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文之子冬霜剑

  • 【符文之子冬霜剑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安生君
字数:11907

  波里斯·贞奈曼,一个落难贵族。家族因内乱毁灭,年仅14岁的他带着传家
之宝冬霜剑躲避贪婪之人的强取豪夺与仇人的追杀,直到他遇到了奈武普利温—
—他的老师,带他前往了海外的月岛,而在月岛上他得到了新的名字——达夫南,
也遇到了此生挚爱……

  伊索蕾。

  两人是如何开始亲近的呢?并不清楚。大概是奈武普利温拜托她成为他的圣
歌老师开始的吧……

  那时还很是青涩的少年,与刚刚长成的少女相遇了。

  奈武普利温最开始也许只是想要让达夫南多接触一下魔法,但是随着达夫南
与伊索蕾越来越多的接触,两颗青涩而又躁动的心,终究还是互相吸引,渐渐地
走到了一起。

  当飞鸟的公主尤兹蕾叼着一朵美丽的花送给伊索蕾时,伊索蕾看着她又飞回
到达夫南的手上,拥有黑青色短发的少年正害羞地摸着鼻子,但是脸上那温暖的
笑容却怎么也掩盖不了他的喜欢。

  逐渐心动的伊索蕾接受了少年的一次次示好,最终是明明白白的求爱。在少
年向她伸出手说着「我爱你」时,早已迫不及待的伊索蕾握住了少年的手掌,滑
嫩细腻的小手被少年握在了手心里,然后在她的默许下,少年吻上了她的嘴唇。

  …………

  达夫南并不认为自己能学好圣歌。

  但伊索蕾却坚信着他能。在小木屋里度过了疯狂的一夜,交合的激情,他似
乎想与伊索蕾融为一体。

  已经互明心意的两人早已忽视月岛的繁规,彻底放纵自己的欲望。

  「伊索蕾……这样不行吧?」达夫南努力地忍耐着。

  「有什么不行,你只要好好的练习就行了……我这是在训练你的……哧溜…
…专注力呢……」伊索蕾暂时吐出嘴里的玄武之首,用手指轻轻撸动那巨大的物
件,她将如此淫秽的事说的很是一本正经。两个人大胆的白日宣淫,毫无节制。
山崖之上不用担心有外人进来,毕竟阶梯是看不见的,倒更增加了他们恋爱的底
气。

  伊索蕾嗅着心上人那里独特的男性气味,感觉下体已经有点难以忍受了。

  随着速度的不断加快,达夫南只感觉那根软糯的小舌头联合着小巧的嬗口囚
住了自己的龙首,让自己深陷其中。「伊索蕾……快不行了……」

  只听他一声低吟,白浊的液体全部飞溅到了伊索蕾的脸上,流到了手指上。

  「嘛……居然还这么多?看来昨天没有尽兴呢~~」伊索蕾舔舐嘴角,咸咸
的滋味在舌尖打转。

  草地上的气味很清新,伊索蕾趴在地上将美润的白臀抬起,甚至还亲手掰开
了粉嫩的穴瓣,让达夫南可以直视那个美丽的地方、湿润的花园。用手指去挑逗,
发出很轻微的水声。

  「唔……恩……」伊索蕾的呻吟充满了诱惑。

  「进来了哦……」

  达夫南将那儿对准缓慢地将巨龙塞了进去,伊索蕾的阴道很是紧密细致,达
夫南插进去的时候,感觉自己的龙根都快要被那股强劲的压力给夹断了,但是随
着抽插的行动,这种压力反而成为了一种快乐与愉悦,让摩擦和抽送的快感更加
强烈,刺激着他的每一个神经,每一个细胞。

