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Girl:小时代(3)

  • My Girl:小时代(3)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性愛技巧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My Girl:小时代(3)

作者:MRnobody

2015年7月20日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声明:本篇作品不授权对任何网站转载!

正文:

  三

  很明显阿水不是什么听话的女生,不仅后来主动跑来招惹我,还
成功地骗取了我发给她的那一篇《桥梁》。后面的事情不难想象,她
根据这篇文章搜索到出处,看到确实有一位叫做芋头的作者和玄素那
死变态熟得很,于是『我就是玄素』这件事就这样坐实了。

  只是,既然知道了我是变态写手,不赶紧躲开,还要主动约我见
面,这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阿水是那种会喜欢上淫妻这种变态调调
的女生吗?

  我没敢把这个猜测对面前正怒火中烧的云说出来,而其他的细节
她也不清不楚。毕竟两人虽然是一个学校,但是校区相隔较远,平常
主要也只是在网上联系,真正呆在一起的时候并不多。

  『那你怎么会想到跑来我家找你妹妹呢?』

  这是个关键的问题。云认定我是变态,不可能支持阿水跟我来往,
照道理说她不会知道我们之间的事。

  『唉,这个说起来也怪我。』云听到这个问题有点尴尬,拨了拨
头发向我解释,『当初我告诉悦悦不要去招惹你,反倒勾起了她的好
奇心,缠着我问你是什么样的人。其实那时候我对你也有一点好奇,
毕竟写那种东西的人我也是第一次接触,刚好除了文学社之外我还有
做其他的兼职,主要就是办理移动公司的手机卡,很多学生都在做这
个,你知道的。』

  『嗯。』

  我耸耸肩,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手里有一点权限,在悦悦的怂恿下查询了你办理号码时候登
记的资料,对你的基本情况有了一定了解。我们发现你并不是如你所
说的那种一穷二白的家伙,你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根据消费和信用
记录来看经济条件应该很好,相比我们这些穷学生来讲根本就称得上
是成功人士。』

  『所以呢?』

  我不知道她们竟然背着我做了这种事,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初
她们真的把我当做变态写手举报的话恐怕我现在已经不能好好坐在这
里说话,不由得暗暗出了一把冷汗。

  『说实话,当时我对你有了一点改观,但是也更加意识到我们这
种小女孩和你这种人玩不起,看到悦悦对你饶有兴趣的样子,更加严
厉地警告了她不準和你来往。她当时也答应了,可是......』云的脸
上有着明显的懊恼,『我应该更加注意她的。李翔,你对悦悦了解多
少?』

  『这问题我不好回答,我们维持了一个多月的恋爱关系,以现在
男女关系发展的速度来讲,我们到了什么地步,我想你应该大概猜测
得出来。』

  我尽量把话说得委婉,不向她明确表达出『我每个周末都会上你
妹妹』的意思。

  『这个我不管,我是说,关于她的家庭状况,还有她已经有男朋
友这件事,你知不知道?』

  云的脸上红了一下,估计是因为我的理解错误也想到了那个方面,
但很快又恢复到焦急的神色。

  『这个......我们没有多说,不过她说她已经和男友分手了啊。』

  阿水确实是这样说的,可是从看到她和宋晨的那天早上我就已经
明白她骗了我。

  『没有,她和宋晨一直在一起。』云轻轻摇了摇头,『虽然全家
都反对他们的关系,但是悦悦很爱宋晨,一直都不愿意和他分开,所
以那时候我才没有那么担心你们会发生什么纠葛。』

  『......』

  我不知如何作答,阿水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我同样不懂。

  『悦悦是单亲,她的父亲很早就不在了。』云看我疑惑的表情,
叹息一声,向我讲述起阿水的家庭,『她的父亲走得并不轻松,整整
一年,饱受病痛折磨,也掏空了悦悦家的经济状况。那时候悦悦才上
高中,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她父亲再走的晚点,那她只能面对辍学
的命运。』

  云提起堂妹这段经历,情绪也显得很低落,顿了一会才又继续说
道:

  『虽然叔叔走后,悦悦家的经济问题缓解了许多,但供她读大学
依旧是一个过重的负担。借钱、贷款,悦悦能进到这所学校真的是很
不容易,还记得那时候她信誓旦旦地跟所有亲戚保证过,一定会好好
学习,并且在学业之余努力打工,早早为这个家庭出一份力,刚入学
的时候,她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可是,后来她认识了宋晨......』

  『宋晨,他是什么样的人?』

  我回忆起那天早上见到他们的样子,抛开主观情绪来说,那个男
生看起来其实并不是一个糟糕的家伙。

  『宋晨人不算坏,家境也普通,性子上有点好高骛远,骨子里又
有点愤青的性格。他给悦悦灌输了很多不好的思想,消极的、激进的......
种种种种。而最糟糕的一点,就是在他的影响下,悦悦开始对钱有了
异乎寻常的执着和......贪婪。』

