人也来染指……我这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不说
怜香惜玉,就拿苏老师作为咱们班主任,对咱们还是挺好不是么?」我平复了一
下心情,言辞恳切的对刘安说道。

  「额……也是,怎么说这里也是学校,万一被哪个嘴长的人看了去,像你说
的,苏老师就没法做人了。」刘安显然同意了我的说法,点了点头。

  「不过,李欣今天的做法可有点反常,按说这小子以前虽然混账,但也没在
学校里做过这么明目张胆的事情。」刘安有些不解的继续问我道。

  「额……」刘安的话,让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对了,我记得你中午说李欣前阵子家里管的很严,而且苏老师最近也不怎
么听从他的摆布了,是吧?」刘安忽然问道。

  「对啊,他还说这几天要找人把苏老师干服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行动了。」

  「如果真像李欣自己说的那样,他现在的做法就不难解释了。」刘安看了我
一眼说道。

  「泄欲、报复?」从刘安的眼神中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不全对,还有拉拢,或者一些别的什么原因,刚才那两个人你看到了吧?
我在提到的那个俱乐部里面见到过。」刘安想了想说道。

  「哦!」刘安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虽然李欣很混,但毕竟是个学生,哪能
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找来这种混社会的人。

  「可我心里还是不爽,妈的中午才跟我说最近他家里管得严,结果晚上就干
这种事。」我愤愤的说道。

  「他不是和你说要把苏老师干服了么?晚上就动手了呗!」刘安抬头向楼上
的房间看了看。

  「滚!」我有些不满的骂了刘安一句。

  「大才子,我们现在干嘛?回教室还是回去接着看戏?」刘安露出一个猥琐
的笑容,但看到我一瞪眼睛,马上把笑容收了回去,「算了,回教室吧,现在回
去也没什么看头了。」

  「不行,我得想办法把苏老师救出来,或者怎么说也得教训那傻逼一下。」
我想了想,下定决心的说道。

  「啊?不会吧?楼上那俩人可不是善茬,就算咱俩一人能对付一个,你能保
证李欣不在背后打闷棍?」刘安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我。

  「对付三个人是不行,但要只剩李欣一个人了呢?」我给了刘安一个奸诈的
笑容,「而且不用面对面,他会打闷棍,咱们就不会么?」

  「不愧是大才子,高,实在是高。」刘安顿时明白了我的意思,竖了竖大拇
指。

  「那我们现在?」

  「等。」

  果不出我所料,半个小时以后,李欣找来的那两个人一起从器材室里走了出
来,边说边走。

  「哈哈,真他妈爽,这女老师干得浪起来,比街边那些妓女还骚。」

  「可不嘛,我在那婊子的骚逼里射了三次,嘴里射了一次,都他妈快给我榨
干了,现在走路都脚软。」

  「你他妈那点出息,以前李少把这个娘们弄到场子里,玩过好几把大锅肏,
老子早就玩得有点腻了。」

  「那几次我不是没赶上嘛,你少装逼,刚才我看你也没嫌弃,肏那女老师的
时候比我还来劲呢。」

  「这不是在学校里嘛,别有一番风味。」

  「不过话说回来,还真像李少说的,这个娘们怎么玩都玩不出那股子骚劲出
来,总感觉少点什么。」

  「有个能白肏的逼就不错了,你怎么还挑肥拣瘦的?」

  「你不懂,女人还分三六九等呢,你还记得今天学生返校时咱俩在教学楼门
口遇到的那个女老师么?刚才还跟李少提起,但李少没在意的。」

  「记得记得,刚才肏逼的时候我还惦记着她呢,那对大奶子一走一颤悠,那
大屁股扭得……啧啧。」

  「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那股子骚浪劲简直铺面而来,那才叫极品骚的女人,
现在想起那小模样我心里还痒痒。」

  「你还别说,从那个女老师身边走过的时候,我闻到一股香味,还以为是她
用了什么特殊的化妆品呢,结果我的鸡巴当时就硬了。」

  「不懂了吧,根本不是什么化妆品,那是体香,说明那女人身上能散发出一
种狐狸骚味,专门勾引男人的,」

  「我操,那岂不就是传说中的狐狸精了?按说也是,身材那么好来当老师实
在可惜,要是那大屁股一撅,骚屄和浪屁眼不一定会榨干多少男人,还有那张小
嘴,能吃精液吃到饱。」