  「啊!」突然的快感也让伊索蕾似乎触电了一般颤抖起来,但并不影响插入,
反而增加了几分紧致。

  「动……动起来了……姆嗯!」伊索蕾感受着达夫南在身体里的放肆,强烈
的快感让她此时已经没有了平时的冷漠,反而显得更加诱人。

  女人的身体有节奏的摇动着,达夫南的肉棒在撞击之时,总会发出啪啪的肉
体碰撞声。

  「再快点儿……嗯呜……快点儿……」伊索蕾现在是只想着与他的交合,那
里已经一塌糊涂了,两人的连接之处。

  达夫南将伊索蕾抱起自己坐下,让伊索蕾整个人坐在了自己的身上,连带着
她的体重使快感更为强烈。

  子宫口被直接撞开,伊索蕾猛然收缩,夹紧了达夫南的肉棒,似乎不愿分离,
达夫南觉得自己被世界上最为柔软的物质所包裹,似乎已欲发射了。

  「怎,怎么又变大了!?」伊索蕾好觉到变化发出疑问,但达夫南并没有回
答,而是一鼓作气加快速度,似乎想把伊索蕾贯穿一般。

  「…啊…噫??……轻点……哦……哈啊……」整个身体都被带动起来,伊
索蕾感觉浑身都已经麻木,大脑不愿意思考,只有那里才渴望着精液……

  「去了了了!!!??」一双雪白的玉腿被抛在了男子的肩上,一道浑浊的
流水飞溅到了空中……

  平静的日子安抚着过去的伤痛,似乎连痕迹都不会留下,达夫南渐渐融入了
月岛的生活,近乎忘却了那些冰冷刺骨的经历,但命运似乎爱和他开玩笑,将他
再次推上风口浪尖。

  是接受净化仪式的日子,大礼堂的广场上,放着平常不在那儿的庞大石桌,
石桌中央有个巨大的钵状凹槽,里面盛装着水,水中浮有黄色和紫色的花瓣,散
发出浓郁香气。而仪式过程需要使用的黄色水仙花,则已准备好放在水桶内。

  这是达夫南第一次见摄政直接出面主持净化仪式。今天也要进行净化的莉莉
欧佩身穿长度稍稍超过膝盖的白色亚麻洋装,手腕上绑着垂挂而下的长蝴蝶结,
戴着一顶好似百合花翻过来的凉帽,凉帽下的小巧脸蛋和眼眸微微下视,看起来
真是不能再纯洁可爱了。连站在旁边的达夫南也觉得今天的莉莉欧佩很漂亮,一
时也歪着头看了一看。

  莉莉欧佩是摄政的女儿,在岛上也算是很有地位。在达夫南刚刚来到月岛时,
莉莉欧佩给予了他很多帮助,让他能结合奈武普利温的教导,逐渐融入月岛的生
活和社会。

  净化仪式后,摄政拿起了一束水仙花,使了个眼色示意愣在那里的少年,要
他献花给莉莉欧佩。而这时接过满怀水仙花的莉莉欧佩,才像是自己希冀的时刻
终于来临似地眼神灿烂起来。

  她向着人群走去,刹那间,达夫南陷入她好像正往自己走过来的错觉之中。
不是,那并非错觉,她真的走到队伍外侧站得较远的达夫南面前,毅然地拿出第
一朵水仙花。

  「你接着。」

  达夫南曾观看过几年的净化仪式,从未见过有参加仪式的当事者送出去的花
被拒收的,虽然大部分当事者都是把花递给自己的家人……罢了,就姑且先把花
接受下来。

  紧接着,莉莉欧佩霍地转身面对人群,以坚决的声音说:「大家都看到了吗?
我想大家都知道净化仪式的第一朵水仙花代表什么意义,正如大家所看到的,他
接受了。那么……他就……从这一刻起,我宣布他成为我的未婚夫。」

  达夫南比谁都还要惊惶失措。他一开始还以为听到的是玩笑话,但是看到一
本正经的莉莉欧佩以及周围人群的反应,还有沉默不语的摄政,才惊觉到这不是
玩笑,甚至不是那种可以轻易撤回的言语。一下子浮现太多想法,一时不知如何
回答,达夫南手足无措起来。

  他本能地转动视线,寻觅一个身影………当他接触到伊索蕾那无表情的眼瞳
时,心情很奇特地沉淀了下来。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他却从她的眼眸里得到一
切需要的。

  她仍然站在我这边……

  隔了一会,达夫南大胆地向摄政开口说:「摄政阁下,我应该如何解读刚才
所听到的话呢?首先向您报告,在下是从大陆来的,并不清楚净化仪式第一朵花
所代表的意义。此外要提供您参考的是,我完全无法同意刚才的宣布。」

  他知道莉莉欧佩对自己有好感,但是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人。

  摄政却是站在了莉莉欧佩这一边,他只是先看了一下莉莉欧佩,摊了摊手,
表示自己不会支持他。

  「我不愿意,请不要随意插手我的人生,我完全不同意!」

  达夫南全身渐渐变得好冷,他想要再看一眼伊索蕾,可是她好似已消失在人
群之中。于是,达夫南正面看着莉莉欧佩,低声却又无法掩饰怒火地说:「你这
到底是什么意思?」

  令人情绪紧绷的是,莉莉欧佩毫不犹豫、斩钉截铁地说:「就如你所看到的,
我要拥有你,而你不可以拒绝。」

  「我就是要拒绝你。你说拥有吗?我只被我自己拥有,这种滑稽戏码现在该
收手了。」

  「我不是在演戏,你就接受现实吧。不管你说什么,都只算是耍赖而已。只
要和我在一起,你就会变幸福,为什么你不知道呢?我真想说,你要拒绝就拒绝
看看。我再说一次,你没有拒绝权,完全没有!只要你还身在月岛,就得活得像
个岛民。」