  贪婪吗?相恋的一个多月里,其实我并没有在阿水身上看到这些。

  『我同意悦悦进文学社,其实也是希望她能在文字里面找回自我,
不要再被宋晨的思想所影响。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她却自动退出了。』
云把玩着自己的发梢,细细地回想着那时候的事,『那段时间,我觉
得她比之前好了很多,关于钱,关于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提得少了,
我还暗地里偷偷地高兴过。她说要退出文学社踏踏实实地去找份兼职,
我立刻就答应了。再后来她也没表现出什么异样,直到寒假......』

  寒假时候,我和阿水已经分手,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打起精神听她继续说。

  『春节时候,悦悦和她妈妈去我家玩过两天,用了我的电脑。虽
然她清除了QQ的登录记录,却因为登录过邮箱而把登录信息保存在了
浏览器里。后来我登邮箱的时候发现了,起初也没有在意,可是在退
出她的账号之前看到她的最近联系人里赫然有着「大叔」这两个字,
然后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

  云没有说下去,但我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的手机拍照功能
好一点,每次我跟阿水出去玩,为她拍照片都是我的任务,之后我也
都会用邮件把照片发给她,其中当然不乏我俩亲密的自拍照。

  『那你刚刚进来的时候应该认识我啊。』

  想到云初见我时脸上的不确定,我提出质疑。

  『你和照片上长得并不是很像,你的胡子......』

  呵呵。我都忘记这事了。以前是下了班就宅在家里,自然不会去
注重形象,认识阿水以后才开始每天要刮胡子,把自己弄的人模人样,
因为不一定什么时候小丫头就闹着要视频。分手以后,又过回从前邋
遢的日子,差异竟然大到看过照片都认不出来的程度,那个丫头对我
的影响和改变,究竟有多少?

  我摇摇头晃掉这些无谓的想法,让云接着说。

  『发现你们的关系后,我真想立刻就沖到你这来揍你一顿。但是
静下心来想,好像应该是悦悦主动招惹你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我还
是先去找她问了个清楚。』

  以云的性格,估计两个人的交流场面不会很愉快,我没有说出来,
但她很快证明我猜得没错。

  『我们大吵了一架。我觉得她是为了你的钱才接近你,她说我看
不起她,一开始还能刻意压低声音,但到最后谁都克制不了,事情终
于还是闹开,被她的妈妈知道了。那天她挨了两个耳光,没有再闹下
去,在家里过了春节以后没几天就说要去学校,然后,就联系不上人
了......』

  『所以,你来的时候不知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不知道。』

  云对我摇头,有点抱歉。

  『等等,还有一件事,你要我的地址说有礼物,其实只是为了套
出我住在哪是吧?』

  『不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你们的事。』

  『所以是真的有礼物?』

  『嗯。』

  『那我怎么没收到?』

  『本来是要寄给你的,但是,你勾引我妹妹!』

  『我靠!一直都是你们两姐妹在搞事,最无辜的就是我了好不好!』

  不是我非要在这种时候还要去跟云去争究这种事,而是在听到她
说的这一切之后我的脑子真的很乱,急需转移一下思路好让大脑不至
于炸掉。

  阿水家庭拮据,和我交往时候有男友,甚至在我们没见面的时候
就录了一段肛交的视频,里面还提到我的名字。现在我知道那时候阿
水已经了解到我的信息,所以可能并不是设备时间出错。如果她和我
交往的时候真的天天问我要钱,那这一切反而好解释,可是那一个多
月里,就连小妮子偶尔心血来潮想要做饭给我吃都自己掏钱买菜,基
本上没有跟我涉及过钱的话题,云的猜测根本就不成立。况且就算是
为了钱,那视频又是什么目的?现在似乎也只有阿水本人能向我们解
答了。

  要找到阿水其实并不难,学校宿舍还没开门,她一个没几个钱的
小丫头,能寄身的地方屈指可数。云没花多大力气就查到了宋晨的电
话,打过去一通质问后,终于得知阿水确实跟他在一起。

  只是,她并没有跟宋晨一起来见我们。

  上次只是远远地看到,这一次三人坐在一起,我才首次近距离地
接触到了这个和我理论上曾经是情敌的男生。

  长相只能算是不错,挺精神,但还没有到英俊的程度。个子算是
中等,比我矮一点。单从外表看是个挺普通的男生,和阿水那样也不
算太出众的女生倒是蛮搭的。

  性格上,宋晨给我的感觉是很谦卑。无论是面对我的冷漠以对还
是面对云的愤怒质问,他一直都保持着一份这年龄不该有的沉稳,低
声细语地道歉,平心静气地解释,不管云的话有多难听,他始终不曾
流露出丝毫的不满。这和云之前向我描述的完全不符。

  我讨厌谦卑的人,尤其是他们和我处在敌对关系的时候。谦卑的
背后,往往代表的是冷静和理智,而一个人如果能保持在任何时候都
足够冷静和理智,那么他的心机通常就很复杂。复杂的人本来就不好
对付,而更讨人厌的是因为他的谦卑,即使我赢了,也会有一种胜之
不武的感觉,至于输了的话,那感受只会更呕......

