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第061

  • 【代女而嫁的蜜月风波】(第061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10241

  本来想自己排版的,但是好像出了点问题,没办法了,拜托管理员帮忙排版
吧!

  群内更新到95章。

            第061章、关珊雪的疑惑

  刘筱露因为感冒很重,不得已请了几天假,而关珊雪也因为刘筱露请假工作
量激增,天天都累得不行,好几次说要去探望一下刘筱露都被她拒绝了,生怕将
感冒传染给她。

  孙元一每天都向关珊雪通报病中的老妈的情况,同时也爱意绵绵,不断地对
因替班累得不行的岳母情人关切问候,让她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这也让关珊
雪激动不已,越发增加了这个小情郎的绵绵情意,但每次都怕莉莉察觉只好匆匆
结束,两人总是意犹未尽。

  经过一个礼拜的休养,刘筱露的身体这才算是恢复得差不多了。

  早上,当她起来的时候,发现早点已经端到了床前。

  这几天都是这样,一开始老公还能做点早饭,后来就不做了,而儿子不怎么
会做饭,后面几天的早饭都是他早早出去买了回来放到自己的床前,再轻轻用头
摸摸她的额头还烫不烫,然后才出门上班。

  可是每次当她看到儿子的时候,思绪总是不自觉地想到那条内裤以及自己自
慰的事情,深感无颜面对儿子,所以都是用装睡来蒙混过去。

  今天也是一样,她其实早就醒了,不过还是一直闭着眼,直到儿子儿媳老公
三人都出了门才从床上起来。

  她的身体还有一些不活络的地方,但已经不影响她的教学了,只要上班的时
候多活动活动也就可以彻底恢复了。

  「筱露!」对关珊雪来说,这是一个跟平常一样的早晨,当她走进办公室的
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自己桌旁的刘筱露,瞬间,她就变得十分开心,首先
是看到了自己的好闺蜜,其次是自己不用每天那么累了,最重要的则是终于又可
以继续那个计划了。

  「阿雪。」听到熟悉的声音,刘筱露自然知道是关珊雪来了,微笑着看向关
珊雪。

  「你身体怎么样?好了?」关珊雪关心道,「要不要再歇两天?」

  「好了,没什么问题了,这一个礼拜倒是辛苦你了。」刘筱露笑道,她和关
珊雪年纪相仿、水平相仿、身材相仿,从很多年前,只要有一个人请假,另一个
人自然而然就会去替课,她休息的这一个礼拜,关珊雪肯定是累坏了。

  「说这个就见外了,咱俩谁跟谁啊。」关珊雪说着,先去换上了教习用的舞
蹈服,然后才又到自己的位置上。

  回到座位上时,刘筱露正将几粒药片取出来,关珊雪看那药片的样子,知道
是颖颖配的那些缓解更年期症状的药,顺口道:「这药吃了你觉得有效果吗?」

  「嗯,挺好的。」刘筱露端起水杯将那几粒药送了下去,「这些天我每天都
吃,确实那种……那种情况没再犯了。」

  她说的都是实话,这些天她确实感觉自己因祸得福,虽然得了重感冒很严重,
可是却发现自己很明显没有再出现性欲旺盛的情况,也许是因为每天都有吃颖颖
配的药的缘故,这让她也更加相信了颖颖,也更加确定自己就是得了更年期综合
征,无论她怎么想也不会想到,实际上这是因为这几天关珊雪并没有给她服用催
乳剂的原因。

  「嗯,有效就行,我也觉的挺好的。」关珊雪一边说着一边脑中思索着。

  刚才刘筱露取药的时候,关珊雪敏锐地注意到她手里的那一板已经只剩下了
一粒,她自己的药当然是再没有动过,至于刘筱露说性欲增强的情况没有再出现,
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是因为自己这几天都没有给她服用催乳剂,现在刘筱露既
然又来上班了,她肯定还是会找机会给她服用催乳剂的。

  那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同样是在服用缓解更年期的药物,为什么不上班的时
候那种症状就没了,而一上班,那种症状就会再次出现?

  刘筱露虽然不如自己聪慧,可说不准哪天会发现这种规律,自己也不能就看
着这么大的一个漏洞而不管吧?

