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妖】第四十六章——陈莹(欢迎私信进医母收费群)

  • 【情妖】第四十六章——陈莹(欢迎私信进医母收费群)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情妖】第四十六章——陈莹(欢迎私信进医母收费群)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画纯爱的JIN
2021/3/2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201

***********************************

  哦,我的上帝,看我发现了什么,一篇新鲜出炉的情妖第四十六章。让大家
久等了,上个月说要恢复情妖周更,可实际上就更了一章就直接鸽了。主要是上
半月感冒得厉害,下半月又遇到春节。亲戚朋友啥的,难得遇到,不得好好的聚
聚,人也就懒了。人一懒,制定的更新计划就等于废纸一张。

  不过好在总算是摆脱了假期病了,现在人也相对比较闲了,情妖的恢复周更
应该是可以的。至于医母嘛,依然在继续写着,存稿也有一些,会慢慢放出来的。
说实话,情妖鸽了很久,有些灵感我自己都忘了,所以一直都在回想,这第四十
六章嘛,就算是剧情过渡吧。

  还有新开的地府打工人,反响也挺不错的,估计也会加快更新。嗯,暂时就
说这么多了。

***********************************

             第四十六章:陈莹

  随着那声愤怒的成熟女声响起,程庭芝那修长圆润,原本打算踢向自己弟弟
身体的大腿,顿时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她瞬间便从程庭树的身旁消失,然后出
现在了楼梯口,她向自己的弟弟投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后便离开了这
个是非之地!

  程庭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自己家的大门便被直接拉开,一股极强的威压瞬
间笼罩了他的周身!饶是程庭树功臻先天,依然无法逃脱那股威压的抑制!他本
能的看向了那位出现在房门前的美艳高挑的身影,然后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谄
媚的说道:「妈……」

  「呵呵……你还记得这里有个家啊?」敷着面膜的范清妍看不出什么表情,
可是语气的不善却快要溢出言表了。

  程庭树连忙搓着手,谄媚的笑道:「那哪能啊!母亲大人还在,大姐小妹还
在,我就有十个胆子,也不敢随意夜不归宿啊!」

  范清妍是什么人,在商场社会里摸爬滚打过来的女强人,她立刻便听出了儿
子的弦外音,于是干脆双手抱胸,两条修长的黑丝美腿交叉站在玄关处,冷冷的
盯着对方,问道:「哦,你莫不是昨晚去拯救了世界?」

  程庭树嘿嘿笑道:「拯救世界倒不至于,不过救人确实是有的。」

  「救人?救谁?」范清妍有些好奇的问道,她的娇躯前倾,以至于胸前的两
团硕大滑腻的乳球将白色的打底衫撑得高高隆起。而她双手交叉,横在胸前,更
是凸显出了她那对巨乳的硕大,看得程庭树居然有些无法转移视线。

  「不行,不行,老妈穿得也太刺激了吧!」程庭树只觉得胯间居然有了反应,
他暗骂自己是个畜生,居然对着自己的亲生母亲有了生理反应,连忙想要转移视
线。可是当他低着头,本能的想要避开美母的酥胸时,却将目光看向了对方的两
条黑丝美腿。不知为何,范清妍最近喜欢上穿丝袜,尤其是连裤袜。原本在程庭
树的印象里,妈妈除了赴宴做客时,才会为了礼仪而穿丝袜和礼服外,她本身是
不大喜欢穿丝袜的。

  可是到了儿子所在的公寓之后,范清妍似乎开始频繁的换着各种款式,各种
颜色的丝袜。尽管她对此的解释是,工作需要,可是程庭树依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现在程庭树看向了美母的那两条黑丝美腿,顿时心里一动。范清妍的两条美
腿修长又不失圆润,不得不说,或许是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的缘故,程庭树到现
在才第一次,以男人观察女人的角度来看待母亲。自己的美母范清妍其实个头很
高,甚至比很多成年男人都高,他粗略的估算,起码在一米七八左右。而她的两
条修长的美腿就起码得有一米了,而且美母的大腿和小腿更是呈现出传说中的黄
金比例,如果去做超模的话,单就腿的方面,妈妈是绝对绰绰有余了!