  所以,即使无关阿水,我也从一开始就讨厌宋晨这个人。

  『前几天悦悦打电话给我说心情不好,不想在家呆了,想提前来
学校,让我陪她。所以我就提前过来在这边租了间房,这几天我们都
住在那。』面对云的逼问,宋晨不紧不慢地解释道,『我没有强迫她
什么,甚至连她心情不好的原因也不太清楚,能做的也只是在这里陪
着她而已,你们不要有什么误会。』

  『误会?我误会你大爷!』

  听人说过大拙能破大巧,此刻云就把这一点贯彻的很坚决。宋晨
话还没落,她就抓起桌上的烟灰缸朝着他的脸甩了过去。

  哗啦!

  宋晨堪堪避过这一次袭击,陶瓷烟灰缸在地上摔个粉碎,也引起
餐馆不多的客人的侧目。

  『公共场合,克制一点。』

  我嘴上劝了云一句,但没有更多的行动。服务员过来询问情况被
我三言两语打发,云依旧铁青着脸,对着吓得脸色发白的宋晨怒目而
视。

  这样的局面很好,无论那男生有多重的心机,毕竟也只是个没见
过多少世面的大学生,如果云说他是个愤青这点成立的话,这种不知
道天高地厚的键盘侠很容易就会被暴力的威胁震慑住。

  『你看到了,我们今天过来并不是想温和地解决这件事。』我让
服务员重新拿了个烟灰缸,点了根烟,朝宋晨喷了口烟雾,『悦悦是
赵云的妹妹,虽然现在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毕竟也算是我的前女友,
她的事,我们两个谁都不可能撒手不管。有些事情我旁边这女人也不
是很清楚,但是如果你继续和我们打马虎眼,我不介意把我知道的事
情,收到的东西都告诉她。』

  通过云的表现,没有人会怀疑在看到妹妹的那段性爱视频后她会
爆发出多么不理智的行为。果然,听到我的话后,宋晨的脸色变得惊
慌起来。

  我慢慢抽着烟,给他考虑的时间。一根烟抽完,他似乎依然在犹
豫,低着头没有开口。云此刻已经没了耐性,伸手又想把烟灰缸抄起
来。

  『等等!』注意到云的举动,宋晨再没法沉默下去,制止住了她,
然后面向我,『我最后再确认一次,你真的不是玄素?』

  『我认识那家伙,但我不是他。』

  我不知道为何他一再纠结这件事情,耸肩回答。

  『OK,那我大概也知道你是谁了。』宋晨轻叹了口气,抬头接着
说,『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误会了你的身份,这一切也不会发生。』

  宋晨接下来讲述的是一件很狗血的事情。阿水刚认识他的时候,
满心就是想办法多赚点钱,但毕竟只是做做兼职,她又没什么特殊技
能,姿色也不足以养活自己,赚来的那点钱最多也就够填补一下生活
费的空缺而已。这种时候两人相识,宋晨对阿水不可谓不体贴,但他
也不是什么富家子弟,经济上能给阿水的支持不多,全靠着悉心安慰
和鼓励,外加一大串空谈的理想吸引住了少女芳心。

  在两人相恋的日子里,阿水没少被宋晨心里那种社会黑暗论、贫
富出身论之类的网络主流思想所影响,人生观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家里的年长者都明白她跟着这小子学不了什么好,可是偏偏小丫头们
又都吃宋晨那一套,所以即便遭到所有人反对,两人也一直坚持着在
一起。而在阿水心里,始终也相信着宋晨只是怀才不遇,总有一天能
出人头地,干出点大事业来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跌破眼镜。

  要我来看,这纯粹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宋晨固然性格有问题,
但如果不是阿水太蠢,也不至于被他带坏。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年纪
的小伙子小丫头,谁在陷入热恋之后没做过蠢事呢?