  「我那一板也快吃完了,本来还想再买来着,但是颖颖说这种药如果症状缓
解了就要停一停,老是吃对身体的伤害也是很大的。」脑中想着,关珊雪急忙说
道,是药三分毒,她的这话倒是也没有错。

  「啊?是吗?」刘筱露惊讶道,想了想继续道,「也是,既然症状消失了,
吃完这最后一粒就停一停好了。」

  「嗯,是啊。」关珊雪点头道,她没想到刘筱露今天就来了,所以也就没有
带催乳剂的粉末过来,刘筱露这么说也正合适,可以过两天再说,到时候也就合
理了一些。

  这一周,对几个人来说都是平静的。

  关珊雪和刘筱露的教学活动正常进行,蒋胜华和孙志鑫一如既往地早出晚归
甚至早出不归,关珊雪和刘筱露对这事也渐渐就看开了,对他们就算不再过问了,
就维持着表面上的夫妻和谐,关珊雪干脆就每天下班直接来孙家吃饭,吃了饭聊
会天再回去,有时候聊得晚了就不回去了,跟刘筱露挤在一个被窝里睡觉。

  虽不能时时和孙元一在一起,但能近距离看到自己的爱人也是件挺惬意的事
情!

  这是原因之一,再有就是关珊雪和刘筱露两人也想让莉莉元一他们早点有个
孩子,各自家里头的男人是指不上了,有个孩子起码有个精神寄托,转移转移注
意力,起码被窝里闺蜜俩说悄悄话时刘筱露是这样说的,事关自己的女儿当然关
珊雪也是十分赞同。

  在这一周里,刘筱露将更年期的那种药停了下来,而关珊雪一次也没有给刘
筱露服用过催乳剂,她要给刘筱露一种停下药过阵子就会复发的假象。

  自然的,刘筱露那种所谓的『更年期综合征』也一次都没有出现过,她也理
所当然认为自己不会再出现那种情况了。

  孙元一和蒋莉莉照常上下班,莉莉和瑶瑶的关系更加的亲密了,而孙元一对
瑶瑶也从开始的见面尴尬到了逐渐接受,甚至每天接莉莉的时候很自然地将瑶瑶
一起接回家吃晚饭,只是对于瑶瑶数次提出要睡在他家里的想法坚决地表示了反
对,不仅如此,在送瑶瑶回家的时候,对瑶瑶提出的『上去坐坐』这个建议也坚
决不同意,这让瑶瑶有些郁闷,心想是不是应该再让莉莉劝劝他。

  一开始,刘筱露和关珊雪对于瑶瑶跟个跟屁虫一样天天来家里蹭饭表示很不
理解,后来孙元一将瑶瑶所说的事情掐头去尾删去少儿不宜的情节给她们讲了一
下,着力将她塑造成了一个从小爹不疼妈不爱的『有父母的孤儿』形象,说得两
人眼泪哗哗的,对她天天来家里蹭饭也就不拒绝了。

  不过对刘筱露来说,虽然催乳剂没有继续服用了,可每当看到儿子的时候,
那天的事情又不可遏制地在脑中盘旋,让她总觉得面对儿子很尴尬,天天做了晚
饭就找理由等儿子儿媳……嗯,还有瑶瑶,三人吃完了才去吃。

  本来刘筱露那天发生的事情关珊雪就经由孙元一的口中知道了,她本身心里
通透,又擅长察言观色,几天下来,虽然刘筱露找各种理由来搪塞,她还是能看
出端倪来,自己的这个闺蜜就是觉得面对自己的儿子很尴尬。

  不仅如此,她也敏锐地发现,孙元一、瑶瑶和莉莉三人的关系有些微妙,孙
元一说的那个故事她倒不是不信,不过只信三四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孙元一
跟她和刘筱露说的瑶瑶的身世并不完整,一定还有什么关键的信息隐瞒着没说,
只是她不知道这是孙元一有意的隐瞒还是瑶瑶本来就只告诉了孙元一这么多。

  以前跟瑶瑶见面也不是一次两次,莉莉没结婚的时候她有时还跟着去家里蹭
饭,再说了,上一次她的道歉也给人一个深刻的印象。

  可是这一次再见到她,她总觉得瑶瑶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一种难以言说明的意
味,她也说不清应该怎么表达,似乎自己有什么秘密被她知道了一样,至于是什
么原因她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觉得不对劲。