  一股绝不宽恕他人又冰冷的自我,正在达夫南的心中徐徐复苏。

  「即使依照你的意思,我也没有办法变得幸福;我原本就是无法变得幸福的
人,只会使你也变得不幸福。我若是可以被你拥有,只有一个办法……告诉你好
了……」达夫南露出无情的眼光,举起手指啪地弯下来,「我死了以后,你可以
取走我的尸体。」

  那一瞬间,莉莉欧佩出手掴打达夫南的脸。不过那只是没什么威力的一个巴
掌,达夫南连头都没转,反而是莉莉欧佩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这些话……你倒很会说啊!说什么和我在一起无法幸福……我全都知道…
…不要假装了,即使你用那种方式说,说得好像完全不了解爱情似的……其实你,
其实……你正在喜欢那个女子,我都知道!你无法变得幸福,完全是因为无法拥
有她吧!」

  达夫南静静俯视着在众目睽睽下吐露出委屈的莉莉欧佩,也同样举起手来,
接着用力往她脸颊打下去。这与方才的耳光,一出手力道就完全不同。「啊呀!」
莉莉欧佩的头撇了过去,甚至连身体重心也不稳,干脆跌落到地上,因此咬破了
嘴唇,流出鲜血。人群慌张地大叫,连摄政也在惊吓之余,差一点从椅子上跌落
下来。

  「你根本连我是怎样的人都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就不会编造出这一类无
聊的事了!」

  除了冷漠的语气,达夫南连眼光也和平时所见大不相同,那是一点也假装不
来的,而是与生俱来的残忍性格在瞬间爆发的结果。达夫南向后退了一步,随即
解开那条为了仪式而系住长发的带子,丢到地上。黑青色的发辫慢慢垂落下来。

  一切都很简单。达夫南的眼光从莉莉欧佩转向周围的人群,最后看着摄政,
断然说:「还没有接受净化仪式,我还不算是巡礼者吧。对一个都还不是巡礼者
的人,哪里来的顺从,那应是太过分的期待吧。」

  达夫南高高举起了左手,好似嘲弄般地任由手上的水仙花掉落在地上,并原
地霍然转身,拨开人群离开了。

  半梦半醒的状态,达夫南持续了好几个小时。因为感觉到喉咙干燥而起身时,
周围已经变暗。他已经记不得这段时间自己是如何度过的,只是觉得口干舌燥。
直到起身找到水喝下,才渐渐记起发生了什么事。

  夜晚就像平时一样,传来熟悉的小小噪音,风一吹到脸上,才知道自己的脸
有多么燥热。白天从大礼堂独自回来的达夫南,因为心情混乱,难以平静,因此
逃避似的让自己入睡。之后好几个小时,都作着以汗水及泪水混杂成的梦。在折
磨人的梦境中,虽然看到好多选择,最终却连一个也无法选择,而且也不能一直
停留原地。

  伊索蕾。徐徐发出这个名字的声音,这是他在无意识中最初叫出的名字。

  他的最大苦痛已被她带走,没办法离开她,也没办法和她在一起,只能下定
决心维持现状,但是连这样也非常辛苦。

  当莉莉欧佩用那个女子指称伊索蕾时,自己为什么会那样火冒三丈。一听到
因为无法拥有她的那一刹那,自己几乎就失去了理智。

  在反应过来之前,达夫南就已经迈出了离开家门的步伐,他的步伐有些轻飘
飘的,但是方向却很明确,迈向山顶的方向。那里只居住着一个人,他的爱人。

  当到达小木屋的时候,伊索蕾安静的坐在窗边,似乎早已经等待了很久。她
的目光很复杂,带着很多的杂质,但是那里面最纯净的一股却还是那么鲜明,那
是对他的爱。她明确的知道这个男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但是那个时候她离开
了,转身离开了人群,她可以轻易的想象到达夫南会多冲动地闯下祸端,但她没
有去阻止。虽然阻止可能可以保住达夫南在岛上的居住的权利,但是阻止他之后
呢?难道真的让他和莉莉欧佩结婚吗?