  而拥有着如此修长美腿的妈妈,却并不像一些网红那样干瘦如柴火,相反她
的美腿丰腴圆润,带着成熟妇人的风韵。今天妈妈穿的丝袜是某种着名品牌的新
款超薄透肤型的黑色条纹裤袜,既有束腰显瘦的功效,又凸显出范清妍那美腿的
修长,简直把程庭树看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范清妍原本还在等待着儿子的解释,谁料她美目一转,程庭树居然目不转睛
的盯着自己的黑丝美腿看着,心里不由得又气又羞,她想要斥责儿子,却又有种
被心爱之人欣赏的喜悦。尽管此时范清妍还没有把儿子看成情侣或者丈夫,可是
那股特殊的感情,还是在她的心田间回荡着,为后面的故事埋下了萌芽。

  「咳咳咳……妈妈的丝袜腿美不美啊?」范清妍那甜糯中带着一丝娇嗔的问
话,忽然自程庭树的耳边响起。

  他刚打算回答,却陡然意识到了其中的凶险。程庭树若是回答是,那么就等
于承认了自己在偷窥妈妈的黑丝美腿,到时候少不了一顿暴打。若是回答否,那
么等于说自己妈妈的黑丝美腿不漂亮,同样是个死路!

  程庭树苦苦思索着应对之策,却暂时没有办法想到什么好的回话方法。而这
时远处的电梯忽然打开,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忽然响起,他和范清妍同时
抬头望去,却见一名身材丰腴,容貌妩媚的中年美妇,正迈着两条肉丝大长腿,
朝着程庭树的位置而来,

  「哟,范妹子在教育孩子呢?天这么热,着急上火可不好啊!」中年美妇一
边朝着他们走来,一边朗声笑道。

  范清妍微微一愣,发现对方居然是房东万玉贞。对于这个中年美妇,范清妍
其实还是有些好感的,同样的都是孤身一人(万玉贞的情况已经被程庭树用添油
加醋的方式,告诉了美母,当然略去了他和万玉贞有一腿的过程),都是自己抚
养子女,所以她对于万玉贞还是颇为客气。

  「唉,这孩子昨晚一夜未归,我在教训着呢!」范清妍当然不好当着外人的
面,说自己的儿子看自己的眼神不对,有些淫邪,只能转移话题,在彻夜不归,
打电话不回这事上面发难。

  而万玉贞听说程庭树昨晚彻夜未归,而且打电话也不回,顿时面色微变,眼
神有些复杂的看向了后者。

  程庭树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解释,恐怕会被大家都误会了,他连忙将昨晚解救
了基友的美母季蓉蓉的事情,在两位中年美妇的面前徐徐说出,当然这中间自动
忽略了他带季蓉蓉去宾馆,结果肏得对方口歪眼斜,精浆横流的香艳场景。只是
说季蓉蓉中了对方下的安眠药,自己拼尽全力,才杀出重围,又巧施妙计,带着
季蓉蓉在外面逃难了一整晚的事情,讲给了美母和万玉贞听。

  这回轮到范清妍黛眉微蹙,程庭树说的事情过于玄幻了,简直就是警匪片的
剧情,这让她有些半信半疑。至于万玉贞,她在听到对方是贪恋季蓉蓉美色才动
手时,便已经相信了程庭树所说的话。在她看来,程庭树是那种会冲冠一怒为红
颜的人。

  而就在这时,程庭树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吸引了在场两位美女的注意。
他拿出手机一看,却见上面写着「王围乾」三个字。

  「他怎么这个时候来电话了?」程庭树微微一愣,旋即想到了什么,然后微
笑道:「妈,你要是不信的话,我现在就接通电话,季姨的儿子你是认识的,他
的话你应该信吧?