  很快,这一周又到了周五,关珊雪很自然地跟刘筱露一起回来了,不出意料
的,瑶瑶也跟孙元一和莉莉回来了。

  等到吃过晚饭,关珊雪道:「元一,送我和瑶瑶回家吧。」说到瑶瑶的时候,
她还特地加重了语气,并看向了瑶瑶。

  昨晚她是住在自己家里的,没有再跟刘筱露挤被窝,可是今天早上她却不是
开着车去的单位,而是坐的公交,对刘筱露的解释是车胎不知道什么时候扎了个
钉子,早上起来发现瘪了,所以就没开车。

  瑶瑶一愣,前几天都是孙元一送她回去的,关珊雪要么就是住这里,要么就
是自己开车回去,像今天这样点名要孙元一送她们两个回去是从没有过的。

  「瑶瑶,走吧?」不等瑶瑶有什么反应,关珊雪就笑盈盈地走过来拉她的手。

  瑶瑶不得不起身跟她一起向门外走去,孙元一看着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白
关珊雪今天这是怎么了,如果没开车,住在这里就是了,反正也不是没住过,怎
么今天非要自己送她回去呢?

  「阿雪,今天就住这里呗!明天我送你回去嘛。」刘筱露笑呵呵道。

  「今天就不了。」关珊雪笑着婉拒道,「上个礼拜可是把我给累坏了,这礼
拜还没恢复过来呢,家里好几天都没打扫了,反正都是累,干脆今晚大扫除一下,
泡个澡,明天好好歇一天,后天正好去修车。」

  「呵呵,这样啊,这都是我连累了你啊。」刘筱露抱歉道,她明白关珊雪说
的上礼拜就是自己感冒的那个礼拜。

  「你这说的哪里话呀。」关珊雪扶过她的手道,又看向孙元一,「走吧走吧,
趁时间还早,不然我不得弄到天亮啊。」

  孙元一像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一样,点点头,看向瑶瑶道:「那就走吧!我先
把你送回去。」

  「额……嗯,好吧。」瑶瑶的言语显然有些失落,看来今天还是没法住在这
里啊,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行。

  正要走,忽然就听莉莉问道:「瑶瑶,明天是你过来还是我去你那边啊?」

  瑶瑶回头看看莉莉,答道:「都行吧,明天早上你起得来吗?」

  两人的对话让孙元一有点摸不着头脑,问道:「你们干什么去啊?约了什么
事情吗?」

  莉莉点头道:「是啊,约了明天去买衣服。」

  「这样啊……」孙元一点点头,看向瑶瑶道,「那你明天在家等就好了,这
个季节天也怪冷的,难得休息就歇会吧,我和莉莉起来了去接你就行了。」

  「嗯呢!」从孙元一的话里听出了关心的意思,瑶瑶刚才还有些小失落的心
情顿时开朗不少,忙不迭地点起头来,心道明天想想办法多留一会他们,说不定
事情就办成了呢!

  关珊雪站在门口听他们聊天,一言不发,眼睛不住地在三人身上转来转去,
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坐上车,孙元一、关珊雪、瑶瑶三人都没有说话,一时间车里的气氛有些沉
闷,瑶瑶和关珊雪都坐在了后座上,关珊雪看着窗外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瑶瑶低
着头玩着手机,也是什么话都不说,但是眼珠总在不经意的时候瞟向关珊雪。

  孙元一是不敢主动挑起话头,怕自己一不小心什么话说漏了,关珊雪他是知
道的,是一个心思玲珑的人,让她看出自己跟瑶瑶有什么暧昧不好解释,而瑶瑶
也是个机灵的人,他也怕自己跟关珊雪对话间有什么破绽让她看出来。

  终于,到了瑶瑶租房的地方,孙元一才算松了口气。

  「阿姨,元一哥,要不要上来坐坐?」下了车,瑶瑶礼节性地询问了一下,
这要是只有孙元一,她当然是真心实意,可多了一个关珊雪,她就只是客气客气
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她和关珊雪似乎还是要争宠才对呢!