  她不可能接受的……

  「我要离开了……」

  「我知道。」

  伊索蕾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鲁莽,是因为她,明明此时心中有很多话想要说,
但是到了嗓子眼却怎么也吐不出口。

  「其实你可以留下来的,只要你和莉莉欧佩结婚……」

  「不可能的,我不可能和她结婚。因为我的心中……只容得下你……」

  青色的眼眸与红色的眸子视线撞在了一起,灼热而又坚定。伊索蕾在那样目
光的注视下,有些无地是从,因为她当时自以为是地瞻前顾后,结果只是犹豫不
决而已。脸色微红的她似乎在聚集勇气打算说什么,而达夫南也察觉到了,静静
等待。

  「我想留下你的孩子……」

  这是她从那一刻起就有的想法,在以前她独自一人生活的时候,她还能忍耐
一成不变的天空和没有他人的小木屋,但是他的到来却打破了她一贯所有的生活。
这一片天空不再是她独自一个人欣赏,而是和某个人手牵着手,一同寻找天边最
美丽的云。小木屋也不算是过去那么冷漠,单调,而是他俩人相处的甜蜜居所,
在那里的每一处都留下过他们欢好的痕迹。

  达夫南在她的生命中出现的是时间不长,但是一出现便勾走了她所有的心思,
两个人的痴狂培育出了最美好的爱情,他已经占据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此时他说他要离开,难以接受,因为过去独处于黑暗的人,一旦接触了光明,
便再也难以返回那个黑暗的角落,心中便只有太阳。

  轻盈的伊索蕾伸出双手拥抱住了达夫南,将她的温软身躯埋进他的怀里,他
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也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都是跳动得欢快,这样的欢快感
染着心情,引得这对恋人不由自主的互相抱紧,都想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就这样融为一体,不再分开。

  ………

  达夫南激烈的索吻着伊索蕾,将她的舌头毫不保留地进行玩弄和吸吮,享受
着她檀口中保留的少许香气,淡淡的却非常能够激起他的欲望。

  伊索蕾这次穿的是半身的套衫,达夫南从衬衫的下端将手伸了进去,刚进去
摸到的就是滑腻柔软的小腹,感受着伊索蕾温软细腻的身体,达夫南就已经控制
不住的深吻伊索蕾的唇齿,牙齿轻轻的咬着她的嘴唇上,滑溜溜的舌头紧密缠绕
着,就好像粘稠的口交一样,享受着指尖传来的柔软触感。

  接吻的好舒服……

  伊索蕾的身体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享受着达夫南对于自己的亲吻,对自己
的爱抚……这样就已经足以让她急不可耐了,一双软腻的柔荑抱着了他健壮的腰
身,小腿却被达夫南夹在了他粗壮的两腿间,动弹不得。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
来越热,就像是被放在了火炉中煅烧一般,难以忍受的欲望似乎随时都会从身体
中迸射出来,让她急于找一个宣泄口,释放自己内心的火热,仰躺在床板上,她
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凝出一身的细汗,黏糊糊的将她的肌肤和雪白的布料
贴合在了一起,让她觉得很难受,想要把衣服脱下来,然后让他继续享用自己。

  达夫南明确的感受到伊索蕾的行动,他也是难以忍耐了,于是松开了纠缠着
的舌头,起身将伊索蕾的套衫往上拉,一直推到了她的雪白乳峰之下,深吸了一
口气,达夫南将伊索蕾的套衫完全拉开了。那一对丰满至极的雪白乳峰就这么突
兀的跳了出来,完全挤满了达夫南的视线,将他的视野用雪白的乳肉所占据,一
对色情的乳瓜正在微微的颤抖着,随着呼吸而不断地弹动,光洁圆润的色泽白里
透红,白皙滑腻的肌肤让人看上去就胃口大开,让人好想含住让上面的两颗红豆
在嘴里细细的品尝一下她的奶水滋味。

  达夫南伸出双手握住了伊索蕾饱满的美乳,雪白滑腻的乳肉就这么溢出了他
的手掌,皮肤很光滑,软软的,还带着少女特有的体温,明明并不烫手,但是达
夫南刚刚触碰的时候竟然差点被烫伤了。奶浆果柔软的就像是一对果冻,在富有
弹性的同时,溢出的乳肉裹住了达夫南的手指,达夫南感觉自己可以一直这么摸
下去。