  「要是李少能把那个女老师弄来大锅肏,我肯定射她个十发八发的,那大奶
子大屁股就够玩上一个星期的,非肏到她哭天喊地、口吐白沫翻白眼,哈哈!」

  「我以前听李少说,这世上有一种骚媚到极致的女人,天生就是个装精液的
肉壶,这辈子也注定了是大鸡巴的奴隶,被男人肏得越多就越骚,到后来别说男
人了,就连有些女人甚至只要长鸡巴的动物看了她都会动心。」

  「我也听说过,那种女人叫什么……媚骨天生,可惜咱玩过那么多小姐,一
个也没见到过。」

  「傻逼,那种女人只能是良家少妇,把淫欲潜藏在身体里需要一点点被挖掘
出来,就像咱俩说的这个女老师,我敢保证她就是李少说的那种女人。」

  「哎……你不是还听到那个女老师叫什么名字了么?」

  「好像叫什么纪……蓉,对,叫纪蓉,别人都叫蓉老师的。」……

  看到两个人越走越远,直到拐过宿舍楼不见了,我和刘安才从小楼后走了出
来。

  「哎……大才子,你刚才听到没?」刘安眼里泛着精光问道。

  「听到什么?」我的大脑都在思索着一会怎么打李欣的闷棍,所以对两个人
的谈话一点也没听进去。

  「刚才那两个人谈论的咱学校的女老师啊。」看到我并不感冒,刘安有些泄
气,「真想见见他俩说的那个蓉老师,不知道是不是咱俩以前遇到过的那个。」

  「你说什么?」听到刘安一直自言自语的,我把注意力转向他。

  「我说真想见见刚才……」

  「见什么见,该让李欣那小子见阎王去了,走了。」我打断刘安的话,转身
冲进小楼。

  「啊?见阎王?你不会是要杀人吧?」听了我的话,刘安有些吃惊的看着我。

  「嘿嘿,你猜,胖子快来。」我对刘安招了招手,刘安紧跟着我又回到了二
楼器材室的门口。

  只见苏老师瘫软在地垫上,被两个大男人轮番折磨了这么久,苏老师已经连
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趴在那里任由李欣的摆布。

  「骚货,这回爽了吧?我告诉你,下回再拽,我还不把你带到会所了,在学
校操场就把你大锅轮了,」李欣一边骂一边把手机收好,拿出一小瓶药膏模样的
东西。

  「不要……呜……求求你……别再干我了……我受不了了……呜……以后
……以后我一定听你的话。」苏老师哭泣着哀求李欣。

  「放心,你的骚逼都被干肿了,我不会再玩了,你的屁眼还没被人玩过吧?
今天正好给你开个苞。」李欣抓揉着苏老师的臀肉,淫笑着说。

  「不要……啊……求你……屁眼……屁眼不行……求求你不要再干了……嗯
……我会被干死的……」听到李欣的话,苏老师被吓得浑身颤抖,想要挣扎着爬
起来,却被李欣牢牢的控制住。苏老师毕竟是个女人,平日里都不是李欣的对手,
更不用说现在还处于半虚脱的状态。

  「没事骚货,我今天特地带了『春欲』过来,一会给你抹一点,保证让你欲
仙欲死求着我肏你,哈哈。」说完,李欣直接骑坐在了苏老师的美臀上,快速的
脱掉裤子掏出早就一柱擎天的肉棒,拧开那瓶药膏准备涂抹在自己的大肉棒上。

  「就是现在了。」看到李欣全神贯注于被他压在身下的苏老师,我小声的跟
刘安说道。然后抓起一根事先选好桌子腿,轻声但快速的跑到李欣身后,可空旷
的房间里脚步声还是引起了李欣的注意。