  认识我原本是计划外的事,当时的阿水心里只有宋晨一个人,对
我的好奇心也没有云以为的那么重,她仅仅是把这当作一个有趣的事
情跟宋晨提了一下,却没想到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宋晨这年纪的男生,平常上上成人网站,看看色情小说很正常,
玄素这名字他当然早有耳闻。当阿水告诉他可能遇上了玄素本尊,尤
其是那变态似乎还颇有家底之后,他一方面是激动,另一方面也打起
了小九九,然后就开始了对阿水的劝说。

  在这女生已经不把贞操看得很重的时代,『和那家伙上一次床,
确认他的身份并偷偷录音要挟他』这样的说法,在一次两次,甚至日
磨夜磨之后,阿水的态度也伴随着家里每况愈下的经济条件逐渐从强
硬的拒绝转向犹豫,到最后变成勉强地接受。

  那时候,阿水的心里还依然存着一份希望,依然希望着宋晨总有
一天会展翅高飞,而她现在的行为,只是在为他做好起飞的準备而已。
真是个蠢得无可救药的丫头。

  由于一切只是宋晨主导,阿水的决心从一开始就不那么坚定,实
行起来更是拖拖拉拉的。所以最初很长一段时间都只是保持在和我有
接触,但没有实际的关系的状态,后来在宋晨的一再催促下才终于约
我见面。

  那天晚上,我们第一次作爱的时候她对我说:『我要是有什么地
方你不满意,或者你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让我知道的,请一定要尽早告
诉我,不要等到我离不开你的时候,好吗?』其实只是想要我主动地
将自己的身份和盘托出,好让她藏在衣服里开着录音状态的手机把『
口供』记录下来而已,但本来就不存在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去主动招
供?所以阿水一直也没从我这得到想要的证据,所以她后来反反复复
缠着要看我写过的东西,其实都是抱着同样的目的而已。

  听到这里,我不得不庆幸所谓中年人该有的心机还是有点作用,
如果不是一开始我发给她芋头的文章,又一再坚持那是我朋友写的,
恐怕不必等发展到我们上床,事情就会演化到另外一种局面。

  旁边的云已经恨得牙痒痒,不是我拉着的话估计早就沖了上去,
然而我从宋晨的语气、态度中看到的东西比她更多。

  碍于云在场,宋晨又已经乖乖交代,所以我守信地没有问他关于
视频的事,不过问不问都已不重要,因为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宋晨主
导的这出闹剧看似复杂,说穿了也不过是个漏洞百出的小孩子把戏,
即使他们对我的威胁能成真,他也该知道在法律层面上他犯的罪比我
还要重。所以整件事情的最有可能发展成的最终结果的结果反而只是
他把女友送我玩一个月,换我一点小小的经济补偿而已。我不相信以
这家伙在刚见面时展现出来的冷静和深沉会想不到这一点,所以,我
猜测到了另一种可能。

  放在过去,我会尽量把对别人的猜测保持在『正常』的范围内,
可是认识玄素以及其他一些院友之后,我开始明白这世上有很多人确
实是以一种我不曾接触,也无法理解的心态在生活。过往我读过不少
NTR类的小说,但不曾相信那里面的心理描写都是真的,不曾相信若
放在现实中,一个男人真的会因为妻子或女友被淫而产生快感,但这
种观念在稍早时候已经被玄素所颠覆,现在,我是真的相信这种人的
存在,并且确定宋晨就是这些变态中的一员。

  『赵云,不必再说什么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这句话的意思有点类似于『关门放狗』,我的话音刚落,云就抄
起了桌上的烟灰缸,这一次她的準头很好,直接命中脑门,紧接着就
是沖上前去连抓带挠,以及将宋晨推倒在地后高跟鞋的一通乱踩。

  宋晨很聪明,知道如果还手的话云一个人对他的痛殴就会变成我
们两个联合对他毒打,所以他只是抱着脑袋缩成一团默默忍受,等着
餐厅的人来解救。我不是崇尚暴力的人,但也承认暴力有时候是解决
事情最直接的方法,因此我没有阻拦,只是坐在旁边默默苦笑感慨。

  互联网效应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在我处在宋晨他们这样年纪的
时候,变态们都偷偷缩在家里,只怕心中那些龌龊的真实想法被人发
现。可是网络信息化逐渐发达以后,这些人可以藉由这个平台去寻找、
发现自己的同类,他们聚合、交流,开始将自我认知由『我是个变态』
向『我很正常,只是别人不理解』转变,甚至开始将以前只敢停留在
想法阶段的东西向现实行为转化。这样的人,玄素是一个,宋晨也是
一个。

  不得不承认,比起那时候只知道去音像店租成人光碟的我,现在
的他们所做的行为,抛开价值观来讲是更有胆识和魄力,已经超出我
们那时候太多。也许真如之前我对阿水的戏言,现在这世界,已经是
进入到一个属于这些小朋友的小时代了。

    My Girl:小时代篇  完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