  「不了,不了,瑶瑶,你也早点休息。」关珊雪直截了当地回绝了瑶瑶的邀
请,「元一,我们走吧。」

  瑶瑶的手顿时僵在了那里,关珊雪的行为、话语、神态,怎么感觉她比莉莉
还像妻子的样子?顿了几秒,她才缓缓关上了车门,看着车徐徐开出了视线。

  「你和那姑娘什么关系?」看看大概出了瑶瑶的视线范围了,关珊雪就问了
起来,她的语气带着些冰冷,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啊?没……没什么关系啊?」孙元一顿时冷汗就下来了,从语气他就听出
来来者不善,再看看后视镜,看她脸上如同覆有寒霜,更是大叫不妙,忙嬉皮笑
脸道,「怎么?我不过就是这两天送送她回家嘛,你吃醋啦?」

  「骗鬼呢!」关珊雪不跟他嘻嘻哈哈的,说道:「前天你的手可是放在她的
大腿上的,你别以为我没看见。」

  「啊?那个……」孙元一正想找个借口解释,关珊雪又道:「还有大大前天,
她的手在你手上摸来摸去的干什么?」

  冷汗,从孙元一额上流了下来,顿时他就明白了,自己刚才是自作多情了,
关珊雪坚持要自己送她回家,哪里是什么想要跟他亲热,分明就是要来兴师问罪
啊。

  关珊雪说的事情当然是存在的,也就是这么巧,孙元一跟瑶瑶在家就这么两
次暧昧,而且还是在莉莉应允的情况下,在她的面前摸摸小手摸摸腿,竟然被关
珊雪看到了。

  这事还要从瑶瑶第二天来孙家吃饭说起,其实也不能怪瑶瑶,她和孙元一都
那种关系了,莉莉又是允许的,她自然就放松了一些,趁着两位妈妈都在厨房的
时候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孙元一的手上。

  孙元一一开始还有些局促,紧张地看了下厨房,看到没人出来,再看看莉莉,
莉莉也就是冲他笑笑,他也就不那么拘谨了,反过来握住瑶瑶的手摩挲了几下,
但也就是几秒的事情,并没有长时间停留。

  而关珊雪口中说的手放在瑶瑶大腿上,就是他主动的了,那天瑶瑶穿的又是
他喜欢的灰色丝袜,他看看周围就只有莉莉,也就用手偷偷放到她的大腿内侧抚
摸了两下。

  怎么就那么寸(北方俚语,意为凑巧),两次都让关珊雪看了个正着。

            第062章、关珊雪的质问

  不过嘛,他也不冤,因为关珊雪也是有心算无心,瑶瑶第一天来的时候,她
就发现有时瑶瑶跟孙元一过分亲密了,这才有意无意地观察了一下,两次都是在
她和刘筱露做饭的时候,她看似不经意从厨房往外看,第一次就是发现瑶瑶的手
是搭在孙元一手上的,并且还看到了孙元一的拇指在她手背上摩挲了两下。

  发现了这事的时候她的内心是相当愤怒的,其一当然就是醋意,其二是为自
己的女儿叫屈,然而她却不能直接出去喝止瑶瑶的行为,因为本身她跟孙元一的
关系就是于理于法都是说不过去的。

  而那次瑶瑶道歉的时候,她是有觉得瑶瑶发现了自己跟孙元一的事情,可她
并不能完全确定,所以才会送瑶瑶回家,想从侧面敲打敲打,可是瑶瑶却像毫不
知情一样,反倒让她心里更没底了。

  那一次,关珊雪犹豫了,她担心自己如果出去明示暗示地制止瑶瑶和孙元一
的行为,一个不小心搞不好会激得瑶瑶将自己与孙元一的事情说出来,到那时,
自己怕是钻进地缝里也无济于事了。

  她本以为是自己多想了,瑶瑶和孙元一之间并没有什么暧昧的关系。

  可到了第二次,她就发现已经不是瑶瑶的手搭在孙元一的手上了,而是孙元
一的手放在了瑶瑶的大腿内侧,这让她内心瞬间翻起滔天巨浪,要知道,当时莉
莉还在外面,他们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吗?

  「这个……这个……我可以解释。」孙元一紧张地说道。

  「好啊,你解释吧!我听着呢!」关珊雪此刻的态度,就像是个吃醋的小女
生一样,「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给我……额……给我女儿一个交代!」

  她下意识就要说『看你怎么给我个交代』,猛然间想起来,孙元一是自己的
女婿,还应该把莉莉也带上。

  「额……这个……这个……」孙元一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牵出话头来,有点
支吾。

  「什么这个那个的,实话实说不好吗!别费话,你赶紧给我痛痛快快地交待!」
关珊雪只觉得胸中醋意升腾,她知道自己跟孙元一的关系也不能见光,可又觉得
那不一样,自己是莉莉的妈妈,就算跟女婿发生了关系,也不会跟她抢男人,可
是那个瑶瑶就不一样了,她帮着莉莉逃婚的事情自己还没算完全消气呢!现在竟
然来勾引自己的男……额,不是,自己的女婿?