  「乳头硬硬的……伊索蕾也很有感觉吧?」

  达夫南抓住了伊索蕾的两颗奶头,伊索蕾的乳蒂十分漂亮,粉红的乳晕很小,
显得非常袖珍,带着一丝可爱。达夫南抓住两颗小花生往两边拉扯,伊索蕾不自
觉地从鼻腔里哼出了声,发出了细若蚊鸣的呻吟。两片脸颊潮红,已经彻底陷入
了情欲的漩涡。伊索蕾微微眯起了红色的眼眸,里面充满了丰沛的爱恋,像是一
汪泉水,即将涌出滚烫的清泉。那股清泉实达达夫南的心底,用滚烫的温度彻底
点燃了达夫南的心田里悄然诞生的火星,彻底释放自己所有的欲望。

  「那我要尝尝咯~~」

  「嗯……快点……我要忍不住了……」

  伊索蕾歪过头,闭上了眼眸,虽然对达夫南特别喜欢玩弄自己的胸部有一点
不满,但奈何每次他都舔着自己乳头发胀,特别舒服,哼,这次就先放过他吧。

  达夫南粗糙的舌头率先触碰到了粉红的乳蒂,接着是一张大嘴,整个包裹住
了乳晕,完全是单方面的享受,舌头迅速的跳动起来,围着乳头打转,就像是咬
在了一口雪白的蛋糕上面,形成了一点空缺,但更显得奶瓜的饱满,以及丰硕。

  「无论舔多少次伊索蕾的奶子都好香好甜……」

  达夫南在舔弄乳头的同时,也不忘挑逗另外一颗奶蒂,而且还觉得不过瘾地
把两只饱满的奶瓜挤在了一起,同时叼住了两颗小花生,将她们都含在嘴里疯狂
的吸吮,摇头晃脑的似乎进入了一个绝对美妙的境界。达夫南咬着奶头,脸都陷
入了雪白的奶肉中,脸部的感受器传递着乳肉的丰满和柔软,这是一种窒息的快
感,让达夫南耕耘的更卖劲儿了,甚至用起了牙齿,轻轻的咬合两粒,将伊索蕾
弄得快感迭起。

  「嗯……哈……」

  终于想起了正事,达夫南的手开始向下阴进发,直接摸进了贴身的长裤,先
是在内裤的外表面轮廓缓慢摩擦,感受着手指传来的温度和湿润触感。接着挑开
了内裤,手指直接接触了美妙的花园入口,在肉缝的边缘来回摩擦,剐蹭着她那
颗敏感的小豆豆,熟练的挑动她的穴瓣,将原本严丝合缝的那里弄得淫水长流,
穴门大开。食指和中指只要住了一片嫩肉,将它轻轻翻开了。虽然此时没有亲眼
看到,但是已经品尝过很多次的达夫南,已经完全将那里印刻到了自己的脑海里,
那是粉嫩的穴肉以及欲求不满的吸盘,每一次都要把自己榨干才罢休。这么想着
达夫南就想要作弄一下伊索蕾,调整着手上的动作,把自己的食指悄悄的插进去。

  「嗯!」

  早已积攒了很久的欲望,被这根手指彻底挑动了起来,伊索蕾完全释放了野
性的渴望,臀部猛烈的摇动起来,非常用力的想要把手指吞进去,彻底填满自己,
已经湿的不成样子了。

  但是手指根本不行啊!果然想要达夫南的肉棒,想要肉棒……

  想要的不得了!

  似乎忘记了初衷是为了怀孕,两个人都已经沉溺于快乐的前戏之中,达夫南
就这么挑逗着伊索蕾的身体让她彻底放开,准备迎接自己的进入,伊索蕾的身体
非常下流,秘穴色情的紧紧含住达夫南的手指,那对饱满的奶乳就这么不停的随
着胸脯呼吸而跳动,而且滑腻的皮肤上凝结出了一层粉色的蒙蒙细汗。

  「伊索蕾的身体好色情啊……不知道我们的孩子会不会也是这样呢?」

  达夫南开始脱去伊索蕾的下身裤子,但同时嘴唇凑到了她的耳边,用极其暧
昧,极其柔和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喷出温润的吐息。

  「不许这么说……」

  伊索蕾被达夫南的热气奔腾耳根一阵发红,身体也因此更软了,就像是一滩
水一般卧在达夫南的怀里,柔弱无骨的身体就像是一条白色的蛇,没有任何瑕疵,
完全就是天生的艺术品。

  看着伊索蕾这么情欲狂乱的样子,达夫南再次不受控制的吻住了她,将她的
舌头彻底含在了自己的嘴里,像两条肉蛇一般紧紧的缠绕在一起,难舍难分。伊
索蕾的口腔不知为什么充满了情欲的味道,产生了粘糊糊的唾液。这些都是最佳
的催情剂,不停地被少男少女吞咽到喉管中,只会让两个人更加的疯狂。

