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掌门】第二章

  • 【我是掌门】第二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行三
2020/10/30独发于第一会所sis001
请勿转发
字数:5634

  自打王小乙记事以来,从没听过张婶子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眼前发生的一切,
远远超出了王小乙的思考能力,让他感到莫名的恐惧,拔腿便跑。他跑了很久,
看看周围,却认不出这是什么地方。他这才想起来应该去找张小花,张小花在什
么地方呢?这里又是哪里?他从小在这里长大,闭着眼也能在附近乱跑,怎么会
有自己不认识的地方。这一天当中,发生了太多他无法解释的事,只有用做梦才
能解释,因为只有在梦中,一切事情才不需要任何逻辑。

  王小乙屏气凝神,想从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他还听到了细微
的哭声,顺着哭声,王小乙找到了蹲在草丛里哭泣的张小花,却发现自己想不到
该说什么。

  张小花哭了很久。她并不想哭这么久,她一直在等王小乙来找自己,但直到
此刻才等来。她的双眼已经哭肿,此刻擦擦眼泪,努力睁大眼睛看清眼前的王小
乙。

  王小乙这才想到要说什么,走到张小花面前,讷讷地说:「我看到那个下人
正在欺负张婶子……」

  但怎么欺负的张婶子呢?王小乙不知道,也说不出口。

  张小花站起身抱住王小乙,眼泪又流了下来。哭够后,她松开王小乙,沙哑
地说:「要是你再大十岁就好了,那我们两个就可以私奔,再也不去管这些事。」

  张小花的个头不高,王小乙从来没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听张小花这
么一说才想起来,张小花比自己至少要大十岁。张小花看了王小乙许久,突然解
开了自己的上衣。王小乙下意识的遮住自己的眼睛,他不知道自己可能看到什么,
只是被教导这种时候应该这样做。张小花见王小乙的样子笑了,说:「这是我让
你看的,你害怕什么?」

  王小乙这才睁开眼,发现张小花胸前有两个自己没有的鼓包,其余的也没什
么特别,只是这鼓包的形状,如此的圆滑,让人忍不住为之着迷。张小花见王小
乙看呆了,就主动抓住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低声说:「看来我是逃不掉
了。与其给了那个傻子,我宁愿给你,你来吧。」

  「来什么?」王小乙摸不到头脑。

  张小花噗嗤一下乐出声来:「我看你比那个傻少爷还傻。」

  王小乙又羞又怒,转过身说:「我好心来安慰你,你要是笑话我,我就走了。」

  张小花拉住王小乙地手,哀求道:「小乙,你别生气,以后我再想骂你几句,
怕是也骂不到了。」

  王小乙的心一下子软了,不就是被骂几句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张小花见
他扭过身子,知道他不再生气,就将手放在他的裤裆上,说:「你不会还没法儿
立起来吧,不然就便宜那个傻子了。」

  「什么立……」王小乙刚要问,却发现自己的裤裆里早就是一柱擎天,顶的
自己生疼。王小乙祈求地望向张小花,希望她帮自己解开裤子,将里面的鸡鸡放
出来。张小花知道他什么都不懂,先在他的嘴唇上一吻,说:「小乙,以后如果
遇到了你喜欢的女孩,要记得多吻她,记住了吗?」

  王小乙半知半解地点点头。张小花解开王小乙的裤子,发现里面居然藏着一
个庞然大物,散发出乎意料的并不招人反感的臭味。由于年纪尚小,味道还不强
烈,张小花忍不住上下抚摸了一下王小乙的鸡巴,感叹它的粗壮雄伟,道:「以
后你要是娶了谁家的姑娘,那家的姑娘可算是有福了。」

  王小乙不太懂她在说什么,突然被张小花推倒。王小乙又惊又怒,以为这一
切都是什么恶作剧,却见张小花褪下全身衣物,跪在他的上面,表情绝美而凄然。
王小乙惊呆了,他从未注意张小花竟然这么美,他的一生再没遇见过像她这么美
的人,她的身体仿佛溪水从山坡上滑落的河道,光滑而婀娜。