  「是谁……哎呀!」就在李欣回过头看到我之前的一瞬间,我挥起木棍直接
打在李欣的脑袋上,李欣惨叫一声栽倒在旁边昏了过去。

  「我操,你动手也太快了,事先跟我通个气啊。」刘安跑过来说道,眼神却
盯着苏老师曼妙赤裸的美肉。

  「胖子,别他妈看了,赶紧帮忙。」我快速的脱下校服外套披在了苏老师身
上。听了我的话,刘安也脱下外套盖住苏老师的下身,不过眼神从来就没离开过
苏老师的身体。

  「死胖子,你他妈看够了没有?」看到刘安眼神中流露贪婪的神色,我禁不
住骂道。

  「哦,看……够了!」被我戳破,刘安也显得十分不好意思,仓促间看向旁
边,却和我一样不约而同看到了李欣退到一半的裤子以及裸露在外面还在勃起的
肉棒。

  不得不说,李欣没有吹牛,下身的那根硬起来后有20厘米长,足有5厘米
粗。我又回想起那次在卫生间偷看到秦树手淫的样子,貌似比起秦树的那根,李
欣有过之而无不及。更令人感到诧异的是,李欣的肉棒勃起后向上弯起一个弧度,
紫色的龟头如乒乓球一般大小,足以令任何一个被他玩过的女人为之疯狂。

  「妈的,看着就来气!」回头看到苏老师可怜的样子,我头脑一热,拎起桌
子腿对准李欣的下体准备狠狠的来一下。

  「大才子,你要干嘛?」刘安一把拉住了我,「你这一棒子下去,这小子不
死也残了,闹不好会出人命的。」

  「那总不能便宜了这个傻逼。」我愤愤的说道。

  「算了吧,今天差不多了,别忘了咱俩回来的主要目的。」说完,刘安向旁
边摆了摆头。我才想起苏老师还在一旁。

  此时苏老师已经翻过身来躺在那里,因为校服上衣还是有点小,无论怎么动,
苏老师都会走光,所以只能静静的躺在那里,泪水顺着眼角流下。那种获救后的
喜悦、被发现隐私的羞耻乃至绝望,多种矛盾的心情掺杂在一起,我想此刻的苏
老师除了哭泣,已没有别的宣泄渠道了。

  场面突然有些尴尬了起来,我和刘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接下来
该怎么做了。僵持了十几秒,我忽然想起个电视剧里的桥段,俯身将苏老师横抱
了起来,好在苏老师并不是很沉,经常锻炼的我臂力还能承受得住。可无论我怎
么小心翼翼,让校服搭在苏老师身上,通过刘安眼中闪过的一丝精光,还是能知
道苏老师雪白的美臀肯定露在了外面。似乎感受到我内心的不忍与怜悯,苏老师
伏在我的怀里大哭起来,虽不出声,但浑身的抽搐程度却能让我和刘安真切的感
受到她曾经经历过什么。

  「小西,能帮我把我的衣服拿过来么?就在那边的角落。」在我的怀里哭了
几分钟的时间,苏老师嘤嘤的抽泣着小声说道。

  「我……去,我去找。」看到我抱着苏老师走不开,刘安很有眼力的自告奋
勇去找衣服。

  看到刘安走开,苏老师似乎感到被我这样横抱在怀里实在有些不合适,想要
自己挣脱开来,动了一下才发现盖在身上的校服实在是小得捉襟见肘,无奈只好
继续这么让我抱着。可这样一个动作令我的右手险些勾不住苏老师一双美腿的腿
弯,很自然的向上移动了一下,使右手掌直接抚摸到了苏老师裸露在外的臀瓣,
我的手指不自然的动弹了几下,臀肉入手一瞬间的感觉皮肤光滑、臀肉柔软。我
尴尬的想要移开右手,不料盖在苏老师上身的校服有滑落的趋势,右手动弹不得,
我只能左手更加向上伸出以便兜住苏老师的娇躯,而眼看着校服滑落,两只手挪
不开我下意识的低头张嘴想要把校服咬住拽回来。可我低估了校服滑落的速度,
怀里抱着这么一个近乎赤裸的美女,令我的反应速度大大降低。于是我的嘴和左
手直接触碰到到了苏老师的肌肤,我的左手直接扣上了苏老师的左乳,更糟糕的
是苏老师的右乳被我直接含在了嘴里。