  「伊索蕾,我插进来了!」

  「嗯……嗯呜!」

  达夫南的肉棒就这么恰如其分的插了进去,过于粗壮的肉棒,刚刚进去龟头
就已经把伊索蕾的肉穴给填满了一半,而且随着缓缓的用力,大鸡巴就这么向更
深的甬道前进了,将那里逐渐的填充,将易碎的身体一寸一寸的占领,使她成为
自己情欲的俘虏。从她的身体深处有越来越多下流的汁液流了出来,不断的包裹
着达夫南的肉棒湿润他的龙根,让他能够进入得更加顺畅,彻底占领这片蜜穴的
城堡。

  「啊……哈啊!不行了??……」

  本来就已经遭受了刚才那样的爱抚和慰籍,这下又被这么滚烫的巨物插入了
身体,伊索蕾根本无法忍耐,竟然只是插入就让她高潮了,一股浓烈到了极点的
淫水从她的深处喷涌而出,像是泄洪一般不断地流出蜜穴。竟然在达夫南的肉棒
上也染上了自己浓烈的味道,形成了它特有的气味,也似乎在向外界说明达夫南
是她的男人。

  「真的是很色情的表情啊……」

  「这么说人家……」

  突如其来的淫水裹挟着他的龙根,让他感受了一次温暖的淫水沐浴,就只是
这么火辣的冲击,再加上内壁的压迫,达夫南就差点忍不住要射精了,实在是太
舒服了,伊索蕾的性器真是上天赐予的礼物,将他的肉棒牢牢地吸吮着,形成了
完全契合它的形状,就像生来就只为榨精一般,不停地蠕动着自己,让他的龟头
不停的颤抖。

  「我现在好喜欢你高潮的表情啊??!所以让我更多的看到吧!」

  「啊呀!」

  突如其来的快速抽插,让伊索蕾的身体再次达到了顶峰,亢奋的小穴加快了
蠕动,彻底变成了欲求不满的荡妇,牢牢的咬住达夫南的肉根,将那里的每一寸
都用淫乱的汁水涂抹,接着是细致入微、一寸寸的舔舐,让达夫南被沉沉叠叠的
褶皱所包裹所钳制,将他的前端用内壁紧紧的裹住,形成了密不透风的独立空间,
真空的感觉只会加快达夫南的抽插,他的大脑早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腰部
擅自前后抽插,就像是无情的做爱机器一般,来回的抽动,发狂的野兽也不过如
此,根本比不上这两个求欢做爱的欲望大过一切的少年少女……

  「好厉害啊,伊索蕾小穴紧紧的缠着我呢!」

  「不要这么说出来呀??……快点快点,把精液射给我,我又要不行了!」

  达夫南抬起了身子,强健有力的双手抓住了伊索蕾的两条玉腿,放在自己的
肩膀上,接着又抓住了她两只柔软无力的藕臂,将她整个人都拉了起来,呈弓形
的固定在自己的肉棒上,让她只能依靠自己的肉棒,只能依存于自己的肉棒!

  「不,不行了,真的要又要去了!啊啊??噫!」

  「我马上就射给你!那你要接好咯!」

  每一次龟头顶到了最深处,穴壁和嫩肉就会贴上来紧紧地裹住达夫南的怒龙,
紧紧的不肯放开,如果再深入的话,就会裹得更紧,让达夫南只感觉肉棒都不属
于自己了,只能承受无边的快感。

  「不行了哦哦哦哦哦!」

  「嗯啊!伊索蕾,我要把你灌满了!」

  听着耳边最诱人的高潮声音,男人就这么将肉棒抵着子宫颈往深处喷射出了
自己最浓烈的精液,在那里全部涂满了性欲的白色,让伊索蕾的子宫成为了他专
属的育儿方,成为了他专属的精子库!蜜穴深处那巨大吸力丝毫不会发生变化,
像是要让达夫南把自己的骨髓都射出来,任由达夫南把子宫的每一寸缝隙全部填
满。

  伊索蕾被这么滚烫的精子喷洒了一子宫,本来已经流出了大量的爱液,但是
还在持续不断的喷射,就算是毫无尽头一般,如同洪水似的,从她的小穴口倾泻
而出,将整张床单都给打湿了,让两个人身处泥泞之中。但这只会让眼前这幅香
艳的场景更加的淫秽更加的意乱情迷。