  「唉……」孙元一看避无可避,心道这事早晚也瞒不住,反正莉莉是同意的,
而且瑶瑶这几天数次暗示明示让自己跟她做那事,自己都没同意,也算挺有节操
了吧?

  「妈,莉莉为什么逃婚你是知道的吧?」孙元一说道。

  「嗯,难道你是因为这个?」关珊雪再也忍不住了有些失控,眉头一拧,声
音有些冷道,「莫非你是要报复她?好啊你,因为这事,我都用身体来替她了,
还想着帮你把筱露也弄到床上去,你竟然还不满足?还要把她的好朋友弄上床来
打击她?啊?是不是?」

  「唉,不是,不是啊。」关珊雪一连串的话语将孙元一要说的都给堵了回去,
他急忙趁她说话的间隙喊道。

  「不是,不是,不是什么?你就是,你就是!」关珊雪醋意翻腾再加上关心
则乱,说话有些盛气凌人了,也有些哽咽。

  「阿雪,你……你这就太小瞧我了,我对莉莉、对你的爱,那是天地可鉴,
怎么会因为这个来报复她?」看到关珊雪此时珠泪滚落,泪流满面,孙元一连忙
先对她表明一个坚定的态度,「你先别说话,听我说。」

  关珊雪本要说话,听他阻拦,把话又咽了回去。

  「我就直接点说吧,瑶瑶就是莉莉找来分担她的痛苦的。」孙元一干脆不弯
弯绕绕,直接把最终结果告诉了关珊雪。

  一声炸雷,在关珊雪脑中响起,这消息太劲爆了,劲爆到她难以置信,尽管
前阵子跟莉莉聊天的时候,莉莉有提到过这种想法,当时她还以为莉莉不过就是
随口说说,哪曾想她竟然已经付诸行动了。

  「不……不可能……」她有些难以置信地喃喃道。

  「真的呀,你听我说啊。」孙元一连忙将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跟关珊雪说了
一下。

  「这孩子……这么做……糊涂啊……」关珊雪说道,她心中明白,莉莉是个
心软的直肠子,又没什么心计,只担心她是被人利用了,「这个瑶瑶,有心机,
有脑子,莉莉怕是要被她卖了还得给她数钱啊。」

  「嗯,我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孙元一说道,「我这里还有一个故事,阿
雪你听不听?」

  「好,你说吧。」关珊雪点头道。

  于是孙元一便将瑶瑶的人生经历给她讲了一下,这一次,是完完整整的故事
了,包括她被强奸的事情也说了,但是他从头到尾只用了『她爸』『她妈』这样
的称呼,没有涉及到具体的名字。

  听完这故事,关珊雪也陷入了沉默,这故事是完整了,也将孙元一上次告诉
她和刘筱露的故事里一些漏洞给填补了,可是她还是觉得瑶瑶没有将所有都说出
来。

  「唉……」良久,她才悠悠地叹了口气,「这姑娘倒也是个可怜人……既然
莉莉都同意你们的事,我……我也就不反对了……」

  孙元一如释重负地用面纸擦了擦脸上的汗,心道总算是对付过去了。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关珊雪继续开口道,「什么时候你、我,还
有瑶瑶,我们三个人找个机会坐下来聊聊吧,越快越好。」

  「啊?这…这是为什么?」孙元一疑惑了,不解地问道。

  「呵……」关珊雪轻笑一声,朱唇轻启道:「我觉得她知道我跟你的事情。」

  「啊?!!」孙元一大惊失色,吓得他的手在方向盘上用力一拍,「怎……
怎么可能……如果她知道了,那莉莉知不知道?」

  关珊雪冷静道:「我猜测莉莉并不知道,瑶瑶应该没有告诉她。」

  她抬头看向后视镜,跟孙元一的眼神对在了一起:「而且,如果我猜的没错
的话,这应该就是她有把握你一定会同意的筹码,甚至有可能她手里有证据。」

  短暂的惊吓过后,孙元一也冷静下来,思忖关珊雪的言语,再联系瑶瑶的举
动,想来她说的应该没错,莉莉如果知道了自己的老公和自己的妈妈有一腿,绝
不会什么都不做的,只是他不明白,自己和关珊雪已经足够隐秘了,瑶瑶到底是
怎么发现的呢?