  张小花扶住王小乙的肉棒,咬咬牙,坐了上去。王小乙只觉得鸡鸡上一阵压
迫,几乎要被折断。他惊恐地望向张小花,却发现她的表情更是痛苦,也就没敢
吱声。紧接着,王小乙的鸡鸡仿佛进入了一个天堂般温暖和湿润的地方,周身仿
佛环绕着无数天使在按摩他的鸡鸡,强烈的压迫感让王小乙不知所措,只是祈求
上天让这一切永远的延续下去。

  「别乱动!」张小花说道。

  王小乙这才发现自己正在不停地挺腰,羞愧地停了下来。张小花扶住王小乙
的胸膛,下身几乎被撕裂开来,可她还是硬着头皮蹲坐在王小乙身上,努力的上
下摇摆着屁股。

  王小乙只觉得可以看张小花这么做一辈子也不嫌烦。忽然,一种前所未有的
冲动席卷了他的全身,他想要提醒张小花,鸡鸡却率先尿了出来。王小乙羞得差
点哭出来,张小花却像是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呼的长处一口气,躺倒在王小
乙身上。休息了很久,张小花发现了王小乙的异常,敲了敲他的脑袋,埋怨道:
「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我、我、我……尿了……」

  张小花又忍不住笑了,却又随即叹了口气。

  「这叫做射精,对男孩来说是很正常的事。可惜,我没法儿、没法儿在你身
边教你你一辈子了。我还有那么多事情想骂你,那么多时刻可以笑话你……这一
切都办不到了。」

  王小乙不觉得被笑话有什么好的,但他不想看到张小花不开心。忽然,王小
乙抱住张小花说:「你就是我遇到的那个喜欢的人,我可以多亲你吗,我以后长
大了想要娶你。」

  「谢谢你,小乙。」张小花的眼角带泪笑着说,「这些话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王小乙和张小花都不知道,疯老道此时此刻正在树林中看着二人,叹了口气,
也叹走了自己最后的一丝对天地的怜悯。他等到张小花穿好衣服,和王小乙道别,
王小乙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林子里才出去。

  王小乙知道疯老道来了,却没有太惊讶,毕竟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疯
老道一直在看他们和其他事比起来,似乎也没什么特别值得惊讶的。

  「你想不想娶张小花?」

  王小乙点点头。

  「你想不想教训赵老爷这样的人?」

  王小乙点点头。

  「那我没法儿帮你。你应该离开这里,去五岳神州,在那里或许还有些许可
能完成你的目标。」

  王小乙反驳道:「五岳神州如果像你说的那么远,我半路上不就被饿死了?」

  疯老道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好的符咒,说:「离开浓雾后,把这张符贴在船上,
自然可以安全到达岸边。」

  王小乙又问:「即便出去了,我又该怎么回来呢?」

  疯老道说:「这也简单。只要你拿着一件属于蓬莱岛的东西,那么蓬莱岛自
然会为你打开。」

  疯老道又为王小乙讲了一夜的话,王小乙越听越傻,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天快亮时,王小乙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记不起来了,疯老道却笑着说无妨的。

  张婶子第二天还是答应了亲事,连仪仗都没要,就让赵少爷拉走了张小花,
临走时还不忘含情脉脉地看着下人,拉了下他的手,提醒他别忘了要来看自己的
约定,还打定主意,如果他敢不来看自己,自己就借口看张伯伯亲自去找他。

  张小花走的时候,啐了张婶子一脸,骂她下贱。张婶子露出一个惨笑,说她
知道。

  王小乙一直呆呆地看着这个家支离破碎,村里说都说他傻了,还说这下彻底
没人敢收养他了。王小乙没在意他们的话,当天夜里偷了两个月的干粮,乘坐着
平日里打渔用的小破舟独自出海,再也没人见过他。

  日子还在继续。一天清晨,几个赶海的人看到远处有一艘小舟。蓬莱周围一
年四季浓雾迷茫,从没人敢进入深海捕鱼,正奇怪哪家的人这么大胆时,小舟上
的人突然凌空而起,飞到了岸边。这一下可吓坏了赶海的人,纷纷跪倒在地,也
不管满是泥水磕头跪拜,以为来了神仙。