  范清妍美目横睨了儿子一眼,却是对比不置可否。程庭树迟疑了片刻,最终
直接按下了免提键,很快王围乾的声音便从里面传了出来。

  「阿树,昨晚……我妈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程庭树并没有听出基友话里的弦外之音,他连忙在电话里,将之前在范清妍
面前讲的事情又复述了一遍。程庭树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美母的表情。谁料范
清妍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那两条修长圆润的黑丝美腿由紧绷,变成了
随意摆放。他便知道自己的美母应该是已经相信了自己的说辞了。

  「原来是这样……」王围乾在电话那头迟疑了片刻,问道:「昨晚我妈妈是
不是着凉了,我看她一回家就到厕所里……然后出来就上床,面色通红,浑身酸
软无力,饭也没吃……」

  程庭树听得是胆战心惊,他的眼神变得有些躲闪。范清妍倒是似乎没有听到
其中的问题所在,她更多的表现出了对季蓉蓉的担忧。至于万玉贞,作为一个有
经验的过来人,以她对于这方面的了解,她很快便噙着一抹颇为值得玩味的微笑,
看向了小情郎。

  在两位反应不同的美女注视下,程庭树只能强忍着尴尬,然后说道:「额…
…应该吧……毕竟昨晚……嗯……那么惊心动魄……季姨可能受惊……也说不定
……嗯嗯……应该是的……」

  程庭树的这段模棱两可的话语,并没有能够让王围乾满意,他继续追问道:
「阿树,昨晚你是一步没离开我妈么?」

  「何止,我和你妈都快成负距离了,确实是一步没离开!」程庭树在心里嘀
咕道,他自然不敢把这事说出去,只能轻咳了一声,「没错,我一直保护在季姨
身边……」

  王围乾似乎并没有问出什么想要得到的答案,他迟疑了片刻,然后向程庭树
道了声谢,便挂断了电话。

  他站在出租屋的客厅里,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看向了母亲的房门,王围乾举
起手掌准备敲击房门,可是手到半空时,他却迟疑了,在门前徘徊逡巡了半晌,
他才跺了跺脚,然后转身离开。

  而房门后头,一身睡衣的季蓉蓉无力的瘫坐倚靠着并不算结实的木门,两行
清泪顺着眼角流下,她对不起儿子,也对不起逃走的丈夫。她苦苦坚守了快二十
年的人妻贞洁,最终还是断送了。而且还是被一个比自己小了快二十岁,和自己
得到儿子一样年龄的青年夺去的,对方还是被她素来视如己出的程庭树!那个平
时温和有礼,极有素养的青年。

  可是关于失身这件事,季蓉蓉对于程庭树的感情是李卫东复杂的,有失去贞
洁的痛苦憎恨,有不知所措的迷茫,甚至心底深处还有一丝对程庭树极强性能力
和雄厚本钱的依依不舍。在心理上面,人妻失贞无疑是极为痛苦的,可是在生理
上面,程庭树和她昨晚的激情通宵性爱,却让季蓉蓉那久旷了二十多年的娇躯,
终于得到了性爱的滋润!原本已经如同朽败的身体,在程庭树精液和疯狂肏干的
滋润下,再度焕发出青春和活力!

  季蓉蓉哭了很久,她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依然觉得里面有些异样,尽管回来
后第一时间她就买了避孕药,并且排出了体内程庭树的精液,可是她没有什么专
业的器械,自然无法将精液全部排出。

  直到现在,季蓉蓉依然觉得内裤湿漉漉的,明明已经换掉了一条内裤,可是
从蜜穴里流出的精液,依然淅淅沥沥的从阴户口溢出,淋湿了内裤表面。不光如
此,季蓉蓉还能感受到自己的下体时不时传来异样的宫缩,那是被程庭树疯狂肏
干甚至开宫后的结果。