  「嗯……小西……不要……啊……你快……快吐……吐出来……嗯哼……」
苏老师一声娇吟,娇躯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挣扎的动作导致我的左手抓得反而更
紧,直接抓揉着苏老师白嫩的乳肉,而我从抱起苏老师那刻起就蠢蠢欲动的小弟
弟一下子硬了起来,顶着裤子涨得生疼。

  「我勒个去,大才……不是……田西……同学你也太狠了吧?」听到苏老师
的声音,刘安回头正好看到了我一口叼住了苏老师的美乳,惊得他说话都结巴了。

  「没……没有……不是你想的……老师身上的……衣服掉了……」我连忙吐
出苏老师那已经变得硬挺娇艳欲滴的乳头,拼命解释着,说话的同时左手也尽量
放开。可美乳入口时那种与用手抓揉着完全不同的柔嫩质感却在我的脑海里久久
不能忘却了。

  「哦?哦……」刘安偷眼看了看已经赤裸在我怀里的苏老师,而后意味深长
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分明流露出我就是故意的的深情。此时,我和刘安都不知
道该说点什么,时间仿佛定格了一般。

  「嗯……刘……刘安……能把衣服递给我么?」器材室里的灯早就坏了,借
着从窗口外面投射进来的灯光,我看到苏老师的俏脸已羞得如红苹果。看到我和
刘安一时不知所措起来,自己还赤裸着被我抱着,虽然感到羞耻,但苏老师的头
脑一点点的镇定下来,小声说道。

  「哦……好……好的……。」盯着苏老师的美肉有些发呆,作为学生,刘安
听到老师的要求还是马上给出回应,将手里的衣服抖干净尘土,递了过来。

  「田……田西……放我……放我下来……好么?」和刘安说完,苏老师转过
头刚触碰到我的眼神,就连忙低下头,带着恳求的语气小声说道。

  「哦……哦……」我连忙俯身把苏老师放下来。

  「可是老师……你的……你的内衣被他们……扯坏了。」看着我的动作,刘
安的眼神始终都盯在苏老师的身上没有移开。

  「嗯……没……没事的。」苏老师始终低头小声回答着。

  「我说死胖子,看够了没?咱转个身呗!」看到苏老师接过刘安手中的衣服,
我一把拉过刘安,背对着苏老师站着,这个时候我想苏老师是渴望被尊重,至少
需要被我们这两个学生尊重的。

  可我和刘安的面前却出现了那个还光着屁股,挺着一根勃起生殖器的傻逼—
—李欣。

  「他怎么办?」刘安努了努嘴说道。

  「我也不知道,刚才要不是你拦着,我还还真想一棒子下去废了他的『作案
工具』,」此时的我也逐渐恢复了冷静,却也想不出接下来的善后工作怎么做了,
「现在我也不知道了。」

  「要不,我们拍两张照片也威胁他一下?」刘安拿出手机递到我眼前。

  「算了吧,你手机里存着这个傻逼的裸照?你不嫌恶心。」我把手机推了回
去,「让这货自己在这待着吧,等会醒了估计他自己会走的。」

  「好吧,对了大才子,你刚才冲进来打晕他之前,这小子没看到你是谁吧?」
刘安突然想起了什么,皱着眉头问我道。

  「应该没有看到,我动作挺麻利的。」我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可思绪
总定格在含住苏老师美乳时嘴里的柔嫩质感,「应该?」刘安瞪大了眼睛。

  「我也不知道,他还没来得及转头,我棍子就到了,我想……大概……肯定
……一定……没看到,对,没看到。」我有些心虚的肯定着自己的答案。换来刘
安一脸无奈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躺在地上半裸着的李欣。