  来了神仙,这种说法倒也没错。来人十七八岁年纪,面如丹玉,穿着一身白
色的道袍,看上去仙风道骨。仙人正飞到海浪打不到的地方落地,问赶海的人附
近有没有一处姓赵的大户人家。赶海的人知道他问的是赵老爷,赶忙说清具体位
置。仙人点点头,又飞上天,不一会儿便没影了。

  这仙人正是王小乙,他学艺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赵老爷算账。见王小乙
从天而降,赵老爷家一下子炸了锅,全跑出来想见见仙人的真容。王小乙无心和
这些人纠缠,直接走到院子正中那个衣着华贵的胖子面前,问:「你就是赵老爷?」

  「不敢称老爷!」赵老爷毕竟是大户人家,知道一些修仙的事,只是从没想
过自己能见到,「不知仙人大驾光临有何见教?」

  「我问你,你可有子嗣?」

  赵老爷以为遇上了仙缘,笑眯眯地说:「小老儿有二子一女,不知仙人想见
哪一位?」

  王小乙忍不住怒从心头起,大喝一声,地面瞬间从他站的位置开始龟裂:
「赵老儿,你可听说过王小乙这个名字!」

  赵老爷一惊,显然是知道这个名字,立马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小老儿有
眼无珠,请上仙莫怪!」

  「哼!」王小乙甩甩袖子,「还不快把我要见的人请来,我再考虑是不是饶
你一条狗命。」

  「是是,快去请,快去请!」

  「老爷,请谁啊?」

  「爹,这是怎么了?」

  一个清脆如百灵鸟的声音响起,王小乙转头,正看到张小花站在自己的面前。
几十年的修行,这一刻竟然情难自禁地冲了上去,抱住了日思夜想的佳人。

  「喂,你谁啊,放开我!」

  「是我,我是小乙啊!你不认得我了?」

  「小乙?」女孩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你是小乙叔叔?」

  王小乙这才放下她,仔细看去,当年离开时,张小花就比自己至少大十岁,
这个女孩却最多比自己当年大五六岁,显然不是张小花,当下挠挠头后退几步,
不好意思地问:「抱歉,认错人了。张小花是你什么人?」

  「是我妈啊。」

  「那……」王小乙按捺住激动,「你妈呢?」

  女孩的神色黯淡下来,说:「我妈她……已经去世三年了。」

  王小乙顿时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差点摔坐在地上。赵老爷不敢打扰,半晌,
王小乙忽然飞上天空,没一会儿就不见了。

  王小乙离开赵老爷家,变了一身渔民打扮,假装来卖鱼,在赵老爷家附近打
探。原来的老赵老爷,终究是坏事做尽,没能颐养天年,早就病逝了。新的赵老
爷倒是个好人,经常做善事。他倒是有一房叫做张小花的妾室,所有小妾中,赵
老爷最喜欢她,但她却在三年前去世,似乎是忧思过度,附近人都夸赵老爷娶了
一房操持家务的好媳妇。

  王小乙听完,喃喃自语自己究竟走了多久。疯老道不知何时从他背后走近,
说:「看你的修为,似乎已经到了元婴,我还以为你在金丹期便会回来。」

  「我是这样做的!」王小乙揪住自己的头发,「但蓬莱岛太难找了,我在海
上找寻了五年,不知不觉便突破到了元婴。疯老道,你害得我好哭啊,若不是你
指点我去五岳神州,我怎么会在小花去世三年后才姗姗来迟?你究竟是谁。」

  疯老道竖起两根手指,说:「首先,我只告诉你有可能完成目标,其次,你
真的猜不到我是谁?」

  「莫非,你便是神机先生?」

  疯老道没有回答,而是问:「你知道为什么当年我没有收你为徒吗。」

  王小乙摇摇头,疯老道接着说:「当年我学成出山后,化名神机先生,渴望
有一天能化解天下的矛盾,让五岳神州的修仙界不再彼此厮杀不断,谁料最终不
过是黄粱一梦。所有的那些正邪、仙魔,不过是他们互相攻伐、贪得无厌的借口,
可惜我看清这一点太迟了。仙魔同时追杀于我,废我修为,毁我肉身,又将我的
魂魄拘束在海外孤岛上,步下大阵将这里与世隔绝,彻底磨灭了我存在的痕迹。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苦苦经营着这座孤岛,而外界依旧杀伐不断,此消彼长
之下,这里竟然也成了传说中的仙岛。然而神州有五岳加持,修仙者进步神速,
这里虽然盛产灵药,却终究无法和外界相比。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等一个人,
一个天赋和心性俱佳,可以继承我未竟事业的人出现。」