  季蓉蓉仰面看向了天花板,一时间竟无语凝噎……

  而视线在回到了程庭树这边,经过王围乾的这通电话,范清妍终于相信了儿
子的辩解。至于万玉贞,她则是借着家里煲了鸡汤,多了一些送给邻居的理由,
也跟着程庭树进了家门。

  程庭树刚刚进门,进看到自己的妹妹程庭兰听到动静,蹦蹦跳跳的扑到了他
的怀里。

  「这小丫头可是担忧了半夜,我和庭芝轮流哄她才肯睡觉。」范清妍有些抱
怨的说道,可是看向程庭兰的眼神里却满是宠溺。

  程庭兰微微一愣,她有些畏惧的看向了自己的养母,然后面带着微笑,紧紧
的抱住了哥哥的身体。而万玉贞也是有些羡慕的看着这感情深厚的兄妹,嘴里说
道:「他们兄妹感情真的好啊,不像我们家那个臭丫头,唉……」

  说到这里时,万玉贞忽然长叹一声,范清妍知道这位美熟女房东的女儿正值
青春期,也是叛逆的时候。只是人家的家事,自己不好置喙,只能微笑的从对方
怀里接过那个盛放鸡汤的砂锅,并盛情的邀请对方共进午餐。万玉贞忽然媚眼横
睨了程庭树一眼,看得他浑身一哆嗦,仿佛响起了某些暧昧又香艳的往事。

  姐姐程庭芝在公安局的食堂解决,并不回来吃饭,于是万玉贞和范清妍坐在
一排,程庭兰自然是缠着她的哥哥。而无巧不巧的,便是万玉贞和程庭树又再度
坐在了对面,也不知道是她故意要求如此,还就是这样分配到的,程庭树看着那
含着一双筷头,时不时趁着范清妍和妹妹程庭兰看不见时,伸出粉嫩香舌撩拨刺
激自己的美艳熟女房东万玉贞,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说实在的,程庭树现在是真的被掏空了,昨晚整整一夜,他都在爆乳肥尻的
季蓉蓉身上发泄着性欲,射出了不知道多少股的精浆,现在的他睾丸里已经空空
如也,「子弹」全都打光了。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万玉贞除了时不时趁着自己的母妹不注意时,抛个媚眼,
故意走光,让自己吃点甜头外,居然没有太过主动的进攻。这让程庭树有些惊讶,
而程庭兰则是缠着哥哥撒娇,经常长着红润的樱唇,要求哥哥给自己喂菜喂饭。
而程庭树也注意到了,随着年纪的增长,自己这个并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是越
发出落的水灵了。

  标志的瓜子脸,两蹙细长的黛眉,一双水汪汪的杏眼,哪怕没有什么感情波
动,都仿佛泛着一抹纯真和灵动,让人看了就觉得心里舒服。那秀气的瑶鼻,微
微蠕动着,就像是公园草地上奔跑着的小狗那湿漉漉的鼻头。而小巧的樱唇,更
是如同两点粉红的柳叶,点缀在她白净的下巴上面。

  或许是早年悲惨经历的缘故,程庭兰的身材并不高,甚至可以用娇小来形容,
而比起养母范清珊、房东万玉贞,她的娇躯过于纤细了。哪怕后来被范清妍收养,
加强了营养,可是程庭兰的个头却始终没有太大的增长,或许她这辈子就只能以
这种萝莉的形状生存下来了。

  「哥,你脸上有个饭粒哟!」程庭树还在捧着饭碗进食,忽然听到妹妹好意
的提醒。他微微一愣,然后伸手打算抹去那枚饭粒。谁料程庭兰却忽然红着脸,
伸出那纤细的玉指,轻轻的用指甲挑起了那枚饭粒。

  程庭树原本以为她是要把饭粒丢到桌面的骨碟里,谁料程庭兰居然在数人惊
愕的目光下,将那挑在指甲上的饭粒,直接送入了自己的嘴里。程庭树顿时愣住
了原地,范清妍的两条黛眉眼看就要竖起来了,可是想到有客人在旁边,最终还
是没有发作。反倒是万玉贞抱着一丝赞同,或者说唯恐天下不乱的神态,微笑着
颔首。