  伊索蕾接连两次的高潮让她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身体无力的垂下,倒在
了床上,如同阳光般闪耀的金发四散的遮住了她俏丽的容颜,让达夫南爱恋的将
眼前的碎发拨开,深情的凝视着她那双被精液所打击到涣散的双眸。又是俯下身
一个深吻,达夫南饥渴地吞咽着伊索蕾口中的香涎,这也让他刚刚射精的龟棍根
本无法疲软,瞬间就恢复了再战的能力。

  将伊索蕾的温软身躯抱到了床边,让他趴到了床沿上,还流着浆蜜的小穴就
这么对准了达夫南,那根粗壮的肉棒就再次顶到了她被弄得乱七八糟的花园处。
达夫南就这么紧紧抓住伊索蕾又大又色情的雪白臀瓣,用尽了全身力气,将鸡巴
狠狠地捅进了伊索蕾的雪蛤,就那里再次用滚烫的男性器给征服,即将成为精子
欢乐的国度。

  「今天让我们好好的享受吧~~??」

  理智上说明着,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做爱,于是两个人都是用尽了全力迎合对
方,去感受对方,用自己的身体将对方的兴趣记牢,无论是他蜜穴的柔软,还是
他肉棒的坚硬,都是那么的印象深刻,让两个人彻底陷入情网……

  「伊索蕾……好好的把你色情的模样展现给我吧!把你欲求不满的样子表现
出来吧!我要把你的身体全部用精液灌满!」

  达夫南用大手扼住了伊索蕾纤细的脖颈,让她扭过头来和自己再次舌吻起来,
这个吻特别特别深,达夫南都感觉自己可以把舌头深入伊索蕾的绵软喉管中,贪
婪的吞咽着她口

  中不断产生的香津,接着暂时放过她的舌头,达夫南转战伊索蕾光滑的玉颈,
同样贪婪地舔食上面产生的细密香汗,而且用牙齿轻轻的在上面咬合出自己的形
状,将这个女人彻底的占有,把他的一切都画上自己专有的印记。舌头伸了出来,
又一寸一寸肌肤的慢慢俘虏伊索蕾下流色情的身体,他的舌头一直划到伊索蕾光
洁圆润的下巴,然后绕着下巴就这么舔弄着,让伊索蕾不断的颤抖,眼睛里只有
对达夫南的热爱,以及服从。

  「不行了……这样马上又要……」

  明明是想要求饶的,但是小嘴却被达夫南用两根手指支撑住,根本无法合上,
被他随意地调戏着,舌头滑来滑去,完全成为了他爱的奴隶。

  「不行,不能这么说……我这次可是要射精到你怀孕呢~~」

  「呜呜啊!」

  伊索蕾也被这种强欲彻底打动淫荡的小穴,更加用力的夹紧达夫南的肉棒,
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铭记住他棱角分明的龟头,加上火辣滚烫的肉棒。

  「但是真的……啊啊啊啊!!!」

  伊索蕾控制不住地收紧了自己软嫩滑腻的小穴,再一次喷出了生命的精华,
无尽的淫水从深处再次宣泄而出,一股脑的浇灌在达夫南的肉棒马眼上,这只能
接起达夫南更加强烈的淫欲,抓住伊索蕾的玉臀,更加卖力的输出。

  「竟然又擅作主张的高潮了……那我也要射精作为反击呢!」

  达夫南再一次冲进了伊索蕾的子宫,龟头完全忽略了子宫颈更加强烈的吸力
和压迫,飞快的进出,让伊索蕾的身体彻底享受着肉棒的突刺。但在这一具刚刚
高潮的身体下,这样的快感无疑是致命的,让她整个人无力的趴倒在床板上,连
挺翘的美臀都无法摇动了,只有内壁还在尽职尽责的疯狂蠕动。

  「射了!」

  再次把伊索蕾的子宫用精液所灌满,用那里的每一寸嫩肉都让精子找到了去
处,无疑的,这一定是一次成功的受精,达夫南已经可以期待自己未来的孩子了!

  稍微休息了一下,床上是已经无法再承载两个人剧烈的欢愉了,毕竟床单早
已被两人的汗液爱液所浸湿透了。达夫南坐在床边的木凳上,拉过伊索蕾,让她
为自己专心致志的口交,伊索蕾非常体贴地用舌尖不停地围绕着肉冠的轮廓舔舐
着,小嘴拼命的发出下流的舔舐声,吸吮肉棒的声音。伊索蕾表现出来的就像是
在享受一份无与伦比的美味一样,露出的是十分沉迷的表现。舌尖温柔的爱抚着
达夫南敏感的前端,积极的吸取着下一波的精液……