  「咦,这是什么?」我弯腰捡起掉落在李欣手边的那个玻璃瓶,打开后里面
装的是黑乎乎的类似药膏的东西,且只剩下多半瓶。

  「哎,别动。」我正想放在鼻子下面闻一闻,被刘安拦住。

  「怎么了?」看到刘安有些紧张的神情,我纳闷的问道。

  「这个东西是……」

  「是什么?」回想起李欣被我打晕前拿出这个东西所说的话,我似乎猜到了
手里的东西是什么。

  「算了,告诉你吧,是媚药,就是我之前和你说起过的,李欣他们经常用的
催淫药。」刘安看到我一副不问明白不罢休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

  「那不是给女人用的么?怎么我闻一下都不行?」虽然心中充满疑问,但我
还是将盒盖拧紧了。

  「这个和他以前用的那些不太一样,是这小子花了大价钱从国外买回来的新
产品,只有两瓶。」刘安说道。

  「只有两瓶?这是其中之一?那我们岂不是赚到了?」我饶有兴趣的翻看着
手里的小盒子,借着窗外微弱的灯光看到盒盖上画着一个摆着风骚诱人姿势的赤
裸女人,能看清的文字全都是日文,「可怎么全是日语?这傻逼能看懂么?另外
药膏不都是白色的么?这个怎么是黑色的?」

  「大才子,我真是服了你了,他看不看得懂有必要么?会用就行了呗」。刘
安无奈的解释着,「这里太暗,实际上这个药膏是墨绿色的,所以这款催淫药也
叫『绿毒』,并不是只有这种颜色一款,而是一个系列,其中颜色越深纯度越高,
药性也越强,最普通的是那种淡绿色半透明膏状的,没准你去哪个情趣用品店里
都能买得到,不过国内大多是高仿或假的,你手里的这盒是『绿毒』的最新产品,
看颜色你也能猜到药性有多猛烈了。」

  「有这么邪乎?我读书少,你别蒙我好吧?」我轻蔑的撇了撇嘴,不过还是
把那瓶药膏递给了刘安。

  「我也是听说,这种药膏只要涂抹少许在女性身体尤其是敏感部位的肌肤上,
极易被毛孔吸收,且直接作用于身体,几分钟之后药效就会产生,而且这款新产
品提纯并融合了国外的一种禁药L。S。D的化学成分,将原本L。S。D的服
用变为外用。」

  「L。S。D?那是什么东西?」我疑惑的问道。

  「是一种致幻药物,你知道在国外很多地方尤其是美国,贩毒违法,吸毒是
不违法的,但是这种药物却被列入危险品,严令禁止贩卖和使用,一旦违反的话
罪名比贩毒还要重,但药物本身除了令服用者产生强烈的幻觉外,还能激发服用
者爆炸式的性欲,足以让一个坚定的淑女片刻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

  「真的假的?那这药的全称叫什么?就这三个字母不成?」我大概有些明白
了,但还是想问个究竟。

  「全称可长了,我没记住,你回去上网查一下就知道了,包括化学分子式都
有,但是具体的化学成分还不知道,不过可以知道的是,这个绿毒提取的是该药
物中激发性欲的那部分药物元素,所以……我也和别人打听过,这个新生产出来
的绿毒不同于以往,刚被研发出来就被日本政府列为了违禁品严禁在市面上出售,
也不知道李欣这小子通过什么渠道弄来的。」刘安越说声音越小,到后来只用我
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没准在国内被禁,转而在国外销售呢!」我明白刘安是不想让苏老师听到,
也跟着压低声音。

  「倒也有可能,本来岛国人民就比较变态」。刘安点了点头,「不过就算是
对国外销售也得是秘密的,不经过正常渠道的,所以说这小子能弄到两盒也很了
不起了。」

  「这傻逼也没用过几回,我看那瓶子里还有一多半。」我看了眼躺在地上的
李欣说道。

  「大才子,这种东西只要用一点就足以让女性发疯了,另外我听说这种含有
L。S。D禁药成分的新产品,一次性用得过多的话,淫药会在女性体内残留,
这也是为什么岛国政府把它列为违禁品的原因。」

  「残留?那会怎么样?」

  「大才子,你真是个只读圣贤书的好学生,残留会怎样?会变成在女性体内
的淫毒,将女人生理欲望和身体敏感度提升数十倍」。刘安继续说道,「到时候
就真的变成比妓女还要淫贱和风骚的荡妇了。」