  而这时程庭树忽然注意到了今天妹妹罕见的没有穿着她的动物睡衣,而是精
心打扮过了。上半身穿着件蓝领白衣的日式水手服,下半身则是藏蓝色的百褶裙。
她的衣领解开了两个纽扣,露出了自己精致的锁骨,以及胸前的那一抹雪白。不
得不说,程庭兰虽说个头娇小,并不像姐姐程庭兰那般高挑,可是她的胸部却依
然不可小觑。明明只是中学生的年纪,以程庭树目测,恐怕已经36C了!这对
于一个身材纤细的女生来说,已经有着足够的分量了,更何况很多女生都是飞机
场。

  尽管知道这样做不对,程庭树还是运用起了瘸腿乞丐教他练习暗器时的法门,
「目不转睛,眼观八方」。在两位美熟女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程庭树已经清楚
的看清了妹妹那精致的锁骨,以及胸前白皙的乳肉,甚至连那条浅浅的沟壑,都
也已经用眼睛狠狠的「剐蹭」过了一遍!

  等到他收回目光,做贼心虚的低头继续吃饭时,程庭兰也已经欢快的踢着自
己的白丝玉腿,哼着小曲儿了。程庭树这时又注意到了自己的这个妹妹似乎特别
喜欢穿白丝,而且还是那种超薄透肤型的白丝裤袜。这种款式的裤袜不仅可以衬
托出程庭兰腿型的优美,肌肤的粉嫩,而且也带着一丝成熟少女般的诱惑之色。

  程庭树看着妹妹那两条纤细却不失圆润的白丝美腿,隐隐觉得胯间的洪荒巨
兽,似乎有蠢蠢欲动的迹象。他连忙默念清心咒,心道:「我这是怎么了,居然
对自己的妹妹都有了淫念?」

  而这时程庭兰却偏偏在这个时候,从百褶裙下伸出了两条纤细粉嫩的白丝美
腿,胡乱的在餐桌下蹬着,就像是无聊至极的人在发泄着。而程庭树却清楚的看
到,在妹妹蹬动白丝美腿时,她腰间的百褶裙也逐渐随着白丝美腿的动作,而朝
上挪移着,也就是意味着她的臀瓣也逐渐暴露在了哥哥的视线里。

  别看程庭兰整体偏瘦,可是她的肉长在了该张的地方,胸前的玉乳鼓鼓胀胀,
撑得水手服隆起了一道美妙的弧度。而腰后的臀瓣也是浑圆挺翘,充满了肉感。
尤其是程庭兰有次白丝美腿踢得过高,导致百褶裙也跟着高高扬起,紧接着他便
看到被超薄透肤型白色裤袜包裹的浑圆臀瓣,如同两片美玉雕琢而成对的玉球,
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的揉捏一番。还好程庭树的定力还是不错的,否则在万玉贞
和美母范清妍面前,公然玩弄揉捏妹妹的屁股,这种事情恐怕不像肏了季蓉蓉一
夜那么容易解释……

  「啪!」就在程庭树苦苦默念着清心咒,想把心思从妹妹的白丝美腿和那浑
圆肉感的翘臀上面挪开时,范清妍却忽然猛地将手中的筷子拍到了桌面上,这个
动作没有任何征兆,顿时拍得程庭树、程庭兰兄妹吓了一跳。

  程庭树惴惴不安的偷偷看了美母一眼,却发现范清妍俏脸生寒,她面色不善
的瞪向了程庭兰,然后沉声道:「兰儿,谁许你在客人面前抖脚的?」

  程庭兰原本就有些畏惧自己的这位养母,当即被吓得白丝美腿纠结的缠住一
起,那粉白的小手本能的拉住了哥哥的衣角。而范清妍似乎也意识到刚才的话说
得有些重了,她轻咳了两声,然后对着万玉贞说道:「玉贞姐姐,丫头教得不好,
她从小就喜欢抖腿,让你见笑了。」