  「所以,尽快将她约出来,我们当面锣对面鼓说清楚,反正你跟她的事莉莉
已经同意了,我不掺和应该就没什么幺蛾子了。」关珊雪说道。

  「嗯,行,我找机会,我们和她聊聊。」孙元一说道,「嗯……最好还是一
个像今天这样的机会……」

  「对。」关珊雪点点头表示同意。

  「这两天她可一直想着要住在我家里的,我送她回家的时候也是极力邀请我
去上面坐坐,我可都没同意。」像是急于表明自己的清白一样,孙元一解释道。

  关珊雪这时脸上才算有了点笑容,说道:「这不还都是你一句话的事,总之
不管怎么说,先跟她聊过再说吧。」

  说话间,已经到了蒋家在的小区,经过刚才的一番交谈,孙元一早没了跟她
做爱的兴致,关珊雪也是一样,满腹心事地下了车,冲着孙元一挥了挥手就进了
门。

  进门一看,老蒋果然不在家,现在老蒋和老孙简直就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
如果老孙不在家,老蒋必然不在家,但她的心里没有丝毫的波澜,已经认定两人
都有了外室,对这事的接受能力也就大大增加了。

  经过刚才的一番对话,她也没有心情去大扫除了,简简单单地冲了个澡就躺
在床上,可是却翻来覆去的烙着烧饼,根本就睡不着,一闭上眼,满眼都是孙元
一和瑶瑶莉莉两人在床上颠鸾倒凤的情景,让她只觉得浑身发热,一点没有睡觉
的念头。

  唉,不行,我得抓紧了。关珊雪心道,现在元一跟我大概也就是个新鲜劲,
我毕竟这个岁数了,身材保持得再好又怎么能跟年轻的小姑娘比。

  关珊雪脑中思忖着,而且瑶瑶那姑娘虽然个子不算高,但是身材比例真的是
没话说,胸又那么大,年轻人想必胸还是很有弹性的,摸起来怎么也比我这生过
孩子的人舒服吧?

  她想到了那天洗澡的时候摸莉莉乳房的感受,是那么坚挺那么有弹性,瑶瑶
的乳房说不定也是这样的手感和触感,再加上那么的丰满,说不定几次就把元一
的心给勾走了,而且她们还是两个人……

  不想还好,越想就越有危机感,越想就越纠结,越想就越患得患失,明明还
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却已经开始担心,担心元一深陷瑶瑶和莉莉的温柔乡里,再
也想不起来她这个岳母了。

  一时间,她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瞬间就烦躁了起来。

  看来将筱露拉下水这件事已经是刻不容缓了,我得抓紧时间找机会啊,可是
应该找什么样的机会呢?好纠结啊,好纠结啊,本来还想慢慢来,可是光靠这个
催乳剂好像已经有点来不及了啊,我要是能住在她那里十天半月就好了,怎么着
我也能想出办法来啊。

  一天的奔波和胡思乱想让关珊雪感到相当的疲惫,元一莉莉瑶瑶三人的面貌
不停地在她脑海中打着转,这些令人后怕的情况更是让她身心俱疲,由于是深夜,
偌大的别墅中显得特别空旷寂静,也让她更加感觉孤独!

  纠结于刘筱露,关珊雪辗转反侧地想着,忽然电话响了一声,拿起来一看,
竟是蒋胜华的短信,上面寥寥数句写着:今晚我和志鑫跟甲方应酬喝了酒,晚上
不回来了,你自己睡吧!

  关珊雪心里有些微微下沉,但瞬间就释怀了,不回来就不回来吧,不回来还
对自己有好处呢!

  猛地,她想起临走前瑶瑶和莉莉的对话,脑中顿时冒出一个念头来,掏出手
机给蒋莉莉拨了过去。

  只是,刚拨出号码她又立马挂掉了,凝神想了一会,这才在手机上打字:明
天你白天回来不?我要大扫除。

  『叮』,短信发出不到十秒,蒋胜华那边就回了信息过来:明天还有事,大
扫除叫家政吧!