  「哦,那我闻闻怎么还不行?」我表面装作镇定,心里却暗暗吃惊,李欣这
小子真他妈的不地道,用了的那小半瓶药膏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今天要是给
苏老师用了绿毒,苏老师以后就算彻底毁在了李欣手里。

  「这个药不单单作用于女人,男人涂抹在生殖器上的话,效果不次于伟哥或
印度神油之类的壮阳药,连气味都产生药效。」刘安看了我一眼说道。

  「难怪这个傻逼把药涂抹在自己身上,原来是想事半功倍。」我默默的说着,
似是自言自语,似是回答着刘安的话。

  「你刚才没闻到吧?」刘安忽然闻到。

  「闻到一点。」

  「啊?」刘安瞪大了眼睛。

  「离得那么近,怎么可能闻不到?不过挺好闻的,有一股甜腻的香味。」我
如实的说。

  「完了,我敢保证你今天晚上想睡觉都难,你看,你看,现在都有反应了,
我要换寝室!」刘安指着我支起帐篷的下身笑道。

  「滚!」我直截了当的骂道。

  「嗯……咳……」身后传来轻微的几声咳嗽,我和刘安同时转过身,发现苏
老师已经穿好了衣服,只是布料已经褶皱不堪,有几处还沾着尘土,苏老师的样
子虽然有些狼狈,但是相比之前的赤身裸体已经好得太多。

  「苏……苏老师,那个,这节自习都快下课了……我们俩该回去……要是被
教导处老师抓到旷课就不好了。」我们三个人面面相窥了尴尬了半天,终于刘安
先开口打破了僵局。

  「嗯……是该回去了。」苏老师若有所思的说道。

  「老师……你……你要回宿舍么……我和刘安……送你回去吧!」看到苏老
师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我忽然有些心疼的说道。

  「嗯!」苏老师轻声应了一句。

  「我觉得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比较好,待会这货要是醒了可就……」看到我
和苏老师只是说话却都站着不动,刘安指了指还躺在地上的李欣提议道。

  「对!」听了刘安的建议,我顿觉有道理迈步向门口走去。

  出了器材室,走到宿舍楼的拐角,苏老师突然站住不动了,我和刘安疑惑的
停住脚步看向苏老师。

  「田西……刘安,能不能答应老师一件事?」想了好一会,苏老师低着头轻
声的说道。

  「行,苏老师,你说吧!」我隐约猜到苏老师会说什么,肯定的答应下来。

  「嗯……今天……今天的事情……能不能……能不能不要……」

  「放心吧苏老师,今天的事情除了我和刘安,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对吧
胖子?」看着苏老师欲言又止的样子,我顿时明白了她想说的是什么,用手碰了
一下刘安。

  「对,田西说的就是我想说的,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什么都没有看
到。」心领神会的刘安立刻信誓旦旦的说道。

  「谢谢,谢谢你们!」听了我和刘安的表态,苏老师眼圈又红了,说话也哽
咽起来。

  「不过那个傻逼……」刘安说着回头向器材室看了一眼。

  「放心,今天他出糗出大了,光着屁股被人打了闷棍,你想他会对外宣扬自
己的糗事?」我拍了拍刘安的肩膀。

  「倒也是,传出去名声就毁了」。刘安点了点头,「苏老师,这个东西还是
交给你处理吧,田西我俩回教室,拿着这个东西不好办。」说着,刘安将从我俩
从李欣那里捡来的那盒『绿毒』递给苏老师。

  苏老师接过那瓶媚药盯着看了一会,收在口袋里。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
种鄙夷和怨恨,貌似还有点别的什么东西,实在猜不出来了。

  「你们……快回去吧,若是遇到教务处的老师,就说是我叫你们出来的。」
苏老师整理了一下情绪,慢慢恢复到往日干练的模样。

  「好的,那我们回去了。」看到苏老师已无大碍,我和刘安应了一声离开了。

  看到我们两人走远,苏老师看了看身后几乎令自己尊严尽失的小楼,各种各
样的思绪涌上心头,转回身默默走向教工宿舍楼的门口。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