  万玉贞却微微一笑道:「呵呵呵……妹妹说笑了,兰丫头啊就是活泼好动,
她肯定不是故意的,你说是不是啊?」

  程庭兰连忙点头如小鸡琢米,有些畏惧的看向了自己的养母。而范清妍则是
带着一丝歉意,轻轻抚摸着女儿柔顺浓密的长发,刚才不知为何,明明是兄妹间
正常的打闹,却让她平白无故的产生了一丝不悦,这让这位中年美妇有了些疑惑。

  这顿饭就这样在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之中结束了,万玉贞并没有停留太久,她
给了程庭树一个极度暧昧的媚眼之后,便拿着范清妍给她的回礼,开门而去。而
范清妍本人则是留在厨房收拾残局,她下午还要去公司开了个会。至于程庭兰,
由于她的足部手术恢复还在进行中,所以她不能久站,于是在哥哥程庭树的搀扶
下,白丝萝莉便回到了房中进行午睡。

  就在程庭树帮助妹妹盖好被褥,正打算转身离开时,后者却一把抓住了他的
手腕。

  「怎么了?」程庭树有些奇怪的问道。

  「哥哥,能不能留下来陪我说说话?」程庭兰的小脑袋露出半个在被子的边
缘,显得极为可爱。

  程庭树看到妹妹这副模样,顿时有些忍俊不禁,他忍不住说道:「好好好,
哥哥就留下来陪你说说话。」

  可是当程庭树真正坐下来时,程庭兰却又安静了下来,他也没有试图挑起话
题,兄妹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微笑着相视着。

  「哥,你说要是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啊!」程庭兰忽然开口打
破了沉默,她的眼里仿佛闪烁着光。

  程庭树一时间没有搞清对方的意思,他感叹道:「是啊,我也喜欢暑假……」

  程庭兰撅了撅嘴,她忽然觉得自己平时特别聪明的哥哥,在这方面似乎有时
间就变得有些笨笨的。她不得不用力捏了捏哥哥的手掌,然后用极为认真的语气
说道:「我说的是就我们两个,永远在一起……」

  程庭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妹妹,他没有想到自己那个心思单纯,会
因为小动物自然衰老死亡而痛哭的妹妹程庭兰,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他有些惊
讶,平素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妹,居然会说出现在这种有些类似告白的话语。不过
他并没有把妹妹说的事情放在心上,他知道中学小女生们多多少少都会爱慕帅气
成熟的大男孩,或许自己的妹妹也是这么吧。

  「好好……」程庭树的言语里并没有不耐烦或者什么敷衍的语气,他是真的
希望能够和自己这个纯真善良的妹妹,永远的保持着这种关系。而死死看着哥哥
面容和神态的程庭兰,看到哥哥并不像故意敷衍自己的模样,她最终憨憨的笑了
起来,就像一个落入凡尘的天使。

  程庭树轻轻起身,在妹妹光洁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温柔的说道:「好
好睡吧……」

  「嗯……」程庭兰将半个可爱的小脑袋藏到了被子下面,然后乖巧的答应道。

  程庭树看着妹妹闭上双眼,然后握住她有些冰凉柔软的小手,一直等到对方
呼吸变得平稳,似乎真的睡着以后,他才缓缓松开妹妹的手掌,然后蹑手蹑脚的
离开房间,关上房门。

  就在程庭树的身影随着房门的关闭而消失时,程庭兰原本微微闭合的杏眼却
忽然睁开,有些出神的看向了自己逐渐远去义兄。她的眼神很复杂,有欢喜,有
忧愁,有爱慕,眼里最深处却有一丝的凶狠。当然这复杂的眼神转瞬即逝,程庭
兰仿佛只是出了回神,她又闭上双眼,这回是真的睡着了……