  两个人的淫乱整整从中午到达了傍晚,持续了一整个下午。奈武普利温看着
回来的达夫南,闻到他身上那种奇怪的味道,早已经明白他去干什么了,但是他
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是年轻人之间最后的告别。

  接着达夫南就这么没有人关注的离开了月岛。

  ……………

  但是在一个月之后,伊索蕾忽然干呕,她发觉了身体的异样,在寻找戴希祭
司确定自己怀孕之后,伊索蕾顿时掉下了眼泪。孩子………自己和达夫南的孩子,
之后接受了戴希和奈武普利温的帮助,伊索蕾开始安心的养护,等待孩子的出生。

  但是月岛的人们终于还是知道了伊索蕾怀孕的事实,立刻便出现了大量的冷
嘲热讽与谩骂。昔日她在岛民眼中是山上的公主,现在却只是一个与自己学生乱
搞的贱人。

  「之前还以为她多么高洁呢,现在看不就是一个和自己学生乱搞的荡妇吗?」

  「嗨,平日只能依靠自己的父亲是前任剑之祭司而身处高贵,但现在看她还
靠什么?」

  一个人坚持生活,孩子是伊索蕾唯一的依靠和慰籍。但是她再怎么坚强也只
是一个女人?一个柔弱的女人,她也需要一个依靠,每当思念起达夫南时,伊索
蕾的眼睛都会湿润的。

  她想他……

  然后就这么度过了六七个月,她经受了六七个月的冷漠和谩骂。

  直到……

  深夜,有人敲响了她的房门。

  伊索蕾正在偷偷流泪,这正是她这段时间晚上的日常。抹干了自己眼角的泪
花,强忍住心中的伤痛,逞强的保持自己语气的平静。

  「是谁?」

  但是外面的人并没有回答,却是一串优美的歌声飘进了窗户,也流进了伊索
蕾的心田。

  我心爱的人啊,

  即使分隔经年,

  我仍忘不了你的笑颜,

  我仍眷恋着你温柔的眉眼!

  你深情地拥住我,梦见

  醒后是流泪的我双眼,

  插上羽翼返回,为了心中爱恋,

  想一直在你身边,

  呵护你直到永远!

  是圣歌,是如此动听的圣歌!

  就像夜晚最明亮的星星照亮了听者枯寂干旱的心田,将心田里的寒冬赶去,
带来了美好的春天。

  伊索蕾已经无法忍耐了,她挺着自己已经显怀的腹部,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
房门,看见了月光下的男子。

  男子的头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剪了,留得很长,一直披到了肩膀上上,但是
很干净,是美丽的黑青色。男人的眉眼只是经过了几个月的不见就已经变得更加
坚毅,真正的像一个男人了。他的手上正站着那只美丽的白鸟公主,尤兹蕾。

  然后男子转过了头,目光中的柔情像一汪泉水一般浸润了伊索蕾的四肢百骸。

  「我回来啦。」

  达夫南人这么说着,放开了白鸟,向她走了过来,在伊索蕾还在震惊而流泪
的时候紧紧的拥住了她。

  「你不用再忍耐了……」

  「嗯……嗯!」

  接着是伊索蕾忍耐到了极点的泪水,全部迸溅而出,但是那些伤痛全部都化
作了甜蜜。

  「欢迎……回来!」

  ……

  达夫南回到月岛的消息,让岛民又是一阵混乱,大多数都对他这样的放逐之
人没有好感,都是对他恶言相向。但在黛希祭司和奈武普利温的帮助之下,是没
有人敢来找茬的。

  于是,达夫南便和伊索蕾在山顶上的小屋内静静地等待孩子的出生,伊索蕾
每当醒来看见将自己搂在臂弯里的达夫南,心中都会期望,这不是美好的梦境,
而是真正的现实。她总是在一边感谢月之女王对自己的眷顾时,一边数着达夫南
纤长的睫毛。她对于这张坚毅的脸没有任何抵抗力,对他总是充满了爱意。

  两个人在这段时间里似乎就真正的成为了隐居夫妇,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
息。伊索蕾安心的养胎,坐在门前,看着劳动的达夫南,便觉得十分幸福了。

  在伊索蕾生产之后,这对爱人便带着自己出生的女儿前往了大陆,这片月岛
注定不是他们生活的地方,即使他们是在这里相遇,即使他们在这里拥有最美好
的回忆。

  按照伊索蕾的学识,她给女儿取了一个很美的名字,「爱拉乌」,在古代魔
法王国的语言里,那个名字的意思是……

  「永生不变的爱。」

  终于,迎来了真正的幸福结局。(happy end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