  王小乙向前一步,说:「这么看来我就是那个人,但为什么你不肯当年便收
我为徒?也许这样我就有机会可以、可以来得及……」

  神机先生摇摇头,说:「这便是问题的关键。你比当年的我天真更胜。你有
太多的牵挂,太多的事情想拯救。但我需要的不仅仅是如此,想要完成我未竟的
事业,想要真正创造出一个新的修仙界,你不仅仅要是一个好人。相信我,我已
经尝试了一切可能的方式,用最小的代价完成我的理想,但那行不通。若得有情,
必先无情;行大善者,诸恶做尽。你需要变得狠辣,你需要不择手段,你需要绝
对的无情、扫清一切挡在你面前的人,直到你达到一切的顶峰,足以俯瞰所有人
的位置。你可以如你希望的那样成为一个好人,但你已经见到当好人的结果,那
需要太多的时间,长到足以让你想拯救的一切物是人非。如果你真的想要完成你
想要的目标,你需要的,不顾及世人的目标,选择那些或许不被接受却能直截了
当完成目标的手段。」

  王小乙摇摇头,说:「也许你说的是对的,但即便我想,我也做不到。」

  神机先生笑了,说:「你现在一个自然做不到,但每个伟大的传说,都有着
朴实无华的起点,你毫无疑问拥有着成就伟大的潜力。在我被困在这里的时候,
外面的世界日新月异,我很难教给你什么有用的知识。但根据之前的见闻,在被
困的日子里,我成功将仙魔两道合二为一,并写了一本仙魔录,可惜迫于肉体被
毁,没机会去验证它,将它发扬光大,希望它能帮到你。这枚戒指里,储藏着几
万年来蓬莱岛最顶级的仙药,你将其中成色最差的几株仙药拿出去变卖,得来的
灵石应该足够你开山立宗。如果你觉得自己无法完成这个目标,就找到一个合适
的弟子,将这个理念传承下去,总有一天会有人将它实现。」

  王小乙点点头,将仙魔录收在怀里。神机先生又为他讲道一日,将毕生所学
浓缩成精华后倾囊相授。王小乙只听得懂一星半点,唯有先将这些死记硬背下来,
留到未来消化。一日一夜后,王小乙郑重其事地磕头拜师,发誓要找到办法将神
机先生从岛上解救出来,神机先生却笑笑没说话,身影越变越淡直至消失。王小
乙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明白这恐怕是自己最后一次见神机先生了,当下又叩了
几个头,才起身离开。天色渐渐黄昏,王小乙掐了个决,在凡人眼中隐身,而后
直穿院墙来到张小花的女儿房间。张小花的女儿正在化妆,感觉身旁有人,回过
头却不见人影,正疑惑间,眼前一黑,昏睡过去。王小乙将她安置在自己来这里
时的小舟上,又走入自己长大的村子,购买淡水和肉干。

  王小乙并没有带蓬莱岛上用的钱,但凡人的世界走到哪里都可以用银子和金
子。念在故里之情,王小乙刻意多花了些金子,卖东西的见王小乙人傻钱多,纷
纷围上来献殷勤,王小乙没有拒绝,这家买点零碎,那家买个首饰,这里卖东西
的人本来就不多,几乎家家有打赏,个个笑的合不拢嘴。正在挑东西间,忽然听
到有人喊了一声:「王小乙!」

  王小乙回过头,却是一个四五十年纪上下的妇女,见王小乙回头,泪眼婆娑
的冲了上去,将王小乙抱在了怀里:「王小乙,你不认得我了,我是王瑛啊!」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