  程庭树站在客厅走廊里,却发现自己竟有些无事可做了。他拿着清洁工具,
将家里打扫了一遍,给养的盆栽植被浇水,擦拭家具上面的尘埃,把被褥拿出去
晒,衣服折叠整理。等到他做完这一切时,时间才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嗯,我记得家里的佐料好像用光了,我去超市买吧,顺便去帮依依买些营
养品……」程庭树拿上手机,看了看仍在熟睡的妹妹程庭兰,于是便悄悄离开家
里。

  在S市最大的购物中心元天超市里,程庭树正在挑选着酱油和其他一些佐料,
说实在的像他的家庭,可谓一人一种口味。程庭树自己口味比较清淡,妹妹喜欢
吃甜的,姐姐那个暴力魔女喜欢重口味的,美母范清妍倒是不挑嘴。所以各种佐
料调味品都整一份,现在不是他一个人生活了,所以必须得讲究点。

  「程……庭树?」就在他拿着两瓶酱油仔细端详,准备将其放入购物车时,
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脆生生的女声。

  程庭树一脸茫然的转头回望,却是微微一愣,身后之人居然是她。只见他的
身后,站着一名身着翠绿连衣裙,亭亭玉立,身材高挑的美少女。那美少女长着
标准的瓜子脸,乌黑细长的眉毛弯若残月,一双杏眼朦胧清纯,挺翘的鼻梁上面,
架着副女式金丝眼镜。

  翠衣美少女樱唇红润,泛着一层淡淡的光泽,随着她开口说话,两排整齐洁
白的牙齿也出现在了程庭树的视线里。而且她说话时,还会有个单酒窝,在右侧
的脸颊。

  程庭树看了看翠衣美少女那修长白皙的脖颈,以及胸前精致的锁骨,他不经
意的轻叹一声,然后无意中掠过了对方胸前有些高高隆起的奶子,微笑道:「陈
莹,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再看到你,真的是巧啊……」

  陈莹便是那名翠衣美少女,她听到程庭树如此称呼自己,先是一愣,旋即眼
底流露出了一丝失落的意味。不过她很快便调整了心态,对着程庭树笑道:「是
啊,最近我爸调到S市东南区任所长,所以我也跟着转到了昭月中学,说不定以
后我们还可以在一个班呢!」

  「哦,那挺好啊,或许我们以后可以多多交流……」程庭树倒也没有太过在
意,虽说两人曾经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感情,可是最终无疾而终。哪怕现在佳人
再现,可他已经有了新的感情,也很难回到当初的状态了。

  陈莹一手按在自己饱满的胸脯上面,微笑着和程庭树交谈着。后者发现这些
年不见,她还真是有了极大的变化。不仅模样出脱得越发水灵娇俏,就连身材也
变得极为有料。哪怕是见惯了巨乳的程庭树,都觉得陈莹的胸部非常有分量。

  作为一个正处于青春年华的美少女,陈莹的腰肢纤细,或许用现在很多流行
的说法就是「A4腰」。尽管没有任何的束腰装饰,可是陈莹的腰部依然可以用不
堪一握来形容。而在她翠色的连衣裙下,是两条修长圆润的美腿,而且程庭树注
意到,她的两条美腿上面还包裹着超薄透肤型的白色丝袜,似乎和自己的妹妹程
庭兰的是一种的款式。

  「呵呵呵……那你还要还什么?我陪你啊……」程庭树眼珠没有太大的转动,
可是视线已经上上下下的把陈莹的身材容貌都扫描了一遍。就连见过不少美少女
的他,也只能感叹女大十八变。

  陈莹看了看程庭树购物车里的佐料和调味品,试探性的问道:「这些……是
给家里买的?」

  「是啊,过日子不就得是油盐酱醋么?」程庭树还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于是
随口回道。

  陈莹用她玉葱般修长的手指敲了敲购物车的扶手,然后微微笑道:「怎么,
没有和女友一起出来逛街?」

  「女友?我记得咱们还是高中吧,早恋可不好哟……虽说咱们这个年纪严格
意义来说,也不算早恋。呵呵……」程庭树依然没有意识到对方的言外之意,他
只是本能的想着,「女友?我还会缺女人嘛!对了,也该去找玉洁玩玩了,不然
她又会生气了……」