  关珊雪嘴角微微露出一点笑意,快速地回道:我叫莉莉和元一过来帮忙,你
最近应酬还是少喝点酒,注意身体。

  很快,蒋胜华又回了信息过来,只有一个字:嗯。

  得到了蒋胜华对明天的行程回复,关珊雪这才继续按下了莉莉的号码。

  蒋莉莉和孙元一都已经准备睡了,忽然接到妈妈的电话,好奇地接过电话:
「喂,妈,有事啊?」

  关珊雪语带疲倦道:「是啊,本来我说大扫除的,刚才看看屋子里也太乱了,
家具什么的得挪开扫一扫,我怕我一个人弄不过来,你明天回来帮我弄一下行不
行?」

  「啊?」莉莉一听,就表露出了不情愿的样子来,语气中就带着这种感情,
「我明天跟瑶瑶约了要去逛街的呢……你在这不是也听到的嘛……」

  关珊雪心中大喜,莉莉是她的女儿,她当然了解,而且她本身的想法也不是
真的要她回来帮忙,于是她用略带恳求的语气道:「哎呀,好女儿,你就回来帮
帮妈吧,要不是太乱了,我还说下礼拜再说的呢!」

  孙元一从刚才就躺在莉莉旁边听着,电话那头关珊雪说了啥他也听见了,心
中念头转过,瑶瑶和莉莉约了明天去逛街的事她肯定是知道的,可是却还在这个
点特地打电话来让莉莉明天回去帮忙,这事有点说不通。

  「唔……」莉莉的嘴一嘟,不开心道,「我都好久没买衣服了……再说了,
我也没那么大劲,回去也不一定能挪开家具啊!」

  关珊雪的语气立马就严厉起来:「好啊!妈现在都叫不动你了是吧?那你买
吧买吧!我明天自己弄,累死了算完!!!」

  说完不等莉莉说话,她就挂掉了电话。

  嗯?关珊雪的态度让孙元一的思绪又是一转,瞬间抓住了重点,开口道:
「莉莉,怎么了?怎么说到家具上了?」

  莉莉瞥了一眼孙元一,不满道:「我妈今天说累了不打扫,让我明天回去帮
她,还要搬家具,我哪有那么大的力气。」

  孙元一一摆手,用毫不在意的语气道:「你搬不动我来嘛,明天肯定是我送
你回去啊,我来嘛,你就扫扫地擦擦表面好啦!」

  「可是明天我跟瑶瑶约了要买衣服的,你想想马上就换季了,我也是该添两
件衣服了啊,都好长时间没逛街啦!」莉莉还是不乐意,「你看我妈,我又没说
不答应,她就把电话挂了,这样我还能不回去吗?」

  孙元一已经捕捉到了关珊雪的意思,伸手轻拍莉莉的后背道:「唉,要不就
这样吧,明天我把你和瑶瑶送去逛街,我去帮妈打扫屋子,搬家具这种体力活哪
能让老婆大人这样娇滴滴的大美人干嘛……」

  「啊?你说真的吗?」莉莉眼睛一亮,开心地抬头看向孙元一。

  孙元一也看向她,认真地点点头:「当然是真的啊,这样的话,你和瑶瑶的
事情也不耽误,妈的事情也不耽误,我刚才感觉妈都生气了,要是你我都不闻不
问,也不回去帮忙,恐怕她就要更火大了。」

  「嗯嗯!」莉莉连忙点头,在孙元一脸颊上用力亲了一口,「就知道老公你
最疼我了!」

  孙元一的手又不老实起来,挪到了莉莉的乳房上,嬉笑道:「那还不让老公
来好好疼疼你……」

  「哎呀哎呀!流氓!」莉莉羞红了脸伸手在孙元一胸口轻捶,忽又拦住了他
的手,「不要了,昨天刚做完,今天还没好呢!而且你也留着点力气,明天才好
帮我妈大扫除呀!」

  孙元一的嘴角露出不经意的笑容,心道:是得省点力气,明天的大扫除我可
要出大力的。

  念及此,他惋惜地叹了口气:「也是,这样的话今天我是得好好休息休息了,
哦,对了,你打给电话给妈,跟她说一下这个事情,省得她晚上也生闷气。」

  「嗯,好嘞!」莉莉笑嘻嘻地拿过手机给关珊雪拨了过去,可是过了好久,
那边都没有接起电话。

  挂掉电话,莉莉的眉眼耷拉了下来,表情很不开心。

  「怎么了老婆?」孙元一连忙问道。

  莉莉语气失落道:「我妈不肯接电话,估计是还在生气呢!」

  孙元一心中暗笑,知道这是关珊雪故意为之,又拍拍莉莉的后背,说道:
「我来打吧,说不定看到是我的电话,妈就不好意思不接了。」

  莉莉想了想,似乎确实是这个道理,说道:「好吧,那你打吧。」

  孙元一一边点头一边将电话拨了出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