  陈莹不知道程庭树心里早就想到了其他的地方,还打算说些什么,她正准备
说些什么。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陈莹身后,语气温柔的说道:「怎么,
遇到熟人了……嗯!」

  程庭树看到那人时,更是两眼圆瞪,有些失声道:「是你!」

  原来在陈莹身旁,亲密贴近的那人居然是他的基友王围乾!而王围乾也没想
到会在这个时候遇到程庭树,顿时面色数变。

  「你和陈莹认识?」程庭树没有注意到王围乾不断变化的面色,有些好奇的
问道。

  王围乾仿佛是被丈夫看到自己和情夫约会的妻子,面色有些苍白的说不出话
来。而陈莹却叹息一声,然后拉着他的胳膊,露出了一口洁白的贝齿,淡淡笑道:
「他是我现在的男朋友。」

  程庭树虽说有些惊讶,却没有太过在意,在他看来,自己虽说曾经和陈莹有
过一段感情,但那属于年幼时的朦胧幻想,当不得真。而现在既然自己的基友和
她在一起,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他也不吝啬于祝福。

  只是王围乾的面色依然有些僵硬,他不动声色的将手臂从女朋友的环绕中抽
出,然后在两人不注意的时候,轻轻的拍了拍被触摸到的地方,才挤出一丝笑容,
对程庭树说道:「还是要多谢阿树帮我把我妈妈安全送回来,免遭歹人毒手。」

  程庭树听得后颈一凉,如鲠在喉,他下意识的转移了视线。是啊,他确实保
护季蓉蓉免遭刀哥侵犯,可回头就把王围乾的美母肏得口歪眼斜,下体精浆横流,
甚至还开宫内射,夺取了对方人妻贞洁的同时,还在基友出生的地方打上了自己
的烙印。这让程庭树有些不敢直视好基友。

  「哦……对了,阿乾,你的妈妈怎么样了?之前听你说她身体似乎有些不舒
服?」程庭树眼神躲闪的问道。

  听到这话,王围乾有些面色古怪的说道:「嗯……似乎有些不舒服,她给了
我一张纸条,让我去药店抓药。不过我不懂药,就是那些店员看着我的眼神有些
怪。」

  陈莹看着男朋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终却没忍心说出来。而程庭树
也似乎想到那些药会是什么,眼神变得更加的飘忽不定,心虚得更加厉害了。

  「呵呵,既然遇到了就是缘分,我请你们喝杯奶茶吧。这附近开了一家网红
奶茶店,听说味道不错。」程庭树为了转移话题,连忙提议自己请客。

  而王围乾和陈莹自然也不会拒绝,他们很快便在收银台结了账,刚出了购物
中心没走多远,穿过一条小巷,在那家网红奶茶店点了三杯最红的奶茶。当他们
准备离开网红奶茶店,分道扬镳时,程庭树和王围乾同时冷眼朝四周看去。对方
显然并不是跟踪或者隐藏的好手,面对着两人的突然反应,那些潜藏在附近的敌
人纷纷有些手忙脚乱。

  「阿莹,我的钥匙好像掉在那家店里了,你能帮我去取么?」王围乾忽然温
柔的对女朋友说道。

  陈莹并没有看出附近的情况不对劲,她吸着奶茶,满脸幸福的掉头回了那家
店铺。而程庭树和王围乾则是直接走进了那条相对偏僻的小巷,刚走到中间,忽
然两头都出现了一些小混混模样的青年,将他们堵在了里面。

  「老鼠们,报个名号吧,省得待会儿被我们打趴时,也不知道是揍的谁家的
狗!」程庭树狠狠的嘬了几口,然后把剩下的奶茶都咽到了肚子里,将奶茶杯丢
到了巷道里的垃圾桶里,噙着一抹冷笑道。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